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魏超对赵长枪的看法是很矛盾的,是一分为二的。{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

    他看好赵长枪的本事,小伙子能打能拼,能文能武,还帮助他做掉了叛国贼胡友林,不但为国家挽回了巨大的损失,而且也让他的面子倍光彩!毕竟他是当年猎狐行动的副总指挥嘛!

    魏超也不是一个古板的人,门当户对的观念也不强。如果赵长枪一心一意的只爱魏婷一个,他绝对会举双手赞成。

    但是赵长枪这个混蛋霍霍了别人姑娘,又来霍霍他魏超的姑娘,魏超就不愿意了!这个混蛋想干嘛?他以为他是谁?他以为他是封建王朝的皇帝老儿,可以三宫六院,三妻四妾七十二嫔妃?简直混蛋至极!无耻至极!

    如果让魏婷给赵长枪做了小妾,他魏超的面子也就栽到家了!他到了地下都无法面对魏家的列祖列宗!

    想想赵长枪的可恶之处,他心中对赵长枪的那些好感也大大降低。

    为了阻止女儿魏婷偷偷的和赵长枪会面,他直接将魏婷调到了部里工作,每天就在他的眼皮底下,看她还怎么和赵长枪在一起!

    魏超在看紧女儿的同时,也在积极张罗女儿的婚事。他认为只要给女儿再介绍一个比赵长枪优秀的小伙子,魏婷就会逐渐将赵长枪忘记!

    年轻人嘛,不怕一时冲动,只要冲动过后能回到正常的轨道就好。

    魏超给女儿内定的女婿就是李大刚。李大刚的爸爸是公安部的副部长,为人刚正不阿,和魏超的关系一直很好,而李大刚也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听说在部里干的也不错,虽然现在级别还低一点,但是年轻人潜力大,再加上自己和李大刚爸爸的扶持,早晚有一天会飞黄腾达。

    然而让魏超想不到的是,他将女儿看的如此严密,还是没看住女儿!

    赵长枪竟然又跑到燕京来霍霍他的女儿了!

    魏超一听说女儿竟然又和赵长枪走到了一起,一腔怒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带上司机就直奔李大刚告诉他的那个步行街。走到半路上又得到了李大刚的一个消息,赵长枪不但不顾羞耻,在大街上就和自己的女儿搂搂抱抱,卿卿我我,而且还把李大刚的胳膊给卸掉了!

    真是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一定要给赵长枪那个混蛋一个教训!

    一路之上,魏超一再催促司机开的快点。司机看到老板发急,直接拉响了警车的警报,呜呜鸣叫着便闯进了步行街。

    此时的魏婷根本不知道她的老爸已经怒气冲冲的杀过来,还在西餐厅里和赵长枪边吃边聊,谈的热火呢!

    “你把李大刚怎么了?”魏婷一边用刀子切割着面前的澳洲小牛排,一边笑着问赵长枪。

    “没什么,只不过把他的胳膊卸掉了,找个人推上就行。”赵长枪无所谓的说道。虽然李大刚很有来头,但是他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中。

    “打得好!活该!哈哈,我看以后这个混蛋还敢像苍蝇一样跟在我屁股后面嗡嗡乱叫。犒劳你一下。”魏婷的杏仁眼弯成了两条月牙,一边说,一边用叉子叉起一块牛排放到了赵长枪的嘴边。如果不是怕给爸爸惹麻烦,她早就想收拾李大刚了一顿了。这个男人太不知进退了。

    魏婷正说着,耳边忽然传来炸雷一样的暴喝:“魏婷!你在胡说什么!马上给我回去!”

    魏婷吓的一哆嗦,猛然一抬头,发现爸爸正一脸怒色的朝他们的卡座走来。

    魏超的肺筒子都要被气炸了!

    赵长枪太混蛋了,竟然让老子的女儿喂他吃牛排!格老子的,连老子都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呢!

    魏超也不管周围人的目光几乎将他淹没,龙行虎步便走到了赵长枪和魏婷面前,然后一把拉住魏婷的胳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爸!你干什么!我只是和枪哥一起吃顿饭而已!你用得着发这么大的火吗?”魏婷气愤的说道,她感到爸爸今天做的太过分了。不但让她下不来台,也让赵长枪下不来台。

    “你给我闭嘴!今天你要是不听我的,以后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你想气死我和你妈妈啊?上一次的事情,你妈妈气的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你都忘了?天下有你这样当女儿的吗?”魏超厉声暴喝道。

    上一次赵长枪去魏婷的家,魏妈妈听说赵长枪脚踩几只船,而女儿竟然还要死心塌地的跟着赵长枪之后,气的高血压引起脑溢血,当时昏倒在地,如果不是送医院及时,就抢救不过来了!

    也正是因为担心妈妈的身体,魏婷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才成了一个听话的乖乖女,不然以她的性格,早翘家跑路去平川县找赵长枪了。

    此刻魏婷听到爸爸又提起这件事,脸色一暗不敢说话了,只是躲在魏超的身后,冲找赵长枪眨了眨大眼睛,意思是你别担心,我没事,我的心里只有你。

    魏超可没看到女儿的小动作,他瞪眼看着赵长枪说道:“赵长枪,我今天再次警告你,请你不要再纠缠我的女儿!这一次我放你一次,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和我女儿在一起,我立刻将你抓起来!然后通知你的上级,告你一个生活作风问题!哼哼,身边已经有了那么多女人,竟然还来霍霍我女儿,你把我魏家当做什么了?如果你不信我的话,你大可以试试看!”

    魏超说完,大手拉着魏婷,拖着女儿就走出了西餐厅,临走还不忘告诉自己的司机,让他去结账。魏超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欠赵长枪一顿饭!

    魏超来时一阵风,来到之后一阵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然后走的时候又像一阵风,只留下目瞪口呆的赵长枪!

    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未来老丈人,赵长枪不禁一阵苦笑,心说,这老爷子,也太霸道,太火爆了吧?

    赵长枪正在自嘲,兜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赵长枪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电话接通了。

    话筒中传出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哈哈,赵长枪,被人恶骂的感觉很爽吧?哈哈哈,想不到威风凛凛,牛逼哄哄的赵长枪竟然也会有今天!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报仇的,很快我就会给你一个惊喜!”

    “喂喂喂!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赵长枪对着话筒喊道,然而对方却早已经挂断了电话,话筒中只剩下嘟嘟的盲音。

    赵长枪愣怔了片刻,忽然想起给他打电话的是谁了!他腾地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撒腿如飞朝大街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吼道:“魏伯父,婷婷,你们等一下!等一下!有危险!”

    大街上早已经没了魏婷的车子,只有悠悠然走来走去的行人。赵长枪却没发现,就在他刚刚吃饭的西餐厅里,一个一头金发的白人小伙子正在一边喝咖啡一边用手机不断的发送着信息。

    赵长枪和魏婷的信息就是他发送出去的,而给赵长枪打电话的人正是左少卿!虽然他改变了嗓音,赵长枪当时没有听出来,但是他还是很快醒悟过来了。

    “喂,大姐,你有没有看到刚才的警车往哪个方向去了?”赵长枪随手拦住一个四十多岁中年女人问道。

    “|哦,往那个方向去了。小伙子找警车干什么?想报警吗?是不是遇到麻烦事儿,不要紧,只要告诉姐,姐帮你摆平,姐也不图你什么,就图你会说话,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晚上给我打电话,我晚上一般很空虚,喂喂喂,你别跑啊”

    赵长枪差点吐血,今天这是怎么了?随便搭讪个人竟然都碰到这种人!

    赵长枪一路疾跑出了步行街,可是当他出了步行街后,却傻眼了,只见眼前是四通八达的城市道路,路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哪里有警车的影子?

    赵长枪心中一动,马上掏出手机给魏婷打电话,可是魏婷竟然一直没有接听!赵长枪脸上的汗都流下来了,他知道刚才左少卿的那个电话,绝不是吓唬他的。他既然敢打这个电话,说明他已经盯上魏婷了!

    赵长枪收起手机,使劲揉了一把脸,让自己平静一下,想了想魏超可能的去目的地,然后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去公安部!麻烦快点师傅,我有急事。”赵长枪一上车,就急促的说道。

    司机也不说话,稍打方向盘疾驰而去。

    就当出租车稳稳前行的时候,原本正播放音乐的车载广播中忽然传出女主持人的声音:“各位听众,现在插播一条信息,就在一分钟前,天朝门发生一起恶性车祸!一辆警车和一辆吉普牧马人相撞,警车中有三人,受伤严重,目前已经被肇事车主送往医院”

    赵长枪的头皮一阵发炸!他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被撞的警车肯定就是魏超的那辆车!最让他担心的还不是车祸,而是主持人的最后一句话,“肇事车主已经将伤者送往医院”!鬼知道左少卿会把魏超和魏婷弄到什么地方?反正绝对不会送到医院!

    “马上调头!去天朝门!”赵长枪厉声喝道!

    “先生,这里不能调头!”司机平淡的说道,他有些不明白自己的这位顾客忽然发什么神经。

    赵长枪唰的一下就把追魂枪拽了出来,亮闪闪的枪尖放到了的哥的脖子上,面色狰狞的说道:“我让你调头去天朝门!听我的,我会赔偿你所有损失!不听我的,我现在就割下你的脑袋!”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魏婷出事了!

第一六二零章 蓝夜菩萨    这边星空和天庭那边的星空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而像这种大量人员出入的地方,出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闪远点,否则后面出来的人有可能会撞上你。

    几人闪开到一旁,目睹了不断66续续出现的僧人,几人顶多是引得那些僧人多看一眼。

    苗毅看了看四周,第一件事情便是拿出星图比对,确认真正到了极乐界,确认了极乐界的地图在星图中的确有记载后松了口气,他来此可不是为了给那位菩萨祝寿的,另有目的。

    “牛总镇,贫僧还需面见家师,若无其他吩咐,贫僧先走一步。”寂空法师提出了告辞,他和苗毅这边不同路。

    本来是同路的,苗毅本就想跟他在极乐界转转,谁知寇家横插出个祝寿的事来,搞的这边另安排了人接待,可苗毅不想被寇家的熟人给盯着,遂问道:“不知法师要在极乐界呆多久?”

    寂空道:“怕是要呆上数月。”

    苗毅立马道:“那好,说不定给菩萨祝寿后要前去打扰法师,还望法师不要将牛某拒之门外才好。”

    寂空笑道:“牛总镇说笑了,贫僧静候便是。”

    “好!一言为定。”苗毅拱手送行。

    寂空合十礼,又朝妙存合十告辞,后者合十应,寂空这才转身找准方向急飞离。

    稍作目送,妙存偏头看了看苗毅,仔细打量起来,对于这位寇天王的女婿,她在极乐界也是久仰大名的,苗大官人尽干些别人不敢干的事,不歪名远扬才怪了。

    待苗毅头看来有了应,妙存这才伸手相请道:“牛总镇请随贫僧往这边走。”

    “有劳!”苗毅也入乡随俗合十致意,随后连同阎修随其远遁星空深处。

    极乐界大还是天庭的地盘大,这个没办法比较,对两家来说。星空有多大,双方的地盘就有多大。可若说管辖的势力范围的话,那肯定是天庭的大,虽说天庭的地盘上也遍布佛门弟子。可这些佛门弟子只对经营世俗的信徒、获取信徒的愿力有兴趣,不参与权利之争。

    当然,既然佛门做出了让步,天庭肯定也要做出让步,极乐界圈定的这块地盘天庭没有任何的管辖权。

    极乐界的架构也没天庭那么等级森严。什么金刚、菩萨之类的虽然也是佛主封的,可这玩意不限定名额的,只要修为到了且有足够的功德能享受到相应的愿力,佛主就有可能封你。

    譬如与罗汉对应的侯爷,天庭只有固定死的七十二侯,极乐界却有八百罗汉。有一点当然也是相同的,级别越往上越少,不可能闹出两个佛主来。

    极乐界所封佛号不代表谁的手下人马就一定很多,这又是极乐界与天庭不同的地方,没有谁以职位来管外人的事。上下几乎都是师承关系,谁阶梯层层下去的弟子多,谁下面的人就多,前提是你有足够的修行资源提供。

    极乐界这边的主要修行资源还是愿力,不是佛修不用仙元丹之类的东西,而是这边条件有限,没有天庭那边对天下掌控的绝对权势,自然就缺少财力,没了财力自然就难以换到足够的仙元丹,没有足够的仙元丹自然就以愿力为主。

    极乐界也有世俗凡间。不过在这佛门一统的光环笼罩下,凡夫俗子大多信佛,这一点和小世界各国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小世界对凡夫俗子更具强制性。这边更宽容。

    而佛界奉佛主为主,世俗愿力祈祷对象也自然是佛主,愿力资源的分配权也就掌控在了佛主的手中。天庭势力也会帮助监督天下各地寺庙内是否是在供奉佛主,不供奉佛主的寺庙一律清除。

    这边侯爷级别的罗汉多,星君级别的菩萨自然也不少,苗毅要去祝寿的蓝夜菩萨就是其中之一。其师祖便是相当于天庭天王级别的镜花佛,没这背景也不会劳动寇家派人来祝寿。要看?

    极乐界以名命星倒是和天庭境内如出一辙,蓝夜菩萨所在地就叫蓝夜星,自然也是苗毅此行的目的地。

    前来接引苗毅的妙存**师算是蓝夜菩萨的徒孙,其师便是蓝夜菩萨的亲传弟子。

    能派徒孙来领路,当然不会怠慢。

    蓝夜星,碧海之上岛屿星罗棋布,寺庙座座,云雾缥缈岛屿间,晨钟悠扬荡涤心神。

    正值清晨,灿阳跳出海面播洒的第一缕阳光堪堪照耀在山势最高的一座海岛山峰之上,峰顶寺庙金光灿灿,瑞气霞光笼罩,恍如金顶。

    有背景自然有好处,无须一些繁缛,苗毅被直接领进了巍峨浩大的蓝夜寺内。

    寺内清一色的女僧人,有剃度的光头,也有带修行的,带者束自然垂于背后。

    一路跟进的阎修被拦在了大雄宝殿外,只放了苗毅一人进入。

    大雄宝殿是以纯愿力凝聚而成,在一片金碧辉煌的寺宇中显得异常洁白。殿内佛主法像高大,盘坐贴壁,法像下一座洁白莲花座,花瓣层层堆叠高拱,蓝夜菩萨盘膝端坐在上,殿内左右站立数名合十弟子。

    蓝夜菩萨长自然后披垂背,面目端庄平静,目光倒是炯炯有神,直盯盯看着走入殿内的苗毅审视。

    苗毅走入时也在打量对方,走到莲花宝座下见礼,“牛有德奉寇天王法旨前来给菩萨贺寿!”一只储物镯奉上。

    一旁自然有人上来接下礼物。

    “有劳天王美意,还望去代贫僧向寇天王问好。”蓝夜菩萨语气平静。

    双方就此开始问答,一切都中规中矩,算是客套着走了个过场,都保持着礼节,随后苗毅告退。

    出了大雄宝殿,外面等候的妙存领了苗毅和阎修离开蓝夜寺,飞抵附近一座准备好的客院,等候半个月后蓝夜菩萨正式寿辰的那天观礼。

    这边也不会像外面一样搞什么大摆筵席,就是在寿辰那天做一场法事,让来宾共襄盛况。

    一座独门独户的小院子,安顿下来后。妙存与阎修互留了星铃便于联系,有事可以随时找她,她如今是专司负责苗毅这边。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待遇,能让蓝夜菩萨的徒孙来亲自看顾。妙存毕竟是封了佛号的**师,依旧是因为寇天王的背景,哪怕是皇甫家那边也只是下面的僧尼照料。

    不过皇甫家的人很快来了,皇甫君媃找上了门,一袭得体紫色长裙勾勒出优美身段。人也确实长的漂亮,气质又好。

    守在院子里的阎修低眉垂眼,当做没看到皇甫君媃往苗毅的房间去,实在是也不想看到,只求屋里那位主自觉点,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其实皇甫君媃见到阎修也怪不好意思的,阎修毕竟不是第一次做她和苗毅偷偷摸摸的见证人,她好好一个女人这点羞耻之心还是有的,勾搭有妇之夫能是光彩事?

    可是进门见了苗毅后,她那人前的端庄模样立变。银牙磕着一点红唇,美目含情脉脉地看着苗毅,双手往后慢慢关了房门拨上了门栓,启步慢慢走近苗毅。

    苗毅小汗一把,他不想在这里和皇甫君媃见面,可皇甫君媃不停传讯给他,他逼不得已只好告诉了所在位置,可看这女人样子似乎不止见面那么简单。

    “你关门干什么?让人瞧见了没干什么也说不清楚了。”苗毅有点急了,挥手就要施法打开房门。

    皇甫君媃却一把摁住了他的手,娇躯慢慢贴进了苗毅的怀里。双臂圈了苗毅的脖子,粘在了他身上,明眸忽闪道:“没干什么你怕什么?再说了你真的不想干点什么?”

    “你别乱来!”苗毅有些紧张地扯开了她的双臂。

    结果皇甫君媃又圈上了不放,脸颊微微浮现红晕。吐气如兰地娇语低声道:“有没有想我?”

    “君媃,别这样,外面有人,会听到动静。”

    “你那手下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

    “别这样,被你妈现了还得了?”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以为她不知道我们后来又在一起了?本就是她把我推到你身边的”说着说着。情动的皇甫君媃脚尖一踮,樱唇一口堵在了苗毅的唇上,主动献吻,热情如火。

    诚如她所说,自从被皇甫端容推了苗毅身边后,这女人真正是少了一层顾忌,感情上又有了一层突破,释放出来后越浓烈了,偷偷摸摸本就比光明正大更来劲。说白了,她现在是真的不怕她妈了,至少在这事上一点都不怕,她已经现她妈有意避不敢在她面前提这事,对不起女儿的那份心虚劲很明显,实在是没脸再说女儿什么。

    “不行!”尽管被勾搭的蠢蠢欲动,可苗毅还是用力推开了她,他真没胆子在这里乱来,才刚到,连这里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哪能陪她干那事,疯了差不多。

    被推的踉跄后退的皇甫君媃站稳脚后,慢慢低头,满腔热情被浇了冷水,低声道:“嫌我不知羞耻缠着你了是不是?”

    “我”苗毅很是无奈地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这里不行,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蓝夜星也有俗世,还是到俗世走走吧,刚好想看看这边的俗世是什么样的。”

    皇甫君媃这才转怒为嗔,抬头白了他一眼,点头道:“我先跟我娘那边打声招呼。”

    “好!”苗毅赶紧挥手施法打开了房门,快步走了出去,可不敢闭门呆久了让人怀疑。

    出门和外面院子里的阎修目光对上后,苗毅内心颇为尴尬,阎修过头去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反正他也管不了。

    皇甫君媃很快出来了,一脸郁闷样地告知,“我娘带我爹过来了。”

    “啊!”苗毅瞪大了眼睛,“他们过来干什么?你说了你在我这?”(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看】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