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磊伸手一招,戮神戟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顺手递向吕重。

    对于吕重,也没有任何隐瞒,苦笑道:“这就是戮神戟,一件一品道器。是我前段时间在天魔界[[黑天魔神宫]得来的,却不想得到戮神戟认主的时候动静闹得太大,被同时进入[黑天魔神宫]的一尊巅峰魔皇发现,从而泄露了消息……”

    不得不说,唐磊的气运虽好,却没有镇压气运的超级宝物。不像吕重,得到道器,几乎没什么人知道。

    财帛动人心!

    更何况还是道器级的超级法宝。

    这消息一走露,便使得唐磊步瑶两人被群起而攻之。

    如果没有新得至强魔宠黑天魔螳相助,唐磊、步瑶两人根本就无法从无数强者的追杀中逃出。

    可就算这样,步瑶最后还是被人围攻而重伤!

    ……

    吕重见唐磊居然把戮神戟毫不在意地递给自己,也是一愣。继而开心一笑,对于唐磊的信任,吕重也是颇为满意,顺手就接了过来。

    唐磊是没有一点担心,倒是他肩头爬着的那黑天魔螳却是心里着急。在它看来,戮神戟这样的道器,绝对不能让任何人过手。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只不过唐磊的决定,它也不能做主,只能在心里着急,同时双眼极为警惕地看着吕重。一旦吕重心生贪婪,它会在第一时间对吕重发动攻击!

    这时候吕重突然看了黑天魔螳一眼。

    黑天魔螳只觉得一股庞大之极的气势压向自己,顿时,它全面身动荡不得。甚至,它震惊地发现,这样至强的压力,根本就没有透过它而传递到唐磊的身上。

    这……

    “这就是狂神吕重?太……太强了……”

    黑天魔螳即觉屈辱,又觉绝骇然!

    这一刻,它终于明白,就算自己恢复顶盛时期的实力。只怕也未尽能威胁到这个神秘的吕重!

    一时间,黑天魔螳有些心灰意冷,不再对吕重产生敌意!

    见黑天魔螳老实了许多,吕重只针对它的气势突然一收。外人根本就没有发现。

    轻松地把戮神戟在手里把玩。吕重那至强的大道之眼开启之下,吕重的元神也是震动不已。

    这是一件真正的魔属性的道器,攻击力极为狂烈、暴戾。使用之人如果没有超强的元神之力与心境修为配合,极有可能被这件道器级影响,走入魔道。

    收了大道之眼。吕重深深地看了唐磊一眼,道:“这的确是一件绝世魔兵,真正的大道魔器。你现在的心神修为还不足以使用它……”

    想了想,吕重心念一动,“也罢,[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的中卷、下卷也传给你罢……”

    其实[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并没有什么中卷。只有上、下两卷。

    当年,在下界之时,吕重只得了上卷,一共九重境界,吕重前后传了前七层给了唐磊、程风以及肖飞等人。而下卷是吕重在仙界才得到的。

    现在。[大千世界凝神法]唐磊已修炼到第七层,因为没有后续的炼神功法,他才迟迟不得以突破下位魔皇境界。

    不然的话,唐磊只要修炼到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第八层,有[戮神戟]配合,他足以越级斩杀中位魔帝。甚至只要算计得好,偷袭上位魔帝都有可能成功。

    “哈哈,老大,太谢谢了。我正愁着没有后续的炼神功法呢!”唐磊兴奋地叫道,双眼放光地看着吕重。

    吕重无语一笑。双眼中两道璀璨的金光闪过,直接射入唐磊的眉心。

    [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第八层及其以后的功法,毫无保留地传入了唐磊的元神。

    庞大的信息,让唐磊差点心神失守。

    好在唐磊早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强行坚持下来。

    “我……我的乖乖,果……果然!他不是真正的一阶圣人,单论圣识,这……这家伙的圣识至少超过四阶圣人……”

    一边的黑天魔螳震惊得目瞪口呆,心中更是骇得七上八下。

    要知道,它就算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也顶多可媲美三阶巅峰圣人罢了。

    而现在。它却发现眼前的这个叫吕重的家伙,微微泄露的元神之力,就起码超过四阶圣人。

    难怪,对方只是一种气势,就能轻松地压制了它……

    超过四阶圣人的圣识?

    太恐怖了!

    它可是从唐磊那里知道,吕重的修炼时间也就几百年罢了,就算加上时间加速的修炼日期,也应该没有超过一亿年。

    平常,一个修行者从人仙,修炼到大罗金仙,都至少需要一亿年。而从大罗金仙修炼到仙皇境界,有可能几亿年甚至几十亿年都不止。

    而仙帝修炼到圣人境的时间几乎无限延长。有的巅峰仙帝甚至到宇宙毁灭都无法证道圣人。

    然而,就是吕重这样一个从凡人界飞升的小人物,在没有任何势力的培育之下,却在短短的不到一亿年之内成功证道圣人。

    更恐怖的是,他才刚刚证道圣人,居然就拥有至少四阶圣人的圣识?

    这也太骇人听闻了!

    黑天魔螳如果知道吕重现在拥有可媲美六阶巅峰圣人的圣识的话,只怕会被吓得更惨。

    ……

    九天!

    用了九天,唐磊才彻底记下了[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的后续功法。

    当唐磊睁开眼来,睁中也是闪过一阵迷惘:“这……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哪里?”

    “啊,小主人,你……你莫不是失忆了吧?”黑天魔螳被吓坏了,连忙传间而问。

    “你是什么东西?等……等等,你……你是小黑,好……好长的一段时间……”唐磊一脸迷糊。

    “咚……”

    就在这时候,吕重突然伸手在唐磊的额头上一敲,“胖子,还不醒来……”

    “嗡……”

    唐磊只觉得意识海内掀起滔天巨浪,无穷的元神之力极速活动沸腾。

    “啊,老大,你为什么打我?”终于,唐磊目光清明起来,不过脑门传来的痛感,让他不满地瞪着吕重。

    吕重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我如果不敲醒你,你丫的只怕会陷入时空的迷雾里。要真正清醒可就困难了!对了,忘了告诉你,这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是鸿钧道祖的传承,你一旦接受,也自然算是盘古宇宙一脉的人。”(未完待续。)

第一六一一章 感动杨庆    正厅,邀来的一群见证人到堂,没受邀有资格来看热闹的也跑来了,譬如千面妖狐就跟着云若双钻了进来。〓要看书w ̄w看w看. ̄1ck ̄a_n ̄s要h□u看.书c ̄c ̄

    杨庆夫妇免不了,秦薇薇不好躲着,就连红尘也不得不露面了,姬美丽等人是不在,否则也得出场。

    云知秋坐在上女主人的位置上,脸上微带笑意。她三姑,站在一侧的云霞和乔公公瞅着她,也不知她心中的真正滋味是如何,估计没哪个女人能真心笑的出来。

    作为出嫁方的呼延太保穿的也比较喜庆,脸上也带着不知是真是假的淡淡笑意,他心中有些腻味,若不是安师妹早嫁了,苗毅那厮是不是要连安师妹也一起给娶了?

    偏偏安如玉的一对女儿也给了苗毅做妾,他都点怀疑天外天的女人是不是给苗毅一个人准备的,尤其是那辈分,让他说不出的腻味,他也不知道嫏嬛姐妹如今是怎么称呼红尘的。

    总之五圣麾下留守的高层都到了,其他人倒是没那么多的想法,贺喜是其一,其次是无量天这边集合了他们是要商量大事。

    没多久,苗毅领着月瑶来了。改换成了妇人型的月瑶一开始还无所谓,待到一脚踏入正厅,见到这么多人笑吟吟看着她的样子,立刻来了压力,瞬间脸红。

    苗毅暂时抛开了她,大步走向了主位,当着众人的面云知秋给足了他面子,起身半蹲行礼相迎,然后双双坐下了。

    羞涩难耐的月瑶独自站在厅内中央接受诸人的目光,雪儿端了茶过来送到她手上,稍作引领。

    到了云知秋跟前,月瑶头次现自己有点不敢去看这位主母,以前把人家得罪的太狠了,羞答答低头半蹲行礼,双手捧了茶到云知秋面前,有点紧张道:“夫人请用茶。”

    云知秋笑吟吟看着她,却没伸手去接茶。苗毅斜了眼无动于衷的云知秋。要▲▲△看书■w壹w看w书.◆1 ̄k ̄a◆心中咯噔一下,也有点紧张了。

    这下马威,令所有人盯紧了,都暗暗有些诧异。莫非苗毅纳这妾之前没摆平自己夫人?真如此的话,后宅有的闹了。

    呼延太保攸地绷紧了嘴唇。

    对方迟迟没反应,月瑶捧着茶的两手都有点抖,真正是紧张的不行,若今天云知秋不肯接这茶。那她非成为天大的笑话不可,此时此刻她算是真正意识到了这个家的女主人是谁,头回在云知秋面前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压的她要崩溃。

    就连一向淡定的红尘亦蹙起了眉头,替月瑶紧张了起来,云知秋泼辣起来有多厉害她是领教过的。

    幸好,云知秋也没为难太久,只是笑着问道:“妹妹,你可知从昨晚之后,你是谁家的人?”

    月瑶尽量控制住自己快抖的嗓音。老实回道:“苗家的人。”

    “希望你牢记你今天的话。”云知秋意味深长地回了句,这才接了茶到手中,揭盖轻轻嘬了口,然后顺势递给了一旁接手的雪儿。“好了,妹妹不用多礼,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起身托了半蹲行礼的月瑶胳膊,扶了起来。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苗毅等揪着心的人也如释重负,刚才苗大官人差点向云知秋传音求饶了,吓死个人。

    随后苗毅又领了月瑶给前来贺喜的人回礼。现场恭喜声不断,不过他也看到了秦薇薇眼中闪过的幽怨。

    不幽怨不行,不说其他的,本来这段时间苗毅只属于她一个人。如今她再那啥也不好去跟新人抢,理所当然的,近期苗毅是归月瑶一个人的。

    “姐夫,恭喜了。”云若双不冷不热地来了句,满眼鄙视,鄙视苗大官人贪心不足娶这么多。幸好云霞怕她乱来,一把将她扯到后面去了。

    跟着云若双的千面妖狐亦是对苗毅满眼的鄙视,她已经听云若双说了,这位之前光小妾就娶了好几个,而且是妖魔鬼怪之类的花色齐全,连出家人也娶了,遍尝各种滋味。△要※看书w看w要w看.壹1书k ̄在大世界的时候,她还以为苗毅挺自爱的,不太沾染女色,想不到背地里竟如此龌龊不要脸。

    客套寒暄过后,云知秋拉了月瑶,带着红尘和秦薇薇离开了,几个女人之间另有话说。诸客散去,苗毅和杨庆只留了五国高层,另有要事商议。

    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商议,就是商议怎么把人带去大世界的事情,需要各国来帮助组织,天下修士这么多,靠无量国一家之力太费时。

    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小世界的修行界,修行界沸腾,能去梦寐已久的大世界,而且是不论修为高低,只要是修士就行,让诸人如何能不高兴。

    现在的难题是,整个小世界的官方修士加各门各派修士再加一些散休,大大小小的修士加起来怕是有一亿三千万人,苗毅的意思是留上百余修士在小世界负责愿力采集就够了,这等于是一亿三千万修士几乎全部要转到炼狱去。当然,苗毅这边没透露是转去地狱,只笼统地说是转去大世界。

    而五圣获知这个消息震惊之余听说了利弊后,也同意了这个做法,同意赞成保密。他们的能力虽然在六道得到了认可,但是自身实力仍然是巨大的短板,用沙子来掺米的确便于他们对六道的掌控,这已经不是沙子掺米了,这么多沙子掺和进六道,估计米都看不到了,太好了,期待,拭目以待。

    一亿多修士,运输成了难题,关键是苗毅不愿放手小世界和大世界的来往渠道。

    兽囊的储纳能力有限,只有二次空间容纳的能力,却没有三次空间容纳的能力,出了兽囊的容纳能力兽囊会崩溃。

    意思是说,把一个身上装载有兽囊的修士装进兽囊里没问题,装入的修士身上再套一个空间也行,可若是再叠加装入的话,兽囊没办法吞入三连套的空间,这问题小世界解决不了,大世界也解决不了,否则一只兽囊就可以无限装入无数的人。也就是说,一只兽囊哪怕空间叠加装入,撑死了也只能装数百人。

    就算苗毅、云知秋、雪儿和阎修这几个在这里的知路人各在身上挂一堆兽囊。一次性能带个十万人过去又能怎样?一亿多人得跑多少次?何况到了大世界还要过重重星门,这要是被人看到背一堆兽囊,想不惹人怀疑都难。

    但这个问题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储物镯能承受三次空间连套的压力。这是目前已知储物用品的极限,还没人对空间的领悟能力再高一层。加之空间远大过储物戒和兽囊,不计空间叠加直接就能塞上万人进去,指挤在一起的万人空间,不是指排开的万人空间。也有缺点。内里真空,不适宜生存,会把人给憋死,尽管修士能挺许久,可此去炼狱的路途可谓遥远,凭苗毅如今的修为起码也得跑个把月。

    当然,这个问题同样有办法解决,否则就不会留这些人商量。可让修士自备充足的压缩空气,再把修士给装进储物镯内。一只储物镯装万人,万人再各装万人。余下的再套空间可供人自备存储的压缩空气,一只储物镯一次性就能带走一亿人。也不会让大家这样挤着过去,每人手上多带几个储物镯就把问题解决了。

    唯一的问题是,就怕有人夹带私货,先把储物镯来个几套。其次是信任问题,莫名其妙装进了封闭的空间,这和被装入兽囊的区别大吗?万一有歹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何况谁知道什么大世界是真是假?这么多人想抓去是不行的,一亿头猪到处乱跑也够你抓的。何况是修士。

    不过杨庆也拟定了办法解决,让各国修士们先安排一批信任的人去,抵达目的地后确认无恙,再让带回信回来。

    苗毅也做好了跑两趟的准备。

    至于六国官方的修士。也需要做两批走,先跟一批去维护秩序,留下的一批也是要维护这边的秩序。

    所以这些都需要各国回去做安排,而且要抓紧时间安排,苗毅不能在这边一直逗留。

    无量国这边不用说,五圣那边也打了招呼让配合。因此五国高层了解了要做的事情后也都没有耽误,立刻赶了回去做准备,对大世界他们已经期待许久,因为他们是确认了大世界的存在的,师门已经在那边站住了脚,过去就能投奔,不像下面修士讲出来空口白牙不容易相信。

    杨庆先期放了风声出去,也是要让天下修士有个心理准备。

    将要问题解决了,杨庆松了口气,对苗毅拱手道:“大人,若没其他吩咐,我先去安排无量国的转移事宜。”

    “稍等!”苗毅喊住了他,起身走到他跟前,沉吟道:“这些事情繁杂,我也没管过什么,这段时间辛苦了你。按理说,你难得回来,应该让你和秦夕多聚,可现实摆在眼前,也是没办法。”

    杨庆客气道:“这都是卑职应该做的,等卑职在那边站住脚,秦夕以后也可以过去,有的是时间聚。”

    苗毅微微点头,也就没再客套什么,翻手拿出了一块玉牒,“这是一套修行功法,名为无量,你拿去修炼吧!”

    不能光让马儿跑又不喂草,加之自己又娶了一房妾室多少影响了人家的女儿,赋予杨庆如此重任,不好让人家不高兴,这也算是安抚吧。

    “无量?”杨庆震惊,失声道:“难道是风北尘修炼的无量?”

    苗毅颔:“无量实际上分天、地、人三部,风北尘只修炼了人字部,天、地两部都在大世界,我目前只在大世界找到了地字部,如今地字部和人字部我都送给你,希望能弥补你的短板,为你整合六道挥作用。杨庆,我对你寄予厚望,切勿让我失望!”

    杨庆在大世界呆了那么久,不会不明白无量意味着什么,让自己掌握如此重权,还给了自己做梦也想不到的修行功法,拿到了这两样东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有机会跻身为大世界最顶级的存在!

    如此信任实在是沉甸甸压人,他这回是真的被感动了,激动地拱手长鞠一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报大人大恩!”(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