0

    被鸿钧道祖带到悟道神碑的另一边,除了吕重,太上、原始等圣人个个都是一脸肃穆。

    吕重伸手手指悄悄在通天圣人后背点了一指,悄悄传音:“三师兄,不就是一位神人飞升的区区感悟嘛,你们用得着这么庄严肃穆?”

    啥?

    通天圣人差点被吕重给惊得趄趔一下,顿时哭笑不得地看着吕重,传音道:“小师弟,你也太不把神人的感悟当一回事了。还区区?我丫的靠,你可知道不单是我们圣人,就算是师尊一级的圣尊个个都恨不得得到这位神人的感悟甚至是大道传承?”

    吕重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传音道:“别人的道,始归是别人的。你们不怕被别人把自己的道给引入歧途吗?”

    听吕重这么说,通天圣人不由苦笑,“小师弟,问题是现在整个仙界诸天,只有这空明神的道曾经破碎了虚空,让他飞升圣神界了。也就是说他的道,是飞升圣神界的标准……”

    这时候,准提圣人也插话进来,“虽然大家都明白别人的道,始终是别人的道。可是偏偏空明神的道成功了。那就表明是实用、可行的道。所以大家都想得到空明神的成神之感悟。”

    “更主要的是大家都有自信,能从空明神的感悟中得到借鉴,从而提升自己的道。这就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作用!”女娲圣母也是出声了。

    吕重顿时沉默,他飞升的日子短,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证道圣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三百多亿年以来,诸天万界的圣尊们已几乎快要发狂。

    三百多亿年,诸天万界,只有空明神一人证道成神。

    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甚至,这么久以来,所有圣尊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神道之劫的征兆。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很显然,仙神两界的飞升通道出了意外!

    也正因为这样。迟迟无法引来神劫,证道飞升,这让更多的圣尊为之惊慌。

    而唯一一个空明神,能飞升神界。这无疑给了所有圣尊带来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自然,更多的圣人、圣尊带着朝圣的意念赶来空明神飞升的地方。

    可以说,这种圣人朝圣的大潮出现,也是圣人、圣尊无奈的一种体现!

    时势造就英雄!

    自然而然,能在亿年前成功飞升的空明神。就成了所有圣人、圣尊的骄傲。

    之前,不少圣尊或许会因为自持身份,不好意思前来[玄机星]。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无数圣尊迟迟无法引来神劫飞升。

    这让不少圣尊都开始坐不住了。

    于是,空明宇宙的玄机星,成了无数圣尊、圣人感悟大道的圣地。

    无数强大修行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赶往这里悟道寻真。

    “师尊,难道三百亿来以来,除了这个空明神,就真的无人成功迎来神劫。证道飞升?”吕重突然有些好奇地看向鸿钧道祖,突然问道。

    鸿钧道祖微微苦笑,点了点头:“别说成功证道了。几乎没有一个圣尊能引来神劫诸天神雷。自然而然,无法证道飞升!”

    吕重顿时心念一动,突然问道:“那空明神又是怎么飞升的?”

    说到空明神,鸿钧道祖的脸上也不由多了一丝古怪,疑惑地思索起来,“吕重,你不说我还想不起。这空明神应该的确没有引来神劫,也没有来自界神界的天雷助他证道。他……他难道是……以……以力证道?”

    以力证道?

    这是最难的一种证道方式。

    不论是证得圣人大道。还是证道成神,以力证道都是最困难的一种。

    “不……不对!空明神绝对不是以力证道,没……没有神雷的洗礼,他根本就不算证道。顶多……顶多他……他只是把空间圣道修炼到了极点。极……极有可能还是得到空间神器甚至是道器的帮助才破开虚空,飞升成神的……”鸿钧道祖双眼中似乎若有所悟。

    不过这时候一直没有出声的太上老君提出了新的疑问:“师尊,如果空明神是这样飞升神界的,那么他为何会有了神性?甚至还能留下一缕神性存在于下界?”

    太上老君不说话,可一说话,还真的是一针见血。一箭中的。

    太上老君这话一出,鸿钧道祖以及诸圣顿时也纠结起来。

    突然,吕重的意识海内传来一阵窃笑:“嘿嘿,主人,你们这么猜测来,猜测去,难道还没有想到真相吗?”

    剐龙刀!

    居然是剐龙刀的刀灵在笑!

    吕重心念一动,连忙问道:“小刀,你是什么意思?”

    “主人,你忘了我是谁的法宝了?而我为什么又会跟了您?”剐龙刀的刀灵隐隐有些得意。

    吕重突然福至心灵,一脸惊喜,传音而问:“执罚神帝?你的意思是……”

    “不错!因为我前主人正是圣神界的执罚神帝。不单主持关押、刑罚一些凶神,更是下界诸天众圣证神渡劫的神劫之主。既然我前主人已然陨落,自然而然,再无神劫在下界诞生。除非圣神界再有新的执罚神帝出现!不过,下界区区三百亿来,在圣神界,顶多一千年不到。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神界至尊就算派出新的执罚神帝,也未必能立即就位……”

    听了剐龙刀的解说,吕重顿时觉得脑袋内天雷滚滚。

    敢情仙界三百亿年来,无神劫出现,是出在执罚神帝的身上。

    “那么,这个空明神又是怎么回事?”吕重突然有些好奇了。

    既然,三百亿年来,无圣尊迎来自己的神劫,可这空明神又是怎么飞升神界的呢?

    不料,吕重这话一出,剐龙刀却是一脸鄙视,不屑地道:“屁的飞升?这家伙顶多算是伪神,也是伪飞升!”

    这下吕重顿时愣了,不由疑惑起来:“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的主人呢,您忘了我在被你收服之前,是在哪里的啊?”见吕重到这时候,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来,剐龙刀刀灵陡然有点为自己主人的智商捉急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感谢慕容.、威风¥幻、凸鱼、god摸rgan、笑世间风云变幻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第一六三三章 六大奇功俱全    一条白蛇,一条通体雪白鳞甲如玉的巨大白蛇,蜿蜒盘旋在一层层莲花碗中,若不是无足,加之是蛇头,苗毅差点误以为是一条白龙。一看

    蛇头上长着一支晶莹剔透的独角,独角顶端隐隐有七彩流光晶晶闪,十分漂亮。

    白蛇虽然巨大,可因为盘在收起朝上的一圈圈莲花瓣中,加之长躯绕向上层的位置在后面,若非飞身而起,从洞口走进来还真现不了。

    一如既往,如同以前寻宝时看到的场景一样,白蛇虽然漂亮,身上却插着钢针,鳞甲贯穿处有血迹,一层层莲花中有链子拴着白蛇的体躯。

    漂浮在空中的苗毅绕着巨大莲花台转了圈,确认这白蛇被制住了,而不像在仙行星的蜃迷还能攻击,这才放心落在了莲花台的顶端。

    顶端不大,是个盘膝打坐的坐台,中间位置上一个‘卍’符号,看的苗毅眼皮直跳,这个符号已经不陌生了,能找到这里正是因为南无门遗迹中的这个巨大符号为坐标。

    苗毅迅环顾周围的佛像,有些惊疑不定,难道这里和南无门有关?

    一番思索之后,暂时放下这份疑虑,苗毅目光落在了‘卍’符号的中间一点上,一只储物戒静静立在凹槽中。

    这里放只储物戒是什么意思?这让他担心是不是有什么机关,慢慢靠近蹲下了,施法仔细查探,现储物戒和这坐台并无任何牵连,而是独立的个体后,这才轻轻伸出一根手指勾起了那只卡在凹槽中的储物戒在手,动作很慢,六识警惕着周边一切。

    东西到手,确认周边无任何异常后,苗毅才施法查看储物戒里面有没有东西。

    里面有一只红晶匣子,和以前寻宝时看到的金属匣子一模一样,苗毅顿时愣住,难道这就是这次的藏宝?

    再次转圈看了看四周。东西不是一直藏在飞天女子雕像的手中吗?难道这次例外了?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迅将储物戒里的金属匣子取出在手。

    打开一看,又是一愣,里面放着七块玉牒。两颗红色金属球。

    拿起一块玉牒施法查看,入眼便是六个大字:大魔无双诀,天!

    再看下面的内容,果然是修行功法,苗毅顿时兴奋了。天字部的大魔无双诀到手了,云知秋终于可以修炼完整的大魔无双诀了,有此奇功相助,一旦云知秋练成,必将大大增强自保能力。

    其他六块玉牒什么情况?兴奋情绪稍作收敛,大魔无双诀放到了翻开的盖子上,又拿起一块玉牒查看,入眼五个大字:无量**,天!

    苗毅脸上的表情立刻精彩了起来,上次藏宝地得到的提示明明说下一个地点藏的是天字部的大魔无双诀。怎么连天字部的无量**也冒出来了?那其它几块玉牒

    手上的又放到了翻开的盖子上,摸起了下一块玉牒查看,入眼四个大字:九重天,天!

    放盖子上,又急不可耐地拿了下一块查看,天字部阴魂通阳诀!

    再下一块,天字部极乐心经;再换一块,天字部万妖**!

    “六大奇功的天字部竟然全部在这里”苗毅一脸错愕,也就是说这一趟一下就将六大奇功给收集齐全了,那吊胃口似的藏宝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方了?

    不过细想想。此事也不是无迹可查,上一次在炼狱之地寻宝,情况就有一些出乎意料了,地字部的阴魂通阳诀、万妖**、极乐心经集体出现。一下拿到了三部地字部功法,这次更进一步,居然一下拿到了六部天字部功法。

    既然是六大奇功齐全了,那这第七块玉牒是什么情况?

    苗毅哪还忍得住,立刻抓到手中查看,入眼便是如行云流水般的飘逸文字:

    “能入此室。六大功法当完整奉上。

    既来之,则安之,不必多虑。

    室内财物得失两可之间,不可轻取,能破解法门之佛门弟子便是此室主人,主人愿赠予则取,反之则弃,一切随缘,不可强求。”

    玉牒中就这么点字,最后也没有留名,也没打下任何法印,一段无名无姓的话,却令苗毅心情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了,终于看到藏宝人开口了。

    别人也许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苗毅来说,却意味着一种认可,意味着藏宝人对他的一种认可。

    心绪稍作调整后,苗毅对这留言多少有些纳闷,不是完全能理解,其它的都好说,那句‘能破解法门之佛门弟子便是此室主人’是什么意思?什么佛门弟子?什么法门在哪?

    想不通也就不想了,目光又落在了两颗红色金属球上,拿起一颗施法查看,法力骤然吸入,内中悍然呈现出两幅星图,标示出了两座星门,却没标明来往于何处。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红色金属球,上次在炼狱寻宝就得到过一颗,那一次有四座星门的星图,经过检验,证明了是来往于炼狱的秘密通道,两处入口,两处出口。其中一处秘密入口因为云傲天等人打劫被天庭追杀时暴露了,另三座星门中最后一座未经探路的,他上次从炼狱出来时就是走的那,等于把那一进两出的星门路径都给摸清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突兀冒出的两座星门不禁令他心头一热,结合所在地的情况,他隐隐怀疑,莫不是这两座星门是进出极乐界的密道?

    不想则已,一想到,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只是他有点不明白,连天庭和极乐界都不知道的星空密道,藏宝人为何会知道,而且还知道的这么多?

    苗毅不禁想起了一人,巫行者!那位神龙见不见尾的家伙似乎也知道不少的星空密道,就凭那苦行僧在小世界和大世界之间来去自如就可见一斑。

    东西先放一边,这事头交给云知秋去对比查照,他又抓起了另一颗红色金属球,法力陷入查看。

    里面只有一幅星图,没有星门,但星图居中的一颗星球上方却标示出了一座寺庙图样,寺庙里有一个模糊人影图案。

    苗毅摸着下巴琢磨,这又是什么东西?

    他有点搞糊涂了,六大奇功已经搜罗齐全了,又冒出这么个令人费解的东西,什么情况啊!

    “唉!”想不通的苗毅不禁叹了声,他有种一直被藏宝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可是人家一点都不勉强你,从来都是把路摆出来,你愿意走就走,不愿意走也不强求,给了他完全的自主权,一切都看他苗毅自己的意愿,路让他苗毅自己去选,没有任何逼迫的意思。

    东西到手,一下凑齐了六大奇功,刚涌起的一点兴奋劲又被一团谜给淹没了。

    东西收了起来,此时的心情再看四周,环形墙壁上无数壁画站在这个位置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不禁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脚下的莲花台,这台子似乎就是为了便于观看四周壁画而建造的,什么个意思呢?

    此地不宜久留,他也不好在南无星逗留太久,飞身离开莲花台时,又盯着那条白蛇看了看,没有动它,闪身落在了洞口台阶上头留恋张望,心中叹息一声,可惜了这么庞大的一笔财富。

    转身刚走出洞门,身后突然“轰隆”一声,苗毅霍然头,只见一道封堵墙从上落下,瞬间把进入室内的门口给封死了。

    苗毅惊讶,走到封堵墙前探手摸了摸,高纯度红晶打造,厚实的很,他拼尽法力也难以撼动分毫,只怕法力无边境界的高手也没那么容易攻破。

    而墙上则布满了各种经文字样,只是看起来编排有些错乱。

    这一瞬间,苗毅恍然大悟,明白了那句‘能破解法门之佛门弟子便是此室主人’是什么意思,原来所谓的法门就是指这道门,而能打开这道门的佛门弟子自然不能是强行破开,否则不用佛门弟子,他苗毅带上螳螂来也能给搞开。

    看来藏宝人的意思很明显,他苗毅若想得到这笔巨大的财富就要找到此间的主人,征得此间主人的同意才行。

    可是这么大一笔财富,足够武装起一支大军,就算找到了此间主人,藏宝人凭什么断定主人愿意将如此巨大财富赠人?又不能逼迫人家交出来,藏宝人自己也说了不可强求的,换了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将这笔巨资送人呐。

    苗毅摇头苦笑了笑,转身而去,实在是这位藏宝人的布局屡屡给人神鬼莫测感,其才智非自己能望其项背,人家这么做肯定有这么做的原因。

    走过横道,又直道下坠,落在了地下河水流之上,“啪啦”一声,却惊的一条鱼儿跳起,又砸落水中消失。

    这里居然还有鱼?苗毅惊讶,不过很快了然,这么深的地下,水分层层过滤到此,其中毒素早就被过滤干净了,有毒气体也难以在这么狭长的地带蔓延,就算有渗入也早就被稀释的微乎其微无害了。

    他尝试着卸下了防御,呼吸了一下地下空间的空气,从地下河中勾起一颗水珠入口品尝,甘甜。

    如他所料,果然一点事都没有。

    不再逗留,迅沿着原路返,再次从火山湖中钻出后,大概判明了地下河的走向,快飞去。

    在数百里外大概预估的地下藏宝点上空悬停了下来,看着下方的苗毅有点无语,下面正是被那记巨大掌印毁灭的南无门遗址。(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