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快!

    这些家伙的速度快得让一般的五阶甚至是六阶圣人都反应不及的地步!

    这就是光系的圣人!

    而且,偷袭的四人,个个的实力在五阶之上!

    “不好,小师弟小心”女娲圣母传音尖叫。

    这时候,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四人已在瞬间欺近吕重身前三米范围!

    恐怖的能量几乎让前方抵挡神之杀意的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都觉得头皮发麻。

    “居然真的对我动手了?”吕重双眼凶光暴闪,恐怖之极的戾气瞬间产生。

    闪!

    至强的中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全力激荡!

    如此惊人等级的空间圣纹,在场几乎没有任何一人能媲美得了。

    就算是最擅长空间大道的原始天尊与耶和神,两人拥的空间圣纹也才中品上位境界而已。比吕重的空间圣纹生生地低了一个小境界。

    正所谓,“差以毫厘,谬以千里。”

    吕的的空间圣纹等级之强,再调动道器[大寂灭珠]的力量,短时间之内,凭空脱离了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四大光系圣人的袭击!

    “来而不往非礼焉!”躲过四大光系圣人的必杀一击,吕重心头的杀气暴如山河:“光阴神牌,时间静止”

    时间静止,乃是时间暂停术的增强版。此法更强大,包裹的范围更广阔。

    通过强大空间之力的配合,时间静止神通。陡然向以吕重为中心。向四周诡异辐射。

    只一瞬间。方圆几公里之内的局部时间凭空静止。甚至,这时间静止之神通,也以更快的速度向远方辐射。

    “不好……”耶和神脸色大变,惊恐传音:“是……是时间系高级神……”

    有心想闪躲,可他骇然发现这等高级时间系大法,已在瞬间辐射过自己的身体,顿时,整个意识、身体为之空白。

    虽然趁敌人不意。利用时间静止之术,勉强束缚了敌人。

    但是吕重明白,对方这四人个个都是五阶以上的圣人,而且还是与时间系有关的光系圣人,他们对时间系神通、秘术的抵抗力绝对要强得多。

    如果这时间静止大法,能束缚住其他系五阶圣人一分钟,那么,要束缚光系圣人,绝对不会超过三秒钟。甚至,有可能一秒钟都无法坚持。毕竟。现在的吕重本身的境界也才二阶中位圣人,如果不是他的元神之力足可媲美六阶圣人。只怕无法让五阶的光系圣人静止万分之一秒!

    但是。对于吕重来说,别说三秒,就算是百万分之一少的先机,都足够了!

    趁他病,要他命!

    光阴神牌配合时间静止大法束缚了对方,同时,吕重手中的下品混沌至宝[千秋岁月刀]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斩四下。

    “噗噗噗噗……”

    刀光四闪,四道血柱喷出。

    却见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四位光系圣人,全部一刀斩成两半。

    金色的圣血洒落,四人的神格也直接被斩成粉碎!

    “收”

    还没有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吕重心念一动,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如龙卷风闪过,瞬间把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四大光系圣人的圣躯乃至神格给一扫而空。

    同时,吕重冷漠地解除了时间静止大法并收回了光阴神牌!

    阴冷的目光,杀气森森地在四周扫视,无边的戾气与凶煞之气,从吕重的身上漫延开来,席卷整个[九宫天杀大阵]。

    “咝……”

    无数人从迷茫中清醒,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而更多的人在惊骇: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等人为什么凭空消失不见了。他们不是正在偷袭吕重吗?

    而且怎么自己的脑海总感觉有一段记忆的空白或者漏了什么?

    只有远处没有被[时间静止]大神通笼罩在内的圣人,才明白之前的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些人看着双眼冒着闪光的吕重,身体赫然都无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这吕重,真的好狂!

    但是,也真的好可怕!

    明明只是一尊二阶中位的圣人,可偏偏却是屠圣毫不手软的绝世杀神。

    在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等四位五阶的光系圣人的雷霆袭击之下,居然还能反身灭了对方四人。

    这可是速度无敌的光系圣人啊!

    而且俱都是成名已久的绝强人物!

    可是,就这四人,居然被吕重稍一反击,就集体给灭杀了。

    而现在,吕重只是挟着屠圣的一丝气势,就让无数圣人全身发软,甚至情不自禁地哆嗦。

    太可怕了!

    眼前这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辈,散发的气息真的是恐怖无边!

    甚至,在远方的那些知情圣人的眼里,吕重的危险程度只怕不比那以神之杀意化形而出的巨人弱。

    那种浩瀚、广袤、强横的不可思议的杀威与杀意,简直能让人为之绝望。甚至令人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在瞬间竖了起来。

    “我的乖乖,这……这吕重到底是什么怪胎,怎么会如此恐怖……”

    “太可怕了!可怜还有不少圣人居然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时间大法!好恐怖的时间神通!这吕重不但拥有中品巅峰的空间圣纹,居然还拥有至少两件时间至宝……”

    “天啊!拥有时间大道道纹,再有顶级的时间系法宝配合,那简直是无敌啊……”

    “一击而灭杀四位光系圣人,这吕重再次踏着其他圣人的圣躯成名了……”

    “难怪吕重能创造无数越级杀敌的骄人战绩,他手中的底牌也太多了!”

    “是啊,越是了解吕重,我越是不了解他!这话说起来矛盾,可真的是我现在的内心写照!”

    “理解,这吕重的底牌简直是层出不穷。说来可笑,我就算是六阶圣人,心中也有着永远也不要与吕重为敌的想法……”

    ……

    一击灭四圣!

    这雷霆手段,几乎把进入[九宫天杀大阵]的所有圣人都给惊得下巴都快掉下。

    而震惊之后,所有人剩下的都只有忌惮、恐惧!

    面对吕重这等逆天的表现,无数进入大阵之内的圣人几乎都散失了反抗之力。

    原来还有一些与魔神界圣人相似想法,准备在大阵之内偷袭吕重的人,此时更是全身瑟瑟发抖。心里庆幸不已:“还好,最先发动攻击的是魔神界的人,不然……”(未完待续……)

第一事千五百二十四章 魏婷出事了!    魏超对赵长枪的看法是很矛盾的,是一分为二的。{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

    他看好赵长枪的本事,小伙子能打能拼,能文能武,还帮助他做掉了叛国贼胡友林,不但为国家挽回了巨大的损失,而且也让他的面子倍光彩!毕竟他是当年猎狐行动的副总指挥嘛!

    魏超也不是一个古板的人,门当户对的观念也不强。如果赵长枪一心一意的只爱魏婷一个,他绝对会举双手赞成。

    但是赵长枪这个混蛋霍霍了别人姑娘,又来霍霍他魏超的姑娘,魏超就不愿意了!这个混蛋想干嘛?他以为他是谁?他以为他是封建王朝的皇帝老儿,可以三宫六院,三妻四妾七十二嫔妃?简直混蛋至极!无耻至极!

    如果让魏婷给赵长枪做了小妾,他魏超的面子也就栽到家了!他到了地下都无法面对魏家的列祖列宗!

    想想赵长枪的可恶之处,他心中对赵长枪的那些好感也大大降低。

    为了阻止女儿魏婷偷偷的和赵长枪会面,他直接将魏婷调到了部里工作,每天就在他的眼皮底下,看她还怎么和赵长枪在一起!

    魏超在看紧女儿的同时,也在积极张罗女儿的婚事。他认为只要给女儿再介绍一个比赵长枪优秀的小伙子,魏婷就会逐渐将赵长枪忘记!

    年轻人嘛,不怕一时冲动,只要冲动过后能回到正常的轨道就好。

    魏超给女儿内定的女婿就是李大刚。李大刚的爸爸是公安部的副部长,为人刚正不阿,和魏超的关系一直很好,而李大刚也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听说在部里干的也不错,虽然现在级别还低一点,但是年轻人潜力大,再加上自己和李大刚爸爸的扶持,早晚有一天会飞黄腾达。

    然而让魏超想不到的是,他将女儿看的如此严密,还是没看住女儿!

    赵长枪竟然又跑到燕京来霍霍他的女儿了!

    魏超一听说女儿竟然又和赵长枪走到了一起,一腔怒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带上司机就直奔李大刚告诉他的那个步行街。走到半路上又得到了李大刚的一个消息,赵长枪不但不顾羞耻,在大街上就和自己的女儿搂搂抱抱,卿卿我我,而且还把李大刚的胳膊给卸掉了!

    真是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一定要给赵长枪那个混蛋一个教训!

    一路之上,魏超一再催促司机开的快点。司机看到老板发急,直接拉响了警车的警报,呜呜鸣叫着便闯进了步行街。

    此时的魏婷根本不知道她的老爸已经怒气冲冲的杀过来,还在西餐厅里和赵长枪边吃边聊,谈的热火呢!

    “你把李大刚怎么了?”魏婷一边用刀子切割着面前的澳洲小牛排,一边笑着问赵长枪。

    “没什么,只不过把他的胳膊卸掉了,找个人推上就行。”赵长枪无所谓的说道。虽然李大刚很有来头,但是他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中。

    “打得好!活该!哈哈,我看以后这个混蛋还敢像苍蝇一样跟在我屁股后面嗡嗡乱叫。犒劳你一下。”魏婷的杏仁眼弯成了两条月牙,一边说,一边用叉子叉起一块牛排放到了赵长枪的嘴边。如果不是怕给爸爸惹麻烦,她早就想收拾李大刚了一顿了。这个男人太不知进退了。

    魏婷正说着,耳边忽然传来炸雷一样的暴喝:“魏婷!你在胡说什么!马上给我回去!”

    魏婷吓的一哆嗦,猛然一抬头,发现爸爸正一脸怒色的朝他们的卡座走来。

    魏超的肺筒子都要被气炸了!

    赵长枪太混蛋了,竟然让老子的女儿喂他吃牛排!格老子的,连老子都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呢!

    魏超也不管周围人的目光几乎将他淹没,龙行虎步便走到了赵长枪和魏婷面前,然后一把拉住魏婷的胳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爸!你干什么!我只是和枪哥一起吃顿饭而已!你用得着发这么大的火吗?”魏婷气愤的说道,她感到爸爸今天做的太过分了。不但让她下不来台,也让赵长枪下不来台。

    “你给我闭嘴!今天你要是不听我的,以后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你想气死我和你妈妈啊?上一次的事情,你妈妈气的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你都忘了?天下有你这样当女儿的吗?”魏超厉声暴喝道。

    上一次赵长枪去魏婷的家,魏妈妈听说赵长枪脚踩几只船,而女儿竟然还要死心塌地的跟着赵长枪之后,气的高血压引起脑溢血,当时昏倒在地,如果不是送医院及时,就抢救不过来了!

    也正是因为担心妈妈的身体,魏婷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才成了一个听话的乖乖女,不然以她的性格,早翘家跑路去平川县找赵长枪了。

    此刻魏婷听到爸爸又提起这件事,脸色一暗不敢说话了,只是躲在魏超的身后,冲找赵长枪眨了眨大眼睛,意思是你别担心,我没事,我的心里只有你。

    魏超可没看到女儿的小动作,他瞪眼看着赵长枪说道:“赵长枪,我今天再次警告你,请你不要再纠缠我的女儿!这一次我放你一次,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和我女儿在一起,我立刻将你抓起来!然后通知你的上级,告你一个生活作风问题!哼哼,身边已经有了那么多女人,竟然还来霍霍我女儿,你把我魏家当做什么了?如果你不信我的话,你大可以试试看!”

    魏超说完,大手拉着魏婷,拖着女儿就走出了西餐厅,临走还不忘告诉自己的司机,让他去结账。魏超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欠赵长枪一顿饭!

    魏超来时一阵风,来到之后一阵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然后走的时候又像一阵风,只留下目瞪口呆的赵长枪!

    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未来老丈人,赵长枪不禁一阵苦笑,心说,这老爷子,也太霸道,太火爆了吧?

    赵长枪正在自嘲,兜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赵长枪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电话接通了。

    话筒中传出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哈哈,赵长枪,被人恶骂的感觉很爽吧?哈哈哈,想不到威风凛凛,牛逼哄哄的赵长枪竟然也会有今天!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报仇的,很快我就会给你一个惊喜!”

    “喂喂喂!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赵长枪对着话筒喊道,然而对方却早已经挂断了电话,话筒中只剩下嘟嘟的盲音。

    赵长枪愣怔了片刻,忽然想起给他打电话的是谁了!他腾地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撒腿如飞朝大街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吼道:“魏伯父,婷婷,你们等一下!等一下!有危险!”

    大街上早已经没了魏婷的车子,只有悠悠然走来走去的行人。赵长枪却没发现,就在他刚刚吃饭的西餐厅里,一个一头金发的白人小伙子正在一边喝咖啡一边用手机不断的发送着信息。

    赵长枪和魏婷的信息就是他发送出去的,而给赵长枪打电话的人正是左少卿!虽然他改变了嗓音,赵长枪当时没有听出来,但是他还是很快醒悟过来了。

    “喂,大姐,你有没有看到刚才的警车往哪个方向去了?”赵长枪随手拦住一个四十多岁中年女人问道。

    “|哦,往那个方向去了。小伙子找警车干什么?想报警吗?是不是遇到麻烦事儿,不要紧,只要告诉姐,姐帮你摆平,姐也不图你什么,就图你会说话,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晚上给我打电话,我晚上一般很空虚,喂喂喂,你别跑啊”

    赵长枪差点吐血,今天这是怎么了?随便搭讪个人竟然都碰到这种人!

    赵长枪一路疾跑出了步行街,可是当他出了步行街后,却傻眼了,只见眼前是四通八达的城市道路,路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哪里有警车的影子?

    赵长枪心中一动,马上掏出手机给魏婷打电话,可是魏婷竟然一直没有接听!赵长枪脸上的汗都流下来了,他知道刚才左少卿的那个电话,绝不是吓唬他的。他既然敢打这个电话,说明他已经盯上魏婷了!

    赵长枪收起手机,使劲揉了一把脸,让自己平静一下,想了想魏超可能的去目的地,然后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去公安部!麻烦快点师傅,我有急事。”赵长枪一上车,就急促的说道。

    司机也不说话,稍打方向盘疾驰而去。

    就当出租车稳稳前行的时候,原本正播放音乐的车载广播中忽然传出女主持人的声音:“各位听众,现在插播一条信息,就在一分钟前,天朝门发生一起恶性车祸!一辆警车和一辆吉普牧马人相撞,警车中有三人,受伤严重,目前已经被肇事车主送往医院”

    赵长枪的头皮一阵发炸!他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被撞的警车肯定就是魏超的那辆车!最让他担心的还不是车祸,而是主持人的最后一句话,“肇事车主已经将伤者送往医院”!鬼知道左少卿会把魏超和魏婷弄到什么地方?反正绝对不会送到医院!

    “马上调头!去天朝门!”赵长枪厉声喝道!

    “先生,这里不能调头!”司机平淡的说道,他有些不明白自己的这位顾客忽然发什么神经。

    赵长枪唰的一下就把追魂枪拽了出来,亮闪闪的枪尖放到了的哥的脖子上,面色狰狞的说道:“我让你调头去天朝门!听我的,我会赔偿你所有损失!不听我的,我现在就割下你的脑袋!”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魏婷出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