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被牵着鼻子走

    湾流公务机的机舱非常宽敞,里面已经做了四个人,一水的蓝‘色’牛仔‘裤’,咖啡‘色’皮夹克,‘插’在腰间的手枪清晰可见。{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hua ,最新章节访问: 。 有黑人,也有白人,看到赵长枪进来后,都将冷酷的眼神投向了他。

    两个黑人迈步走到赵长枪面前,将一套衣服扔到赵长枪面前,用英语粗暴的说道:“脱掉你身上的所有衣服,换上它。”

    赵长枪一看就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了,真他妈够狠的,别人只不过是搜身而已,这帮货竟然要自己当着他们的面脱光衣服,然后换上他们提供的衣服!这种“搜身”可是真够彻底的!

    赵长枪用杀人的眼神死死的看着面前的两个黑家伙,说道:“如果我说不呢?”

    对方并没有因为赵长枪的反对而大发雷霆,而是酷酷的说道:“你有三个选择,一是配合我们,换上衣服跟我们走。二是现在马上下飞机,不用和我们一起走。三是把我们全干掉,我知道你很可能有这个能力。但是如果我们这些人不能按时到达指定地点,你就永远不会见到你想见的人了。最后一个温馨小提示,这里面都是男人,而且‘性’取向全都正常,所以你换衣服的时候不用害羞。”

    赵长枪恨不能立刻将这帮家伙全都做掉,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早点见到魏婷父‘女’,赵长枪只好将身上的东西全都取出来扔到旁边的地上。

    赵长枪身上其实也没多少东西,钱包,追魂枪,盛放银针的锦盒,还有就是他早准备好的那一大包‘药’。

    将身上的东西都取出来后,赵长枪才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换上对方提供的衣服,同样是咖啡‘色’皮夹克,蓝‘色’牛仔‘裤’。看来左少卿还真费心了,给他准备的衣服竟然不胖不瘦正合体。

    “好,不错,小伙子帅极了。祝你旅途愉快!”一个家伙看着赵长枪耸耸肩说道,然后走到一张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另一个则捡起赵长枪扔到地上的那包‘药’,问道:“这是什么?”

    “我自己配制的止血‘药’,很管用。如果你想要,我可以送给你。”赵长枪冷声说道。

    “呵呵,可惜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了。”那人说着话,将‘药’重新扔在了地上。

    赵长枪看到没有人再理会自己,便大大咧咧的找了张座位做了下来。既然现在不能动手,他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然后飞上了高空。

    当飞机在高空飞行平稳后,机舱旁边的一个‘门’忽然打开了,一个面‘色’黝黑的东方年人迈步走了出来,年男人的后面赫然就是魏超父‘女’!

    两个人都被五‘花’大绑,每个的后面都站了一个彪形大汉,手枪顶在他们的后脑勺上。

    “枪哥!”

    魏婷看到赵长枪竟然会在飞机上,不禁失声惊呼。魏超则只是瞪了赵长枪一眼,没有说话。父‘女’两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

    赵长枪没想到魏婷父‘女’竟然就在这架飞机上,不禁愣了一下,然后腾的一下便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瞪着年男人厉声喝道:“放开他们!”

    年男人一脸笑容的看着赵长枪,说道:“呵呵,赵长枪,你急什么,我们的帐还没算清楚呢!等到算清楚了,该怎么做我自然就会怎么做。”

    “你是左少卿?”赵长枪忽然问道。

    左少卿整容后,和原来几乎判若两人,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赵长枪几乎不能认出他就是左少卿!

    “呵呵,不错!我就是左少卿。唉,我左少卿这些年‘混’的可是够惨啊!有家不能回,还不敢以本来的面目见人,无奈整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好在现在整容业够发达,怎么样,我的样子还算帅吧?”左少卿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混’蛋!”赵长枪咬牙说道,他开始迅的打量四周情况,看看能不能控制左少卿,要挟他放了魏超父‘女’。

    左少卿好像看出了赵长枪的意图,笑眯眯的说道:“赵长枪,你最好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知道我为什么要在飞机上和你算账吗?我就是怕你会反抗!我知道你厉害,但是在这里,你没有任何的用武之地!你如果想在这里和我们动手,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你被我们‘乱’枪打死”

    左少卿刚说到这里,机舱里原来的四个人便腾地一下站起来,手抢齐刷刷的指向了赵长枪的脑袋。

    “第二种可能便是,你把我们都打死。这种可能‘性’不大。当然,我知道赵先生武勇异常,或许也有这种可能。如果真是那样,驾驶员会立刻引爆这架飞机,大家一起完蛋!不要以为我不敢这么做,我左少卿能活到今天,已经是多赚了!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报仇!”

    左少卿的话音刚落,魏婷便疯狂的骂道:“左少卿,你这个疯子,魔鬼!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左少卿扭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魏婷,对一个大汉说道:“让她闭嘴!”

    一个彪形大汉立刻一拳打在魏婷的小腹上,而另一个大汉则取出一捆胶带手脚麻利的将魏婷的嘴巴给封住了。

    “‘混’蛋!”

    赵长枪怒骂一声,一个箭步便蹿向了左少卿,然而还不等他的身形欺到左少卿的身边,耳边便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在密闭机舱里,巨大的枪声几乎将人的耳朵震聋!

    赵长枪骤然前蹿的身形猛然停住,两条‘腿’瞬间好像钉子一样钉在了地上。他眼睁睁的看到魏超的‘胸’口绽起一片血‘花’!

    赵长枪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试图攻击左少卿,对方的下一颗子弹肯定会掀掉魏超的头盖骨!

    魏超的身体晃了两下,额头上瞬间渗出一层豆大的汗珠!但是这个硬汉硬是咬牙站立在当场,口连坑一声都没有!

    冷静!一定要冷静!

    赵长枪在心迅的告诫自己!大脑迅的转动着。

    情况对自己太不利了!虽然如果自己能在第一时间抢过那包‘药’,就能片刻间让这些人全部丧失战斗力,但问题是飞机是在左少卿的人控制下,他们狗急跳墙,真的会引爆飞机!这帮疯子完全能干的出这样的事情。

    “左少卿,你说过,只要我来领死,你会放过魏婷的。她和你并没有仇。现在我来了。”赵长枪站直了身体,冷声说道。

    “不错,我是说过这句话。但是那也得等到飞机降落之后,我才能放了她。并且你现在还没死!”

    一直挂在左少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阴’狠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赵长枪,仿佛已经迫不及待看到赵长枪在他面前自杀的样子。

    “我还不能死!我信不过你,我要看到魏婷下飞机,安全后,我才能死!这很公平!”赵长枪毫无畏惧的迎着左少卿的目光说道。

    左少卿忽然打个响指,说道:“是很公平。好吧,我只是答应只要你来,我就会放过魏婷,但是我没有说要把她完好无缺的放走,只要我给她留一口气,就算我放过她了,不是吗?这难道不是也很公平?”

    “左少卿,你卑鄙!”赵长枪咬牙说道。

    “呵呵,随便你怎么说。我左少卿从来就没标榜自己是个多么高尚的人。看来你对这个小妞真的很在意。我一直不相信男‘女’之间会有真爱,真爱应该存在于男人和男人之间,不是吗?不如这样吧,今天就让我看看你爱这个小妞到底有多深。你如果愿意用你身上的器官去她的器官,我就承认你是真的爱她。”

    左少卿稍稍停了一下,做出一番思考状,然后说道:“第一个‘交’易就是一条胳膊吧!图格斯!”

    站在左少卿身后的一名黑人大汉立刻从身上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猛然朝魏婷的胳膊刺了下去!

    “慢!”赵长枪猛然喝道!

    左少卿脸上又爬上了那种‘阴’森的笑容,说道:“你愿意做这笔‘交’易了?”

    “愿意,把刀给我。”赵长枪沉声喝道。

    “好,果然是英雄爱美人!真是让人感动啊。图格斯,把刀给他!”左少卿喝道。

    图格斯手一扬将刀扔向赵长枪,而另外两名大汉则将枪口在魏婷和魏超的脑袋上使劲顶了顶。只要赵长枪稍有异动,他们马上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赵长枪右手轻轻一抄,便将匕首抓在了手,然后三八两把脱掉了上身的皮夹克,‘露’出一身‘精’干的肌‘肉’,接着将左臂伸了出来!

    魏婷的脸‘色’马上变了,她刚才还有些不太明白左少卿和赵长枪的对话,但是现在明白了!只要左少卿说要自己的什么的器官,赵长枪就必须替她‘交’出来!

    “不!枪哥,不要这样!你如果这样做,我就恨死你了!”魏婷想放声大喊,想阻止赵长枪,可是她的嘴巴被封的严严实实,话到嘴边只剩下了呜呜声!

    魏超也是勃然变‘色’,他也想阻止赵长枪,可是他同样说不出话来,刚才那个家伙在用胶带缠住魏婷的嘴巴时,连他的嘴巴也一块儿缠住了!

    赵长枪抬头看看魏婷和魏超,然后又将目光投向了左少卿。

    左少卿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他喜欢这个游戏,太刺‘激’了!

    古代的凌迟还要别人给犯人行刑,今天他要让赵长枪自己剐自己!

    看看昔日威风八面的赵长枪现在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样子,他的心就兴奋的砰砰直跳,复仇的快感,让他的身体都轻轻的打颤。

    “动手啊?怎么?有些犹豫?有些后悔?你可以反悔的!”

    左少卿不‘阴’不阳的说着,看到赵长枪还不动手,于是忽然声音一挑,暴喝道:“图格斯,卸掉这个小妞的胳膊!”

    图格斯嗖的一下又从身上拽出一把匕首,放到了魏婷的胳膊上。

    “慢!”

    赵长枪一声暴喝,然后右手猛然挥下,锋利的匕首瞬间刺入了他的左臂!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二三章 寿诞法会    这是夸呢还是贬?苗毅心里腻味,呵呵一笑而默。

    久仰大名?其他人闻言亦暗暗憋笑,现这牛有德还真是臭名远扬啊!

    说久仰大名,大家相信,可‘风采不凡’这四个字一冒出来,大家基本上都当成了是对苗毅的调侃,不少人顿时对这位居士颇有好感,显然是因为看苗毅不顺眼的人太多了。

    话虽然先点到了苗毅头上,不过普兰居士也没有厚此薄彼,其他人也逐一交流了几句。

    而苗毅则保持了沉默,他后面还想在极乐界办点事情,不想得罪这边的人。

    互相交流一番,普兰居士扫了眼苗毅的反应,随后也终止了继续客套下去,“今天是蓝夜菩萨寿诞,贫僧不好再喧宾夺主,不如静待菩萨的法会安排。”

    众人纷纷称是,又6续散去。

    走下大雄宝殿台阶时,嬴阳瞅了眼苗毅的背影,朝一旁下台阶的多力罗汉靠了过去,传音道:“罗汉觉得牛有德这人如何?”

    多力罗汉偏头愕然一眼,大概也听说过嬴家和苗毅的恩怨,淡淡笑:“知之不多,施主似乎话里有话?”

    嬴阳:“罗汉又何必明知故问,明说吧,我不想他活着去,他若去,嬴某如鲠在喉,罗汉可有办法助我?”

    多力暗暗一惊,“嬴施主是在开玩笑吗?他可是寇天王的女婿,谁敢乱动他?”

    嬴阳:“天庭可左右不到极乐界来,寇天王也不敢和极乐界翻脸,想必罗汉定有妥当的办法。”

    多力:“嬴施主说笑了,贫僧听不懂嬴施主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是婉拒了。

    嬴阳却不肯放弃:“条件罗汉尽管提,只要在情理范围内的都可以谈。”

    多力:“嬴施主的好意贫僧心领了,贫僧能力有限,阿弥陀佛。要?”

    嬴阳冷笑一声,“我听管家言,多力罗汉的能力可不一般,手下弟子众多。消耗不小,天街那边的一些产业可是操办的隐秘的很,为了帮罗汉保密,嬴家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说罢甩袖大步跨下最后一级台阶。多话不说,完全是一副你看着办的意思。

    多力罗汉眉头微微一跳,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默中

    寿诞法会即将开始,蓝夜寺内众宾客纷纷被请到了寺外观礼。

    四周看起来和平常无异。碧海无边,座座岛屿星罗棋布点缀,苗毅有点搞不懂这是要观什么礼。

    不多久,“咚咚咚”几声钟鸣响彻山巅,钟鸣声止。

    “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陀罗尼帝”

    听过蓝夜菩萨说话的人都知道这声音是谁的。

    蓝夜菩萨不疾不徐地佛经吟唱声突然从蓝夜寺内嗡嗡传出,声音不大,似乎就在你耳边轻轻吟唱,却又绵密飘荡在天地之间。令人不禁四处观望,下意识想寻找这声音将欲飘往何方。

    “咯咯咯咯”

    紧接着蓝夜寺内传来密密麻麻的木鱼敲击声,敲击声逐渐整齐,化作有节奏的韵律,应着蓝夜菩萨的佛经吟唱。

    海面上突然也飘来一阵木鱼敲击声,从四面八方的海岛上汇集而来。

    “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陀罗尼帝”

    木鱼声中忽然又传来跟随蓝夜菩萨一起吟唱的声音,四面八方海岛上的吟唱声亦汇集而来,最终节奏吻合。恍如汇聚成了一股音流在天地间荡不息,而蓝夜菩萨的声音始终在其间独树一帜,令人清晰可辨。

    不知道有多少僧人同颂这经文,但这低吟浅唱中似乎渐渐蕴育出一股看不到也摸不到的冥冥之力。令人心神荡漾,甚至渐渐令人产生一股烦躁感,心中似乎有什么心魔要被催的破壳而出。

    俗装打扮的宾客四处张望,皆强忍住不耐烦,而一些僧客已经是在合十闭眼,嘴唇微动。不知道在念叨什么东西。

    “咣!”

    突然一道晴天霹雳横空闪掠,震的天地嗡嗡,吓了众人一跳,也在这瞬间解除了众人心中的烦闷之情。

    众人抬头看天,上空霹雳已经消失,但是四面八方的远处天际却传来隐隐雷鸣。众人看去,只见四周天际一圈乌线合围而来,睁开法眼一看,方知是滚滚乌云席卷而来。

    乌云混合着电闪雷鸣推来,风云激荡,很快将天空骄阳给掩饰,上空仅剩的一块碧空也渐渐被淹没,照射在蓝夜寺的一道光柱亦消失不见,最终天地间漆黑一片,仿佛有什么穷凶极恶的妖魔将天地都给吞噬掉了。

    “咣咣”作响的霹雳电蛇不断在翻滚乌云中穿梭,闪电照亮了观礼宾客们的脸庞。

    不知情者譬如苗毅,心中很是吃惊,不知这是何等厉害的神通法术,竟然能掌控天地法相。

    很显然,这天地法相的剧变不是自然形成,明显是人为造成的。

    就在这时,噼里啪啦的雨点从天空砸落,转瞬化作倾盆大雨,众宾客身上立刻涌出护体罡气,抵御大雨。

    很快,在大雨的冲刷下,山顶道道水流化作激流喷射滚冲下山,天降大雨似乎在冲洗整个蓝夜寺一般。

    大雨持续了一段时,众人身后突有霞光出现,皆头看去,只见一道霞光灿灿的莲花宝座托着闭目诵经法相庄严的蓝夜菩萨不疾不徐地升向乌云滚滚的天空。

    “六品法宝!”苗毅心中嘀咕了一声,目光盯上了蓝夜菩萨的莲花宝座。

    霞光宝座的上空,乌云破开一洞,又空出一圈碧空,闭目诵经盘坐在莲花宝座上的蓝夜菩萨被上空照射而下的光柱笼罩,四周却是乌云滚滚电闪雷鸣,蓝夜菩萨恍如来自光明世界冲破黑暗的救星,那份神奇且圣洁的异景令人下意识有想膜拜的冲动。

    而蓝夜菩萨法驾凌空的吟唱声越恢弘,凌驾于下方滚滚汇聚的所有吟唱声。

    此时,大雨渐疏、渐小,直至彻底消失,天空上的电闪雷鸣也渐渐偃息,碧空从蓝夜菩萨四周开始扩散,似乎不敢亵渎于她,又像是迫于她降妖除魔的压力,乌云滚滚而退,似乎来自哪又要归去哪。

    天空扩大的光柱再次笼罩蓝夜寺,扩散到整座山,光圈扩大扫向整个海面。

    直到乌云散尽,天空再次晴朗,下方星罗棋布的海岛上突然出现一道道彩虹,以可见的度神奇地出现,由远及近,一道硕大如天桥的巨大彩虹突兀出现在上空,弧线囊括在蓝夜寺上空。

    而蓝夜菩萨就仿佛盘膝打坐在那道彩虹之上,法相壮美,圣洁到让人莫名感动,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暗暗惊叹的众人忽又6续头看向下方的海面,只见海面到处溅起水花。法眼看去,一条条鱼儿跃出水面,弹跳不止,小鱼扑腾,大鱼哗啦冲出水面腾空好远又哗啦溅开水花砸下。

    整个海面热闹沸腾,就像是煮沸的开水一般,各种大大小小的鱼类仿佛在欢呼雀跃庆祝一般,似乎在庆祝蓝夜菩萨还于了他们光明,感谢蓝夜菩萨驱散了笼罩天地的恶魔。

    加之道道彩虹盛景,给人天地焕然一新的感觉,所有人心神仿佛都受到了洗涤,人人皆渐渐品味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玄妙感。

    “阿弥陀佛!”盘坐在彩虹之上合十闭眼的蓝夜菩萨突然宣了声佛号,声音荡天地间。

    “咚咚咚”蓝夜寺内悠扬钟声荡。

    木鱼敲击声停歇,经文朗诵声停歇。

    四周忽然一片清净,风声和海面的浪涛声骤然入耳,是如此的清晰可闻,众人皆有一种错觉,似乎有落英缤纷的花香沁入肺腑,令人神清气爽,加之眼前处处的彩虹妙景,那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有劳诸位远道而来观礼,贫僧在此谢过,阿弥陀佛!”蓝夜菩萨在空合十向下给礼。

    众人不管僧俗,皆合十还礼,目睹莲花宝座载着蓝夜菩萨降落了寺内。

    没有酒宴上的美酒飘香,一场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法会就此结束,也意味着蓝夜菩萨的寿诞庆祝结束了,不过仍让不少人味无穷,毕竟这种法会场景不是什么人都能经常看到的,实在是别开生面令人味无穷,没见识过的都算是长了见识。

    有人开始辞行告别,有人也依然像苗毅这般叹为观止,直到海面上的鱼跃盛况渐渐消失,不少人才渐渐从那妙境中过神来,再看四周,道道彩虹依然横亘不散。

    “牛总镇,一起吗?”身后有寇系人员问道。

    苗毅转身笑道:“我准备在极乐界走走看看,你们先吧。”

    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了这边的多力罗汉闻言淡淡瞥了眼苗毅,慢慢转身而去。

    “既然如此,那我等就先告辞了。”一帮寇系人马拱手拜别。

    “不送!”苗毅拱手一笑。

    这边刚送走几人,曹凤池又走了过来笑问道:“总镇大人要一起鬼市吗?”

    “我准备留下来见识一下。”苗毅挥手指了指四周的彩虹,笑道:“今天真是大开眼界,未曾想到蓝夜菩萨佛法竟然高深到如此地步,竟能操控天地法相。”

    曹凤池淡淡一笑,看了看四周,换成了传音道:“雕虫小技罢了,汇聚了万众愿力催出来的而已,真正的佛法高深那是仅凭一人之力就能让天地色变,蓝夜菩萨还远达不到这境界。当然了,今天蓝夜菩萨也展现了上下的合力,蓝夜寺上下若不能众志成城齐心合力施愿,也展现不出这奇观,这就是佛法的魅力。”(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看】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