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意外结局

    梅隆家族发生这样的事情,气急败坏的老家主召集梅隆家族所有的重要成员全部回到洛杉矶总部,召开家族会议,商讨对此事的处理结果!

    在家族会议上,老家主严厉斥责托恩不顾家族亲情,自相残杀的情景。 [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家族中的老一辈也纷纷谴责托恩心狠手辣,虽然有手段,但是薄情寡义,根本不适合当梅隆家族的未来接班人。他必须接受家法的制裁!

    托恩只是捧着茶杯,慢慢的喝着,脸上还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托恩以前喜欢喝咖啡,但是自从在霍普金斯医学院和谢兰兰成为同学之后,便喜欢上了喝茶。虽然现在他已经对谢兰兰不抱有任何幻想,但是他这个喝茶的习惯却没有再改回来,他发现茶的确是种很好的饮料,具有不可言传的独特魅力。

    虽然几乎所有人都在向托恩开炮,但是托恩却一点都不急,不但不急,这家伙现在的心情甚至有点小爽。

    以前他在家族中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没有人看的起他,甚至连他的亲生父母都不认为他能在家族中有多大的成就。现在他却成了家族中所有人的焦点,甚至眼看就要问鼎新一代家主,他想不爽都不行啊!

    老家主看到托恩的样子不禁气的太阳穴青筋直跳!他感到托恩太混蛋了,太嚣张了,竟然敢连他的话都不放在心上!看看他的态度吧,哪里有半点悔过的意思?

    等到老家主和其他的老家伙口诛笔伐完了,托恩才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悠悠然的说道:“都说完了?如果都说完了,那么我就说两句。”

    “你说!我看你有什么好辩解的!按照梅隆家族的家规,同胞之间自相残杀,死罪!”老家主瞪眼看着托恩说道。

    托恩嘴角一挑说道:“老怀特,我真不知道你凭什么说我和托尔斯,以及迪卡是自相残杀?到现在为止,你看到谁死了?我和托尔斯就在这里好好的,而迪卡也只不过是受伤住院,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自相残杀呢?”

    “你”老怀特竟然被托恩堵得说不出话来,顿了一下才又说道:“哼哼,昨天晚上一战,上帝之剑的精锐力量几乎消耗殆尽!如果这还不算自相残杀,那么什么才是自相残杀?”

    “呵呵,老怀特,上帝之剑只是梅隆家族自己豢养的力量,即便全都死光了,我们仍然可以另行招募人员,组成新的上帝之剑!这几年上帝之剑的主要成员,一个个趾高气昂,都快忘了自己的奴才身份,开始骑到我们的脖子上拉屎了!”

    托恩这话说的可一点都不客气,也是他的心里话,这些年,别说上帝之剑的一二号人物米利克和道格拉斯,就连一些普通小头目都不把托恩放在眼中,这让托恩相当恼火,早就看上帝之剑不顺眼了。[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如果他能调动上帝之剑的力量,当初他也不会在华国被赵长枪虐成狗。

    ***,老子好歹也是正宗的梅隆家族继承人,身上流着梅隆家族的血,你们算什么东西?竟然要骑在老子的脖子上拉屎!

    托恩的这句话,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这些年,梅隆家族的好些人都看上帝之剑不顺眼了。上帝之剑原本是属于梅隆家族的,是专门给梅隆家族处理疑难为题的。可是这两年,上帝之剑一分为二,以米利克为首的一帮人只听托尔斯的,其他谁的话都不好使。

    而以道格拉斯未为首的另一派则只听迪卡的,其他谁的话也不听!

    这让梅隆家族的很多人都非常不满。但是由于托尔斯和迪卡势力强大,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现在托恩忽然向上帝之剑开炮,马上获得了很多人的暗暗赞许。

    当然,只是暗暗赞许而已,他们现在还不敢公开的支持托恩。因为他们还摸不到托恩的底牌,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托恩到底参与这件事有多深。

    “荒唐!上帝之剑这帮人已经跟着梅隆家族这么长时间,他们怎么不能算是梅隆家族的人?他们就是梅隆家族的一份子!”老怀特愤怒的说道。

    托恩看看众人脸上的表情,就猜到他们心中在想什么,心中更淡定了,他淡淡的说道:“就算他们是梅隆家族的一份子,让他们自相残杀的也不是我,而是托尔斯和迪卡!”

    托恩再次看向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托尔斯,说道:“托尔斯,你来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各位吧!希望你能如实讲述。”

    事到如今,托尔斯也不敢隐瞒了。他从自己刚刚开始联系上胡友林开始讲起,一直讲到自己听说胡友林躲在百里林,昨天晚上自己采取行动结束。

    梅隆家族的这些老家伙听说胡友林手中竟然有新型超级电池技术的资料,马上两眼放光的看着托恩!

    要知道现在无论是美国当局,还是许多美国的大家族企业都在研究新型高能电池,但是直到现在为止,没有一家机构获得实质性的突破!

    昨天晚上最后的胜利者是托恩,这么说胡友林手中的技术便落到了托恩的手中。如果事情真是这个样子,他们也不打算追究托恩毁掉上帝之剑的责任了。就像托恩说的,上帝之剑不过是梅隆家族的高级打手,这批人没了,再招募一批就是,梅隆家族不缺钱。

    托恩看看大家看向他的眼神,苦笑一下说道:“你们不用这么看我,其实无论是托尔斯还是迪卡,甚至胡友林自己,都被骗了!胡友林带到美国来的资料根本不是超级电池的成熟技术资料!而是一些不成熟的实验数据,这种数据,恐怕就连我们梅隆家族的能源研究室内都有的是!”

    托恩说着话,从身上取出一只u盘,放到桌上,继续说道:“喏,这就是从胡友林身上得到的u盘,我已经让专家研究过了,里面根本不是什么超级电池技术。”

    听到托恩这样说,所有人都傻眼了,特别是托尔斯,他没想到让自己费尽心机,付出惨重代价的东西竟然是假货!

    “你说的都是真的?这真的是从胡友林身上得到的东西?”托尔斯看着手中的u盘,不甘心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其实这不是从胡友林身上得到的,而是从华国特工身上得到的。其实昨天晚上参加百里林之战的总共有四波人,最先到达的就是华国特工,其次就是米利克,再就是迪卡的人,我的人本来是想将米利克和迪卡的人分开,阻止他们自相残杀的。不过去的时候还是晚了。华国特工从胡友林手中拿到东西后,便将胡友林杀了”

    “那么你又是怎么得到这张u盘的?”有人插话道。

    “昨天晚上出现的华国特工有二十多个人,当我赶的时候,他们已经全部被米利克带领的上帝之剑给全部干掉了。后来战斗结束后,我挨个搜查那些华国特工。u盘就是从他们身上得到的。”托恩说道。

    托恩的这套说辞都是和赵长枪串通好的。他手中的那张u盘是赵长枪给他的,至于这张u盘是不是赵长枪从胡友林手中得到的那一张,他也不得而知。他也没有兴趣去刨根问底。

    托恩甚至认为这张u盘里面的东西是假的倒是比真的要好,因为这张u盘昨天晚上已经死了这么多人,如果里面的内容是真的,而且被人知道自己曾经拿到过这张u盘,恐怕自己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人给绑架了,然后被人逼着要复制品。

    再说,托恩现在是真不敢得罪赵长枪了。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昨天晚上,赵长枪是怎么翻盘的!

    托尔斯和迪卡出动了那么多人,赵长枪怎么就将他们给团灭了呢?赵长枪的人是从哪里来的?

    住在美国的华国人有多少,托恩不清楚。但是现在托恩几乎得了恐华症,走在大街上,几乎看到一个华国人便以为对方是赵长枪的手下!

    通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托恩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如果谁想针对华国搞点不正当的事情,纯粹就是自找难看!华国十四亿人不是闹着玩的,几乎世界的各个角落都能看到华国人的影子!鬼知道他们会不会爆发?

    如果十四亿人一起怒吼,恐怕地球都会激动的自转加速!

    梅隆家族的这些老家伙听了托恩的话,刚刚炙热起来的心马上又变得冰冷,不过他们对待托恩的态度却已经有所改变。

    “你怎么证明你的话都是真的?”老家主问道。

    “绿箭集团总裁威尔森可以作证!我已经将他带来了。”托恩说道。

    “让他进来。”老家主说道。

    威尔森其实也不明白昨天晚上后来来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他也不明白那些人到底是赵长枪弄去的,还是托恩弄去的。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跟在托恩的屁股后面走。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保住自己在梅隆家族的地位。

    听完威尔森的话之后,众人又是一阵沉默。

    “迪卡现在什么地方?”老家主最后问道。

    “在医院。不过他的情况不太好,昨天晚上我去的有些晚了,当我感到的时候,迪卡已经奄奄一息,四肢也已经被人打断了。好在今天早上已经被抢救过来了,为了对我的救命之恩表示感谢,他将绿箭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送给了我。”托恩说道。

    梅隆家族的家族会议开到这里便没有再开下去的必要了。本来是打算处理托恩的,结果绕来绕去,托恩不但没有搞自相残杀,还成了迪卡的救命恩人,还怎么处理托恩?

    虽然很多人也不相信托恩的话,但是他们要想反驳托恩必须经过严密的调查后才行,眼下,他们是拿托恩没办法了。

    家族会议散后,迪卡一脉的重要人物去医院看望迪卡。他们根本不相信托恩的鬼话,所以想从迪卡口中知道真相。

    然而当迪卡一脉的人到达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迪卡后,全都傻眼了!

    他们发现迪卡不但四肢具断,而且脑袋也不好使了!说话前言不搭后语,逻辑不通,和以前那个精明而阴险的迪卡判若两人!

    赵长枪既然敢让迪卡还活着,怎么能让他的脑子还清醒?他直接用金针将迪卡大脑的记忆区域给搅乱了!

    赵长枪的金针不能将一个疯子治好,但是将一个人治疯,还是很容易的。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六一二章 转移前奏    苗毅呵呵一笑,上前托了他胳膊扶起,“鞠躬尽瘁足以,死而后已就免了,否则我无法向薇薇交差。▲∴,”

    杨庆心绪难平,看向对方的眼神中闪过复杂,以前种种不说,现在的确有种苦尽甘来的味道。转念想到什么,试着问道:“那这功法,薇薇…”

    苗毅颔首:“自不会少她的,我会亲自给她,刚娶了新人,不好好安抚旧人,怕她闹脾气啊!”说罢苦笑。

    杨庆正色道:“若真是不通情理,那卑职可要好好说说她,到了大人这个地步纳妾已和新欢旧爱扯不上什么关系,是为了大家的利益。”

    苗毅干笑笑,嘴上不好说什么,心里却在嘀咕,希望你是真这样想的,那女儿可是被你当宝一样。

    杨庆欲告辞,苗毅却再次请他暂留,吩咐人去招了赵非等人来。

    赵非、邬梦兰和司空无畏、陶青离两夫妇前来贺喜,一直还没单独见过,免不了要见上一见。当着杨庆的面,苗毅把要去大世界的情况讲了下,安排几人去了大世界后就在杨庆麾下效命,放权给杨庆不等于没有任何监管。

    四人本来就对此事心中无底,有心求教,没想到已有安排,自然明白这是有心照顾,欣喜不已,郑重拜见了杨庆,认作大人。杨庆也不矫情,命四人回去先安排好人员转移事宜,个人之间的事到了大世界他自有安排。

    四人领命,随同杨庆一起离去。

    苗毅站在门口目送,心中暗叹。也不知道把四人弄去大世界是好事还是坏事,前途难料。听说四人来了时。他就考虑过要不要把四人留在小世界,最终还是没搞这个特殊。不少人都知道他和四人的关系好,四人不去的话怕是会影响一大片,只好如此安排。

    “大哥,忙完了吗?”月瑶慢慢走到他身后脆生生喊了声。

    苗毅回头,入眼便是眉目入画的娇滴滴婀娜美人,发髻上插的金步摇明晃晃,真是秀色可餐。尽管之前已经看过月瑶的妇人打扮,可回头乍看见还是有些恍惚感慨,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见其这样直勾勾盯着自己看。月瑶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一红,略带羞涩娇嗔道:“又不是没看过。”

    “呵…”苗毅摇头苦笑了笑,问:“你不是在夫人那吗?”

    月瑶俏脸上的羞意更浓,“夫人那边有事。”实际上和云知秋等人聊了一阵后,云知秋便说她是新人,正是郎情妾意的时候,让她伺候好大人之类的,以后回了大世界怕是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苗毅哦了声问:“什么事?”

    月瑶:“夫人的妹妹缠着要去大世界。夫人正在骂她。”

    苗毅能想象到云若双是个什么德性,就在这时,兰侯和张天笑联袂而来。他只好对月瑶道:“你先回去歇着吧,我这里还有点事。”

    月瑶点点头。“那我先回去等你。”说话的声音温柔了不少,还款款半蹲给了一礼才退下。

    苗毅看的牙疼,这哪是以前那个在自己面前口无遮拦的老三。身份变化适应的飞快,倒是让他越发难以适应。

    “圣主!”兰侯和张天笑齐声见礼。前者穿着依然是衣冠楚楚王者气派,后者的穿着打扮依旧是暴露。

    苗毅领了两人进去谈。无非是说到了大世界后对两人另有特殊安排,让两人做好准备之类的。

    谈完之后,苗毅指了指张天笑身上,“你这打扮太惹眼了,到了大世界后要收敛,否则是给大家惹麻烦。到了那边后,夫人会交代你们怎么做。”

    “是!”已经习惯了如此打扮的张天笑有点不情愿地应下了。

    这边陆续见了一些人后,天已暮色,苗毅正准备离开,外面忽有人来报,说是他的妹妹来了。

    妹妹?苗毅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了,想起了是谁,挥手让把人带来。

    不出所料,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一袭粉裙快步而来的文芳,也是他那个便宜妹妹。一看到文芳,苗毅便忍不住一笑,这女人脸上永远是一脸朝气的样子,但是那份青嫩已退去,样貌轮廓成熟了不少,多了些许妇人风韵。

    “大哥!”自来熟的文芳老远就亲昵喊了声,令院子里来往的下人们为之侧目。

    苗毅跟她也没拘礼,信步走下了台阶,挥了挥手示意在园子里走一走,并肩而行之余,听了趟叽里呱啦恭喜的话后,苗毅笑道:“听说你嫁人了?”

    这事也是他后来听云知秋说的,那时他正困在荒古死地,云知秋安排了秦薇薇亲自去贺喜,嫁给的也不是别人,也算是苗毅的老熟人,当年那个仙国商会的罗平,苗毅和他做过几次交易。这让苗毅多少有些意外,没想到文芳最后居然跟罗平走到了一起。

    “小妹嫁人,大哥也不来送嫁,有你这样的大哥吗?”文芳哀怨一声。

    苗毅尴尬道:“不好意思,当时确实有事走不脱身。”困在荒古死地他想出也出不来。

    谁知文芳又噗笑一声,“开玩笑的。嗯,三百年前的事了。”

    苗毅适当关心道:“罗平对你还好吧?”

    文芳:“还过的去吧,不过男人的德性免不了,他也起过纳妾的心思,不过凭着大哥这层光环,倒是让小妹狐假虎威了一把,公公婆婆坚决不同意罗平纳妾。总的来说,他对我还不错,小妹当年没挑错人。至于他要出去偷点腥,只要不超过我的底线,我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事想管也管不住,他不招惹人家,有的是狐狸精主动往他身上贴,估计是个男人的都忍不住吧,大哥你说呢?”她说的也是实情,仗着苗毅这层关系,文芳夫妇混的自然也不会差,罗平有那个条件,自然能吸引不少女人。

    你男人沾花惹草关我屁事,问我干嘛?苗毅心里嘀咕,略显心虚地摸摸鼻子,点头微笑道:“那就好。”

    文芳突然嘻嘻一笑,“目前对我是还不错,可是将来就说不清楚了,大世界的事情闹的风起云涌的,一家人都指望着我和大哥这点关系谋出路,若是让他们失望了,小妹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大哥不会扔下小妹不管吧?若真如此的话,小妹这辈子可就赖上你了,打死也不走。”

    苗毅呵呵一笑,估摸着有自己这层关系在,罗家的人也不敢为难她,估计还得看她脸色,只是嘴上这样说而已。“大世界那边依然是杨庆管事,回头你去找杨庆吧,看他怎么安排,你就说是我的意思。”

    有他这话就好办了,文芳欣喜道:“还是大哥知道可怜小妹!”拉着苗毅袖子撒欢,欢呼了一声,搞的两人是亲兄妹似的。

    苗毅也没抗拒,心中稍有暖意,任由她了。

    对于这女人,怎么说呢,总的来说苗毅还是较为欣赏的,坚强自立也很努力,他也明白这女人是想借用自己这层关系,可也知道这女人知分寸,所以也不介意她的作为,也期待她能得到她想要的。毕竟两人的确有所谓的‘兄妹’关系在,当初虽非他所愿,可不得不说这女人抓住了机会,不是什么讨巧,而的确是这女人自己努力争取来的,堂堂正正得来的,没有什么歪门邪道,取之有道,这点尤为令苗毅欣赏,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一点不容易。

    “对了,既然罗平已经娶了你,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苗毅想起了问一声。

    说到这个,文芳苦笑摇头道:“我倒是拉了他一起来,可他觉得好像太过高攀,拉不下那个面子来,也许是大哥如今的地位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吧,我都不知道他在商会那么多年是怎么磨砺的,连这点面子都拉不下来。算了,有这点小自尊也不是什么坏事,多少也是一条底线,不虞他将来对我太过分。”

    “呵呵,你倒是想的开!”苗毅莞尔一笑,发现这女人是个脚踏实地的人,不像他老是大起大落往各种风险里冲。

    两人一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文芳不时会异样地悄悄看他两眼,心中可谓无限感慨,当年那么一个小人物如今居然走到了这个地步。说实话,她不是没有对苗毅心动过,只是双方的地位越拉越大,又见苗毅对她没任何意思,她也有她的小自尊,回过头去面对了现实,接受了喜欢她的、也是她能把握的罗平,总比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强,有些人在自己的人生中也许只能远远看着。

    直到天色渐黑,文芳才主动提出了告辞,也不好在无量天逗留过夜,毕竟她如今已经嫁人了,要注意影响。

    接下来的日子里,在杨庆的计划策动下,整个小世界的修行界热闹非凡,大量修士朝各国各路指定的地点集结,询问情况,各路君使安排了人张贴公告,反复解释,此等盛景罕见。

    确定了动身意向的官方人马、门派和个人迅速返回,整理筹集各种资源,要携带上自己的全部家当。

    很快,按照杨庆的计划步骤,来自小世界各地的修士,由各国官方人马押送而来,在无量天山下的周围成片成群的分布集结,那场面实在是壮观,尤其是到了夜间,燃起的照明篝火连绵,放眼看去,犹如夜空繁星。(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