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金漫应下,当场联系。

    “你…”海平心却是恼怒了,把自己星铃上对外联系的法印抹掉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把自己一直困在炼狱?

    到了老爹身边,她可不再怕苗毅了,正欲发作,海渊客一只手掌摁在了她的肩头,制止了她乱来,自己这女儿显然是对许多事情都不了解,苗毅不可怕,可怕的是苗毅背后那位。

    不过他还是代问道:“圣主,你的意思是,不再带小女出去了?”

    苗毅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她不愿去她娘那边,我身边又有监察左部的探子,而我在天庭那边又有一堆死敌,她跟着我太危险了,还是你这个做父亲的亲自来看管吧。回头她不见了,我这边也要给天庭一个交代,就当是出了什么意外不在了吧,而天庭那边肯定要联系确认,善后的事你这边不要有疏漏。”

    海渊客其实也不想自己女儿像自己一样一直困在这里,不过想想苗毅如今的处境,的确是有点危险,至于修炼资源的事,既然苗毅已经能顺利来往这边,也就说明资源能进来了,凭自己在无量道的地位划分资源,保障一个女儿还是没问题的,遂领了这份情,点头道:“让圣主费心了,属下明白了。”

    “爹!”海平心有点不依,拉了父亲的胳膊撒娇。海渊客沉脸一声,“听话!”令海平心撅嘴低头了,接下来身上的东西也被海渊客暂时给没收了,要等处理干净了之后才会还给她。

    苗毅随后又放出了杨庆,将其与诸人互相做了介绍,暂未点名杨庆的来意,不过几人都看出来了,此人显然是苗毅的心腹。

    杨庆与诸人见礼之后,也开始打量起了周边的环境。

    没等多久,五圣偕同五道一群高层陆续抵达来到。

    面对陆续来到诸人的见礼,苗毅面无表情。一声不吭,闹得一帮人不知哪里又得罪了他,这是个什么意思。

    见人都到齐了,苗毅转身领了杨庆走到了殿外的台阶上。再次转身居高临下面对诸人时,漠然问道:“当初诸位说奉我为主,不知说出的话可还算话?”

    众人面面相觑,人家登高而立是什么意思还用说么,这是要大家表态了。

    一群人立刻在暗中传音商议了起来。有些事情虽然心里不愿接受,不过一帮老家伙都现实的很,有些事情无非是名义上的,真正控制在手上的实权却不是谁想夺就能夺得走的,既然苗毅对他们来说有利用价值,他们也没必要损害自身的利益,重点是苗毅自由进出这里让大家终于看到了离开这里的希望。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称呼苗毅,经过大家的商议后,一群人站整齐了。一起拱手高呼道:“参见圣王!”

    人群后面的海平心有点瞠目结舌,她对许多事情都不清楚,没想到这家伙竟能让六道臣服,不应该啊,这家伙才什么修为?寇天王的背景也左右不到这里来吧,这里谁会把寇天王放在眼里?

    苗毅也不客气,淡淡一声,“金漫!”

    金漫上前一步,“属下在!”

    苗毅徐徐沉声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无量道圣主!无量道可有意见?”

    金漫一怔。

    司徒晴兰等人相视一笑。这才是众望所归,几人当即拱手:“没有意见!”又再次联袂向金漫拱手道:“参见圣主。”

    突如其来,倒是闹的金漫有些手足无措,有些不要好意思地拱手道:“属下领命!”

    下面诸人还在揣摩苗毅用意。苗毅又是一声,“杨庆!”

    引的众人目光再次上看,杨庆迅速下了几级台阶,拱手道:“属下在!”

    苗毅大声宣布:“从今日起,杨庆为六道大执事,我不在炼狱期间。代我署理六道一应事物。”

    其实原本是要封杨庆为六道大总管的,不过是杨庆自己推辞了,杨庆认为初来乍到就顶着‘大总管’这个名未免太刺激人了,情况都没弄清楚,能管谁?‘大执事’听着则要弱化许多,让所有人明白他在这里只是执行苗毅法旨的,其他的事情等以后到了一定的地步再说,不宜太过激进。

    尽管如此,杨庆还是没想到苗毅一来连脚都没站稳就会公布这个任命,令他不得不感慨苗毅有些时候的魄力,果断的让人有些心惊肉跳,换了他肯定会先和六道协商之后取得共识再下令,谁想苗毅压根就不和六道做任何商量,直接就往六道头上压了个‘大执事’下来,他有点担心六道能不能接受。

    可苗毅已经这样做了,他也不得不配合,“属下领命!”

    事实上果然,突然冒出这么个‘大执事’令下面不少人交头接耳或皱眉,站开到一旁的杨庆悄悄观察了一下,发现情况也没他想象的那么糟糕,众人明显心里都有意见,但是没人跳出来反对。

    苗毅也没指望这些人能心服口服,五圣在这里这么久也没做到这一点,他不认为杨庆一露面就能做到,不过他有的是时间让杨庆跟这些人磨。

    走下了台阶,苗毅目不斜视,大步从诸人之间穿过,诸人不得不左右让开分出一条道供其通过。

    金漫几人下意识交换了个眼色,心中皆暗暗感慨,发现如今的苗毅之强势,和当年苗毅初来此地时的状态简直是判若两人。

    诸人不知道苗毅要干什么,跟随在了身后,一字排开在其左右,站在了面朝大海的高崖之上。

    只见苗毅抖起双袖,双臂上露出的储物镯上法力漫卷,一条条人影喷吐而出。

    很快,上万人漂浮在了空中,一个个惊异莫名地看向四周,不少人看到了站在山崖上的云傲天等五圣后顿时一脸惊喜,都知道自己应该是到了大世界。

    站在苗毅身边的杨庆挥手朗声道:“都放出来吧。”

    上万人立刻按照事先准备,分散飞往海面各区域。

    云傲天等五圣暗中有心理准备还好点,六道将主等人却一个个或骤然眯眼,或眼皮直跳,或瞳孔骤缩。

    只见海面上那远远分开的万人开始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转眼的功夫,眼前的碧波大海就全部被覆盖,黑压压的人群多到让人一眼看不到边际。

    数不清的人站在了碧波大海上,一个个在那东张西望。都显得比较好奇或期待。

    六将主等人几乎是下意识全部冲天而起,站在高空眺望人潮,皆是倒吸一口凉气,有点震撼,不知苗毅从哪弄来这么多人。

    陆续落下后。金漫拱手问道:“圣主何故从外面带来这些人?”

    苗毅道:“放心,这些人都不属于青主和佛主势力范围内的人,来自陌生星域,对天庭的事情几乎是一无所知。从今天开始这些人就是你们的手下,算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也是我们将来反攻天庭的根基所在,不然就凭我们这些人想要掀翻天庭简直是痴人说梦。”

    六将主等人立刻振奋了,他们又岂会不知道己方的尴尬,当然也知道六道余孽想掀翻天庭是做梦,发展多年的天庭早已不是他们能力敌的。别说青主和佛主联手,就算青主手下的近卫军,正面对抗的话,左右督卫随便来一支也能灭了他们。可他们又不得不骗下面,不给下面人梦想的话,人心早就散了,如今突然有了大批人马,定能振奋下面人心,至少有一点是能让下面人看到的,那就是他们已经有了办法来往外界。

    魔道将主夜行空兴奋地以拳击掌道:“圣王。这里怕是有数千万人马吧?”

    苗毅道:“这仅是先期抵达的八千万人马,后期还会再送五千万人马过来。”

    也就是说有一亿三千万人马?众人再次振奋。

    仙道将主长孙居惊叹摇头一番后,又皱眉道:“似乎修为太低了一点,怎么还有许多白莲境界的?”

    苗毅反问:“我们还有资格挑肥拣瘦吗?我倒是想弄一亿金莲修士进来。别说金莲修士,就算弄一亿白莲修士也会惊动外面,而这些人不一样,他们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干净的像一张白纸,能任由调教培养。真要是从天庭辖内弄这么一大堆人来。人家熟悉外面的情况,想收他们的心都难,只怕会变着法子和天庭在炼狱的守卫联系,一亿多人就你们这些人能看的住?”

    “圣王言之有理,别跟他一般见识。”夜行空鄙夷了长孙居一句,有些兴奋地搓着双手道:“不知这些人六道如何分配法,仙道那边不愿要的人,我魔道不嫌弃。”

    长孙居立刻瞪眼道:“谁说我仙道不要了?”这八千万修士中有不少女人,仙道可是有许多修士许多年都没尝过女人滋味,他要敢不要,回头下面非得吵翻天不可。

    大家稍一估算就知道,真要有一亿三千万人的话,困在炼狱之地的每个男人基本上都能解决婚配问题。

    何况这么多人也是一笔巨大的资源,众人的话题很快到了分配抢夺这笔资源上,六道将主你一句我一句几乎都争吵了起来。

    “好啦,我魔道这边可以多做点让步,人可以少要两百万,但是必须多给我们十万个女人,修为高低、俊丑都无所谓。”夜行空很大方地挥了挥手,果然大方,拿两百万人换十万个女人。

    “凭什么多给你们十万个女人,我这边也可以做同样的让步!”金漫立刻瞪着眼睛顶了回去,她虽是女人,可也是没办法,没有这些女人还罢了,有了的话,不解决下面男女搭配的问题下面就要出大乱子,人的天性谁也压制不了,顾不得形象必须得争啊!

    :年前年后的可能不太正常,有家有口的人难以避免,乞求见谅!(未完待续。)

第1455章    一路跟着众人的身后,吕重心中有些莫名的反感!

    早知道这里的气氛如此压抑,他才不来!

    神人?

    他又不是没见过!

    甚至他还配合着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鸿蒙龙珠大战过执罚神帝放逐空间内的神人,而且是突破到三阶的神人。

    这个老一辈的空明神人,难道他的实力、境界还能比被执罚神帝关押的那些凶神要强?

    暗暗摇了摇头,吕重压下心中的异念,再次沉默地跟在众圣的身后。

    第五层空间之内,空间之力的压制力强大得出奇。这里也不允许飞行,为的是对这三百亿年唯一飞升神界之人的尊敬。

    是以,一路上,没有任何一尊圣人甚至圣尊,直接飞上天空。

    无数圣人、圣尊,以朝“神”的心态,带着无比的沉默与压抑,一路前进。

    在独步行走了两个小时之后,一座极为庄严、肃穆的古堡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座古堡极为巨大,甚至能给无数圣人以灵魂上的威压。无数圣人心头发颤!甚至不少圣人,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这是一种强大之极的无形之威压。

    元神没有达到六阶境界,绝对会被压制得非常惨。

    还好,鸿蒙道祖领着的这一行人,个个的实力都在六阶之上。就连实力最弱的吕重。偏偏灵魂之力与元神圣识都达到了六阶巅峰。

    “哈哈,都是一群腊洋银枪头,中看不中用。哈哈……”

    突然。在极为安静、肃穆的人群中传来一声嚣张的大笑。

    无数人被激怒,寻声望去,却个个脸色大变!

    混蚕老祖!

    居然是整个诸天万界之中,最为难缠、难惹的混蚕老祖!

    这家伙是真正的圣尊中的流氓!

    不但霸道、嚣张、狂妄,偏偏还实力极为强大。几乎能算是诸天万界实力最强的几位圣尊之一。

    是了,也只有他才敢这么不合时宜,大声喧嚷、大声嘲笑别人!

    而被人嘲笑、看轻的人。偏偏还不敢还嘴,更不敢找他的麻烦。

    这是一个有着极大潜力飞升圣神界的家伙。

    他嚣张。是因为他有资格嚣张!

    “牛!”看到这位熟悉的圣尊出现,吕重突然间对这样一个器张、霸气十足的家伙,多了一丝好感。

    是的,他也不太喜欢这样压抑、肃穆的气氛。

    这让他感觉是来参加别人的葬礼一般。

    “混蚕。你还是那么的嚣张,在空明神飞升的地方都敢大声喧哗,你对空明神简直是大大不敬……”另一边,又有一位圣尊的声音响起。

    吕重看了过去,不由笑了。这人他也认识,是曾与混沌老祖在混沌中大战过一场的刀尊。

    “哟嗬,你这手下败将也来了?还是这么不知趣。他空明只不过早我一步证道成神罢了,而且用的是上不了台面的办法证神飞升,所以他有什么资格让我尊敬他?哈哈。也只有你这等没骨气的人,才去跪舔他……”混蚕老祖双手背负在背后,一脸桀骜与不屑。

    当年在混沌之中大战。混蚕老祖可是先后压着刀尊、剑祖大打出手。

    甚至就算应付刀尊、剑祖的联手,混蚕老祖都是大占上风。

    面对这刀尊,混蚕老祖有资格傲气与不屑。

    刀尊被气得顿时脸色潮红,他还从来没有如此被人小觑过。更没有被人如此讥讽过。

    不过,混蚕老祖的实力的确比他强。刀尊也还想在一千年后进入混沌中的[皓阳神宫]寻找飞升证神的机缘,自然不会再与混蚕老祖大打出手。

    毕竟。实力明明不及对方,还强行出手。实为不智!

    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刀尊冷笑:“嘿嘿,混蚕,你也不用笑我。你自己还不如此?不然,你为何也眼巴巴地赶过来?还不是想得到空明神的传承与飞升的感悟?”

    “我要他的传承与感悟?”混蚕老祖嘴角一抽,傲然道:“他空明的传承未必比我的[蚕食圣道]强大,我会看上他的传承?真是天大笑话。”

    突然,又一个人的声音传来:“呵呵,有人只不过嘴上不承认罢了。而且脸皮也很厚”

    接着,一道璀璨之极的炽光炸开,一个温文尔雅的青年带着无上光辉出现。而在他的身后,跟着六个挥着光翼的天使。

    创世光尊!

    魔神宇宙的创世光尊!

    又一个吕重熟悉的圣尊出现。

    而随着这越来越多的强大圣尊出现,之前曾经压抑、沉闷的场面也不复存在。

    如今,这几位圣尊却成了整个第五空间的焦点。

    “见过鸿钧道友,呵呵,没想到你们也到了!”莲尊温和的笑声也开始在附近响起。

    这是一尊完美的神女!

    她一出现,顿时让诸天万界的圣尊、圣人都为之惊艳。

    “见过莲尊!”鸿钧道祖也是微微一笑,给莲尊行了一个道礼。

    “风过莲尊!”太上、原始、女娲、接引、准提、吕重也恭敬地行了一个后辈礼。

    这女圣尊与鸿钧道祖关第极好,做为鸿钧道祖的弟子,他们对于莲尊也是有着由衷的恭敬。

    而吕重,更曾得莲尊赐了一朵先天七品的业火红莲。这可是大恩惠呢。就冲着这一朵先天七品的业火红莲,吕重向她行后辈礼也是心甘情愿。

    突然,前方与刀尊发生言语争端的混蚕老祖,又不老实了,感应到鸿钧道祖一行人的存在,突然大笑起来:“哈哈,鸿钧老儿的小徒弟……对!说的就是你,吕重,你这家伙见了我,居然也不打一声招呼?难道我还比不上莲尊?”

    吕重闻言为之一呆,心下不禁发苦:“我的乖乖,我与你又不熟,你丫的是圣尊,高高在上,怎么会注意我?貌似我这一次真只想过来见见世面、打打酱油啊。怎么我把我卷了进去……”

    不得不说,混蚕老祖的这么一噪子,顿时让无数圣人、圣尊的目光落在了吕重的身上。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如今的吕重,可不再是一个能忽视的小辈!

    毕竟,诸天万界,吕重还是第一个直接吞噬了[九彩圣劫眼]而成功证道圣人的存在。

    更恐怖的是,吕重身上可是有好几件道器!

    更曾灭杀过好几位圣人,而没有被磅礴的业力反噬。

    同时,在眼力过人的圣尊眼里,吕重简直是一个真正的绝世妖孽。他的骨龄就算有秘法守护,也瞒不过圣尊级的强者。

    一个修行不到一亿年的小辈,居然能轻松证道圣人境,甚至一成为圣人,就达到二阶中位圣人境界。

    这在诸天万界的历史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存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