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圣人几乎是永世不朽、永世不灭的存在。

    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几乎能与天地同寿,与宇宙同在。

    甚至,就算宇宙毁灭,他们也有可能存活!

    一直以来,圣人很难死亡。

    可是这不代表圣人就是永远不会陨落的。

    像真正的生死相斗,或者连圣人也应该不了的危险。这都足以让圣人陨落。

    可是,大家却没有如此直观地见过圣人瞬间被秒杀的场影。

    在吕重的眼里,似乎圣人也与其他蝼蚁没什么两样。

    他能漠视圣人的生死,甚至不担心灭杀圣人而引发的超级业力反噬!

    这样的人,何人不惧?

    只此一战,所有心中对吕重不怀好意的圣人,立马小心地隐藏、收敛起自己的小心思,不敢再有半点异动、半点想法。

    “桀桀,原来圣人也是人!也会欺软怕硬,也会恐惧,也会缩着脑袋做人!”吕重桀骜一笑,心如明镜。

    随着吕重的怪笑声响起,太上老君、原始天尊、女娲圣母、通天教主等人也是心中轻了一口气。

    同时,他们心中也是多了一丝郁闷。

    原本诸圣还想多多照顾吕重这个小师弟的,却没有想到连魔神界的四大光圣偷袭,都没能伤着吕得分毫,相反,居然被吕重给一击而全部灭杀。

    “小师弟,你……你也太猛了吧?”通天教主看向吕重,嘴角不停抽畜。

    他可是除了鸿钧道祖,对吕重观察最多的人。

    在门下弟子吕岳无意间得到大量功德之力相助。并脱离封神榜的束缚之前。通天教主就时不时地关注着吕重。

    却真的没有想到。就是这个一直被自己关注的小家伙,会成长得这么快。

    不但在短时间内飞升仙界,甚至在飞升仙界后,也是连连创造着奇迹。他一步步走来,居然也成功证道圣人境界。

    更恐怖的是,这小家伙居然在自己等人的面前,轻松地一击灭了四尊光系圣人。

    太牛了!

    太玄幻了!

    这让通天教主的强大元神,都产生了一丝震烈的震动。

    “这……这就是天地超级大变数么?”通天教主心中微微骇然。

    吕重可不知道通天教主内心的想法。而是摇了摇头,笑道:“呵呵,三师兄,不是我猛,而是这些家伙太傻了,居然在这个杀阵之内偷袭我,真是白痴。他们以为光系圣人对神之杀意的抵抗力要强于其他人,却不知道我对神之杀意的抵抗力还远在他们之上。在这里,如果他们被神之杀意压制了二分实力,而我却是不会被压制一分实力。再加上他们知己不知彼。结果却是自己找死……”

    “你……你在这里……实力居……居然一点不被压制?这……这怎么可能?”女娲圣母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传音都有点断断续续。可见她的内心受到了何等剧烈的震动。

    “难道你们忘了我的十品金莲?”吕重得意地挑了挑眉头。

    其实。他不旦有混沌十品金莲全力守护,抵御神之杀意,更有混沌十二品青莲镇压自身气运。

    有这两种超级灵根存在,除非是神人本尊亲自,否则,区区一丝神之杀意,根本就无法对吕重形成有效的威胁。

    可是,其他人可不知道这一点!

    混沌十二品金莲,可是吕重不下于[大寂灭珠]的超级在秘密,他并不想被别人知道,所以把这次的功劳全推在了混沌十品金莲身上。

    看着吕重得意、臭屁的神情,太上、原始、通天、接引、准提五大圣人也是嘴角同时抽动,他们也被吕重给震惊了。

    “我晕!早知道你丫的这么变︶态,我们就不应该帮你接下那巨人的元神攻击。要知道这可是那神之杀意的百分之五十的攻击量了……”通天教主也是不满地大叫,“所以,小师弟,你要赔偿我们受损的心灵……”

    吕重顿时露出一丝无辜的表情,眨眼道:“三师兄,我只是一个新人,可比不得你们富有。再说了,那神之杀意可不是只会攻击我,所以,你们要赔偿也要不到小弟我的身上吧?”

    突然,通天、原始、太上三圣交换了一个眼色,顿时,盘古幡、太极图、诛仙四剑直接被三圣收回。

    接着,三圣果然地闪退。

    甚至女娲圣母、佛门二圣也是二话不说,果然闪离吕得的身边。

    顿时,吕重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了。

    “嘎嘎,小师弟,既然你不赔偿、抚慰我们,那我们可不管你喽”通天教主的怪笑声,更是如魔音穿脑一般在吕重的耳边响起。

    “我靠,这些没有人性的家伙!”吕重郁闷地大骂了一句,此时他居然要直面面对那杀意化形的超级巨人。

    “吼……”

    在场的圣人被吕重的雷霆手段给吓怕了,可是这由神之杀意化形的巨人,可不害怕。

    没有了太极图、盘古幡、诛仙剑阵的阻拦,他兴奋地狂吼一声,至强的神之杀意,配合一丝音之圣纹,再次袭击而至!

    之前,攻击吕重一方的只有百分之五十的能量。

    而现在,不知怎么的。这巨人却是全力向吕重发动了攻击。

    这让四周的圣人又是感激又是郁闷。

    显然,他们不用承受这神之杀意的攻击了。

    不过从另一方面,也就表明他们似乎不被这[神之杀意]化形的巨人放在眼里。

    这对他们是一个天大的讽刺与侮辱!

    “吼”

    巨人狂吼着,音攻霸道,同时,手中的大刀更是猛地挥出。

    伴随着他的恐怖怒吼之声,一道璀璨的血色刀之星河猛然冲爆而出,于当空幻化成一条横穿星河浩宇的红色巨龙,向着吕重轰南昌而至。

    当然,这并不是纯粹意义的刀罡!

    这是由至强的杀意幻化的元神攻击!

    元神化刀!

    音之咆哮!

    这都是元神之力的一种幻化应用。

    “金莲守护”吕重冷笑,沉声一喝。

    顿时,一朵璀璨的十品金色巨莲把吕重包裹在内。

    “轰隆隆……”

    狂暴的音波、星河级的刀罡猛地撞击在这十品金色巨莲上。

    顿时,音波粉碎,刀罡暴灭。

    天地间,音波、刀气四散冲击、溅落。

    而十品的金色巨莲赫然安然无恙。

    “嗷呜”

    发现自己的全力一击居然没攻破这巨莲,那巨人居然直接大吼一声,冲了过来……(未完待续……)

第一六二二章 普兰居士    众人奇怪蓝夜菩萨要干什么,四处看了看蓝夜的弟子们,发现也是莫名其妙的样子,似乎也搞不懂蓝夜究竟要干什么。就在这时,忽见蓝夜又再次腾空拔高,不疾不徐地迎向了某处。

    此时睁开法眼的众人忽又露出恍然大悟神色,只见苍穹之上破空出现了十数名女子,裙袂飘飘,项挂璎珞,恍如天女,大家明白了,应该是来了客人。

    可是什么客人能有劳蓝夜菩萨如此紧急之下亲自出来迎接?细看之下发现是一群彩莲境界的佛家天女,偏偏为首领队之人却是一名金莲修士。而蓝夜菩萨迎上去后居然在对金莲修士恭敬行礼,摆明了是以下对上的态度。

    蓝夜的一些弟子也迅速掠空而起,迎了过去恭敬行礼。

    不少人啧啧称奇,纷纷猜测那金莲修士是什么人。

    “不知那位究竟是何人,竟有劳菩萨如此恭敬?”有人开始问一旁的僧客。

    有僧客开始摇头,也有僧客合十道:“原来是普兰居士法驾亲临,善哉善哉。”

    众人闻听越发奇怪,居士?也就是说一个没有得封的佛修,还是个佛门白身,为何能得蓝夜菩萨如此礼遇?

    就连站在不远处的苗毅亦偏头看向那僧客,侧耳倾听,欲探寻究竟。

    有人问:“这普兰居士是何人,为何得菩萨如此礼遇?”

    僧客回:“普兰居士是镜花佛破例再收的弟子,也是镜花佛如今最小的弟子。”

    这么一说,众人恍然大悟,都明白了,原来这普兰居士论辈分还是蓝夜菩萨的师叔,而又能得镜花佛破例收为弟子,可见颇得镜花佛的看重,难怪蓝夜菩萨如此恭敬。

    而看蓝夜菩萨如此临时赶出来迎接的样子,十有八九蓝夜菩萨之前也不知道这位普兰居士要来,是临时得到了消息。就是不知是不是来给蓝夜菩萨祝寿的。

    空中,一行从天而降,没有经大门而入,而是直接降落在了大雄宝殿外。在蓝夜菩萨的亲自陪同下进入了殿内。

    外面又有人问起,“不知这普兰居士是何来历,竟能得镜花佛收为关门弟子?”

    那僧客摇头:“不得而知。”

    现场立刻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向身边僧客打探的动静,到处是探听的法力波动,苗毅也不例外。也在释放法力打探。奈何不知道是大家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现场僧客没有一个能说出来。

    四处观望的苗毅本对这普兰居士兴趣不大,反正又不关自己什么事,谁想无意中看到皇甫家几人中皇甫晏一脸淡定的样子,在四处寻摸探听的人群中颇有几分鹤立鸡群的味道,不禁心中微动,莫非皇甫晏知道这普兰居士的来历?

    想想觉得不无可能,群英会的消息灵通,有所知也不一定。

    念及此。苗毅见现场到处法力波动正可以用以掩饰,遂一只袖子下垂,摸出了一只星铃,联系皇甫君媃。

    与家人站在一块的皇甫君媃愣了一下,悄悄朝苗毅这边看了眼,明明是苗毅在传讯给自己,可苗毅却没看这边,而是故意看向了另一边。

    这做了**又立牌坊的德性让皇甫君媃好气又好笑,也垂下一只袖子摸出了星铃,问:什么事?

    苗毅回:看大家都很好奇的样子。这普兰居士是什么来历?

    皇甫君媃: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怎么可能知道?

    苗毅:问问你爷爷,他可能知道点什么。

    皇甫君媃一愣,回头看向皇甫晏。经苗毅这么一提醒,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可她又不好直接问自己爷爷,悄悄移步到母亲跟前传音询问。

    皇甫端容斜瞅了眼苗毅,随后也转身到皇甫晏身边,貌似在传音询问什么。

    很快。皇甫君媃那边有了回信:数千年前镜花佛突然破例收下关门弟子引起了群英会的注意,上面也有意让查探,只透过一些蛛丝马迹查到这位普兰居士不是极乐界境内出身,而是来自天庭那边的无相星,镜花佛破例收为关门弟子时她已是人妇,好像还有个儿子,被镜花佛举荐去了灵山修行。佛门有意封锁消息,群英会这边知道的也不多,也就查到了这些。

    这消息似乎也算不上多机密,但是‘无相星’三个字还是让苗毅心中一怔,还真是有点巧,自己在大世界论出身的话也可以算是来自无相星,没想到碰上‘老乡’了,只是数千年前,也不知自己那个时候还在不在无相星。

    苗毅不知道皇甫晏本就知道这么多,还是知道什么不肯说,或是晓得打听也打听不出来太多,所以才一脸淡然的样子,总之苗毅感觉白问了。

    就在这时,妙存突然穿过人群而来,到苗毅身边拱手相请道:“普兰居士获悉来了贵客,说不能怠慢,请牛总镇移步大雄宝殿一见。”

    苗毅嘴角露出一抹哂笑,心想自己哪算什么贵客,无非是寇天王女婿的名头而已。

    当然,也不好不识相,自己毕竟是代表寇家来的,不懂礼数会有损寇家的颜面惹得寇家不高兴,自然是遵从前往。

    走上大雄宝殿的台阶时,苗毅才发现所谓的贵客不止自己一人,除了一群僧侣外,另有一群俗家装扮的贵客也登上了台阶,说巧不巧的是,这些人苗毅或多或少都认识。

    天庭四大天王、十二路元帅都派了人来,苗毅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普兰居士接见的似乎也就到了元帅那个级别派来的人为止。这都没什么,令苗毅暗暗感到搞笑的是,夏侯家和信义阁也分别派了人来,夏侯家派来的是夏侯龙城的弟弟夏侯虎城,信义阁派来的是曹凤池,都是熟人。

    苗毅估计蓝夜寺这边是在装糊涂,谁不知夏侯家和信义阁本就是一家,居然还装模作样派出了两拨人,这有钱就是任性,多送一份厚礼也不在乎。

    而夏侯虎城对苗毅的观感似乎不错,居然还略带笑意地对苗毅点了点头,不看活人的面子看死人的面子,这位牛总镇不管怎么说,都是他大哥生前唯一的朋友。

    只是他若知道害死他大哥的幕后黑手就是苗毅的话,不知会做何感想。

    曹凤池对苗毅的态度似乎也不错,也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一点苗毅早有感触,和信义阁接触的时候苗毅就发现这女人对自己态度不差。

    寇家派系下面代表三路元帅而来的人,不管喜不喜欢苗毅,也都自觉站在了苗毅的身后马首是瞻以示恭敬。没办法,这是寇天王的女婿,人家代表寇家来的,不给他面子就是不给寇家面子,得罪不起。

    至于其他一帮人,对苗毅可就没什么好感了,尤其是嬴阳,嬴家的第三代,和在御园死在苗毅手上的嬴晖是堂兄弟。当然,嬴家和苗毅的关系交恶不仅仅是因为一个嬴晖的死,一旁知情的人都知道说来话长,所以嬴阳看向苗毅的眼神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森冷。

    苗毅懒得理他,知道就算低头人家也不见得会高抬贵手。

    一群人在台阶上碰头,以四大天王和夏侯家的代表为首,一起被请进了大雄宝殿内。

    殿内,僧众左右分立两边,蓝夜菩萨也下了莲花宝座,不敢在普兰居士面前托大,陪站在普兰居士的身旁。

    而这普兰居士也着实长的美貌不凡,长发后披,玉面端庄,额头饱满光洁,明眸流盼间看不到轻浮,如星辰闪烁,熠熠生辉,一袭居士白裙,璎珞垂于饱满胸前。整个人宁静中透着庄雅,看一眼就感觉到一股出尘气质扑面而来。

    苗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自己一进来这位普兰居士便盯上了自己,似乎一直在盯着自己上下打量,搞的他都想抬手摸摸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

    这让他真有一种错觉,怀疑这位普兰居士是不是认识自己,难道真的在无相星见过?可他脑海中梳理一遍,若真的见过这位,这位的形象也算不凡,自己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肯定是不认识的,否则多少都会有点起码的模糊影子。

    走近后一看,想从对方的眼神中确认点什么,却又发现普兰居士的目光已经从他身上挪开了,打量起了其他人,再次给了苗毅自我怀疑觉得可能是错觉、是自己想多了。

    普兰居士的来历再怎么样也只是个白身居士,所以众人还是朝蓝夜菩萨或抱拳或合十行礼,“菩萨!”

    蓝夜菩萨微微点头一笑,抬手介绍一旁的普兰居士,“这是本尊师叔普兰居士,听闻这里来了贵客,特来和诸位会面,以免怠慢贵客。”

    夏侯虎城当仁不让,是第一个拱手见礼,“夏侯虎城见过居士。”

    接着从执掌天庭东南西北四军的嬴家依次下来,嬴阳拱手道:“嬴阳见过居士。”

    一路下来轮到苗毅,“牛有德见过居士。”说完又明显感觉到那普兰居士和自己对视在了一起,不过其目光又很快飘移到了曹凤池身上。

    “信义阁曹凤池见过居士。”

    曹凤池见礼完后,又是各路元帅派来的贺客见礼。

    普兰居士逐一合十还礼后,目光算是正式落在了苗毅脸上,微笑道:“你就是寇天王的爱婿牛有德?”

    苗毅心中暗暗无奈,如今不管是什么人,一说到自己都要冠上‘寇天王女婿’五个字,再次拱手道:“正是,不知居士有何指教?”

    普兰居士凝视着苗毅的双眼笑道:“指教不敢当!贫僧对先生大名,在极乐界也是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风采不凡,善哉善哉。”(~^~)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