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转移人马开始集结,这是要出发的节奏,出发的时间定在了三天后,这三天内陆续还会有人到来。£∝,

    站在山顶上,苗毅及云知秋等人眺望四周山下已经先到的上千万人马。

    “真壮观呐!”云若双兴奋一声,饶是她身在大魔天见多识广,也没见过这么多人马集结的情形。

    这女人高兴了,在她软磨硬泡下,大姐终于答应了让她去大世界。

    苗毅和云知秋回头看了眼,又相视交换了个眼色,云若双还不知道她大姐是要把塞入炼狱之地。

    看了一会儿,见各方情形有条不紊,苗毅也就放心了,领着众人返回了,他依然去了月瑶的院子。

    新房内老情形,回到屋里苗毅便盘膝打坐在了榻上,渐渐郁积的朦朦灵气将其包裹。

    可今天的月瑶似乎有心事,没像往日一般陪同苗毅修炼,而是坐在梳妆台前除掉了发饰,又默默回到了榻上,到了里面的位置钻进了被窝里,明眸一动不动地看着屋顶。

    好一会儿后,苗毅似乎察觉到了,灵气吸收收敛干净后,回头看了眼,“今天怎么不修炼了?看起来有心事。”

    月瑶:“嗯,不想修炼了。”

    苗毅笑道:“好好的,又怎么了?没人惹你吧。”

    月瑶侧了个身,单臂支撑着脑袋看着苗毅,眨了眨眼道:“大哥,三天后就要走了。”

    “嗯!我的情况你也知道,不便在此久留,鬼市那边再宽松。我也不好一直不在。”

    “群英会那边记住了我的样貌,回了大世界。我就不能去鬼市总镇府陪你了。”

    “目前的情况就这样,你跟去总镇府的确不便。放心,有空我会去看你的。”

    “大哥,我们新婚已经有一个月了,以后又不能常见面。”

    “你好像话里有话,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月瑶银牙咬了咬唇,“大哥,老三长的不漂亮吗?”

    苗毅诧异道:“谁说的?我家老三是世上长的最漂亮的,据我所知,当年追求你的人可不少。由此可见一斑。”

    月瑶立刻坐了起来,“那你是不是嫌弃我以前和江一一的事?”

    苗毅皱眉道:“你想多了,没有的事,不愿修炼就早点休息,别胡思乱想。”

    月瑶:“新婚月余,你我甚至连同床共枕都没有过,碰都没碰过我,真的是我想多了吗?你见过哪家的新人是这样的?”

    苗毅怔住,慢慢回过了头去。又挥洒出了愿力珠,闭上了眼睛继续修炼,“不要胡思乱想了。”很快又被聚集的灵气所包裹。

    月瑶气苦地躺了下来,拉起被子把脸一蒙。

    这个把月下来。新婚初始的甜蜜心态已被现实给冲的一干二净。她算是看出来了,苗毅纯粹是为了她这个‘破鞋’的终身考虑而照顾她,根本没把她当个正常娶进门的女人来看。个把月来天天住在一起也纯粹是给她撑场面,她很感激。可这不是她想要的,她想拥有一个正常女人该有的美好。谁知迟迟等不来,眼看就要回大世界了,两人很快就要分开了,以后就更没机会了,这算什么?若真这样下去,我嫁给你干什么?

    “气死我了!”突然揭开被子骂了声,又迅速蒙了脸。

    话已经说的如此清楚,态度已经表达的如此明白,她就不信苗毅一点都不懂,总不能让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直接说出要做那事,她也说不出口,她自认已经放下了自尊明明白白主动了,期待着苗毅能来怜惜她,蒙着脑袋在那静静等待。

    然而左等右等,终是没等到苗毅有所为,心神渐渐黯然。

    次日,从榻上爬了起来的月瑶依然面带笑意,依然积极伺候苗毅穿戴,对苗毅也依然亲昵,开口闭口呼唤“大哥”也很正常,看不出任何端倪,令苗毅暗暗松了口气。

    这一晚其实苗毅也难心安,他一直在反复自责,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自己的爱护方式是不是太自私了,这种照顾月瑶的方式真的是月瑶想要的吗?月瑶的反应令他蓦然发现自己当初的想法太自我,认为自己做的才是真正真心地对她好,却疏忽了很重要的是一点,月瑶不仅仅是他的老三,更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也许别人的男人真的不如自己对老三好,可也许放手让她遭遇一点伤害才是老三自己真正的人生。

    他内心变得惶恐不安!

    接下来的三天,苗毅依旧来此入宿,月瑶也丝毫不再提起那晚的事,恢复了从前陪同苗毅修炼的状态。言谈间欢快,对云知秋更是放下了成见恭恭敬敬尽好自己做妾的本分,早晚前去问安。她甚至做好了心理准备,哪怕是云知秋哪天会打骂她,她也决定忍了受了,只希望不让大哥难做。

    原因无他,她明白大哥从小到大为她付出了多少,如今的所作所为也依然是在护着她,既然已经弄成了这样,既然大哥真的不愿意,就不要再给大哥增添烦恼了,也是该自己来照顾大哥了,她觉得自己不能再那么自私了,有这个名分挺好的,可以名正言顺不用避讳地来照顾大哥了,可以尽量按照大哥想要的去做,希望能尽量博得大哥开心快乐……

    无量天,山巅,一群人站立,苗毅为首,看着山下密密麻麻的人群。

    陆续与几方来到的负责人沟通确认后,杨庆闪身到苗毅跟前,拱手道:“大人,一切准备妥当,是否出发?”

    苗毅下巴给出:“出发吧!”

    杨庆转身,施法大声呐喊道:“集结!”

    山下密密麻麻的人影立刻逐渐稀松,成群成片地凭空消失,不消片刻,八千万人只剩下了近万人腾空而起。苗毅眉心浮现一品彩莲,忽然闪身浮空,双袖迎风一抖,露出了左右各戴数只储物镯的手腕,法力在双臂间漫卷。

    浮空的上万人立刻从左右分两路冲来,抵近苗毅之际,一个个凭空消失,鱼贯消失在苗毅跟前。

    很快,空中只剩下了苗毅一人,云知秋、雪儿、杨庆冲天而起,也消失在了苗毅的身前。

    苗毅环顾四周一眼,双袖一甩,身化虚影直射苍穹,阎修腾空直追其身后,眨眼消失在了碧空之上。

    月瑶暂时没有随同首批人马回大世界,与秦薇薇等人站在山巅目送……

    浩瀚星空,长途漫漫,一路穿越星门,终于抵达了大世界范围内。

    易容后的苗毅和阎修朝一颗有些古怪的三角星体飞去,一降落,阎修有节奏地施法拍了拍巴掌。

    远处几声震响,从地下窜出了六人落在两人面前,六个神情呆板的老头,明显也是易容过的。

    双方一句话都没说,由阎修出面与六人交换了法印核对接头身份,确认无误后,六个老头各交了一只储物镯给阎修,随后迅速掠空而去。苗毅和阎修亦再次起身遁入茫茫星空。

    “大人,鬼鬼祟祟在这里碰头是个什么情况?”

    一颗荒凉星球上,护送海平心在此与苗毅碰上头后,杨召青刚行一礼,海平心便忍不住打量着四周嘀嘀咕咕狐疑一声。

    苗毅斜了她一眼,“带你去一个绝对好玩的地方,黑市,你去不去?不去就回去吧。”

    “黑市?”海平心眼睛一亮,还没去看过呢,连连点头道:“去去去!”

    苗毅拍了拍兽囊,将她收了进去,又挥手放出了也已经易容的云知秋和雪儿,由阎修和杨召青护送二人返回鬼市。而苗毅则独自一人继续在茫茫星空疾驰,赶往炼狱之地……

    诡谲绚丽星空,苗毅一路或迂回或曲折穿越,最终化作一道直线急速前行。

    无量星就在眼前,骤然有人横栏而来挡住,苗毅扯下伪装露出真容验明身份后终于闯入无量星内。

    这里刚冲破气罩,下方金漫率领司徒晴兰、海渊客和公孙立道前来迎接,他们并不知道苗毅的准确来期,是得到守卫通报才紧急赶来的,在空中相遇了。另两位大将军石云边和敖铁正在远地轮值坐镇防御,暂时无法来迎接。

    “参见圣主!”金漫等人悬空行礼,一个个震惊且兴奋,尽管这边以前有过怀疑,可真正确认了苗毅能自由进出炼狱后,那心情简直是无法言喻。

    “回去再说。”苗毅扔下话迅速射向下方茫茫碧海上的一个黑点,四人相随。

    无量宫前,几人一落地,苗毅挥手扔出了海平心。

    不但是海渊客,连金漫等人也皆是一愣,都没想到苗毅竟然把这丫头给弄回来了。

    “哇!爹!”一见海渊客,海平心立刻兴奋到跳脚,直接扑进了海渊客的怀里。

    海渊客寡淡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温情,有些不太习惯地轻轻拥住了女儿,发现女儿安好如初,对苗毅微微点头表示谢过,他还以为苗毅是特意送女儿回来见他的。

    谁想海平心霍然从他怀中抬头,认真上下看了眼海渊客,又迅速回头看了眼无量宫,接着迅速转身朝苗毅哇哇怪叫道:“你骗我!你不是说带我去好玩的地方吗?你不是说去黑市吗?怎么回了这里?”

    “心儿,不得无礼!”海平心喝斥了一声。

    苗毅斜睨道:“难道带你回来见你爹你不高兴?”

    “我…”海平心哑口无言。

    “海渊客,你这女儿我是管不住了,这丫头不消停,回头记得把她对外联系的星铃上不需要存在的法印给抹掉,别弄出什么麻烦来。”苗毅扔下一番话后,面朝几人,话锋又陡然一变,沉声道:“立刻通知那几方的人来见我!”(未完待续。)

第1454章 圣尊云集!    “见过师尊,见过各位师兄、师姐!”吕重恭敬地给众人一一行礼。

    女娲圣母宛然一笑,看着吕重道:“小师弟,你太牛了。明明知道马上是飞升台马上要开放了,居然还玩失踪。也太不把三百亿年以来唯一一个神人放在眼里了吧?”

    吕重嘿嘿一笑:“我才刚刚达到二阶圣人境界,就算得到这神人的一份机缘,只怕很长的一段时间都用不上哩!我这叫有自知之明!”

    其实吕重不但见过神人,甚至见过二阶甚至是三阶的神人。

    上次被鸿钧道祖一脚踢飞,吕重就强行闯入了一个远古神人执罚神帝留于混沌之中的放逐空间。

    而且,正是在这个放逐空间之内,吕重得到了神龙的尸体,更曾与这个空间最强的刑罚之道器剐龙刀打大出手。并且还真的把剐龙刀给收服了。

    更主要的是,执罚神帝的放逐空间也完全被吕重与大寂灭珠掌控。

    也就是说吕重可以见到神人的本尊!

    自然而然,吕重对于空明宇宙这玄机星的最后一神人所留下的机缘并没有太大的期待。

    而这一点,女娲圣母等人根本就不了解。

    甚至,连实力最为强大的鸿钧道祖都无法算出来。

    可以说,现如今的吕重,再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通透的人物了。

    “还是小师弟洒脱!这一点。我们真的自愧不如!”通天教天赞赏地看了吕重一眼。

    自知之明?

    这对任何实力强大的人都很难办到。

    特别是像吕重这样的年轻而又有超级天赋的绝世天才,他们往往自信到了极点。

    却不知,有自信是好事。可自信过头,就是自负或自傲了。

    准提圣人和善一笑,双手合什:“无量寿佛。小师弟有大智慧、大悟性。不过,能得到一份机缘也是好的,至少也可去感悟一下神人的气息或感悟,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心境。”

    吕重想了想,也是连忙谢过准提圣人。“多谢六师兄的劝告,小弟便跟着诸位师兄。去一去飞升台。”

    众圣并没有问吕重这几天去了哪里,在见到吕重于最后的时间赶了回来,也是松了一口气。

    接着,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静修。

    很快。两天过去!

    第三天,吕重也完全地把精气神提升到了顶盛水平,在酒楼与诸位师兄、师姐汇合后,便在鸿钧道祖的带领下,向[玄机星]深入行进。

    因为这玄机星是三百亿年来唯一的一个圣尊飞升成神的地方。

    所以,这里成了无数圣人、圣尊看重的修炼圣地!

    新一代的空间圣尊,以*力、大神通,把整个[玄机星]彻底改造了一翻。

    整个星球被五重大阵给分开。形成独立的五个世界!

    在最外层,可容纳仙皇级的强者进入。

    第二层。可容纳仙帝进入。

    第三层,圣人可进入。

    第四层,圣尊方可进入。

    第五层。才是真正的飞升台的所在!这里有最顶级的大阵守护,同时有高达九位七阶巅峰境的圣人守阵。没有空明圣尊与其他几位圣尊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进入第五层。甚至一般的时候,都不会对圣尊开放!

    这一次,无限接近空明神飞升的记念日。每一百万年,这玄机星都会举行圣人级的论道大会。

    也只有这样的一次机会。第五层的[飞升台]能向所有圣人境以上的强者开放。

    至于圣人境以下的强者,不好意思。他们还不够资格进入第五层空间。只得停留在外面。好在外面也有各尊圣人带来的门徒与家人,也能组合帝级以下强者的论道大会。往往,在这样的论道大会中,每个人都能与诸天万界赶来的人交流、论道,从而道行大涨、实力提升。

    故而,一些没达到圣人境界的强者,也对这种论道大会心生向往。是以,虽说无法进入第五层空间,他们也是非常满意的。

    ……

    第五层空间之内,这时候也出现了不少的人流。基本是都是由一位圣尊带着一批圣人进入其中。

    这些圣尊、圣人,吕重几乎完全不认识。

    不过,这吕重很无语的是,这些圣尊、圣人,个个都一脸肃穆,行走在路上,个个更是安静无比。

    无形中,让这第五层空间内的氛围显得非常压抑。

    可是吕重没有任何负担,一脸好奇地走在众位师兄、师姐的最后面。完全没有一点正经,时而东瞧瞧,时而西看看。时而吊儿郎当地睁天自己的大道之眼,看看四周的一切,一切在他的眼里都似乎显得好奇。

    他这样的一副乡巴老神情,顿时让女娲圣母嗔了他一眼,伸手直接在他额头一弹。

    感觉到额头陡然一痛,吕重才讪讪地回过神来,涎着脸对女娲圣母谄媚一笑:“师姐,不好意思,第一次遇到这么多圣人、圣尊,简直是大开眼界,有些震惊,见谅见谅!”

    吕重这话说的也实在,他的确非常震惊!

    因为,进入这[玄机星]第五层空间的圣尊、圣人真的太多了。在他的大道之眼的感应之下,几乎高达几万人。

    而且吕重更是能轻易地发现,这几万人,很难得有十五个以上的人气息相同。也就是说,这几万人中,自一个宇宙来的顶多不会超过十五个人。

    这说明,短短的时间之内,几乎有成千上万宇宙的圣人、圣尊赶了过来。

    诸天万界,宇宙无数。圣尊无数。

    可就是一个小小的神人的飞升台,偏偏引来了诸天万界的圣尊、圣人。由此可见,大家对于这最后一个神人留下的机缘,有多么的看重。

    三百亿年,只有这一人飞升圣神界。而诸天万界的圣人,为了寻找飞升圣神界的办法,居然纷纷赶往人家飞升的地方眼巴巴地寻找自己的机缘与感悟。

    这不得不说是下界圣尊们的一个悲哀。

    要知道,有不少圣尊的资历还远在这个三百亿年飞升圣神界第一人之上。

    这么多的前辈甚至是同时代的圣尊,带着各自的门徒,赶来此地。名为论道,实为争夺一份神人的感悟与机缘。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