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目标

    赵长枪赶到吴天峰的病房时候,正是疗养院查房的时间。<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副院长,大外科主任全来了,屁股后面还跟着几个实习医生和护士,哗啦啦一片白大褂,如果不是病房够大,恐怕根本装不下这么多人。

    这还是因为吴天峰只是一个公安局长,如果是部委领导,来的人会更多,院长大人也会亲自驾临。

    赵长枪来的不是时候,说的话也不合时宜!吴天峰虽然不是部委领导,但是作为燕京市公安局长,想求他办事的人多着呢!想巴结他的人也多着呢!

    所以,赵长枪的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便都投到他身上,几个实习医生更是呵斥道: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你想干什么?”

    “赶快离开!这里不是你喧哗的地方!你如果不离开,信不信马上就会有人将你抓起来?”

    好像要验证最后一位哥们的话,他的话刚说完,竟然就从外面跑进来两名警察,伸手就要去抓赵长枪的肩膀。

    赵长枪知道这两名警察肯定是留在医院保护吴天峰的。他也没打算和他们一般见识,只是肩膀一沉,然后猛然向前迈出一步,瞬间便到了吴天峰的病‘床’前。

    赵长枪突然的动作把后面两名警察差点晃倒在地!两个青年干警竟然没抓住人,这让两人的脸上都不太好看,他们分开人群就要再去抓赵长枪。周围的医生护士们也继续谴责赵长枪。

    “都给我闭嘴!我有话要和吴局说!如果你们不想燕京市死更多的无辜者,就马上给我滚出去!”赵长枪扭头冲众人喝道!

    赵长枪现在恨恼火,他实在搞不明白吴天峰到底是怎么搞得,他为什么不把自己之前告诉他的话放在心上呢?如果那个**官早有准备,何至于会丧了‘性’命?

    众人被赵长枪凶狠的话和凶狠的表情吓的不轻,愣了片刻才纷纷又要朝赵长枪开炮,那两名警察更是就要再次冲向赵长枪。

    然而就在此时,众人却清晰的听到躺在病‘床’上的吴天峰说道:“都闭嘴!你们都出去吧!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找我有事情要谈。”

    众人不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挺’阳光帅气,脾气却有些‘操’蛋的家伙竟然是吴天峰的朋友!

    吴大局长已经发话,这些人不再逗留了,纷纷瞪了赵长枪一眼,然后离开了。[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什么东西!我只不过说了一句话,竟然都冲着我来了!有本事去把凶手抓住啊!”赵长枪看着那些人的背影不禁嘟囔道。

    “行了,他们也是为了工作。维护医院的秩序是他们的责任。你在别人查‘床’的时候过来大呼小叫,本来就违反了人家规定嘛。”吴天峰翻翻白眼说道。

    “哦,说起来还都是我的错了?算了算了,不说这事了。吴局,我问你,**官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将那天我告诉你的事情告诉他?”赵长枪不忿的说道。他看到吴天峰的脸‘色’好像比前天还坏一些,说话的语气便温和了许多。

    吴天峰闭上眼睛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唉!我告诉过他们,也叮嘱过他们。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你的判断,所以根本就没把我的嘱咐放在心上啊。”

    赵长枪沉默了,其实他早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毕竟赵长枪认为行刺吴天峰的人是左少卿,根本就没有一点证据!赵长枪空口白牙想取信于人的确不容易。尤其是那些官高位显者。

    凡高位者都有一个‘毛’病,总认为自己的观点才是正确的。比如很多人都认为自己吃一点拿一点没关系,不会被发现。就是有很多人警告他们,他们仍然我行我素。殊不知这种认识有时候真的会要命!

    “再给他们打个电话吧,让他们都小心一点!我现在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行凶之人就是左少卿无疑!这个人心志极坚,无论干什么事情都不达目的不罢休。只要他想做掉的人还没死干净,他是不会收手的。唉!自从左少卿逃出看守所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担心会有这么一天来临!快两年过去,我本来几乎要将此事淡忘,没想到最后该来的还是来了!左少卿这个‘混’蛋,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赵长枪恨恨的说道。

    “不光你不会放过他,全国人民都不会放过他!”吴天峰忽然虎目一睁说道。

    因为**官的死,虽然赵长枪今天来责备他,但是他的心却比赵长枪还要难受!他感到的压力也比赵长枪更强烈,毕竟他是燕京市公安局长,而这些事情又是发生在燕京市的管辖范围内!

    “接下来燕京市局副局长刘丙强,刑警队长陆晓红,都必须要重点保护!特别是陆晓红,当初她可是猎犬小组的组长!在左少卿看来,如果不是当初陆晓红带着猎犬小组进入岛国,他不会最终落到华国警方的手。所以,左少卿很可能会找机会祸害陆晓红!”赵长枪一边想一边说道。

    “其实,我感觉最危险的还是你。”吴天峰又说道。

    赵长枪摆摆手说道:“我说过,我不怕他们行刺我。只要他们敢在我面前出现,我一定会将他们缉捕归案!这几天我一直在燕京市的大街小巷逛‘荡’。希望能把左少卿这个老狐狸引出来,没想到左少卿这个‘混’蛋竟然根本不理会我!算了,不说这些了,我看你现在的‘精’神还能撑得住,不如我们共同想一下左少卿接下来还会对谁下手,拟定一个详细的名单,让他们早做准备,不要再让左少卿钻了空子。你看怎么样?”

    “好吧,我来说,你来写”吴天峰说道。

    赵长枪在吴天峰的病房里呆了四十多分钟才离开。可别小看两个人这四十多分钟的工作,他们拟定的名单就相当于左少卿的必杀榜!未来几天内只要把这些人保护好,左少卿就不会再有可趁之机。

    这一次吴天峰不顾自己身体虚弱,按照名单亲自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加强防范,注意安全。那些人接到了吴天峰的电话,再加上有了**官的教训,没有人再怀疑赵长枪的判断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竟然便没有再发生恶‘性’刺杀事件。

    现在既然已经确定凶手就是左少卿,赵长枪也不急着回平川县了。赵长枪心很清楚,藏在暗的左少卿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当他发现没有机会报复别人的时候,肯定会将报复的目标对准自己!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里,赵长枪像以前一样在燕京市的大街小巷逛‘荡’。他知道左少卿早晚会有忍不住的时候,他肯定会向自己出手!

    让赵长枪意外的是,他没有等到左少卿,却在一条步行街上偶然遇到了魏婷!

    赵长枪遇到魏婷的时候,魏婷竟然正在和一名油头粉面的男警察逛街!赵长枪鼻子差点没气歪了,魏婷可是在他和吴天峰拟定的那张名单上名列前茅,是需要重点防范的对象!可是现在这个鬼丫头竟然敢出来大摇大摆的逛街,而她的身边竟然只有一名同伴!这如果被左少卿的人碰到,那还了得!

    “魏婷!”

    赵长枪也顾不得其他了,从旁边的一个店铺忽然蹿出来,在魏婷的背后喊道。

    魏婷猛然回头,看到喊自己的人竟然是日思夜想的赵长枪,于是马上跑到赵长枪面前,一把抱住他,连声说道:“枪哥!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到的燕京,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你心到底还有没有我?哦,我明白了,这些天你是不是一直和晓芳妹子在一起?”

    赵长枪不禁一阵哭笑不得,还不等自己责备魏婷在这个非常时期到处‘乱’跑呢,魏婷倒是先对自己兴师问罪了。

    赵长枪刚要说话,和魏婷在一起的那个青年警察却‘阴’沉着脸冲他说道:“你是谁?请你离婷婷远点!不然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家伙的话音刚落,魏婷就猛然扭头,瞪眼看着他说道:“我说李大刚,你眼睛有‘毛’病是吧?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他是我朋友吗?我告诉你,他叫赵长枪,是我的男朋友!我早告诉过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现在相信了吧?”

    李大刚的脸上一阵青红不定,沉声说道:“婷婷,我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那个被魏伯父赶出家‘门’的家伙吧?魏伯父可是不同意你们‘交’往的!所以,他不能算是你的男朋友!婷婷,你还是跟我走吧。今天我可是负责保护你,如果你不跟我一起回局里,我可要挨领导训了!”

    魏婷也把脸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李大刚,你有没有搞错?要找男朋友的是我!不是我爸爸!不要以为我爸爸看好你,你就以为我也看好你!另外,我可从来没求着你保护我,我也用不着你保护。现在我男朋友来了,就更用不着你保护了。你赶紧回去吧。”

    “婷婷,你听我说”李大刚竟然伸手要去拉魏婷的衣袖。

    魏婷柳眉一竖,冷声喝道:“李大刚!我警告你不要叫我婷婷!婷婷不是你叫的!你不走是吧,我走!枪哥,我们走,我请你吃饭,我知道这条街上一家西餐馆,味道‘棒’极了!你远来是客,我请客!”

    魏婷说着话,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赵长枪就跑,一边跑,还一边扭头对李大刚说道:“李大刚,我警告你不要跟着我们,你如果跟着我们,我就立刻让人将你调出我们单位!不信你就试试!”

    李大刚本来想追上来,听了魏婷的话,却停下了脚步,只是脸‘色’却越发‘阴’沉了。他看着赵长枪和魏婷跑远的背影,咬了咬牙,‘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魏伯伯,我是小李啊,婷婷见到赵长枪了,被赵长枪拖着一起去吃饭了。伯父,婷婷和那个赵长枪在一起,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什么?赵长枪来了?婷婷和他一起去吃饭了?他们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就来!气死我了!这个不孝‘女’儿!”

    李大刚听着魏超在话筒的咆哮声,嘴角不禁勾起一丝冷笑,口却小心的将魏婷和赵长枪所在的方位告诉了魏超。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一八章 后宫风云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闻泽皱眉。看

    苗毅:“有些事情是我考虑能决定的吗?你我都心知肚明,还是让能做决定的人去做决定吧,闻大哥不必勉强。”

    闻泽默然,让对方答应也的确是有点为难,不近卫军面临危机,了近卫军寇家情何以堪,寇家焉能放过他?卷入了上层的游戏中,小人物根本没有自主的权利,也的确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上面有了结果才是真正的结果。

    “唉!”轻轻叹了声,闻泽默默点头,也就不勉强了,反正这次上面让他来也没说一定要达成目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说这事了,那个杨庆和海平心是怎么事?上面让我顺带来查这事。”

    杨庆和海平心自然已经‘死’了,苗毅已经上报了上去,理由是外出的时候遇袭,此时的复自然也是如此,“他们两个估计是被我连累了,我怀疑已经有人开始对我动手了”

    信义阁。

    七绝推门而入走到盘膝打坐的曹满身边,禀报道:“东家,闻泽走了,牛有德有没有答应不知道。”

    曹满闭眼徐徐道:“老爷子那边交代了,一旦天后怀上了,送二十个逃犯给牛有德立功,助他官复原级,也算是给寇家一个交代。”

    “是!”七绝应下,又试着问道:“现在还没有确定牛有德有没有答应就帮他,合适吗?”

    曹满微微唇动:“我也不知道老爷子的依据是什么,老爷子说了,天宫那边一旦派了人来找牛有德,天后立子嗣的事陛下应该就下定了决心,这边可以着手准备还寇家的人情了,寇家帮咱们把事情办到位了,咱们也把他的事顶到位,互不相欠!”

    七绝愣了愣,也想不通依据是什么。估计曹满应该从老爷子那边问到了什么,但曹满既然不愿说出来,那他也不好多问,话锋一转。“天后若真有了子嗣,咱们这边是不是就不管牛有德了?”

    曹满:“若再插手的话,青主那边怕是会不高兴,会牵连到天后身上,目前一切以天后立下子嗣为大。此关系到家族的将来。”双眼缓缓睁开,“当然,不插手不代表不闻不问,老爷子对牛有德身后的东西比较感兴趣,所以有什么消息还是可以提供给他的,就看他自己能从寇家求得多大的助力了。”

    “明白了!”七绝点头。

    而从闻泽踏出鬼市总镇府的那一刻开始,整个总镇府立刻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离了杨庆,遇上这样的事情,苗毅明显感觉到手上有点吃力,徐堂然马屁虽然拍的不错。可轮能力比起杨庆不是差了一点点,住持戒备的事交给了杨召青,而杨召青比起杨庆也的确是有所不如。

    迫于此,苗毅也不得不暂时窝在了总镇府足不出户,幸好并无任何意外生。倒是云知秋从寇家那边传来的消息给苗毅解了惑,表示天庭上上下下的人都在观望,相对于天后立子嗣的事,对天庭大佬来说,他区区一个苗毅实在是不算什么,天子关系的是所有家族的将来命运。就连和苗毅仇怨最深的嬴家也不会把精力放在他苗毅身上,嬴家现在考虑的恐怕是天后一旦怀上了,天妃战如意在天宫如何立足,天后会不会仗着腹中孕育了天子而对天妃下毒手。陛下对天妃的态度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另外云知秋还透露了一点,夏侯家此时的最大精力恐怕都放在了如何让天后怀上儿子,而不是女儿,这里面要下的工夫可不是一点点大,有人希望天后怀的是儿子,有人希望天后怀的是女儿。后宫如今已是风起云涌,各方势力展开了角逐,天帝一旦去了天牝宫立马会引起所有人的高度关注,而天牝宫已经杖毙了十几名宫女,后宫妃子也死了一个。

    如今甚至有传言出,说天后一旦生下了儿子,会有人惦记让天子将天帝给取而代之,此言诛心!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一旦天帝不在了,夏侯家必然要全力辅佐扶天子登上帝位,以延续夏侯家不倒的地位,这个时候出这种谣言,闹得夏侯家紧张的很。

    同时还有另一个呼声出来了,表示天妃也可以为陛下立子嗣,天后可以先生,天妃可以随后。表面上看是想尊嫡出为长,可实际上是有人想寄托另一种可能,若天后生下的是女儿,天妃生下的是儿子,那天妃所出就是长子了,担了个‘长子’的名头,不管是不是嫡出,将来都存在可能的变数,长幼有序也是个说法,有人企图不小。

    在后宫乱象丛生之际,尽管整个天庭都知道天帝对天妃的宠爱,可在这个时候,青主却在朝堂上公开话了,“不管天后胎生的是女儿还是儿子,嫡长子一定是天后所出,直到天后生出嫡长子为止,别无其他可能,后宫若有妃子珠胎暗结,不管是谁,一律杖毙,绝不饶恕!”

    这话等于把天帝最宠爱的天妃也包括了进去,一下就把天妃战如意孕育长子的希望给彻底杜绝了。

    事后有消息说,天后闻讯感激涕零,跪在天帝膝下抱着天帝大腿痛哭,感动的不行,之后对东宫的天妃似乎也宽容了不少。

    天帝出此番言论后,后宫乱象一下就平息了不少。可并未彻底平息,天后若胎是女儿,就意味着时间上的拖延,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存在各种变数,夏侯家自然要全力保障天后胎是儿子。

    这个全力保障意味着什么令云知秋唏嘘不已,很显然的,胎若是女儿,是不可能来到这世间的,天后若是运气好就能少遭点罪,若是运气不好,天后那肚皮只怕是够得受罪。

    云知秋对苗毅感叹,真不知道夏侯承宇坐那天后的位置有什么好的,简直是活受罪!

    天后还没怀上,后宫就已经这般风起云涌,一旦怀上,情况可想而知。

    总之一句话,如今各大势力暂时不会关注他苗毅,有危险也是以后的事。至少在鬼市不敢乱来,任何异常都有可能引来夏侯家的高度怀疑,搞不好会惹得夏侯家全力反击,这个时候没人敢轻举妄动。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整个天下在近期太平的难以置信,热闹都在后宫。天庭大佬消停了,天下就消停了,其中意味令人深思。

    苗毅闻讯后亦唏嘘感慨不已,没想到天后立子嗣会在天庭引起这么大的动静,所有大佬的目光都盯在了天后的肚皮上,若不是云知秋去了寇府帮忙打听,只怕有些事情他还真不会知道。

    如此甚好,小世界的事情苗毅暂时不管,在先期人马还没在炼狱站稳脚之前,苗毅也不会把后批人马给全部送进去,他另有事情要做,已经和地藏寺的寂空法师联系好了。

    “嘻嘻!”

    捏了撮梢搔了搔苗毅的鼻孔,见苗毅皱了皱鼻子,飞红偷笑收手,在那装睡。

    苗毅伸手揽了她光溜溜软若无骨的光滑腰肢扯进自己怀里,睁开眼,两人四目相对在一起,飞红明眸中笑意盈盈,那绝世容颜绽放出的会心笑容万分迷人,看的苗毅一呆。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敞开心扉恢复本心后,真正是美,苗毅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真心笑容,一笑百花惭。

    身边这么多女人,真正陪伴自己时间最久的恐怕还是这女人,而论姿色,这女人也毫无疑问是排位的。

    一只手顺着她平坦小腹滑入了茵草地探索,“唔”飞红光溜溜的娇躯立马不受控制地扭动,一脸不堪哀求住手样,越动人。苗毅分开她长腿,翻身而上,再次挞伐

    消停后,赤条条趴在苗毅胸**的飞红吞吐着香舌舔着苗毅耳垂,呢喃道:“大人真的要去极乐界?”

    苗毅大手游走在她背臀,“嗯,从未去过,想去见识一下。”

    飞红翘足虚晃在空中,“带妾身一起去吗?”

    苗毅:“不方便带你去。”

    飞红:“那妾身能告知监察左部那边说你去了极乐界吗?”

    苗毅:“告知也没关系,去了那边也瞒不住。对了,夫人安排给你的新丫鬟用着还顺手吗?”

    “嗯!”飞红低低应了声,说到自己原来那两个丫鬟心情不免有些失落,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已经被夫人给处理掉了。

    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虽是丫鬟,多少也有了些感情,她极力保证两个丫鬟和监察左部没关系,可云知秋对那青楼安排给飞红的丫鬟不放心,飞红不知道不代表那两个丫鬟真的和监察左部没关系。云知秋不敢冒这个险,抱着万一的心态不知把那两丫鬟给弄哪去了。

    苗毅察觉出了她的心情,轻轻拍了拍她后背,“没人愿意做恶人,夫人也不容易,她也是为你好。”

    次日,易容后的苗毅带着阎修经由地道出了鬼市总镇府,直奔地藏寺和寂空法师碰面。

    信义阁不让在鬼市挖地道,苗毅管他的,鬼市总镇在鬼市挖个地道你也有意见?先把地道给挖了,而且要挖个四通八达,等信义阁找上门再说。

    寂空法师每隔数年都要一趟极乐界,苗毅与之碰头后便一起离开了鬼市。(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