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魏婷出事了!

    违章会丢分罚款,违命会掉头丢命!

    司机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当左边的一辆车和他擦肩而过后,轻点刹车,猛然一打方向盘,车子漂亮的完成了调头。[&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79xs-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车技还不错。加!用你最快的度赶到天朝‘门’!”赵长枪说着话将追魂枪收了起来。

    堂堂县长用武力去威胁一名出租司机,赵长枪感到很愧疚。

    说话的档儿,赵长枪从包里取出一沓子红彤彤的钞票,直接扔到了‘操’控台上,说道:“天朝‘门’发生车祸的是我的亲人,我必须在第一时间赶过去!刚才对不住了,兄弟,这些钱够你‘交’罚款买分的吧?”

    赵长枪这次来燕京生怕会用到钱,所以不但带了银行卡,而且还带足了现金,现在派上用场了。

    司机打眼一看赵长枪丢出来的钞票,心一‘激’动,差点没和迎面而来一辆车子撞在一块!他猛然一打方向盘才堪堪躲过了一劫,耳边传来对面车子刺耳的喇叭声,仿佛在骂他是‘混’蛋!

    “哥们,你真是个敞亮人。放心,在燕京市的出租司机,论车技,我如果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司机再次将油‘门’踩了一下,车又加快几分。

    看来这伙计也是一个给他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主,被赵长枪一夸赞,竟然忘记了刚才赵长枪用刀子‘逼’在他脖子上的事情了。

    不过这伙计的车技的确不错,在车流滚滚的城市公路上一路逆行,竟然好像鱼游大海一样,左躲右闪,一路无事,等到了一个隔离带开口的地方,他一打方向盘终于进入正向行驶道,车子行驶的更快了。

    当赵长赶到车祸现场的时候,警察还没有赶过来,由此也可以看出,我们的路况媒体广播要比警察的动作快了不知有多少。<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还没等出租车停稳,赵长枪便一把推开车‘门’跳了下去,挤开围观的人群便钻到了央。

    车祸现场非常的惨烈,帕萨特警车的整个前半部分已经被撞的稀巴烂,好像刚刚被铁锤砸过一样,而与警车相撞的吉普牧马人却没有多少损伤,只是车前脸有点损伤。

    赵长枪搭眼一看就知道牧马人是经过改装的,不然在如此‘激’烈的碰撞下牧马人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更让赵长枪断定,这场车祸是有预谋的,目的就是针对魏婷父‘女’的。

    赵长枪知道研究现场也没用,那是警察的事情,他扭头就要问问身边的路人刚才车祸的经过,可是他看到站在他身边的人竟然又是一个打扮妖娆的四十多岁年‘女’人!

    赵长枪吓一跳,恐怕又遇到一个奇葩,于是连忙将头扭到了另一边,看到另一边站的是一个年男子,这才问道:“大哥,你知道刚才警车里的人去了哪里?”

    “哦,刚才我正在那边的店里给我老婆买洗发水,忽然便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于是我马上抬头朝这边看来,却发现一辆警车和一辆吉普车撞在一起。这事不怪警车,我看的真真的,是那辆吉普车闯红灯”

    赵长枪一阵头大,今天真是日了狗了,怎么竟遇到这种人?

    赵长枪不得不打断了对方的话,说道:“大哥,我想知道警车里的人现在去了什么地方!?”

    年男人这才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警察,也不像是记者,他根本不想知道事情的整个过程,他只想知道警车里的人去了哪里!自己刚才说的根本不是这个年轻人想知道的!

    “哦,车祸发生后,又过来了一辆奔驰商务,奔驰商务的司机是个好人,看到警车里的人伤的厉害,连忙提出要将人送医院,吉普车里的人当然也同意了。于是两个人便把警车里的三个人都抬到了奔驰商务送医院去了。唉!车祸无情人有情啊!谁说咱华国人的素质不行”

    “大哥,他们去了哪个方向?你还记得奔驰商务的车牌号吗?”赵长枪不得不再次打打断了年人的话。

    年人被赵长枪几次打断话,有些不高兴,但他看赵长枪面‘色’焦急,还是认真的说道:“车牌号我没记住,去了哪个医院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们是往那个方向去的,应该是去京城医院了吧?小伙子,警车上的人是不是你的亲人?车上的三个人,有两个人的情况不要紧,但是司机就危险了。我看到他被抬上奔驰商务的时候,满脑袋的血”

    不等年大哥说完,赵长枪便拔‘腿’挤出了人群。

    赵长枪出了人群后,竟然发现刚才载他来的出租车竟然还停在路边,司机正站在人的外围,打算也往人群里钻,想进去看看热闹。

    平常都是警车追着别人跑,这次竟然被人撞个稀巴烂,这种新闻可是不多见,不看看就白瞎这次机会了!

    还不等司机挤进人群,他的后衣襟便被人扯住了!司机猛然一回头,发现正是刚才坐他车的乘客,于是一咧嘴就要说话。

    然而不等他说话,就听到乘客对他说道:“师傅,我还要用用你的车,快点!”

    司机知道这哥们是个怪脾气,听他的,有大钱赚,不听他的,刀子伺候!刚才他在车上还以为这哥们给他的是假钱,但是刚才他认真看了一下,没有一张假钱,而且足有七千多!

    “好,好!我都听你的,你说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司机一边说一边快步的朝自己的车子跑去。

    司机拉开车‘门’刚想坐进驾驶位,却被赵长枪一把拉到后边,说道:“你坐后边,我开车!”

    司机愣了一下,但还是马上说道:“好,听你的。你注意点,有你那些钱,违章我不怕,找个车虫子给办办就好,但是我们的命可是钱买不来的。”

    司机一边说话,一边将钥匙递给赵长枪,自己则钻到了后排座上。

    赵长枪也不说话,挂档,松离合,一脚油‘门’到底,车子嗡的一下便蹿了出去!坐在后排座的司机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推背感。这家伙心一喜,他从来就不知道,自己的新捷达竟然还有如此强悍的启动‘性’能!

    看来这哥们驾驶技术不错啊,不过比我应该还差一点。司机如是想。

    司机很快就知道他错了,错的离谱!

    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驾驶高手!车子在对方的控制下,犹如飞起来一般,将一辆辆车子甩在身后!很多时候,司机明明看到根本不具备超车条件,但是对方竟然还是硬是毫不减的超车成功!

    司机搭眼一看时表,时竟然已经飙到了二百!这已经是这辆新捷达的极限度了!

    短暂的震惊之后,司机马上震惊不起来了,自己的车子这样疯了一样在路上行驶,恐怕就算眼前之人再给自己一万也摆不平了!

    “大哥,你再这样开,我一辈子也别想再拿到驾证了。”司机不得不壮着胆子,哭丧着脸说道。

    赵长枪根本没回答他的话,而是一边开车,一边‘摸’出手机啪啪啪拨出一个号码,然后对着话筒说道:“吴局,我是赵长枪,魏超部长和魏婷出车祸了。我怀疑是左少卿干的。我现在正在追赶他们的路上,对,我正在沿着天朝路向南追赶!我请求警方马上封锁所有的燕京市关键路口,排查凶手!另外,我征用了一辆车子,车号是京d****,请警方对这辆车免于追责,谢谢。”

    赵长枪挂断电话后,对后面的司机说道:“你放心吧,吴天峰说话了,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吴吴天峰?”司机的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我的姥姥啊,吴天峰不是燕京市公安局长吗?行,有局长一句话,自己的车子在燕京可以横着跑了!

    这家伙还没消化完“吴天峰”这个名字,忽然又意识到了“魏超”这个名字,我的‘奶’‘奶’啊,魏超不是公安部长吗?刚才车祸警车里的人是他?听面前这人的意思,这还是一场蓄意谋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眼前这人又是谁?敢拿刀子要割掉我的脑袋,又能认识公安局长和部长,这,这,太有震撼‘性’了!

    司机的心开始风凌‘乱’了。凌‘乱’过后又有点小惊喜,以后有的牛‘逼’吹了!

    然而他心刚刚冒出这个想法,就听到赵长枪对他说道:“我刚才告诉你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你应该明白后果!”

    “是,是,大哥,我都听你的。”司机吓的一哆嗦说道。

    赵长枪本来以为自己能追上那辆奔驰商务,可是他一直追到了燕京三环以外也没有发现奔驰商务的踪影。

    赵长枪只好放慢了车,他现在可以肯定,自己和奔驰商务走岔路了。赵长枪根本就没考虑医院,因为他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将魏婷父‘女’送到医院。

    可是他们会将魏婷父‘女’‘弄’到什么地方去呢?

    赵长枪下了出租车,站在路边有些发呆,现在他只能等警察的消息了。

    不过,赵长枪的内心里,对警察实在没信心。手机请访问:

第1462章 一击灭四圣!    快!

    这些家伙的速度快得让一般的五阶甚至是六阶圣人都反应不及的地步!

    这就是光系的圣人!

    而且,偷袭的四人,个个的实力在五阶之上!

    “不好,小师弟小心”女娲圣母传音尖叫。

    这时候,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四人已在瞬间欺近吕重身前三米范围!

    恐怖的能量几乎让前方抵挡神之杀意的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都觉得头皮发麻。

    “居然真的对我动手了?”吕重双眼凶光暴闪,恐怖之极的戾气瞬间产生。

    闪!

    至强的中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全力激荡!

    如此惊人等级的空间圣纹,在场几乎没有任何一人能媲美得了。

    就算是最擅长空间大道的原始天尊与耶和神,两人拥的空间圣纹也才中品上位境界而已。比吕重的空间圣纹生生地低了一个小境界。

    正所谓,“差以毫厘,谬以千里。”

    吕的的空间圣纹等级之强,再调动道器[大寂灭珠]的力量,短时间之内,凭空脱离了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四大光系圣人的袭击!

    “来而不往非礼焉!”躲过四大光系圣人的必杀一击,吕重心头的杀气暴如山河:“光阴神牌,时间静止”

    时间静止,乃是时间暂停术的增强版。此法更强大,包裹的范围更广阔。

    通过强大空间之力的配合,时间静止神通。陡然向以吕重为中心。向四周诡异辐射。

    只一瞬间。方圆几公里之内的局部时间凭空静止。甚至,这时间静止之神通,也以更快的速度向远方辐射。

    “不好……”耶和神脸色大变,惊恐传音:“是……是时间系高级神……”

    有心想闪躲,可他骇然发现这等高级时间系大法,已在瞬间辐射过自己的身体,顿时,整个意识、身体为之空白。

    虽然趁敌人不意。利用时间静止之术,勉强束缚了敌人。

    但是吕重明白,对方这四人个个都是五阶以上的圣人,而且还是与时间系有关的光系圣人,他们对时间系神通、秘术的抵抗力绝对要强得多。

    如果这时间静止大法,能束缚住其他系五阶圣人一分钟,那么,要束缚光系圣人,绝对不会超过三秒钟。甚至,有可能一秒钟都无法坚持。毕竟。现在的吕重本身的境界也才二阶中位圣人,如果不是他的元神之力足可媲美六阶圣人。只怕无法让五阶的光系圣人静止万分之一秒!

    但是。对于吕重来说,别说三秒,就算是百万分之一少的先机,都足够了!

    趁他病,要他命!

    光阴神牌配合时间静止大法束缚了对方,同时,吕重手中的下品混沌至宝[千秋岁月刀]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斩四下。

    “噗噗噗噗……”

    刀光四闪,四道血柱喷出。

    却见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四位光系圣人,全部一刀斩成两半。

    金色的圣血洒落,四人的神格也直接被斩成粉碎!

    “收”

    还没有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吕重心念一动,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如龙卷风闪过,瞬间把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四大光系圣人的圣躯乃至神格给一扫而空。

    同时,吕重冷漠地解除了时间静止大法并收回了光阴神牌!

    阴冷的目光,杀气森森地在四周扫视,无边的戾气与凶煞之气,从吕重的身上漫延开来,席卷整个[九宫天杀大阵]。

    “咝……”

    无数人从迷茫中清醒,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而更多的人在惊骇: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等人为什么凭空消失不见了。他们不是正在偷袭吕重吗?

    而且怎么自己的脑海总感觉有一段记忆的空白或者漏了什么?

    只有远处没有被[时间静止]大神通笼罩在内的圣人,才明白之前的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些人看着双眼冒着闪光的吕重,身体赫然都无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这吕重,真的好狂!

    但是,也真的好可怕!

    明明只是一尊二阶中位的圣人,可偏偏却是屠圣毫不手软的绝世杀神。

    在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等四位五阶的光系圣人的雷霆袭击之下,居然还能反身灭了对方四人。

    这可是速度无敌的光系圣人啊!

    而且俱都是成名已久的绝强人物!

    可是,就这四人,居然被吕重稍一反击,就集体给灭杀了。

    而现在,吕重只是挟着屠圣的一丝气势,就让无数圣人全身发软,甚至情不自禁地哆嗦。

    太可怕了!

    眼前这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辈,散发的气息真的是恐怖无边!

    甚至,在远方的那些知情圣人的眼里,吕重的危险程度只怕不比那以神之杀意化形而出的巨人弱。

    那种浩瀚、广袤、强横的不可思议的杀威与杀意,简直能让人为之绝望。甚至令人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在瞬间竖了起来。

    “我的乖乖,这……这吕重到底是什么怪胎,怎么会如此恐怖……”

    “太可怕了!可怜还有不少圣人居然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时间大法!好恐怖的时间神通!这吕重不但拥有中品巅峰的空间圣纹,居然还拥有至少两件时间至宝……”

    “天啊!拥有时间大道道纹,再有顶级的时间系法宝配合,那简直是无敌啊……”

    “一击而灭杀四位光系圣人,这吕重再次踏着其他圣人的圣躯成名了……”

    “难怪吕重能创造无数越级杀敌的骄人战绩,他手中的底牌也太多了!”

    “是啊,越是了解吕重,我越是不了解他!这话说起来矛盾,可真的是我现在的内心写照!”

    “理解,这吕重的底牌简直是层出不穷。说来可笑,我就算是六阶圣人,心中也有着永远也不要与吕重为敌的想法……”

    ……

    一击灭四圣!

    这雷霆手段,几乎把进入[九宫天杀大阵]的所有圣人都给惊得下巴都快掉下。

    而震惊之后,所有人剩下的都只有忌惮、恐惧!

    面对吕重这等逆天的表现,无数进入大阵之内的圣人几乎都散失了反抗之力。

    原来还有一些与魔神界圣人相似想法,准备在大阵之内偷袭吕重的人,此时更是全身瑟瑟发抖。心里庆幸不已:“还好,最先发动攻击的是魔神界的人,不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