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隆隆……”

    无与伦比的能量倾泄而至,带着浩瀚的毁灭气息,还没有临近,那种有如末日降临、宇宙毁灭的死亡阴影已经越过层层空间,深深让所有观望的圣人为之骇然。↗,

    太可怕了,这诸圣联手的暴雨肌的攻击,绝对无法抵挡!

    所有圣人都相信,纵然是七阶的圣人,在这么多道强大能量、法宝的攻击下,也无法抵挡多久,绝对会被其轻易的轰杀湮灭!

    甚至,极有可能让七阶圣人,在这狂暴的攻击下,烟消云散、身死道消!

    “嘿嘿,有点儿意思,光圣与虫圣们这种不同势力、不同宇宙的圣人同时出手,其攻击之默契居然可以达到这个程度,看来这些老牌圣人能存活到现在,也是极不简单”

    面对着瞬间薰的仿佛足以令宇宙崩溃、毁灭的恐怖能量潮,处在攻击中心的吕重倒是波澜不惊。

    他饶有兴致的望着前方,原本平静的脸上突然涌现出一丝狰狞之色:“既然要我死,那么,只得先让你们死”

    话音未落,吕重的手中陡然多了一把巨刀。

    手持巨刀,吕重的气势顿时疯狂飙升。

    一种绝对的恐惧在所有人的心头升腾而起!

    这一刻的吕重,似乎比那神之杀意化形而出的握刀巨人还要恐怖、危险!

    “剐龙刀,崩世”

    伴随着吕重的一声冷喝,一道刀之星河窜出,[剐龙刀]裹带星河级的刀龙,直击光之圣人耶和天之所在。

    “大寂灭守护”

    几乎在同时,吕重身上空间之力疯狂暴动。

    [大寂灭珠]形成至强的空间护罩把吕重保护在内。

    “轰隆隆……”

    无穷的能量攻击撞击在吕重身前周的空间护罩上。

    形成,空间之力疯狂震荡。

    可是,就算这一波攻击再强,也根本无法攻破吕重身上的空间守护能量罩。

    另一方的耶和天等光系圣人,却是悲剧了!

    道器级的剐龙刀,横冲而至!

    在耶和天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刀横穿星河。

    一路之上,带着疯狂的毁灭之力破除一切障碍!

    “噗噗噗……”

    无数的圣人瞬间被斩杀!

    剐龙刀,此刻真正在所有圣人面前展露了自己那凶悍的獠牙。

    只此一击,耶和天、耶和雷、耶和元等五尊光圣圣人直接被刀龙绞成粉碎。

    同时。更有好几十个圣人受到涉及,伤亡惨重!

    “咝……”

    无数圣人脸色苍白之极!

    “道……道器……”

    “天啊,居……居然是攻击性的道器……”

    “似……似乎吕重已经至……至少初步炼化了这……这道器……”

    “难……难怪吕重似乎胸……胸有成竹,敢……敢情他……他还有这等底牌没出……”

    “以……以前就知道吕重拥有道器,本以为是他的那个空间系道器。却……却没有想到还是一把如此恐怖的刀之道器……”

    “太……太可怕了,之前吕重就一刀灭了四尊圣人……现在更……更恐怖。居然……居然……”

    “该死……这……这诸天万界还……还有没有人能制得住这吕重……”

    “制住吕重?只怕非得圣尊不可!而且还要希望吕重只是初步炼化了他的两件道器……”

    “一件为空间系道器护身,另一件刀之道器,足以毁灭众生。要对付吕重,可是困难得极点了……”

    “是啊,这也是为什么道器一出世,无数圣人、圣尊都疯狂争夺了……”

    “呵呵,在道器面前,‘圣人不死不灭’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

    吕重的雷霆一击,顿时让无数圣人为之恐惧为之骇然。

    一时间。不少圣人都是心中发寒地看着战场中心的吕重,无数圣识在迅速交流。

    而此时,吕重根本就没有在乎自己创造了多么惊人的战绩。

    感觉玄幽虫域的虫圣们要逃跑,他的嘴角也流露出一丝碜人的阴笑:“桀桀,打不过就跑,可没有这么好的事……”

    话音一落,剐龙刀再次出击。

    “咻”

    剐龙刀再次闪亮,不过这一次没有刀龙出现,而只是一抹连六阶巅峰圣人的圣识也无法追逐的刀光。

    这刀光只是一闪,没有任何气势、压力产生。

    可在下一刻。十几个虫圣在众人无法置信的目光中轰然倒下。

    轰轰轰轰轰……

    同时,一连串密集的爆炸声连绵不绝的响了起来,在众多圣人震惊与惋惜的目光之中,之前攻击吕重的一件件神兵、法器、宝物等等诡异地被轰得粉碎。

    那十几个虫圣。每一个几乎都被至强至刚的武器给斩成了肉浆。

    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强大虫族肉身、甲壳,完全被碎裂成块。

    死亡!

    真正的神形具灭!

    这一刻,整个[九宫天杀大阵]内的所有圣人心中同时一寒,看向吕重的目光瞬间涌现出无法自抑惊恐……

    不错!

    吕重的确只是二阶中位的圣人,算来等级真心不高!

    可问题是吕重拥有的法宝,都是逆天的道器!

    而且至少两件!

    一件可防御自身。无视可媲美七阶圣人的强大攻击,另一件,却拥有无坚不推的霸道攻击力!

    这样的吕重,除了七阶圣人几乎无法与之抗衡。而要彻底制服吕重,只怕除了圣尊,没人能办到!

    只是这些圣人并不知道,就算是圣尊亲自,除非这圣尊能在第一时间以雷霆手段灭杀吕重,不然,吕重打不过,也足以逃跑。

    众圣无比震惊地看着吕重傲然而立的身形,心中也是复杂无比。

    这样的一个吕重,太邪门了!

    也同时在打击着所有圣人的道心!

    没有在乎自己打击了多少圣人,此时此刻,吕重也是再次对剐龙刀下令:“剐龙刀,给我斩了那巨人,至于那道神之杀意赏给你了……”

    “嗡……”

    剐龙刀兴奋得刀身猛地颤动,“嗖”地一声,化为一把千万丈的巨刀,当头对那神之杀意化形的巨人劈下。

    由不得剐龙刀不兴奋!

    当年被吕重收服之前,它可是被九玄寒龙冰棺、大寂灭珠、吕重勉强调动的金晶神焱给群殴过,甚至让它从二品道器下降为一品道器。

    这对它这样一件法宝来说,绝对是一个在灾难!

    但是,如果能吞噬一丝神之杀意,可以强大它的器灵。

    虽然曾经为执罚神帝的刑罚法宝,对神人根本就瞧不上眼。可现在是在下界而非神界。这神之杀意虽弱,可再弱小也是一点可助它恢复实力的东西。

    能吞噬了这丝神之杀意,至少可以让它的器灵恢复十万分之一。

    “嗷呜……”

    发现剐龙刀,那神之杀意也本能地感应到危险,正准备闪遁,可是剐龙刀已直接劈了下来,让他不由下意识地哀鸣一声,接着,巨人消失,神之杀意缩成一缕意识疯狂向一个圣人的体内遁去。

    “嗤”

    就在这时候,剐龙刀先是凭空消失,可再出现时,赫然已在神之杀意逃路的线路上,突然化为一张诡异的刀网,捕向这缕神之杀意……

    “啊,上……上神,请……请饶命……”一道惊恐绝伦的意识传递出来,“小……小的是空明神的一丝意识,知道空……空明神有……有宝藏留……留下,如……如果能饶……饶了我,我把宝藏全……全部奉……奉上……”

    感应到这缕神之意识传递出的信息,剐龙刀本能停滞了一下。

    “小刀,继续!区区一神人的宝藏,你主人还不放在心上。更何况,它不说,这空明神的宝藏难道你主人就取不走么?”(未完待续。)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千章 自残!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被牵着鼻子走

    湾流公务机的机舱非常宽敞,里面已经做了四个人,一水的蓝‘色’牛仔‘裤’,咖啡‘色’皮夹克,‘插’在腰间的手枪清晰可见。{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hua ,最新章节访问: 。 有黑人,也有白人,看到赵长枪进来后,都将冷酷的眼神投向了他。

    两个黑人迈步走到赵长枪面前,将一套衣服扔到赵长枪面前,用英语粗暴的说道:“脱掉你身上的所有衣服,换上它。”

    赵长枪一看就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了,真他妈够狠的,别人只不过是搜身而已,这帮货竟然要自己当着他们的面脱光衣服,然后换上他们提供的衣服!这种“搜身”可是真够彻底的!

    赵长枪用杀人的眼神死死的看着面前的两个黑家伙,说道:“如果我说不呢?”

    对方并没有因为赵长枪的反对而大发雷霆,而是酷酷的说道:“你有三个选择,一是配合我们,换上衣服跟我们走。二是现在马上下飞机,不用和我们一起走。三是把我们全干掉,我知道你很可能有这个能力。但是如果我们这些人不能按时到达指定地点,你就永远不会见到你想见的人了。最后一个温馨小提示,这里面都是男人,而且‘性’取向全都正常,所以你换衣服的时候不用害羞。”

    赵长枪恨不能立刻将这帮家伙全都做掉,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早点见到魏婷父‘女’,赵长枪只好将身上的东西全都取出来扔到旁边的地上。

    赵长枪身上其实也没多少东西,钱包,追魂枪,盛放银针的锦盒,还有就是他早准备好的那一大包‘药’。

    将身上的东西都取出来后,赵长枪才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换上对方提供的衣服,同样是咖啡‘色’皮夹克,蓝‘色’牛仔‘裤’。看来左少卿还真费心了,给他准备的衣服竟然不胖不瘦正合体。

    “好,不错,小伙子帅极了。祝你旅途愉快!”一个家伙看着赵长枪耸耸肩说道,然后走到一张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另一个则捡起赵长枪扔到地上的那包‘药’,问道:“这是什么?”

    “我自己配制的止血‘药’,很管用。如果你想要,我可以送给你。”赵长枪冷声说道。

    “呵呵,可惜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了。”那人说着话,将‘药’重新扔在了地上。

    赵长枪看到没有人再理会自己,便大大咧咧的找了张座位做了下来。既然现在不能动手,他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然后飞上了高空。

    当飞机在高空飞行平稳后,机舱旁边的一个‘门’忽然打开了,一个面‘色’黝黑的东方年人迈步走了出来,年男人的后面赫然就是魏超父‘女’!

    两个人都被五‘花’大绑,每个的后面都站了一个彪形大汉,手枪顶在他们的后脑勺上。

    “枪哥!”

    魏婷看到赵长枪竟然会在飞机上,不禁失声惊呼。魏超则只是瞪了赵长枪一眼,没有说话。父‘女’两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

    赵长枪没想到魏婷父‘女’竟然就在这架飞机上,不禁愣了一下,然后腾的一下便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瞪着年男人厉声喝道:“放开他们!”

    年男人一脸笑容的看着赵长枪,说道:“呵呵,赵长枪,你急什么,我们的帐还没算清楚呢!等到算清楚了,该怎么做我自然就会怎么做。”

    “你是左少卿?”赵长枪忽然问道。

    左少卿整容后,和原来几乎判若两人,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赵长枪几乎不能认出他就是左少卿!

    “呵呵,不错!我就是左少卿。唉,我左少卿这些年‘混’的可是够惨啊!有家不能回,还不敢以本来的面目见人,无奈整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好在现在整容业够发达,怎么样,我的样子还算帅吧?”左少卿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混’蛋!”赵长枪咬牙说道,他开始迅的打量四周情况,看看能不能控制左少卿,要挟他放了魏超父‘女’。

    左少卿好像看出了赵长枪的意图,笑眯眯的说道:“赵长枪,你最好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知道我为什么要在飞机上和你算账吗?我就是怕你会反抗!我知道你厉害,但是在这里,你没有任何的用武之地!你如果想在这里和我们动手,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你被我们‘乱’枪打死”

    左少卿刚说到这里,机舱里原来的四个人便腾地一下站起来,手抢齐刷刷的指向了赵长枪的脑袋。

    “第二种可能便是,你把我们都打死。这种可能‘性’不大。当然,我知道赵先生武勇异常,或许也有这种可能。如果真是那样,驾驶员会立刻引爆这架飞机,大家一起完蛋!不要以为我不敢这么做,我左少卿能活到今天,已经是多赚了!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报仇!”

    左少卿的话音刚落,魏婷便疯狂的骂道:“左少卿,你这个疯子,魔鬼!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左少卿扭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魏婷,对一个大汉说道:“让她闭嘴!”

    一个彪形大汉立刻一拳打在魏婷的小腹上,而另一个大汉则取出一捆胶带手脚麻利的将魏婷的嘴巴给封住了。

    “‘混’蛋!”

    赵长枪怒骂一声,一个箭步便蹿向了左少卿,然而还不等他的身形欺到左少卿的身边,耳边便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在密闭机舱里,巨大的枪声几乎将人的耳朵震聋!

    赵长枪骤然前蹿的身形猛然停住,两条‘腿’瞬间好像钉子一样钉在了地上。他眼睁睁的看到魏超的‘胸’口绽起一片血‘花’!

    赵长枪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试图攻击左少卿,对方的下一颗子弹肯定会掀掉魏超的头盖骨!

    魏超的身体晃了两下,额头上瞬间渗出一层豆大的汗珠!但是这个硬汉硬是咬牙站立在当场,口连坑一声都没有!

    冷静!一定要冷静!

    赵长枪在心迅的告诫自己!大脑迅的转动着。

    情况对自己太不利了!虽然如果自己能在第一时间抢过那包‘药’,就能片刻间让这些人全部丧失战斗力,但问题是飞机是在左少卿的人控制下,他们狗急跳墙,真的会引爆飞机!这帮疯子完全能干的出这样的事情。

    “左少卿,你说过,只要我来领死,你会放过魏婷的。她和你并没有仇。现在我来了。”赵长枪站直了身体,冷声说道。

    “不错,我是说过这句话。但是那也得等到飞机降落之后,我才能放了她。并且你现在还没死!”

    一直挂在左少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阴’狠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赵长枪,仿佛已经迫不及待看到赵长枪在他面前自杀的样子。

    “我还不能死!我信不过你,我要看到魏婷下飞机,安全后,我才能死!这很公平!”赵长枪毫无畏惧的迎着左少卿的目光说道。

    左少卿忽然打个响指,说道:“是很公平。好吧,我只是答应只要你来,我就会放过魏婷,但是我没有说要把她完好无缺的放走,只要我给她留一口气,就算我放过她了,不是吗?这难道不是也很公平?”

    “左少卿,你卑鄙!”赵长枪咬牙说道。

    “呵呵,随便你怎么说。我左少卿从来就没标榜自己是个多么高尚的人。看来你对这个小妞真的很在意。我一直不相信男‘女’之间会有真爱,真爱应该存在于男人和男人之间,不是吗?不如这样吧,今天就让我看看你爱这个小妞到底有多深。你如果愿意用你身上的器官去她的器官,我就承认你是真的爱她。”

    左少卿稍稍停了一下,做出一番思考状,然后说道:“第一个‘交’易就是一条胳膊吧!图格斯!”

    站在左少卿身后的一名黑人大汉立刻从身上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猛然朝魏婷的胳膊刺了下去!

    “慢!”赵长枪猛然喝道!

    左少卿脸上又爬上了那种‘阴’森的笑容,说道:“你愿意做这笔‘交’易了?”

    “愿意,把刀给我。”赵长枪沉声喝道。

    “好,果然是英雄爱美人!真是让人感动啊。图格斯,把刀给他!”左少卿喝道。

    图格斯手一扬将刀扔向赵长枪,而另外两名大汉则将枪口在魏婷和魏超的脑袋上使劲顶了顶。只要赵长枪稍有异动,他们马上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赵长枪右手轻轻一抄,便将匕首抓在了手,然后三八两把脱掉了上身的皮夹克,‘露’出一身‘精’干的肌‘肉’,接着将左臂伸了出来!

    魏婷的脸‘色’马上变了,她刚才还有些不太明白左少卿和赵长枪的对话,但是现在明白了!只要左少卿说要自己的什么的器官,赵长枪就必须替她‘交’出来!

    “不!枪哥,不要这样!你如果这样做,我就恨死你了!”魏婷想放声大喊,想阻止赵长枪,可是她的嘴巴被封的严严实实,话到嘴边只剩下了呜呜声!

    魏超也是勃然变‘色’,他也想阻止赵长枪,可是他同样说不出话来,刚才那个家伙在用胶带缠住魏婷的嘴巴时,连他的嘴巴也一块儿缠住了!

    赵长枪抬头看看魏婷和魏超,然后又将目光投向了左少卿。

    左少卿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他喜欢这个游戏,太刺‘激’了!

    古代的凌迟还要别人给犯人行刑,今天他要让赵长枪自己剐自己!

    看看昔日威风八面的赵长枪现在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样子,他的心就兴奋的砰砰直跳,复仇的快感,让他的身体都轻轻的打颤。

    “动手啊?怎么?有些犹豫?有些后悔?你可以反悔的!”

    左少卿不‘阴’不阳的说着,看到赵长枪还不动手,于是忽然声音一挑,暴喝道:“图格斯,卸掉这个小妞的胳膊!”

    图格斯嗖的一下又从身上拽出一把匕首,放到了魏婷的胳膊上。

    “慢!”

    赵长枪一声暴喝,然后右手猛然挥下,锋利的匕首瞬间刺入了他的左臂!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