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收了驱星魔圣的尸体、精血、元神、装备,吕重闪回唐磊的身边,一脸风轻云淡。

    在他的手里,都有圣尊间接陨落,现在,灭了一个二阶巅峰圣人,还真的没什么自得的。

    倒是唐磊一脸震动与骇然,就算吕重回到他的身边,也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吕重虽说早已威镇诸天,甚至唐磊也知道吕重曾有过战胜灭灭杀过圣人的壮举。

    可以前大多都是听说,而没有亲身经历。

    而现在,却是在他的眼鼻子底下,发生了这一幕!

    吕重真的凭借一人之力,战胜了玄天魔圣、驱星魔圣的联手。

    甚至到最后,还轻松地逼得二大魔圣窝里反水。一被擒,一被杀!

    这可是发生在他眼里的一幕,对于他心灵的冲击几乎大得出奇。

    不过唐磊这家伙也一向是一个奇葩,一直以来,他都下意识地把吕重当非人类看了。

    这样的心神震动,也没有继续多久,他便回过神来,然而一脸放光地看着吕重,啧啧称奇:“啧啧,我……我的乖乖,老大不愧是老大,小弟我才下位魔皇境界,原本以为自己也是绝世无双的天才,可是与老大你相比,却是有如莹虫与皓月。老大,我对你的敬仰犹如黄河之水……”

    “靠,马屁你丫的就别拍了!”吕重伸手猛地在唐磊额头上一弹,没好气地道:“咱们先把步瑶弄醒再说其他!”

    被吕重这么一提,唐磊也是急了,慌忙道:“老大,那……那你还不快点……”

    吕重也不计较这丫的无礼,心念一动,带着唐磊连同被封印的玄天魔圣、十二白骨祭魔塔进入了[大寂灭珠]。

    至于其他的魔道佛妖等小辈,吕重也没有在乎。

    ……

    吕重、唐磊一离开,无数暗中观战的人,以及幸存的追杀者都是一脸震动与骇然。

    好久之后。众人才哗然:

    “我……我的天啊,我……我们追……追杀的人居……居然是吕……吕重的兄弟?”

    “好恐怖!这……这就是狂……狂神吕重的实力?”

    “太……太强了!轻松迎战玄天魔圣、驱星魔圣。结果不但斩了驱星,还擒了玄天……”

    “这……这……样的实力,真……真的只是一个刚刚证道成圣之人吗?”

    “是啊。早就听闻了吕重的恐怖与变态,这次却是亲自见识到了他的恐怖。我……我的哥,刚刚我差点被吓尿……”

    “那个唐磊真的太好运了!有吕重做靠山,他以后只怕要横行无忌了。”

    “哼,大家也太高看吕重了!这次吕重急着赶过来。只怕救唐磊是假,谋夺唐磊身上的绝世魔兵才是真……”

    “嘘,你丫的这么说吕重,万一被他听到,只怕会神形俱灭……”

    “我……我怕……怕什么……”说到这里,这人也不敢再说下去了,天知道吕重有没有还在以圣识监视他们。

    “对了,玄天魔圣可是魔魂殿的长老,而且还是魔圣殿殿主的侄子,居然被吕重给擒下。这下子有好戏可瞧了!”

    “是啊,吕重居然敢打杀、抓走魔魂殿的圣人,这是直接在落魔魂殿的面子。为了魔魂殿的颜面,魔魂殿也绝对会对吕重出手……”

    “不然!大家说魔魂殿要找吕重的麻烦,也是建立在吕重是人单力薄的独行客这个条件之上。如果吕重也能代表着不差于魔魂殿的势力呢?”

    “不可能吧?我可没听说吕重是哪个可媲美魔魂殿的大势力之人……”

    “哼,你们可不知道吕重身后不但有好几个圣尊青睐,甚至还有大量圣人承着吕重的救命之情。这样的人,本身就代表了一个大势力。面对吕重,魔魂殿岂能像对待其他独行圣人那般随意?”

    “这……这不是真的吧?吕重才飞升仙界多少年?怎么可能有那么庞大的人脉?还能救上无数圣人?”

    “难道吕重是真正的大神通者转世重修?”

    ……

    对于外界的议论,吕重自然不知道。

    就算知道。也绝对不会在乎。

    现在,他正全力救治步瑶!

    对于唐磊来说,要救步瑶几乎难于证圣。

    可对于吕重来说,也就炼个丹的难度!

    步瑶是在半年前被击成重伤。甚至中毒伤了元神。

    不但身体只余一丝生机,就连元神都虚弱得快要消散。甚至,一种神秘之极的毒素已经彻头彻尾地与步瑶的五脏六腑甚至是脑部神经乃至元神都融合到了一起。极难驱除!

    这样的伤势,对于任何巅峰仙帝来说,都无法救好。甚至一般的一二阶圣人都无法治好。

    但是,吕重却有信心治疗。

    无他。吕重有足够的顶级药材!

    当年,在仙幻星的拍卖会上,吕重得到了一部[丹天界]的玄煞丹经。

    这丹经之内,有一种[天命镇元丹]的丹药,足可救下步瑶。

    所谓的[天命镇元丹],正是利用无穷功德之力配合十品青莲莲子、紫血龙芝……炼成。

    服之,足可镇压元神气运,可挡圣人一次元神攻击。但是,它还有至强的强大肉身、凝聚元神的能力!

    对于一般的人来说,无穷功德之力很难聚集,但是吕重根本不缺。

    而十品青莲吕重也有,甚至连混沌十二品青莲的莲子也能弄到。

    至于其他的紫血龙芝、玄天龙葵等奇药,吕重也是应有尽有!

    最关键的是,吕重还有[噬毒虫]这一超级底牌存在。

    有噬毒虫相助,步瑶体内的剧毒能轻松被解除。再服下[天命镇元丹],能迅速让步瑶肉身、元神得到强大药力的滋养,并迅速恢复。

    [玄煞丹经],是一位丹帝所著的丹经。非常玄奥,而且[天命镇元丹]的炼制过程几乎要打出十亿以上的丹诀、法印。

    这样一来,对于丹帝来说都非常困难。

    不过,这样的东西,炼成功的话,是可以挡成圣人的一次元神攻击。这般难以炼制,也在情理之中。

    可吕重不同!

    他本就是圣人了,其元神之力更是可媲美六阶巅峰圣人。

    区区十亿的丹诀、法印,他在一瞬间就能完成。

    是以,这种[天命镇元丹]对于丹天界的玄煞丹帝是极难炼制的一种丹药,可对于吕重来说,与普通的蕴神丹几乎没什么二致!

    果然!

    吕重仅仅用了七七四十九天,就成功地炼制出一炉极品的[天命镇元丹]。

    这极品的[天命镇元丹],足以守护服用者不被四阶圣人的元神攻击所伤。而且能坚守三次!

    有这天命镇元丹相助,早就被噬毒虫解了毒的步瑶,以恐怖的速度恢复着。不但伤势完全恢复,甚至还实力大进。

    这让唐磊兴奋之余,对这种丹药也是火热之极。

    如果早前就拥有这[天命镇元丹],唐磊自信自己都能阴玄天魔圣一下。

    “对了,胖子,你到底是怎么得到一件道器的?”步瑶完全恢复后,吕重也好奇询问起来。(未完待续。)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留你一条命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乱战开始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恭喜乔迁新居

    迪卡虽然有此一问,心其实也有了判断,对方根本就不是警察,因为他自始至终就没有听到警笛声。[hua ]-79xs-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再说,警察怎么可能来到之后,不问青红皂白,马上开始枪战?

    果然,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的黑衣人说道:“看对方的装备,不是警察。迪卡先生,我们必须马上离开了!不然待会儿我们可能就走不了了!”

    黑衣人的语气非常焦急。他能想象到,现在他们也已经落到了敌人的包围圈。

    “草!妈的!命令他们向我们靠拢,然后一起突围,不要管赵长枪等人了!如果我没料错的话,这些人应该是托恩的人。”迪卡将手的移动终端猛然摔在地上,然后从怀拽出一把小手枪,快的朝树林外面蹿去!

    黑衣人一边用无线对讲机给手下下达命令,一边紧跟在迪卡的后面的也朝树林外面冲了过去。

    此时的迪卡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虽然龙辉集团的兄弟已经将里面的人包围,但是他们毕竟只有二百多人,所以包围圈并不是多么的紧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隔的也非常远。如果迪卡带着他的跟班悄悄地往外冲,很可能能从包围圈的缝隙穿‘插’出去。然而这个家伙因为害怕自己身边的人太少不安全,所以竟然盲目的让手下快的朝他靠拢!

    迪卡的手下倒是非常的听话,迪卡的命令发出后,不到几分钟,他的身边便聚集了十几个人。不过这样一来,虽然他们的力量加强了,但是他们的目标也变大了!

    龙辉集团的兄弟很快便发现了迪卡一行人,开始组织人手对他们展开‘射’击。双方顿时打成了一锅粥。

    龙辉集团这二百多名兄弟当初可是曾经跟着赵长枪从美国一直打到了墨西哥,他们不但熟悉枪战,而且尤其熟悉这种丛林作战,他们知道从什么角度‘射’击才能不会让子弹打到树上,才能让子弹飞得更远!

    再加上龙辉集团一方是守株待兔,而迪卡一方则是仓皇逃跑,所以,双方刚一‘交’火,便高下立判!

    不用几分钟的功夫,迪卡身边的人便死亡大半,没死的也丧失了战斗力,躺在地上直哼哼!

    迪卡肠子都快悔青了!他本来想到这里来看场热闹,想亲眼看看托尔斯的人是怎么被自己给彻底消灭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就算有人用枪口顶着迪卡的脑袋,他也不会来!好奇心真他娘的害死人啊!

    迪卡眼看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灵机一动,马上一头栽倒在地上,然后用手从身边一个家伙的‘胸’膛上抓了一把血,在自己的脸上擦了几下,接着又将那具尸体压到了自己的身上,连自己的脑袋也都‘蒙’上了!

    这个家伙竟然想用装死的办法‘蒙’‘混’过关!

    当迪卡伪装完成的时候,他身边的人已经没有一个能开枪的了!全都倒在了地上。[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迪卡躲在一具尸体的下面,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向他的方向走来。这家伙的心马上砰砰的‘乱’跳了起来,心道:“这帮‘混’蛋想干什么?难道他们还想打扫战场?拜托你们了,各位大爷你们快点走吧,打扫战场的事情,明天我来干!”

    迪卡很快就知道他错了,因为他听到了近在咫尺的枪声和叫骂声!

    “我草!难道他们连尸体还要再杀一遍?”迪卡一边心暗骂,一边悄悄将脑袋从尸体的下面探出来,然后微微睁开了眼睛。这家伙震惊的看到,几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正在对着地上的伤员不断开枪,全都对准了眉心打,在突击步枪近距离的‘射’击下,一个个大脑袋变得支离破碎。

    迪卡的心稍稍放了点心,因为他看到对方不是将尸体再杀一遍,只是将伤员全都干掉了!

    迪卡屏住了呼吸,心不断的祈祷,祈祷对方以为他已经死了,祈祷对方不要在他的脑袋上再来一枪!

    就在这时,迪卡微微睁开的眼睛发现一个人走到了他的面前,怀抱着一杆突击步枪。此人在迪卡的面前站了片刻,大概在判断迪卡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大概这名龙辉集团的兄弟看到迪卡的脑袋上虽然有血,却没有伤口,感到有些不放心,于是将还发热的枪口直接顶到了迪卡的脑‘门’上,就要开枪‘射’击!

    因为这是异国作战,一旦有人认出赵长枪等人的身份,赵长枪等人再想回国就成了一种奢望。所以,在来之前,赵长枪给龙辉集团的兄弟下了死命令!只要战斗开始,便不能放过一个敌人!要将他们彻底的消灭!

    所以这名兄弟虽然不知道迪卡是在装死,但还是打算给迪卡补一枪,以防万一。

    “停!停!我投降!我投降!”迪卡再也装不下去了,歇斯底里的吼道,再装下去他的脑袋肯定会被打爆!

    那名兄弟被忽然诈尸的迪卡吓一跳,但他到底是上过战场,从尸山血海爬出来的,马上便镇定了下来,只是瞪眼看着迪卡说道:“妈的,敢装死吓人?看老子不砸死你!”

    这家伙一边喝骂,一边一脚跺在迪卡的脑‘门’上,差点将迪卡一脚跺晕过去!

    迪卡感到自己的很冤枉,他装死只是想逃过此劫,真的不是想吓唬人啊!不过此时这家伙可不敢这样辩解,他连忙说道:“我投降,我投降!兄弟饶命,饶命啊!”

    “我们不需要俘虏!俘虏对我们来说是累赘!”龙辉集团的那名兄弟说道。

    迪卡有些傻眼,缴枪不杀在这群人身上好像不管用啊?

    “我是迪卡!我是迪卡!你们不能杀我!”迪卡又拼命的喊道。

    “为什么不能杀你?难道你的命比这些人的命金贵?”那名兄弟用手指了一下周围的死尸。

    “我是梅隆家族的继承人!我有钱,我可以给你们钱,给你们很多很多钱!你们这样做不就是为了钱吗?”迪卡又说道。

    “好吧,那就暂时留你一条‘性’命!”

    迪卡听到对方的话,心不禁一喜,心想:“***,这回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然而这家伙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想法,他的耳边便传来两声巨大的枪响!这家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对方竟然用枪将自己的两根‘腿’给打断了!

    迪卡想骂人,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凄厉的惨叫!

    惨叫声刚刚开始,这家伙耳边又传来砰砰两声枪响!迪卡马上发现自己的两条胳膊又断了!

    “好了,这样就留下了你的‘性’命,你也跑不了了。”那名龙辉集团的兄弟嘟囔一声,又向树林深处跑去,敌人还没有被完全消灭呢,他得加把劲!

    就在树林的外围枪声大作,打成一片的时候,位于树林核心地带的‘肉’搏战却已经快要结束了。

    赵‘玉’山不知道怎么遇到了那位手持上帝之剑的猎狐小组成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将大剑夺到了自己手!

    赵‘玉’山天生神力,手有了上帝之剑,简直犹如天神下凡,谁遇上谁倒霉!

    有了把总赵‘玉’山五人的加入,猎狐小组完全占据了优势,将米利克的手下一个个的干掉了。

    赵长枪‘阴’差阳错的竟然和道格拉斯又碰到了一起。

    道格拉斯看着站在他面前,手提着一杆银枪的赵长枪,眼恨不能喷出火来!上一次他被赵长枪痛打一顿,一直想报仇呢!

    “赵长枪,我们又见面了!上一次老子失手让你赢了,这次我要你的命!”道格拉斯恶狠狠的说道。虽然上一次他输了,但是他一直不服赵长枪的气,因为赵长枪也是和他打了很长时间才赢了他。他认为上一次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才让赵长枪赢了。

    这一次,道格拉斯想报仇雪恨,找回上一次的场子。

    赵长枪翻翻眼皮轻蔑的看了一眼道格拉斯,没有说话。

    道格拉斯感到自己受到了蔑视!他虎吼一声,急朝赵长枪扑了过去,同时手的匕首径直划向赵长枪的哽嗓咽喉!

    然而还不等他的身形蹿到赵长枪的身边,赵长枪便扬起手的追魂枪猛然一个突刺,亮闪闪的枪尖瞬间点向道格拉斯的前‘胸’!

    道格拉斯的确不是泛泛之辈,这家伙单论格斗能力,绝对比米利克还要高出一筹!

    只见他猛然一侧身便躲开了赵长枪突刺,同时手上动作不变,匕首继续刺向赵长枪的哽嗓咽喉!

    赵长枪根本连看一眼道格拉斯手的匕首都没有,只是猛然一抖手腕!

    随着赵长枪手腕上的动作,原本走空的枪头忽然便改变了方向,不再是径直向前,而是猛然再次向道格拉斯的‘胸’口扎了过去!

    当道格拉斯侧身的时候,他的‘胸’口已经和追魂枪平行,按道理说,赵长枪如果想继续出招,必须将枪撤回去,然后才能再次发招。

    这就好像拼刺刀一样,完成一个突刺动作后,必须将双臂收回来,然后才能完成下一个突刺动作!刺刀是绝不可能拐弯的。

    刺刀不能拐弯,但是追魂枪能!在赵长枪内劲的抖动下,枪尖几乎发生了九十度的拐弯!

    突然的变故让道格拉斯傻了眼!还不等他反映过来,锋利的枪尖便刺入了他的心脏!不用赵长枪用力将枪头拔出来,在枪杆的弹力下,枪头自己便从道格拉斯的‘胸’口弹了出来,在道格拉斯‘胸’口割开一个大口子,鲜血喷出一尺多远!

    道格拉斯也顾不得进攻赵长枪了,手的匕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捂住‘胸’口,眼睛死死的盯着赵长枪,嘴‘唇’不断的嗫嚅着。

    他想问赵长枪几句话,可是一张嘴,嘴里便不断往外流血,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道格拉斯想知道这一次自己为什么会败的这么快!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