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魏超警校毕业后,从基层民警一步步的干上来,到如今爬到今天的高位,虽然有魏家老爷子的扶持,但是靠的也是他自己的真本事。

    当初干刑警的时候,由于经常熬夜分析案情,为了提神和分散压力,魏超便逐渐成了大烟筒。近年来在女儿魏婷的坚持下已经戒烟,但是今天他又破戒了。

    赵长枪和魏婷回到家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到处都是烟雾,呛得魏婷直咳嗽。

    “爸你不是成功戒烟了吗怎么又破戒了”魏婷皱着眉头说道。

    如果是以往魏婷这样说,魏超一定会一边给女儿道歉,一边将烟掐灭。但是今天他不但没有将烟掐灭,而且还狠狠的又吸了一口,口更是发出一声冷哼。

    魏婷一看不是头,不敢再责备爸爸了,只是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身边的赵长枪。

    赵长枪稳稳心神,迈步走到魏超面前,啪的一声打个敬礼,朗声说道:“伯父好,我来了,请指示。”

    魏超这才抬头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赵长枪,然后说道:“来了坐吧。”

    赵长枪一愣,本来他以为自己到来后,魏大部长一定会电闪雷鸣,暴雨滂沱的,没想到魏超的话竟然是这样的平淡。

    赵长枪再横,再强悍,也不能对自己的未来老丈人横啊这家伙心有些没底,他感到魏超的话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于是便扭头看看跟着他走过来魏婷。

    魏婷朝他挤挤眼睛,意思是让他不要慌张,然后走到魏超后面,一边轻轻的捏着爸爸的肩膀,一边说道:“爸爸,你不要这样子嘛。枪哥他胆子小,你会吓坏他的。”

    “哼他胆子小他如果敢说自己胆子小,天下就没有人敢说自己胆子大的魏婷,你也给我坐下,今天少跟我打马虎眼,今天我们必须把你们之间的事情掰扯明白了”魏超说着话,将手的烟头插进面前的烟灰缸,使劲转了两圈。

    “哼,坐下就坐下,我才不怕你的老官僚样子呢”魏婷也不给爸爸揉肩膀了,气鼓鼓的坐到了座位上,还不忘招呼赵长枪:“枪哥,你也坐,不用担心,我爸就这脾气,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

    赵长枪一阵苦笑,心说:“看魏大部长这样子,恐怕和他是没有什么以后了今天叫我来估计就是给我来下最后通牒的。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坐就坐反正我和魏婷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一起。你说什么我就都当耳旁风就是。”

    想到这些,赵长枪一屁股坐到了魏超对面的沙发上。

    魏超冷眼打量着赵长枪,小伙子剑眉朗目,一脸正气,小身板虽然看上去不胖大,但是浑身上下都充满着爆发力,一对黑眼珠不像那些轻薄之辈来回的转动,只是偶尔才转动一下,不过每一次转动都仿佛散发出睿智的光芒。

    凭心而论,如果不是这个混蛋太过风流,喜欢到处留情,这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小伙子。

    “可惜了”这是魏超给赵长枪下的评论。

    “你喜欢魏婷”魏超一边冷冷的打量赵长枪,一边开口问道。

    “喜欢。”赵长枪毫不犹豫的说道。

    “有多喜欢”魏超忽然又黑着脸问道。

    赵长枪不禁一愣,他没想到魏大部长偌大年纪,竟然会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根本不好回答啊。

    像喜欢自己的眼睛一样喜欢好像这话有点烂俗了。也不能打动魏大部长。

    赵长枪忽然灵机一动,说道:“我喜欢魏婷,就像你喜欢伯母一样喜欢”

    “哼哼,说的好听。我一辈子就喜欢魏婷的妈妈一个女人,可是你呢你和去机场迎接你的那几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不要编造一些乌七八糟的理由来欺骗我我是干警察的,你骗不了我我要听实话”魏超有些嘲讽的说道。

    赵长枪有些头大了,这种事大家心都明白就行了,何必说的这么清楚呢说清楚了多没意思啊

    赵长枪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对魏超实话实说,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情魏超早晚得知道,魏超早晚要被自己打击一次,或者说自己早晚要被魏超打击一次,晚打击不如早打击,今天就豁出去了,魏大部长爱怎么打击便怎么打击吧

    想到这些,赵长枪的心甚至有些小激动: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伯父,今天既然你问起来了,我就把实话都告诉你吧。他们都是我的女朋友,我喜欢她们,她们也喜欢我我们已经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我让任何一个人离开都是对她巨大的,无法弥补的伤害,当然对我也是同样巨大的伤害如果你不信的话,魏婷可以为我作证”

    赵长枪坐在沙发上,腰板挺的笔直,说的理直气壮,好像就要上战场慷慨赴死的勇士一样。

    然而魏婷听到这家伙的话,小脸都吓白了,心说:“赵长枪你个混蛋有你这样说话的嘛你就不会先说点好听的,让我爸爸高兴一下,然后以后慢慢的给他解释温水煮青蛙的故事你没听说过啊完了,这回谁也救不了你了”

    果然不出魏婷所料,赵长枪几句话把魏超压了半天的火彻底的点燃了他气的太阳穴上的青筋蹦蹦乱跳,一把抓起桌上的兰泰山烟盒便猛然朝赵长枪脸上砸去,口还怒声喝道:“你给我滚现在就滚马上就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魏大部长虽然身手不错,扔出去的烟盒也非常有力度,但是赵长枪还是很轻松的一把便将烟盒抄在了手。

    赵长枪从烟盒弹出一颗烟,一脸微笑的说道:“伯父,您抽烟。刚才我错了,我向您道歉。”

    “你没错错的是我”魏婷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赵长枪递过来的香烟,只是微微仰着脑袋,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说道。他感到自己要被赵长枪打败了。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刚才他说什么他们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自己的女儿也是他们间的一份子他还让老子亲口向自己的女儿求证这不是混蛋是什么

    不但是混蛋,而且是个大混蛋啊魏超如是想。

    “赵长枪你走吧。我不管你以前和婷婷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管你们已经发展到了哪一步,我命令你,或者说是我请求你,立刻离开我的女儿,以后永远也不要再见她今天我把你喊到家里来告诉你这件事,就是为了显得郑重一点”

    魏超这话说的无风无火,仿佛刚才一腔的怒火已经发泄完了。对赵长枪说完后,又转身对魏婷严厉的说道:“婷婷,我让你妈妈出去买菜了,今天午就留小赵在家里吃顿饭,算是你们两个的分手饭,也算我谢谢他这次在的出手相助。吃过饭之后,你们两个便不准再有任何联系今天我把话撂在这里,以后在你的生活,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是要爹还是要他,你自己看着办”

    魏超说完,便闭上眼睛装睡,一句话也不说了。

    魏婷不禁一阵头大,她明白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爸爸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恐怕这事情没有回环的余地了。

    魏婷用脚轻轻的碰了一下赵长枪,撅着小嘴朝门口的方向努了努。

    赵长枪猛然明白过来,魏婷这是让自己不要留在这里吃饭,让自己快点离开呢

    对啊,魏超刚才可是说的明白,这顿饭是自己和魏婷的分手饭,如果自己今天吃了这顿饭,以后就不能和魏婷在一起了。所以,这顿饭分手饭绝不能吃

    赵长枪站起身来,笑着对魏超说道:“伯父,这顿分手饭我是不会吃的,因为这辈子我永远不会和婷婷分开下辈子也不会,下下辈子也不会伯父,您先忙着,我离开了。”

    赵长枪说完,也不管魏超是什么反应,立刻快步的朝门口走去。走的时候,还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魏超放在茶几上的手,还有桌上的烟灰缸。

    赵长枪害怕气急攻心的魏大部长会一把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朝自己扔过来。刚才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魏大部长刚才扔烟盒的时候,目光先扫到的就是这个烟灰缸,大概觉得烟灰缸里面的烟蒂太多,会弄的到处都是烟蒂,所以选择用烟盒砸了赵长枪一下。

    还好,魏大部长的自制力还是很不错的。这一次他没有再用东西砸赵长枪,却也没有再和赵长枪说一句话他实在被赵长枪气坏了

    赵长枪刚走到门口,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进来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年女人,赵长枪一看便知道她是魏婷的妈妈,因为眼前这个女人长得和魏婷非常像

    “妈你回来了”魏婷看到妈妈,连忙迎了出来。她的脸上虽然挂着笑,但是笑的却非常不自然。她早就料到赵长枪第一次见自己的爸爸时,双方肯定都不高兴,但是她还是没想到会糟糕到这种程度

    “啊,婷婷终于回家了,看看我买了什么菜咦你就是小赵吧这么急着走干什么留下来一起吃饭嘛”魏婷妈妈和蔼的对赵长枪说道。

    “谢谢伯母,我还有事,先离开了”赵长枪说着话,闪身便到了门外,然后一溜烟便下楼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一四章 圣王    “是!”金漫应下,当场联系。

    “你…”海平心却是恼怒了,把自己星铃上对外联系的法印抹掉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把自己一直困在炼狱?

    到了老爹身边,她可不再怕苗毅了,正欲发作,海渊客一只手掌摁在了她的肩头,制止了她乱来,自己这女儿显然是对许多事情都不了解,苗毅不可怕,可怕的是苗毅背后那位。

    不过他还是代问道:“圣主,你的意思是,不再带小女出去了?”

    苗毅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她不愿去她娘那边,我身边又有监察左部的探子,而我在天庭那边又有一堆死敌,她跟着我太危险了,还是你这个做父亲的亲自来看管吧。回头她不见了,我这边也要给天庭一个交代,就当是出了什么意外不在了吧,而天庭那边肯定要联系确认,善后的事你这边不要有疏漏。”

    海渊客其实也不想自己女儿像自己一样一直困在这里,不过想想苗毅如今的处境,的确是有点危险,至于修炼资源的事,既然苗毅已经能顺利来往这边,也就说明资源能进来了,凭自己在无量道的地位划分资源,保障一个女儿还是没问题的,遂领了这份情,点头道:“让圣主费心了,属下明白了。”

    “爹!”海平心有点不依,拉了父亲的胳膊撒娇。海渊客沉脸一声,“听话!”令海平心撅嘴低头了,接下来身上的东西也被海渊客暂时给没收了,要等处理干净了之后才会还给她。

    苗毅随后又放出了杨庆,将其与诸人互相做了介绍,暂未点名杨庆的来意,不过几人都看出来了,此人显然是苗毅的心腹。

    杨庆与诸人见礼之后,也开始打量起了周边的环境。

    没等多久,五圣偕同五道一群高层陆续抵达来到。

    面对陆续来到诸人的见礼,苗毅面无表情。一声不吭,闹得一帮人不知哪里又得罪了他,这是个什么意思。

    见人都到齐了,苗毅转身领了杨庆走到了殿外的台阶上。再次转身居高临下面对诸人时,漠然问道:“当初诸位说奉我为主,不知说出的话可还算话?”

    众人面面相觑,人家登高而立是什么意思还用说么,这是要大家表态了。

    一群人立刻在暗中传音商议了起来。有些事情虽然心里不愿接受,不过一帮老家伙都现实的很,有些事情无非是名义上的,真正控制在手上的实权却不是谁想夺就能夺得走的,既然苗毅对他们来说有利用价值,他们也没必要损害自身的利益,重点是苗毅自由进出这里让大家终于看到了离开这里的希望。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称呼苗毅,经过大家的商议后,一群人站整齐了。一起拱手高呼道:“参见圣王!”

    人群后面的海平心有点瞠目结舌,她对许多事情都不清楚,没想到这家伙竟能让六道臣服,不应该啊,这家伙才什么修为?寇天王的背景也左右不到这里来吧,这里谁会把寇天王放在眼里?

    苗毅也不客气,淡淡一声,“金漫!”

    金漫上前一步,“属下在!”

    苗毅徐徐沉声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无量道圣主!无量道可有意见?”

    金漫一怔。

    司徒晴兰等人相视一笑。这才是众望所归,几人当即拱手:“没有意见!”又再次联袂向金漫拱手道:“参见圣主。”

    突如其来,倒是闹的金漫有些手足无措,有些不要好意思地拱手道:“属下领命!”

    下面诸人还在揣摩苗毅用意。苗毅又是一声,“杨庆!”

    引的众人目光再次上看,杨庆迅速下了几级台阶,拱手道:“属下在!”

    苗毅大声宣布:“从今日起,杨庆为六道大执事,我不在炼狱期间。代我署理六道一应事物。”

    其实原本是要封杨庆为六道大总管的,不过是杨庆自己推辞了,杨庆认为初来乍到就顶着‘大总管’这个名未免太刺激人了,情况都没弄清楚,能管谁?‘大执事’听着则要弱化许多,让所有人明白他在这里只是执行苗毅法旨的,其他的事情等以后到了一定的地步再说,不宜太过激进。

    尽管如此,杨庆还是没想到苗毅一来连脚都没站稳就会公布这个任命,令他不得不感慨苗毅有些时候的魄力,果断的让人有些心惊肉跳,换了他肯定会先和六道协商之后取得共识再下令,谁想苗毅压根就不和六道做任何商量,直接就往六道头上压了个‘大执事’下来,他有点担心六道能不能接受。

    可苗毅已经这样做了,他也不得不配合,“属下领命!”

    事实上果然,突然冒出这么个‘大执事’令下面不少人交头接耳或皱眉,站开到一旁的杨庆悄悄观察了一下,发现情况也没他想象的那么糟糕,众人明显心里都有意见,但是没人跳出来反对。

    苗毅也没指望这些人能心服口服,五圣在这里这么久也没做到这一点,他不认为杨庆一露面就能做到,不过他有的是时间让杨庆跟这些人磨。

    走下了台阶,苗毅目不斜视,大步从诸人之间穿过,诸人不得不左右让开分出一条道供其通过。

    金漫几人下意识交换了个眼色,心中皆暗暗感慨,发现如今的苗毅之强势,和当年苗毅初来此地时的状态简直是判若两人。

    诸人不知道苗毅要干什么,跟随在了身后,一字排开在其左右,站在了面朝大海的高崖之上。

    只见苗毅抖起双袖,双臂上露出的储物镯上法力漫卷,一条条人影喷吐而出。

    很快,上万人漂浮在了空中,一个个惊异莫名地看向四周,不少人看到了站在山崖上的云傲天等五圣后顿时一脸惊喜,都知道自己应该是到了大世界。

    站在苗毅身边的杨庆挥手朗声道:“都放出来吧。”

    上万人立刻按照事先准备,分散飞往海面各区域。

    云傲天等五圣暗中有心理准备还好点,六道将主等人却一个个或骤然眯眼,或眼皮直跳,或瞳孔骤缩。

    只见海面上那远远分开的万人开始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转眼的功夫,眼前的碧波大海就全部被覆盖,黑压压的人群多到让人一眼看不到边际。

    数不清的人站在了碧波大海上,一个个在那东张西望。都显得比较好奇或期待。

    六将主等人几乎是下意识全部冲天而起,站在高空眺望人潮,皆是倒吸一口凉气,有点震撼,不知苗毅从哪弄来这么多人。

    陆续落下后。金漫拱手问道:“圣主何故从外面带来这些人?”

    苗毅道:“放心,这些人都不属于青主和佛主势力范围内的人,来自陌生星域,对天庭的事情几乎是一无所知。从今天开始这些人就是你们的手下,算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也是我们将来反攻天庭的根基所在,不然就凭我们这些人想要掀翻天庭简直是痴人说梦。”

    六将主等人立刻振奋了,他们又岂会不知道己方的尴尬,当然也知道六道余孽想掀翻天庭是做梦,发展多年的天庭早已不是他们能力敌的。别说青主和佛主联手,就算青主手下的近卫军,正面对抗的话,左右督卫随便来一支也能灭了他们。可他们又不得不骗下面,不给下面人梦想的话,人心早就散了,如今突然有了大批人马,定能振奋下面人心,至少有一点是能让下面人看到的,那就是他们已经有了办法来往外界。

    魔道将主夜行空兴奋地以拳击掌道:“圣王。这里怕是有数千万人马吧?”

    苗毅道:“这仅是先期抵达的八千万人马,后期还会再送五千万人马过来。”

    也就是说有一亿三千万人马?众人再次振奋。

    仙道将主长孙居惊叹摇头一番后,又皱眉道:“似乎修为太低了一点,怎么还有许多白莲境界的?”

    苗毅反问:“我们还有资格挑肥拣瘦吗?我倒是想弄一亿金莲修士进来。别说金莲修士,就算弄一亿白莲修士也会惊动外面,而这些人不一样,他们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干净的像一张白纸,能任由调教培养。真要是从天庭辖内弄这么一大堆人来。人家熟悉外面的情况,想收他们的心都难,只怕会变着法子和天庭在炼狱的守卫联系,一亿多人就你们这些人能看的住?”

    “圣王言之有理,别跟他一般见识。”夜行空鄙夷了长孙居一句,有些兴奋地搓着双手道:“不知这些人六道如何分配法,仙道那边不愿要的人,我魔道不嫌弃。”

    长孙居立刻瞪眼道:“谁说我仙道不要了?”这八千万修士中有不少女人,仙道可是有许多修士许多年都没尝过女人滋味,他要敢不要,回头下面非得吵翻天不可。

    大家稍一估算就知道,真要有一亿三千万人的话,困在炼狱之地的每个男人基本上都能解决婚配问题。

    何况这么多人也是一笔巨大的资源,众人的话题很快到了分配抢夺这笔资源上,六道将主你一句我一句几乎都争吵了起来。

    “好啦,我魔道这边可以多做点让步,人可以少要两百万,但是必须多给我们十万个女人,修为高低、俊丑都无所谓。”夜行空很大方地挥了挥手,果然大方,拿两百万人换十万个女人。

    “凭什么多给你们十万个女人,我这边也可以做同样的让步!”金漫立刻瞪着眼睛顶了回去,她虽是女人,可也是没办法,没有这些女人还罢了,有了的话,不解决下面男女搭配的问题下面就要出大乱子,人的天性谁也压制不了,顾不得形象必须得争啊!

    :年前年后的可能不太正常,有家有口的人难以避免,乞求见谅!(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