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转过了身来,“不管什么原因,你名义上毕竟是他的义女,他还不至于把你怎么样。?如今这情况,不知道会生什么事,你身份又公开了,的确还是暂住天王府比较安全。”

    云知秋也知道寇家都做到这一步了,她不去有点说不过去,可仍免不了担忧道:“那你怎么办?”抬手把了他胳膊,满眼关切。

    苗毅呵呵一笑:“你放心,寇铮也说了不用太过担心,有寇家的高手保护,应该问题不大,何况我还从炼狱带了批高手出来,我会事先做安排的。”

    云知秋欲言又止,然而说再多也没用,寇家那边第一次话,不听不好。

    她头找了飞红,将大致情况讲了下,问其要不要跟自己去天王府。飞红也无奈,监察左部那边给她的任务就有尽量呆在苗毅身边这一条。云知秋只好把苗毅这边托付给了飞红,自己不在的时候让飞红照顾好苗毅。

    这里已经让寇铮耽误了几天,寇铮如今在寇家可是主事的,不好再多耽误,稍作准备后,云知秋跟了离去。

    临行前,临出房间时,寇铮停步转身面对身后的苗毅,算是留了个忠告给苗毅:“妹夫,人生在世,得罪人的事情免不了,这种事情也小心不过来,可没必要处处给自己留下死敌,这不是明智之举,有些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让人家没有反抗之力,否则就不如忍耐,这并不丢人,谁笑到最后才是赢家,何必搞得自己步步维艰。另外,到了你如今的地步没必要老是亲自干那打打杀杀的事情,常在河边走免不了有湿脚的时候,保不准哪天就要失手,能让下面人去办的事情就尽量让下面人去办,遇事总是亲自冲在前面打杀还要下面人干什么。大家为什么都想往上爬?到了总镇这个地位,你见过几个老是亲自动手的?不到没办法的时候,你自己尽量不要冲在最前面,明白我的意思吗?”

    苗毅默了一下。不管赞不赞同人家的说法,都拱手道:“受教了。”

    听没听进去寇铮不知道,言尽于此,微微颔,转身而去。

    苗毅亲自送到了总镇府上方出口。而寇铮出行身边自然有不少的随行高手保护,目送云知秋领着千儿、雪儿在其间一起消失。

    头,看到身边的飞红,苗毅微微一笑,顺手牵了她的柔荑一起走。

    飞红惊讶之余心中暗浮惊喜,跟了苗毅这么多年,还没见苗毅对她如此自然而然地温柔体贴过,尤其是在边上还有人的时候,嘴角不禁挂上了一丝难以自矜的甜蜜,竟然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家的幸福感。此时此刻才真正感觉到这是自己的男人,乖巧相随在苗毅身边一起步步走下台阶

    “寇铮来的时候没易容,走的时候也没易容,光明正大的来,光明正大的去,带走了云知秋和两名侍女,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信义阁,曹满临窗眯眼眺望,七绝在一旁汇报情况。

    听过后的曹满冷笑一声,“还能干什么。无非是抓个人质在手上而已。”

    “人质?”七绝惊讶道:“云知秋是寇凌虚的义女,寇铮胆子再大也不至于干这事吧?”

    “你认为是寇铮?”曹满偏头斜睨看来,“老爷子那边来了消息,青主已经在朝会上松口了。答应了让天后立子嗣。”

    这方面七绝也听说了,愣怔中似乎明白了什么,沉吟道:“东家,青主只是口头上答应了,可没有给出具体时间,而万一天后短时间内怀不上的话。青主也有各种理由推脱,届时朝堂上老爷子那边就还需要借力寇家,寇家不至于现在就弄人质吧?若是青主真的在推脱,寇家这样做岂不是弄巧成拙,让牛有德心里怎么想?”

    曹满摆了摆手,又背个手转身漫步,“寇家不至于傻到明白告诉牛有德是扣了他夫人做人质,还得看青主有没有下一步动作,青主若是无动作,寇家那边好生招待着云知秋,谁能说是人质?若青主真的有下一步动作施压牛有德的话,牛有德自然就会想到云知秋还在寇家手上,不得不掂量一下背叛的代价,寇家只是有备无患而已,也可以说是不得不这样做,青主占着大势,手上的牌可比寇家多,寇家不提前做点准备的话,头就有可能成为笑话。?看而寇铮光明正大地进出总镇府带走了云知秋,无疑也是在向青主释放信号,他们手上有人质,希望断绝青主的歪念头。”

    七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天宫,夕景园。

    上官青跟随在青主身后禀报着来自鬼市的情况。

    负手在花径中的青主冷哼道:“安排人去劝降吧。”

    “现在?”上官青一愣,“牛有德为了云知秋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如今云知秋在寇家手上,牛有德焉能答应?”

    青主漫不经心道:“弄了个人质就能让朕却步?就算云知秋没在寇家手上,朕也没指望牛有德能轻易背叛寇家,毕竟是刚认的义父和新上门的女婿。能不能劝降不重要,重要的是离间牛有德和寇家的关系,有了裂痕就不怕撬不开,合适的情况下再扔个名正言顺的机会给牛有德,自然水到渠成。”

    上官青叹道:“牛有德何德何能,竟然能让陛下如此用心良苦,这也算是他的福分了。”

    “福分?为了个女人敢背叛朕还能有福分?”青主唇边浮现一抹讥讽,嗤之以鼻道:“笑话!区区一个牛有德而已,朕用他,他才算个东西,不用他,他什么都不是,难不成朕还离不开他了?别说他,就算火修罗再生,朕也不放在眼里。哼!连朕的人也敢抢,寇老鬼既然喜欢摘桃子,朕倒要看看他怎么吃下去!”

    上官青恍然大悟,明白了,感情纯粹是在恶心寇凌虚,怪不得之前不派人去找牛有德,反而要等到寇家之后。当即拱手道:“老奴这就去办。”

    青主挥了挥手,旋即独自背手消失在花径深处。

    数日后,闻泽带着两人赶到了鬼市总镇府。

    苗毅闻讯立刻赶了出来迎接,一看到人便大老远拱手道:“闻大哥,来此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同样对其身后两人拱手致意。

    大步走来的闻泽调侃道:“老弟在此独霸一方,不敢有劳远迎啊!”

    两人相近碰面,苗毅翻了个白眼:“闻大哥这不是在埋汰我么,我若敢在鬼市独霸一方,信义阁还不得把我给灭了。”

    “哈哈!”闻泽大笑,拍了拍他肩膀,“我还是头次来鬼市总镇府,走,带我看看去。”

    “请!”苗毅让路伸手相请。

    一脸陪笑的徐堂然立刻在前面点头哈腰地领路,几人在鬼市总镇府内到处转了遍,一路上都是徐堂然在做介绍。

    转完之后,自有酒菜备上,几杯酒客套下肚后,闻泽让随行两位退下了,苗毅看出了他似乎有什么话说,也让其他人退下了,亲自执壶给闻泽斟酒道:“闻大哥有事?”

    等酒蓄满后,闻泽目光落在他脸上,“老弟可知最近朝堂上生了什么事?”

    苗毅心中微动,笑问:“可是有关天后立子嗣之事?”

    “我就猜你知道。”闻泽点了点头,又叹道:“老弟,你可知自己目前处境危矣?”

    苗毅淡淡笑道:“略微察觉到了一二。”

    闻泽又问:“老弟准备如何自处?”

    “难不成闻大哥认为寇家是吃素的?”苗毅举杯敬酒。

    闻泽跟着举杯一口干掉,阻止了苗毅执壶,自己亲自提壶斟酒,“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什么情况老弟自己心里清楚,无须我多说。你我相识一场也是缘分,老哥我也不想看你出事,所以特意赶来帮老弟一把。”

    “哦!”苗毅饶有兴趣道:“不知闻大哥何以助我?”

    闻泽叹道:“其实左督卫指挥使大人还是颇为看重老弟的,就看老弟有没有这心了,若是老弟还愿意左督卫,破军大人的脾气你是知道的,闹起来怕是能把天后娘娘的好事给折腾没了,这个关口上正是机会,天后娘娘不敢不给破军大人面子。一旦老弟了左督卫,无论是谁想动你,都要掂量掂量一下。”

    苗毅瞳孔骤然一缩,冷冷盯着对方,这事破军和天后能做主?他几乎是立马联想到了云知秋寇家的事,终于彻底明白了寇铮为什么会亲自来接走云知秋,瞬间怒火中烧,寇家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怕他经受不住天庭的诱惑在拿云知秋做人质吗?难道对他苗毅连这点信任都没?

    尽管如此,苗毅还是尽快让自己的情绪平定了下来,淡淡道:“这事没有陛下同意,谁能做这个主?”

    闻泽摇头道:“谁做主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让老弟近卫军,谁能真正保障老弟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老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苗毅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徐徐道:“闻大哥,莫非想陷牛某于不仁不义?不是牛某不领情,也不是不给闻大哥面子,这事没有寇天王同意,牛某万难答应,闻大哥的好意牛有德心领了。”

    ps:大过年不说废话,新年快乐!猴吉!猴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1458章 神霄九重天,九宫天杀!    混蚕老祖脸色难看起来,对着天神九宫卫大声喝道:“为什么不行?以前不都是最先赶到的九支队伍,最先进入么?”

    “可是这一次的规则不一样了!”领头的九宫卫老神在在,根本就不在乎混蚕老祖的咆哮。

    天神九宫卫,是由[天神联盟]派出来的。而这个天神联盟,正是以第二代空明圣尊为主建立的一个多宇宙联盟。

    这个联盟,极为强势。而且加入其中的成员几乎达到三百多个宇宙,实力极为恐怖。

    所以,就算混蚕老祖的单兵实力超卓,无人能敌,天神联盟的圣尊也不会惧了他,特别是在这天神联盟的地盘。

    混蚕老祖一向是桀骜,并没有与其他宇宙的圣尊结成联盟,所以,也只得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声而问:“那么,这次的规则是?”

    天神九宫卫的首领见混蚕老祖这个最桀骜的家伙,气势也弱了下来,不由微微一笑,道:“大家都知道,越早进入飞升神台,去观摩悟道神碑,所得到的好处会更多。所以,大家必须形成竞争。而这一次,要求大家必须自行破阵,才能进入其中。如果无法破开阵法结界,那就不要进去了。”

    “破阵?”莲尊所带的队伍这时候也到了,不由皱起了柳眉,清冷地问道:“要如何破阵?是我们这些圣尊来破阵,还是由我们的弟子来破阵?”

    莲尊所带的队伍,几乎全是女弟子,个个都是神女绝色。美艳不可方物。她们这个队伍一出现。顿时让此地增色不少。

    “呵呵,圣尊与圣人自然得区别对待。”为首的天神九宫卫深深地看了莲尊一眼,道:“圣尊,当来破我们九兄弟的神霄九重天阵。至于圣尊的门徒,自然是去[九宫天杀阵]闯荡,只要能在[九宫天杀阵]的神之杀意中坚持一个时辰,便足以进入[飞升神台]。”

    “嘿嘿,空寂。不知这次我们圣尊是一起破你们的大阵,还是你们打算逐一在[神霄九重天大阵]之内消灭我们?”刀尊也终于赶到,顿时对着为首的天神九宫卫冷嘲热讽起来。

    被称为空寂的天神九宫卫淡淡地瞥了刀尊一眼,道:“你们也可以联手,不过,圣尊联手的话,人数不得超过五人。”

    “呵呵,你们天神联盟倒是打得好算盘。九位圣尊相处多年,配合多年。我们其他圣尊五人联手,又岂能比得上你们的默契?”另一个吕重不认识的圣尊也是出声讥笑起来。

    空寂也不发怒。平淡地扫了这位圣尊一眼,道:“谁叫这[飞升神台]在我们天神天盟所在的宇宙呢?谁叫你不是我们天神联盟的人?如果自己人。自然是有好处的。不是自己人还不设防地任由你们进出,这是资敌的行为!”

    “好一个天神联盟!”混蚕老祖听了大怒,“今天你们的这个[神霄九重天大阵]我还真的闯定了!”

    “算我一个!”突然,一声金石声尖利的声音插入进来,却见剑祖也带队赶至。

    刀尊也是冷冷地点了点头,“我也加入!”

    虽然在混沌中曾与混蚕老祖大战过一场,甚至重伤。可是,在这一刻刀尊、剑祖也与混蚕老祖一般同仇敌忾。

    鸿钧道祖微微一笑,“也算上我与莲尊吧。刚好五人!”

    “嗯!”莲尊也是美目一扬,微微点头。

    混蚕老祖虽然极为狂傲,可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单凭自己一人绝对无法破掉天神九宫卫主持的[神霄九重天大阵],也是点头:“行!”

    见队伍已成立,鸿钧道祖等圣尊也同时向各自的门待传音,交待了一些闯阵的要点,便第一时间看向天神九宫卫。

    “如今我们已准备好了,开始亮出你们的神霄九重天大阵吧!”混蚕老祖暴喝一声,他显得有些急不可奈了。

    “混蚕,你果然果狂!”空寂圣尊脸色一冷,阴阴地看了混蚕老祖一眼,陡然迅速结印:“神霄大法,一印一重天!启”

    每一个天神九宫卫结一个诡异的神印,顿时一个神秘的阵法空间从虚空开启。

    混蚕老祖、鸿钧道祖、剑祖、刀尊、莲尊五人顿时化为五道流光,毫不犹豫,投入那虚空中的阵法空间。

    而这时候,看着消失的五大圣尊,创世光尊不由冷笑一声:“你们个个都这么自负,那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破阵而出?”

    ……

    “这五大圣尊难道傻了吗?居然不知道闯这样的大阵,最是到后面,越占优势。”创世圣尊的其中一个门徒突然嘀咕起来。

    声音虽小,可在场的个个实力惊人。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白痴!”

    不少圣人如看傻子一般看待这位圣尊门徒,甚至脸上闪过一丝嫌弃。

    开什么玩笑?

    圣尊们个个都活了那么多年,就是再愚蠢的人,都能熬成贼精。

    鸿钧道祖、剑祖、刀尊岂能真是白痴?

    他们闯阵,自然有自己的理由。

    不少圣人翻着白眼看着这位圣人门徒,大家虽然不知道刀尊、剑祖、莲尊、鸿钧道祖、混蚕老祖五大圣尊为什么会第一时间闯阵,但是,却明白,这五大圣尊绝对有自己的想法与理由。

    这看出冲动的场面,也铁定有圣人们猜测不出的信息!

    听到一个圣人居然敢妄自议论圣尊,甚至还敢说圣尊傻?

    就连创世光尊也是勃然大怒,猛然转过头来,目光森然地看着自己门下的这个圣人弟子,怒喝道:“耶和邪,你给老子闭嘴!圣尊不是你能侮辱的!”

    创世光尊虽然在心里对混蚕、鸿钧、莲尊、刀尊、剑祖等人极不感冒,可也不容许自己的弟子出言侮辱对方。

    毕竟,他也是圣尊,是与混蚕、鸿钧、莲尊等人同级的存在!

    更主要的是,他能明白,混蚕、鸿钧、剑祖他们面对挑战,绝对不能退缩。

    只有大踏步前进,才有希望打破天地束缚,悟道最后一步,证神飞升。

    如果换了是他,他也会在第一时间迎战而上!

    ……

    “耶和邪?敢侮辱我的师尊,我记住你了!”

    五大圣尊麾下,每一个圣人,都对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心生杀意。

    如果不是对方的圣尊级的师尊还在,这会儿,绝对有不少圣人直接打上去了!

    同样,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女娲圣母、接引佛祖、准提佛祖、吕重也俱都心生杀意。

    “该死,如果不是创世光尊还在,本座就算拼着业力反噬,也要灭了耶和邪那个鸟人!”通天教主脾气最为急躁,为人好义。当下纷纷与众师兄弟传音。

    “放心,三师兄,马上我们就会有机会了!等那个[九宫天杀大阵]一开,我保证拿耶和邪的尸体来见你!”吕得冷笑,传音,安慰起通天教主。

    吕重可不是无的放矢!

    在场的五大圣尊的几十个门人中,要说轻松灭杀耶和邪这位五阶圣人,最有把握的绝对不会是太上老君等六七阶的圣人。而是他吕重!

    他虽然只是二阶中位的圣人,绝对有自信在进入[九宫天杀大阵]的第一时间内灭杀光系五阶圣人耶和邪!

    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吕重有足够的自信能抵抗[九宫天杀大阵]的神之杀意。甚至,吕重相信神人的杀意对自己一点影响都不会产生!

    “靠,你这小家伙也太夸张了吧?这话是你能说的吗?”通天教主简直是被吕重给吓了一大跳,没好气地给吕重翻了一个白眼,伸手在吕重的肩膀上一拍,悄悄传音:“小师弟,别说大话。那个耶和邪还是交给我吧。”

    “是啊,小师弟,你是我们之中最小的。再怎么说那家伙也由不得你出手。敢侮辱我们师尊,我要出手”原始天尊也是冷酷地传音,居然也起了杀心。

    “嘻嘻,那耶和邪师姐都奈何不了,小师弟,你还是安心地对抗[九宫天杀大阵]的神之杀意,至于杀圣的事,还是交给大师兄、二师兄或三师兄……”女娲圣母也是嘻笑着传音。

    准提佛祖微微一笑,传音道:“小师弟,其实你不用这么急。那耶和邪侮辱的可不仅仅只有我们师尊,还有其他圣尊的门徒会找他算账的,特别是那混蚕老祖的弟子,由其师尊的影响,个个都桀骜无比。他们铁定也会找那耶和邪的麻烦,所以,我们可以安心看戏……”

    “无量寿佛!”接引佛祖也直接喧了一个佛号,声音在吕重的意识海响起:“小师弟,切勿急躁。冲动是魔鬼!你才刚刚证道圣人,境界与那耶和邪相差太多,还是看戏!看戏就行”

    吕重顿时无语,嘴角不由抽了抽,他可是说实话来着,为什么别人不相信呢?

    突然间,吕重都有提前动手的冲动。

    好在吕重的心神境界与圣识都极为强大,轻松地压制了自己的这翻冲动,微微向众位师兄、师姐传音:“我说诸位师兄、师姐,你们不会忘了早就有好几位圣人陨落在我的手里吧?”(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见习书生、天然呆啊5等兄弟的打赏!感谢所有投月票的兄弟,谢谢诸位一直来的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