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没想到这毒星还有这样的‘辉煌’过去,再看看眼前阴霾密布的毒星,阎修颇为惊讶,今天算是长了回见识,可扭头瞅向苗毅的眼神不免有些不解,不过他不是喜欢废话的人,只在心里有狐疑,嘴上没有再问什么。

    他早年倒是喜欢喝酒聊天,身上随时带着酒葫芦,拉着苗毅能瞎扯半天,以老前辈自居,自从夫人罗珍战死后,酒戒了,话也少了,甚至能几年都不说一句话。

    而对于盯着毒星打量的苗毅来说,这毒星的过往来历他也是从云知秋那知道的,至于云知秋为何会知道也很简单,因为这毒星就是藏宝图标示的下一个藏宝点,云知秋事先在暗中做了不少的针对了解。

    “我久闻此地,既然来了这里,焉有不去看看之理,你到那边去等我。”苗毅挥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颗星体,随后又将妙存给提了出来,扔给了阎修。

    阎修自然明白妙存的作用是什么,至少是前番惊变的证人,大人把妙存给他,似乎在做以防万一的准备,一旦有事,妙存这个证人至少能省去他阎修一些麻烦,不由急声道:“属下陪大人一起。”

    苗毅道:“毒星上到处是毒瘴,未做万全准备不宜进入,你进去有危险。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阎修:“属下可进大人兽囊,万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苗毅斜眼盯来,阎修欲言又止的话咽了下去,微微垂首一声,“是!”

    苗毅大袖向后一甩,急速冲向毒星,并未直接闯入,而是绕毒星飞行查看,似乎在寻找什么。

    目送的阎修轻轻叹息一声,估摸着自己猜的没错,大人对这毒星早做了了解。来此显然是蓄谋已久,这搜寻什么的样子压根不像是来藏身或简单看看而已。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了苗毅,发现苗毅身上似乎有许多自己也不了解的谜团,譬如那流光璀璨的第三只眼。还有为什么要来这毒星?

    苗毅绕毒星转了几圈,并未查看到自己想寻找的地形,实在是毒星内部的阴霾太多,有碍视线,他有开启天眼搜寻的冲动。可看看四周星空环境,容易被人发现,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一头冲进了毒星气罩内。

    呼呼风起,黑灰或灰白色流云在空中随风如激流。

    从天而下的苗毅身形一顿,悬停在高空,周身心焰护体,环顾四周。

    流云看着没什么,得过云知秋提醒的苗毅还是不敢轻视,却想试试看。伸出了一根手指从指尖开始褪去心焰保护,让指尖暴露在了拂过的云雾中。

    起先并无什么感觉,不一会儿指尖略显麻木,接着有点痒,指尖以可见的速度发黑肿胀。细细查探体会中的苗毅发现指尖有开始腐烂迹象,并向肢体上方蔓延,果然有毒,星火诀迅速荡涤指尖,将毒素给清除。

    就在这时,苗毅忽然眉头一皱。摸出了星铃,是阎修的星铃传讯,问:什么事?

    阎修:大人,属下看到有一群人进入了毒星。约二十余人,打扮有些古怪。

    苗毅稍作沉思,谁会跑到毒星来?按照云知秋提供的消息,毒星不宜生存,一般人不会来毒星,唯一经常可能会出现的是来毒星采梦陀罗的人。

    梦陀罗是一种毒草。奇毒,和一般的毒不一样,中此毒身亡者,死的不是肉身,而是魂魄,魂飞魄散,断绝亡者的来世。而此毒草还有另一种用处,佛门弟子加以炼制后可以用来超度亡魂,一些怨气太深不愿轮回意图成为鬼修的亡魂可以此来超度,助其放下恩怨早入轮回。

    曾经的毒星还是南无星的时候并不产这种毒草,变成毒星后的环境改变了,居然成了适合梦陀罗生长的地方,有人说是妖僧南波的无意之举,也有人说这才是妖僧南波改造南无星环境的原因,目的就是为了种植毒草,孰真孰假估计只有妖僧南波自己本人最清楚。

    苗毅琢磨着不应该是冲自己来的人,毕竟慧林星发生的事情这边还隐瞒着,在藏宝得手前他不想受到什么干扰,凶手那边也不会公开才对,来者采集梦陀罗者的可能性较大。

    有此判断,遂回复阎修表示没事,又问了下来者大概去了什么方位。

    收了星铃后,苗毅双目微沉,眉心那道红印竖纹撑开,天眼再现,一道璀璨缭绕的光柱射出,扭头扫向阎修所指来人方位,目光视线须臾远去。修为到了彩莲境界后,对天眼的驾驭能力自然远不是当初能比的,轻松自在了许多。

    很快,天眼的视力遥遥捕捉到了阎修所谓打扮古怪的那群人,二十余人,正落在一座山顶上碰头说着什么。

    而打扮也的确很古怪,从头到脚都蒙的死死的,穿的似乎是一套笼统的黑色连体衣,袖口、裤口、都扎的死死的,双眼部位是框状晶片,此装扮一看就是为了防毒。

    从这些人的穿着上看不出男女,苗毅利用天眼的透视能力竟然无法透入查看,由此可见这群人衣服的防毒效果甚好,否则只要有空隙可钻就能看穿,不过从这些人的身高和晶片眼框部位显现的眉眼可以看出,都是群女人。

    这些人很快几人一组分开,四散而去在起伏的山峦间搜寻着什么。

    苗毅由此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估计应该是采集梦陀罗的人。

    天眼目光回收,看向了自己所在的下方,大地连绵荒凉,几乎看不到任何植被和动物,大大小小的河流扭曲在苍凉大地,水质看着清澈,然暴露在这种环境下的水流不用想也知道是不能饮用的,水有萃取作用,不知道从这充满毒气的空气中吸入了多少毒素。

    哗啦!苗毅扯出了一大块布匹,裹在了自己身上装模作样,那些采集梦陀罗的人给了他提醒,身上没任何防护一旦被看到太惹眼了,遂裹了全身,脑袋半蒙,只露了眉眼部位。

    之后,一路借助天空云团的掩护,尽量不暴露自己,躲在云层中用天眼查看大地,寻找自己熟记在脑海中的地图地形。

    这次目标点的定位很快,也实在是因为目标点比较显眼。

    两个时辰后,苗毅悬停空中,看着下方大地,下方的山峦间印着一只巨大的掌印深陷在地面,似乎是一只惊天巨掌凌空拍了下去,四周山脉拱起,山脉延伸处又节节寸断。

    只一眼,苗毅心中便涌起一股倒吸凉气的感觉,停在如此高空之上看到的掌印都如此巨大,掌印实际上在地面覆盖的范围有多广可想而知,这一掌的威力也可想而知,发掌者的实力更是可以想象,能一掌印下这么清晰广大的范围,首先要在足够的高度出手,而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还能隔空发下如此强悍力道,简直是难以想象。

    苗毅判断,出手之人十有能一掌将这巨大的星球给摧毁,只是没有那样做而已。

    掌印是谁留下的不难猜测,估计除了那个妖僧南波没别人。

    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是从一掌下去压碎的遗迹来看,依稀能看出有不少的屋宇或建筑之类的毁在了那一掌之下,就好比是将一块面团给拍成了饼,从一些轮廓上是能看出来的。

    站在高空从四周的地形来判断,掌印处就是藏宝图指定的方位,具体寻宝点,地图上只有一句话。

    南无遗殇中!

    结合南无星的兴衰往事,这句话不难理解,就连从未寻宝的云知秋也大概猜到了这句话指引的意思,南无门的遗迹,地点在曾经的南无门。

    身裹黑布的苗毅从天而降,落在了巨大掌印拍出的盆地中,落在了残碎屋宇痕迹轮廓最大的一处遗迹中,也大概是掌印的中心地带。

    从空中能看出遗迹的轮廓,落在现场反而感觉身在一片苍凉荒野,什么遗迹都看不出来,视线出现了局限性。

    呼!苗毅突然旋身一转,强悍法力澎湃激荡向四方,尘封的大地掀起烟尘扩散向四周。

    就在苗毅脚下,一根巨大的石柱虽然粉碎,但整个压入地下再震碎后的轮廓完整性还在,很容易分辨出碎前是一根巨大的石柱。

    一些掩埋在地下的东西逐渐被吹拂了出来,远远近近不止一根大石柱,许多根,可见当年此地寺庙的浩大。

    还有不少压扁的金属器皿,坨坨锈蚀的面目全非,甚至有直接拍印在地面的屋顶轮廓。

    苗毅踱步打量,能想象到许久以前此地从辉煌转眼化作尘土的那一瞬间,也从这揭开的尘封悲凉中隐隐察觉出了‘南无遗殇中’那句话的一语双关,既有为南无门此憾绵绵无绝期的感慨,也有指明遗迹居中处为寻宝线索的指引。

    所谓感慨,苗毅也只是心中稍作唏嘘,他对南无门又没什么概念和感情,对确认寻宝坐标更感兴趣。

    “南无遗殇中,南无遗殇中…”苗毅环顾四周嘀咕自语,这‘中’究竟指的是什么地方,到处看来看去很让他费解,不找到中心点又不行,根据以前的寻宝经验,不找到那个点的话,根本看不到那飞天女子的图像,一定要视线恰好到位,这就是藏宝人手段高明的地方,不明真谛就算有人拿到藏宝图也找不到宝藏。(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71章 大打出手    “轰……”

    创世光尊、鸿钧道祖对了一掌,释放星河爆炸的恐怖能量。∑,

    “砰……”

    “嘭……”

    两人顿时被对方的恐怖能量震飞,双双暴退几百公里。

    “好!好一个鸿钧,果然强大。不过,今天本尊要彻底地放开自身的能量了……”

    五百公里之外,创世光尊陡然一声怒吼,天地都为之战栗:“鸿钧,今天你输定了!烈阳焚空”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创世光尊周身炽光绽爆,无穷无尽的璀璨炽白光芒从他体内喷薄而出,在虚空中幻化出无数颗璀璨恒星组成的星河。

    无与伦比的光之力横空出世。

    只一瞬间,天地间温度疯狂暴增。

    恒星过多,那就是毁灭!

    而且,这星河之中每一颗恒星都燃烧着恐怖之极的太阳精火,无数的太阳精火连在一起,仿佛将要烧融苍穹,令整片虚空都开始剧烈的扭曲起来。

    成片成片的太阳精火之内,则是蕴藏着更恐怖、更暴戾的烈阳圣火!

    “哈哈,鸿钧道祖,我们相互神交已久,不过却没有真正的交过手,那么,今天,我会让你看看身为光之圣尊,绝对不是你这等普通圣尊都能比得上的”

    创世光尊狂笑着,他那英俊的脸色满是桀骜与不屑!

    显然,鸿钧道祖也被他给鄙视了!

    “呵呵,这耶唯一真的要发飙了,不过真是一件开心的事。至少能让我也看看鸿钧这老儿还隐藏了多少实力……”

    一旁观战的混蚕老祖双眼微眯,脸上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圣尊之间,除非生死大敌,一般很难对战。

    这样一来,每一个圣尊对其他圣尊的了解都不是太多。

    一直以来,混蚕老祖虽然自持[蚕食圣道],实力称雄于诸多圣尊。但是,对于一直不显山露水的鸿尊。他也有一种莫测高深之感。

    现在创世光尊与鸿钧道祖大战,他自然十分开心。

    鸿钧道祖眼光一敛,手中一直拿着的拂尘突然消失,他深深地看了创世光尊一眼。点了点头:“既然你耶唯一要战,那便战罢!诸天……俱灭!”

    鸿钧道祖陡然冷喝,他后发先至,飞掠向前,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寂寥、苍凉、肃杀的危险气息!

    在他的身周。一道道磅礴的无情能量从他体内爆而出,在虚空中形成了一片至强至暴的毁灭性星河。

    这种星河一出,整个天地都颤抖起来!

    而其星河之内,无数的星辰诡异地转动,那里就像是一片即将暴发的灭世之地,到处都充满了浓重的死亡气息,隐隐间这方被神人神性压制的空间都在微机微惊怵、颤动!

    这样的情况,几乎让人头皮发麻!

    两道星河遮天蔽日,浩瀚无边!

    一众从远方驻足,停了下来。不敢再向[飞升神台]接近。

    圣尊级强者的战斗,让他们由衷的恐惧。

    烈阳圣火!

    灭世圣道!

    两大不同气势的星河汹涌塞满虚空,不但让圣人为之胆战心惊,就连观战的圣尊级强者,也是个个一脸凝重。

    显然,创世光尊、鸿钧道祖才亮出的能量,就引起了同为是圣尊的忌惮。

    “烈阳爆雨!!!”

    创世光尊也感应到鸿钧道祖的恐怖,脸色一变,在瞬间释放出了自己的终极秘术!

    只见一颗颗璀璨之极的炽白色星球,极速推动。疯狂向鸿钧道祖袭击而至。

    那漫天的星河,全是炽白色星球在移动。

    恐怖的炽圣之力,瞬间膨胀。

    整个空间仿佛形成一颗颗即将疯狂爆炸的超级恒星。

    无尽的星河轰然而至,向鸿钧道祖化龙而来。

    细细看去的话可以发现。那袭击而至的炽白龙的星河级巨龙,通体都由一颗颗无限接近自爆的太阳组成,每一颗太阳都似乎在嘶吼咆哮。

    星河暴炸!

    这样的恐怖,绝对极为恐怖!

    可是,这个特殊的空间,似乎也不简单。居然也能承受这样恐怖的能量的存在而没有直接崩溃。

    但接下来,这个空间也几乎要摇摇玉坠了!

    鸿钧道祖双眼冷光暴射,他身后的毁灭级的星河,同样极速动转。接着,他突然长啸:“寂灭圣道,净世”

    寂灭圣道所化的毁灭系能量星河,果断地迎了上去,对上了创世光尊的烈阳爆雨。

    “轰隆隆……”

    两种极端能量的对撞,顿时暴炸。

    就算这是神性空间,方圆几千里的山脉尽数在这两种恐怖的的激荡之下而化为飞灰。

    甚至,更有不少进入这个空间的圣人遭遇池鱼之殃,瞬间被轰成飞灰而湮灭。

    “噼哩啪啪……”

    更恐怖的是,这个空间虽然颇为高等,似乎有神人神力加持,可这会儿也出现了裂痕,看上去极有可能再也坚持不了两三下同级别的能量攻击。

    “耶唯一、鸿钧,你们两个混蛋!快住手啊”

    “该死,别毁了这最后一处神性空间”

    “鸿钧、耶唯一,你们居然在这里全力出手?真要毁了这里不成?”

    ……

    突然,之前守护在这处空间之外的天神九宫卫也是连连出现,个个都是一脸慌张与恐惧。

    这九人个个都是圣尊,虽然单对单的话,实力有可能比不上创世光尊、鸿钧道祖、混蚕老祖,但是,他们一直是九人联手。而且还有合击之阵法为依靠。

    这样一来,他们绝对不会怵了任何一尊超级强者。

    只要没有达到神人境界,他们全力出击,有可能灭杀任何一个圣尊。

    而此时,九宫卫,看着对峙的创世光尊、鸿钧道祖,个个都是一脸气急败坏。甚至,脸上都流露出了强烈的杀意。

    这个三百亿年来,唯一的一个神人飞升的地方,对于天神联盟的人来说,极为重要。

    也因为这处[飞升神台],让天神联盟的势力在短短的三百亿年之内,迅速飞涨。

    可以说,这飞升神台本就是一种超级战略资源。能进一步培养圣人,助圣人感悟大道,逐步晋级。

    这种战略要地,一旦毁掉,绝对会让天神联盟的所有人为之发狂。

    也正因为如此,天神九宫卫,对于在这个空间大打出手的创世光尊、鸿钧道祖相当愤怒,甚至动了杀意。(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