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死士屠益龙

    迪卡在树林安装了很多的红外**,能监控到很多地方。|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65288;&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77;&105;&97;&110;&72;&117;&97;&84;&97;&110;&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79xs-

    此刻,迪卡看着眼前的移动终端,满脸都是不可思议!就在刚才,他还命令手下留下米利克一条命,试图将他收为己用,没想到转眼间米利克便成了赵长枪的枪下亡魂!

    最让迪卡不能接受的是,赵长枪的亮银枪竟然刺穿了上帝之剑!

    怎么会这样?这是为什么?上帝之剑不是世界上最坚硬的武器吗?连钻石都能轻易切割,现在怎么就被轻易刺穿了呢?迪卡怎么也想不明白。

    迪卡随手在液晶屏幕上点了几下,屏幕的画面不断的切换着,每一个画面上的情景都差不多,就是米利克的人追着猎狐小组打。猎狐小组成员虽然利用周围的树木不断的躲闪着,尽量不和米利克的人缠斗,但是此刻他们却已经全都成了强弩之末,几乎都已经筋疲力尽,而且几乎每个人身上都负了伤。

    迪卡相信过不了几分钟,猎狐小组的人就可能会全军覆没了。不过迪卡的注意力可没有在这些人身上,他在寻找赵长枪的踪影。

    随着迪卡不断的快切换画面,赵长枪的身影终于又重新出现在了画面。赵长枪出现在画面的那一刻,正是他一剑扫过那四个敌人腰间的时刻!

    迪卡看着被赵长枪一剑拦腰斩断的敌人,竟然感到自己的心脏在一阵阵的‘抽’紧!虽然这个家伙一向自诩心狠手辣有大才,但是此刻看到赵长枪杀人不眨眼,犹如过家家的样子,他才忽然明白,自己那点狠劲在赵长枪面前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赵长枪的身影再次在画面消失了,这说明赵长枪已经去了另一个地方,走出了这个**的监控范围。迪卡连忙又在液晶屏上点了几下,于是赵长枪又出现在了画面。[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hua]

    赵长枪这一次直接找到了魏婷。

    缠着魏婷的人比较少,只有两个,本来也是有四个,但是就在刚才,另一个队友替魏婷接下了两个。

    魏婷的情况比屠益龙的样子要好一些,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后背都被鲜血浸透了。她一边利用大树不断的躲闪着敌人手的匕首,一边呼呼直喘,看来也要坚持不住了。

    赵长枪也不说话,借着林的黑暗,好像猎豹一样就蹿到了一个敌人的后面,还不等那个家伙明白过来,上帝之剑便朝他的脑袋劈了下来!

    悲剧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另一个家伙只感到眼前一道银光闪过,接着便看到身边的队友忽然便变成了两半,左右分开,噗通噗通分别倒在地上!

    “啊”这个家伙口发出一声没命的惨叫!然而还不等喊叫声结束,上帝之剑宽大的剑锋便刺入了他的嘴巴!

    就连魏婷看到眼前的惨状都不禁想吐,脸‘色’变得惨白。她虽然早就料到了他们可能要面临一场凄惨的血战,可是也没想到竟然会凄惨到这种程度!

    “婷婷,你还好吧?”赵长枪一边急促的问道,一便在她后背伤口周围点了几下。这是赵长枪的独‘门’点‘穴’法,对快止血有奇效。

    “我没事!我们快去救援其他的兄弟!”魏婷急促的说道。

    “穿山豹在那边,你过去保护他,剩下的人我来搞定!”赵长枪用手指了一下屠益龙所在的方向。屠益龙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仅仅吊着一口气,如果再碰到敌人,铁定只有死路一条!

    赵长枪说完后,马上快的朝另一个发出声音的方向跑去。

    迪卡看着手的移动终端,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赵长枪已经从画面上再次消失,但是迪卡却没有再去切换画面寻找赵长枪的踪影。手持有上帝之剑的赵长枪仿佛真的成了上帝派到人间的判官,手掌握着所有人的‘性’命!没有人能够逃脱他的审判!他想让你怎么死,你就得怎么死!

    “道格拉斯到了什么地方了?威尔森联系上了没有?”迪卡问身后的黑衣人。

    “道格拉斯距这里还有十公里。威尔森依然没有联系上。我已经派人去威尔森的家看个究竟。”黑衣人平静的说道。

    “这个‘混’蛋!”迪卡狠狠的骂了一句,也不知道他骂的是道格拉斯,还是威尔森。这个家伙哪里知道,此时的威尔森还藏在林子间的那辆法拉利呢!

    “传我命令,让道格拉斯尽快将那个五个人引入我们的埋伏圈!赵长枪这个‘混’蛋太彪悍了,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将米利克的手下全部干掉!到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出手了。”迪卡说道。

    “是,迪卡先生。”黑衣人答应一声,开始给手下的人下通知。

    赵长枪的到来彻底扭转了战场的局势,当他躲在暗,好像幽灵一样一连消灭掉了二十多个敌人,并且将上帝之剑‘交’给一个还保持着强悍战斗力的兄弟手之后,猎狐小组便不再像之前一样躲躲藏藏,生怕米利克的人找到,而是开始和米利克的人发起正面火拼!

    就在这时,道格拉斯和把总等人终于赶到了。

    按照迪卡原来的计划,道格拉斯等人将车子停在树林的空场后,马上便从车上跳下来,然后迅的朝树林蹿了过去!

    由于竹林的空地太空旷,把总害怕他们会被竹林的狙击手给干掉,所以也没有在空地上向道格拉斯等人发难,而是快的跟在道格拉斯后面钻进了树林。

    道格拉斯心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进入树林,他马上就会向把总发起突然袭击!将他们全部做掉!

    这个家伙还以为把总等人到现在还被他‘蒙’在鼓呢,其实把总五人早就知道迪卡要在这里狙杀他们了!所以,把总五人在向树林跑的时候,便打开了手枪的保险,隔着衣服将枪口对准了前面道格拉斯等人。

    道格拉斯身边一共有八个人,全部是‘精’英的‘精’英!加上道格拉斯一共有九人。道格拉斯本来以为凭借他们这些人一定能将把总五人干掉的。可是让道格拉斯吐血的是,他们刚刚钻进树林,耳边便响起一连串的枪声!结果不到眨眼的功夫,道格拉斯身边的八个人便倒下了六个!如果不是道格拉斯躲的快,恐怕也要弹了!

    把总五人全都开了枪!他们心明白,他们一旦和道格拉斯纠缠在一起,就没有开枪的机会了,所以,不等对方反映过来,他们便果断开枪了!

    “法克!无耻小人!”道格拉斯口发出一声怒骂,顺手拽出身上的手枪开始还击!

    然而把总五人此时早已经有了准备,突袭得手后,马上便快的闪到身边的大树后面,开始和对方展开对‘射’。

    如果不是突袭,在密林对‘射’的效果其实不大,很难击伤敌人,特别是他们手这种小威力的手枪,碗口粗的大树就能挡住子弹!这也是米利克的人和猎狐小组为什么会选择‘肉’搏战的原因。

    道格拉斯和把总五人的战斗开始后,迪卡就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搞不好道格莱斯就会被人给灭掉!

    “所有人开始投入战斗!”迪卡终于下达了命令!

    迪卡一声令下,躲藏在树林的一百多人开始向赵长枪等人展开‘射’击!他们也不管面对的是猎狐小组,还是米利克的人,一律干掉!

    这些人装备的全是大威力步枪,子弹穿透力相当强悍,碗口粗的大树一个点‘射’过去,就能拦腰打断!

    按照迪卡的命令,他的手下采用的是地毯式合围,不放过包围圈的任何一个人!

    迪卡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枪声,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心道:“哼哼,托尔斯,此战过后,我看你还能拿什么和我争夺家主之位!没了米利克给你帮忙,你不过就是砧上鱼‘肉’!可惜赵长枪这个‘混’蛋了,但愿此战过后,他还能活着吧!一个死赵长枪可就没什么价值了。”

    迪卡正想的得意,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四周的枪声太劲爆了!好像根本不是只有一百多人在‘射’击,而是有千军万马在‘射’击一样!

    虽然这家伙以前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战斗,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头!

    迪卡一把抓起被他放到地上的移动终端,随手调出几个画面,他吃惊的看到,猎狐小组的成员和米利克的手下竟然还在树林不断的缠斗,根本没有人来“打扰”他们!不过米利克的手下已经越来越少,被彻底消灭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这些人竟然没有受到攻击!

    既然这些人没有受到攻击,那么四周的枪声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手下现在正在朝天‘射’击?他们为什么不按照命令向树林间合围?

    迪卡正在纳闷,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黑衣人忽然脸‘色’一变,关掉嘴边的话筒,小心的对迪卡说道:“迪卡先生,事情不妙,我们被人包围了!我们的人正在和对方‘交’战,根本没有机会对树林间的赵长枪等人展开进攻!我们现在必须得找机会冲出去!”

    “包围?谁能包围我们?包围我们的是谁?”迪卡愤怒而又疑‘惑’的说道!

    为了将林的空地围起来,他用了一百多人,几乎手下的所有人都出动了!现在竟然又有人从外面把他们包围了!这得须要多少人?至少得需要四五百人吧?

    是谁有这么强大的能量,一下子便调来四五百人?

    一瞬间,迪卡的脑袋有些发‘蒙’。

    迪卡最先想到的就是警察,于是连忙问道:“包围我们的是什么人?是不是警察?”

    如果是警察的话,事情还好办,迪卡有能力摆平警方。如果来人不是警察,而是另一方势力,事情就不好办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零八章 太没面子了    有点没想到,苗毅真没想到自己对杨庆委以重任而杨庆居然反抛出一个如此长远的计划来,倒是把他给惊住了,上亿人塞入炼狱之地,想想都吃惊?

    倒不是怕出什么意外,是塞入炼狱之地又不是塞入大世界,小世界的人基本上不知道他在大世界的情况,倒是不虞有什么风声走漏牵连他,炼狱之地传出他苗毅的名声也没什么,他在大世界叫牛有德,何况云傲天他们也自会进行保密控制,不会给他们自己找麻烦。

    只是一下如此宏大的计划砸出来,让苗毅有点难以往嘴里塞。

    稍作思量,在杨庆注视的目光下反复掂量了一番,发现没什么不妥,而杨庆说的也的确是有道理,苗毅最终点头沉声道:“好!就按你说的办,这事既然交给了你,就交由你全权打理,趁着这短时间你把人员转移的事拿出一个章程来。”

    杨庆还以为他要好好思考几天,没想到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这份信任令他心中一暖,拱手道:“卑职定竭尽全力不负大人厚望!”

    苗毅点点头,转身又沉吟道:“还有一件事,此来,我准备纳穆凡君的小弟子月瑶为妾,你怎么看?”有那么点羞于启齿,到了关口了,不说不行,回头都要知道。

    杨庆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平静道:“夫人之前已经跟我说过了,卑职心里有数,薇薇那边卑职会安抚好的。”

    他也不想苗毅一堆又一堆地往家里纳妾,这对他女儿有影响,可是他没资格阻止,到了苗毅这个地步,多几个女人算什么。当初女儿非要嫁给苗毅的时候,他就做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他也不知道苗毅为什么突然要纳没什么交集的月瑶为妾,是姿色?他觉得扯淡,到了苗毅这个地位还怕找不到有姿色的女人,苗毅硬塞给他的那个就是绝色美人。而云知秋亲自出面找他谈这事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不是单纯的看上了月瑶的姿色那么简单。打过多年的交道。云知秋他是清楚的,该泼辣的时候不会客气、该软的时候也不矫情,分寸拿捏的很好,把苗家里里外外的人管的服服帖帖的,至少让家里的一群妾室做什么没人敢有二话,连他杨庆的女儿也不例外,云知秋一句话秦薇薇跑断腿也不敢有怨言,据他所知连苗毅这么容易冲动的人都隐隐有些惧内,硬是把几个有相同背景的妾室给管的和和气气。从来没听说彼此之间闹出过什么公开的矛盾,都说家和万事兴,这本事说着简单实际上却不是哪个女人都拿的出手的,云知秋在家里的确是拿的住事的主,是个镇宅的女人,不会放任苗毅乱来不管,所以没云知秋点头月瑶不可能进门,既然是云知秋亲自出面张罗。那其中就肯定有什么原因。

    云知秋没说,他也不好多问。话又说回来。人家跟他打声招呼是尊敬他,不跟他打招呼他也不好阻止。

    “夫人跟你说了?”苗毅愕然,没想到云知秋在背后已经帮他摆平了杨庆,他还担心惹得杨庆不高兴耽误他的大事,如此一来倒是省的自己花心思费口舌。

    “是!”杨庆点了点头。

    两人出了正堂后,见到了外面干等的秦薇薇。杨庆对秦夕使了个眼色。秦夕心知肚明,小两口久别胜新婚,不好打扰人家的好事,对苗毅见礼后赶紧离开了。

    没了外人,秦薇薇没了顾忌。欣喜地扑入苗毅怀中,“大人,夫人让妾身这段时间好好陪陪你。”

    感受到挤压在胸口的双峰似乎比以前更有压迫感了,苗毅食指大动,加之佳人浓情蜜意难拒,立刻毫不犹豫地俯身抄起秦薇薇的大腿横抱在手朝寝居之地大步而去,“啊!”一声惊呼的秦薇薇双手圈了他脖子,都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要发生什么,羞涩中眼含几乎快要溢出的浓情,明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任由了。

    衣衫纷飞,发簪拔除,秀发打在清瘦白皙的锁骨肩头,掩夹的**间不见一般女人都有的茵草,臂捂双峰,坚实的翘臀难掩,一脸羞意动人。在苗毅目光的肆无忌惮打量及转圈欣赏之下,秦薇薇更是一脸的不堪,比当年略显丰腴的娇躯有点瑟瑟发抖,被看的有点站不住了,最终哀怨一声:“大人…”

    当屋内传来难以抑制的嘤咛声时,外面的红棉、绿柳相视抿嘴偷笑。动静越来越大时,二人脸颊有点发烫,知道苗毅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后面的日子里多少都会光顾一下二人。

    想入非非之际,见到有下人来往,两人赶紧过去驱散了。

    次日,呼延太保从天外天赶来迎接月瑶,苗毅这边到了小世界后,方通知了穆凡君要在小世界办和月瑶的婚事。如今穆凡君不在小世界,只能是由大弟子代表娘家来接人走过程。

    和呼延太保见了一面后,苗毅又和秦薇薇腻在了一起,一起游览天下,处处鸳鸯不离,似乎要做补偿似的,把久旱的秦薇薇给滋润的不行,一脸的光彩照人。得了云知秋的首肯,苗毅可谓是放心大胆地放纵,秦薇薇有心体恤之下,红棉、绿柳亦偶有沾光。

    返回无量天后,在大喜的日子将近之际,苗毅又领着阎修偷偷跑去了中宿星宫。

    软禁寡居的诸葛清一身白衣长裙,素颜朝天也难掩其倾国倾城的容颜,看的苗毅暗暗惋惜。

    再见苗毅,诸葛清欣喜之余,泫然欲泣,最终跪在了苗毅跟前痛哭,“圣主,妾身知错了,求夫人宽恕!求圣主可怜,为妾身说说情……”

    这么多年,修炼资源倒是没有短缺她的,可她还在想尽办法离开,不时找守卫疏通递话,被云知秋知情后惹得云知秋震怒,一声令下,从此没人敢再和她说话,皆唯恐避之不及,连伺候的侍女也给撤掉了。偌大的中宿星宫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外界的消息一点都不知道,加之圈禁在此,对曾经风光的一派之主、又对自己姿色有自信的女人来说,那滋味实在是难熬,几乎让人崩溃。

    “起来吧,夫人那边我会沟通。”苗毅扶了她起来。

    “谢圣主!”诸葛情动一声,顺势扑入了苗毅怀中嘤嘤啜泣。

    对掌控过一个门派的她来说,她有审时度势的能力,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也知道自己唯一脱困的希望在谁身上,有心之下,如此佳人,苗毅想不多逗留一日都难。诸葛清虽非荡妇,却也是极尽伺候之能,令苗毅**。

    然而最难消受美人恩,这边舒服痛快了,回到无量天后,苗毅只能是硬着头皮找到了云知秋商量,希望云知秋能答应还诸葛清自由。

    一听这话,笑吟吟的云知秋脸色淡定了下来,“这不可能!我不杀她已经是给了你情面,不要逼我!”

    苗毅叹道:“你这样一直把她关着又能怎样?”

    云知秋:“大人莫非忘了承诺,内宅女人之间的事由妾身来做主?什么时候放她,该不该放她,我自然心里有数。喜事将近,大人还是把心思放在新人身上,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

    苗毅叹道:“秋姐儿,连月瑶你都答应了,为何就非要跟她过不去?”

    云知秋不假颜色:“我是女人,比你更懂女人,什么样的人能进这家门,什么样的人不能进这家门,我自会把关,你若是不想以后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就不要再提这事了。”

    苗毅双手一摊:“她已经知错了,把她放出来又能怎样,你还怕她不成?当年是我错了,你已经把她关了这么多年,难道那口气还没消?”

    云知秋转身面对,直视苗毅双眼,一字一句郑重告知:“你若非要放她出来,我也拦不住你,可若是你说话不算话,这个家我也没办法当了!要么你放她出来,给我一份休书,要么你就别管这事,关到我愿意放她出来为止。”

    “秋姐儿…”

    “多余的话不用说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她继续关在那,还是我走人,你自己选,我不勉强你!”

    如此决然,令苗毅满脸怒色,指着云知秋的鼻子。云知秋下巴一抬,目光灼灼面对,毫不避让!

    咬了咬牙的苗毅大袖一甩,转身怒气冲冲而去。

    谁想云知秋又火上添油地砸出一句话来,“你给我听好了,以后没我的同意不许再去找她,否则我不介意在中宿星空摆具永垂不朽的尸体让你长长记性!”

    走到门口的苗毅终于忍不住了火气,回头指着怒骂一句,“不可理喻,泼妇!”

    “贱人!你骂谁?别跑!”云知秋二话不说,抓了茶几上的一只茶盏狠狠砸了过去,一点都不客气。

    苗毅脑袋一缩,躲过了,大步逃离,外面啪嗒一声,茶盏碎裂一地。

    其实他倒是想让云知秋揍一顿,只要云知秋肯狠揍他一顿,按常理,那这事就有解决的希望,反倒是云知秋这样摆明了态度有事说事让他头疼,越是这样越不可能让云知秋答应。

    就云知秋这态度,真要让他休了云知秋放诸葛清出来也不可能,孰轻孰重不用多想。有云知秋坐镇,搞得连个自己睡过的女人都不能弄进门,很让他头疼,太没面子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