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得到吕重的命令,剐龙刀没有任何犹豫,猛然一吸。

    “呼”

    整个刀网诡异收缩,那神之杀意在一瞬间被剐龙刀所吞噬。

    “哗……”

    随着这神之杀意被直接吞噬,整个[九宫天杀大阵]立时崩溃。

    无数圣人被甩了出来,不过,大家并没有出现在由天神九宫卫守护的超级禁制阵法之前。而是直接被一股股至强的空间之力卷住,甩入了一个新的空间。

    这个空间并不怎么广阔,大约几乎方圆几千公里左右。

    但是,在这个空间之内,拥有浓郁之极的灵气。

    甚至,每一个进入这个空间的圣人,心中都似乎有一种莫名的触动,隐隐觉得这个地方有自己的机缘所在。

    更有不少人心神也活动开来,似乎有突破自身境界的感觉。

    在众圣的强大圣识的感应之下,这个才方圆几千公里的空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能瞒得住他们。

    这片空间,方圆几千公里几乎全是群山峻岭。

    巨型山峰延绵起伏,一种山之大势,莫名地让所有圣人都觉得心神似乎多了一层枷锁。

    在这方圆几千公里的山脉之中,无数巨型山峰冲霄而起。

    海拨在一万米之上的山峰比比皆是。

    常年累积的冰雪,覆盖绝大多数的山头。

    不过,在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上,赫然矗立着一座近万米高的超级巨碑!

    诡异的是,这巨碑明明矗立在最高的山峰之上。却没有任何冰雪能覆盖住这巨碑。

    甚至。连巨碑所在的山峰之巅。都没有一丁点冰雪累积的迹象。

    一种极为神秘的气场,让这座山峰婉拒了冰雪的降落。

    “咦,这……这是……”

    “哈哈,我知道了,这是飞升神台的所在!悟道神碑,我们进来了!”

    “真的没想到,我们居然什么都没干,就破了[九宫天杀阵]闯进来了。算来也是借了吕重的光。”

    “是啊。这在之前可真是想不到!”

    “我之前还想尽全力在神之杀意之下坚持两个时辰呢,没想到有吕重会吸引整个[神之杀意]的攻击,结果我们还幸运地直接被甩进来了,这……这到底算什么啊?”

    “我们是占了吕重的便宜,不知排在我们后面要进阵的人会怎样?哈哈,神之杀意都被吞噬了,九宫天杀大阵更是自行崩溃,那些人要进来只怕要闯新的大阵了……”

    ……

    不少圣人兴奋起来,特别是那些第一次赶来玄机星的圣人。

    这一次稀里糊涂地进入[玄机星]的真正核心空间,实在让他们喜出望外。同时。他们的心里对吕重也多了一丝感激。

    因为历次的情况来看,真正能进入[玄机星]核心空间的新晋圣人。数量非常少。几乎有七成的新圣人无法进入。

    甚至老一辈的圣人,都有三成的几率无法达到飞升神台所在的空间。

    偏偏他们这些人都进来了!

    “小师弟,别磨蹭了,尽快赶到[飞升神台]吧……”看着吕重慢吞吞地飞行,女娲圣母连忙提醒了一句。

    准提圣人也是双眼放光,连忙道:“咱们快过去,越是最先赶到[飞升神台],就能选择更好的位置感悟[悟道神碑],可惜,在这时无法使用空间挪移……”

    “空间挪移?”吕重洒然一笑,古怪地问道:“你们真的想最快赶到飞升神台?”

    “这是自然!”通天圣人也是连忙点头,双眼中有精光闪烁,笑道:“我晕,我都忘了小师弟的本事了!”

    “对啊!”准提圣人眉头一抬,惊喜地道:“小师弟本身就凝聚出了中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又有道器级的空间法宝傍身,我们无法动用空间挪移术,不代表他不能用。哈哈,小师弟,既然你有此之能就助我们一臂之力吧……”

    说起来,准提圣人对于大道的追求真的极为执着,同时,对宝贝、缘法也极为看重。洪荒时候,准提圣人的那一句“此宝与贫道有缘”可是传响诸界呢。

    “行!”

    吕重也没有反对,心念一动,猛地开启自己的中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

    顿时,一股极为强大的排斥力产生,显然,是这个空间那遗留的空明神的意志在排斥空间圣纹的扩展。

    “果然够强,不过,我可不只有空间圣纹”吕重冷笑,在空间圣纹开启的同时,强行调动[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

    “嗡”

    一股超卓的空间能量,顿时笼罩在三清、佛门二圣、女娲、吕重七人身上。

    “走”

    顿时空间震动,吕重等人的身影直接消失。

    “咝……,吕重他……他居然在这里还可……可以动用空间大挪移……”

    “我的乖乖,这次的头筹要被盘古宇宙的圣人拔了……”

    “不行,咱信快追上去……”

    “追……追个屁啊,不能动用空间挪移,飞行如蜗牛一般慢,怎……怎么追得上他们……”

    “我靠,吕重怎么什么地方都比我们强啊?到底他是五阶圣人,还是我们是五阶圣人?”

    “哼,人家气运逆天,又有好几件道器傍身,别说你只是一区区五阶圣人了,只怕六阶圣人都有可能比不上吕重……”

    “还好,吕重这样的妖孽只出了一个,不然,我们这些普通圣人可就无路可活了……”

    ……

    不少圣人都复杂看着吕重等人消失的方向,接着,开始拼老命地运转体内的能量,疯狂往这个核心空间的最高峰赶去。

    他们认为,自己跑不过吕重不要紧。只要跑得过其他圣人,早一步赶至飞升神台,也不会吃亏。

    一时间,所有圣人都尽全力向飞升神台所在的最高峰飞去。

    只可惜,这个核心空间被空明神做了手脚。

    就算七阶圣人,在这里即无法动用空间挪移之术,也无法全速飞行。

    如今,他们的状态简直连下界筑基水平的修真者都比不了。

    就算六阶圣人的飞行速度,也只能与下界的普通鸽子相比。至于一阶圣人,其速度不比蝴蝶快多少。

    而且更是飞往高空,压力越大。

    这对所有圣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可是,对于唯一能动用空间挪移术的吕重来说,所有的高空压力都不是什么事。

    强大的空间大挪移一瞬间,裹着太上、原始、通天、女娲、接引、准提六人出现在飞升神台所在的山峰上空。

    可就在吕重一行七人赶到的瞬间,山巅之上,陡然有一道至强的超级剑气炸开,化为七道剑光分别攻向吕重、太上、原始、通天、女娲、接引、准提七人。(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爱家的超、庆学等兄弟的打赏,感谢书友1402275933145、书友150508081834091、天花无稽、锋玲88888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第一六二五章 踪迹不定    还当真了!苗毅摆手道:“既然麻烦那就算了,也实在是不敢劳动居士,还是让妙存陪我们走走就好……”实在是普兰居士的身份太惹眼了点,两人结伴同行太引人关注了,他要做的事情不想太引人注意。

    前面不知普兰为何盯上自己,不便拒绝,现在普兰既说两人有交情,那他不介意强行拒绝。

    也不是他不信任普兰,只是他早已不是普兰早年认识的那个牛有德,如今的牛有德也早已失去了往昔的单纯,能提防的事情还是要尽量提防,不可能普兰说什么他就会信什么,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一拍胸脯热血冲头就和燕北虹成了性命之交。

    可话又说回来,有些事情终究是有得有失,他不轻易信任别人,别人也不会轻易信任他,谁都不是傻子,许多事情都是相互的,再想交到燕北虹那种过命交情的朋友怕是不可能了,也不知这是幸还是不幸!

    总之在他再三推辞之下,普兰居士尽管是一番好意,也只能是作罢,与苗毅互留了保持联系的星铃后,又道:“灵山之事,贫僧会尽力安排,希望不会让牛总镇失望。”

    苗毅此来的目的不是去灵山,不过既然来了,能去灵山见识一下也无所谓,乐见其成,自然是成与不成都拱手谢过。

    普兰居士走后不久,妙存又出现了,继续由她负责行程。

    再见到她,阎修阴森森问了句,“大法师可是真难请呐。”

    妙存也有点不习惯阎修那张脸,实在是够瘆人的,目光尽量不去看阎修,也有点尴尬道:“是居士问及总镇大人的情况,贫僧不好不答,未想居士也要出游,有意代劳贫僧,贫僧也只能从命。”

    “我家大人可是等了你许久。数度星铃联系,给个回复也这么难吗?”阎修嘿嘿一声,前面一直联系没回复,令他心里很不痛快。

    “好啦!”苗毅回头喝斥他一声。示意他不要再说那没用又得罪人的废话了,在这一点上杨庆就比阎修聪明。

    阎修微微躬身,闭嘴了。

    山崖小亭内,多力罗汉并未急着离去,与蓝夜菩萨的弟子怀玉罗汉对坐品茶。怀玉是个光头女罗汉,和多力罗汉算是熟识。

    “我没记错的话,那是你弟子吧。”

    目送妙存陪同苗毅等人飞向天际,放下茶杯的多力罗汉淡淡问了句。

    怀玉罗汉轻轻点头:“正是小徒妙存,有什么问题吗?”

    多力摇头:“怎么和寇凌虚的女婿牛有德混在了一起?”

    怀玉:“来者是客,总得有人招待。”

    多力:“这是要送客归去吗?”

    怀玉:“那牛有德初来极乐界,要见识一番,小徒作陪罢了。”

    “哦!”多力问道:“如此雅兴,不知这是要去哪游历。”

    怀玉提袖斟茶,“小徒也不知道。他初来咋到,应该是走到哪算哪吧。”

    多力:“听说这牛有德不安分,喜欢闹事,你可要小心了。”

    怀玉:“这里毕竟不是天庭,应该不至于,途中什么情况小徒也会随时报来。”

    多力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举杯遥敬,对坐双方双双浅尝慢饮。

    只是次日两人再次见面谈佛论法之时,多力一开口又不免多问了句。“那牛有德没有在哪闹事吧?”

    茫茫星空跑了小半个月,妙存也不知道苗毅究竟想看什么,总之苗毅拿出星图随便点个地方,大家就走。一行抵达后,走马观花似的看上一看,立马又换地方,的确像是在游历。

    可事实上,苗毅此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冲六大奇功天字部来的。到处瞎逛的目的也很简单。他不好直奔目的地去,怕惹来怀疑,最好的办法就是从目的地过一下,顺带把东西给取了,如此神不知鬼不觉是最妥当的,所以游历自然要有一个游历的样子。

    夜幕降临,残阳下,五名僧人从天而降,落在了一座山巅之上,眉心彩莲法相相继隐去。

    为首僧人允照环顾四周一眼,叹道:“这次不知道又要等多久,四周看看,找个合适的地方落脚暂住吧。”

    三名僧人分向三个方向掠去寻找,站在他身后没动的是其师弟允明。

    允明上前一步,站了并排,蹙眉道:“又跑了!他踪迹不定,搞不清他究竟要去哪,我们到,他们走,连他们往哪走的都不知道,等得到消息我们再跑去,人又跑了。师兄,这样一直追在后面什么时候是个头?”

    允照也颇有几分无奈,叹道:“游历游历,那家伙还真是游历,如今也只能是慢慢来了,他不可能一直不停,总会有歇下来的时候。”

    允明牙疼道:“师兄,你一路上都这样说,可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歇下来,万一他玩腻了调头就走,直接离开了极乐界怎么办?”

    允照偏头看来,饱含深意道:“他真要这样走了,未必不是好事。”

    允明一愣,“那我们怎么向师傅交代?”

    允照:“情况师傅知道,怪不到我们头上来。”

    允明皱眉:“师兄,我知道你的意思,对牛有德动手不是明智之举,毕竟寇天王的背景在那,万一弄出什么差池,寇天王震怒,后果不堪设想!然而师傅已经把话讲明了,让我们动手也是逼不得已,此事师傅不可能让不信任的外人干,嬴家那边抓住了把柄,师傅不给个交代的话,一旦嬴家那边把师傅的事捅出来了,灵山那边饶不了咱们。”

    允照:“真要干了这事,那才是真的落了把柄在嬴家手上。照我说,天街那边的东西应该尽快处理掉,没了牵扯,没了证据,嬴家红口白牙也奈何不了我们。”

    “师兄啊!”允明合十拜了拜,叹道:“你说的容易,师傅门下这么多弟子,没了修炼资源,还如何维持?再说了,嬴家既然敢拿这事威胁,天街是咱们想斩断就能斩断的吗?只怕人家手上早就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其次,真要帮嬴家干了这事,咱们才算是真的脱身了,嬴家以后不敢再拿这事威胁咱们,一旦事情捅破了,无论是寇家那边还是天庭或是灵山那边,嬴家都没办法交代。反倒是在和咱们没什么龌龊的情况下,嬴家可以毫无顾忌地将天街的事抛出来,这点想必师傅也想到了才会答应,否则师傅也不傻,焉能一直让人牵着鼻子走。”

    允照沉默品味着师弟的话,最终微微点头,道:“师弟言之有理,看来这事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奈何师傅那边的消息始终不能确定,这样跟下去的确麻烦,咱们行踪又不好太光明正大,连落脚都要避人。”

    允明苦笑:“师傅也是没办法,他在怀玉罗汉那边不好问的太直白,否则会惹人生疑,一旦事发,想不怀疑到师傅头上都难。师兄,你别急,是我心浮气躁了,这事只能慢慢来,不能匆忙,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务必一击必中,否则暴露了身份也是事成功败麻烦不小。师兄的话也有道理,我就不信他能一直跑个不停,总有停下来歇脚的时候,届时就是咱们的机会。”

    允照点点头,眉宇间又颇带忧虑,“牛有德是天庭那边的悍将,死在他手上的人不知多少,金莲境界时就能单枪匹马在百万大军中杀个三进三出,扔进了荒古死地也能活着回来,之后更是统帅半虎旗人马击溃百万精锐大军,据说那一战他杀的彩莲修士无人敢和他照面,一战名震天下,否则也不会成为寇天王的女婿。牛有德百战余生,多年来未尝一败,可谓是踩着别人尸骸一路杀出来的悍将,盛名之下无虚士,我有点担心凭我们师兄弟五人能不能制服他。”

    允明宽慰道:“师兄多虑了,炼狱之地所谓的三进三出面对的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半虎旗击溃百万精锐大军我承认他的确有几分本事,可也是他指挥得当,又仗了破法弓的威力,否则你再让他单枪匹马试试看。再说了,师傅不是没想到这点,赐下的法宝灭他不成问题,这次咱们师兄弟五人定将他超度!”

    允照点头,目眺血色残阳,“牛有德一死,寇凌虚要交代,极乐界怕是要乱上一阵了。”

    两日后,藏身于叠嶂山峦中一山洞内的师兄弟五人在黑暗中陆续睁眼,四位师弟一起看向了手持星铃不知和哪联系的允照。

    稍候,收起星铃的允照起身,另四位心里有了确认,跟着起身,允明问道:“师兄,这次又是哪里?”

    允照边向洞外走去,边说道:“慧林星。”

    几人快步出洞后,允明回头看了眼身后,发现少了一人,喊道:“允光,还磨蹭什么?全速赶去说不定能撞上他们盘桓一两日。”

    几人跟着回头看去,只见允光慢慢走出,略带犹豫道:“他怕是又转转就走,赶去也不见得能来得及,我倒是有个办法能留他一留待我们赶去。”

    “哦!”允明转身,“有办法为何不早说?”

    允光走到几人跟前,迟疑道:“慧林那边我有个熟人,让他帮忙的话,他应该会想办法帮我们把人留上一留,只是这事又不便让其他人知道…”(~^~)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