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山雨欲来 下一章:地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偶遇魏婷

    吴天峰和赵长枪的关系虽然不错,但是毕竟不是生死兄弟,再说,平川县距离燕京市那么远,所以,吴天峰猜到赵长枪千里迢迢来看自己,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strong>hua</strong>-79-

    赵长枪听了吴天峰的话,苦笑着说道:“吴局,实不相瞒,我这次来,一个是为了看望你,另一个就是为了求证一件事情。”

    “求证一件事情?什么事情?和我遇刺的事情有关?”吴天峰疑‘惑’道。

    赵长枪却没有直接回答吴天峰的话,而是问道:“吴局,你现在有没有怀疑目标?”

    赵长枪这句话好像很突然,但是吴天峰却知道赵长枪是问自己遇刺的这件事,他沉‘吟’一下,然后叹口气说道:“唉!自从我成为一名警察,从基层民警一直干到今天,得罪的人太多了。想置我于死地的人也太多了。不过我这两天仔细想了一下,还是锁定了几个目标,都是局里最近办的几个大案的在逃犯人,杀手应该就是他们的某一个,或者是他们雇佣的。”

    吴天峰知道赵长枪的背景,也知道他的为人,不怕赵长枪会走漏消息,所以他没有敷衍赵长枪,而是将自己心怀疑的几个人都告诉了赵长枪。

    赵长枪一边听,一边不断的点头。吴天峰说的这几个目标的确存在重大嫌疑。不过这并没有打消赵长枪对左少卿的怀疑,所以,吴天峰将他的怀疑目标说出来后,赵长枪便说道:“吴局,你有没有想过左少卿?”

    “左少卿?”吴天峰皱着眉头小声重复了一句,脑海开始搜索关于左少卿的一切信息。

    吴天峰的脑海很快便映出了左少卿的很多资料。虽然距离左少卿从看守所逃跑已经过去快两年,但是吴天峰对他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

    毕竟当初为了抓捕左少卿,燕京市警方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但如此,左少卿最后竟然还从看守所逃跑了,临走还打死打伤看守所好几十人!

    吴天峰想不记住他都难啊!

    “你是说,行刺我的幕后主使人可能是左少卿?”吴天峰吃惊的问道。

    事情发生后,他曾经想过很多怀疑目标,但是还真就没怀疑到左少卿身上,时间毕竟过去太久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很多时候直存在于小说,现实很少有这种事情。[&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时间可以冲淡恩情,同样也可以冲淡仇恨。如果一个人能数年如一日的时刻想着报仇,并且始终为了报仇而努力,他不是人才,是天才!

    “不错!左少卿!我怀疑这次事件很肯能就是他做的。”赵长枪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吴天峰说道,他有些不太相信赵长枪的这个判断。

    “猜测。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是我的直觉。如果硬要说证据的话,我没有任何证据。”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仅仅是因为一个直觉就千里迢迢的跑到燕京,这好像有些草率,甚至有些可笑。但是吴天峰却没有这么认为。

    他是老刑警出身,他清楚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只要左少卿有作案动机,警方就应该将他列为目标人物,然后找证据佐证,看看能不能排除。

    不过吴天峰还有一点不明白,于是问道:“吴天峰最恨的应该是你吧?他回来最应该报复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啊,他怎么先找上我了?”

    赵长枪咧咧嘴说道:“你还是有些不了解左少卿这个人。我和他打了太多‘交’道,所以我了解他。同样,他也了解我。当初我曾经承诺过他,只要他跟着我回国,指认向少杰参与制毒贩毒,我就会尽力保他一条命。他知道我的为人,既然已经承诺过,肯定就会去做。可是最后,他却仍然被判了死刑,他就肯定已经料到是有关人员没有听我的劝告。而他可能也已经猜到,我找到的有关人员可能就有你!所以,他先把复仇的怒火烧到了你的头上。”

    赵长枪话音刚落,吴天峰马上面‘色’一沉,说道:“你是埋怨我当时没有听你劝告,出来给左少卿说句话,留他一条命?”

    赵长枪连忙摆摆手说道:“不是。吴局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有埋怨谁,我相信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吴局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毕竟左少卿犯下的罪过太大了。如果不是为了让左少卿回国指认向少杰,我当时也不会给他那样一个承诺。”

    吴天峰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说道:“那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就事论事,分析这件事而已。如果我的猜想是成立的,那么你肯定不是左少卿报复的最后一个目标!左少卿接下来肯定还有一系列的复仇行动!他很可能还会找上当初参与此案的其他重要人员。当然,这其也包括我!因此,接下来,我认为你有必要通知当初参与此案的那些同志,让他们做好防范。同时,你们在侦破你这次遇袭案的同时,也应该向左少卿的方向倾斜。”赵长枪说道。

    吴天峰沉‘吟’一下,说道:“好吧,我听你的,我会马上让人通知相关同志,让他们做好防范。你最近也要多加小心。”

    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呵呵,我倒是不怕这个‘混’蛋找上我。现在他躲起来不‘露’头,我拿他没办法,如果他敢‘露’头找我的麻烦,我一定会将他抓住!这家伙也真够能忍的,竟然一窝就是两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的通缉令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撤销呢!”

    赵长枪说完后,看到吴天峰有些疲惫,便起身离开了。

    赵长枪离开疗养院之后,本来想去找崔晓芳,叮嘱她一番,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左少卿很可能不知道自己和崔晓芳的关系,如果自己贸然去找崔晓芳,被左少卿知道了,反而会将左少卿的复仇怒火引到崔晓芳身上。

    虽然现在赵长枪已经让洪亚伦带着两名兄弟在暗保护崔晓芳,但是能不让崔晓芳进入左少卿的视线是最好的。

    既然决定不去找崔晓芳,赵长枪索‘性’也没去找魏婷。他只是给她们打了电话,叮嘱她们最近注意安全,不要一个人外出等等。赵长枪没告诉她们自己已经来到燕京,省的她们出来找自己。

    接下来的两天,赵长枪没有马上回平川县,而是在燕京市到处‘乱’逛,而且专‘门’找偏僻的地方逛。

    赵长枪相信,如果刺杀吴天峰的人真的是左少卿,那么他现在肯定还藏在燕京市。赵长枪太了解这个‘混’蛋了。既然他已经开始复仇,肯定不放过当初将他从岛国抓回来的任何一个人!当然,当初判他死刑的人,他肯定也会重点“照顾”。

    赵长枪到处闲逛,就是想让自己进入左少卿的视野,让左少卿主动来找自己的麻烦,毕竟他才是正主,也是左少卿最恨的人。

    赵长枪希望自己能引蛇出‘洞’,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他在燕京市的大街小巷逛了两天,却根本没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赵长枪甚至有些犯嘀咕了:“难道我预料错了?难道刺杀吴天峰的人真不是左少卿?如果是左少卿的话,他也应该发现老子了吧?他如果发现了我,没有理由不对我动手啊?就算他不对我动手,应该会有其他行动啊?难道这家伙还打算放长线钓大鱼,打算玩大的?***,他耗得起,老子耗不起啊!”

    赵长枪心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毕竟他判断行刺吴天峰的人是左少卿,完全就是猜测,没有一点证据。两天过去,他没有发现关于左少卿的任何线索,于是便打算打道回平川县了。

    他整天忙得一团糟,可没有功夫在这里整天闲逛。

    然而就当赵长枪第三天起来,洗漱完毕,打算吃完早餐回平川县的时候,忽然从手机络上看到一个新闻,燕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官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刺身亡!而这个**官正是当初判决左少卿死刑的那个法官!

    **官的遇刺方式和吴天峰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迎面忽然驶来一辆摩托车,对着车里的人就开枪!不同的是,上一次吴天峰躲过一劫,这一次**官却没有那么幸运,还没等被送到医院便一命呜呼了。

    正在吃早餐的赵长枪砰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把和他一起吃早餐的人吓一跳,以为赵长枪是神经病,连忙端着自己的八宝粥碗去另一张桌子吃了。

    赵长枪现在完全可以确定这次事件是左少卿干的了!吴天峰和死去的**官共同得罪的猛人并不多,而左少卿恰好算一个,而且左少卿是猛人的猛人,完全有胆量干出这样的事情!

    让赵长枪痛心的是,自己刚得到吴天峰遇刺的消息,就千里迢迢的从平川县跑到燕京,看望吴天峰,就是为了提醒吴天峰,让他叮嘱和左少卿有仇的人注意,不要着了左少卿的道,可是最后竟然还是发生了这样的惨事!

    这个吴天峰到底是怎么做事的?他到底有没有将那天我告诉他的事情放在心上?他到底有没有将消息告诉其他的人?赵长枪心痛苦的想道,他心竟然对吴天峰产生了许多怨气!

    “妈的!”

    赵长枪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不知道是骂吴天峰还是骂左少卿,然后从包里‘摸’出十块钱仍在桌子上,转身来到马路上拦了一辆车,直奔吴天峰所在的疗养院!

    “吴局,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将消息告诉其他人?”

    一进吴天峰的病房,赵长枪也不管里面有没有人,马上气冲冲的开口问道。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一七章 说客登门    转过了身来,“不管什么原因,你名义上毕竟是他的义女,他还不至于把你怎么样。?如今这情况,不知道会生什么事,你身份又公开了,的确还是暂住天王府比较安全。”

    云知秋也知道寇家都做到这一步了,她不去有点说不过去,可仍免不了担忧道:“那你怎么办?”抬手把了他胳膊,满眼关切。

    苗毅呵呵一笑:“你放心,寇铮也说了不用太过担心,有寇家的高手保护,应该问题不大,何况我还从炼狱带了批高手出来,我会事先做安排的。”

    云知秋欲言又止,然而说再多也没用,寇家那边第一次话,不听不好。

    她头找了飞红,将大致情况讲了下,问其要不要跟自己去天王府。飞红也无奈,监察左部那边给她的任务就有尽量呆在苗毅身边这一条。云知秋只好把苗毅这边托付给了飞红,自己不在的时候让飞红照顾好苗毅。

    这里已经让寇铮耽误了几天,寇铮如今在寇家可是主事的,不好再多耽误,稍作准备后,云知秋跟了离去。

    临行前,临出房间时,寇铮停步转身面对身后的苗毅,算是留了个忠告给苗毅:“妹夫,人生在世,得罪人的事情免不了,这种事情也小心不过来,可没必要处处给自己留下死敌,这不是明智之举,有些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让人家没有反抗之力,否则就不如忍耐,这并不丢人,谁笑到最后才是赢家,何必搞得自己步步维艰。另外,到了你如今的地步没必要老是亲自干那打打杀杀的事情,常在河边走免不了有湿脚的时候,保不准哪天就要失手,能让下面人去办的事情就尽量让下面人去办,遇事总是亲自冲在前面打杀还要下面人干什么。大家为什么都想往上爬?到了总镇这个地位,你见过几个老是亲自动手的?不到没办法的时候,你自己尽量不要冲在最前面,明白我的意思吗?”

    苗毅默了一下。不管赞不赞同人家的说法,都拱手道:“受教了。”

    听没听进去寇铮不知道,言尽于此,微微颔,转身而去。

    苗毅亲自送到了总镇府上方出口。而寇铮出行身边自然有不少的随行高手保护,目送云知秋领着千儿、雪儿在其间一起消失。

    头,看到身边的飞红,苗毅微微一笑,顺手牵了她的柔荑一起走。

    飞红惊讶之余心中暗浮惊喜,跟了苗毅这么多年,还没见苗毅对她如此自然而然地温柔体贴过,尤其是在边上还有人的时候,嘴角不禁挂上了一丝难以自矜的甜蜜,竟然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家的幸福感。此时此刻才真正感觉到这是自己的男人,乖巧相随在苗毅身边一起步步走下台阶

    “寇铮来的时候没易容,走的时候也没易容,光明正大的来,光明正大的去,带走了云知秋和两名侍女,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信义阁,曹满临窗眯眼眺望,七绝在一旁汇报情况。

    听过后的曹满冷笑一声,“还能干什么。无非是抓个人质在手上而已。”

    “人质?”七绝惊讶道:“云知秋是寇凌虚的义女,寇铮胆子再大也不至于干这事吧?”

    “你认为是寇铮?”曹满偏头斜睨看来,“老爷子那边来了消息,青主已经在朝会上松口了。答应了让天后立子嗣。”

    这方面七绝也听说了,愣怔中似乎明白了什么,沉吟道:“东家,青主只是口头上答应了,可没有给出具体时间,而万一天后短时间内怀不上的话。青主也有各种理由推脱,届时朝堂上老爷子那边就还需要借力寇家,寇家不至于现在就弄人质吧?若是青主真的在推脱,寇家这样做岂不是弄巧成拙,让牛有德心里怎么想?”

    曹满摆了摆手,又背个手转身漫步,“寇家不至于傻到明白告诉牛有德是扣了他夫人做人质,还得看青主有没有下一步动作,青主若是无动作,寇家那边好生招待着云知秋,谁能说是人质?若青主真的有下一步动作施压牛有德的话,牛有德自然就会想到云知秋还在寇家手上,不得不掂量一下背叛的代价,寇家只是有备无患而已,也可以说是不得不这样做,青主占着大势,手上的牌可比寇家多,寇家不提前做点准备的话,头就有可能成为笑话。?看而寇铮光明正大地进出总镇府带走了云知秋,无疑也是在向青主释放信号,他们手上有人质,希望断绝青主的歪念头。”

    七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天宫,夕景园。

    上官青跟随在青主身后禀报着来自鬼市的情况。

    负手在花径中的青主冷哼道:“安排人去劝降吧。”

    “现在?”上官青一愣,“牛有德为了云知秋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如今云知秋在寇家手上,牛有德焉能答应?”

    青主漫不经心道:“弄了个人质就能让朕却步?就算云知秋没在寇家手上,朕也没指望牛有德能轻易背叛寇家,毕竟是刚认的义父和新上门的女婿。能不能劝降不重要,重要的是离间牛有德和寇家的关系,有了裂痕就不怕撬不开,合适的情况下再扔个名正言顺的机会给牛有德,自然水到渠成。”

    上官青叹道:“牛有德何德何能,竟然能让陛下如此用心良苦,这也算是他的福分了。”

    “福分?为了个女人敢背叛朕还能有福分?”青主唇边浮现一抹讥讽,嗤之以鼻道:“笑话!区区一个牛有德而已,朕用他,他才算个东西,不用他,他什么都不是,难不成朕还离不开他了?别说他,就算火修罗再生,朕也不放在眼里。哼!连朕的人也敢抢,寇老鬼既然喜欢摘桃子,朕倒要看看他怎么吃下去!”

    上官青恍然大悟,明白了,感情纯粹是在恶心寇凌虚,怪不得之前不派人去找牛有德,反而要等到寇家之后。当即拱手道:“老奴这就去办。”

    青主挥了挥手,旋即独自背手消失在花径深处。

    数日后,闻泽带着两人赶到了鬼市总镇府。

    苗毅闻讯立刻赶了出来迎接,一看到人便大老远拱手道:“闻大哥,来此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同样对其身后两人拱手致意。

    大步走来的闻泽调侃道:“老弟在此独霸一方,不敢有劳远迎啊!”

    两人相近碰面,苗毅翻了个白眼:“闻大哥这不是在埋汰我么,我若敢在鬼市独霸一方,信义阁还不得把我给灭了。”

    “哈哈!”闻泽大笑,拍了拍他肩膀,“我还是头次来鬼市总镇府,走,带我看看去。”

    “请!”苗毅让路伸手相请。

    一脸陪笑的徐堂然立刻在前面点头哈腰地领路,几人在鬼市总镇府内到处转了遍,一路上都是徐堂然在做介绍。

    转完之后,自有酒菜备上,几杯酒客套下肚后,闻泽让随行两位退下了,苗毅看出了他似乎有什么话说,也让其他人退下了,亲自执壶给闻泽斟酒道:“闻大哥有事?”

    等酒蓄满后,闻泽目光落在他脸上,“老弟可知最近朝堂上生了什么事?”

    苗毅心中微动,笑问:“可是有关天后立子嗣之事?”

    “我就猜你知道。”闻泽点了点头,又叹道:“老弟,你可知自己目前处境危矣?”

    苗毅淡淡笑道:“略微察觉到了一二。”

    闻泽又问:“老弟准备如何自处?”

    “难不成闻大哥认为寇家是吃素的?”苗毅举杯敬酒。

    闻泽跟着举杯一口干掉,阻止了苗毅执壶,自己亲自提壶斟酒,“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什么情况老弟自己心里清楚,无须我多说。你我相识一场也是缘分,老哥我也不想看你出事,所以特意赶来帮老弟一把。”

    “哦!”苗毅饶有兴趣道:“不知闻大哥何以助我?”

    闻泽叹道:“其实左督卫指挥使大人还是颇为看重老弟的,就看老弟有没有这心了,若是老弟还愿意左督卫,破军大人的脾气你是知道的,闹起来怕是能把天后娘娘的好事给折腾没了,这个关口上正是机会,天后娘娘不敢不给破军大人面子。一旦老弟了左督卫,无论是谁想动你,都要掂量掂量一下。”

    苗毅瞳孔骤然一缩,冷冷盯着对方,这事破军和天后能做主?他几乎是立马联想到了云知秋寇家的事,终于彻底明白了寇铮为什么会亲自来接走云知秋,瞬间怒火中烧,寇家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怕他经受不住天庭的诱惑在拿云知秋做人质吗?难道对他苗毅连这点信任都没?

    尽管如此,苗毅还是尽快让自己的情绪平定了下来,淡淡道:“这事没有陛下同意,谁能做这个主?”

    闻泽摇头道:“谁做主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让老弟近卫军,谁能真正保障老弟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老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苗毅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徐徐道:“闻大哥,莫非想陷牛某于不仁不义?不是牛某不领情,也不是不给闻大哥面子,这事没有寇天王同意,牛某万难答应,闻大哥的好意牛有德心领了。”

    ps:大过年不说废话,新年快乐!猴吉!猴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