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边星空和天庭那边的星空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而像这种大量人员出入的地方,出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闪远点,否则后面出来的人有可能会撞上你。

    几人闪开到一旁,目睹了不断66续续出现的僧人,几人顶多是引得那些僧人多看一眼。

    苗毅看了看四周,第一件事情便是拿出星图比对,确认真正到了极乐界,确认了极乐界的地图在星图中的确有记载后松了口气,他来此可不是为了给那位菩萨祝寿的,另有目的。

    “牛总镇,贫僧还需面见家师,若无其他吩咐,贫僧先走一步。”寂空法师提出了告辞,他和苗毅这边不同路。

    本来是同路的,苗毅本就想跟他在极乐界转转,谁知寇家横插出个祝寿的事来,搞的这边另安排了人接待,可苗毅不想被寇家的熟人给盯着,遂问道:“不知法师要在极乐界呆多久?”

    寂空道:“怕是要呆上数月。”

    苗毅立马道:“那好,说不定给菩萨祝寿后要前去打扰法师,还望法师不要将牛某拒之门外才好。”

    寂空笑道:“牛总镇说笑了,贫僧静候便是。”

    “好!一言为定。”苗毅拱手送行。

    寂空合十礼,又朝妙存合十告辞,后者合十应,寂空这才转身找准方向急飞离。

    稍作目送,妙存偏头看了看苗毅,仔细打量起来,对于这位寇天王的女婿,她在极乐界也是久仰大名的,苗大官人尽干些别人不敢干的事,不歪名远扬才怪了。

    待苗毅头看来有了应,妙存这才伸手相请道:“牛总镇请随贫僧往这边走。”

    “有劳!”苗毅也入乡随俗合十致意,随后连同阎修随其远遁星空深处。

    极乐界大还是天庭的地盘大,这个没办法比较,对两家来说。星空有多大,双方的地盘就有多大。可若说管辖的势力范围的话,那肯定是天庭的大,虽说天庭的地盘上也遍布佛门弟子。可这些佛门弟子只对经营世俗的信徒、获取信徒的愿力有兴趣,不参与权利之争。

    当然,既然佛门做出了让步,天庭肯定也要做出让步,极乐界圈定的这块地盘天庭没有任何的管辖权。

    极乐界的架构也没天庭那么等级森严。什么金刚、菩萨之类的虽然也是佛主封的,可这玩意不限定名额的,只要修为到了且有足够的功德能享受到相应的愿力,佛主就有可能封你。

    譬如与罗汉对应的侯爷,天庭只有固定死的七十二侯,极乐界却有八百罗汉。有一点当然也是相同的,级别越往上越少,不可能闹出两个佛主来。

    极乐界所封佛号不代表谁的手下人马就一定很多,这又是极乐界与天庭不同的地方,没有谁以职位来管外人的事。上下几乎都是师承关系,谁阶梯层层下去的弟子多,谁下面的人就多,前提是你有足够的修行资源提供。

    极乐界这边的主要修行资源还是愿力,不是佛修不用仙元丹之类的东西,而是这边条件有限,没有天庭那边对天下掌控的绝对权势,自然就缺少财力,没了财力自然就难以换到足够的仙元丹,没有足够的仙元丹自然就以愿力为主。

    极乐界也有世俗凡间。不过在这佛门一统的光环笼罩下,凡夫俗子大多信佛,这一点和小世界各国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小世界对凡夫俗子更具强制性。这边更宽容。

    而佛界奉佛主为主,世俗愿力祈祷对象也自然是佛主,愿力资源的分配权也就掌控在了佛主的手中。天庭势力也会帮助监督天下各地寺庙内是否是在供奉佛主,不供奉佛主的寺庙一律清除。

    这边侯爷级别的罗汉多,星君级别的菩萨自然也不少,苗毅要去祝寿的蓝夜菩萨就是其中之一。其师祖便是相当于天庭天王级别的镜花佛,没这背景也不会劳动寇家派人来祝寿。要看?

    极乐界以名命星倒是和天庭境内如出一辙,蓝夜菩萨所在地就叫蓝夜星,自然也是苗毅此行的目的地。

    前来接引苗毅的妙存**师算是蓝夜菩萨的徒孙,其师便是蓝夜菩萨的亲传弟子。

    能派徒孙来领路,当然不会怠慢。

    蓝夜星,碧海之上岛屿星罗棋布,寺庙座座,云雾缥缈岛屿间,晨钟悠扬荡涤心神。

    正值清晨,灿阳跳出海面播洒的第一缕阳光堪堪照耀在山势最高的一座海岛山峰之上,峰顶寺庙金光灿灿,瑞气霞光笼罩,恍如金顶。

    有背景自然有好处,无须一些繁缛,苗毅被直接领进了巍峨浩大的蓝夜寺内。

    寺内清一色的女僧人,有剃度的光头,也有带修行的,带者束自然垂于背后。

    一路跟进的阎修被拦在了大雄宝殿外,只放了苗毅一人进入。

    大雄宝殿是以纯愿力凝聚而成,在一片金碧辉煌的寺宇中显得异常洁白。殿内佛主法像高大,盘坐贴壁,法像下一座洁白莲花座,花瓣层层堆叠高拱,蓝夜菩萨盘膝端坐在上,殿内左右站立数名合十弟子。

    蓝夜菩萨长自然后披垂背,面目端庄平静,目光倒是炯炯有神,直盯盯看着走入殿内的苗毅审视。

    苗毅走入时也在打量对方,走到莲花宝座下见礼,“牛有德奉寇天王法旨前来给菩萨贺寿!”一只储物镯奉上。

    一旁自然有人上来接下礼物。

    “有劳天王美意,还望去代贫僧向寇天王问好。”蓝夜菩萨语气平静。

    双方就此开始问答,一切都中规中矩,算是客套着走了个过场,都保持着礼节,随后苗毅告退。

    出了大雄宝殿,外面等候的妙存领了苗毅和阎修离开蓝夜寺,飞抵附近一座准备好的客院,等候半个月后蓝夜菩萨正式寿辰的那天观礼。

    这边也不会像外面一样搞什么大摆筵席,就是在寿辰那天做一场法事,让来宾共襄盛况。

    一座独门独户的小院子,安顿下来后。妙存与阎修互留了星铃便于联系,有事可以随时找她,她如今是专司负责苗毅这边。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待遇,能让蓝夜菩萨的徒孙来亲自看顾。妙存毕竟是封了佛号的**师,依旧是因为寇天王的背景,哪怕是皇甫家那边也只是下面的僧尼照料。

    不过皇甫家的人很快来了,皇甫君媃找上了门,一袭得体紫色长裙勾勒出优美身段。人也确实长的漂亮,气质又好。

    守在院子里的阎修低眉垂眼,当做没看到皇甫君媃往苗毅的房间去,实在是也不想看到,只求屋里那位主自觉点,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其实皇甫君媃见到阎修也怪不好意思的,阎修毕竟不是第一次做她和苗毅偷偷摸摸的见证人,她好好一个女人这点羞耻之心还是有的,勾搭有妇之夫能是光彩事?

    可是进门见了苗毅后,她那人前的端庄模样立变。银牙磕着一点红唇,美目含情脉脉地看着苗毅,双手往后慢慢关了房门拨上了门栓,启步慢慢走近苗毅。

    苗毅小汗一把,他不想在这里和皇甫君媃见面,可皇甫君媃不停传讯给他,他逼不得已只好告诉了所在位置,可看这女人样子似乎不止见面那么简单。

    “你关门干什么?让人瞧见了没干什么也说不清楚了。”苗毅有点急了,挥手就要施法打开房门。

    皇甫君媃却一把摁住了他的手,娇躯慢慢贴进了苗毅的怀里。双臂圈了苗毅的脖子,粘在了他身上,明眸忽闪道:“没干什么你怕什么?再说了你真的不想干点什么?”

    “你别乱来!”苗毅有些紧张地扯开了她的双臂。

    结果皇甫君媃又圈上了不放,脸颊微微浮现红晕。吐气如兰地娇语低声道:“有没有想我?”

    “君媃,别这样,外面有人,会听到动静。”

    “你那手下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

    “别这样,被你妈现了还得了?”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以为她不知道我们后来又在一起了?本就是她把我推到你身边的”说着说着。情动的皇甫君媃脚尖一踮,樱唇一口堵在了苗毅的唇上,主动献吻,热情如火。

    诚如她所说,自从被皇甫端容推了苗毅身边后,这女人真正是少了一层顾忌,感情上又有了一层突破,释放出来后越浓烈了,偷偷摸摸本就比光明正大更来劲。说白了,她现在是真的不怕她妈了,至少在这事上一点都不怕,她已经现她妈有意避不敢在她面前提这事,对不起女儿的那份心虚劲很明显,实在是没脸再说女儿什么。

    “不行!”尽管被勾搭的蠢蠢欲动,可苗毅还是用力推开了她,他真没胆子在这里乱来,才刚到,连这里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哪能陪她干那事,疯了差不多。

    被推的踉跄后退的皇甫君媃站稳脚后,慢慢低头,满腔热情被浇了冷水,低声道:“嫌我不知羞耻缠着你了是不是?”

    “我”苗毅很是无奈地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这里不行,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蓝夜星也有俗世,还是到俗世走走吧,刚好想看看这边的俗世是什么样的。”

    皇甫君媃这才转怒为嗔,抬头白了他一眼,点头道:“我先跟我娘那边打声招呼。”

    “好!”苗毅赶紧挥手施法打开了房门,快步走了出去,可不敢闭门呆久了让人怀疑。

    出门和外面院子里的阎修目光对上后,苗毅内心颇为尴尬,阎修过头去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反正他也管不了。

    皇甫君媃很快出来了,一脸郁闷样地告知,“我娘带我爹过来了。”

    “啊!”苗毅瞪大了眼睛,“他们过来干什么?你说了你在我这?”(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看】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护花使者李大刚    魏婷在前面走的风风火火,连赵长枪都不得不加快步频才能跟的上。

    “喂,喂,你不用跑这么快吧?”赵长枪紧走几步,赶上魏婷说道。

    “你快点!我这不是怕那个跟屁虫跟上来嘛!”魏婷一边说,一边回头看看,好像真的害怕李大刚追上来一样。

    “到底怎么回事?那个李大刚是你同事?”赵长枪想想刚才李大刚看他的样子,就猜到了大概。

    “他是公共安全和网络监察科的,公安部第一副部长的大公子。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好像苍蝇一样嗡嗡乱叫,烦都烦死了。偏生这个混蛋还会讨我爸妈欢心。”

    魏婷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喂,枪哥,你如果不再加把劲拿下我爸妈,我爸妈可就真把我嫁给别人了!你知道的,我爸爸可是非常霸道的,现在基本就是把我监控起来了。我连出差的机会都没有。这两天因为出了吴天峰和**官的事情,李大刚那个混蛋更有理由跟着我了,美名其曰贴身保护!更可气的是,我爸爸竟然默许了他的护花使者身份!”

    “哦,他如果真能贴身保护你,好像也不错啊。只不过就是人太少,不太安全,如果再多加上几个才会更安全。”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赵长枪可没开玩笑,他说的可是真心话,以左少卿的疯狂,如果他真的想对魏婷出手,就靠一个油头粉面的李大刚想保护魏婷周全,简直是痴人说梦!只能再加人!

    魏婷却误会了赵长枪的意思,她冲赵长枪杏眼一瞪,一把撕住赵长枪的耳朵拧了一圈,娇嗔道:“你还笑!咦?我发现你笑的怎么这么贱啊?你这个混蛋这些日子是不是把我忘记了?来到燕京也不和我打声招呼!你现在是不是就盼着我爸爸把我嫁给别人,你正好甩开我这个包袱?!”

    魏婷手下可没留情,是真拧!这丫头怪赵长枪来到燕京没在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是真生气了!

    赵长枪疼的嗷嗷直叫,连声说道:“放手!快放手啊!路人都看着呢!毁了我的形象不要紧,毁了魏大警官的形象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说,你是不是将我当包袱了?是不是想将我甩开?”魏婷的手松了松。

    “哎呀,哎呀!天地良心啊!谁如果能把魏大警官当成无用的累赘包袱,谁就是瞎了狗眼啊!”

    “那你来到燕京后,为什么不第一时间联系我?”魏婷的手松开了。

    赵长枪一边揉着耳朵一边说道:“我这不是不敢嘛!你知道的,左少卿这次出现,早晚会找上我,我怕他知道了我和你的关系,会将仇恨的怒火撒到你身上!”

    魏婷看赵长枪说的严肃,脸上的表情不禁也凝重了几分,说道:“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当然有!甚至比我说的还要严重!你不知道左少卿的为人,但是我太了解这个混蛋了。这是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人!而且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左少卿这次回来,先是对付吴天峰,然后是**官,可以看出他走的是高端路线。他不但想报复我,而且要报复当初参与这事的所有高官!如果我没料错的话,魏伯父可能也是他报复的目标之一!所以这些天你绝对不能在街上乱跑!并且你要提醒魏伯父,如果没有必要,让他尽量也不要外出。如果有必要外出,身边一定要多带人!”赵长枪郑重的说道。

    “不会吧?这个左少卿会如此疯狂,竟然连大部长都敢下手?”魏婷秀眉微蹙,说道。虽然赵长枪之前已经专门给她打过电话,嘱咐过她这件事,可是她以前始终没有想到这事会这么严重。

    赵长枪微微叹口气说道:“严格说来,左少卿已经不是普通的犯罪分子,他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什么疯狂的事情都会干的出来!”

    魏婷眼珠一转,忽然说道:“那你为什么会在街上逛来逛去?哦,你不会是想用这种方法将左少卿引出来吧?”

    赵长枪苦笑一声说道:“唉!我倒是这种想法,可是左少卿这个混蛋明显现在还不想对付我,我已经溜达好几天了,可是这个混蛋竟然直接将我无视了!”

    “枪哥,我倒是有个好主意,能将左少卿引出来。”魏婷说道。

    赵长枪刚想问问魏婷,她有什么好主意,可是看看魏婷狡黠的眼神,马上明白了这丫头心中在想什么,于是立刻严厉的说道:“不行!你的主意绝对不行!”

    魏婷小嘴一撅说道:“怎么不行?你刚才也说了,如果让左少卿知道我和你的关系,那么左少卿就很可能会对我动手。到时候,我把左少卿引出来,你给他来个雷霆一击,将他当场抓获,事儿不就成了?”

    “不行!这事绝对不能这么干!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没得商量!”赵长枪太阳穴上的青筋都跳起来了。

    赵长枪忽然感到自己实在不该和魏婷说之前的那些话,这丫头是个犟脾气,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恐怕谁都改变不了,而自己又不能整天跟着他,这可怎么办?

    魏婷看到赵长枪是真急了,于是嫣然一笑,小手抓住赵长枪的大手轻轻的晃了晃,温柔的说道:“好了,不要这么激动了。我都听你的,以后不出来了好不好?”|

    温柔的女人就像水,能荡涤人的灵魂。然而野蛮的女人如果温柔起来,能将整个人融化!

    赵长枪看到魏婷忽然变成一副小女人的样子,心中竟然有种暖暖的感觉。他一把将魏婷拦腰抱起,原地转了几圈,说道:“哈哈,这才是我的听话好老婆嘛!”

    魏婷搂着赵长枪的脖子,正想给他来个当街热吻,却忽然看到李大刚竟然又从后面赶了上来,于是她连忙示意赵长枪将自己放到了地上。

    “李大刚,你怎么又跟上来了?就算你想当电灯泡,也不用当的这么廉价吧?”魏婷瞪眼看着李大刚,冷冰冰的说道。

    赵长枪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丫头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文雅了?骂人贱不说贱,叫廉价!

    李大刚被魏婷的话气的直咬牙,心中暗暗发狠:“妈的,你个死**,别看你现在嚣张,等老子把你娶过门,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老子让你两天起不来床!”

    这家伙心中想的狠毒,脸上却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婷婷,这几天不太平,我这不是为了保护你嘛!我如果不跟着你,我怕你会被某些心怀不轨的人沾了便宜啊!这个时代可是什么样的骗子都有。我们虽然都是警察,但是毕竟还年轻嘛,眼光怎么也不如魏伯父啊!要说看人的眼光,还是魏伯父高明啊!魏伯父说不好的人,肯定就不好!”

    这家伙一边说一边拿眼神不时扫过赵长枪,傻子也知道他说的是赵长枪被魏超赶出家门的事情。

    赵长枪心中便有点恼火了,心说:“你丫追我老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竟然还敢在老子面前说三道四,我看你纯粹是没事找抽!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以为你是开染坊的。”

    想到这些,赵长枪冲李大刚嘿嘿一笑说道:“李大刚是吧?这些天你不顾生命危险,寸步不离的保护我女朋友,我深表感谢,来,我们握个手,今天中午我请客,咱们两个好好絮叨絮叨。”

    赵长枪一边说话一边将手伸到了李大刚面前。

    李大刚看到赵长枪样子,就知道赵长枪想用握手的方式,来和自己较量一下。不过这家伙可没怯懦,他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在他们科室,掰手腕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两个人的手刚刚握在一起,李大刚就猛然发力,想让赵长枪在魏婷面前出个大丑,也让魏婷看看她看中的这个男友到底有多么的不堪!

    然而这家伙的手刚刚用上力气,脸色就是一变!他感到赵长枪的手竟然硬的好像铁条一样!没有一点弹性!

    赵长枪就算和天生神力的赵玉山握手都不会吃亏,怎么会在乎李大刚这点力量?他一脸微笑,手上猛然一用力。

    “啊!”李大刚口中猛然发出一声惨叫!他感到自己的手好像被钢铁机器咬住一样,仿佛手上的骨头正在一块块的断裂!片刻间,这家伙脑门上便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李警官真是热情,今天能认识李警官这样古道热肠的人真是三生有幸。”赵长枪一边笑呵呵的说着,一边握着李大刚的手上下抖动了两下。

    李大刚顿时忽然听到从自己的肩膀上传来咔吧一声响,伴随着一阵钻心的疼痛,接着他便感到自己的整条右臂都不听使唤了,手上更是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气!

    他的胳膊被赵长枪甩脱臼了!

    “哦,李警官脸上怎么流了这么多汗?是不是有些不舒服?既然这样,今天我就不请客了,你还是回去看医生吧,小病不治会拖延成大病,如果耽误了李警官治病可就是我的罪过了。李警官再见。”

    赵长枪坏坏的笑了一下,松开手,转身和魏婷离开了,临走还不忘礼貌的和李大刚摆摆手,说声再见。

    李大刚恨不能掏出枪来一枪毙了赵长枪,可是看看就在一旁一脸小得意的魏婷,还是没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离开。

    他是网警,按说没资格配枪的,不过因为他爸爸是副部长,走关系给自己配了一把枪,如果现在拿出来被魏婷看到,说不定魏婷会到上级告他一状!那可就麻烦了。

    别人的告状他可以不管,但是魏婷的告状他可承受不起。魏婷的老爸可是比他的老爸还牛逼呢!

    李大刚用喷火的眼睛一直目送赵长枪和魏婷走进远处的一家西餐厅,才伸手喊过一辆人力三轮,咬牙说道:“去京城医院!”

    这里是步行街,没有出租车,只有人力三轮。这家伙上车后,用左手再次给魏超拨打了电话,将魏婷和赵长枪所在的西餐厅告诉了魏超。 官途匪路桃花运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护花使者李大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