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燕京市某酒店内,王淑芳、李若萍等人听完赵长枪见丈人的遭遇后,不禁笑的前仰后合。 谁能想到叱咤风云,威风凛凛,无往而不利的枪哥,竟然被未来泰山大人给打出了家门

    “唉真不知道魏伯父是怎么想想的,他哪里是去让我吃分手饭,他就是想将我叫上门,然后来个关门打狗啊幸亏我跑的快”赵长枪自嘲的说道,虽然魏婷的爸爸对他不客气,他可不能对人家不客气。那可是自己未来的老丈人,自己还得争取得到人家的认可呢

    笑过之后,王淑芳忽然面色一整说道:“下个星期晓梅嫂子就要和宗书记结婚了。”

    “啊这么快这个老宗,他怎么没告诉我一声”赵长枪愣了一下说道。虽然他早已经知道,顾晓梅和宗伟阳已经确定了关系,但是此时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吃惊。

    “都是大龄青年了嘛,既然已经看好,那又何必再等待等来等去,不过是误了终身。”谢兰兰看着赵长枪淡淡的说道。她这些日子在平川县人民医院上班,也听说了不少宗伟阳和顾晓梅的故事,很为这两人高兴。并且她也已经接到了宗伟阳的邀请,去参加他们的婚宴。

    谢兰兰自从到了平川县人民医院后,凭借精湛的医术已经成为医院的顶梁柱,现在已经是大外科的主任。在她的带领下,平川县人民医院大外科水品在整个临河省都名列前茅,曾经几次获得上级卫生部门的表扬。

    刚才还笑呵呵的众人听了谢兰兰这句话后,不禁都沉默了。顾晓梅涅槃重生,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就要走上婚姻的殿堂,可是她们呢她们怎么办她们和赵长枪的这种多边关系,又何时才是尽头

    虽然几个美女平时在一起的时候都嘻嘻哈哈,好像毫无心机,非常开心,其实面对爱情,谁又愿意去和其他的女人分享自己的最爱可是如果就这样离开赵长枪,她们却又做不到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赵长枪已经在她们的心生根发芽,已经抹不去,消不掉,已经无可代替,已经成为她们生命的一部分

    几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曾经悄悄的讨论过,她们为什么就这样义无反顾的爱上了赵长枪,明知他脚踩几只船,却仍然爱的彻底,爱的没有尽头,这到底是为什么

    想来想去,她们觉得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然而,是相恋就总会有个结局,到最后,和赵长枪走上婚姻红地毯的只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会是谁呢

    几个女人竟然同时都不再说话,只是端起面前的饮料慢慢的吸着,场面竟然一下子静了下来。

    沉默了片刻之后,王淑芳才慢悠悠的说道:“小枪,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也该拿个主意了。这样无论对你,还是对大家,都有好处。”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放心,我已经有安排。只要大家不放弃我,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别忘了,我可是皮克王国的一等荣誉国民。等到我攻克魏伯父这座堡垒,我们便一起出发,去匹克王国旅游皮克王国的人民会非常欢迎我们的”

    “可是你这样做,好像违反了纪律吧”王淑芳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山人自有妙计来来,大家一起举杯,祝我早日攻克堡垒”赵长枪一边说,一边举起了酒杯,众人的情绪这才重新高涨了起来。

    第二天,赵长枪去见了老爷子,将这次行动向老爷子详细的作了汇报,然后赵长枪便返回了平川县。

    和赵长枪一起返回平川县的只有王淑芳和谢兰兰。因为工作的关系,崔晓芳留在了燕京,而李若萍则留在了临河市。不过等到宗伟阳结婚的日子,李若萍也会到平川县参加他的婚礼。

    李若萍是三合制药的大股东,在平川县也是商界名流,当然在宗伟阳的邀请之列

    赵长枪和王淑芳、谢兰兰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可是他们才刚刚走进别墅,屁股还没坐热,别墅外面便传来汽车喇叭声。

    赵长枪扒着窗户一看就知道是宗伟阳来了,于是腾腾腾从楼上来,对正从车上下来的宗伟阳说道:“呵呵,宗书记,恭喜恭喜啊老当益壮,风流不减当年,梦想终成真,抱得美人归啊”

    不等宗伟阳说话,旁边的顾晓梅先说话了:“小枪,你什么时候能说点正经的啊。”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嘿嘿,嫂子,当初我带你来平川县,你还不愿意,现在怎么样如果你不来的话,到哪里去找宗书记这样的好男人”

    “行了,你就别夸我了。你再说,我就要架不住了。我今天来,一个是来给你接风洗尘,二来是商量一下我们平川县以后的发展。十五亿啊除了赔偿南宫镇农民的经济损失,咱们县财政还剩三亿多,再加上上级每年补助的两亿元,咱们如果还不能让平川县飞起来,我们两个正副班长就该找跟绳子去上吊了”

    宗伟阳一边说,一边打开车子的后备箱,从上面提出两个大食盒,继续说道:“看,酒菜我都准备好了,我和你嫂子亲自做的。本来想邀请你们过去,可是怕你们一路之上鞍马劳顿,于是我们两个便主动赶过来了。你不会不欢迎吧”

    “呵呵,怎么能不欢迎呢刚才我还和兰兰商量要到外面吃呢,这下好了,不用出去了,宗书记,晓梅嫂子,快请进。”

    说话的不是赵长枪,是王淑芳。她和谢兰兰听到动静后,也从楼上下来了。

    可能宗伟阳得知赵长枪今天晚上回家,早就打算到他这边来吃饭了,所以几个大菜是早就做好的,现在已经有些凉了,顾晓梅和王淑芳、谢兰兰忙着去厨房热菜,赵长枪就和宗伟阳在餐厅里说话。

    “唉,这也就是你,竟然能远赴美国,追回我们的损失。除了你,全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华国多少大企业被外国公司一坑就是几十亿元,谁又能将损失追回来”宗伟阳一边喝着赵长枪为他沏好的茶水,一边感慨的说道。

    说实话,赵长枪当初打算去美国讨债的时候,宗伟阳是不看好赵长枪这次讨债之旅的。没想到现在赵长枪不但将损失要回来了,而且还多要回好几亿元这岂能不让宗伟阳吃惊

    如果让宗伟阳知道,赵长枪不是要回来十五亿人民币,而是要回来十亿美金,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赵长枪从迪卡手讹来的十亿美金,兑换成人民币之后,赵长枪将十五亿打到了平川县的账户上,三十亿以绿箭集团对口援助的方式注入到了龙辉集团的账户上。这几年龙辉集团跟着赵长枪到处扩张业务,资金其实也很紧张,有了这笔钱,龙辉集团就可以办更多的事情了。

    剩下的钱,赵长枪全部奖励给了把总,赵玉山和龙辉集团的那二百多名兄弟。大家拎着脑袋跟着他干,虽然是因为兄弟情深,但是赵长枪不能看着大家流血流汗,甚至付出生命,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这也是龙辉集团的兄弟为什么始终惟赵长枪马首是瞻的原因。

    赵长枪听了宗伟阳的话,只是淡淡的笑道:“呵呵,幸不辱使命,能将钱讨回来就好。有了这笔钱,我们终于能给南宫镇的老百姓一个交代了。”

    “哈哈,何止是有个交代,有了这笔赔偿款,我们平川县政府的形象算是彻底的扭转过来了以后,无论我们做什么项目,老百姓肯定都会积极响应的”宗伟阳说道,一脸的自豪。

    长毛兔和种子问题发生后,虽然平川县及时的做出了补偿,但是由于补偿的力度不大,所以,平川县的老百姓对政府搞得改革措施还是有些抵触情绪的。

    如果这笔补偿款发下去,恐怕如果政府再搞什么项目,老百姓一定会踊跃参加赔了钱政府会赔偿,而且赔偿力度这么大,他们还怕个毛线

    现在,平川县老百姓终于相信一句老生常谈的话:“政府就是人民的最大后盾和保障”

    赵长枪回到平川县的第二天,便到县政府上班了。经过讨债之事后,赵长枪在平川县的声望提升到了顶峰,在榆林市政府都挂上了号。

    不但如此,燕京城的向奎阳不知道从什么渠道,竟然打听到了一些赵长枪此次美国之行的一些事情。老家伙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忽然明白一件事情,赵长枪能跑到兴风作浪,大开杀戒,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梅隆家族的格局,这样的猛人还是少惹为妙。

    向奎阳不再打算给赵长枪使绊子,赵长枪的日子便好过了很多,他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平川县的经济发展上。

    又一年多过去,赵长枪当初在平川县的规划初步实现,无论是西部的养殖业,还是东部的新农业,以及部工业园,都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平川县的财政收入更是翻了两倍无论是人均gdp,还是gdp总量都位列临河省前三名

    这天早上,赵长枪正在一边吃早餐,一边浏览着今天的报纸。他忽然被报纸上的一条新闻吸引了。新闻的标题是燕京市公安局长遇刺住院,生命垂危。

    赵长枪快的将新闻看了一遍,心忽然有些不安。他忽然想起了当初跑掉的左少卿赵长枪隐隐感到这件事很可能和左少卿有关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一六章 难以拒绝    能无动于衷吗?苗毅心中也自问了一声,答案肯定是不能,理由太多了,何况这里还压了这么多新人让六道去养,这已经不是阴谋了,而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他暗暗感慨一声,把杨庆这家伙放到炼狱来,六道被困炼狱多年的平静怕是真要被打破了,这下六道有的玩了.pbtt

    “嗯!”苗毅点头,算是答应了。

    两人再商量了一下细节,很快召了六道的人前来,议事大殿内,苗毅将意思讲明了。

    六道高层面面相觑,可谓又惊又喜,一时间不知道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陆续都表示要回去征求大家的意见,实际上是要好好考虑下。

    苗毅不想跟他们慢慢磨,给了点压力,“我明天就离开,希望大家尽快给我答复。”

    答复诚如杨庆所料,六道很快商量出了离开的人员名单。

    鬼道派出了冷卓群领队,佛道派出了归无领队,魔道派出了单晴领队,妖道派出了长虹领队,仙道派出了孟如领队,无量道派出了敖铁领队。

    名单虽然拟出来了,可有些人心里并不平静,穆凡君请了将主长孙居来喝茶。

    两人免不了谈到这次人员外出接手外部势力之事,长孙居仍怀感慨:“被困这么多年,六道还是头回有人能离开这里。”

    穆凡君淡笑提醒道:“其实只要愿意,说不定大家都能出去。”

    “哦,怎讲?”长孙居诧异一声。

    穆凡君举杯唇边淡然道:“让苗毅交出进出路径便足矣。”

    长孙居摇头:“你觉得他会交出来吗?”

    穆凡君:“只要大家有这个心,有的是办法逼他交出来。”

    “逼?”长孙居略微皱眉,“有些事情不是圣主想的那么简单,若真能逼的话,只怕早就逼了。真要逼了,恐怕大家谁都离不开炼狱,苗毅的背景没那么简单。”

    “怎么个不简单法?”穆凡君放下茶盏,眼睑微垂道:“是怕白主吗?”

    长孙居一惊,“圣主知道?”

    穆凡君嘴角浮现一抹戏谑。“看来我还真没猜错!我只是不明白,一个连自己都没法抛头露面的人,却拿我们这么一大堆人当棋子,将主难道真的甘心?”

    长孙居默然。最终缓缓摇头:“圣主虽然猜到了,只怕还不知道白主的恐怖。”

    穆凡君饶有兴趣道:“有多恐怖?愿闻其详!”

    长孙居再次摇头:“有些事情不好说,这是当年发过誓的,圣主如果记性不差的话,就该记得上次五圣对苗毅发难时的情形。圣主可知我们为何会及时制止五圣继续发难?”

    穆凡君:“这正是我疑惑之处,可惜将主之前一直不愿说,莫非今天愿意说了。”

    长孙居盯着她双眼徐徐道:“五圣才刚对苗毅发难,白主的人便对我们发出了警告,质问我们是不是想找死!”

    穆凡君明眸略微睁大了几分,吃惊不小。

    长孙居继续道:“圣主再想想外面据点被灭之事,十处秘密据点,同一时间被灭,连个通风报信的时间都没有,意味着什么想必不用我多说。至少有一点可以证明,六道内外都在白主的严密掌控之下,逼苗毅交出了进出路径又如何,大家能不能活着离开炼狱还是个问题。”

    穆凡君明显有些不甘心道:“我们据险而守,连反贼天庭也奈何不了我们,难道还怕他一个名存实亡的白主不成!”

    长孙居:“不是反贼天庭奈何不了我们,难道圣主真的以为这么多年来没人帮我们靠我们这些人就能守住炼狱?没人帮我们的话,六道早就不存在了!据险而守更是笑话,就凭苗毅能在炼狱来去自如难道圣主还不明白吗?有人比我们更了解炼狱!”

    “呵…”穆凡君冷笑一声,放在茶盏前的五指反复张开抓握着欣赏。自嘲嘀咕道:“棋子,棋子,离不开棋局的棋子…”

    长孙居站了起来,叹道:“圣主。有些事情其实没必要想多了,不妨朝好的一面去想,白主要做什么不难理解,既然有着共同的利益又何乐而不为?不怕白主的力量强大,就怕他的力量不够强大,他的力量越强。我们成功的可能才会越大,否则就凭我们跑出去又能怎样?顶多是给反贼天庭制造一些骚乱,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与白主合作利大于弊,又能保有炼狱之地给我们壮大的机会,所以…有些想法其实没必要,有些事情做了反而不见得是好事。圣主如果没其他吩咐,属下告辞了!”见穆凡君没了反应,拱了拱手离开了。

    “哼…”穆凡君又是一声冷笑,缓缓闭上了双眼自言自语,“棋子…”

    从宫内离开的长孙居回头看了眼宫门,再次大步前行之余,亦嘀咕一声,“这男人婆明明就是白主派来的,这是想试探我的反应吗?”

    次日,苗毅独自离开了炼狱之地。

    在大世界这么多年来回奔波于浩瀚星空,从来没像这次一般底气十足,原因无他,因为他囊中揣了六十余名法力无边境界的修士,碰到谁都敢硬来一场。

    然而才离开炼狱没几日,在星空途中收到了寇铮来讯,说是会亲自去一趟鬼市总镇府,有事找他商量。

    苗毅问他什么事,寇铮说见面再说,令苗毅无语,不知什么事值得这位亲自跑一趟。

    待到远离炼狱,苗毅暂停一处偏僻荒凉星球,将那六十余位放了出来。

    这些个看看四周,几乎是同一时间摸出了星图对比现在方位,很快一个个神情激动了起来。

    “终于出来了,哈哈哈哈……”单晴张开双臂仰天狂笑不止。

    苗毅稍等,等这些个兴奋劲发泄的差不多了,方笑道:“诸位,恕不远送,大家即将各奔各地,一路小心保重,我先走一步。”

    一群人回过神来,一起拱手道:“圣王保重!”

    苗毅微微颔首,掠向星空,继续赶路。

    待他赶到鬼市总镇府,寇铮已经先他几天到了,来不上和其他人说什么,苗毅直奔寇铮暂居的屋内拱手赔罪道:“寇大哥恕罪,我回来晚了。”

    寇铮看了眼随同进来的云知秋,皱眉道:“你跑哪去了,竟然连七妹也不知道你去了哪。”

    苗毅干笑道:“去各地黑市到处转了转。”

    寇铮眉头越发深皱,伸手先示意夫妇二人坐下了,自己也坐下后方沉吟道:“妹夫,不是我说你,只是以后你怕是要尽量少离开这总镇府了,这也是我此来的目的。”

    苗毅和云知秋相视一眼,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云知秋试着问道:“大哥,怎么了?”

    寇铮叹道:“本来寇家和夏侯家做了利益交换,他们保障你在鬼市的安全,我们在朝堂上推动天后立子嗣,谁知事情出了点变化,陛下出乎意料地很快松口了,就在前些天的朝会上,陛下答应了尽快让天后为其立下子嗣。如此一来,一旦天后真的怀上了,寇家在这事上的利用价值就没有了。妹夫,你得罪的人太多了,后果你清楚!”

    此话一出,一股巨大的危机感袭来,令夫妇二人心头一沉,虽说寇家的女婿没人敢擅动,可若是有人暗中使坏,苗毅得罪了那么多人,抓不住把柄的话,怕还真的很难判断究竟是谁下的手。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云知秋认了寇天王为义父反而给苗毅带来了更大的危险,若苗毅还是以前那般没什么背景,人家要对付苗毅也不会上多高的层次,现在不一样了,寇天王力保带来的反作用力也是相当的,接触到了什么层次自然会引来什么层次的关注。

    只能说当初千算万算没想到青主会把苗毅给扔到鬼市来,若到了寇天王的北军,重兵护卫下谁都要忌惮,而这次也没想到青主会这么快松口让天后立子嗣,又动摇了信义阁的庇护。

    寇铮话锋一变,“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鬼市毕竟是夏侯家的地盘,信义阁维护鬼市的秩序是情理中的事情,而总镇府名义上毕竟也是为天庭牧守一方,信义阁不会放任有人随意闹事,有心人也不会轻易让把柄落在信义阁手中。不过还是尽量不要轻易外出,如果实在要出去的话,先和寇家联系,家里面会派高手来护送。”

    苗毅腻味,这岂不是自己一出去就要被寇家给盯上。

    云知秋目光微闪,笑道:“这种事大哥传讯通知就行了,怎敢有劳大哥亲自跑一趟。”

    寇铮看向她笑道:“是父亲的意思,为了以防万一,父亲让我亲自来接你回天王府暂住,不要两个人一起在这冒险,能规避一分风险是一分。”

    夫妇二人一愣,相视无语,是寇凌虚的意思,寇铮还大老远亲自跑来接,这还真是让人难以拒绝。

    云知秋只好笑着问苗毅:“夫君的意思呢?”

    苗毅默了默,“大哥说的有理,你不妨先回天王府好了。”

    云知秋微笑点头,“那就依夫君的。”

    二人随后告辞,表示多少要收拾准备一下,寇凌虚让尽快。

    两人回到自己屋内后,云知秋关了门回头便问:“寇铮亲自跑来接我,是不是太隆重了点?”

    苗毅面对墙上的挂画,思索摇头道:“我也想不通,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只是现在寇铮亲自跑来,又搬出了寇凌虚,人家如此在意你的安全,如此好意如何拒绝?”(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