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条白蛇,一条通体雪白鳞甲如玉的巨大白蛇,蜿蜒盘旋在一层层莲花碗中,若不是无足,加之是蛇头,苗毅差点误以为是一条白龙。一看

    蛇头上长着一支晶莹剔透的独角,独角顶端隐隐有七彩流光晶晶闪,十分漂亮。

    白蛇虽然巨大,可因为盘在收起朝上的一圈圈莲花瓣中,加之长躯绕向上层的位置在后面,若非飞身而起,从洞口走进来还真现不了。

    一如既往,如同以前寻宝时看到的场景一样,白蛇虽然漂亮,身上却插着钢针,鳞甲贯穿处有血迹,一层层莲花中有链子拴着白蛇的体躯。

    漂浮在空中的苗毅绕着巨大莲花台转了圈,确认这白蛇被制住了,而不像在仙行星的蜃迷还能攻击,这才放心落在了莲花台的顶端。

    顶端不大,是个盘膝打坐的坐台,中间位置上一个‘卍’符号,看的苗毅眼皮直跳,这个符号已经不陌生了,能找到这里正是因为南无门遗迹中的这个巨大符号为坐标。

    苗毅迅环顾周围的佛像,有些惊疑不定,难道这里和南无门有关?

    一番思索之后,暂时放下这份疑虑,苗毅目光落在了‘卍’符号的中间一点上,一只储物戒静静立在凹槽中。

    这里放只储物戒是什么意思?这让他担心是不是有什么机关,慢慢靠近蹲下了,施法仔细查探,现储物戒和这坐台并无任何牵连,而是独立的个体后,这才轻轻伸出一根手指勾起了那只卡在凹槽中的储物戒在手,动作很慢,六识警惕着周边一切。

    东西到手,确认周边无任何异常后,苗毅才施法查看储物戒里面有没有东西。

    里面有一只红晶匣子,和以前寻宝时看到的金属匣子一模一样,苗毅顿时愣住,难道这就是这次的藏宝?

    再次转圈看了看四周。东西不是一直藏在飞天女子雕像的手中吗?难道这次例外了?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迅将储物戒里的金属匣子取出在手。

    打开一看,又是一愣,里面放着七块玉牒。两颗红色金属球。

    拿起一块玉牒施法查看,入眼便是六个大字:大魔无双诀,天!

    再看下面的内容,果然是修行功法,苗毅顿时兴奋了。天字部的大魔无双诀到手了,云知秋终于可以修炼完整的大魔无双诀了,有此奇功相助,一旦云知秋练成,必将大大增强自保能力。

    其他六块玉牒什么情况?兴奋情绪稍作收敛,大魔无双诀放到了翻开的盖子上,又拿起一块玉牒查看,入眼五个大字:无量**,天!

    苗毅脸上的表情立刻精彩了起来,上次藏宝地得到的提示明明说下一个地点藏的是天字部的大魔无双诀。怎么连天字部的无量**也冒出来了?那其它几块玉牒

    手上的又放到了翻开的盖子上,摸起了下一块玉牒查看,入眼四个大字:九重天,天!

    放盖子上,又急不可耐地拿了下一块查看,天字部阴魂通阳诀!

    再下一块,天字部极乐心经;再换一块,天字部万妖**!

    “六大奇功的天字部竟然全部在这里”苗毅一脸错愕,也就是说这一趟一下就将六大奇功给收集齐全了,那吊胃口似的藏宝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方了?

    不过细想想。此事也不是无迹可查,上一次在炼狱之地寻宝,情况就有一些出乎意料了,地字部的阴魂通阳诀、万妖**、极乐心经集体出现。一下拿到了三部地字部功法,这次更进一步,居然一下拿到了六部天字部功法。

    既然是六大奇功齐全了,那这第七块玉牒是什么情况?

    苗毅哪还忍得住,立刻抓到手中查看,入眼便是如行云流水般的飘逸文字:

    “能入此室。六大功法当完整奉上。

    既来之,则安之,不必多虑。

    室内财物得失两可之间,不可轻取,能破解法门之佛门弟子便是此室主人,主人愿赠予则取,反之则弃,一切随缘,不可强求。”

    玉牒中就这么点字,最后也没有留名,也没打下任何法印,一段无名无姓的话,却令苗毅心情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了,终于看到藏宝人开口了。

    别人也许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苗毅来说,却意味着一种认可,意味着藏宝人对他的一种认可。

    心绪稍作调整后,苗毅对这留言多少有些纳闷,不是完全能理解,其它的都好说,那句‘能破解法门之佛门弟子便是此室主人’是什么意思?什么佛门弟子?什么法门在哪?

    想不通也就不想了,目光又落在了两颗红色金属球上,拿起一颗施法查看,法力骤然吸入,内中悍然呈现出两幅星图,标示出了两座星门,却没标明来往于何处。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红色金属球,上次在炼狱寻宝就得到过一颗,那一次有四座星门的星图,经过检验,证明了是来往于炼狱的秘密通道,两处入口,两处出口。其中一处秘密入口因为云傲天等人打劫被天庭追杀时暴露了,另三座星门中最后一座未经探路的,他上次从炼狱出来时就是走的那,等于把那一进两出的星门路径都给摸清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突兀冒出的两座星门不禁令他心头一热,结合所在地的情况,他隐隐怀疑,莫不是这两座星门是进出极乐界的密道?

    不想则已,一想到,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只是他有点不明白,连天庭和极乐界都不知道的星空密道,藏宝人为何会知道,而且还知道的这么多?

    苗毅不禁想起了一人,巫行者!那位神龙见不见尾的家伙似乎也知道不少的星空密道,就凭那苦行僧在小世界和大世界之间来去自如就可见一斑。

    东西先放一边,这事头交给云知秋去对比查照,他又抓起了另一颗红色金属球,法力陷入查看。

    里面只有一幅星图,没有星门,但星图居中的一颗星球上方却标示出了一座寺庙图样,寺庙里有一个模糊人影图案。

    苗毅摸着下巴琢磨,这又是什么东西?

    他有点搞糊涂了,六大奇功已经搜罗齐全了,又冒出这么个令人费解的东西,什么情况啊!

    “唉!”想不通的苗毅不禁叹了声,他有种一直被藏宝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可是人家一点都不勉强你,从来都是把路摆出来,你愿意走就走,不愿意走也不强求,给了他完全的自主权,一切都看他苗毅自己的意愿,路让他苗毅自己去选,没有任何逼迫的意思。

    东西到手,一下凑齐了六大奇功,刚涌起的一点兴奋劲又被一团谜给淹没了。

    东西收了起来,此时的心情再看四周,环形墙壁上无数壁画站在这个位置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不禁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脚下的莲花台,这台子似乎就是为了便于观看四周壁画而建造的,什么个意思呢?

    此地不宜久留,他也不好在南无星逗留太久,飞身离开莲花台时,又盯着那条白蛇看了看,没有动它,闪身落在了洞口台阶上头留恋张望,心中叹息一声,可惜了这么庞大的一笔财富。

    转身刚走出洞门,身后突然“轰隆”一声,苗毅霍然头,只见一道封堵墙从上落下,瞬间把进入室内的门口给封死了。

    苗毅惊讶,走到封堵墙前探手摸了摸,高纯度红晶打造,厚实的很,他拼尽法力也难以撼动分毫,只怕法力无边境界的高手也没那么容易攻破。

    而墙上则布满了各种经文字样,只是看起来编排有些错乱。

    这一瞬间,苗毅恍然大悟,明白了那句‘能破解法门之佛门弟子便是此室主人’是什么意思,原来所谓的法门就是指这道门,而能打开这道门的佛门弟子自然不能是强行破开,否则不用佛门弟子,他苗毅带上螳螂来也能给搞开。

    看来藏宝人的意思很明显,他苗毅若想得到这笔巨大的财富就要找到此间的主人,征得此间主人的同意才行。

    可是这么大一笔财富,足够武装起一支大军,就算找到了此间主人,藏宝人凭什么断定主人愿意将如此巨大财富赠人?又不能逼迫人家交出来,藏宝人自己也说了不可强求的,换了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将这笔巨资送人呐。

    苗毅摇头苦笑了笑,转身而去,实在是这位藏宝人的布局屡屡给人神鬼莫测感,其才智非自己能望其项背,人家这么做肯定有这么做的原因。

    走过横道,又直道下坠,落在了地下河水流之上,“啪啦”一声,却惊的一条鱼儿跳起,又砸落水中消失。

    这里居然还有鱼?苗毅惊讶,不过很快了然,这么深的地下,水分层层过滤到此,其中毒素早就被过滤干净了,有毒气体也难以在这么狭长的地带蔓延,就算有渗入也早就被稀释的微乎其微无害了。

    他尝试着卸下了防御,呼吸了一下地下空间的空气,从地下河中勾起一颗水珠入口品尝,甘甜。

    如他所料,果然一点事都没有。

    不再逗留,迅沿着原路返,再次从火山湖中钻出后,大概判明了地下河的走向,快飞去。

    在数百里外大概预估的地下藏宝点上空悬停了下来,看着下方的苗毅有点无语,下面正是被那记巨大掌印毁灭的南无门遗址。(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74章    鸿钧道祖顿时双眼瞪得老大,一脸古怪地看着吕重。⊙,

    显然,他也被吕重傲气十足的话给震惊了。

    对上一位圣尊,居然说未必会输?

    这丫的得多么奇葩才敢说这样的大话!

    其实不单是鸿钧道祖给震住了,就连一边看戏的莲尊、剑祖、刀尊、混蚕老祖等一些圣尊,都觉得脑海天雷滚滚。

    真要像吕重说的,他未必会输给创世光尊,那岂不表明吕重也未必会输给他们?

    “靠”

    刀尊不由在心中粗鄙地狂声骂了一句,真心有点觉得自己脑袋不够用了,也觉得这吕重真的太狂了,简直狂到无边无际了。

    要知道,这丫的如今才二阶中位圣人境界。就算他的修炼天资再妖孽,也绝对可能在短短千年内修炼到圣尊境界。就算吕重也有时间加速的随身修炼法宝存在,也应该无法在短短的百亿年之内,修炼到圣尊境界。

    这圣尊境界真的那么好突破的话,那么诸天万界岂不是圣尊满地走,七阶圣人不如狗了?

    要知道,每一个宇宙顶多只能产生一位圣尊。

    这圣尊,要么是整个宇宙的创造者,比如盘古。

    要么就是整个宇宙的创造者陨落、或飞升而留下的代言者,比如鸿钧。

    创造者最强,最强的几乎可达到九阶圣人。

    而代言者实力偏弱,几乎都是八阶的圣尊。当然,也有些代言者天资、气运极强,可以强行合道达到九阶。但是其境界未必圆满。

    而创造者真正能活下来的也绝对不多。就算活下来,也有可能重伤。实力有可能比一般的八阶圣尊还弱,但是只要活下来,这种圣尊就能冲击九阶圣人境界。甚至有潜力飞升证神。

    在场的诸位圣尊之中!

    除了创世光尊、混蚕老祖两人,几乎都是各自宇宙的代言者,而非创造者。

    自然,这里以创世光尊、混蚕老祖的潜力最强。而且都是九阶的圣尊。

    而余下的刀尊、剑祖、莲尊都是八阶巅峰圣人。

    只有鸿钧道祖勉强合道成功,实力也是九阶圣尊。但是他的潜力要弱于混蚕老祖、创世光尊。

    不过,也许因为潜力、资质不足,鸿钧道祖心境最是平和。相反。无论是创世光尊还是混蚕老祖,因为资质极佳,有望证道神人飞升圣神界,故而骨子里非常狂、非常傲。看不起别人。反而让心境很难圆满。

    也正因如此,他们三人的实力几乎在伯仲之间!

    而刀尊、剑祖、莲尊等人却是又弱了他们三人一两筹不止。

    现在。吕重这么狂,是在侮辱创世光尊,可同样也在无意间侮辱了他们这些圣尊了。毕竟,刀尊等人的实力真心比不上创世光尊啊!

    这时候,刀尊、剑祖对吕重的观感也是下降到了极点。

    甚至莲尊也微微皱了皱眉,不过她与鸿钧道祖的关系极好,倒也瞬间放下了心中对吕重的不满。

    只有混蚕老祖,却是毫不在乎,甚至觉得吕重实在是太合自己的脾性了。

    如果不是吕重的实力、境界实在太低,他都有与吕重结成金兰兄弟的冲动。

    “好了!然而你心中自有想法。那就随你吧。不过,你小子记住,不论如何你都是我鸿钧道祖的弟子。要是某人真敢乱来,师尊自然会为你出头!”鸿钧道祖的声音陡然大了些,显然是说给正在悟道的创世光尊听的。

    不过,创世光尊不知是不是真的已进入悟道境界,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见鸿钧道祖如此维护自己,吕重也是心中火热,对道祖更是恭敬。当下转头看了创世光尊一眼,扬了扬眉。傲然一笑,道:“谢谢师尊!不过,某人或许敢乱来,可是弟子也不是好欺负的。您暂且放心!”

    “哈哈。小吕重,不错!真的不错!非常有勇气!某看好你!”混蚕老祖走了过来,哈哈大笑,伸手在吕重的肩膀上一拍,道:“不要多说了,你第一次进来。尽快到悟道神碑前观摩观摩,说不定有奇遇哦”

    说完,也不等吕重回话,便横着身子闪到了悟道神碑的另一边,盘坐了下来。

    吕重顿时对这位圣尊的感觉又好了许多。

    吕重非常敏感,他能感觉到除了自己的师尊之外,也就只有这一向狂傲、我行我素的混蚕老祖对自己没有偏见。

    要知道,这混蚕老祖与鸿钧道祖的关系其实并不怎么样呢。

    他能这么对鸿钧道祖的弟子,足见其气度不凡,这也让吕重对混蚕老祖好感大增。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这次大家进入玄机星的目的就是这飞升神台的悟道神碑,都给我选一个地方尽力沟通这悟道神碑,能有什么感悟、机缘,就看你们的气运了……”鸿钧道祖的拂尘又莫名地出现,在空中挥了两下,带着众弟子往悟道神碑的另一个方向闪去。

    悟道祖碑!

    极为巨大!

    几乎高达几千丈,其碑上,有无穷的圣纹甚至是神铭篆符镌刻其上。

    整个神碑,其实也是一件不算法宝的法宝。

    因为有强大的神性灌入,这神碑勉强算是一件神器。

    这悟道神碑是空明神飞升圣神界之前才留下来的。

    传说其内蕴藏着空明神证道成神的秘密。

    甚至这里还有空明神一生修炼的感悟留下!

    也正因为如此,无数圣尊、圣人,都巴不得长年留守在这里修炼、悟道。以期望得到空明神的传承。

    再不济,也希望能找到空明神飞升圣神界的秘密。

    三百亿年以来,空明神是唯一飞升圣神界的牛人!

    自空明神一亿年前成功飞升,往后的一亿年之内,所有圣尊都眼巴巴地带着门下圣人级的弟子赶来。如朝圣一般在这玄机星真正的核心之地修炼、悟道。

    当然,几乎每一个圣尊、圣人在这里悟道都似乎有很大的感悟。

    甚至也发觉自己的实力的确能得到提升。

    可是让无数圣尊发狂的是,不管他们的实力再怎么提升,却总是迟迟无法迎来自己的神劫。

    而就算迎来了神劫,却也根本就无法渡过神劫,飞升到圣神界。

    无数圣尊都觉得这空明神留下的感悟,很有用,但是,绝对有最核心的东西没有暴露出来。

    这让更多的圣尊,都恨不得把整个悟道神碑所蕴藏的秘密都挖出来。

    只是,不管这些圣尊如何寻找,如何感悟,总是不得其法。

    但是,圣尊们却不在于乎。他们觉得也许是自己的机缘不足,于是,更多的圣人级门徒也被他们带来,以期望门下圣人有气运逆天的人,可以得到空明神的真正传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