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然而飞上飞下,找来找去,这块地方实在是被那一掌给拍的太过平整了,简直形成了一处平原,没有任何凸出参照物,令苗毅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和云知秋对‘南无遗殇中’那句话的领悟有误而找错了地方。

    可他又实在想不出那句话的另外解释,而照以往的寻宝经验来看,藏宝者只是设置精妙,对目标参照物的提示却没玩什么太过高深的把戏,没有太过晦涩难懂让人想破脑袋之举。

    有此判断后,又不得不再坚持之前的理解,继续在这块地方搜寻。

    可折腾来折腾去,还是找不到‘中’的定义在哪,逼不得已之下,苗毅不得不使用一些笨办法,施法大面积清除地面的积尘,想看看是不是尘埃下埋藏了什么线索,那叫一顿折腾。

    然最终结果让他有些失望,依旧没看出任何参照迹象。

    难道这地方根本就不是南无门的旧址?苗毅觉得自己可能钻了牛角尖,遂决心把整个南无星给好好搜寻一遍。

    一个闪身飞到空中,直冲云霄之际,苗毅下意识再次低头看了眼下面那把自己给折腾的够呛的地方。

    不看这一眼还没什么,这一看,飞不动了,身形骤然定在了空中,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下面,遗迹中出现了一个他之前没见到的符号,就在主殿遗迹外的空地上,一个大大的‘卍’符号清晰入目,像是一朵突兀盛开在地面的鲜花,一直尘封,直到清除了尘埃后才现出真容。

    这个‘卍’字也的确足够大,以至于苗毅之前在地面清除了积尘都没看到,飞到了空中有了足够的俯视视野才一眼看了出来。而这个‘卍’字符号也保存的足够完整,可见原本在主殿外的广场上就存在,以至于整个广场被一掌拍的下沉之后‘卍’字样也连同整个广场完整保存着,质体虽被震碎,可也同样被压实在那。

    若说之前不知道‘中’的定义在哪。那这‘卍’字图案出现后,苗毅的目光瞬间定格在了‘卍’中间的一点上,四折勾交汇的那一点简直是太中间了,正中的不能再正中了。令人再想有别的想法都不可能。

    “原来是这样。”苗毅嘿嘿一笑,盯准了那一点居中处,闪身而下,落在了‘卍’的正中央,环顾四周。发现脚下应该是正对南无门主殿正门,恐怕也是整个南无门至今整体上保存的最完整的一个地方,只是被打的下沉了而已,站在这里还真有回味南无遗殇中的那么一点意思。

    苗毅缓缓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不知道藏宝人当年是不是也曾站在这个位置沉默…

    睁开眼,看看天色,天还未黑,等到明天天亮还有一段时间,遂就在原地盘膝坐下了。

    次日大早感受到了天已微微亮。收功站起的苗毅环顾天色,皱起了眉头,天空那如阴霾般的流云堆叠,能顺利看到日月交辉之际的光影奇观吗?

    弹身而起,直直升向上空,掐算到六千丈的位置停下,已置身流云之中,不禁暗叫倒霉,昨天这边天色看着还好,想不到一晚过去变成了阴云密布。现在就算他能开天眼也没用,地面上的光影图像不呈现,天眼也白瞎。

    等了一段时间,一直等到日月交辉的良机过去了。也未见到云开雾散。

    白白浪费了一天的时间,苗毅只得落回了地面再次盘膝坐下,等候良机的到来。到下午的时候,天空的阴霾倒是散去了,艳阳高照,抬头看了眼的苗毅翻了个白眼。继续打坐。

    又到次日大早,苗毅抬头看天,有点牙疼,天上虽没昨日那般大片堆叠的阴云,但也是流云飘飘,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光影奇观的出现,不管怎么样都要试试看。

    再次升腾到高空六千丈的位置,看着流云过往,静静等待。

    待到日月交辉那一刻,漂浮在空中的苗毅缓缓转动身子,打量晦明晦暗的苍茫大地。

    旭日光线逐渐拉高的某刻,苗毅身形定住,目光投向了‘掌印’尾指所指方向的大地,一道熟悉的人影跃然而出,呈现在起伏大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飞天女子图像。

    流云不绝,飞天女子的图像在光影斑驳中若隐若现,犹如蒙上了一层纱,平添了几分神秘。

    苗毅目光迅速远去,看向了飞天女子单掌托举的位置,那里隐隐有一道黑黄交织的烟柱升起。

    终于找到了!苗毅心中一喜,毫不犹豫地骤然射去,直奔目的地。

    “虹师姐,好像有人。”

    山峦间,三名浑身上下笼统着古怪黑色套装、戴着透明晶片框的人四处寻摸之际,一人忽然盯着苗毅消失的方向喊了声。

    另两人齐齐转身回头,跟着那人所看方向看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被称为虹师姐的镜框后面明眸眨了眨,回头问另一位:“洛师妹,你看到了吗?”

    洛师妹摇了摇头,看向了之前喊话那位,“雨师妹,在哪?是不是眼花了?”

    雨师妹挥手指去,“没有,我看的清清楚楚,也裹了一身黑,一闪而过,朝那边去了。”

    另两人相视一眼,虹师姐沉吟道:“我们的人应该没到前面,怎么会有人,难道有人想盗采梦陀罗?”

    洛师妹走到她身旁,“虹师姐,这云梦毒烟腐蚀性极强,没有墨蚕蛛丝衣护体根本无法在此久呆,而墨蚕蛛丝衣又是受到管控的,数量有限,今年轮到咱们师门来采梦陀罗,按理说应该不会有别人,怎会又冒出人来盗采?”

    虹师姐道:“立刻联系其他人,问问有没有到前面的。”另两人照办。

    稍后,三人都收了手上星铃,确认了其他同门的方位,没有人在前面,虹师姐沉声道:“墨蚕蛛丝衣虽然受到管控,但难免不会有其他人用其他办法获得,这都没什么,就怕有人盗采梦陀罗去作恶。走,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

    三人随后掠空而起,朝苗毅消失的方向追去,途径南无遗地时,三人先后顿停在了空中,皆惊疑不定地盯着下面,随后面面相觑。她们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下面是什么情况她们不说很清楚也是见识过的,下面明显有人动过。

    三人迅速落地查看,发现一些清扫过的痕迹还很新鲜,明显才被动过不久,无疑证实了雨师妹的话,的确有其他人来了。

    “走!”虹师姐挥手一招,三人再次向苗毅消失的方向追去。

    而此时的苗毅却站在了一座火山口上,确切地说更像是一座火山湖,咕嘟滚烫的熔浆湖面方圆至少达几十里。类似的火山湖在南无星上有不少,据说是被妖僧南波打穿了地壳所致,真相如何苗毅不得而知,只发现这熔浆湖面上升腾的烟雾有些奇特,冒黑烟还能理解,这黑黄交织是什么情况?

    总之有一点苗毅可以确认,这玩意肯定有毒。

    打量一遍四周,没得选择,加之飞天女子图像也指向了这里,苗毅纵身一闪,以掌开路,凌空倒插进了滚烫熔浆之中。

    就在他跳入熔浆湖内没多久,三条人影一路扫视着下方,从上空飞了过去。

    而沉入熔浆湖内的苗毅下沉了没多久便施法撑开了周身的熔浆,空出了足够的空间,眉心竖立红纹分开,琉璃眸子绽露,迸发出璀璨缭绕的光柱,迅速环扫整个熔浆内的情形,液态物体无法阻止天眼的透视。

    而这熔浆湖的面积也实在有够大,藏宝点究竟在多深的位置他也不知道,一点点搜寻的话实在是费事。

    很快,在万丈深的漏斗状熔浆湖底部一侧的位置,天眼锁定了石壁上的一个洞口,苗毅迅速下潜,直朝洞口奔去。

    抵达洞口,快速入内,进入了一条被熔浆灌注的通道,斜插向上方。

    沿着熔浆通道走了千丈远的样子,才脱离了熔浆,踏上了一条烟雾缭绕的通道空间,烟雾依然来自熔浆,苗毅却感受到了气流的牵引波动,可看通道又明显有人工开凿的痕迹,难道藏宝人直通挖通到了地面?

    苗毅快步前行,此时的地道不再斜上,而是直通向前。足足走了十几里路,前方传来水流哗哗声,出了洞口一看,苗毅有些傻眼,尽头竟然是一条深入地底的地下暗河,而不是想象中一如既往的石室。

    寻宝至今,苗毅还是头回见藏宝人挖出了这么长距离的地道,长也就罢了,眼前的地下河又是哪一出啊。他稍微估计一下就能得到答案,这条地下河最少也在地下九千丈的位置,修为再高的人估计也无法施法查探到地底这么深的位置,实在是阻碍太厚了点。

    走出洞口,左看右看,哗啦啦河水从出洞口的左方流向右方,也不知道两边尽头在哪,四周也没看出任何存在石室的迹象,难道是自己在通过地道的时候忽视了隐藏的石室?按理说不应该啊,自己一路上仔细查看过的,再说了藏宝人不会这么无聊吧,开辟出藏宝点后再继续往前挖着玩玩?(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72章 约战圣尊!    只是,这创世光尊、鸿钧道祖两人的能量都不少,而且本身实力极为惊人,更甚至也有不少圣尊级的朋友。⊙,并不是什么独行侠。

    一旦对他们动手,只怕会引发众怒

    想到这里,天神九宫卫的首领空寂圣尊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与杀意,阴着一张脸,对着创世光尊、鸿钧道祖冰冷无情地说道:

    “耶唯一、鸿钧,我们不管你两有什么恩怨,但是绝对不能在这个空间动手。否则,我们不介意永远驱除你们两大宇宙的圣人。”

    空寂圣尊身后,其他八位圣尊也是配合地放出了自己的怒火、杀意。

    创世光尊本人实力虽强,但是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呼唤更多的朋友过来相助,所以也不得不卖天神九宫卫的面前,深深地看了鸿钧道祖一眼,道:“鸿钧,今天咱们的这一战没玩,等离开了玄机星,本尊的魔神界绝对与你盘古界不死不休”

    “我等你放马过来”鸿钧道祖收了至强的毁灭气息,瞥了创世光尊一眼,淡淡地道:“只是不知到时你有没有那个勇气了”

    顿时,创世光尊又被鸿钧道祖这等不屑的语气给激怒,不由脸色更为阴沉,而且出嘴毫不掩饰:“呵呵,这一次我门下弟子几乎全部陨落。嘿嘿,等我离开了玄机星,希望你鸿钧道祖能一直把你的弟子都带在身边吧”

    威胁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这创世光尊已彻底地放下了圣尊的面子。似乎准备以大欺小,对小辈的圣人出手了

    这是一个真正的睚眦必投的圣尊

    顿时鸿钧道祖不由皱了皱眉头。如果是对他出手。他倒不会怵了创世光尊。

    可对方居然敢堂而皇之地说要对他门下弟子出手,这可就是防不胜防了。

    对方是圣尊,而且是至强的光系圣尊,天生速度极快。

    一旦门人弟子被这样行事没有底线的家伙盯上,只怕会损失惨重。

    想到这里,鸿钧道祖也是心中发寒。同时杀意森森地看向创世光尊。道:“我鸿钧以自己的道心发誓,只要你敢对我弟子动手,那我也不介意去魔神界灭了天使们全族”

    说到最后,鸿钧道祖几乎是一字一句。

    对付恶人。必须比他更恶

    这一刻,鸿钧这样的老实人也彻底被激怒。

    本来被别人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自己的师尊,太上、原始、通天、女娲、接引、准提、吕重众女也是一脸愤激。几乎要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度迎战创世光尊。

    不过,随着鸿钧道祖的发誓,诸圣真的感动得几乎要五体投地。

    对于鸿钧道祖突然的霸道,众圣也是不由为之心折。

    能有这样的一个护短的师尊,也是一种幸福。

    “好好一个鸿钧”创世光尊脸庞一抽,冷冷地回道:“既然如此。那么就看看到底是你盘古宇宙厉害,还是我魔神宇宙厉害了”

    说完,创世光尊也不再言语。

    话已至此,如果没人制止,两个宇宙的大战只怕无可避免

    不过,吕重却是有不同的意见

    此事因他而起,当得因他而消

    两个宇宙的大战,可是真正的大事件,那样的话,会牵涉无数人。

    如果盘古宇宙因为自己,而有无数人死亡,吕重只怕会辈子良心难安

    一直以来,吕重修炼,都让心无外物干扰,让自己念头通达。

    如果真因为自己的良心得不到安宁,那么他吕重以后的修炼将永无法再进一步

    更主要的是,盘古宇宙关系甚大,更是他的家乡之所在

    在地球,有吕重无数的美好回忆。

    一旦两大宇宙发生大战,可无法保证地球不会受到重创。

    这是吕重不想面对的

    想到这此,没经鸿钧道祖的同意,吕重突然从太上、原始、通天等圣人的身边走了出来,傲气凛然地看向创世光尊,桀骜不驯地道:“创世光尊,你也不用与我师尊相斗。相信真要斗起来,你不惧我师尊,我师尊也不惧你。但是,这没什么意义。既然事情因我而起,那你便来追杀我吧。反正,你的门人弟子也是因为偷袭我而被我反向灭杀。你要为弟子报仇,不找我这个正主怎么行如果你真的要找我师尊赖斗,也会成为诸天万界的笑柄。哈哈,创世光尊,我的这个提议怎么样”

    说到这里,吕重也是彻底地嚣张起来,“创世光尊前辈,你敢是不敢接下与我的战局为你弟子报仇敢的话,就痛快点,不敢的话,就放个屁、吱个声”

    “吕重,你胡说什么,凭你的修为怎么能插手我与创世光尊的战斗”听吕重居然向创世光尊挑战,鸿钧道祖又是欣慰又是惊怒。

    他能明白吕重是想不让自己的事牵扯到盘古宇宙,能明白吕重有一颗善心。这是他欣慰的原因。

    可吕重向创世光尊挑战,把他这个如今的盘古宇宙之主给撇开,却是让他惊怒的原因。他知道吕重潜力逆天,战斗力也诡异。但是,再怎么说吕重也只是一个二阶中位圣人,就算有道器相助,他也不相信吕重有能力对战创世光尊。这是真正的在为吕重担心。

    吕重回过头,郑重地看了鸿钧道祖一眼,坚定地道:“师尊,我不是插手你的战斗,而是这次的事情根本就与您以及盘古宇宙无关这是我的战斗”

    这时候,创世光尊也是狂笑起来:“哈哈,好好一个吕重好一个狂人今天,我耶唯一才真的见识到了真正的狂人。这狂人不是你鸿钧,更不是他娘的混蚕,哈哈,吕重,就凭你的狂妄,我答应你的挑战哈哈,希望你能承受本尊的雷霆攻击”

    其实,被吕重这样一个二阶中位圣人挑战,创世光尊本心绝对不会开心。

    在他看来,这真的是吕重对自己的又一次侮辱。

    一介低级的圣人,挑战圣尊,这不是侮辱他,又是什么

    不过,这吕重真的是一个潜力无穷的妖孽,让创世光尊也多了一丝忌惮。希望尽早把吕重扼杀在摇篮状态。

    一来,即可以扼杀一个对魔神界后患无穷的超级天才,二者,也可为自己门下的弟子报仇。三来,他也不希望与盘古宇宙全面开战。四者,吕重的手里至少有两件道器,他也心中火热。

    一石多鸟,创世光尊哪能不同意。

    吕重的挑战,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