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混蚕老祖脸色难看起来,对着天神九宫卫大声喝道:“为什么不行?以前不都是最先赶到的九支队伍,最先进入么?”

    “可是这一次的规则不一样了!”领头的九宫卫老神在在,根本就不在乎混蚕老祖的咆哮。

    天神九宫卫,是由[天神联盟]派出来的。而这个天神联盟,正是以第二代空明圣尊为主建立的一个多宇宙联盟。

    这个联盟,极为强势。而且加入其中的成员几乎达到三百多个宇宙,实力极为恐怖。

    所以,就算混蚕老祖的单兵实力超卓,无人能敌,天神联盟的圣尊也不会惧了他,特别是在这天神联盟的地盘。

    混蚕老祖一向是桀骜,并没有与其他宇宙的圣尊结成联盟,所以,也只得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声而问:“那么,这次的规则是?”

    天神九宫卫的首领见混蚕老祖这个最桀骜的家伙,气势也弱了下来,不由微微一笑,道:“大家都知道,越早进入飞升神台,去观摩悟道神碑,所得到的好处会更多。所以,大家必须形成竞争。而这一次,要求大家必须自行破阵,才能进入其中。如果无法破开阵法结界,那就不要进去了。”

    “破阵?”莲尊所带的队伍这时候也到了,不由皱起了柳眉,清冷地问道:“要如何破阵?是我们这些圣尊来破阵,还是由我们的弟子来破阵?”

    莲尊所带的队伍,几乎全是女弟子,个个都是神女绝色。美艳不可方物。她们这个队伍一出现。顿时让此地增色不少。

    “呵呵,圣尊与圣人自然得区别对待。”为首的天神九宫卫深深地看了莲尊一眼,道:“圣尊,当来破我们九兄弟的神霄九重天阵。至于圣尊的门徒,自然是去[九宫天杀阵]闯荡,只要能在[九宫天杀阵]的神之杀意中坚持一个时辰,便足以进入[飞升神台]。”

    “嘿嘿,空寂。不知这次我们圣尊是一起破你们的大阵,还是你们打算逐一在[神霄九重天大阵]之内消灭我们?”刀尊也终于赶到,顿时对着为首的天神九宫卫冷嘲热讽起来。

    被称为空寂的天神九宫卫淡淡地瞥了刀尊一眼,道:“你们也可以联手,不过,圣尊联手的话,人数不得超过五人。”

    “呵呵,你们天神联盟倒是打得好算盘。九位圣尊相处多年,配合多年。我们其他圣尊五人联手,又岂能比得上你们的默契?”另一个吕重不认识的圣尊也是出声讥笑起来。

    空寂也不发怒。平淡地扫了这位圣尊一眼,道:“谁叫这[飞升神台]在我们天神天盟所在的宇宙呢?谁叫你不是我们天神联盟的人?如果自己人。自然是有好处的。不是自己人还不设防地任由你们进出,这是资敌的行为!”

    “好一个天神联盟!”混蚕老祖听了大怒,“今天你们的这个[神霄九重天大阵]我还真的闯定了!”

    “算我一个!”突然,一声金石声尖利的声音插入进来,却见剑祖也带队赶至。

    刀尊也是冷冷地点了点头,“我也加入!”

    虽然在混沌中曾与混蚕老祖大战过一场,甚至重伤。可是,在这一刻刀尊、剑祖也与混蚕老祖一般同仇敌忾。

    鸿钧道祖微微一笑,“也算上我与莲尊吧。刚好五人!”

    “嗯!”莲尊也是美目一扬,微微点头。

    混蚕老祖虽然极为狂傲,可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单凭自己一人绝对无法破掉天神九宫卫主持的[神霄九重天大阵],也是点头:“行!”

    见队伍已成立,鸿钧道祖等圣尊也同时向各自的门待传音,交待了一些闯阵的要点,便第一时间看向天神九宫卫。

    “如今我们已准备好了,开始亮出你们的神霄九重天大阵吧!”混蚕老祖暴喝一声,他显得有些急不可奈了。

    “混蚕,你果然果狂!”空寂圣尊脸色一冷,阴阴地看了混蚕老祖一眼,陡然迅速结印:“神霄大法,一印一重天!启”

    每一个天神九宫卫结一个诡异的神印,顿时一个神秘的阵法空间从虚空开启。

    混蚕老祖、鸿钧道祖、剑祖、刀尊、莲尊五人顿时化为五道流光,毫不犹豫,投入那虚空中的阵法空间。

    而这时候,看着消失的五大圣尊,创世光尊不由冷笑一声:“你们个个都这么自负,那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破阵而出?”

    ……

    “这五大圣尊难道傻了吗?居然不知道闯这样的大阵,最是到后面,越占优势。”创世圣尊的其中一个门徒突然嘀咕起来。

    声音虽小,可在场的个个实力惊人。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白痴!”

    不少圣人如看傻子一般看待这位圣尊门徒,甚至脸上闪过一丝嫌弃。

    开什么玩笑?

    圣尊们个个都活了那么多年,就是再愚蠢的人,都能熬成贼精。

    鸿钧道祖、剑祖、刀尊岂能真是白痴?

    他们闯阵,自然有自己的理由。

    不少圣人翻着白眼看着这位圣人门徒,大家虽然不知道刀尊、剑祖、莲尊、鸿钧道祖、混蚕老祖五大圣尊为什么会第一时间闯阵,但是,却明白,这五大圣尊绝对有自己的想法与理由。

    这看出冲动的场面,也铁定有圣人们猜测不出的信息!

    听到一个圣人居然敢妄自议论圣尊,甚至还敢说圣尊傻?

    就连创世光尊也是勃然大怒,猛然转过头来,目光森然地看着自己门下的这个圣人弟子,怒喝道:“耶和邪,你给老子闭嘴!圣尊不是你能侮辱的!”

    创世光尊虽然在心里对混蚕、鸿钧、莲尊、刀尊、剑祖等人极不感冒,可也不容许自己的弟子出言侮辱对方。

    毕竟,他也是圣尊,是与混蚕、鸿钧、莲尊等人同级的存在!

    更主要的是,他能明白,混蚕、鸿钧、剑祖他们面对挑战,绝对不能退缩。

    只有大踏步前进,才有希望打破天地束缚,悟道最后一步,证神飞升。

    如果换了是他,他也会在第一时间迎战而上!

    ……

    “耶和邪?敢侮辱我的师尊,我记住你了!”

    五大圣尊麾下,每一个圣人,都对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心生杀意。

    如果不是对方的圣尊级的师尊还在,这会儿,绝对有不少圣人直接打上去了!

    同样,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女娲圣母、接引佛祖、准提佛祖、吕重也俱都心生杀意。

    “该死,如果不是创世光尊还在,本座就算拼着业力反噬,也要灭了耶和邪那个鸟人!”通天教主脾气最为急躁,为人好义。当下纷纷与众师兄弟传音。

    “放心,三师兄,马上我们就会有机会了!等那个[九宫天杀大阵]一开,我保证拿耶和邪的尸体来见你!”吕得冷笑,传音,安慰起通天教主。

    吕重可不是无的放矢!

    在场的五大圣尊的几十个门人中,要说轻松灭杀耶和邪这位五阶圣人,最有把握的绝对不会是太上老君等六七阶的圣人。而是他吕重!

    他虽然只是二阶中位的圣人,绝对有自信在进入[九宫天杀大阵]的第一时间内灭杀光系五阶圣人耶和邪!

    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吕重有足够的自信能抵抗[九宫天杀大阵]的神之杀意。甚至,吕重相信神人的杀意对自己一点影响都不会产生!

    “靠,你这小家伙也太夸张了吧?这话是你能说的吗?”通天教主简直是被吕重给吓了一大跳,没好气地给吕重翻了一个白眼,伸手在吕重的肩膀上一拍,悄悄传音:“小师弟,别说大话。那个耶和邪还是交给我吧。”

    “是啊,小师弟,你是我们之中最小的。再怎么说那家伙也由不得你出手。敢侮辱我们师尊,我要出手”原始天尊也是冷酷地传音,居然也起了杀心。

    “嘻嘻,那耶和邪师姐都奈何不了,小师弟,你还是安心地对抗[九宫天杀大阵]的神之杀意,至于杀圣的事,还是交给大师兄、二师兄或三师兄……”女娲圣母也是嘻笑着传音。

    准提佛祖微微一笑,传音道:“小师弟,其实你不用这么急。那耶和邪侮辱的可不仅仅只有我们师尊,还有其他圣尊的门徒会找他算账的,特别是那混蚕老祖的弟子,由其师尊的影响,个个都桀骜无比。他们铁定也会找那耶和邪的麻烦,所以,我们可以安心看戏……”

    “无量寿佛!”接引佛祖也直接喧了一个佛号,声音在吕重的意识海响起:“小师弟,切勿急躁。冲动是魔鬼!你才刚刚证道圣人,境界与那耶和邪相差太多,还是看戏!看戏就行”

    吕重顿时无语,嘴角不由抽了抽,他可是说实话来着,为什么别人不相信呢?

    突然间,吕重都有提前动手的冲动。

    好在吕重的心神境界与圣识都极为强大,轻松地压制了自己的这翻冲动,微微向众位师兄、师姐传音:“我说诸位师兄、师姐,你们不会忘了早就有好几位圣人陨落在我的手里吧?”(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见习书生、天然呆啊5等兄弟的打赏!感谢所有投月票的兄弟,谢谢诸位一直来的支持!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山雨欲来    赵长枪曾经多次调查过左少卿,更是多次和他战斗过,所以没有人比赵长枪更了解左少卿。

    这个人不但心狠手辣,睚眦必报,而且心智非常的坚韧,有种吃钢嚼铁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也正是靠着这股精神,这个家伙几乎走到哪里都能快的打开一片天地

    当初在杜平县,他的武校干的风生水起,到了宁海市,更是成为一方大亨,以宁海市为基地,几乎掌控了大半个华国的毒品交易。后来他逃到岛国,竟然又成了山口组的重要人物,掌控了山口组的毒品机构

    赵长枪想想当初去岛国抓捕左少卿时的艰险历程,至今印象深刻那一次,自己都差点栽在这个混蛋的手。

    有时候,连赵长枪都有些佩服这个混蛋。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家伙如果走上正道,无论是踏入仕途,还是正儿八经的经商,他都会是一代风云人物

    当然,这家伙现在也是一代风云人物,不过却是走错了道路

    正是基于对左少卿的了解,当初他听说左少卿从燕京市看守所逃跑后,就一直有一种预感,他预感到左少卿早晚有一天还会回来

    他会回来报仇

    如果这家伙回来报仇,燕京市局长吴天峰肯定会是目标之一,而自己更是他重点照顾的对象

    赵长枪将新闻详细的看完后,“啪”的一声将报纸拍到餐桌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正和赵长枪一起吃饭的王淑芳抬起头奇怪的看着赵长枪问道。谢兰兰看到面沉似水的赵长枪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赵长枪突然间发哪门子邪火。

    “你们看看这篇报道。”

    赵长枪将报纸推到了王淑芳和谢兰兰面前。

    王淑芳和谢兰兰凑到一块将新闻快的浏览了一遍,并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王淑芳以为赵长枪是因为犯罪分子的嚣张而生气,于是说道:“这些犯罪分子的确太嚣张了,竟然连公安局长都敢行刺真是无法无天”

    谢兰兰却感到赵长枪之所以生气,好像不仅仅是因为犯罪分子太嚣张,于是问道:“枪哥,你认识这位吴天峰局长”

    “认识,我曾经和他合作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刺杀他的人我可能也认识。”赵长枪将手的牛奶喝光,平复一下愤怒的心情说道。

    “啊你认识刺杀吴天峰的杀手”谢兰兰惊讶的问道,显然她理解错了赵长枪的意思,他以为赵长枪和杀手是朋友了。

    赵长枪看谢兰兰和王淑芳的脸色,就知道她们心在想什么,于是苦笑说道:“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样子。这个杀手和我有深仇大恨如果刺杀吴天峰的人真的是我猜想的那个人,恐怕我们必须得做点准备了,不然可能就会出大麻烦。”

    赵长枪停了一下,又说道:“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你们最好不要出差到别的地方,就算在平川县活动也不要自己一个人单独外出。嗯,另外,我会找人保护你们。”

    王淑芳和谢兰兰吓一跳,心说不就是一篇新闻报道吗怎么又忽然扯到我们身上来了

    为了引起王淑芳和谢兰兰的足够重视,赵长枪将他和左少卿的恩恩怨怨都告诉了她们两人。赵长枪还重点强调了当初他曾经答应左少卿,只要左少卿愿意跟他回国作证,指认向少杰,他就会尽力保住他性命的事情。

    “我虽然答应了左少卿要保住他的性命,但是最后左少卿却仍然被判了死刑。虽然最后他自己从看守所逃脱了,但是我毕竟没有做到当初对他的承诺。”赵长枪最后说道。

    “你怀疑左少卿因此怀恨在心,现在回来复仇了”王淑芳皱着眉头说道。

    “不错,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刺杀吴天峰的凶手就是左少卿,但是我还是有这种担心。我太了解左少卿的为人了这个人绝对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自从他逃跑后,这两年来我一直在关注着他的消息,只不过一直没有得到他的消息。”

    赵长枪轻轻叹口气,接着说道:“如果我的猜想是真的,那么我敢肯定,他一定会来找我复仇而且他一定会从我最亲近的人身上下手,因为他知道他如果直接对付我,肯定不能轻易得手。而我最亲近的人就是你们了。”

    王淑芳和谢兰兰看到赵长枪看向她们的目光,心竟然同时一暖。她们能从赵长枪的眼神清晰的感到赵长枪心的担心。

    “枪哥,你不用为我们担心,我们都听你的安排,没有必要的事情,我们不会外出。”谢兰兰小声说道。

    赵长枪点点头说道:“嗯,只要我们做好防范,相信左少卿也不会有机会下手。另外,我必须立刻赶到燕京,将这件事情弄清楚,我得去看看晓芳。”

    赵长枪一边说话,一边摸出手机开始拨打把总的电话,等他的话说完,电话也接通了。

    “喂,枪哥,有事吗”话筒传来把总的声音。

    “把总,你看到燕京市公安局长吴天峰遇刺的新闻了吗我怀疑左少卿回来了。”赵长枪镇定的说道。

    “枪哥,我现在就赶往燕京,将此事调查清楚”

    把总知道事关重大,于是马上说道。

    “不这件事我要亲自去燕京处理。”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把总沉默了一下说道:“好吧,我听你的,枪哥。家里你放心。我会让赵玉山,医生等兄弟贴身保护好王淑芳和谢兰兰几人的。”

    由于赵长枪身份特殊,所以,把总虽然知道王淑芳和谢兰兰等人和赵长枪的真实关系,但是他却从来不喊她们大嫂,除非是在非常私下的场合。

    赵长枪心有些感动,关键时刻最靠的住的还是自己的兄弟把总总是能想到自己最需要什么。

    “嗯,你只需要保护好淑芳嫂子和兰兰就好。另外,你让洪亚伦带上两个兄弟跟我一起去燕京。”赵长枪说道。

    “是,枪哥。我现在就安排。”把总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带上洪亚伦主要是为了让他去保护崔晓芳。

    结束和把总的通话后,赵长枪便和王淑芳,谢兰兰一起离开了家,他要亲自将她们送到单位,然后他要去县委和宗伟阳打声招呼,告诉他自己要离开平川县一段时间。

    在车上,赵长枪又拨通了妹妹赵紫薇的电话,让她最近一段时间一定要小心。虽然赵紫薇远在皮克王国,但是赵长枪可不敢小看左少卿的能量既然当初梅隆家族的迪卡能策划了刺杀赵紫薇一案,左少卿未必就不能做到赵长枪必须得提高十二分的小心。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然,一个疏忽可能就会出现让赵长枪后悔终生的事情。

    等到一切都安排完之后,赵长枪直接驱车去了临河市。

    赵长枪在临河市见到了李若萍,叮嘱他一番,让她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一定要加强安全后,便乘飞机直接飞到了燕京。

    赵长枪在临河市没有见到魏婷。自从赵长枪被魏超从家打出来后,魏超为了加强对女儿魏婷的监控,直接给她调了工作,让她到公安部上班了而且干的还是职工作,不再去抓捕第一线打打杀杀了。

    赵长枪的航班降落到燕京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午,赵长枪找了个小店,一边吃饭,一边联系到了吴天峰,问清楚了他所在医院。

    吃完午饭,赵长枪在街上买了一个果篮,然后便直奔燕京郊区的一个疗养院,吴天峰便在那里接受治疗。

    燕京玉泉山疗养院说是疗养院,其实是一个集医疗和疗养为一体的机构。能在这里接受治疗的都是高干。

    这种高干疗养院也是华国特色,以前在医院里有高干病房,但是因为高干病房经常被普通民众诟病,认为这是浪费医疗资源,和官民平等原则相违背,于是各地专门的疗养机构便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

    医院里的高干病房没了,直接出现了高干医院,和普通医院分开,这样普通民众便没什么可说的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进入这样的疗养院

    赵长枪已经不是当初的愤青,当然不会去理会这种疗养院的存在是否合理。他只想快点见到吴天峰,弄清楚他遇刺的经过。

    赵长枪在一间病房终于见到了吴天峰。吴天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病床上面挂着点滴**子。

    “哎呀赵县长,我就这么点小伤,怎么会把你惊动了坐,坐。”

    吴天峰知道赵长枪不是普通的县长,所以说话非常的客气,一边说话,一边想从床上半坐起来,却被赵长枪连忙阻止了。

    “小王,你去给赵县长倒杯茶。”吴天峰对房间里专门伺候他的美女护士说道。

    小护士知道这是吴天峰故意将她支开,于是答应一声离开了。

    “伤在什么地方”赵长枪看着穿着病号服的吴天峰,小声的问道。

    “胸口,子弹正好从心肺之间穿过去了,也算我命大,如果再偏一点点,我这条命可就交代了”吴天峰苦笑着说道。说话的时候,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显然,子弹伤到了肺部。

    “知道是谁干的吗有没有线索”赵长枪又问道。

    吴天峰轻轻的摇摇头,说道:“不知道,那是一个晚上,对方骑着摩托带着头盔,根本看不清样子。赵老弟,你大老远跑来,应该不只是为了看我吧”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