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允照一听,立马打断,“此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接触,找别人帮忙的事不要再提了,我们继续尾随找机会。”

    “师兄!”允明却是合十暂缓,劝道:“允光师弟不是不知道情况,他既然这样说,想必有什么特殊情况,不妨听完再说。”不待眉头骤起的允照反对,他已抢着对允光说道:“师弟的熟人怎么可能帮这种忙,牛有德可不是一般人,寇天王的女婿,不是什么人都敢惹的。”

    听他这么一说,有道理,允照到嘴的话忍住了,也看向了允光,师兄弟几人都看向了允光。

    允光苦笑道:“敢找他自然有原因,他在天庭那边娶了几房女人,连子嗣都有了,无意中被我发现了。”

    师兄弟几人闻言面面相觑,这的确有点意外。

    允明哦了声,饶有兴趣道:“不知你那熟人是什么身份,凭什么能将牛有德留上一留?”

    允光:“慧林罗汉的六弟子百六,在慧林星找个借口将牛有德留一留他应该可以想办法。”

    允明稍作思索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回头对允照道:“师兄,允光师弟的办法不妨考虑一下。”

    允照皱着眉头:“在俗世娶了女人,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人非草木,都有七情六欲,极乐界干这种事情的怕不止他一个,想凭这种事情封他的口,可行吗?”

    “阿弥陀佛。”允明合十垂眼道:“那就再保险点,事后让他永远没机会开口。”

    几人心头一惊,皆面露惊疑不定,自然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允照沉声道:“慧林罗汉和师傅也有几分交情,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

    允明反问:“师傅和嬴家也有交情,这次不如嬴家的意,嬴家会放过师傅吗?在他们眼里,只有利益才是长久的,哪有什么人情和是非可讲?”

    师兄弟几人顿时陷入沉默……

    慧林星。苗毅依然是走马观花似的,飞来飞去,这里走走,那里看看。除了看看特色景致,也免不了去拜访地主,你要到人家地盘上到处逛,要和人家主人打声招呼,免得出现什么误会。

    有蓝夜菩萨给的通融法牒。只要不是和蓝夜菩萨有仇的,一般都不会驳这个面子,加之牛有德的背景,来这里逛逛没人会为难。

    一地之主,通常所占地盘也是最好的,尤其是堂堂一罗汉所在修行地,自然是免不了要一看。

    慧林罗汉不在,不过些许小事下面弟子就能做主,慧林六弟子百六主动请缨,亲自作陪。带着游逛云山雾海,听那悠扬钟鸣,看那老树下清心寡欲诵经打坐的僧侣。

    不过半日之后,苗毅便提出了告辞,他心思根本不在这里。“这云山雾海美景的确醉人,真是个好地方,有劳大师一路相陪,不好再继续打扰,来日大师去了天庭那边牛某再来做东,今日就此别过。”

    美景醉人是客套话。对苗毅来说,压根没什么看头,在御园呆过的,什么美景没看过。

    “啊!”百六有些惊讶道:“牛总镇为何如此着急离去。莫非是贫僧有何招待不周之处?”

    苗毅笑道:“非也!牛某身为鬼市总镇,职责所在,终究是要回去的,不能在极乐界久呆,此番游览本就是到处走马观花,一路过来都是如此。希望能尽可能多的看点地方开开眼界,并非对大师有意见。”

    百**十道:“既是如此,贫僧本不该阻拦,不过贫僧还是建议牛总镇多逗留两日。”

    听他话中有话,苗毅哦了声道:“怎讲?”

    百六:“慧林星有一奇观,在沧浪碧海,这两日内碧海之上会有一场世所罕见的奇景,来者不可不看,牛总镇若是来了还错过了,必将遗憾,说不定将来牛总镇还要再跑上一趟。”

    听他说的如此非看不可的样子,苗毅好奇道:“不知是何奇观?”

    百六含蓄而神秘一笑,“牛总镇不妨留下一观,届时自会明白,贫僧保证牛总镇会觉得不虚此行。”

    “哦!”苗毅倒是被他勾起了些许兴趣,偏头看向了妙存。

    妙存略显疑惑道:“慧林星有如此奇怪,贫僧以前为何从未听说过?”

    百六笑道:“以前是没有,这些年刚发现的,也不知是以前错过了没发现,还是后来冒出来的,总之贫僧觉得**师也不妨留下一观,绝不会让**师失望。”

    妙存被说的有些心动,看向了苗毅问道:“牛总镇耽误两日要紧么?”

    苗毅略微沉吟,最终点头一笑,“好!那就留下看看好了,只是要多打扰大师两日颇为不安。”他也不在乎这两天时间,碰上路途遥远的地方,路上都要多耗两天,加之他下一站就要抵达目的地,搞不好也要在目的地逗留一下,不妨在这里先做个模式,免得回头在目的地的异常显得突兀,而既然有难得一见的奇景,也不妨开开眼界。

    “谈不上打扰。这样,不如我们现在就动身,那奇景的爆发时间也不一定,不知道在这两日内的哪一刻,为了不错过,可先去那边守着。”百六讲了番理由,又问:“不知几位尊客意下如何?”

    苗毅哈哈一笑:“自然是客随主便。”

    “好!容贫僧先和师兄告知一声。”百六摸出了星铃告会了一声,随后伸手相请,亲自领了几人掠空而去。

    在这空气盈荡的星球上飞行,阻力太大,又没有加速度,和在星空中是不能比的,几个彩莲修士足足花了差不多二个时辰才抵达了目的地,苗毅估摸着已经到了慧林星的另一端。

    眼前是茫茫碧海,三两座小孤岛,百六领着几人落在了最大的那座海岛上,就此歇下等着。

    在海岛上呆了半日之后,苗毅接到了一个好消息,是普兰居士传来的消息,说是灵山那边已经帮他疏通好了,他苗毅随时可以去灵山那边看看,不过所看的地方有限,佛主清修的大雷音寺一带是不会让他瞎逛的,她能做到的也就是这些,问苗毅意下如何。

    这个苗毅能理解,大雷音寺就相当于天庭的天宫,怎么可能任由他擅闯,他这点背景吓唬别人还行,想吓唬佛主简直是开玩笑,自然是谢过普兰居士,表示稍作游历后就会去灵山开开眼界。

    总之不管怎么样,能去灵山开眼界的确是这趟极乐界之行的意外之喜。

    次日天明,苗毅正在海岛上的一座洞**中打坐修炼,外面负责戒备的阎修悄悄走了进来,在他耳边传音一声,“大人。”

    苗毅微微睁眼,问道:“什么事?”

    阎修:“属下觉得外面的情况有些不对。”

    苗毅一怔,缓缓收功,问:“怎么不对?”

    阎修:“既然是世所罕见的奇观,应该还会有其他人也来观赏才对,可为何不见任何外人,只有我们几个?”

    苗毅默了一下,难不成慧林一派对自己有什么企图?按理说不应该,慧林一派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不过久经风险的他还是多了一份小心,“你去问问百六怎么回事。”

    阎修:“已经问过了,他的意思是,我们可能来的较早,应该很快就会有其他人来。”

    苗毅颔首:“那就是了,他也没理由害我们,真要动我们也没理由拖延,在山寺中人手多的时候就该动手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大人还是小心点为妙。”阎修又劝了一声。

    由不得他不警惕,每次跟随苗毅出来,云知秋那边都会叮咛他,都会反复再三提醒他小心,就是怕他麻痹大意疏忽。来了极乐界后,云知秋更是每日联系他提醒一次,告知一定要保障大人的安全,大人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她不会放过他。

    小半日后,阎修又进了趟山洞,随后苗毅跟着他出来了,站在了海边眺望茫茫大海。

    海面碧波澎湃,一如既往,未见有任何奇观出现的征兆,最重要的是,还是没有外人出现,相当不对劲。

    “他人呢?还在吗?”苗毅缓缓扭头一字一句地问了声。

    阎修:“那边山洞里打坐,刚看过了,人还在。”

    苗毅立刻施法朗声道:“大师,你所谓的奇观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话落一会儿,百六面带微微笑意地从洞里走了出来,来到了这边,笑道:“看来牛总镇是等不及了。”

    另一洞内的妙存也走了出来,显然也被苗毅的声音给惊动了,她进洞后就一直在静修等着奇观出现,在这里她不认为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坦然的很。

    苗毅偏头看来,冷笑一声:“非是牛某等不及了,而是牛某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牛某杀人太多,杀性太重,怕控制不住自己闹出什么误会来玷污佛门静地!大师所谓的奇观,至今无人来与牛某共享,是不是太过抬举牛某了?立刻给我个满意的解释,否则要你这秃驴的脑袋!”

    这话可是一点情面都没留,一开口俨然就要拔刀相向的样子,毫不客气,听的妙存和百六的脸色双双一变。两人之前看苗毅还挺温和、挺客气的,谁想说翻脸就翻脸了,话刺的人难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67章 圣尊无耻!    七道璀璨之极的剑气,极速向吕重等人逼近,犹如七道划开天域苍穹的死亡彗星!

    “该死!太极图,转”

    太上老君脸色大变,他能感应到这种剑气的恐怖。←小说,这是一种可以毁灭宇宙的浩瀚剑气,绝对是圣尊才能发出的攻击。

    没有任何犹豫,太上老君的太极图,极速闪出,以诡异的旋转之力去抵挡攻来的剑气。

    同时,一尊金色的玄黄宝塔放射极为璀璨的金色光轮守护着他。

    “诛仙剑阵,灭世”

    另一边,通天教主也被骇了一大跳,大喝一声,四柄古朴的长剑,从体内冒出,释放越来越璀璨的光芒,迎上自己前面的一道剑气。

    “乾坤鼎!守护”女娲圣母毫不担忧,一道漆黑的光芒被她打出,却见一座巨鼎出现,轰向其中一道剑气。

    同时,原始天尊的盘古幡、接引佛祖的光明杵、准提圣人的七宝妙树也全力出击。

    “杀”吕重双眼一凝,剐龙刀狂暴地迎上。

    “轰隆隆……”

    七道璀璨之极的剑气,一瞬间与吕重七人对上。

    太上、原始、通天三人直接抵住了这剑气的攻击。

    女娲圣母更是轻松。有混沌至宝[乾坤鼎]守护,那道剑气根本就无法伤到她。

    而接佛、准提两位佛祖最是吃亏,两人的法宝等级偏低,虽然强行抗住了一道剑气的攻击,可是自己却是直接被震飞几千米开处,一脸潮红。甚至嘴角都有一丝鲜血溢出。

    而吕重,剐龙刀闪电出击,却是在第一时间摧毁了那道恐怖的剑气。

    终于接下了这突入其来的一波攻击,吕重等七人也发现了飞升神台之上,攻击自己等人的是什么人。

    他世光尊!

    居然是创世光尊不顾身份,以大欺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他们这些小辈。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此时的创世光尊,正一脸阴沉地看着自己等人。特别是看向吕重的目光中,蕴藏着浓浓的杀意。

    太上、原始、通天等六圣顿时明白了。这创世光尊是要找吕重的麻烦,而他们居然被波及到了。

    明白之后,六人对创世光尊也是多了一丝不屑。

    明明是你魔神界的光圣卑鄙下流,偷袭人家吕重,偏偏实力不济被吕重雷霆斩杀。

    正是输人又输阵!

    这又能怪得了人家吕重?

    结果。小的被灭了,你这老一辈的圣尊居然不顾身份,以大欺小。这更没有一点气度。

    当然,大家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不过也并没有说出事,那样的话,会彻底激怒创世光尊。

    “吕重,你很好!真的很好!灭了我席下十几个弟子,看来本尊留你不得”创世光尊杀气森森地看着吕重,无边的圣尊级的强大威压死死地锁定吕重。

    而在双眼之中。已多了一丝蠢蠢欲动。

    吕重召唤回剐龙刀,内心十分警惕,表面上却是不卑不亢,平静地看着创世光尊:“人要杀我,我必杀人。就算对方是圣尊的弟子,也改不了他们偷袭我的事实。既然他们偷袭我,而且有杀我之心,那我为何灭不得他们?就算是圣尊,要欺我、杀我,我也会反抗!”

    吕重的话掷地有声。就算面对创世光尊,他也是凛然直言。

    吕重从而不主动伤人、杀人。但是,一旦有人惹了他,他绝对是不死不休!

    可以说。吕重说不上是一个好人,但是绝对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修炼即修心,吕重一向顺从本心真意而行,一向快意恩仇。奉行的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千倍奉还。”的信念。

    虽说创世光尊的实力极强。现在又是在外界,对战创世光尊的条件不成熟,但是吕重也是并不怕他。

    在这个飞升神台所在的空间,神人的意念压制让创世光尊也会承受一定的影响。

    而吕重虽然远远无法抗衡创世光尊,但是,吕重有自信能在对方的雷霆一击之前逃入[大寂灭珠]。

    再说了,吕重已感应到,鸿钧道祖等圣尊也马上就会赶至。

    自然而然,吕重根本就不怕创世光尊。

    而吕重这不卑不亢的态度,也让创世光尊勃然大怒,心中列是闪过无与伦比的杀意:“好个小辈,不但不尊长辈,还敢挑衅长辈,今天就让我替鸿钧老儿来教训教训你”

    圣尊级的威压,都没有压服得了面前的这小辈,这让创世光尊心中戾气与杀气更盛。

    这样的一个不怕圣尊威压的二阶中位圣人,绝对是他第一次遇上的。更何况对方还拥有道器级的攻击法宝让他眼馋。

    再者,身为速度的超级光尊,他的空间圣纹已达到上品巅峰境界。这样的空间圣纹,让他感应到混蚕老祖、鸿钧道祖、剑祖、刀尊、莲尊等同级的圣尊也在极速赶至。故而,他想趁着这几位圣尊还没有赶来之际,提前灭了吕重。

    “他真的有心杀我!”吕重脸色狂变,可媲美六阶圣人的圣识疯狂运转,下意识地联系上[大寂灭珠]。

    而就是此时!

    创世光尊双眼陡然一眼,竖掌成刀,诡异地出现在吕重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了下来。

    快!

    速度快到了极点!

    甚至,就算有飞升神台内的神之意识的压制,吕重也无法感应到创世光尊的攻击!

    不过,吕重之前的感觉对了!

    而他之前下意识联系[大寂灭珠]的本能,成功地救了他一命!

    “咻”

    掌刀破空,击在吕重身上。

    这一幕几乎让原始、通天、女娲、接引、准提五圣惊叫起来。

    “咦?”唯有太上老君脸上闪过一丝惊喜,顿时给其他五圣传音:“大家不要担心,小师弟没事,创世光尊击中的是小师弟的影子……”

    影子?

    原始、通天等圣人有些不敢置信。

    要知道以他们的境界与圣识都无法在创世光尊的雷霆一击中反应过来。

    吕重这小子,居然成功地从创世光尊的雷霆一击之下逃过了一劫?

    太不可思议了!

    可在震惊的同时,众圣对于创世光尊也是心生不屑。

    创世光尊对付吕重这样一个小辈,竟然也用出了类似偷袭的手段?

    而且是连续两次的偷袭!

    难怪那些光系圣人对偷袭那么擅长,敢情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