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曾经多次调查过左少卿,更是多次和他战斗过,所以没有人比赵长枪更了解左少卿。

    这个人不但心狠手辣,睚眦必报,而且心智非常的坚韧,有种吃钢嚼铁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也正是靠着这股精神,这个家伙几乎走到哪里都能快的打开一片天地

    当初在杜平县,他的武校干的风生水起,到了宁海市,更是成为一方大亨,以宁海市为基地,几乎掌控了大半个华国的毒品交易。后来他逃到岛国,竟然又成了山口组的重要人物,掌控了山口组的毒品机构

    赵长枪想想当初去岛国抓捕左少卿时的艰险历程,至今印象深刻那一次,自己都差点栽在这个混蛋的手。

    有时候,连赵长枪都有些佩服这个混蛋。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家伙如果走上正道,无论是踏入仕途,还是正儿八经的经商,他都会是一代风云人物

    当然,这家伙现在也是一代风云人物,不过却是走错了道路

    正是基于对左少卿的了解,当初他听说左少卿从燕京市看守所逃跑后,就一直有一种预感,他预感到左少卿早晚有一天还会回来

    他会回来报仇

    如果这家伙回来报仇,燕京市局长吴天峰肯定会是目标之一,而自己更是他重点照顾的对象

    赵长枪将新闻详细的看完后,“啪”的一声将报纸拍到餐桌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正和赵长枪一起吃饭的王淑芳抬起头奇怪的看着赵长枪问道。谢兰兰看到面沉似水的赵长枪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赵长枪突然间发哪门子邪火。

    “你们看看这篇报道。”

    赵长枪将报纸推到了王淑芳和谢兰兰面前。

    王淑芳和谢兰兰凑到一块将新闻快的浏览了一遍,并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王淑芳以为赵长枪是因为犯罪分子的嚣张而生气,于是说道:“这些犯罪分子的确太嚣张了,竟然连公安局长都敢行刺真是无法无天”

    谢兰兰却感到赵长枪之所以生气,好像不仅仅是因为犯罪分子太嚣张,于是问道:“枪哥,你认识这位吴天峰局长”

    “认识,我曾经和他合作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刺杀他的人我可能也认识。”赵长枪将手的牛奶喝光,平复一下愤怒的心情说道。

    “啊你认识刺杀吴天峰的杀手”谢兰兰惊讶的问道,显然她理解错了赵长枪的意思,他以为赵长枪和杀手是朋友了。

    赵长枪看谢兰兰和王淑芳的脸色,就知道她们心在想什么,于是苦笑说道:“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样子。这个杀手和我有深仇大恨如果刺杀吴天峰的人真的是我猜想的那个人,恐怕我们必须得做点准备了,不然可能就会出大麻烦。”

    赵长枪停了一下,又说道:“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你们最好不要出差到别的地方,就算在平川县活动也不要自己一个人单独外出。嗯,另外,我会找人保护你们。”

    王淑芳和谢兰兰吓一跳,心说不就是一篇新闻报道吗怎么又忽然扯到我们身上来了

    为了引起王淑芳和谢兰兰的足够重视,赵长枪将他和左少卿的恩恩怨怨都告诉了她们两人。赵长枪还重点强调了当初他曾经答应左少卿,只要左少卿愿意跟他回国作证,指认向少杰,他就会尽力保住他性命的事情。

    “我虽然答应了左少卿要保住他的性命,但是最后左少卿却仍然被判了死刑。虽然最后他自己从看守所逃脱了,但是我毕竟没有做到当初对他的承诺。”赵长枪最后说道。

    “你怀疑左少卿因此怀恨在心,现在回来复仇了”王淑芳皱着眉头说道。

    “不错,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刺杀吴天峰的凶手就是左少卿,但是我还是有这种担心。我太了解左少卿的为人了这个人绝对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自从他逃跑后,这两年来我一直在关注着他的消息,只不过一直没有得到他的消息。”

    赵长枪轻轻叹口气,接着说道:“如果我的猜想是真的,那么我敢肯定,他一定会来找我复仇而且他一定会从我最亲近的人身上下手,因为他知道他如果直接对付我,肯定不能轻易得手。而我最亲近的人就是你们了。”

    王淑芳和谢兰兰看到赵长枪看向她们的目光,心竟然同时一暖。她们能从赵长枪的眼神清晰的感到赵长枪心的担心。

    “枪哥,你不用为我们担心,我们都听你的安排,没有必要的事情,我们不会外出。”谢兰兰小声说道。

    赵长枪点点头说道:“嗯,只要我们做好防范,相信左少卿也不会有机会下手。另外,我必须立刻赶到燕京,将这件事情弄清楚,我得去看看晓芳。”

    赵长枪一边说话,一边摸出手机开始拨打把总的电话,等他的话说完,电话也接通了。

    “喂,枪哥,有事吗”话筒传来把总的声音。

    “把总,你看到燕京市公安局长吴天峰遇刺的新闻了吗我怀疑左少卿回来了。”赵长枪镇定的说道。

    “枪哥,我现在就赶往燕京,将此事调查清楚”

    把总知道事关重大,于是马上说道。

    “不这件事我要亲自去燕京处理。”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把总沉默了一下说道:“好吧,我听你的,枪哥。家里你放心。我会让赵玉山,医生等兄弟贴身保护好王淑芳和谢兰兰几人的。”

    由于赵长枪身份特殊,所以,把总虽然知道王淑芳和谢兰兰等人和赵长枪的真实关系,但是他却从来不喊她们大嫂,除非是在非常私下的场合。

    赵长枪心有些感动,关键时刻最靠的住的还是自己的兄弟把总总是能想到自己最需要什么。

    “嗯,你只需要保护好淑芳嫂子和兰兰就好。另外,你让洪亚伦带上两个兄弟跟我一起去燕京。”赵长枪说道。

    “是,枪哥。我现在就安排。”把总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带上洪亚伦主要是为了让他去保护崔晓芳。

    结束和把总的通话后,赵长枪便和王淑芳,谢兰兰一起离开了家,他要亲自将她们送到单位,然后他要去县委和宗伟阳打声招呼,告诉他自己要离开平川县一段时间。

    在车上,赵长枪又拨通了妹妹赵紫薇的电话,让她最近一段时间一定要小心。虽然赵紫薇远在皮克王国,但是赵长枪可不敢小看左少卿的能量既然当初梅隆家族的迪卡能策划了刺杀赵紫薇一案,左少卿未必就不能做到赵长枪必须得提高十二分的小心。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然,一个疏忽可能就会出现让赵长枪后悔终生的事情。

    等到一切都安排完之后,赵长枪直接驱车去了临河市。

    赵长枪在临河市见到了李若萍,叮嘱他一番,让她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一定要加强安全后,便乘飞机直接飞到了燕京。

    赵长枪在临河市没有见到魏婷。自从赵长枪被魏超从家打出来后,魏超为了加强对女儿魏婷的监控,直接给她调了工作,让她到公安部上班了而且干的还是职工作,不再去抓捕第一线打打杀杀了。

    赵长枪的航班降落到燕京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午,赵长枪找了个小店,一边吃饭,一边联系到了吴天峰,问清楚了他所在医院。

    吃完午饭,赵长枪在街上买了一个果篮,然后便直奔燕京郊区的一个疗养院,吴天峰便在那里接受治疗。

    燕京玉泉山疗养院说是疗养院,其实是一个集医疗和疗养为一体的机构。能在这里接受治疗的都是高干。

    这种高干疗养院也是华国特色,以前在医院里有高干病房,但是因为高干病房经常被普通民众诟病,认为这是浪费医疗资源,和官民平等原则相违背,于是各地专门的疗养机构便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

    医院里的高干病房没了,直接出现了高干医院,和普通医院分开,这样普通民众便没什么可说的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进入这样的疗养院

    赵长枪已经不是当初的愤青,当然不会去理会这种疗养院的存在是否合理。他只想快点见到吴天峰,弄清楚他遇刺的经过。

    赵长枪在一间病房终于见到了吴天峰。吴天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病床上面挂着点滴**子。

    “哎呀赵县长,我就这么点小伤,怎么会把你惊动了坐,坐。”

    吴天峰知道赵长枪不是普通的县长,所以说话非常的客气,一边说话,一边想从床上半坐起来,却被赵长枪连忙阻止了。

    “小王,你去给赵县长倒杯茶。”吴天峰对房间里专门伺候他的美女护士说道。

    小护士知道这是吴天峰故意将她支开,于是答应一声离开了。

    “伤在什么地方”赵长枪看着穿着病号服的吴天峰,小声的问道。

    “胸口,子弹正好从心肺之间穿过去了,也算我命大,如果再偏一点点,我这条命可就交代了”吴天峰苦笑着说道。说话的时候,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显然,子弹伤到了肺部。

    “知道是谁干的吗有没有线索”赵长枪又问道。

    吴天峰轻轻的摇摇头,说道:“不知道,那是一个晚上,对方骑着摩托带着头盔,根本看不清样子。赵老弟,你大老远跑来,应该不只是为了看我吧”手机请访问:

第1457章    与其他新晋圣人相比,面对这种更高等级的神之气息,吕重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

    他骇然无所事事,一脸古怪地四处打量,这让旁边的准担圣人也是不得不佩服,为吕重真心点了个赞:“小师弟,你果然有颗大心脏!”

    “牛!”通天圣人也是震动地看了吕重一眼,直接竖起一个大拇指,“比我第一次进来的表现都要好。”

    通天圣人不佩服都不行。他第一次跟着鸿钧道祖进入[天神城]的时候,都已是四阶巅峰境的圣人,都还受到了这种神之气息的影响。

    可吕重呢,虽然圣识可媲美六阶巅峰圣人,但是本身的境界只是二阶中位圣人。偏偏他在面对这种凛冽的神之气息时居然没有任何影响。

    这让通天圣人、女娲圣母、准提圣人等有如看怪物一般看着吕重。个个都被惊了一下。

    “这……这就是超级变数么?”原始天尊看了一眼丝毫没被神之威势影响到的某人,心里一阵激荡。甚至隐隐闪过一丝嫉妒。

    是的!

    原始天尊可曾是盘古大神的三尊元神之一。红果果的顶级二代血脉。

    可就算是他这样的潜力圣人,在第一次进入这[天神城]还微微受了一丝影响。然而,吕重这样一个后天崛起的人类,居然没有受一丁点影响,这让他如何不震惊,如何不嫉妒?

    好在原始天尊的心神极为强大,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起了嗔念,一瞬间便掐掉了这一丝嫉妒之心。

    身为盘古元神的传承之一,原始天尊也是极为骄傲的人,他岂会让自己去嫉妒别人?

    可不管怎样说,原始天尊的心里也的确是起了一丝波澜。

    这时候,吕重也反应过来,对着众人一笑,讪讪道:“大家可别嫉妒我。别忘了还拥有道器啊……”

    被吕得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是笑了笑。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也好受了许多。

    只是,大家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吕重有意藏拙呢。

    他能在这神之气息的侵袭之下不受影响,认真来说并不是道器[大寂灭珠]相助的结果。

    真正的原因是他早就承受过这种神之气息,甚至还见过真正的神人。

    更何况。他还曾配合大寂灭珠、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与一头恐怖之极的超级血尸战斗过。

    据九玄寒龙冰棺器灵的推测,这头血尸本身就拥有不弱于三阶巅峰神将的实力。而它的生前,所拥有的实力必定更为恐怖。

    连这样的超级血尸都与之战斗过,这[天神城]的神之气息,也就是一阶神人留下的神性气息。又岂能影响得了吕重?

    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准提圣人等是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甚至连鸿钧道祖都以为如此。

    可唯独女娲圣母,却是古怪地看了吕重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与古怪。以女娲圣母女性的独有直觉,她有一种吕重似乎在故意掩饰什么的感觉。让她本能地有些怀疑。

    好在女娲圣人并不是什么多嘴之人,只用别有深意的目光扫了吕重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可就是这淡然扫过的眼神,顿时让吕重心中为之一跳。

    还好天神城的神之威势只是一闪而过,这让所有人都是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一来天神城,就被来了一个下马威,这让无数队伍的人都更加地沉默。

    “这就是天神城给的下马威啊。这些老家伙真是越来越无趣了!”鸿钧道祖微微嘀咕了一句。

    只不过,他的脸色却是流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无他,吕重的表现,真的让他极为满意!

    其实,这次鸿钧道祖做主带吕重赶来[空明星域]的玄机星,也多少有点显摆的嫌疑。

    对于吕重这古怪的家伙,他相当地有信心。虽然只有二阶中位圣人境界,但是,鸿钧道祖莫名地就相信吕重不会被[天神城]的神之威势给吓住。

    果然,吕重的表现让他极度满意。甚至是有点惊喜。

    面对这种至强的高等级神人的威势,吕重居然能不当一回事。

    这简直是所有新晋圣人之中独一份的存在!

    完全把其他圣人手里的新晋圣人给比了下去。这让鸿钧道祖岂能不开心。

    这会儿,鸿钧道祖满脸都是笑意,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淡然的气度。

    “我愣个去。鸿钧老儿,你丫的简直走了狗屎运,居然能收到吕重这样的弟子?”不远处,一个声音传来,带着浓浓的嫉妒羡慕恨。

    鸿钧道祖自得的一笑:“刀尊,你这老杀才。不积阴德、不积善果,自然没有我的运气好。哈哈,这样的好运,你是羡慕不来的……”

    “哼,得了便宜便卖瓜!”刀尊语气酸酸地瞪了鸿钧道祖一眼,心里有些发气,不禁恨恨地瞪了自己队伍中的一个新晋圣人,居然一脸嫌弃:“邪刀,你个不争气的东西,连鸿钧道祖手下的吕重都比不过,回去之后,到我的刀之绝域面过去吧,时间是一百万年……”

    “我……我哪能与那个变态相比……”被提名惩罚的一个二阶巅峰的圣人全身一凛,不由心中满是悲苦。只不过师尊的话,他不敢不听,只得点头应下:“遵……遵命……”

    “哈哈,老杀才,你丫的自己气运不好,拿自己徒弟撤什么气?我家小吕重可是千万宇宙难得出一个的绝世天才,你拿一个普通天才强行与我徒弟相比,本身就是对你自己的徒弟步公平呢。”鸿钧道祖颇有些得意地大笑。

    刀尊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气呼呼地瞪了鸿钧道祖一眼,压下心中的郁闷,恼声对自己门下的弟子们道:“丢人现眼,还傻站着干什么?走了……”

    “哈哈……”看着刀尊气呼呼地提前走掉,鸿钧道祖笑得更大声。

    见一向风轻云淡般的鸿钧道祖,居然如此喜形于色,包括太上老君在内,都是惊奇不已。这完全颠覆了鸿钧道祖在大家心中的形象。

    “靠,你们这些小家伙,别这么看着我好不?我这是开心,有什么不好!”鸿钧道祖瞪了诸弟子一眼。

    通天圣人脸上憋着笑意,唯唯诺诺地道:“没……没什么不好……”

    “哼,走了!”鸿钧道祖无意地扯了扯自己的胡子,当先迈步前行。

    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女娲圣母、接引、准提、吕重一行七人,心中窃笑,轻松地跟在鸿钧道祖的后面。

    越向前方前进,神之气息的压力就越大。

    太上、原始、通天、女娲、接引、准提等六人都是老牌圣人,最次的境界都在第五阶圣人境界。对于这种神之气息与威严的抵抗力不弱。

    至于吕重,简直就是一个怪胎,就算向身体涌来的神之威势再强,他都完全应付自如。完全不像一个新晋圣人。

    “太变态了!”

    见到吕重毫无阻碍地行走着,不论是老牌圣人,还是第一次前来的圣人,都在心里哀号。

    这真的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

    一路上,鸿钧道祖所带的队伍,轻松地超过了莲尊、刀尊、剑祖、创世光尊等无数圣尊的队伍。

    这让不少圣尊都是一脸郁闷。唯有鸿钧道祖一脸笑容与开心。

    整个队伍,没有任何一人掉队。

    明明应该是实力最弱的吕重,偏偏表现得最是轻松。

    终于快要达到此行的目的地飞升神台,吕重却是发现,在飞升神台四周,更有璀璨之极的强大阵法之门!

    一层至强的超级阵法结界,把飞升神台封锁在内。

    而在这阵法结界之外,居然有大量的圣人守护。

    甚至,还有高达九位圣尊守在这透明的强大结界之前。

    这九大圣尊,虽然实力未必就高于混蚕老祖、鸿钧道祖,但是,九大圣尊居然是按着特定的阵势而站位,真正的牵一而发达全身。

    一旦有圣尊强行冲击这阵法结界,必定会遭受到九大圣尊的合力截杀!

    鸿钧道祖所领的队伍,是第五支快速赶至的队伍。

    在鸿钧道祖等人赶来之前,还有混蚕老祖与其他四尊不认识的圣尊所带领的队伍赶到。

    “天神九宫卫!你们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混蚕老祖看向镇守在阵法结界之外的九大圣尊,难得的一脸凝重。

    其中一个圣尊看了一眼混蚕老祖,微微点头:“原来是混蚕老祖,你也强大了太多。论单对单,我九宫卫没有任何一人能胜过你。可我们是一个整体。你要对上,只怕结局很惨!”

    这话一出,混蚕老祖整张脸顿时漆黑如墨。可是,他根本就无话可说。

    “噗!”吕重禁不住自得一乐,笑出声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嚣张、霸道之极的混蚕老祖吃瘪的样子。

    “天神九宫卫,我们既然是最先达到[飞升神台]结界前的队伍,那就快点让我们进去吧!”鸿钧道祖淡然一笑,看向之前说话的九宫卫。

    “不行!”这人灿然拒绝!

    什么?

    顿时不但鸿钧道祖不满意,其他几位圣尊也是一脸不满意。(未完待续。)h21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