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也不可能一直赖在红尘这里不走,苗毅离去时才蓦然现已经变得身心轻松,在这里唠叨了一番,各种郁积在心头的烦恼似乎也消失了,之前被云知秋惹出的怒火也消了,不由多看了两眼清净动人的红尘。看书看一

    红尘亲自出面相送,将他送到了门口,欠身行礼:“大人慢走。”

    苗毅揶揄道:“真的准备做一辈子闷葫芦?”

    红尘浅露笑意,“吃喝不愁,无忧无虑,不闷!”

    苗毅:“夫人一直希望你能助她一臂之力,我代夫人请你,也不答应?”

    红尘略微欠身,略表歉意,“妾身真的做不来什么。”

    一句话就堵的苗毅嘴角抽,听云知秋说过,貌似云知秋让她干什么她都是这句话,她非要说自己做不来,你能拿她怎么办?云知秋断过她的修行资源、也断过她的饮食、甚至将伺候她的侍女也给调走了来逼迫,可这女人一切都无所谓,没了修行资源就不用,没了饮食就不吃,没人伺候就不用人伺候,她也不向任何人告状,也不争任何东西,随便你云知秋怎么弄都行。最后逼得云知秋没办法了,人家跟你无冤无仇对你客客气气的,也不争宠,又没得罪任何人,若妾室做到这份上都能被逼死的话,搞过头了是她云知秋自己下不了台,只能是一切照旧,该给的还是要给。人家不愿出来办事,云知秋也不能拿棒子打出去,打出去就能让人把事给办了?算是让云知秋狠狠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无欲则刚!

    苗毅不依不饶,咬了咬牙狠道:“我可不是夫人,若我非要逼你呢?”

    红尘:“不用逼,若大人扶妾身为主母,妾身自当做主母该做的事情!”

    扶你做正室夫人?苗毅翻了个白眼,一句话就被这女人把什么都说完了。

    两手一背,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苗毅算是体会到了,怪不得云知秋搞不动这女人,以前应付云知秋的都是软招,这硬招估计还没对云知秋用过。心知这话若是让云知秋听见了,还有这野心?只怕云知秋第一个让她老实在一旁呆着,以后绝不会再打扰这女人。

    “大人慢走!”红尘再次欠身相送。

    而麻烦总是不断,这里刚在红尘那得了个清静,一出来又撞见了头疼的。云若双闻讯从大魔天跑来了,缠住了他,左一个姐夫,右一个姐夫,叽里呱啦的要去大世界,可谓软磨硬泡。

    云若双后面还跟了个小尾巴,千面妖狐粉儿,一脸幽怨地盯着苗毅不放。

    酉丁域事时,苗毅让阎修把千面妖狐送来了小世界,出了那样的事不可能再还给碧月夫人。碧月夫人骂他说话不算话,苗毅跟她耍赖说头赔礼道歉补偿,她也拿他没办法。让苗毅没想到的是,千面妖狐竟然跟云若双玩到了一块去。

    而千面妖狐也没想到苗毅所谓的还她自由竟然是这个还法,将她身上对外联系的东西搜刮了个干净,扔在了小世界,你爱去哪就去哪,可她又能去哪?星空中乱跑找出路,出路没找到,差点迷了路。只好老实呆在了小世界。

    不过话又说来,总比老是在碧月怀里做宠物或做那事强,她和云若双臭味相投,成了好姐妹。

    听好姐妹说了那么多有关大世界的好玩事情。云若双这小魔头哪里还耐得住,疯求苗毅带她去大世界。

    被云若双缠的没办法了,苗毅只好把云知秋从玲珑宗那边喊了来,把这丫头给揪走了。

    大喜的日子终于来到,八方宾客来贺,无量天喜庆非凡。

    此间风光自是不提。喜宴之后洞房花烛则是让人期待,期待的人是披着凤冠霞帔的月瑶,坐在榻旁紧张且忐忑。

    红烛高照,揭了盖头,喝了交杯酒,月瑶羞答答喊声“夫君”,别说苗毅,连她自己都感觉古怪。最终还是在苗毅的建议下,两人继续“大哥、老三”的称呼。

    熬到半夜,除了外衣静躺在榻上的月瑶却没有等来她既紧张又期待的事情,苗毅让她早点休息,他自己则盘膝打坐在了榻上。有些事情勉强不了,他对月瑶实在是没有男女方面的兴趣,哪怕今天的月瑶打扮的再漂亮,在他眼中还是那个流鼻涕的小丫头。

    得!最后月瑶也嘻笑着爬了起来,与他并肩盘膝打坐在一起,也玩起了修炼,她也没那厚脸皮催苗毅跟她干那事,尽管她知道洞房夜是要做那事的,也有点期待。

    不过从今夜开始,月瑶的心态也转变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转换成了他的女人,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感觉,也许是每个女人都期待的事情。她知道苗毅之所以会娶她,没有掺任何的虚情假意,是真心想照顾她一辈子的,所以心中有着别样的甜蜜,想不到少小时的话一语成谶,真的走到了今天,现在依然感觉像梦一样。

    至于江一一,已经彻底抛去,若非要她转念想想的话,那只是一时的情窦初开,说是她一厢情愿也不为过,事实上两人之间什么都没生过,连真正暧昧的话都没说过。也许将来偶尔想起时,她会为那懵懂情开的时光莞尔会心一笑,或一声轻叹。女人本就如此,没得到过她的身子就不会真正得到她的心,也许对江一一来说有点残酷,但事实如此,他的确已成为过去,成为了月瑶生命中的一位匆匆过客,顶多给月瑶留下了一点美好记忆,却不会真正值得留念。

    今夜,两人算是应付了一夜给外面人看。

    次日大早,两人收功下榻,月瑶的角色转变倒是快,小媳妇似的主动伺候苗毅穿戴。苗毅倒也坦然,这份坦然不是因为月瑶成了他的妾室,而是心理上仍然没转换过来,认为妹妹伺候自己穿件衣服理所当然。

    不过他不忘叮嘱道:“老三,你现在成了我的妾室,大哥家业也不小,家里该有的规矩还是要遵守,不然要出乱子,对你嫂子该尊敬的还是要尊敬,别让我难做。当然,你嫂子也不会让你难做。”

    半跪地上帮他穿鞋的月瑶“噗噗”笑,笑的花枝乱颤。

    苗毅两眼一瞪,信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笑什么笑,跟你说正事。”

    月瑶揉了揉额头,摆手笑不停道:“大哥,我没说不是正事,你开口闭口嫂子的,是不是让我出去了也称呼她嫂子?我虽然成了你的妾室,当外人面称呼你大哥也没什么,可若是称呼她嫂子,怕是要震惊四座了!”

    “呃”苗毅抬手一拍额头,“是我糊涂了,一时转不过来,总之你记住就是了,待会儿可是要敬茶的,你若是搞的她来了脾气不接你的茶,到时候大家都要下不了台。”云知秋的脾气他是深有体会的,家中主母的地位不容任何人挑战,真能干出这事来。

    月瑶帮他把鞋套上,撅了撅嘴,“还不都怪你,若是不等到现在,你早答应了娶我的话,哪有她什么事,还不知道谁给谁敬茶哎哟!”

    苗毅揪住她耳朵,将她提了起来,“你再说一次。”

    “放手,放手,疼!听到了,听到了。”月瑶怪叫着拍打,待其放手后,有点哭笑不得道:“大哥,你搞清楚我现在和你是什么身份,有你这样对妾室的吗?”

    苗毅愣怔了一下,又挥手道:“快收拾一下,别让你嫂别让夫人久等。”话有点格格不入。

    “呵呵”揉着耳朵的月瑶再次笑得前俯后仰。

    苗毅挠了挠头,也忍不住莞尔一笑,不过看到老三开心,他也开心,之前还怕江一一的事对她影响太大,能翻过去就好。头又喝了声,“来人!”

    很快,房门被推开了,雪儿率先走了进来,身后跟了两名侍女。天外天准备的陪嫁丫头被月瑶给推了,她才不想搞两个陪房丫头,还嫌大哥身边的女人不多吗?连早年照顾她的贴身侍女都没要,临时征用了红尘的那两位。

    见到雪儿来了,苗毅诧异道:“你怎么来了。”

    雪儿先领着两名丫鬟给两人行礼,随后笑道:“夫人让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头一挥手,让两名丫鬟伺候月瑶去了,她自己则去了床榻边亲手帮忙整理,不过那目光很仔细地在被褥上检查了一番。

    之后她便先告退了,出了院子快步到了云知秋那边。

    云知秋正等着她,一见面便低声问道:“怎么样?”

    雪儿轻轻摇头道:“没有!仔细检查过了,没有落红。”

    “哎!看来还真是”云知秋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她是不想家里生什么膈应事情的,在总镇府地牢中隐隐察觉月瑶的话有点反复,所以还是抱了丝希望的,希望月瑶只是说气话,谁想,这丫头还真被江一一给祸害了身子,到了,还真让苗毅捡了双破鞋来。

    这让她不得不掂量以后该用什么态度面对月瑶,否则很容易会让月瑶和苗毅都认为她是在拿江一一的事来刺月瑶。

    思忖一番,头叮嘱道:“记住了,那位和江一一的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吵架斗嘴,都不能有任何触及和影射。”

    “奴婢明白。”雪儿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第1451章    收了驱星魔圣的尸体、精血、元神、装备,吕重闪回唐磊的身边,一脸风轻云淡。

    在他的手里,都有圣尊间接陨落,现在,灭了一个二阶巅峰圣人,还真的没什么自得的。

    倒是唐磊一脸震动与骇然,就算吕重回到他的身边,也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吕重虽说早已威镇诸天,甚至唐磊也知道吕重曾有过战胜灭灭杀过圣人的壮举。

    可以前大多都是听说,而没有亲身经历。

    而现在,却是在他的眼鼻子底下,发生了这一幕!

    吕重真的凭借一人之力,战胜了玄天魔圣、驱星魔圣的联手。

    甚至到最后,还轻松地逼得二大魔圣窝里反水。一被擒,一被杀!

    这可是发生在他眼里的一幕,对于他心灵的冲击几乎大得出奇。

    不过唐磊这家伙也一向是一个奇葩,一直以来,他都下意识地把吕重当非人类看了。

    这样的心神震动,也没有继续多久,他便回过神来,然而一脸放光地看着吕重,啧啧称奇:“啧啧,我……我的乖乖,老大不愧是老大,小弟我才下位魔皇境界,原本以为自己也是绝世无双的天才,可是与老大你相比,却是有如莹虫与皓月。老大,我对你的敬仰犹如黄河之水……”

    “靠,马屁你丫的就别拍了!”吕重伸手猛地在唐磊额头上一弹,没好气地道:“咱们先把步瑶弄醒再说其他!”

    被吕重这么一提,唐磊也是急了,慌忙道:“老大,那……那你还不快点……”

    吕重也不计较这丫的无礼,心念一动,带着唐磊连同被封印的玄天魔圣、十二白骨祭魔塔进入了[大寂灭珠]。

    至于其他的魔道佛妖等小辈,吕重也没有在乎。

    ……

    吕重、唐磊一离开,无数暗中观战的人,以及幸存的追杀者都是一脸震动与骇然。

    好久之后。众人才哗然:

    “我……我的天啊,我……我们追……追杀的人居……居然是吕……吕重的兄弟?”

    “好恐怖!这……这就是狂……狂神吕重的实力?”

    “太……太强了!轻松迎战玄天魔圣、驱星魔圣。结果不但斩了驱星,还擒了玄天……”

    “这……这……样的实力,真……真的只是一个刚刚证道成圣之人吗?”

    “是啊。早就听闻了吕重的恐怖与变态,这次却是亲自见识到了他的恐怖。我……我的哥,刚刚我差点被吓尿……”

    “那个唐磊真的太好运了!有吕重做靠山,他以后只怕要横行无忌了。”

    “哼,大家也太高看吕重了!这次吕重急着赶过来。只怕救唐磊是假,谋夺唐磊身上的绝世魔兵才是真……”

    “嘘,你丫的这么说吕重,万一被他听到,只怕会神形俱灭……”

    “我……我怕……怕什么……”说到这里,这人也不敢再说下去了,天知道吕重有没有还在以圣识监视他们。

    “对了,玄天魔圣可是魔魂殿的长老,而且还是魔圣殿殿主的侄子,居然被吕重给擒下。这下子有好戏可瞧了!”

    “是啊,吕重居然敢打杀、抓走魔魂殿的圣人,这是直接在落魔魂殿的面子。为了魔魂殿的颜面,魔魂殿也绝对会对吕重出手……”

    “不然!大家说魔魂殿要找吕重的麻烦,也是建立在吕重是人单力薄的独行客这个条件之上。如果吕重也能代表着不差于魔魂殿的势力呢?”

    “不可能吧?我可没听说吕重是哪个可媲美魔魂殿的大势力之人……”

    “哼,你们可不知道吕重身后不但有好几个圣尊青睐,甚至还有大量圣人承着吕重的救命之情。这样的人,本身就代表了一个大势力。面对吕重,魔魂殿岂能像对待其他独行圣人那般随意?”

    “这……这不是真的吧?吕重才飞升仙界多少年?怎么可能有那么庞大的人脉?还能救上无数圣人?”

    “难道吕重是真正的大神通者转世重修?”

    ……

    对于外界的议论,吕重自然不知道。

    就算知道。也绝对不会在乎。

    现在,他正全力救治步瑶!

    对于唐磊来说,要救步瑶几乎难于证圣。

    可对于吕重来说,也就炼个丹的难度!

    步瑶是在半年前被击成重伤。甚至中毒伤了元神。

    不但身体只余一丝生机,就连元神都虚弱得快要消散。甚至,一种神秘之极的毒素已经彻头彻尾地与步瑶的五脏六腑甚至是脑部神经乃至元神都融合到了一起。极难驱除!

    这样的伤势,对于任何巅峰仙帝来说,都无法救好。甚至一般的一二阶圣人都无法治好。

    但是,吕重却有信心治疗。

    无他。吕重有足够的顶级药材!

    当年,在仙幻星的拍卖会上,吕重得到了一部[丹天界]的玄煞丹经。

    这丹经之内,有一种[天命镇元丹]的丹药,足可救下步瑶。

    所谓的[天命镇元丹],正是利用无穷功德之力配合十品青莲莲子、紫血龙芝……炼成。

    服之,足可镇压元神气运,可挡圣人一次元神攻击。但是,它还有至强的强大肉身、凝聚元神的能力!

    对于一般的人来说,无穷功德之力很难聚集,但是吕重根本不缺。

    而十品青莲吕重也有,甚至连混沌十二品青莲的莲子也能弄到。

    至于其他的紫血龙芝、玄天龙葵等奇药,吕重也是应有尽有!

    最关键的是,吕重还有[噬毒虫]这一超级底牌存在。

    有噬毒虫相助,步瑶体内的剧毒能轻松被解除。再服下[天命镇元丹],能迅速让步瑶肉身、元神得到强大药力的滋养,并迅速恢复。

    [玄煞丹经],是一位丹帝所著的丹经。非常玄奥,而且[天命镇元丹]的炼制过程几乎要打出十亿以上的丹诀、法印。

    这样一来,对于丹帝来说都非常困难。

    不过,这样的东西,炼成功的话,是可以挡成圣人的一次元神攻击。这般难以炼制,也在情理之中。

    可吕重不同!

    他本就是圣人了,其元神之力更是可媲美六阶巅峰圣人。

    区区十亿的丹诀、法印,他在一瞬间就能完成。

    是以,这种[天命镇元丹]对于丹天界的玄煞丹帝是极难炼制的一种丹药,可对于吕重来说,与普通的蕴神丹几乎没什么二致!

    果然!

    吕重仅仅用了七七四十九天,就成功地炼制出一炉极品的[天命镇元丹]。

    这极品的[天命镇元丹],足以守护服用者不被四阶圣人的元神攻击所伤。而且能坚守三次!

    有这天命镇元丹相助,早就被噬毒虫解了毒的步瑶,以恐怖的速度恢复着。不但伤势完全恢复,甚至还实力大进。

    这让唐磊兴奋之余,对这种丹药也是火热之极。

    如果早前就拥有这[天命镇元丹],唐磊自信自己都能阴玄天魔圣一下。

    “对了,胖子,你到底是怎么得到一件道器的?”步瑶完全恢复后,吕重也好奇询问起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