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见过混蚕圣尊!”吕重平静地向对方抱拳行了一礼,不过心中却是郁闷之极。

    无疑,混蚕老祖的一句话,把吕重也暴露在所有圣尊、圣人的眼里。

    “哈哈,好小子,表面上恭敬,可心里似乎不愿意呢?”明明是在笑,可混蚕老祖的笑容,却让吕重心惊肉跳。

    “不敢!”吕重嘴角一抽,再次抱拳。

    旁边的鸿钧道祖顿时看不下去了,没好气地盯着混蚕老祖,“老强盗,你再欺负我的徒儿,说不得我把你当年的糗事公告天下……”

    老强盗?

    吕重微微一愣,接着心下窃笑。

    这名字还取的真不错。

    混蚕老祖修炼的是[蚕食圣道],一向霸道、蛮横,爱蚕食其他圣尊掌控的宇宙。他都不是强盗也有谁是强盗?

    同时,吕重心里也有些好奇,貌似混蚕老祖竟然有什么把柄落在鸿钧道祖的手里呢。

    “操”混蚕老祖脸色微微一变,大喝道:“老滑头,本尊怎么可能有什么糗事?”

    声音虽大,可不少人都隐隐能感应到他的心虚。

    鸿钧道祖虎着脸,歪着头斜眼扫了他一下,淡淡道:“难道我记错了?当年那个采……”

    “靠,老滑头,你肯定记错了……老子还有事,不陪你了。不过,老滑头你要是敢传出什么流言蜚语,本尊不介意对于吞噬你的盘古宇宙……”混蚕老祖大骂了一声,威胁了鸿钧道祖一翻,顿时闪退。

    咦?

    吕重惊奇起来。

    显然,混蚕老祖真的有把柄落在鸿钧道祖的手里,他之前的猜测还真的没错。

    只是,到底是什么把柄呢?

    吕重好奇,有些心痒难禁。

    其实不他是他,在场的不少人都是一脸好奇。不过,没人敢出声询问鸿钧道祖。

    一旦真出声相问,那就是傻子了。会一下子得罪鸿钧道祖与行事无忌惮的混蚕老祖。

    “呵呵。那家伙闪了。我们也快赶路吧……”鸿钧道祖微微一笑,对门下诸徒说道。

    他自然不会把混蚕老祖的糗事说出来,那样会彻底得罪混蚕老祖。要知道,这个混蚕老祖的实力绝对不逊色于他。甚至隐隐还要强上一丝。当然,鸿钧道祖也绝对不怕对方。两人真要大打出手,绝对是谁也奈何不了谁。除了两败俱伤,不会有第二个结果。

    没有了混蚕老祖这个行事无忌的家伙在,所有的人都再次安静下来。这让吕重突然有些怀念起混蚕老祖了。

    颇有些百无聊赖。吕重只得压下心中的郁闷,安静地一般跟在众位师兄的身后,向远处的那座巨大的古堡行去。

    只不过,要进入那古堡的人似乎极多。而且古堡的大门之前,还有极为强大的圣人守护。

    “小师弟,你看到没有?那就是玄机星核心之所在。要去飞升台,必定要先进入这天神城!”感觉到吕重似乎有些沉闷,旁边的通天圣人,突然传音说道。

    “天神城?”吕重一愣。

    “是不是觉得空明宇宙的人太臭屁了?”通天圣人一脸笑容地看向吕重。

    的确,这里可不是什么圣神界。而是仙界。

    就算空明宇宙有人渡过神劫,飞升圣神界。那也只是神人罢了。

    而他们的后继者,建城纪念倒没什么。

    可是,居然敢把建造的城堡称为“天神堡”,岂止是臭屁。那是一种逾越!

    在圣神界,天神是三阶神将的别称!

    而神人是最底级的神!

    “的确很臭屁!”吕重点了点头,认真来说,他可是见过神人的,甚至还见过神将。

    通天圣人似乎也越聊越兴奋,接着传音道:“神人飞升。本是一件幸事。不过,这天神城的建立,却是那空明圣尊主导的。这位圣尊野心勃勃,想要全部封锁[飞升台]。防止其他人窥视,并全力培养自己的门徒。甚至还主动殖民外宇宙,结果惹恼了无数圣尊,让不少圣尊联合起来。两方大战一场后,空明圣尊才老实许多。勉强答应开放[玄机星]的飞升台,不过。只能是每百万年开放一次。”

    “原来如此!”吕重点了点头,终于明白这空明宇宙的论道大会是怎么来的了。

    通天圣人知道吕重修炼日短,自然有很多东西不了解,于是他不厌烦地再次传音:“飞升台内,的确留有第一代空明圣尊飞升神界的一些气息、机缘。甚至其飞升之地,还有一座悟道神碑存在!这悟道神碑,才是飞升台最重要的东西。”

    “悟道神碑?难道是一件道器?”吕重凝惑地问道。

    通天圣人顿时摇了摇头:“不是道器!只是一件普通的拥有神性的伪神器!”

    在圣神界,道器可以称作是神器,但神器并不能称成道器。

    神器,拥有神之气息。而道器是更高品质的神器。

    “伪神器?”吕重顿时没了兴趣。

    这种法宝、武器,有可能比一般的混沌灵宝要好上许多。但是,比起极品的混沌至宝,也还有一点逊色。更别说真正的神器与道器了。

    真正的神器,要强于极品混沌至宝的。这样的武器、法宝,吕重在执罚神帝的放逐空间遇到过,而且与这种神器的主人对战过。

    当然,那时候对战的主力不是吕重。而是吕重席下的鸿蒙龙珠、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大寂灭珠。

    “嗯,的确是一件伪神器,而且不是攻击型的伪神器,也不是防御型的伪神器。但是这东西之内蕴藏着空明圣尊飞升神界的感悟与大道至理。与整个飞升台连在一起,没有任何人能收走,更不能被任何圣尊炼化。这是一种传承式的伪神器!”

    “有趣!”吕重明白了。

    认真来说,这悟道神碑严格上来说都不能说是伪神器。

    只不过它的内部留有神人的气息以及领悟的大道至理,才有神之气息。

    这东西不能当法宝使用,但是用来传承神之意志、神之感悟、神之知识却是足够了。

    偏偏仙界诸天万界,道器或神器,有可能还有遗留,但就是没有了一尊神人出现。没有神人的传承,越来越多的圣尊无法突破最后一步,证道飞升神器。

    如此一来,这悟道神碑对所以圣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因为有神人的气息全力镇守,这悟道神碑没有任何圣尊能炼化,这才有可能向所有圣尊开放。

    “呵呵,各人都有各人的道,强行感应、领悟别的神人的道,能证自己的道吗?”吕重心中微微一笑,暗暗摇了摇头。

    虽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可一旦自己的道受到别人的影响较大时,那就会让道心有了杂质。反而会在证道成神的路上偏得更远。

    这可不是吕重的认知!

    而是平时[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等道器交流的时候,吕重听来的一些只言片语。

    对于它们交流,吕重还是相当重视的。

    因为吕重要想疯狂进步,必须走属于自己的路。

    这[阴阳和合大道]虽说是由鸿钧道祖所创立,但是鸿钧道祖本身并没有修炼。甚至这部功法的后续功法,他也无法完全推演。

    可以说,阴阳和合大道,就是适合吕重的道。而且无前人的经验可以照搬,也不能照搬。

    不过鸿钧道祖对于[阴阳和合大道]圣尊境以前的功法的推演还是比较完善的。也是大有道理可言!

    可是圣尊境界以后,吕重要想渡劫成圣,必须要有自己的机缘与独有的感悟。否则也会像其他圣尊一样连神劫都无法招来,一直处于圣尊境界之中,永世沉沦!

    “马上要进入天神城。不说了!”看吕重心神波动频繁,通天圣人还以为自己的言语对吕重的震动太大,只得提前结束交谈。

    随着大流,来到城门之前。

    鸿钧道祖拿出七枚暗青色的晶石,交予守城的圣人,便没有遇到任何阻拦,进入了天神城。

    一进入天神城,一种特殊之极的气息让所有圣人的元神都微微颤动。

    神之气息!

    这是神人独有的气息!

    显然,这天神城的建立,也不完全是防止外人的窥视,另一个更大的用途就是为了封绝这神之气息的扩散!

    “神……神之气息!原来这……这就是神之气息……”

    “威严、强大、浩瀚……”

    “在这种气息之下,我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天啊,我……我可是最天才的新晋圣人……”

    “呃……我……我有一种跪下顶……顶礼膜拜的冲动……”

    “别……别跪,一旦跪下,你就完了……永远没有突破证道神人的资格了……”

    ……

    虽然在进入[天神城]之前,不少圣人就被领路的师尊给提醒过。但是,一进入这天神城,还是有一小部分的圣人一瞬间被压制得厉害,无法坚持下来,直接跪拜下去!

    “可惜!”不少有过经历的老牌圣人微微摇头,一脸可惜。

    这些无法坚持而跪下的圣人,以后的潜力不会有多大了!而且此次下跪,他们以后也没有再次进入[天神城]的资格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73117、lather伟等兄弟的打赏!感谢飞过静海、啸天修罗、仨耳、魔炎狂刀、天花无稽等兄弟的月票支持!h211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糟糕的翁婿会面    魏超警校毕业后,从基层民警一步步的干上来,到如今爬到今天的高位,虽然有魏家老爷子的扶持,但是靠的也是他自己的真本事。

    当初干刑警的时候,由于经常熬夜分析案情,为了提神和分散压力,魏超便逐渐成了大烟筒。近年来在女儿魏婷的坚持下已经戒烟,但是今天他又破戒了。

    赵长枪和魏婷回到家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到处都是烟雾,呛得魏婷直咳嗽。

    “爸你不是成功戒烟了吗怎么又破戒了”魏婷皱着眉头说道。

    如果是以往魏婷这样说,魏超一定会一边给女儿道歉,一边将烟掐灭。但是今天他不但没有将烟掐灭,而且还狠狠的又吸了一口,口更是发出一声冷哼。

    魏婷一看不是头,不敢再责备爸爸了,只是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身边的赵长枪。

    赵长枪稳稳心神,迈步走到魏超面前,啪的一声打个敬礼,朗声说道:“伯父好,我来了,请指示。”

    魏超这才抬头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赵长枪,然后说道:“来了坐吧。”

    赵长枪一愣,本来他以为自己到来后,魏大部长一定会电闪雷鸣,暴雨滂沱的,没想到魏超的话竟然是这样的平淡。

    赵长枪再横,再强悍,也不能对自己的未来老丈人横啊这家伙心有些没底,他感到魏超的话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于是便扭头看看跟着他走过来魏婷。

    魏婷朝他挤挤眼睛,意思是让他不要慌张,然后走到魏超后面,一边轻轻的捏着爸爸的肩膀,一边说道:“爸爸,你不要这样子嘛。枪哥他胆子小,你会吓坏他的。”

    “哼他胆子小他如果敢说自己胆子小,天下就没有人敢说自己胆子大的魏婷,你也给我坐下,今天少跟我打马虎眼,今天我们必须把你们之间的事情掰扯明白了”魏超说着话,将手的烟头插进面前的烟灰缸,使劲转了两圈。

    “哼,坐下就坐下,我才不怕你的老官僚样子呢”魏婷也不给爸爸揉肩膀了,气鼓鼓的坐到了座位上,还不忘招呼赵长枪:“枪哥,你也坐,不用担心,我爸就这脾气,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

    赵长枪一阵苦笑,心说:“看魏大部长这样子,恐怕和他是没有什么以后了今天叫我来估计就是给我来下最后通牒的。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坐就坐反正我和魏婷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一起。你说什么我就都当耳旁风就是。”

    想到这些,赵长枪一屁股坐到了魏超对面的沙发上。

    魏超冷眼打量着赵长枪,小伙子剑眉朗目,一脸正气,小身板虽然看上去不胖大,但是浑身上下都充满着爆发力,一对黑眼珠不像那些轻薄之辈来回的转动,只是偶尔才转动一下,不过每一次转动都仿佛散发出睿智的光芒。

    凭心而论,如果不是这个混蛋太过风流,喜欢到处留情,这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小伙子。

    “可惜了”这是魏超给赵长枪下的评论。

    “你喜欢魏婷”魏超一边冷冷的打量赵长枪,一边开口问道。

    “喜欢。”赵长枪毫不犹豫的说道。

    “有多喜欢”魏超忽然又黑着脸问道。

    赵长枪不禁一愣,他没想到魏大部长偌大年纪,竟然会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根本不好回答啊。

    像喜欢自己的眼睛一样喜欢好像这话有点烂俗了。也不能打动魏大部长。

    赵长枪忽然灵机一动,说道:“我喜欢魏婷,就像你喜欢伯母一样喜欢”

    “哼哼,说的好听。我一辈子就喜欢魏婷的妈妈一个女人,可是你呢你和去机场迎接你的那几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不要编造一些乌七八糟的理由来欺骗我我是干警察的,你骗不了我我要听实话”魏超有些嘲讽的说道。

    赵长枪有些头大了,这种事大家心都明白就行了,何必说的这么清楚呢说清楚了多没意思啊

    赵长枪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对魏超实话实说,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情魏超早晚得知道,魏超早晚要被自己打击一次,或者说自己早晚要被魏超打击一次,晚打击不如早打击,今天就豁出去了,魏大部长爱怎么打击便怎么打击吧

    想到这些,赵长枪的心甚至有些小激动: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伯父,今天既然你问起来了,我就把实话都告诉你吧。他们都是我的女朋友,我喜欢她们,她们也喜欢我我们已经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我让任何一个人离开都是对她巨大的,无法弥补的伤害,当然对我也是同样巨大的伤害如果你不信的话,魏婷可以为我作证”

    赵长枪坐在沙发上,腰板挺的笔直,说的理直气壮,好像就要上战场慷慨赴死的勇士一样。

    然而魏婷听到这家伙的话,小脸都吓白了,心说:“赵长枪你个混蛋有你这样说话的嘛你就不会先说点好听的,让我爸爸高兴一下,然后以后慢慢的给他解释温水煮青蛙的故事你没听说过啊完了,这回谁也救不了你了”

    果然不出魏婷所料,赵长枪几句话把魏超压了半天的火彻底的点燃了他气的太阳穴上的青筋蹦蹦乱跳,一把抓起桌上的兰泰山烟盒便猛然朝赵长枪脸上砸去,口还怒声喝道:“你给我滚现在就滚马上就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魏大部长虽然身手不错,扔出去的烟盒也非常有力度,但是赵长枪还是很轻松的一把便将烟盒抄在了手。

    赵长枪从烟盒弹出一颗烟,一脸微笑的说道:“伯父,您抽烟。刚才我错了,我向您道歉。”

    “你没错错的是我”魏婷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赵长枪递过来的香烟,只是微微仰着脑袋,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说道。他感到自己要被赵长枪打败了。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刚才他说什么他们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自己的女儿也是他们间的一份子他还让老子亲口向自己的女儿求证这不是混蛋是什么

    不但是混蛋,而且是个大混蛋啊魏超如是想。

    “赵长枪你走吧。我不管你以前和婷婷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管你们已经发展到了哪一步,我命令你,或者说是我请求你,立刻离开我的女儿,以后永远也不要再见她今天我把你喊到家里来告诉你这件事,就是为了显得郑重一点”

    魏超这话说的无风无火,仿佛刚才一腔的怒火已经发泄完了。对赵长枪说完后,又转身对魏婷严厉的说道:“婷婷,我让你妈妈出去买菜了,今天午就留小赵在家里吃顿饭,算是你们两个的分手饭,也算我谢谢他这次在的出手相助。吃过饭之后,你们两个便不准再有任何联系今天我把话撂在这里,以后在你的生活,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是要爹还是要他,你自己看着办”

    魏超说完,便闭上眼睛装睡,一句话也不说了。

    魏婷不禁一阵头大,她明白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爸爸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恐怕这事情没有回环的余地了。

    魏婷用脚轻轻的碰了一下赵长枪,撅着小嘴朝门口的方向努了努。

    赵长枪猛然明白过来,魏婷这是让自己不要留在这里吃饭,让自己快点离开呢

    对啊,魏超刚才可是说的明白,这顿饭是自己和魏婷的分手饭,如果自己今天吃了这顿饭,以后就不能和魏婷在一起了。所以,这顿饭分手饭绝不能吃

    赵长枪站起身来,笑着对魏超说道:“伯父,这顿分手饭我是不会吃的,因为这辈子我永远不会和婷婷分开下辈子也不会,下下辈子也不会伯父,您先忙着,我离开了。”

    赵长枪说完,也不管魏超是什么反应,立刻快步的朝门口走去。走的时候,还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魏超放在茶几上的手,还有桌上的烟灰缸。

    赵长枪害怕气急攻心的魏大部长会一把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朝自己扔过来。刚才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魏大部长刚才扔烟盒的时候,目光先扫到的就是这个烟灰缸,大概觉得烟灰缸里面的烟蒂太多,会弄的到处都是烟蒂,所以选择用烟盒砸了赵长枪一下。

    还好,魏大部长的自制力还是很不错的。这一次他没有再用东西砸赵长枪,却也没有再和赵长枪说一句话他实在被赵长枪气坏了

    赵长枪刚走到门口,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进来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年女人,赵长枪一看便知道她是魏婷的妈妈,因为眼前这个女人长得和魏婷非常像

    “妈你回来了”魏婷看到妈妈,连忙迎了出来。她的脸上虽然挂着笑,但是笑的却非常不自然。她早就料到赵长枪第一次见自己的爸爸时,双方肯定都不高兴,但是她还是没想到会糟糕到这种程度

    “啊,婷婷终于回家了,看看我买了什么菜咦你就是小赵吧这么急着走干什么留下来一起吃饭嘛”魏婷妈妈和蔼的对赵长枪说道。

    “谢谢伯母,我还有事,先离开了”赵长枪说着话,闪身便到了门外,然后一溜烟便下楼了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