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左想右想,苗毅也想不通藏宝人这次搞的是什么鬼,实在是太过迥异于以前,可藏宝人这样干必然有什么原由,到了这个地步还耍寻宝人玩没任何意义。

    念及此,苗毅两眼微垂,眉心天眼再次绽开,璀璨缭绕光华再次迸射而出,直接顺地下河上游看去。

    天眼目光一路观察河道四周的同时,迅速延伸向远方,到最后苗毅自己也不知道看了多远,反正很远,越远水流越缓,渐渐出现大量的分支注水河道,搞的苗毅不知道追寻哪一条分支,看的眼花缭乱。硬着头皮随便选了一条分支河道追寻,结果发现尽头是地层下面的过滤渗水带。

    多找了几条分支河道查看,尽头也都类似差不多,就是那数不清的渗水带渗透下来的水积少成多,汇聚成了这条地下河。

    而上游的分支河道也实在是太多了点,想逐一查看个明白的话苗毅估计自己得够呛,就算修为到了彩莲境界也耐不住把天眼使唤个不停。

    最终,不得不先放弃了对上游的查探,天眼目光收回,转身扭头投向了下游,顺下游河道查看,若是连下游也看不出什么名堂,那就只好暂时放弃这段寻宝之旅,否则光上游的河道分支查看就要消耗不少时间,慧林星出了那样的事,他不可能躲在这里拖太久,仅凭蓝夜菩萨那边发现迟迟联系不上妙存,哪怕是为了给寇天王一个交代,也会闹出动静来。没时间让他在这里慢慢耗,只能等下次再找机会空出足够的时间再来一趟慢慢细查。

    天眼目光一路顺着下游河道搜寻了数百里的样子。苗毅眉头陡然一跳,眉心璀璨缭绕光柱的动静跟着一凝。

    数百里外的河道上方有一洞窟。天眼目光拐了进去,很快便发现了一个密室,密室内飞天女子的画像跃然于石壁上。

    “找到了!奇怪,为什么藏到了数百里之外的地方,搞什么鬼…”苗毅嘀咕一声,眉心天眼骤然闭合上,闪身跳入湍急河流,带着满心的疑惑不解之情,顺着河道快速飞掠而去。

    想不意外都不行。这次寻宝地的情况似乎越来越蹊跷了。

    独自在幽暗中伴随着哗哗流水声飞行,抵达数百里外的地方后,苗毅闪身而起,钻入了上方的石洞。直直上行数百丈,直上通道弯折平通,再走了个百余丈的距离,密室出现在了眼前,那熟悉的飞天女子画像正对。

    苗毅走到画像前皱眉,又回头看了看身后来路。满脸狐疑之色。

    这次的飞天女子画像也有点不正常,以前的都是浮雕像,这次的居然只是刻画的。还有一个不正常,以前每个藏宝地都有拴住的妖修。这次却没有。

    再回头,苗毅目光集中在了飞天女子轻盈舒臂托着的匣子上,这次的匣子自然也是刻画出来的。

    哗啦!苗毅突然抖出一只胳膊探爪。凌空虚摄,刻画出来的匣子崩碎。抓了块石头到手,却没有出现想象中掩藏在后的真正匣子。

    虚摄抓入手的石头落地。苗毅目光怔怔盯在了抓破的石壁上,抓破的地方竟然不是实心,后面居然有个洞,隐隐有柔和光芒渗透出来。

    苗毅迅速施法入洞查看,后面不止一个小洞,而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这面刻画着飞天女子的石壁只是一道封堵墙体而已,并没有多厚。

    单掌一立,一掌推出一道法力,咣啦啦,封堵石墙崩塌,大片柔光扑面而来。

    挥袖施法扫掉弥漫烟尘,缓步走到了洞口,一个巨大地下空间内的情形很直观的清晰入目,内中情形令苗毅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错愕,目光扫视着地下空间内的种种,缓步走下洞口的台阶,左顾右盼。

    一个十分奢华的地下空间,一个纯粹是用红晶金属打造的地下空间。

    正对的左右犄角方位是两尊佛像,一尊盘膝打坐在莲花宝座上面目慈悲,一尊赤足而立却给了个背影,两尊佛像将近有百丈高,由此可见这地下空间之大,而这巨大佛像也都是红晶打造,可想而知整个空间动用了多少红晶金属。

    走下台阶的苗毅总感觉两尊犄角位置的佛像位置有些不对,蓦然回首一看。

    果然,身后还有一尊佛像,一尊侧身横卧的佛像,单臂支撑着脑袋,似乎在闭目沉睡,又似乎在假寐,面带微微笑意,不知道在笑什么,恍如睡梦中的微笑,给人神秘感。

    而进入这地下空间的入口就在侧睡佛像床榻下的莲花法轮弧圈中。

    苗毅的目光由洞口移到了自己走下的台阶上,台阶也是红晶打造的,不像是后来补造的,偏偏衔接的入口处的法轮弧圈也浑然原样,月门状的门框包浆没有任何破损,根本不像是被打穿出的入口,很显然是整个地下空间构造时就已经一体连造好了。

    这让开始不断转圈看向四周的苗毅惊疑不定,开始有点怀疑自己以前的判断是不是出现了错误,他对藏宝人是谁已经心有所属,可眼前出现的情形令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打造出一个这么庞大的红晶空间要耗费的时间怕不是一点点,所投入了财物更是摆在眼前的,难以估量。

    如果说时间和财物对藏宝人来说都不成问题,可这巨大环形空间内的满壁佛门风格是怎么回事?

    除了三尊巨大的佛像外,在三尊佛像周围的墙壁上雕刻满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和场景,有僧人,有俗家,男女老幼各种生活百态尽在其中,尽显喜怒哀乐,似乎便数人生七情六欲,而穿插在各种人物和场景中的僧人永远是主题。

    奇怪的是,雕刻的各种人物和场景似乎又不是出自一人之手,从雕刻风格上看,明显是出自各种不同人物之手。虽然如此,虽然不是每一幅场景都雕刻的栩栩如生,可每一幅雕刻貌似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魔力,一笔一划似乎都能吸引人的心神。

    一幅简单的雕画,左片: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还有一个女子抱着小儿跪地;中片:后那女子又抱着小儿跪在了一座寺庙前,半开的寺院院门内站着一名老僧;右片:寺庙化作一片火海。

    苗毅一开始扫了眼那幅画,还没看懂是什么意思,盯着稍微多琢磨了一下,脑海中似乎出现了一幅鲜活的场景:一贫穷人家的小妇人抱着小儿背井离乡,不远千里找到其夫,却发现其夫已经另娶富贵人家的其夫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坚决否认与小妇人和小儿有任何关系,嗷嗷待哺的小儿饥病交加,小妇人无奈之下不得不再三纠缠乞求其夫,其夫铁石心肠坚决不认,后逼得小妇人不得不带着小儿求到一家寺庙,幸蒙寺庙收留,谁想其夫怕事情败露毁了前程,竟然纵火行凶,将母子二人与满院僧众葬身于火海。

    清醒过来的苗毅差点惊出一身冷汗来,因为刚才脑海中画面里的那个负心郎俨然就是他苗毅。

    怎么会这样?苗毅心惊不已,一副简单甚至令人看不懂的画作为何深看两眼竟然会联想那么多,联想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来?

    他迅速看向其他的画作,深看下去,又是一个世态炎凉的故事冒出,自己又是故事中的人物之一。

    再次回过神来,苗毅不敢再看下去了,这么多画作看下去解读其中的故事还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其次再看下去怕自己会发狂。

    目光转移到了进来的洞口,思绪连接到了前面,藏宝人怎么会搞出这样的空间来?先不说满室画作风格的确不像是一人所为,其次搞出这种空间的人十有八九和佛门有关,而上次寻宝地得到的线索指明这里藏的应该是天字部的大魔无双诀才对,若藏宝人是佛门中人的话,会花这么大的工夫建造一个如此奢华的地下空间用来藏大魔无双诀吗?

    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非常有可能的倒是这个空间应该早就存在,而藏宝人只是恰好知道了这个地方,顺便用来藏宝而已。

    他转身打量这奢华的空间,越想越觉得可能是如此,每次寻宝的时候藏宝人都会给自己留下一点修行资源,这次也没见这里有其他的东西,也就这数量庞大的红晶金属了。

    想到这,苗毅忽然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了,心头开始发热,发现这次真的是发超级大财了,不虚此行呐,这是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啊!

    如今最大的烦恼反而是怎么把这里东西给弄走,这浑然一体的红晶金属切割起来都麻烦,这次显然是没办法带走了。

    既然一时间带不走,也就别多想了,先把天字部的大魔无双诀弄到手。

    可东西究竟藏在了哪呢?怎么不见那飞天女子的雕像?

    目光投向了大殿中央,正中高耸着一座九层莲花台,九层九圈,高达十几丈。

    苗毅闪身而起,还未登上莲花台上方,就定在了空中,看向了一层层一圈圈的莲花碗中,里面有东西。(未完待续。)

    第一六三二章发超级大财: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73章 大道共鸣!    “哈哈,好一个吕重!果然有种!本尊答应了!既然你敢向我约战,那么,鸿钧老儿可不得参战”

    创世光尊大笑一声,看向吕重的双眼几乎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区区一个二阶圣人,就算有几件道器傍身,又岂能是圣尊级强者的对手?

    这小家伙居然傻得放弃鸿钧道祖的庇护,他要是再不顺势灭了吕重,那真是白痴了!

    “不行!耶唯一,你到底还要无耻到何等地步?居然敢如此以在欺小?有本事冲着本尊来……”鸿钧勃然大怒,如果不是天神九宫卫都在,他会再次动手。

    看着鸿钧道祖如此护着自己,吕重心中也是生出一丝由衷的感动。

    这一刻,他才真正地认可了这位师尊。

    吕重咬了咬牙,压下心中的激动,向鸿钧道祖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跪拜了一下,然后昂然道:“别!师尊,请恕弟子放肆一回,这次的事因我而起,当因我而结。创世光尊就交给我吧!如果我不约战,我良心会一辈子不安。那么,我的修行之路将再无提升的可能。所以,尽管这一战关乎生死,甚至我可能身死道消,但是,这一战我必须自己面对!”

    说到最后,吕重的话音也引动重重道韵!

    这话一出,大道居然隐隐渗透到这个神性空间,与吕重的声音共鸣起来!

    显然。这是诸天大道主动应了下来!

    “小师弟,不要……”女娲圣母顿时心中一慌,惊叫起来。

    通天教主也连忙闪到吕重的身边。“小师弟,你……你疯了,怎么这么冲动……”

    太上老君、原始天尊、佛门二圣也俱都摇了摇头,一脸紧张。

    虽说他们在之前也颇有点恼火吕重为盘古宇宙招惹了强敌,甚至也暗中埋怨吕重把盘古宇宙的所有生灵卷入宇宙级大战之中。但是现在吕重强行把盘古宇宙排除出去,以本人向创世光尊约战,这让他们也是由衷的佩服。心中的怨念大消。

    只是,这一战……

    他们突然有些担心起来!

    因为大道共鸣。他们无法帮助吕重,甚至他们知道自己的师尊鸿钧道祖也无法主动参与进去了!

    天神九宫卫的首领空寂圣尊,目光深深地在创世光尊与吕重的身上一扫,突然冷哼:“哼!我不管你们有何恩怨。但是绝对不能在这飞升神台的空间内大战。否则,不管你是潜力无双的圣人,还是强大无匹的圣尊,也必将被天神联盟永世驱队,永不得进入飞升神台甚至是天神联盟的所有宇宙……”

    “空寂圣尊放心,我可以给你们一个面子,不会在这[飞升神台]灭了这小子,哈哈哈……”创世光尊见吕重的约战居然引起了大道共鸣,不由越来越得意。看向吕重,“既然你向我约战,那么就不得再躲入你的空间道器之内。”

    吕重沉吟了一下。好一会儿才点头:“行!不过,我们的这一战,可约在千年之后[皓阳神宫]开启之际,如何?”

    “行!”

    创世光尊果断地点头,既然吕重都应承不躲入其空间道器之内,那他也爽快地同意这对战的时间。

    创世光尊才不相信。在短短的千年之内,吕重能把实力提升到圣尊境界。

    甚至他都不认为吕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到三阶圣人境界。

    千年时间。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弹指之间。

    圣人,其每一个等级、小境界的提升,几乎至少都是以亿年计算的。

    吕重才妖孽,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千年时间从二阶中位圣人,疯狂提升五六个大境界,晋级圣尊。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只要吕重不是圣尊,创世光尊就有把握压制得住吕重。

    而吕重这时候看着创世光尊那自信、自负的表情,心里却是冷笑不已。

    的的,在千年之内,吕重也觉得自己根本就无法晋级到圣尊境界。

    但是,吕重却有自信自己能进一步炼化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等道器。

    不躲入[大寂灭珠]之中,不等于用不上[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

    更何况,千年时间对于别的圣人来说很短,但是对于吕重来说,他是可以叠加千万倍的时间,这就是一百亿年的漫长时间。

    这样长的时间,吕重努力修炼,再吸收、炼化一些圣尊的精血、元神能量,虽然未必能晋级圣尊,但是也不见得无法提升到六阶圣人的境界。

    到时再有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等道器相助,吕重未必就没有一拼之力。

    这些底牌,才是吕重敢承诺到时候不闪入[大寂灭珠]的主要依仗!

    “我警告你们,最好不要再在这里动手,否则我天神联盟将全力追杀闹事之人。别外,这[九升神台]只对你们开放五十年,尽量多感悟一下空明神飞升时的道境吧”

    空寂圣尊等天神九宫卫,冷冷地看了创世光尊、吕重两人一眼,立刻挥袖而去。

    随着天神九宫卫的退走,创世光尊不屑地看了正对他怒目而视的鸿钧道祖一眼,第一个窜到[九升神台]那万丈高的悟道神碑之前,扩展心神去沟通其中蕴藏的神道意境。

    有了天神九宫卫的警告,他才不担心被鸿钧道祖等人暗算呢。再说了,一旦开始与悟道神碑的神之意志沟通,进入悟道境界,这悟道神碑会自动保护悟道之人。

    正因为这样,创世光尊就算得罪了鸿钧道祖,也是相当地有持无恐。

    “小人得志!”看着创世光尊毫无顾忌地在自己等圣人面前悟道,通天教主心中微微嘀咕了一句。

    鸿钧道祖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目光非常复杂。好一会儿,才走到吕重的面前,道:“小吕重,你冲动了,不该向耶唯一约战的!其实有本尊在,创世光尊不可能彻底放开,与我盘古宇宙进行生死战斗的!因为两个宇宙的战斗如果真的打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创世光尊不会冒这个险的。之所以他还那么叫嚣,就是为了逼你自己出来与他单干”

    “我明白!”吕重洒然一笑,道:“师尊,您放心,弟子虽然狂,但是并不傻。这一战,我未必就会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