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自残!

    近三十公分的匕首直至末柄!狭长的刀锋带着淋漓的鲜血从赵长枪胳膊的另一端探了出来!

    赵长枪瞪圆了眼睛看着左少卿,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然而左少卿却只是瞥瞥嘴说道:“我要的是这个小妞的胳膊废掉!不是只是扎一个窟窿!”

    赵长枪一咬牙,右手拉动匕首在胳膊上猛然一划!他的胳膊上顿时出现一个十公分左右的贯通大口子,然后赵长枪才将匕首拔了出来!鲜血好像趵突泉一样汩汩而出!

    “枪哥!”魏婷心无声的呐喊,眼泪都流出来了。{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79xs-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她宁可自己的胳膊被废掉,也不愿看到赵长枪为她自残!她拼命的挣扎,却被两名大汉死死的按住!

    魏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在赵长枪血腥的自残下,他连自己‘胸’口一侧的枪伤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此时此刻,魏超对赵长枪的看法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本来他看到赵长枪脚踩几只船,便以为赵长枪是一个在感情上不负责任的男人,虽然有本事,却是一个‘花’‘花’公子。但是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

    赵长枪甘愿为自己的‘女’儿自残,这还不能说明他们的爱有多真吗?可以看出赵长枪是真心爱着他的每一个‘女’人,也愿意为每一个人负责!

    “罢了!罢了!如果今天能逃过此劫,我支持他们便是!”魏超心默默的想道。

    可是他们能逃过此劫吗?

    “呵呵,有点意思了。”

    左少卿一边说,一边悠然坐到一张椅子里,然后右手一举,叉开剪刀手,一个大汉马上将一颗雪茄递到他手,擦燃打火机给他点上。

    左少卿轻轻吐出一个烟圈,说道:“图格斯,再要这个小妞的一条‘腿’!”

    这一次不等图格斯威胁魏婷,赵长枪手的匕首便猛然‘插’在自己的大‘腿’上,同样划出了一个十几公分的贯通大口子!

    当赵长枪将匕首从大‘腿’里拔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成了半个血人,整个半边身子都成了血红‘色’!然而赵长枪却依然好像铁塔一样屹立不倒。

    左少卿停了片刻,然后又说道:“图格斯,要了魏小妞的另一条‘腿’!”

    这一次赵长枪没有马上将匕首刺入自己的大‘腿’,而是沉声说道:“左少卿,我要求亲眼看到魏婷安全离开飞机!我不希望再看到魏婷被安全放走之前,自己被流血流死!”

    “放心,赵长枪,你就是现在想死,我也不会让你现在就死!游戏才刚刚开始,你如果现在就死了,那多没意思?”

    左少卿说着话冲一名大汉招招手,说道:“给他包扎一下,我们还要接着玩游戏呢!”

    一名大汉马上拿来绷带走到赵长枪面前,将他胳膊上和‘腿’上的伤口‘乱’七八糟的包扎了一下,流血度终于减缓了。<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图格斯,现在你可以要了魏小妞的另一条‘腿’了!”

    左少卿虽是在和身后的图格斯说话,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赵长枪。

    赵长枪也不说话,手起刀落,匕首再次刺入了自己的另一条大‘腿’!

    魏婷几乎要崩溃了,她恨不能现在就咬舌自尽,可是她知道,即便自己死了,左少卿也绝不会放过她爸爸和赵长枪,那样只是让赵长枪白白遭这些罪!要知道枪哥这样做,就是为了能换回自己的一条命啊!

    最重要的是,魏婷从赵长枪的眼看到了不屈!她知道枪哥还没有放弃,他还在寻找一切方法脱困!自己必须要想办法配合他!

    魏超也拼了命的挣扎,可是别说他的‘胸’口已经了一枪,即便没有枪,他又怎么能挣脱两个彪形大汉的控制?

    左少卿早已经算计好了一切。

    湾流公务机在蓝天上翱翔,机舱外白云悠悠,机舱内血腥满地!谁都不知道此时在这架飞机里,正在上演着什么样的罪恶

    飞机在澳洲某机场降落,左少卿将要在这里转乘其他‘交’通工具,赶往一个小岛,那里是左少卿的‘私’人领地。这里也是他和赵长枪约定要放掉魏婷的地方。

    赵长枪躺在机舱的地板上一动不动,身体好像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身上‘乱’七八糟裹着的纱布早已经被鲜血浸透,脚上还‘插’着一把匕首,匕首直接将他的脚钉在了机舱的地板上。

    他已经昏‘迷’了四个小时了!

    魏婷和魏超的身后仍然分别站着两个彪形大汉,不过他们却已经将武器都收起来了。

    在左少卿等人看来,能给他们带来威胁的只有赵长枪,现在赵长枪已经成了废人,就凭魏婷这个小‘女’子和魏超这个半残废根本无法兴风作‘浪’。

    飞机场的跑道旁边停着一辆救护车,车旁站着两名穿白大褂的汉子。这两人可不是真正的医生,而是按照左少卿的命令,假扮大夫来接机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将车子开进停机坪,才能顺利的将飞机上的赵长枪等人‘弄’走。

    飞机在跑道上‘挺’稳之后,四个彪形大汉簇拥着左少卿走向飞机的舱‘门’口。左少卿回头看了一眼低垂着脑袋,一脸泪痕的魏婷,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虽然他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但是他也从来没打算就这样放过魏婷。他和赵长枪说的那一切都不过是在耍‘弄’赵长枪!

    魏婷被图格斯推搡着往前走,走到赵长枪脚下的时候,她一脸悲戚的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赵长枪。

    忽然,魏婷发现赵长枪原本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了一下,然后马上又闭上了!

    魏婷心一惊,猛然停下了脚步!

    此时舱‘门’已经打开一半!

    就在此时,原本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赵长枪上半身猛然一个翻滚,用他那只完好的右手瞬间就把他带来的那个‘药’包抓在了手,然后一把将包装撕开,猛然朝前面的左少卿等人扬了过去!

    接着赵长枪也不看左少卿五人是什么反应,猛然将脚上的匕首拔了出来,嗖的一下便朝魏婷扔了过去!

    魏婷看到赵长枪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心便有了准备,所以当她看到赵长枪骤然向走在前面的左少卿五人发难的时候,便猛然抬脚,一脚跺在身后大汉的脚面上!

    站在魏婷身后的图格斯只以为一切都已经搞定,哪里会想到魏婷会忽然发难,他疼的“哎呀”一声怪叫便从地上跳了起来!

    魏婷一脚跺下去,赵长枪的匕首也到了,她将身子一侧,匕首唰的一下便将她身上的绳子割断了!

    在整个“旅途”,魏婷眼看着赵长枪为自己一刀一刀的自残,几乎要憋疯了!此刻忽然获得自由,便好像出笼的猛虎一样,一把便抓住了图格斯持枪的手腕!

    此时图格斯已经反映过来,正要举起手枪朝魏婷‘射’击,却被魏婷抓住手腕猛然一推,将枪口推向了站在魏超身后的大汉身上!

    站在魏超身后的大汉看到魏婷忽然发难,也正要朝魏婷开枪!

    “砰砰!”两声枪响!

    图格斯和押着魏超的大汉瞬间互‘射’了一枪,然后全都弹倒在地上!

    魏婷一把将图格斯跌落在地上的枪抄起来,枪口瞬间对准了左少卿等人,可是此时她却发现左少卿五个人竟然都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魏婷瞬间明白这是赵长枪那包‘药’的功劳!她也顾不得其他,一把将嘴上的胶带撕下来,同时一弯腰将地上的赵长枪拦起来,哭喊道:“枪哥!枪哥!你醒醒啊!”

    原来赵长枪被左少卿‘逼’着自残,等到他感到自己要撑不住的时候,便扑倒在地假装昏‘迷’,而左少卿大概还不想让赵长枪马上就死,他看到赵长枪已经完全成了废人,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反抗,于是竟然也没把赵长枪马上做掉。

    于是赵长枪便有了喘息之机,在后来的这两个多小时里,赵长枪一边暗积蓄力量,一边拼命的惊醒自己不要昏‘迷’过去,他要等一个机会,等飞机落地,左少卿等人的‘精’神最放松的一个机会!

    他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熬到了这个时刻!

    然而,赵长枪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就是刚才的动作已经耗尽他积攒下来的所有力量!他感到自己就要真正的昏‘迷’过去!

    可是他刚要‘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忽然被魏婷一阵摇晃,又清醒过来。

    赵长枪睁开眼睛的第一眼便看向了舱外!他看到两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朝飞机跑过来!

    “打死那两个医生!快!”赵长枪拼了命的厉声喝道!

    魏婷也来不及多想,也不管赵长枪的话对不对,抬枪就打!砰砰两枪,那两名正朝飞机跑来的医生扑倒在地没了动静。

    “把左少卿等人全都杀了!”赵长枪又喝道!

    打蛇不死,必被蛇咬!这一次赵长枪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左少卿了!

    魏婷放下赵长枪,迈步走到左少卿几人面前,枪口对准左少卿等人的脑‘门’,每人补了一枪!

    而此时的魏超也早已经捡起一把手枪,将枪口对准了机舱通往的驾驶室的‘门’口,两名驾驶员刚刚‘露’头便被他砰砰两枪打爆了脑袋!

    直到看到飞机上所有的敌人都被干掉,赵长枪才放心的闭上了眼睛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二四章 恰似故人来    苗毅偏头看着她,这女人,这话,再次让他意外了一把,虽说只是揭穿了真相,可此时此地未免有诋毁蓝夜菩萨的嫌疑。换而言之,这种话一般不会在这个时侯这个地方对外人说,他苗毅自认和这女人没什么交情,是示好还是有什么企图?

    搞不清这女人是什么目的,不过从见这女人第一面时的善意他能感受到,从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他当然不会认为这女人是对自己一见钟情,自己还不至于魅力大到这个地步,因此也让他费思量。

    心中所想没表达出来,表面恍然大悟道:“愿力?原来这令天地色变的是愿力!看来这愿力还真不简单,不仅仅是利于修行,深不可测啊!”

    曹凤池笑道:“愿力就是人心,谓之心愿,不但能召集天地灵气,也能掀起天地风云。还有一句话说的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至诚至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心诚则灵嘛。同样还有一句话,人心难测,不就是总镇大人所谓的深不可测么?佛法修心,对这方面的奥妙的确比一般修行中人掌握的更多。”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倒是通透。”苗毅点头受教的样子。

    “既然总镇大人还要留下见识一二,凤池就此告辞,先行一步,来日鬼市再见。”曹凤池稍作欠身,告别转身。

    谁知她口中的‘凤池’二字似乎突然触动了苗毅什么,苗毅突然喊道:“慢着!”

    曹凤池停步转身,笑道:“不知总镇大人还有何吩咐?”

    苗毅眯眼盯着她问道:“你是夏侯家的什么人?”

    曹凤池笑而不语,再次转身而行。

    “夏侯龙城,夏侯虎城,曹凤池。夏侯凤池,龙城,虎城,凤池,龙城凤池,夏侯龙城是你什么人?是你兄长?”苗毅一连串的名字脱口而出,追问。

    “总镇大人想多了。”背对而行的曹凤池头也不回,轻飘飘回了句,旋即飘然而去。

    “龙城凤池…”苗毅盯着她离去的身影嘴中依然在嘀咕念叨。越念叨越觉得有可能,再联想到夏侯虎城对自己的友善态度,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正确。

    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夏侯龙城就算是两人的兄长,和这两人对自己友善又有什么关联。

    盖因他不清楚夏侯龙城为人虽然混账,但是对凤池和虎城的意义却不一样,别人眼里的混账却是两人眼中无法取代的存在,夏侯龙城的逝去成了两人心中永远难以磨灭的伤痛,苗大官人是夏侯龙城唯一的朋友。

    “大人!”从山下上来的阎修出现在了苗毅身旁,问:“可以动身了吗?”

    苗毅看了看四周。“妙存怎么还没来?”

    尽管他手上有星图,可他毕竟是外人,寇天王的女婿也不便在极乐界地盘上到处乱跑。还是有个佛门中人开路通关比较好。

    阎修闻听立刻摸出了星铃联系妙存。

    苗毅见他手上星铃摇晃许久,皱眉问道:“怎么了?”

    阎修:“没有回复。”

    “哦!”苗毅看向蓝夜寺,“毕竟来客众多,可能有什么事,稍等一会儿再联系吧。”

    两人遂等在了原地,足足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四处客人都走光了,还不见妙存出来。期间阎修数次联系,妙存依旧是没有回应,这让两人不经担心起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然就在这时,蓝夜寺内出来了一行人,为首正是佛家天女装扮的普兰居士,面带微笑带着一众随从朝这边走了过来。

    近前,双方见礼,普兰居士微笑道:“牛总镇可是在等妙存。”

    对方的身份能知道妙存。让苗毅愣了一下,点头道:“正是!居士这是要回去吗?”

    普兰居士:“听妙存说,牛总镇初来极乐界,想在极乐界到处走走看看,正好贫僧也要四处游历。遂做主帮总镇退下了妙存,贫僧为牛总镇引路共游可好?”

    苗毅感觉对方之前在大殿的话在讽刺他。所以心中有些排斥这女人,随口婉拒道:“居士身份高贵,何况男女有别,不敢有劳。”

    普兰居士笑道:“难道牛总镇的身份又能比贫僧差了?至于男女有别,莫非牛总镇没看出妙存是女儿身?”

    这话近乎戏谑调侃,让苗毅心中越发腻味,这么明显了,傻子也能看出自己是在找托辞婉拒,谁想对方压根不当回事,倒是搞的他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至少普兰居士是这样认为的,回头对身后诸人道:“无需这么多人跟着,你们先回去吧,我与牛总镇一见如故,一起游历。”

    可她身后随从似乎有些担心,一人合十道:“居士,还是带两个人在身边吧?”倒不是担心普兰居士在极乐界的安全,在极乐界还没人敢乱动普兰居士,只是目光瞥了眼苗毅,似有所指,似乎对苗毅不太放心。

    普兰居士也不遮掩,直言不讳道:“你们多心了,牛总镇是世知英雄,宵小之事不屑为之,去吧。”

    一群佛家天女不敢再多说什么,纷纷合十退开,最终腾空而去。

    苗毅看着空中离去的人影,自我调侃道:“世知英雄?居士未免也太高看了牛某,牛某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天庭那边可是人尽皆知,骂我的人可不少,难道居士真的一点都没听说过?”

    谁知普兰居士毫不犹豫的坚定道:“世人多妄言,众口铄金未必是真相,至少贫僧对总镇大人是有信心的。”

    “哦!”苗毅有点诧异,一回头就对上了她清脆而坚定的目光,很是意外道:“居士对牛某为何如此有信心?”

    普兰居士偏头看了眼阎修,已有暗示的意味,然苗毅却一副没看懂的样子,并未让阎修退下。

    普兰居士稍作沉默,估计判断出了阎修是苗毅的绝对心腹,这才盯着苗毅双眼徐徐平静道:“贫僧出自无相星,说来早年和牛总镇还有一面之缘。那时的总镇大人悲天悯人、风骨侠义、卓尔不群,贫僧当时就认定牛总镇是非常人,之后再闻大人威名,果然成就非凡,如今一见,容颜不改,风采却是更甚往昔!”她脸上的表情是那种追忆当年颇为感慨的样子。

    认识?阎修那张死人脸也明显愣怔住了,看向苗毅。

    苗毅亦瞠目结舌,他之前还胡乱猜测过自己在无相星的时候不知道这女人在不在,没想到竟然认识。

    后退一步,眉头皱了起来,上下打量起了普兰居士,然后有些失礼地盯着普兰的端庄容颜左看右看了下,搜肠刮肚,想了又想,想遍了自己在无相星的经历,真的没任何印象,真的想不起在哪见过这女人。不禁试着问道:“居士的意思是,我们认识?”

    普兰居士含笑点头确认。

    苗毅又摸着下巴嘀咕思索了一会儿,略带干笑道:“我这人粗心,不知居士能否提点一下咱们是在哪见过面?”碰上这种见过的,人家认识你,你却不认识人家,有点失礼,加之对方身份,不免有点尴尬。

    普兰居士也没说他贵人多忘事,淡淡摇头一笑,“记不得是情理之中的,也可见总镇当初施恩并未怀有图报的心思,根本没放在心上。有些事情再提起的话,对总镇或对贫僧也的确都未必是好事。总镇只需知道,若无总镇当年厚恩,也就没有贫僧的今天,贫僧对牛总镇并无歹意。”

    苗毅脸上表情越发精彩了,摸着下巴稍咧着嘴,一副牙疼的样子。

    还受过自己的恩?无相星有什么受过自己恩的人吗?正气门的人?若是正气门的人自己应该有印象才对,何况正气门的人也不可能跑到极乐界出家弄出这背景来。还没有自己就没她的今天?开玩笑吧,自己从未塞过什么人进佛门,也不可能帮什么人到佛门弄到这地位,自己压根没和这边佛门的人打过什么交道。

    他感觉这佛女在瞎扯,可是看对方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谎,何况人家也没必要拿这种事来涮自己,究竟什么情况啊!苗毅有点抓狂,真想不起干过什么无故施恩的事情,不过以前的自己还是挺热血青年的,现在不会干的事情,以前还真有可能会干,他苦笑道:“居士这胃口吊的,不妨再提醒一二。”

    普兰居士淡淡一笑,无意再说这事,话锋一转,“不知牛总镇要去哪游走,贫僧愿为带路。”

    苗毅无奈地抚了抚额头,对方不想说,他也不好逼迫,略带调侃地回敬了一把,“想去灵山看看,不知居士能带路否?”这就好比要去天宫逛逛,当然,天宫的情况和灵山不一样,最次的比方也是要去御园逛逛,问能不能安排一下,御园是谁都能去的吗?

    “灵山!”普兰居士怔住,沉吟中徐徐道:“这个怕是不太方便,不过总镇的背景在这里,要去灵山也不是不行,但可能要容贫僧沟通一番,不能确认以前,贫僧也不敢给总镇这个许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