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边上看了场好戏的雪儿低眉垂眼,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突闻云知秋淡淡一声,“去,让杨庆过来一趟。”

    雪儿领命而去,不一会儿把杨庆领了过来。

    进门前,杨庆斜了眼外面砸碎的茶盏,下人正在收拾。“夫人,不知何事相召。”

    云知秋已经端坐在正位上端了杯茶慢品,貌似漫不经心道:“大人又去中宿星宫风流快活了一趟,你怎么看?”

    杨庆大概猜到了外面那只碎茶盏是谁砸的谁了,有点牙疼,这事让他怎么说?敷衍道:“大人是个念旧情的人。”

    云知秋抬眼一瞟,“大人一来又为那贱人求情了,你说怎么办法吧?”

    杨庆:“想必夫人自有分寸。”

    云知秋茶盏往茶几上一拍,“这点寂寞就耐不住了?还敢跟我玩小心思,什么时候把那鬼心思磨掉了,再谈出来的事!杨庆,今天我把态度跟你挑明了,以后未经我允许,大人若还敢去见那女人,你让薇薇把她给处理掉,我不想再看到她,懂了吗?”

    “这”杨庆面显犹豫之色。

    云知秋站了起来,冷笑道:“怎么?难道你也想让她出来?要不我把她留在无量天和薇薇作伴?或者说,等她哪天肚子大了让薇薇过去照顾她?”

    此话一出,把杨庆给恶心的够呛,他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云知秋若是让步放了诸葛清出来,苗毅哪能不答应她留诸葛清在无量天,薇薇可就真有伴了,薇薇怕还真玩不过那位掌门,姿色也不如人家。而那诸葛清为了脱困,苗毅再去光顾的话,还真保不住诸葛清狗急跳墙弄个‘龙种’出来,到时候怕是没人敢下手把苗毅的种也给一起铲除了,介时母凭子贵搞不好要出乱子。

    杨庆苦笑道:“夫人的意思我明白了。可那女人若真出了事,怕是会惹得大人震怒。”

    云知秋:“震怒?一切有我担着,到时候让薇薇说是我的意思,让大人找我好了。”

    杨庆无语。薇薇若真是先斩后奏的话岂不是一起被拖下了水?可他最终还是叹道:“薇薇那边我会交代。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夫人,要不了多久,小世界就没什么高手了,那女人修炼资源不缺,只怕中宿星宫那些守卫看不住她。”

    “大人目前是什么处境你也清楚。外部已是险象丛生,内部再不宁的话,何以对外?心不静,看住了又如何?给她机会她不要,那也怪不得别人,她若敢跑,让薇薇直接处理掉,出了事有我担着!”云知秋冷笑一声,目光斜睨杨庆,又不冷不热道:“薇薇坐镇小世界。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该有的担当不敢有的话,那我倒是要重新考虑一下她在家里的地位!”

    杨庆心中一凛,拱手道:“杨庆明白了。”

    在云知秋这边憋了一肚子火的苗毅又跑去了红尘那边泻火,躲清净,把莫名其妙的红尘翻来覆去给折腾了个死去活来。

    完事,红尘光着身子爬起沐浴更衣后又消失了。待苗毅从榻上爬了起来再找到红尘时,现红尘已经躲在了静室盘膝打坐修炼,之前的欢愉快活在红尘脸上看不到一点端倪,就像什么事情都没生过一样。依旧是无欲无求。

    “你这是在躲着我吗?”苗毅走到榻前叹道:“还是说讨厌我?”

    红尘睁开了双眼,明眸静静,轻轻摇头:“没有!大人是还想要吗?”说着就伸手拉开了束腰丝带,衣服慢慢从肩头褪下。露出了莹润白皙双肩和里面兜着饱满双峰的肚兜。

    “不是不是!”苗毅赶紧摆手,帮她把衣服重新拉了去,掩盖住了香肩,有点哭笑不得,服了这女人,一点情趣都没有。这事也搞的像是什么东西似的,你想要就拿去。“我们难得见面,不用这么急着修炼吧,陪陪我。”

    “好!”红尘点了点头,认真思索着问道:“怎么陪?”

    “”苗毅哑口无言,坐在一旁,翻身一躺,借了她双腿做枕头,躺在了她的腿上,闻着佳人体香,安安静静地舒了口气,“就这样陪吧。”

    他这样搞,红尘也没办法修炼了,一双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最后只好犹豫着放了一只在他胸口,被苗毅顺手捉在了手里把玩,她一声不吭,静静任由。

    过了好一会儿,苗毅笑道:“难得见面,你不准备跟我说说话吗?”

    红尘默了默道:“妾身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说吧。”

    苗毅:“这些年在大世界,我遭遇了不少的事,想必你都听说了吧?”

    红尘摇头,“妾身没有关注过。”

    “”苗毅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嘛,我在外面拼死拼活赚钱养你们,你居然连点关注的兴趣都没有,哭笑不得道:“你不会连我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吧?”

    红尘有点为难道:“对不起,你如果觉得妾身需要知道的话,妾身头问问。”

    我去!苗毅彻底服了她,问:“那我之前找你的时候,你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啊,难道不是事先知道了?”

    红尘微笑道:“这是你自己的家,你想什么时候来都行,应该不需要感到意外吧?”

    苗毅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这女人怎么会是这种性子,话锋一变,“我来了差不多有半个月了吧,先是去了秦薇薇那边,把秦薇薇给睡了几天,后来又陪秦薇薇出去游山玩水,睡她是免不了的,还睡了她两个贴身侍女。接着又去了中宿星空,睡了被夫人软禁的诸葛清,接着又来了你这里,把你给睡了”说罢看着她的反应。

    微微垂看着他的红尘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试着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妾身没趣,比不上她们,扫了你的兴?妾身可以让身边的那两个丫头过来伺候你?”说着摸出了星铃就要联系。

    “”苗毅抓住了她的手,苦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不用,他只是想刺激一下她,想看看她不一样的反应,谁想这女人和他想的根本不在一条线上。“跟你说一声,我马上要纳月瑶为妾了,就这几天,你觉得怎么样?”

    红尘对此倒是有些动容,颇为诧异道:“你不是一直排斥吗?”

    苗毅:“你如果真的想知道原因,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不能让你师傅知道。”

    “好!”红尘点头。

    “大世界有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人称淫贼江一一”苗毅把大概的事情经过有省有略地讲了一边。

    红尘听过之后皱眉道:“月瑶已经**江一一了?”

    苗毅叹道:“她自己承认了,你怎么看起来有点不相信?”

    红尘思索着摇头道:“不是不信,只是凭妾身对月瑶的了解,她如果真的**于江一一了,怕是会对江一一死心塌地,不管江一一做了什么都会想尽办法救江一一,不到最后一步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也不会答应嫁给大人也许是分开太久了,人都会有变化吧,妾身好久没有和月瑶接触过,有点搞不懂了。”

    苗毅:“都知道自己被那淫贼给骗了,还能死心塌地?”

    红尘摇了摇头,不想多说了,似乎无意再牵涉什么。

    看着眼前的清静娇颜,苗毅亦是不胜感慨,抬手抚摸上了她的脸颊,“当年还小的时候,长丰古城初见你,惊为天人,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美丽的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渎,做梦也没想过能娶到你,最终得偿所愿,真乃人生一大快事!”

    红尘微笑不语。

    “你知道么,其实杨庆喜欢过你,不过最终还是被我抢到手了,我逼着杨庆娶了风北尘的老婆,却纳了你为妾,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坏?”

    红尘依旧笑而不答。

    “最近我着实有些纵欲过度,说是想补偿你们又好像不是,可能是在大世界压抑多年,一直以来承受的压力太大无处泄吧,在大世界的时候始终绷着一根弦,连睡觉都担心隔墙有耳,担心身边有耳目,身边一直就没有踏实过,一到小世界真正是放松了下来,情不自禁地想狠狠泄一下,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是怎么熬过来的”

    “之前我是真的被夫人给气着了,她始终不肯放诸葛清出来,要说有错,错不在诸葛清一个人的身上,已经将诸葛清关了这么多年了,还想怎么样”

    “说到诸葛清,我倒是要说说你,你们两个有的一比。诸葛清一直想离开中宿星宫,夫人却始终软禁着不放。而你呢,夫人是求着赶着让你出去走走,不知道在我耳边唠叨过多少了,她说你才是真正的聪明人,是个有大智慧的女人,家里一帮女人没人比的过你,若是你肯出力的话,能为家里分担不少事情,尽管我不知道她是从哪看出来的,可你倒好,雷打不动。家里那么多人,个个被夫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唯独你,夫人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在我这都称呼你姑奶奶了,好像连你师傅也拿你没脾气了。若把你软禁在中宿星宫的话,我估计你巴不得,哎,要是能把你和诸葛清的环境置换一下就好了”

    “我这些年着实经历了不少的事情,一脚踏入大世界,在天街折腾出了正气杂货铺”

    躲在静室里的苗毅絮絮叨叨,今天的话有点多,婆婆妈妈一堆又一堆。

    而红尘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听客,说什么都认真听着,不插话,也不多问,又漂亮不让人反感,明明身不由己身在局中,却始终像个局外人一般,能让你感觉到她真的不会泄露你任何秘密,能让你很放心的倾述,不必担心会产生任何烦恼(未完待续。)

第1450章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神凤驱星”

    发现吕重的手里突然拿出时间系的攻击至宝,驱星魔圣脸色狂变,轻喝一声,一支金色的凤钗被她祭出。

    这是一支样式颇为奇特的风钗,其钗星有无数金色的星星在闪烁,澎湃着极为浩瀚的星力。

    这时候,凤钗当空一划,一道璀璨的银河挡在了玄天魔圣、驱星魔圣的身前。

    “轰”

    就在这时候,吕重的千秋岁月刀掠了过来,轰碎无穷星光。

    “咦,居然拥有类似王母[银河星钗]的混沌灵宝?”千秋岁月刀一击没凑效,吕重也是微微惊奇了一下。

    他感觉到了对方这神凤星钗蕴藏着极为强大的空间之力,甚至还裹带有极为不弱的时间之力。否则,面对千秋岁月刀的进击,驱星魔圣绝无可能反应过来。

    “有意思!”吕重淡淡一笑,目光之中甚至多了一丝玩味。

    “走”

    勉强挡住了吕重千秋岁月刀的一击,驱星魔圣的元神力量几乎瞬间减弱了三成。而且又被至强的空间压制力束缚,这时候她根本就没有与吕重接着对战的勇气。当下拉住玄天魔圣,强行推动[神凤星钗]的空间之力,破开这个星球的束缚,挪移到星空之上。

    “白骨祭魔塔”玄天魔圣也是元神如太阳风暴动,召唤着另外的十二尊白骨祭魔塔。

    有白骨祭魔塔在身边,才会让他多一分自信与安全感。

    十二座白骨祭魔塔顿时化为十二道流光被他召唤回来。并诡异地形成十二宫神魔阵,迅速守护在他与驱星魔圣的身边。

    此阵一成,顿时两人身周的空间压力大减。

    “呵呵,想跑?你们能跑得掉吗?”吕重冷笑横空,同时出现在外太外之中。无边的杀气在他的身上凝聚起来。长刀横空,一道刀罡如银河纵横,直击玄天魔圣驱星魔星。

    此刀罡一出,四周的星球纷纷爆碎。

    狂暴、霸烈、杀气纵横。

    玄天魔圣脸色狂变,现在的他哪里还敢轻视吕重。

    没有任何犹豫。他双手连连结印,长声而啸:“十二宫神魔阵,镇塔魔雷之六重凑”

    十二座白骨祭魔塔,六座主防御。把玄天魔圣、驱星魔圣守护在其内。而另有六座巨塔,塔顶血珠红光漫天,勾动无边魔气汇而化雷。

    [千秋岁月刀]是下品混沌至宝,更是时间性法宝,威力惊人。一向是用来偷袭的极强武器。

    可是。白骨祭台也是极不错的组合型先天灵宝。虽然之前损毁了一座,可剩下的十二座组成十二宫神魔大阵其威力也绝对不弱。更何况每一座白骨祭魔塔都曾祭炼了不知多少强大生灵的肉身、精血,从远古一直保存到现在,拥有无比神奇的力量。

    每一座白骨祭魔塔的威力,都不比一般的极品先天灵宝弱。十二塔组阵,化出六雷合一,其毁灭力足以媲美极品先天至宝的全力一击。

    如果对战的不是吕重,只怕四阶巅峰境的一般圣人,都无法抵挡住十二宫神魔阵的镇塔魔雷六重凑。

    “轰隆隆”

    六雷合一,从十二宫神魔大阵中冲击。

    “噼啪”

    星河级的刀罡与至强的六雷合一撞击在一起。

    一时间。星空爆炸,日月无光。

    狂暴的能量冲击波,带着毁灭天地、星空的力量四散冲击。

    方圆几万颗星球都炸成粉碎!

    曾经的血海尸山,也瞬间化为粉尘。

    刀光被轰碎!

    可十二宫魔神大阵也直接被摧毁。甚至其主动攻击的其中六座白骨祭魔塔,更是被轰飞了出去。

    “噗噗噗……”

    剩下的六座防御的白骨祭魔塔,也是承受了极为强大的刀罡攻击,发出让玄天魔圣心惊胆战的碎裂之声。

    一道道裂痕出现在六座白骨祭魔塔的塔身,让玄天魔圣、驱星魔圣惊骇之极、肉痛之极。

    甚至,玄天魔圣更是再次喷出了几口精血,此时。他的脸色已是苍白如纸,整个人的战斗力再次下降。算来不见得比刚刚证道的一阶初期圣人强了!

    “不能与那妖孽战斗了,快……快带我走”玄天魔天气喘吁吁地看向驱星魔圣。

    驱星魔圣咬了咬牙,双眼中陡然闪过一丝果决与狠辣。她突然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居然直接出手封印玄天魔圣,把其把吕重扔了过去。同时,她手持神凤星钗,再次化为一道流光,极速破空

    “我……我靠,这……这就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吕重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睁。

    而玄天魔圣更是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被自己的道侣给抛弃。

    “哈哈,有意思!真是一对极品道侣!”吕重大笑,这样的戏份,在圣人之中还是不可多见的。

    当然,吕重虽然觉得好笑,可也绝对不会放过玄天魔圣,更加不会放走驱星魔圣。

    吕重可是知道,有时候,女人的报复心要远远强于男人。特别像驱星魔圣这样有实力又有强大占星能力的女圣人,一旦报复起来,绝对有可能造成极大的后患。

    吕重本身自然不怕驱星魔圣,可是,吕重也有朋友、亲人,甚至是女人。万一这驱星魔圣对付这些人,吕重可就头痛了。

    眼见玄天魔圣被扔垃圾一般扔了过来,吕重身影诡异一闪,凭空出现在玄天魔圣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在他的身上加上了几十手禁制。

    再把他扔到唐磊的面前,让他看好。至于吕重本人诡异一笑,突然出现在驱星魔圣逃跑的路线上,千秋岁月刀的[时间加速]禁制陡然开启。

    千倍时间加速!

    千秋岁月刀的移动轨迹完全超出四阶圣人圣识感应的范畴。

    正在逃跑的驱星魔圣,心中本能地一阵悸动。她明白自己必定遇到极大的危险!

    可是这时候她的占卜、预算能力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了。

    “不……不要杀……杀我”无奈之下,驱星魔圣扩展自己的圣识,向四面八方传音求饶。

    “噗”

    回答她的是千秋岁月刀的雷霆一击!

    至此,驱星魔圣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眼,然后额头鲜血如泉一般喷出,整个圣躯被生生斩成了两半……(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73117等兄弟的打赏,感谢凸鱼、头发拉汽车、小神鸟、彩虹黑色的、书友090405101420436等兄弟的月票与一直来的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