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耶和神、耶和林、耶和邪、耶绝魔、耶和天……”创世光尊突然对自己身边实力最强的五大弟子传音,“你们给我听着,等进入了[九宫天杀大阵],你们要在第一时间给我灭了一个人!”

    “师尊,您说要灭谁,我们一定灭了谁!”耶和邪最先回应,一脸傲气。↗,

    五阶中位圣人境界,又是光系的强者,速度快猛绝伦,就算对上其他系的五阶巅峰圣人,他也有可能战而胜之。

    是以,不但是耶和邪,创世光尊的所有弟子都是相当傲气的。他们都是能越级而战的强者!

    耶和邪抢了先,其他几个光系圣人也是纷纷传音邀战:“师尊,要灭了哪个人?”

    “吕重!盘古宇宙的吕重。这小子的潜力太逆天了!你们要不想被这小子快速超越,就必须把他扼杀在摇篮之内。否则,一旦吕重真正成长起来,我怀疑你们会有不少人陨落在他的手里。”创世光尊目光之中精光闪动,毫不掩饰自己对吕重的杀意。

    耶和神、耶和林、耶绝魔、耶和天等人也是连连点头。

    如今,诸天万界,哪个圣人不知道吕重的修炼潜力?

    他们个个都是老牌的超级圣人,岂能眼睁睁看着吕重迅速追赶上来而没有作为?

    “放心,师尊,那个吕重这次死定了!”耶和林也是傲气说道,一脸自信。“那吕重潜力惊人,甚至战斗力也极为恐怖,但是他绝对比不上我们光系强者。我们对神之杀气的抵抗力极强。可以说,单论对神之杀意的抗性,我们光系圣人几乎冠绝诸天万界。等进入了九宫天杀大阵,就是吕重陨落之日!”

    “不错!那个吕重嚣张不了多久了!”耶绝魔脸上闪过一丝狰狞,“这该死的小辈在鸿蒙龙墓中灭杀了我魔神界无数帝级、皇级、王级子弟,可以说与我魔神宇宙结下无穷血仇,他不死。难以安慰那些陨落的天使之灵……”

    创世光尊的目光也是阴沉了许多,深深的瞥了远处的吕重一眼。再次道:“不管如何,这次一定要趁机在[九宫天杀阵]中灭了吕重。”

    “是!”

    创世光尊门下五阶以上的圣人,个个同声应命。

    甚至四阶、三阶的圣人也颇有些跃跃欲试。

    他们也有心去追杀吕重,以获得创世光尊的青睐。

    ……

    无独有偶!

    不单创世光尊对吕重动了杀意。

    其他不少宇宙的圣尊。也暗暗传音各自的弟子,如能趁机灭杀吕重,一定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杀吕重!

    可以说,吕重在诸天万界的崛起,已让无数宇宙的圣尊、圣人感到心悸。

    这是一种超级变数带来的恐怖压力!

    尽管吕重还不是圣尊。

    尽管吕重才刚刚证道圣人境界没多久。

    尽管吕重现在才二阶中位圣人境界。

    但是,所有圣尊、圣人都明白,如果没什么人阻击一下吕重,这个吕重绝对会以更疯狂的速度快速提升。对自己会产生极为恐怖的威慑!

    ……

    “有意思!居然有什么东西引得我心神大动。”另一边的吕重,安然矗立在三清、二佛祖与女娲圣母的中间。心中陡然冷笑:“看来也有不少人在打我的主意呢!”

    时间大道道纹提升到上品上位境界,吕重对危险与敌意的感应增强了不少。

    这些圣人虽然个个精明之极,没有任何杀意泄露出来。但是,吕重却也能感应到真正对自己的敌意与杀意。

    “人算我,我亦算人。呵呵,这就得看结果到底是谁杀谁了……”吕重双眼微微一眯,不再去想到底是哪些圣人要算计自己。相反,他安静下来。平静地等着[九宫天杀阵]的降临!

    时间悄然流逝!

    大约三个小时之后,天神九宫卫的首领空寂圣尊陡然睁开了双眼。脸上闪过一丝潮红,突然开口:“混蚕、鸿钧、剑祖、刀尊、莲尊五人已成功破阵,现已进入[飞升神台],接下来轮到第二批圣尊!”

    话音一落,不等圣尊反应,空寂圣尊再次扬言:“同时,[九宫天杀大阵]开启,前十支赶到此地的圣人队伍,开始闯阵”

    “嗡嗡嗡……”

    一阵诡异而神秘的震动产生。

    陡然,一个血色的莲色通道在众圣的上方虚空产生。

    显然,这是进入[九宫天杀大阵]的通道。

    “哈哈,师尊他们既然已成功破阵,进入飞升神台,那么我们也闯阵吧,尽快与师尊汇合……”混蚕老祖的队伍中,其大师兄啸云圣人兴奋地大笑起来。带队最先向[九宫天杀大阵]的血莲通道冲去。

    “走……”剑祖的弟子最为干脆,只说了一个字,果然飞身而起,也冲入了通道之内。

    之后莲尊、刀尊的弟子也同时飞身而起,一一投射进入[九宫天杀大阵]。

    “我们也过去”太上对着众师弟一挥手,当先冲入血莲通道。

    吕重则是紧跟在诸位师兄、师姐的身后。

    刚一冲入血莲通道,顿时一股恐怖之极的杀意袭上心头。至强至邪的血煞之气带着毁灭诸神的恐怖威势产生。

    “啊……”早有准备的女娲圣母大叫一声,全身一阵颤动,整个人也陷入了失神当中。

    显然,她的意识已被神之杀意给牵引进入了幻境。

    吕重才二阶中位圣人的实力,可是这等恐怖的神之杀意袭击而来,吕重尚能坚持,而且都没有动用三大道器的力量护身。

    深深地看了快要迷失的女娲圣母一眼,吕重心念一动,大道之眼陡然开启,两道神秘毫光投射到女娲圣母的眉心。

    这是大道之眼的[破虚]之力,是其第一神通,可破一切虚妄与幻境。

    这神之杀意,虽然等级极高,但是毕竟不是神人本尊释放的。只不过是一丝神之意识的残留,其杀意虽盛,却不足以让五阶圣人失神。直接起到作用的,正是其隐藏的致幻之力!

    可任何阵法、禁制、幻境能量,在吕重的大道之眼的投射之下,都会无法遁形。

    随着吕重投射的能量的增强。女娲圣母周身的血色光华强行被逼退出来。而女娲圣母的眉头也微微颤动,显然她也快清醒。

    “呼呼呼……”

    就在这时候,一股强大到极点的拖拽力产生,吕重与所有尚清醒的圣人,只觉得一股无法反抗的力量席卷而至,裹带所有人轰入一个神秘的血色空间!

    “轰隆隆……”

    无数人发现,一进入这神秘的血色空间,神之杀意暴增了几十倍不止。所有人都被更恐怖的杀意给锁定。

    无数圣人一脸冷汗,全身开始颤抖……(未完待续1qd0202)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目标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山雨欲来 下一章:地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偶遇魏婷

    吴天峰和赵长枪的关系虽然不错,但是毕竟不是生死兄弟,再说,平川县距离燕京市那么远,所以,吴天峰猜到赵长枪千里迢迢来看自己,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strong>hua</strong>-79-

    赵长枪听了吴天峰的话,苦笑着说道:“吴局,实不相瞒,我这次来,一个是为了看望你,另一个就是为了求证一件事情。”

    “求证一件事情?什么事情?和我遇刺的事情有关?”吴天峰疑‘惑’道。

    赵长枪却没有直接回答吴天峰的话,而是问道:“吴局,你现在有没有怀疑目标?”

    赵长枪这句话好像很突然,但是吴天峰却知道赵长枪是问自己遇刺的这件事,他沉‘吟’一下,然后叹口气说道:“唉!自从我成为一名警察,从基层民警一直干到今天,得罪的人太多了。想置我于死地的人也太多了。不过我这两天仔细想了一下,还是锁定了几个目标,都是局里最近办的几个大案的在逃犯人,杀手应该就是他们的某一个,或者是他们雇佣的。”

    吴天峰知道赵长枪的背景,也知道他的为人,不怕赵长枪会走漏消息,所以他没有敷衍赵长枪,而是将自己心怀疑的几个人都告诉了赵长枪。

    赵长枪一边听,一边不断的点头。吴天峰说的这几个目标的确存在重大嫌疑。不过这并没有打消赵长枪对左少卿的怀疑,所以,吴天峰将他的怀疑目标说出来后,赵长枪便说道:“吴局,你有没有想过左少卿?”

    “左少卿?”吴天峰皱着眉头小声重复了一句,脑海开始搜索关于左少卿的一切信息。

    吴天峰的脑海很快便映出了左少卿的很多资料。虽然距离左少卿从看守所逃跑已经过去快两年,但是吴天峰对他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

    毕竟当初为了抓捕左少卿,燕京市警方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但如此,左少卿最后竟然还从看守所逃跑了,临走还打死打伤看守所好几十人!

    吴天峰想不记住他都难啊!

    “你是说,行刺我的幕后主使人可能是左少卿?”吴天峰吃惊的问道。

    事情发生后,他曾经想过很多怀疑目标,但是还真就没怀疑到左少卿身上,时间毕竟过去太久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很多时候直存在于小说,现实很少有这种事情。[&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时间可以冲淡恩情,同样也可以冲淡仇恨。如果一个人能数年如一日的时刻想着报仇,并且始终为了报仇而努力,他不是人才,是天才!

    “不错!左少卿!我怀疑这次事件很肯能就是他做的。”赵长枪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吴天峰说道,他有些不太相信赵长枪的这个判断。

    “猜测。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是我的直觉。如果硬要说证据的话,我没有任何证据。”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仅仅是因为一个直觉就千里迢迢的跑到燕京,这好像有些草率,甚至有些可笑。但是吴天峰却没有这么认为。

    他是老刑警出身,他清楚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只要左少卿有作案动机,警方就应该将他列为目标人物,然后找证据佐证,看看能不能排除。

    不过吴天峰还有一点不明白,于是问道:“吴天峰最恨的应该是你吧?他回来最应该报复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啊,他怎么先找上我了?”

    赵长枪咧咧嘴说道:“你还是有些不了解左少卿这个人。我和他打了太多‘交’道,所以我了解他。同样,他也了解我。当初我曾经承诺过他,只要他跟着我回国,指认向少杰参与制毒贩毒,我就会尽力保他一条命。他知道我的为人,既然已经承诺过,肯定就会去做。可是最后,他却仍然被判了死刑,他就肯定已经料到是有关人员没有听我的劝告。而他可能也已经猜到,我找到的有关人员可能就有你!所以,他先把复仇的怒火烧到了你的头上。”

    赵长枪话音刚落,吴天峰马上面‘色’一沉,说道:“你是埋怨我当时没有听你劝告,出来给左少卿说句话,留他一条命?”

    赵长枪连忙摆摆手说道:“不是。吴局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有埋怨谁,我相信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吴局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毕竟左少卿犯下的罪过太大了。如果不是为了让左少卿回国指认向少杰,我当时也不会给他那样一个承诺。”

    吴天峰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说道:“那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就事论事,分析这件事而已。如果我的猜想是成立的,那么你肯定不是左少卿报复的最后一个目标!左少卿接下来肯定还有一系列的复仇行动!他很可能还会找上当初参与此案的其他重要人员。当然,这其也包括我!因此,接下来,我认为你有必要通知当初参与此案的那些同志,让他们做好防范。同时,你们在侦破你这次遇袭案的同时,也应该向左少卿的方向倾斜。”赵长枪说道。

    吴天峰沉‘吟’一下,说道:“好吧,我听你的,我会马上让人通知相关同志,让他们做好防范。你最近也要多加小心。”

    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呵呵,我倒是不怕这个‘混’蛋找上我。现在他躲起来不‘露’头,我拿他没办法,如果他敢‘露’头找我的麻烦,我一定会将他抓住!这家伙也真够能忍的,竟然一窝就是两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的通缉令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撤销呢!”

    赵长枪说完后,看到吴天峰有些疲惫,便起身离开了。

    赵长枪离开疗养院之后,本来想去找崔晓芳,叮嘱她一番,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左少卿很可能不知道自己和崔晓芳的关系,如果自己贸然去找崔晓芳,被左少卿知道了,反而会将左少卿的复仇怒火引到崔晓芳身上。

    虽然现在赵长枪已经让洪亚伦带着两名兄弟在暗保护崔晓芳,但是能不让崔晓芳进入左少卿的视线是最好的。

    既然决定不去找崔晓芳,赵长枪索‘性’也没去找魏婷。他只是给她们打了电话,叮嘱她们最近注意安全,不要一个人外出等等。赵长枪没告诉她们自己已经来到燕京,省的她们出来找自己。

    接下来的两天,赵长枪没有马上回平川县,而是在燕京市到处‘乱’逛,而且专‘门’找偏僻的地方逛。

    赵长枪相信,如果刺杀吴天峰的人真的是左少卿,那么他现在肯定还藏在燕京市。赵长枪太了解这个‘混’蛋了。既然他已经开始复仇,肯定不放过当初将他从岛国抓回来的任何一个人!当然,当初判他死刑的人,他肯定也会重点“照顾”。

    赵长枪到处闲逛,就是想让自己进入左少卿的视野,让左少卿主动来找自己的麻烦,毕竟他才是正主,也是左少卿最恨的人。

    赵长枪希望自己能引蛇出‘洞’,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他在燕京市的大街小巷逛了两天,却根本没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赵长枪甚至有些犯嘀咕了:“难道我预料错了?难道刺杀吴天峰的人真不是左少卿?如果是左少卿的话,他也应该发现老子了吧?他如果发现了我,没有理由不对我动手啊?就算他不对我动手,应该会有其他行动啊?难道这家伙还打算放长线钓大鱼,打算玩大的?***,他耗得起,老子耗不起啊!”

    赵长枪心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毕竟他判断行刺吴天峰的人是左少卿,完全就是猜测,没有一点证据。两天过去,他没有发现关于左少卿的任何线索,于是便打算打道回平川县了。

    他整天忙得一团糟,可没有功夫在这里整天闲逛。

    然而就当赵长枪第三天起来,洗漱完毕,打算吃完早餐回平川县的时候,忽然从手机络上看到一个新闻,燕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官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刺身亡!而这个**官正是当初判决左少卿死刑的那个法官!

    **官的遇刺方式和吴天峰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迎面忽然驶来一辆摩托车,对着车里的人就开枪!不同的是,上一次吴天峰躲过一劫,这一次**官却没有那么幸运,还没等被送到医院便一命呜呼了。

    正在吃早餐的赵长枪砰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把和他一起吃早餐的人吓一跳,以为赵长枪是神经病,连忙端着自己的八宝粥碗去另一张桌子吃了。

    赵长枪现在完全可以确定这次事件是左少卿干的了!吴天峰和死去的**官共同得罪的猛人并不多,而左少卿恰好算一个,而且左少卿是猛人的猛人,完全有胆量干出这样的事情!

    让赵长枪痛心的是,自己刚得到吴天峰遇刺的消息,就千里迢迢的从平川县跑到燕京,看望吴天峰,就是为了提醒吴天峰,让他叮嘱和左少卿有仇的人注意,不要着了左少卿的道,可是最后竟然还是发生了这样的惨事!

    这个吴天峰到底是怎么做事的?他到底有没有将那天我告诉他的事情放在心上?他到底有没有将消息告诉其他的人?赵长枪心痛苦的想道,他心竟然对吴天峰产生了许多怨气!

    “妈的!”

    赵长枪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不知道是骂吴天峰还是骂左少卿,然后从包里‘摸’出十块钱仍在桌子上,转身来到马路上拦了一辆车,直奔吴天峰所在的疗养院!

    “吴局,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将消息告诉其他人?”

    一进吴天峰的病房,赵长枪也不管里面有没有人,马上气冲冲的开口问道。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