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与其他新晋圣人相比,面对这种更高等级的神之气息,吕重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

    他骇然无所事事,一脸古怪地四处打量,这让旁边的准担圣人也是不得不佩服,为吕重真心点了个赞:“小师弟,你果然有颗大心脏!”

    “牛!”通天圣人也是震动地看了吕重一眼,直接竖起一个大拇指,“比我第一次进来的表现都要好。”

    通天圣人不佩服都不行。他第一次跟着鸿钧道祖进入[天神城]的时候,都已是四阶巅峰境的圣人,都还受到了这种神之气息的影响。

    可吕重呢,虽然圣识可媲美六阶巅峰圣人,但是本身的境界只是二阶中位圣人。偏偏他在面对这种凛冽的神之气息时居然没有任何影响。

    这让通天圣人、女娲圣母、准提圣人等有如看怪物一般看着吕重。个个都被惊了一下。

    “这……这就是超级变数么?”原始天尊看了一眼丝毫没被神之威势影响到的某人,心里一阵激荡。甚至隐隐闪过一丝嫉妒。

    是的!

    原始天尊可曾是盘古大神的三尊元神之一。红果果的顶级二代血脉。

    可就算是他这样的潜力圣人,在第一次进入这[天神城]还微微受了一丝影响。然而,吕重这样一个后天崛起的人类,居然没有受一丁点影响,这让他如何不震惊,如何不嫉妒?

    好在原始天尊的心神极为强大,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起了嗔念,一瞬间便掐掉了这一丝嫉妒之心。

    身为盘古元神的传承之一,原始天尊也是极为骄傲的人,他岂会让自己去嫉妒别人?

    可不管怎样说,原始天尊的心里也的确是起了一丝波澜。

    这时候,吕重也反应过来,对着众人一笑,讪讪道:“大家可别嫉妒我。别忘了还拥有道器啊……”

    被吕得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是笑了笑。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也好受了许多。

    只是,大家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吕重有意藏拙呢。

    他能在这神之气息的侵袭之下不受影响,认真来说并不是道器[大寂灭珠]相助的结果。

    真正的原因是他早就承受过这种神之气息,甚至还见过真正的神人。

    更何况。他还曾配合大寂灭珠、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与一头恐怖之极的超级血尸战斗过。

    据九玄寒龙冰棺器灵的推测,这头血尸本身就拥有不弱于三阶巅峰神将的实力。而它的生前,所拥有的实力必定更为恐怖。

    连这样的超级血尸都与之战斗过,这[天神城]的神之气息,也就是一阶神人留下的神性气息。又岂能影响得了吕重?

    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准提圣人等是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甚至连鸿钧道祖都以为如此。

    可唯独女娲圣母,却是古怪地看了吕重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与古怪。以女娲圣母女性的独有直觉,她有一种吕重似乎在故意掩饰什么的感觉。让她本能地有些怀疑。

    好在女娲圣人并不是什么多嘴之人,只用别有深意的目光扫了吕重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可就是这淡然扫过的眼神,顿时让吕重心中为之一跳。

    还好天神城的神之威势只是一闪而过,这让所有人都是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一来天神城,就被来了一个下马威,这让无数队伍的人都更加地沉默。

    “这就是天神城给的下马威啊。这些老家伙真是越来越无趣了!”鸿钧道祖微微嘀咕了一句。

    只不过,他的脸色却是流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无他,吕重的表现,真的让他极为满意!

    其实,这次鸿钧道祖做主带吕重赶来[空明星域]的玄机星,也多少有点显摆的嫌疑。

    对于吕重这古怪的家伙,他相当地有信心。虽然只有二阶中位圣人境界,但是,鸿钧道祖莫名地就相信吕重不会被[天神城]的神之威势给吓住。

    果然,吕重的表现让他极度满意。甚至是有点惊喜。

    面对这种至强的高等级神人的威势,吕重居然能不当一回事。

    这简直是所有新晋圣人之中独一份的存在!

    完全把其他圣人手里的新晋圣人给比了下去。这让鸿钧道祖岂能不开心。

    这会儿,鸿钧道祖满脸都是笑意,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淡然的气度。

    “我愣个去。鸿钧老儿,你丫的简直走了狗屎运,居然能收到吕重这样的弟子?”不远处,一个声音传来,带着浓浓的嫉妒羡慕恨。

    鸿钧道祖自得的一笑:“刀尊,你这老杀才。不积阴德、不积善果,自然没有我的运气好。哈哈,这样的好运,你是羡慕不来的……”

    “哼,得了便宜便卖瓜!”刀尊语气酸酸地瞪了鸿钧道祖一眼,心里有些发气,不禁恨恨地瞪了自己队伍中的一个新晋圣人,居然一脸嫌弃:“邪刀,你个不争气的东西,连鸿钧道祖手下的吕重都比不过,回去之后,到我的刀之绝域面过去吧,时间是一百万年……”

    “我……我哪能与那个变态相比……”被提名惩罚的一个二阶巅峰的圣人全身一凛,不由心中满是悲苦。只不过师尊的话,他不敢不听,只得点头应下:“遵……遵命……”

    “哈哈,老杀才,你丫的自己气运不好,拿自己徒弟撤什么气?我家小吕重可是千万宇宙难得出一个的绝世天才,你拿一个普通天才强行与我徒弟相比,本身就是对你自己的徒弟步公平呢。”鸿钧道祖颇有些得意地大笑。

    刀尊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气呼呼地瞪了鸿钧道祖一眼,压下心中的郁闷,恼声对自己门下的弟子们道:“丢人现眼,还傻站着干什么?走了……”

    “哈哈……”看着刀尊气呼呼地提前走掉,鸿钧道祖笑得更大声。

    见一向风轻云淡般的鸿钧道祖,居然如此喜形于色,包括太上老君在内,都是惊奇不已。这完全颠覆了鸿钧道祖在大家心中的形象。

    “靠,你们这些小家伙,别这么看着我好不?我这是开心,有什么不好!”鸿钧道祖瞪了诸弟子一眼。

    通天圣人脸上憋着笑意,唯唯诺诺地道:“没……没什么不好……”

    “哼,走了!”鸿钧道祖无意地扯了扯自己的胡子,当先迈步前行。

    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女娲圣母、接引、准提、吕重一行七人,心中窃笑,轻松地跟在鸿钧道祖的后面。

    越向前方前进,神之气息的压力就越大。

    太上、原始、通天、女娲、接引、准提等六人都是老牌圣人,最次的境界都在第五阶圣人境界。对于这种神之气息与威严的抵抗力不弱。

    至于吕重,简直就是一个怪胎,就算向身体涌来的神之威势再强,他都完全应付自如。完全不像一个新晋圣人。

    “太变态了!”

    见到吕重毫无阻碍地行走着,不论是老牌圣人,还是第一次前来的圣人,都在心里哀号。

    这真的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

    一路上,鸿钧道祖所带的队伍,轻松地超过了莲尊、刀尊、剑祖、创世光尊等无数圣尊的队伍。

    这让不少圣尊都是一脸郁闷。唯有鸿钧道祖一脸笑容与开心。

    整个队伍,没有任何一人掉队。

    明明应该是实力最弱的吕重,偏偏表现得最是轻松。

    终于快要达到此行的目的地飞升神台,吕重却是发现,在飞升神台四周,更有璀璨之极的强大阵法之门!

    一层至强的超级阵法结界,把飞升神台封锁在内。

    而在这阵法结界之外,居然有大量的圣人守护。

    甚至,还有高达九位圣尊守在这透明的强大结界之前。

    这九大圣尊,虽然实力未必就高于混蚕老祖、鸿钧道祖,但是,九大圣尊居然是按着特定的阵势而站位,真正的牵一而发达全身。

    一旦有圣尊强行冲击这阵法结界,必定会遭受到九大圣尊的合力截杀!

    鸿钧道祖所领的队伍,是第五支快速赶至的队伍。

    在鸿钧道祖等人赶来之前,还有混蚕老祖与其他四尊不认识的圣尊所带领的队伍赶到。

    “天神九宫卫!你们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混蚕老祖看向镇守在阵法结界之外的九大圣尊,难得的一脸凝重。

    其中一个圣尊看了一眼混蚕老祖,微微点头:“原来是混蚕老祖,你也强大了太多。论单对单,我九宫卫没有任何一人能胜过你。可我们是一个整体。你要对上,只怕结局很惨!”

    这话一出,混蚕老祖整张脸顿时漆黑如墨。可是,他根本就无话可说。

    “噗!”吕重禁不住自得一乐,笑出声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嚣张、霸道之极的混蚕老祖吃瘪的样子。

    “天神九宫卫,我们既然是最先达到[飞升神台]结界前的队伍,那就快点让我们进去吧!”鸿钧道祖淡然一笑,看向之前说话的九宫卫。

    “不行!”这人灿然拒绝!

    什么?

    顿时不但鸿钧道祖不满意,其他几位圣尊也是一脸不满意。(未完待续。)h211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惊变    燕京市某酒店内,王淑芳、李若萍等人听完赵长枪见丈人的遭遇后,不禁笑的前仰后合。 谁能想到叱咤风云,威风凛凛,无往而不利的枪哥,竟然被未来泰山大人给打出了家门

    “唉真不知道魏伯父是怎么想想的,他哪里是去让我吃分手饭,他就是想将我叫上门,然后来个关门打狗啊幸亏我跑的快”赵长枪自嘲的说道,虽然魏婷的爸爸对他不客气,他可不能对人家不客气。那可是自己未来的老丈人,自己还得争取得到人家的认可呢

    笑过之后,王淑芳忽然面色一整说道:“下个星期晓梅嫂子就要和宗书记结婚了。”

    “啊这么快这个老宗,他怎么没告诉我一声”赵长枪愣了一下说道。虽然他早已经知道,顾晓梅和宗伟阳已经确定了关系,但是此时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吃惊。

    “都是大龄青年了嘛,既然已经看好,那又何必再等待等来等去,不过是误了终身。”谢兰兰看着赵长枪淡淡的说道。她这些日子在平川县人民医院上班,也听说了不少宗伟阳和顾晓梅的故事,很为这两人高兴。并且她也已经接到了宗伟阳的邀请,去参加他们的婚宴。

    谢兰兰自从到了平川县人民医院后,凭借精湛的医术已经成为医院的顶梁柱,现在已经是大外科的主任。在她的带领下,平川县人民医院大外科水品在整个临河省都名列前茅,曾经几次获得上级卫生部门的表扬。

    刚才还笑呵呵的众人听了谢兰兰这句话后,不禁都沉默了。顾晓梅涅槃重生,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就要走上婚姻的殿堂,可是她们呢她们怎么办她们和赵长枪的这种多边关系,又何时才是尽头

    虽然几个美女平时在一起的时候都嘻嘻哈哈,好像毫无心机,非常开心,其实面对爱情,谁又愿意去和其他的女人分享自己的最爱可是如果就这样离开赵长枪,她们却又做不到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赵长枪已经在她们的心生根发芽,已经抹不去,消不掉,已经无可代替,已经成为她们生命的一部分

    几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曾经悄悄的讨论过,她们为什么就这样义无反顾的爱上了赵长枪,明知他脚踩几只船,却仍然爱的彻底,爱的没有尽头,这到底是为什么

    想来想去,她们觉得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然而,是相恋就总会有个结局,到最后,和赵长枪走上婚姻红地毯的只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会是谁呢

    几个女人竟然同时都不再说话,只是端起面前的饮料慢慢的吸着,场面竟然一下子静了下来。

    沉默了片刻之后,王淑芳才慢悠悠的说道:“小枪,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也该拿个主意了。这样无论对你,还是对大家,都有好处。”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放心,我已经有安排。只要大家不放弃我,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别忘了,我可是皮克王国的一等荣誉国民。等到我攻克魏伯父这座堡垒,我们便一起出发,去匹克王国旅游皮克王国的人民会非常欢迎我们的”

    “可是你这样做,好像违反了纪律吧”王淑芳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山人自有妙计来来,大家一起举杯,祝我早日攻克堡垒”赵长枪一边说,一边举起了酒杯,众人的情绪这才重新高涨了起来。

    第二天,赵长枪去见了老爷子,将这次行动向老爷子详细的作了汇报,然后赵长枪便返回了平川县。

    和赵长枪一起返回平川县的只有王淑芳和谢兰兰。因为工作的关系,崔晓芳留在了燕京,而李若萍则留在了临河市。不过等到宗伟阳结婚的日子,李若萍也会到平川县参加他的婚礼。

    李若萍是三合制药的大股东,在平川县也是商界名流,当然在宗伟阳的邀请之列

    赵长枪和王淑芳、谢兰兰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可是他们才刚刚走进别墅,屁股还没坐热,别墅外面便传来汽车喇叭声。

    赵长枪扒着窗户一看就知道是宗伟阳来了,于是腾腾腾从楼上来,对正从车上下来的宗伟阳说道:“呵呵,宗书记,恭喜恭喜啊老当益壮,风流不减当年,梦想终成真,抱得美人归啊”

    不等宗伟阳说话,旁边的顾晓梅先说话了:“小枪,你什么时候能说点正经的啊。”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嘿嘿,嫂子,当初我带你来平川县,你还不愿意,现在怎么样如果你不来的话,到哪里去找宗书记这样的好男人”

    “行了,你就别夸我了。你再说,我就要架不住了。我今天来,一个是来给你接风洗尘,二来是商量一下我们平川县以后的发展。十五亿啊除了赔偿南宫镇农民的经济损失,咱们县财政还剩三亿多,再加上上级每年补助的两亿元,咱们如果还不能让平川县飞起来,我们两个正副班长就该找跟绳子去上吊了”

    宗伟阳一边说,一边打开车子的后备箱,从上面提出两个大食盒,继续说道:“看,酒菜我都准备好了,我和你嫂子亲自做的。本来想邀请你们过去,可是怕你们一路之上鞍马劳顿,于是我们两个便主动赶过来了。你不会不欢迎吧”

    “呵呵,怎么能不欢迎呢刚才我还和兰兰商量要到外面吃呢,这下好了,不用出去了,宗书记,晓梅嫂子,快请进。”

    说话的不是赵长枪,是王淑芳。她和谢兰兰听到动静后,也从楼上下来了。

    可能宗伟阳得知赵长枪今天晚上回家,早就打算到他这边来吃饭了,所以几个大菜是早就做好的,现在已经有些凉了,顾晓梅和王淑芳、谢兰兰忙着去厨房热菜,赵长枪就和宗伟阳在餐厅里说话。

    “唉,这也就是你,竟然能远赴美国,追回我们的损失。除了你,全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华国多少大企业被外国公司一坑就是几十亿元,谁又能将损失追回来”宗伟阳一边喝着赵长枪为他沏好的茶水,一边感慨的说道。

    说实话,赵长枪当初打算去美国讨债的时候,宗伟阳是不看好赵长枪这次讨债之旅的。没想到现在赵长枪不但将损失要回来了,而且还多要回好几亿元这岂能不让宗伟阳吃惊

    如果让宗伟阳知道,赵长枪不是要回来十五亿人民币,而是要回来十亿美金,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赵长枪从迪卡手讹来的十亿美金,兑换成人民币之后,赵长枪将十五亿打到了平川县的账户上,三十亿以绿箭集团对口援助的方式注入到了龙辉集团的账户上。这几年龙辉集团跟着赵长枪到处扩张业务,资金其实也很紧张,有了这笔钱,龙辉集团就可以办更多的事情了。

    剩下的钱,赵长枪全部奖励给了把总,赵玉山和龙辉集团的那二百多名兄弟。大家拎着脑袋跟着他干,虽然是因为兄弟情深,但是赵长枪不能看着大家流血流汗,甚至付出生命,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这也是龙辉集团的兄弟为什么始终惟赵长枪马首是瞻的原因。

    赵长枪听了宗伟阳的话,只是淡淡的笑道:“呵呵,幸不辱使命,能将钱讨回来就好。有了这笔钱,我们终于能给南宫镇的老百姓一个交代了。”

    “哈哈,何止是有个交代,有了这笔赔偿款,我们平川县政府的形象算是彻底的扭转过来了以后,无论我们做什么项目,老百姓肯定都会积极响应的”宗伟阳说道,一脸的自豪。

    长毛兔和种子问题发生后,虽然平川县及时的做出了补偿,但是由于补偿的力度不大,所以,平川县的老百姓对政府搞得改革措施还是有些抵触情绪的。

    如果这笔补偿款发下去,恐怕如果政府再搞什么项目,老百姓一定会踊跃参加赔了钱政府会赔偿,而且赔偿力度这么大,他们还怕个毛线

    现在,平川县老百姓终于相信一句老生常谈的话:“政府就是人民的最大后盾和保障”

    赵长枪回到平川县的第二天,便到县政府上班了。经过讨债之事后,赵长枪在平川县的声望提升到了顶峰,在榆林市政府都挂上了号。

    不但如此,燕京城的向奎阳不知道从什么渠道,竟然打听到了一些赵长枪此次美国之行的一些事情。老家伙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忽然明白一件事情,赵长枪能跑到兴风作浪,大开杀戒,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梅隆家族的格局,这样的猛人还是少惹为妙。

    向奎阳不再打算给赵长枪使绊子,赵长枪的日子便好过了很多,他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平川县的经济发展上。

    又一年多过去,赵长枪当初在平川县的规划初步实现,无论是西部的养殖业,还是东部的新农业,以及部工业园,都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平川县的财政收入更是翻了两倍无论是人均gdp,还是gdp总量都位列临河省前三名

    这天早上,赵长枪正在一边吃早餐,一边浏览着今天的报纸。他忽然被报纸上的一条新闻吸引了。新闻的标题是燕京市公安局长遇刺住院,生命垂危。

    赵长枪快的将新闻看了一遍,心忽然有些不安。他忽然想起了当初跑掉的左少卿赵长枪隐隐感到这件事很可能和左少卿有关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