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苗毅偏头看着她,这女人,这话,再次让他意外了一把,虽说只是揭穿了真相,可此时此地未免有诋毁蓝夜菩萨的嫌疑。换而言之,这种话一般不会在这个时侯这个地方对外人说,他苗毅自认和这女人没什么交情,是示好还是有什么企图?

    搞不清这女人是什么目的,不过从见这女人第一面时的善意他能感受到,从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他当然不会认为这女人是对自己一见钟情,自己还不至于魅力大到这个地步,因此也让他费思量。

    心中所想没表达出来,表面恍然大悟道:“愿力?原来这令天地色变的是愿力!看来这愿力还真不简单,不仅仅是利于修行,深不可测啊!”

    曹凤池笑道:“愿力就是人心,谓之心愿,不但能召集天地灵气,也能掀起天地风云。还有一句话说的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至诚至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心诚则灵嘛。同样还有一句话,人心难测,不就是总镇大人所谓的深不可测么?佛法修心,对这方面的奥妙的确比一般修行中人掌握的更多。”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倒是通透。”苗毅点头受教的样子。

    “既然总镇大人还要留下见识一二,凤池就此告辞,先行一步,来日鬼市再见。”曹凤池稍作欠身,告别转身。

    谁知她口中的‘凤池’二字似乎突然触动了苗毅什么,苗毅突然喊道:“慢着!”

    曹凤池停步转身,笑道:“不知总镇大人还有何吩咐?”

    苗毅眯眼盯着她问道:“你是夏侯家的什么人?”

    曹凤池笑而不语,再次转身而行。

    “夏侯龙城,夏侯虎城,曹凤池。夏侯凤池,龙城,虎城,凤池,龙城凤池,夏侯龙城是你什么人?是你兄长?”苗毅一连串的名字脱口而出,追问。

    “总镇大人想多了。”背对而行的曹凤池头也不回,轻飘飘回了句,旋即飘然而去。

    “龙城凤池…”苗毅盯着她离去的身影嘴中依然在嘀咕念叨。越念叨越觉得有可能,再联想到夏侯虎城对自己的友善态度,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正确。

    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夏侯龙城就算是两人的兄长,和这两人对自己友善又有什么关联。

    盖因他不清楚夏侯龙城为人虽然混账,但是对凤池和虎城的意义却不一样,别人眼里的混账却是两人眼中无法取代的存在,夏侯龙城的逝去成了两人心中永远难以磨灭的伤痛,苗大官人是夏侯龙城唯一的朋友。

    “大人!”从山下上来的阎修出现在了苗毅身旁,问:“可以动身了吗?”

    苗毅看了看四周。“妙存怎么还没来?”

    尽管他手上有星图,可他毕竟是外人,寇天王的女婿也不便在极乐界地盘上到处乱跑。还是有个佛门中人开路通关比较好。

    阎修闻听立刻摸出了星铃联系妙存。

    苗毅见他手上星铃摇晃许久,皱眉问道:“怎么了?”

    阎修:“没有回复。”

    “哦!”苗毅看向蓝夜寺,“毕竟来客众多,可能有什么事,稍等一会儿再联系吧。”

    两人遂等在了原地,足足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四处客人都走光了,还不见妙存出来。期间阎修数次联系,妙存依旧是没有回应,这让两人不经担心起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然就在这时,蓝夜寺内出来了一行人,为首正是佛家天女装扮的普兰居士,面带微笑带着一众随从朝这边走了过来。

    近前,双方见礼,普兰居士微笑道:“牛总镇可是在等妙存。”

    对方的身份能知道妙存。让苗毅愣了一下,点头道:“正是!居士这是要回去吗?”

    普兰居士:“听妙存说,牛总镇初来极乐界,想在极乐界到处走走看看,正好贫僧也要四处游历。遂做主帮总镇退下了妙存,贫僧为牛总镇引路共游可好?”

    苗毅感觉对方之前在大殿的话在讽刺他。所以心中有些排斥这女人,随口婉拒道:“居士身份高贵,何况男女有别,不敢有劳。”

    普兰居士笑道:“难道牛总镇的身份又能比贫僧差了?至于男女有别,莫非牛总镇没看出妙存是女儿身?”

    这话近乎戏谑调侃,让苗毅心中越发腻味,这么明显了,傻子也能看出自己是在找托辞婉拒,谁想对方压根不当回事,倒是搞的他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至少普兰居士是这样认为的,回头对身后诸人道:“无需这么多人跟着,你们先回去吧,我与牛总镇一见如故,一起游历。”

    可她身后随从似乎有些担心,一人合十道:“居士,还是带两个人在身边吧?”倒不是担心普兰居士在极乐界的安全,在极乐界还没人敢乱动普兰居士,只是目光瞥了眼苗毅,似有所指,似乎对苗毅不太放心。

    普兰居士也不遮掩,直言不讳道:“你们多心了,牛总镇是世知英雄,宵小之事不屑为之,去吧。”

    一群佛家天女不敢再多说什么,纷纷合十退开,最终腾空而去。

    苗毅看着空中离去的人影,自我调侃道:“世知英雄?居士未免也太高看了牛某,牛某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天庭那边可是人尽皆知,骂我的人可不少,难道居士真的一点都没听说过?”

    谁知普兰居士毫不犹豫的坚定道:“世人多妄言,众口铄金未必是真相,至少贫僧对总镇大人是有信心的。”

    “哦!”苗毅有点诧异,一回头就对上了她清脆而坚定的目光,很是意外道:“居士对牛某为何如此有信心?”

    普兰居士偏头看了眼阎修,已有暗示的意味,然苗毅却一副没看懂的样子,并未让阎修退下。

    普兰居士稍作沉默,估计判断出了阎修是苗毅的绝对心腹,这才盯着苗毅双眼徐徐平静道:“贫僧出自无相星,说来早年和牛总镇还有一面之缘。那时的总镇大人悲天悯人、风骨侠义、卓尔不群,贫僧当时就认定牛总镇是非常人,之后再闻大人威名,果然成就非凡,如今一见,容颜不改,风采却是更甚往昔!”她脸上的表情是那种追忆当年颇为感慨的样子。

    认识?阎修那张死人脸也明显愣怔住了,看向苗毅。

    苗毅亦瞠目结舌,他之前还胡乱猜测过自己在无相星的时候不知道这女人在不在,没想到竟然认识。

    后退一步,眉头皱了起来,上下打量起了普兰居士,然后有些失礼地盯着普兰的端庄容颜左看右看了下,搜肠刮肚,想了又想,想遍了自己在无相星的经历,真的没任何印象,真的想不起在哪见过这女人。不禁试着问道:“居士的意思是,我们认识?”

    普兰居士含笑点头确认。

    苗毅又摸着下巴嘀咕思索了一会儿,略带干笑道:“我这人粗心,不知居士能否提点一下咱们是在哪见过面?”碰上这种见过的,人家认识你,你却不认识人家,有点失礼,加之对方身份,不免有点尴尬。

    普兰居士也没说他贵人多忘事,淡淡摇头一笑,“记不得是情理之中的,也可见总镇当初施恩并未怀有图报的心思,根本没放在心上。有些事情再提起的话,对总镇或对贫僧也的确都未必是好事。总镇只需知道,若无总镇当年厚恩,也就没有贫僧的今天,贫僧对牛总镇并无歹意。”

    苗毅脸上表情越发精彩了,摸着下巴稍咧着嘴,一副牙疼的样子。

    还受过自己的恩?无相星有什么受过自己恩的人吗?正气门的人?若是正气门的人自己应该有印象才对,何况正气门的人也不可能跑到极乐界出家弄出这背景来。还没有自己就没她的今天?开玩笑吧,自己从未塞过什么人进佛门,也不可能帮什么人到佛门弄到这地位,自己压根没和这边佛门的人打过什么交道。

    他感觉这佛女在瞎扯,可是看对方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谎,何况人家也没必要拿这种事来涮自己,究竟什么情况啊!苗毅有点抓狂,真想不起干过什么无故施恩的事情,不过以前的自己还是挺热血青年的,现在不会干的事情,以前还真有可能会干,他苦笑道:“居士这胃口吊的,不妨再提醒一二。”

    普兰居士淡淡一笑,无意再说这事,话锋一转,“不知牛总镇要去哪游走,贫僧愿为带路。”

    苗毅无奈地抚了抚额头,对方不想说,他也不好逼迫,略带调侃地回敬了一把,“想去灵山看看,不知居士能带路否?”这就好比要去天宫逛逛,当然,天宫的情况和灵山不一样,最次的比方也是要去御园逛逛,问能不能安排一下,御园是谁都能去的吗?

    “灵山!”普兰居士怔住,沉吟中徐徐道:“这个怕是不太方便,不过总镇的背景在这里,要去灵山也不是不行,但可能要容贫僧沟通一番,不能确认以前,贫僧也不敢给总镇这个许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65章    “轰隆隆……”

    无与伦比的能量倾泄而至,带着浩瀚的毁灭气息,还没有临近,那种有如末日降临、宇宙毁灭的死亡阴影已经越过层层空间,深深让所有观望的圣人为之骇然。↗,

    太可怕了,这诸圣联手的暴雨肌的攻击,绝对无法抵挡!

    所有圣人都相信,纵然是七阶的圣人,在这么多道强大能量、法宝的攻击下,也无法抵挡多久,绝对会被其轻易的轰杀湮灭!

    甚至,极有可能让七阶圣人,在这狂暴的攻击下,烟消云散、身死道消!

    “嘿嘿,有点儿意思,光圣与虫圣们这种不同势力、不同宇宙的圣人同时出手,其攻击之默契居然可以达到这个程度,看来这些老牌圣人能存活到现在,也是极不简单”

    面对着瞬间薰的仿佛足以令宇宙崩溃、毁灭的恐怖能量潮,处在攻击中心的吕重倒是波澜不惊。

    他饶有兴致的望着前方,原本平静的脸上突然涌现出一丝狰狞之色:“既然要我死,那么,只得先让你们死”

    话音未落,吕重的手中陡然多了一把巨刀。

    手持巨刀,吕重的气势顿时疯狂飙升。

    一种绝对的恐惧在所有人的心头升腾而起!

    这一刻的吕重,似乎比那神之杀意化形而出的握刀巨人还要恐怖、危险!

    “剐龙刀,崩世”

    伴随着吕重的一声冷喝,一道刀之星河窜出,[剐龙刀]裹带星河级的刀龙,直击光之圣人耶和天之所在。

    “大寂灭守护”

    几乎在同时,吕重身上空间之力疯狂暴动。

    [大寂灭珠]形成至强的空间护罩把吕重保护在内。

    “轰隆隆……”

    无穷的能量攻击撞击在吕重身前周的空间护罩上。

    形成,空间之力疯狂震荡。

    可是,就算这一波攻击再强,也根本无法攻破吕重身上的空间守护能量罩。

    另一方的耶和天等光系圣人,却是悲剧了!

    道器级的剐龙刀,横冲而至!

    在耶和天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刀横穿星河。

    一路之上,带着疯狂的毁灭之力破除一切障碍!

    “噗噗噗……”

    无数的圣人瞬间被斩杀!

    剐龙刀,此刻真正在所有圣人面前展露了自己那凶悍的獠牙。

    只此一击,耶和天、耶和雷、耶和元等五尊光圣圣人直接被刀龙绞成粉碎。

    同时。更有好几十个圣人受到涉及,伤亡惨重!

    “咝……”

    无数圣人脸色苍白之极!

    “道……道器……”

    “天啊,居……居然是攻击性的道器……”

    “似……似乎吕重已经至……至少初步炼化了这……这道器……”

    “难……难怪吕重似乎胸……胸有成竹,敢……敢情他……他还有这等底牌没出……”

    “以……以前就知道吕重拥有道器,本以为是他的那个空间系道器。却……却没有想到还是一把如此恐怖的刀之道器……”

    “太……太可怕了,之前吕重就一刀灭了四尊圣人……现在更……更恐怖。居然……居然……”

    “该死……这……这诸天万界还……还有没有人能制得住这吕重……”

    “制住吕重?只怕非得圣尊不可!而且还要希望吕重只是初步炼化了他的两件道器……”

    “一件为空间系道器护身,另一件刀之道器,足以毁灭众生。要对付吕重,可是困难得极点了……”

    “是啊,这也是为什么道器一出世,无数圣人、圣尊都疯狂争夺了……”

    “呵呵,在道器面前,‘圣人不死不灭’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

    吕重的雷霆一击,顿时让无数圣人为之恐惧为之骇然。

    一时间。不少圣人都是心中发寒地看着战场中心的吕重,无数圣识在迅速交流。

    而此时,吕重根本就没有在乎自己创造了多么惊人的战绩。

    感觉玄幽虫域的虫圣们要逃跑,他的嘴角也流露出一丝碜人的阴笑:“桀桀,打不过就跑,可没有这么好的事……”

    话音一落,剐龙刀再次出击。

    “咻”

    剐龙刀再次闪亮,不过这一次没有刀龙出现,而只是一抹连六阶巅峰圣人的圣识也无法追逐的刀光。

    这刀光只是一闪,没有任何气势、压力产生。

    可在下一刻。十几个虫圣在众人无法置信的目光中轰然倒下。

    轰轰轰轰轰……

    同时,一连串密集的爆炸声连绵不绝的响了起来,在众多圣人震惊与惋惜的目光之中,之前攻击吕重的一件件神兵、法器、宝物等等诡异地被轰得粉碎。

    那十几个虫圣。每一个几乎都被至强至刚的武器给斩成了肉浆。

    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强大虫族肉身、甲壳,完全被碎裂成块。

    死亡!

    真正的神形具灭!

    这一刻,整个[九宫天杀大阵]内的所有圣人心中同时一寒,看向吕重的目光瞬间涌现出无法自抑惊恐……

    不错!

    吕重的确只是二阶中位的圣人,算来等级真心不高!

    可问题是吕重拥有的法宝,都是逆天的道器!

    而且至少两件!

    一件可防御自身。无视可媲美七阶圣人的强大攻击,另一件,却拥有无坚不推的霸道攻击力!

    这样的吕重,除了七阶圣人几乎无法与之抗衡。而要彻底制服吕重,只怕除了圣尊,没人能办到!

    只是这些圣人并不知道,就算是圣尊亲自,除非这圣尊能在第一时间以雷霆手段灭杀吕重,不然,吕重打不过,也足以逃跑。

    众圣无比震惊地看着吕重傲然而立的身形,心中也是复杂无比。

    这样的一个吕重,太邪门了!

    也同时在打击着所有圣人的道心!

    没有在乎自己打击了多少圣人,此时此刻,吕重也是再次对剐龙刀下令:“剐龙刀,给我斩了那巨人,至于那道神之杀意赏给你了……”

    “嗡……”

    剐龙刀兴奋得刀身猛地颤动,“嗖”地一声,化为一把千万丈的巨刀,当头对那神之杀意化形的巨人劈下。

    由不得剐龙刀不兴奋!

    当年被吕重收服之前,它可是被九玄寒龙冰棺、大寂灭珠、吕重勉强调动的金晶神焱给群殴过,甚至让它从二品道器下降为一品道器。

    这对它这样一件法宝来说,绝对是一个在灾难!

    但是,如果能吞噬一丝神之杀意,可以强大它的器灵。

    虽然曾经为执罚神帝的刑罚法宝,对神人根本就瞧不上眼。可现在是在下界而非神界。这神之杀意虽弱,可再弱小也是一点可助它恢复实力的东西。

    能吞噬了这丝神之杀意,至少可以让它的器灵恢复十万分之一。

    “嗷呜……”

    发现剐龙刀,那神之杀意也本能地感应到危险,正准备闪遁,可是剐龙刀已直接劈了下来,让他不由下意识地哀鸣一声,接着,巨人消失,神之杀意缩成一缕意识疯狂向一个圣人的体内遁去。

    “嗤”

    就在这时候,剐龙刀先是凭空消失,可再出现时,赫然已在神之杀意逃路的线路上,突然化为一张诡异的刀网,捕向这缕神之杀意……

    “啊,上……上神,请……请饶命……”一道惊恐绝伦的意识传递出来,“小……小的是空明神的一丝意识,知道空……空明神有……有宝藏留……留下,如……如果能饶……饶了我,我把宝藏全……全部奉……奉上……”

    感应到这缕神之意识传递出的信息,剐龙刀本能停滞了一下。

    “小刀,继续!区区一神人的宝藏,你主人还不放在心上。更何况,它不说,这空明神的宝藏难道你主人就取不走么?”(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