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为了看清外面的情况,苗毅眉心天眼骤然睁开,一道璀璨琉璃光华骤然迸射而出。

    光影缭绕,阎修惊讶头看来,他还是头次见到苗毅如此神通。

    天眼窥探之下,外面的情形一清二楚,五龙法宝浑然一体,已经密织如网一般,两人根本没办法出去。一出去就要面临五龙法宝的围困攻击,五龙不是活物,苗毅的枪再快也挑不死它们,必然要被死死缠住。

    一旦出去失去了打不烂护体,这能大能小的五龙网球一缩小攻击,立马要将人给撕成碎片。

    而打不烂的能量已经被击溃,无法再正常开启,若不是逆鳞枪撑着,已经缩小成原形。

    璀璨光华收敛,收了天眼的苗毅头看向阎修:“五龙爪牙锋利,已经将打不烂划的伤痕累累,打不烂厚度不够,又失去了能量支撑,坚持不了太久。我这里倒是还有一些打不烂,应该能坚持到耗尽对方的法宝能量,可目前是什么情况我们一无所知,耗下去还不知道会惹来什么样的麻烦,必须先尽快离开这里找好藏身之处,可能要拼一把。”

    随着球体剧烈震动而动荡摇摆的阎修道:“属下杀出去!”

    苗毅说出那番话,就是这意思,他知道正常情况下阎修是不惧七情六欲袭击的,阎修能以鬼气凝聚出厚实的雾幕抵御,刚才中招只是一时情急之下没来得及防御而已,然阎修一旦化整为零从打不烂的缝隙内钻出去,就无法施展防御护体,必然要再次遭受七情六欲的攻击,只怕出去了也是送死。

    可现在也只有阎修能出去,苗毅沉声道:“喜、怒、哀、惧、欲,哪种对你的影响最小?至少能支撑你夺取这五龙法宝的控制权!”

    阎修:“应该是欲!”

    “好!”苗毅蓦然盯向剧烈震动的金属墙壁,目露狞色,“打不烂快要被攻破了,我在里面给你创造机会。你找准空挡脱身!”

    阎修跟着看去,明白了他的意思,用力点了点头,身形一起。?从苗毅抓握的手中脱身了,和苗毅并肩吊在了枪杆上。

    苗毅挥手划燃一块焰脂晶石,扔在了翻动的打不烂内,凶猛烈焰立刻澎爆而出,将打不烂内渗透进来的七情六欲光华给焚烧一尽。到了阎修如今的修为,在这烈焰中还是能稍作坚持的。

    烈焰从打不烂四面八方的连接缝隙内渗出喷涌,也能压制五条金属飞龙身上的七情六欲光华。

    两人相视一眼,突然双双松开了枪杆,闪身而出,双双如离弦之箭般射出,双双拼尽全部修为同时飞踹出一脚,同时攻向了某一点。

    轰!一声震响荡天地。

    惊人的撞击声中,外面快游走攻击的五条金属飞龙动作迟钝了一下。

    就是这个机会,阎修骤然化整为零。化作红黑交织的雾气冲向一个方向。

    苗毅挥手一压,熊熊烈焰立刻开辟出一条火道助阎修通过,分解开的阎修经不起烈焰的焚烧,他必须要助一臂之力。

    红黑交织的雾气恍如流水渗入地缝一般,瞬间流没。

    弹身一的苗毅双腿绞住枪杆,双手连连挥舞,集中精神操控烈焰裹住喜、怒、哀、惧四条金属飞龙,压制它们身上的七情六欲光华,免得影响阎修,只空出了一条身带橙色光华的金属飞龙。

    外界。突然从打不烂内渗透出的烈焰令浮空监视的允照五人一愣,紧接着一声震撼撞击巨响,令天地嗡嗡。

    烈焰中,四条金属飞龙都陷入了火海。只有一条橙色金属飞龙在火海中清晰游走,仿佛身带辟火功能似的,它流窜到哪,哪里的烈焰就避开它。

    五人一惊,允光失声道:“怎么事?难道被七情六欲侵蚀这么久都能不受影响?”

    允明急声道:“三位师弟随我一起去压制。”

    除了允照要在原地操控法宝外,四人捞出戒刀。正要冲上去,忽见一道红黑交织的雾气快如匹练般从橙色游龙那窜出,浮空凝聚出森森鬼气。

    这一幕,惊的几人瞬间一停,鬼气骤敛,披头散的阎修现身,花白头散开,披头散地静立在空中,默默垂,又霍然抬头露出一张阴森森吓人的老脸,只是双眼有些水汪汪的,显得有些异样。

    袖子下面的十指已经露了出来,十只尖锐乌青泛着幽光的指甲轻轻掸动,如水草在水中飘摇,给人温情脉脉的感觉。

    “鬼修!”允明等人齐齐失声惊呼。

    几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看到的阎修明明是一般人类修士,就是一张脸难看点,怎么突然变成了鬼修?

    几乎就在这时,咣一声震响,五龙围攻的打不烂终于崩溃成了粉尘。

    允照大喜,只要能解决掉牛有德,有法宝在手,剩下的一个鬼修不足为惧。

    谁知还不待他喜上眉梢操控五龙缩小攻击撕了苗毅,五龙围攻之下又是一阵轰隆声急骤响起,烟尘弥漫中看不清,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五龙法宝对苗毅的攻击。

    他们哪知道苗毅身上的打不烂可不止一个两个。

    异变突兀,稍一缓神的允明戒刀一挥,急声道:“度他!”

    还不待他话落,同样缓了缓神的阎修身形骤然原地快旋转,几人眼前一花,只见数十个阎修出现在他们眼前,惊得几人瞪着法眼,硬是看不出哪个阎修是真,哪个是假。

    嗖嗖嗖!一群阎修射来,集体冲向驾驭法宝的允照,目标很明确。

    对方的意图也很明显,允明急忙改口,“拦住他!”

    可这么多冲来,这里才四个人,拦哪一个?

    砰砰声接连响起,数个‘阎修’被击中后炸开成了鬼气,无一是真。

    真身已经瞬间闪到了操控法宝的允照身前,师兄弟几人紧急呼喊,“师兄小心!”

    允照大惊,挥手捞出戒刀就是一刀狠劈而出,阎修却是陡然一停,挥袖子就是一蓬绿油油火焰盖向允照,将措手不及的允照给兜了个正着。

    “鬼火!”师兄弟几人再次惊叫。

    “啊!”被跗骨之蛆般的鬼火缠上的允照凄厉惨叫,在空中翻腾。

    阎修陡然化作红黑雾气,再次如离弦之箭射出。

    轰!鬼火动荡迷眼,稍一平静,冲上来的师兄弟四人却现阎修不见了,只有困在绿油油火焰中捂住胸膛凄厉惨叫的允照一人,令四人紧张四顾,这是什么情况,那鬼修哪去了?

    现在管不得这么多,允明四人迅围住在鬼火中惨嚎的允照,各抓出一把白骨砂,从四个方向打出一片沙雨,覆盖向允照。

    效果还是不错的,显然都有对付鬼火的经验,白骨砂一出,立刻将允照身上的鬼火扑灭,更确切地说是将鬼火给吸收掉了,而打中允照的白骨砂则变成了绿油油的颜色,稀里哗啦坠落海中。

    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允照身上冒着灰烟,无力地看着几位师弟“唔唔”了几声,便朝下面大海坠去。

    “师兄!”允华和允灯立刻闪身而去,左右搀住了下坠的允照。

    允明和允光却在环顾四周,那个凭空消失的鬼修令人忌惮,不得不防。

    允明还特意喊了声,“小心照师兄身上的储物空间。”

    允华和允灯立刻施法搜查允照身上的储物用品,谁知允照的双手突然膨胀变大,两只森森利爪破掌而出,爆出两滩鲜血来,狠狠插入了允华和允灯的胸膛,贯穿心窝,后背而出。

    两人后背爆出的鲜血中,各钻出一只利爪来,两只利爪上各抓了一只仍在跳动的心脏,砰砰捏爆了,血花刺眼。

    瞪大了眼睛的允华和允灯满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允照。

    “师弟!”戒备四周的允明和允光见此,悲呼一声。

    而就在这时,允照的身体突然一绷,整个身体在快膨胀。

    砰!允照身躯终于胀开爆裂,炸成了碎片,稀里哗啦落下,微微垂的阎修静浮空中,犹如破茧而出一般,左右双手还各挑着一具淅沥沥血流的身躯。

    这一幕看得允明和允光双目欲裂的同时亦倒吸一口凉气,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五条金属飞龙围绕打不烂剧烈进攻的动静突然停了,天地间突然安静了下来,允明和允光立刻头一看,只见五条金属飞龙骤然缩小成了原形,又缠绕成了一颗金属球,坠落向海面。

    很显然,允照一死,五龙法宝便失去了控制。

    “拦住他!”允明喝了声,迅转身扑向五龙法宝,欲要再次掌控法宝。

    阎修双臂一抖,甩开两只胳膊上挑着的尸体,紧急追去,抢夺法宝。

    允光扑来,挥刀怒斩拦截,他修为高过阎修两级,阎修躲不过他拦截的度。

    阎修瞬间一化为十,十个阎修一起冲出,立刻逼得允光手忙脚乱。

    “啊!”一声凄厉惨叫响起,幽冥鬼爪再现,缭乱爪影直接将允光撕成了碎片。

    堂堂彩莲三品的修士,竟然挡不住彩莲一品修士的一击,阴魂通阳诀的强悍可见一般。

    施法将即将坠落海面的五龙法宝给吸附到手的允明头一看,大吃一惊,二话不说,立刻逃窜躲避,欲要先掌控了五龙法宝再说。

    凭阎修的度,根本追不上他。

    关键时刻,砰一声炸响,嗖一声闪过,阎修头看去,只见苗毅已经出了打不烂,凌空手持破法弓,弓弦还在手上颤动,一道流光带着朦胧雾气直追允明。(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一六二七章 突兀受袭    以前是久仰大名,听说过牛有德的嚣张跋扈,现在两人可谓是领教了。

    一句秃驴,不但骂了百六,也把妙存给捎带了进去,女秃驴!

    对此,苗毅不认为有什么不妥的,真要有问题的话,不讲难听话还讲好听话不成?只怕动手都免不了。

    若是没问题,若是百六真能给个满意交代的话,那自然就是误会,他苗毅赔礼道歉放低姿态也能挽回。

    总之他苗毅现在没耐心再跟百六含含糊糊拖下去,一定要逼对方彻底摊牌,还想听什么好听话?

    这就是苗毅和杨庆最大的不同之处,杨庆是在事情未明朗前尽量不要乱来,弄清楚再说,而苗毅往往却是先把事情给干了再想办法补救,这种个性说的难听点是冲动,说的好听点是果断和魄力,也是杨庆不具备的。

    当然,有一点也是任何人都难以回避的现实,若百六的实力在苗毅可望而不可及的某个境界,那他苗毅也只能是忍着,否则是自己找死。

    百六脸色难看,他好歹是彩莲四品的修士,这牛有德不过是彩莲一品,竟然一言不合就狂言要取他脑袋,还骂他是秃驴,泥人尚有三分火性,出家人又不是死人,心中也涌起一股怒意,可最终还是按捺了下来。

    倒不是怕苗毅,而是忌惮苗毅的背景,寇天王虽不是极乐界的人,可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不得不压着怒意道:“牛总镇,火气不要太大了。”

    “嘤嘤”一声,苗毅陡然逆鳞枪在手,枪指百六,喝道:“死路还是活路,自己选!”

    “牛总镇!”妙存急了,要劝阻。

    阎修身形一闪,拦在了妙存身前,阴森森道:“大法师,没你的事。”

    百六怒了。一脸怒容,可真要动手的话,他还是有点忌惮,人的名。树的影,苗毅那杀出来的悍将名声还是有威慑力的,死在苗毅手上的彩莲修士可不少,加之苗毅如此底气十足威吓的样子,百六想不掂量一下都不行。

    而苗毅现在也不听那些虚的。他再拿之前那些糊弄阎修的话来扯的话,苗毅就要动手了,百六想了想,帮朋友一个小忙没必要把自己给牵涉进去,遂实话实说道:“事情没牛总镇想的那么复杂,只不过是有人借贫僧之手约牛总镇谈些事情,绝无歹意。”

    这等于是承认了前来欣赏什么奇观是假的,妙存瞪大了双眼,急声道:“百六,你焉敢妄言欺骗!”

    阎修一张脸越发阴沉了下来。幽幽目光盯死了百六,长期缩在袖子里面的十指缓缓伸了出来,微微弹动的十指尖上,十根尖锐乌青的指甲泛着幽光。

    “谈事?”苗毅骤然眯眼,极乐界能有什么人找自己谈事?问道:“什么人?”

    正要开口回答的百六忽然抬头看向苍穹,淡然道:“人应该来了,你自己问吧。”

    几人一起抬头看去,只见苍穹之上五名僧人飞速坠来,很快唰唰落在了岛上,正是允照等人赶来了。不过此时都易容了。苗毅等盯着五人打量,自然看出都易容了。

    而允照等人也在盯着苗毅等人打量,目光很快都落在了苗毅身上,他们之前已经看过苗毅的画影。

    见几人易容了。百六也愣了一下,直到其中的允光上前合十道:“有劳。”

    听到声音,百六这才确认了允光的身份,摇头叹道:“这位牛总镇脾气不好,还当贫僧有什么歹意,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谈吧。”回头又对苗毅道:“人到了。贫僧就不打扰了。”

    他说罢转身而去,谁知一旁的允照突然挥袖一甩,一颗五条雕龙团成的红色金属球体飞出,骤然霞光膨胀,飞向百六。察觉到法力波动的百六骤然转身回头,只见膨胀大的金属红球瞬间一分为五,化作五条栩栩如生的金属飞龙合围而来群攻。

    百六大惊,“允光,你们干什么?”情急腾空闪身回避之余,戒刀在手,狂劈阻拦。

    他根本不知道允光师兄弟等人要他留下苗毅是干什么,允光联系上他时也不会直接告诉真相,只说是有事情找苗毅谈,请他务必要帮忙。而他有把柄在允光手上,只好照办,压根没想到介入这样的事情居然会遭到杀人灭口的危险。

    这是什么意思?苗毅等人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五人一来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对百六动手,那霞光灿灿的五龙球显然是件六品法宝。

    当!一声震响,百六一刀震开一条迎面扑来的飞龙,却迎来了更令他措手不及之事,五条金属飞龙身上猛然爆发出五色光华,呈蓝、赤、绿、青、黄五色。

    稍有经验的人一看便知,这五条金属飞龙显然是件七情六欲法宝,分别融合了喜、怒、哀、惧、欲,足见炼制这件宝物时所下的大手笔。

    百六一刀震开一条金属飞龙,四面合围而来的四条金属飞龙拖着四色光华,摇头摆尾狂攻。

    “允光!”百六发出惊天悲吼,眼见四道光华合围扫来,他显然已经是知道自己避无可避了,可谓绝望一吼。

    被光华扫中的他,身在空中浑身一颤,悲吼声戛然而止,整个人都反应迟钝了,脸上各种表情转换,四条金属飞龙却不犹豫,利爪怒撕,瞬间将百六撕碎成一蓬血雨当空爆开。

    苗毅等人看的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百六在这件法宝的围攻下,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更令三人震惊的是,五条金属飞龙撕碎百六后,腾空分散而去后突然迂回,朝这边合围而来。

    苗毅等人很快意识到了,对方不是要收回法宝,这五条飞龙又朝他们围攻来了,要继续对他们动手。

    苗毅同时也意识到了,对方杀百六不是别的原因,是在杀人灭口,等于也意识到了对方是冲他苗毅来的。

    对方连句废话都没有,就直接下手了,令人有些措手不及。

    阎修赤手空拳,双手提爪虚握,迅速戒备在苗毅的后面。

    妙存也提了戒刀在手,怒喝道:“大胆狂徒…”

    话没说完,妙存突然发现眼前一花,猛然间发现自己身在一颗红色金属球体内。

    情急之下,苗毅来不及做太多反应,直接释放出‘打不烂’将三人给包裹在了其中,锁死了防御。

    轰!几乎在此同时,一声震响,三人在‘打不烂’内翻飞撞动。

    咔!苗毅手中逆鳞枪一横,架在了‘打不烂’内,成了一条横杆支柱,三人都抓在了枪杆上稳住自己的身形,避免在球体内乱撞。

    轰轰轰……

    三人能感受到‘打不烂’正在遭受五条金属飞龙的凶猛进攻。

    这不是最危险的,五条金属飞龙进攻打不烂的同时,五色光华已经透过打不烂的道道缝隙渗透了进来,摇摆的三人中,阎修和妙存瞬间中招,抓不住了枪杆,失手落在球体内被撞的晕头转向。

    苗毅凌空翻身,双脚绞在了枪杆上,人在摇摇晃晃中,一手抓了浑浑噩噩的妙存,直接将其制住塞进了兽囊中,又一手抓住了撞飞过来的阎修,无形之焰护住了阎修,避免他遭受七情六欲的深度伤害,同时星火诀打入阎修体内。

    翻滚中挂在枪杆上甩来甩去的苗毅吊提着阎修迅速助其清除体内的七情六欲。

    外面,碧海上巨浪滔天,几座海岛已经被五条金属飞龙的强大攻击波给摧毁。

    五条金属飞龙体型缩小了许多,却首尾相连围住了打不烂,在打不烂表面快速游走,爪牙疯狂攻击不断,犹如一张密集交织的网,将打不烂死死定在了空中攻击,似乎不攻破绝不罢休。

    只见打不烂外表上五道五色流光川流不息,煞是漂亮,可这漂亮足以置人于死地。

    打不烂只是一件五品法宝,哪里挡得住六品法宝的攻击,不一会儿,便将打不烂给打的宝光黯然全无,已经是凭着红晶器物自身的强悍防御力在硬撑。

    允照师兄弟五人浮空分布五个方向,盯守着被定在空中围攻的打不烂,他们没想到苗毅情急之下竟能弄出个这玩意来防身,本该一蹴而就解决的问题,竟然有了迟滞。

    允照施法操控着五龙法宝不停攻击。

    允光传音道:“照师兄,里面的人应该已经被七情六欲所侵蚀,这法宝能量消耗太巨,不如暂停将人给放出来直接解决掉。”

    允照还没回话,允明已经传音喝道:“不行!盛名之下无虚士,这牛有德的彪悍并非浪得虚名,为防万一,宁愿多浪费一些法宝能量,也要将球体给破了,倚仗法宝之威将人给解决掉,不能怀有侥幸,既然已经做了,就决不能失手!”

    听得此言,允光闭嘴了,允照脸上浮现果决,听了师弟的话,亦操控法宝攻击不停。

    打不烂内,苗毅收功,阎修也清醒了过来,看看自己身上,察觉到了有一层东西保护着自己,助自己隔离了七情六欲的侵蚀,阎修目露感激,却也没有说什么多谢之类的废话,两人之间用不着说这个。

    两人只是四目相对了一眼,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剧烈摇晃的二人又一起扭头看向四周,快速观察。(~^~)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