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君媃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她和母亲那边打声招呼是想让母亲知道自己先不回去了,谁知皇甫端容立刻猜到了她跟谁在一起,死活要过来,否则就让她立刻回去,不给她鬼混的机会。

    很快,皇甫端容和午宁联袂而来,苗毅、皇甫君媃和阎修在外面迎接,苗毅也不想躲在院子里让人误会他和皇甫家的人有多深厚的关系,群英会实在是有点敏感,估计连寇家也不愿拉扯不清。

    皇甫端容苗毅不陌生,对于浑然逍遥洒脱的午宁,苗毅倒是有几分好奇,这男人挺有卖相的,看着也不像庸人,却愿意入赘皇甫家,真不知是怎么想的。同时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这白衣潇洒的男人眉宇间总有难以言喻的一丝忧虑时而闪过。

    双方碰头寒暄几句,皇甫端容很冷,倒是午宁对苗毅的态度非常温和随意,谈笑风生,看着确实是个洒脱人。

    妙存接到消息来了,陪了一伙人掠空而去做向导。

    红尘俗世芸芸众生之繁华不提,总之和天庭境内的凡尘多少有差别,充斥着佛国气息,有异域风情感。

    行走在繁华街头,妙存一路传音讲解介绍,午宁听的不时点头,东看西看,一脸洒脱写意。

    皇甫端容却是紧守在女儿身边,不让女儿有机会和苗毅私下接触,这也是她非要跑来的目的。她也实在是害怕,怕年轻人没有自控能力,这是什么地方?一旦女儿和苗毅的事暴露了出来,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皇甫君媃表面平静,心中却是幽怨,从不时瞥向母亲的眼神就能看出。而瞥向苗毅的眼神则是不言而喻,怪苗毅不该提议跑这来,现在被人看的死死的,有什么意思?

    苗毅倒是无所谓,能有皇甫端容看着那女人最好。

    然而皇甫端容的到来没他想的那么平静。行至城中的一处湖边时,皇甫端容突然出声道:“牛总镇,在鬼市如何?”

    闻声几人一起看来,苗毅亦是一愣。随后笑道:“大掌柜这是在调侃牛某吗?牛某的情况想必不须多说。”

    皇甫端容微微摇头道:“牛总镇毕竟是鬼市总镇,群英会在那边有点事情,不知可否给个机会请教?”

    苗毅心中嘀咕,这女人想干什么?脸上却笑道:“焉敢不从?”

    皇甫端容立刻对女儿偏头道:“媃媃,陪你爹去逛逛。”不管皇甫君媃父女两个同意不同意。又对妙存道:“大法师,我和牛总镇单独聊聊,没问题吧?”

    午宁有些奇怪地上下扫了眼自己夫人,结果被后者瞪了一眼,这才乐呵呵的拉了皇甫君媃离开。

    妙存合十致意后陪同着走了,皇甫端容又瞥了眼阎修,苗毅会意,也偏头示意阎修退开。

    不过阎修并未走开,远远跟在了后面。

    陪着皇甫端容在湖边走了一阵不见开口,苗毅不得不主动问道:“大掌柜有何吩咐?”

    皇甫端容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一声。“见笑了,我哪敢吩咐你,您可是寇天王的女婿。”

    “……”一句话堵的苗毅不知该说什么好,人家话里暗指的东西令他颇为尴尬。

    他不说话了,不代表皇甫端容会放过,“姓牛的,你自己说吧,你和媃媃之间准备怎么办?”

    苗毅略显沉吟,把球踢了回去,“你觉得该怎么办?”

    皇甫端容回头瞪来。“断了!你应该知道你们再这样下去的后果是谁都承担不起的,立刻一刀两断!”

    苗毅思索着徐徐道:“大掌柜,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我干不出那么绝情的事。我只能给你一个保证,如果你能说服媃媃,我愿意遵从你的意思。”

    “你…”皇甫端容恨的牙痒痒,自己能做早就做了还用找你谈?

    她已经没脸再找女儿说这事了,所以希望能从苗毅这边下手,让苗毅铁石心肠一点蹬了自己女儿。

    苗毅见她脸色难看。心虚道:“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就这样下去算了,我们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皇甫端容怒极反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我有心成全你们两个偷偷摸摸下去,难道你认为这事是我想瞒就能瞒的住的吗?她父亲不是傻子,一家人之间迟早会看出端倪来,到时候皇甫家要拿多少颗脑袋填这事?”

    苗毅诧异道:“不至于吧,令夫难道还会害自己家人?”

    皇甫端容咬牙道:“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不妨把话挑明了让你自己掂量,媃媃的父亲来历不一般,是天庭的人,是天庭大总管上官青安插在群英会监视皇甫家的,类似媃媃父亲这种人在皇甫家不止一个两个!”

    苗毅吃惊不小,可还是那意思,“难道他会害自己女儿不成?”

    “难道他还会感谢你不成?你对他女儿都干了些什么?他若是知道了,只怕恨不得活撕了你!”皇甫端容传音怒斥。

    苗毅:“虎毒尚不食子,他既然如此爱护自己女儿,焉能…”

    皇甫端容一口打断:“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听说过影卫吗?”

    “影卫?”这个名号苗毅听天卯星君庞贯提过,青主手上有一支专门执行见不得光的秘密任务的人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道:“你的意思是说,媃媃的父亲是影卫成员?”

    “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所知。”皇甫端容斜睨冷笑一声,停步转身看向波光粼粼的湖面,轻叹道:“我虽是怀疑,可心里十有八九是能肯定的,媃媃父亲很有可能就是影卫成员。影卫掌控在天庭大总管上官青的手上,群英会也受上官青的掌控,其他地方上官青能用的人不多,能受他信任派来监控群英会的人是影卫的可能性很大。媃媃虽是午宁的宝贝女儿,可上官青既然能牢牢掌控影卫,就必然有控制影卫的方法,一旦真的事发,我也没把握确认午宁会站在哪一边,只怕到时候午宁自己也是身不由己。”

    苗毅:“你既然知道这事,为何还甘心和他成为夫妻生下媃媃?”

    皇甫端容:“难道你认为有些事情我有权利选择吗?我也曾有过自己钟情的爱人,可我没得选择,也无法抗拒,除非我不想活了。唉!排除这些,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午宁还是一个不错的男人,知情知趣,跟他在一起我不后悔。然而有些事情他也无法左右,你明白了吗?…牛有德,媃媃是有几分姿色,可你玩也玩过了,你也不缺女人,就放过媃媃吧,何必要把她逼上死路?我只求能让自己女儿好好活下去,其他的都不在乎了,这个请求不过分吧?我真的惹不起你,也不想招惹你,我求你甩了我女儿还不行吗?”

    这叫什么话?苗毅听了有些哭笑不得,可他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也知道这女人今天算是掏心窝子了,什么能说的和不能说的话都说出来了,稍作沉默后徐徐问道:“大掌柜,我已经伤过媃媃一次了,如果再狠心伤她一次,你确认她的反应真的不会被令夫看出来?如果你能保证,我可以答应你!”

    “……”皇甫端容瞬间哑口无言,数度欲言又止,可终究是给不出那个保证,自己女儿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会有什么反应她太清楚了,再伤一次的话,搞不好会豁出去和牛有德拼个玉石俱焚。

    苗毅又思索着说道:“大掌柜,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并不是媃媃一个人在承担风险,她有什么麻烦,我也脱不了身,有什么事我会陪着她一起承受!我这样回答,您满意吗?”

    皇甫端容抬头,无语问苍天,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怎么会碰上这近不了又甩不脱的孙子,你说你好好的呆在天街混油水也就算了,和媃媃的事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可你跑近卫军去干什么?近卫军折腾还不够,又成了寇天王的女婿,皇甫家的背景哪敢往这上面去掺和?太犯忌讳了!

    “这边到处是佛门中人,不要低估了佛主和青主联盟的决心,不要指望极乐界看到了什么会为你们隐瞒什么,你们两个不要在这边乱来!”皇甫端容扔下一句警告之言,立刻扭身走了。

    这话什么意思?苗毅愣在原地,慢慢反应了过来。

    接下来的日子,皇甫君媃彻底被其母给看死了,几乎和栓在裤腰带上没什么区别,哪也别想去,更不用说跑去和苗毅私会,差点没和其母翻脸。最终还是皇甫端容怕午宁看出什么,又把对苗毅的话对女儿说了遍,一下就将皇甫君媃给降服的乖乖的,对她这娘变得百依百顺,令皇甫端容欲哭无泪,果然是女大不由娘。

    蓝夜菩萨的寿辰法会之日终于来临,天庭和极乐界各地来宾纷纷现身,蓝夜寺内嘉宾云集,上演了佛俗一家的盛况。

    混在人群中的苗毅虽然和皇甫家保持了距离,却也不显得冷清,寇家派系下面的人马对他倒是众星捧月一般。

    蓝夜寺内,众宾交流之际,忽然有惊咦声起,众人陆续回头看向大雄宝殿,苗毅回头跟着看去,只见蓝夜菩萨快步从大雄宝殿内走了出来,飞身空中张望,不知道在找寻什么。(~^~)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一千五百二十千五章 狂追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魏婷出事了!

    违章会丢分罚款,违命会掉头丢命!

    司机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当左边的一辆车和他擦肩而过后,轻点刹车,猛然一打方向盘,车子漂亮的完成了调头。[&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79xs-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车技还不错。加!用你最快的度赶到天朝‘门’!”赵长枪说着话将追魂枪收了起来。

    堂堂县长用武力去威胁一名出租司机,赵长枪感到很愧疚。

    说话的档儿,赵长枪从包里取出一沓子红彤彤的钞票,直接扔到了‘操’控台上,说道:“天朝‘门’发生车祸的是我的亲人,我必须在第一时间赶过去!刚才对不住了,兄弟,这些钱够你‘交’罚款买分的吧?”

    赵长枪这次来燕京生怕会用到钱,所以不但带了银行卡,而且还带足了现金,现在派上用场了。

    司机打眼一看赵长枪丢出来的钞票,心一‘激’动,差点没和迎面而来一辆车子撞在一块!他猛然一打方向盘才堪堪躲过了一劫,耳边传来对面车子刺耳的喇叭声,仿佛在骂他是‘混’蛋!

    “哥们,你真是个敞亮人。放心,在燕京市的出租司机,论车技,我如果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司机再次将油‘门’踩了一下,车又加快几分。

    看来这伙计也是一个给他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主,被赵长枪一夸赞,竟然忘记了刚才赵长枪用刀子‘逼’在他脖子上的事情了。

    不过这伙计的车技的确不错,在车流滚滚的城市公路上一路逆行,竟然好像鱼游大海一样,左躲右闪,一路无事,等到了一个隔离带开口的地方,他一打方向盘终于进入正向行驶道,车子行驶的更快了。

    当赵长赶到车祸现场的时候,警察还没有赶过来,由此也可以看出,我们的路况媒体广播要比警察的动作快了不知有多少。<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还没等出租车停稳,赵长枪便一把推开车‘门’跳了下去,挤开围观的人群便钻到了央。

    车祸现场非常的惨烈,帕萨特警车的整个前半部分已经被撞的稀巴烂,好像刚刚被铁锤砸过一样,而与警车相撞的吉普牧马人却没有多少损伤,只是车前脸有点损伤。

    赵长枪搭眼一看就知道牧马人是经过改装的,不然在如此‘激’烈的碰撞下牧马人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更让赵长枪断定,这场车祸是有预谋的,目的就是针对魏婷父‘女’的。

    赵长枪知道研究现场也没用,那是警察的事情,他扭头就要问问身边的路人刚才车祸的经过,可是他看到站在他身边的人竟然又是一个打扮妖娆的四十多岁年‘女’人!

    赵长枪吓一跳,恐怕又遇到一个奇葩,于是连忙将头扭到了另一边,看到另一边站的是一个年男子,这才问道:“大哥,你知道刚才警车里的人去了哪里?”

    “哦,刚才我正在那边的店里给我老婆买洗发水,忽然便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于是我马上抬头朝这边看来,却发现一辆警车和一辆吉普车撞在一起。这事不怪警车,我看的真真的,是那辆吉普车闯红灯”

    赵长枪一阵头大,今天真是日了狗了,怎么竟遇到这种人?

    赵长枪不得不打断了对方的话,说道:“大哥,我想知道警车里的人现在去了什么地方!?”

    年男人这才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警察,也不像是记者,他根本不想知道事情的整个过程,他只想知道警车里的人去了哪里!自己刚才说的根本不是这个年轻人想知道的!

    “哦,车祸发生后,又过来了一辆奔驰商务,奔驰商务的司机是个好人,看到警车里的人伤的厉害,连忙提出要将人送医院,吉普车里的人当然也同意了。于是两个人便把警车里的三个人都抬到了奔驰商务送医院去了。唉!车祸无情人有情啊!谁说咱华国人的素质不行”

    “大哥,他们去了哪个方向?你还记得奔驰商务的车牌号吗?”赵长枪不得不再次打打断了年人的话。

    年人被赵长枪几次打断话,有些不高兴,但他看赵长枪面‘色’焦急,还是认真的说道:“车牌号我没记住,去了哪个医院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们是往那个方向去的,应该是去京城医院了吧?小伙子,警车上的人是不是你的亲人?车上的三个人,有两个人的情况不要紧,但是司机就危险了。我看到他被抬上奔驰商务的时候,满脑袋的血”

    不等年大哥说完,赵长枪便拔‘腿’挤出了人群。

    赵长枪出了人群后,竟然发现刚才载他来的出租车竟然还停在路边,司机正站在人的外围,打算也往人群里钻,想进去看看热闹。

    平常都是警车追着别人跑,这次竟然被人撞个稀巴烂,这种新闻可是不多见,不看看就白瞎这次机会了!

    还不等司机挤进人群,他的后衣襟便被人扯住了!司机猛然一回头,发现正是刚才坐他车的乘客,于是一咧嘴就要说话。

    然而不等他说话,就听到乘客对他说道:“师傅,我还要用用你的车,快点!”

    司机知道这哥们是个怪脾气,听他的,有大钱赚,不听他的,刀子伺候!刚才他在车上还以为这哥们给他的是假钱,但是刚才他认真看了一下,没有一张假钱,而且足有七千多!

    “好,好!我都听你的,你说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司机一边说一边快步的朝自己的车子跑去。

    司机拉开车‘门’刚想坐进驾驶位,却被赵长枪一把拉到后边,说道:“你坐后边,我开车!”

    司机愣了一下,但还是马上说道:“好,听你的。你注意点,有你那些钱,违章我不怕,找个车虫子给办办就好,但是我们的命可是钱买不来的。”

    司机一边说话,一边将钥匙递给赵长枪,自己则钻到了后排座上。

    赵长枪也不说话,挂档,松离合,一脚油‘门’到底,车子嗡的一下便蹿了出去!坐在后排座的司机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推背感。这家伙心一喜,他从来就不知道,自己的新捷达竟然还有如此强悍的启动‘性’能!

    看来这哥们驾驶技术不错啊,不过比我应该还差一点。司机如是想。

    司机很快就知道他错了,错的离谱!

    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驾驶高手!车子在对方的控制下,犹如飞起来一般,将一辆辆车子甩在身后!很多时候,司机明明看到根本不具备超车条件,但是对方竟然还是硬是毫不减的超车成功!

    司机搭眼一看时表,时竟然已经飙到了二百!这已经是这辆新捷达的极限度了!

    短暂的震惊之后,司机马上震惊不起来了,自己的车子这样疯了一样在路上行驶,恐怕就算眼前之人再给自己一万也摆不平了!

    “大哥,你再这样开,我一辈子也别想再拿到驾证了。”司机不得不壮着胆子,哭丧着脸说道。

    赵长枪根本没回答他的话,而是一边开车,一边‘摸’出手机啪啪啪拨出一个号码,然后对着话筒说道:“吴局,我是赵长枪,魏超部长和魏婷出车祸了。我怀疑是左少卿干的。我现在正在追赶他们的路上,对,我正在沿着天朝路向南追赶!我请求警方马上封锁所有的燕京市关键路口,排查凶手!另外,我征用了一辆车子,车号是京d****,请警方对这辆车免于追责,谢谢。”

    赵长枪挂断电话后,对后面的司机说道:“你放心吧,吴天峰说话了,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吴吴天峰?”司机的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我的姥姥啊,吴天峰不是燕京市公安局长吗?行,有局长一句话,自己的车子在燕京可以横着跑了!

    这家伙还没消化完“吴天峰”这个名字,忽然又意识到了“魏超”这个名字,我的‘奶’‘奶’啊,魏超不是公安部长吗?刚才车祸警车里的人是他?听面前这人的意思,这还是一场蓄意谋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眼前这人又是谁?敢拿刀子要割掉我的脑袋,又能认识公安局长和部长,这,这,太有震撼‘性’了!

    司机的心开始风凌‘乱’了。凌‘乱’过后又有点小惊喜,以后有的牛‘逼’吹了!

    然而他心刚刚冒出这个想法,就听到赵长枪对他说道:“我刚才告诉你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你应该明白后果!”

    “是,是,大哥,我都听你的。”司机吓的一哆嗦说道。

    赵长枪本来以为自己能追上那辆奔驰商务,可是他一直追到了燕京三环以外也没有发现奔驰商务的踪影。

    赵长枪只好放慢了车,他现在可以肯定,自己和奔驰商务走岔路了。赵长枪根本就没考虑医院,因为他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将魏婷父‘女’送到医院。

    可是他们会将魏婷父‘女’‘弄’到什么地方去呢?

    赵长枪下了出租车,站在路边有些发呆,现在他只能等警察的消息了。

    不过,赵长枪的内心里,对警察实在没信心。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