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留你一条命

    “你不服?”

    赵长枪看着道格拉斯充满不甘的脸,马上便明白了他心正在想什么。hua -79xs-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呜,呜”道格拉斯费劲的点了点头。

    “你不知道这次你为什么输的这么快?”赵长枪又问道。

    道格拉斯再次使劲点点头,这是最让他纳闷的地方。记得不久之前的上一次,赵长枪也不过堪堪将他打败。

    赵长枪摇了摇头,说道:“原因很简单,你被你自己欺骗了。”

    道格拉斯先是怔了一下,然后马上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

    上一次,自己和赵长枪打了那么长时间,赵长枪最后才堪堪赢了自己一招,所以在自己心底深处,潜意识的便认为赵长枪即便比自己厉害也不过是厉害那么一点点而已!

    就是这种想法,让他没有将赵长枪放到一定的高度,同时,他也没有足够的重视赵长枪手的追魂枪!

    这让道格拉斯最后送了命!

    道格拉斯还想问赵长枪几个问题,然而他那颗破碎的心脏却已经不能支持他的生命了。道格拉斯噗通一声仰面朝天栽倒在地,好像倒下一座山!

    赵长枪将道格拉斯干掉之后,米利克的人也被把总,赵‘玉’山,洪亚伦等人领着猎狐小组消灭干净了。这些人捡起之前仍在地上的冲锋枪开始向外冲,和外面的兄弟里应外合对敌人展开最后的扫‘荡’!

    迪卡带来的这些人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是和龙辉集团特别公关部的兄弟比,还是差点劲,何况赵长枪一方人数几乎是他们的两倍!不用十几分钟,整个树林都被赵长枪等人全部梳理了一遍!迪卡的人也全部被消灭殆尽。

    战斗结束后,龙辉集团的兄弟将早准备好的汽油在树林到处抛洒。

    赵长枪正提着一个汽油桶,到处抛洒汽油,一个兄弟忽然跑到他面前说道;“枪哥,迪卡被我打残了,我们要活的还是要死的。”

    “当然要活的!走,带我过去看看。”赵长枪马上说道。他还指望拿迪卡换回十五亿呢!

    不但如此,托恩要想将绿箭集团过度到自己的名下,也需要迪卡的签名。

    赵长枪本来以为那名兄弟也就不过将迪卡打晕了,或者是找个地方将他绑了起来。<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可是当他看到迪卡后,却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迪卡的四肢都被打断了!当那名兄弟将赵长枪领到迪卡面前时,迪卡早已经昏‘迷’过去。

    那名兄弟看到赵长枪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于是小心的问道:“枪哥,我是不是下手太狠了?我也是怕他逃跑,才把他‘弄’成了这样子。”

    赵长枪心一阵苦笑,说道:“算了,人没死就好。把他‘弄’到车上,注意别让他咽了气!”

    “是,枪哥!”那名兄弟答应一声,一只手抓住迪卡的脖领子,好像拖死狗一样,便将他向树林外地汽车上拖去。

    专家领着龙辉集团兄弟来的时候,留下了专人看守汽车,战斗结束后,这些兄弟早已经将车子开了过来。

    赵长枪和魏婷开始清点人数,很快伤亡人数便统计了出来。猎狐小组死了八个,全部负伤,没有一个全乎人!伤势最轻的一个,身上的伤口也有半尺长!如果没有顽强的战斗意志,恐怕在赵长枪到来之前,他们便早就完蛋了!更别说坚持到龙辉集团的兄弟到来了!

    龙辉集团由于是人多打人少,而且夜间丛林作战经验丰富,准备也比较充分,所以没有出现一个死亡!只有八个重伤员,五十多个轻伤员。

    清点完人数后,赵长枪让专家带着伤员先行离开了。虽然这些人不能去医院,但是专家早已经给他们找好了地方,而且医生也是现成的,张慧的‘私’人医生外科水平就非常不错,最重要的是,这个医生能靠的住。除了张慧的‘私’人医生外,以前夹河九龙的医生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科医生,而且医术相当不错!

    等到工人和医生带着伤员离开后,赵长枪一声令下,众人开始四处放火,等到整个树林到处都是火种时,他们才跳上汽车呼啸着离开了!

    此时正值深秋,地上铺着厚厚的枯叶,再加上龙辉集团的兄弟抛洒上的汽油,不到片刻,整个百里林便成了一片火海!

    火烧百里林,这也是赵长枪计划的一部分!发生了这么大的‘激’战,赵长枪绝不能给美国警方留下任何线索。不然他们就别想回国了!

    在回去的路上,赵长枪接到了农民打来的电话。

    “枪哥,我们已经将胡友林抓住了。”农民在电话有些兴奋的说道。

    原来,农民和赵长枪在威尔森的别墅分别后,一路疾驰便回到了酒店,喊上博士和李若萍便朝开勒小镇拼命的赶去!

    开勒小镇离赵长枪住的地方有些远,所以农民三人赶到开勒镇的时候,时间便有些晚。不过相对于百里林的大场面,农民三人的行动不但简单到了极点,也巧合到了极点。

    开勒小镇非常的小,镇子上只有一条街道,能从镇子这头直接看到那头!他们刚到开勒小镇,便看到三个彪形大汉押着一个身材五短的家伙正从一个小旅馆走出来。

    农民三人都仔细的观察过胡友林的照片,借着小镇路灯的灯光,他们马上便将胡友林认了出来。

    三个人也没含糊,躲在车上快的商量了一句,然后掏出配枪,一人一个便将三个彪形大汉全部消灭了!

    李若萍这一次超常规发挥,终于没再丢人,竟然直接将一个彪形大汉一枪爆头!连枪法‘精’湛的农民都吓一跳。

    农民和博士将三具尸体直接塞到车子的后备箱里,然后把已经吓‘尿’‘裤’子的胡友林也塞到了车上,这才拨打了赵长枪的电话,请求下一步的行动。

    赵长枪听了农民的电话之后,马上兴奋起来。猎狐小组这次来美国的任务就是抓住胡友林,现在任务终于就要完成了!

    “‘逼’他说出资料在什么地方!”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是!枪哥,你请好吧,一会儿我给你回电话!”

    农民一边回答,一边发动车子,将车子开到了小镇外面一个偏僻的小树林,然后将五‘花’大绑的胡友林从车里拖了出来。

    “你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要胡来啊!”胡友林双‘腿’一个劲的打颤,站都站不稳当。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你把那些资料放到什么地方去了?”农民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胡友林,冷森森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快放开我,你们这群强盗,疯子”胡友林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他想用自己的喊声引起别人的注意,然而还不等他喊完,农民便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快的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土直接塞到了这家伙的大嘴!接着农民用匕首从胡友林的衣服上个割下一块布条,直接将他的嘴巴缠住了。

    “呜呜,呜呜,”

    胡友林只剩下呜呜的分了,他就是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农民三人也不再去理会胡友林,而是从车上拿出铁镐和铁锨,快的在地上扒坑。三个人的动作很快,时间不大,胡友林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两米见方的土坑。

    胡友林一看就知道这个坑子是埋人用的。眼前的情形,让他很容易便想到这个坑是为他准备的。想想自己就要被扔进眼前这个大坑活埋,这个家伙的脸上马上渗出一层汗水!

    “呜呜,呜呜呜”胡友林开始呜呜怪叫。

    “想通了?想通了你就点点头!”农民站在大坑,停下手的动作,抬头问呜呜‘乱’叫的胡友林。

    “呜呜,呜呜呜”胡友林只是不断的呜呜,不点头也不摇头!

    “草!没想通你呜呜个屁啊!”农民粗鲁的骂道,开始继续扒坑。

    “呜呜,呜呜呜”胡友林继续呜呜。

    这回农民连抬头看他一眼都没有,只是一边挥动手的铁镐,一边说道:“你他妈别给老子呜呜了,老子听得心烦。你以为你不把那些资料告诉老子,老子就不敢活埋你?你他妈就是错的离谱!我不认为我把你活埋之后,美国人还能找到你带过来的资料。”

    胡友林听了农民的话,不但没有停下呜呜,反而呜呜的更厉害了,而且一边呜呜,一边拼命点头,可惜无论他怎么点头,农民三人谁也不看他一眼。

    在农民三人的努力下,一个大坑很快就挖成功了,博士迈步走到胡友林身边,一脚便将他踢进了大坑,口还喝道:“进去吧!这才是你永久的家!恭喜乔迁新居。”

    博士说话的档儿,农民却将车里的三具尸体拖出来,直接扔进坑里。画面太那个,魏婷感到有些难受,躲到了一边,剩下的活让农民和博士去干吧。

    “看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挺’孤单,这三个人就留给你做下人吧!”博士和李若萍噗通噗通将三具尸体全都扔进的大坑,差点没把先被扔进去的胡友林砸死!

    胡友林一边呜呜怪叫,一边不断的挣扎,将身子又挣扎到了三具尸体的上面,然而他刚刚将身子‘弄’到尸体上面,趁机猛吸两口氧气,却发现农民和博士正每人手一个大玻璃**,朝尸体身上倾倒着某种液体!

    空气顿时弥漫起一阵阵的青烟,三具尸体上冒出烧猪蹄的怪怪味道。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一零章 格格不入    也不可能一直赖在红尘这里不走,苗毅离去时才蓦然现已经变得身心轻松,在这里唠叨了一番,各种郁积在心头的烦恼似乎也消失了,之前被云知秋惹出的怒火也消了,不由多看了两眼清净动人的红尘。看书看一

    红尘亲自出面相送,将他送到了门口,欠身行礼:“大人慢走。”

    苗毅揶揄道:“真的准备做一辈子闷葫芦?”

    红尘浅露笑意,“吃喝不愁,无忧无虑,不闷!”

    苗毅:“夫人一直希望你能助她一臂之力,我代夫人请你,也不答应?”

    红尘略微欠身,略表歉意,“妾身真的做不来什么。”

    一句话就堵的苗毅嘴角抽,听云知秋说过,貌似云知秋让她干什么她都是这句话,她非要说自己做不来,你能拿她怎么办?云知秋断过她的修行资源、也断过她的饮食、甚至将伺候她的侍女也给调走了来逼迫,可这女人一切都无所谓,没了修行资源就不用,没了饮食就不吃,没人伺候就不用人伺候,她也不向任何人告状,也不争任何东西,随便你云知秋怎么弄都行。最后逼得云知秋没办法了,人家跟你无冤无仇对你客客气气的,也不争宠,又没得罪任何人,若妾室做到这份上都能被逼死的话,搞过头了是她云知秋自己下不了台,只能是一切照旧,该给的还是要给。人家不愿出来办事,云知秋也不能拿棒子打出去,打出去就能让人把事给办了?算是让云知秋狠狠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无欲则刚!

    苗毅不依不饶,咬了咬牙狠道:“我可不是夫人,若我非要逼你呢?”

    红尘:“不用逼,若大人扶妾身为主母,妾身自当做主母该做的事情!”

    扶你做正室夫人?苗毅翻了个白眼,一句话就被这女人把什么都说完了。

    两手一背,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苗毅算是体会到了,怪不得云知秋搞不动这女人,以前应付云知秋的都是软招,这硬招估计还没对云知秋用过。心知这话若是让云知秋听见了,还有这野心?只怕云知秋第一个让她老实在一旁呆着,以后绝不会再打扰这女人。

    “大人慢走!”红尘再次欠身相送。

    而麻烦总是不断,这里刚在红尘那得了个清静,一出来又撞见了头疼的。云若双闻讯从大魔天跑来了,缠住了他,左一个姐夫,右一个姐夫,叽里呱啦的要去大世界,可谓软磨硬泡。

    云若双后面还跟了个小尾巴,千面妖狐粉儿,一脸幽怨地盯着苗毅不放。

    酉丁域事时,苗毅让阎修把千面妖狐送来了小世界,出了那样的事不可能再还给碧月夫人。碧月夫人骂他说话不算话,苗毅跟她耍赖说头赔礼道歉补偿,她也拿他没办法。让苗毅没想到的是,千面妖狐竟然跟云若双玩到了一块去。

    而千面妖狐也没想到苗毅所谓的还她自由竟然是这个还法,将她身上对外联系的东西搜刮了个干净,扔在了小世界,你爱去哪就去哪,可她又能去哪?星空中乱跑找出路,出路没找到,差点迷了路。只好老实呆在了小世界。

    不过话又说来,总比老是在碧月怀里做宠物或做那事强,她和云若双臭味相投,成了好姐妹。

    听好姐妹说了那么多有关大世界的好玩事情。云若双这小魔头哪里还耐得住,疯求苗毅带她去大世界。

    被云若双缠的没办法了,苗毅只好把云知秋从玲珑宗那边喊了来,把这丫头给揪走了。

    大喜的日子终于来到,八方宾客来贺,无量天喜庆非凡。

    此间风光自是不提。喜宴之后洞房花烛则是让人期待,期待的人是披着凤冠霞帔的月瑶,坐在榻旁紧张且忐忑。

    红烛高照,揭了盖头,喝了交杯酒,月瑶羞答答喊声“夫君”,别说苗毅,连她自己都感觉古怪。最终还是在苗毅的建议下,两人继续“大哥、老三”的称呼。

    熬到半夜,除了外衣静躺在榻上的月瑶却没有等来她既紧张又期待的事情,苗毅让她早点休息,他自己则盘膝打坐在了榻上。有些事情勉强不了,他对月瑶实在是没有男女方面的兴趣,哪怕今天的月瑶打扮的再漂亮,在他眼中还是那个流鼻涕的小丫头。

    得!最后月瑶也嘻笑着爬了起来,与他并肩盘膝打坐在一起,也玩起了修炼,她也没那厚脸皮催苗毅跟她干那事,尽管她知道洞房夜是要做那事的,也有点期待。

    不过从今夜开始,月瑶的心态也转变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转换成了他的女人,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感觉,也许是每个女人都期待的事情。她知道苗毅之所以会娶她,没有掺任何的虚情假意,是真心想照顾她一辈子的,所以心中有着别样的甜蜜,想不到少小时的话一语成谶,真的走到了今天,现在依然感觉像梦一样。

    至于江一一,已经彻底抛去,若非要她转念想想的话,那只是一时的情窦初开,说是她一厢情愿也不为过,事实上两人之间什么都没生过,连真正暧昧的话都没说过。也许将来偶尔想起时,她会为那懵懂情开的时光莞尔会心一笑,或一声轻叹。女人本就如此,没得到过她的身子就不会真正得到她的心,也许对江一一来说有点残酷,但事实如此,他的确已成为过去,成为了月瑶生命中的一位匆匆过客,顶多给月瑶留下了一点美好记忆,却不会真正值得留念。

    今夜,两人算是应付了一夜给外面人看。

    次日大早,两人收功下榻,月瑶的角色转变倒是快,小媳妇似的主动伺候苗毅穿戴。苗毅倒也坦然,这份坦然不是因为月瑶成了他的妾室,而是心理上仍然没转换过来,认为妹妹伺候自己穿件衣服理所当然。

    不过他不忘叮嘱道:“老三,你现在成了我的妾室,大哥家业也不小,家里该有的规矩还是要遵守,不然要出乱子,对你嫂子该尊敬的还是要尊敬,别让我难做。当然,你嫂子也不会让你难做。”

    半跪地上帮他穿鞋的月瑶“噗噗”笑,笑的花枝乱颤。

    苗毅两眼一瞪,信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笑什么笑,跟你说正事。”

    月瑶揉了揉额头,摆手笑不停道:“大哥,我没说不是正事,你开口闭口嫂子的,是不是让我出去了也称呼她嫂子?我虽然成了你的妾室,当外人面称呼你大哥也没什么,可若是称呼她嫂子,怕是要震惊四座了!”

    “呃”苗毅抬手一拍额头,“是我糊涂了,一时转不过来,总之你记住就是了,待会儿可是要敬茶的,你若是搞的她来了脾气不接你的茶,到时候大家都要下不了台。”云知秋的脾气他是深有体会的,家中主母的地位不容任何人挑战,真能干出这事来。

    月瑶帮他把鞋套上,撅了撅嘴,“还不都怪你,若是不等到现在,你早答应了娶我的话,哪有她什么事,还不知道谁给谁敬茶哎哟!”

    苗毅揪住她耳朵,将她提了起来,“你再说一次。”

    “放手,放手,疼!听到了,听到了。”月瑶怪叫着拍打,待其放手后,有点哭笑不得道:“大哥,你搞清楚我现在和你是什么身份,有你这样对妾室的吗?”

    苗毅愣怔了一下,又挥手道:“快收拾一下,别让你嫂别让夫人久等。”话有点格格不入。

    “呵呵”揉着耳朵的月瑶再次笑得前俯后仰。

    苗毅挠了挠头,也忍不住莞尔一笑,不过看到老三开心,他也开心,之前还怕江一一的事对她影响太大,能翻过去就好。头又喝了声,“来人!”

    很快,房门被推开了,雪儿率先走了进来,身后跟了两名侍女。天外天准备的陪嫁丫头被月瑶给推了,她才不想搞两个陪房丫头,还嫌大哥身边的女人不多吗?连早年照顾她的贴身侍女都没要,临时征用了红尘的那两位。

    见到雪儿来了,苗毅诧异道:“你怎么来了。”

    雪儿先领着两名丫鬟给两人行礼,随后笑道:“夫人让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头一挥手,让两名丫鬟伺候月瑶去了,她自己则去了床榻边亲手帮忙整理,不过那目光很仔细地在被褥上检查了一番。

    之后她便先告退了,出了院子快步到了云知秋那边。

    云知秋正等着她,一见面便低声问道:“怎么样?”

    雪儿轻轻摇头道:“没有!仔细检查过了,没有落红。”

    “哎!看来还真是”云知秋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她是不想家里生什么膈应事情的,在总镇府地牢中隐隐察觉月瑶的话有点反复,所以还是抱了丝希望的,希望月瑶只是说气话,谁想,这丫头还真被江一一给祸害了身子,到了,还真让苗毅捡了双破鞋来。

    这让她不得不掂量以后该用什么态度面对月瑶,否则很容易会让月瑶和苗毅都认为她是在拿江一一的事来刺月瑶。

    思忖一番,头叮嘱道:“记住了,那位和江一一的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吵架斗嘴,都不能有任何触及和影射。”

    “奴婢明白。”雪儿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