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点没想到,苗毅真没想到自己对杨庆委以重任而杨庆居然反抛出一个如此长远的计划来,倒是把他给惊住了,上亿人塞入炼狱之地,想想都吃惊?

    倒不是怕出什么意外,是塞入炼狱之地又不是塞入大世界,小世界的人基本上不知道他在大世界的情况,倒是不虞有什么风声走漏牵连他,炼狱之地传出他苗毅的名声也没什么,他在大世界叫牛有德,何况云傲天他们也自会进行保密控制,不会给他们自己找麻烦。

    只是一下如此宏大的计划砸出来,让苗毅有点难以往嘴里塞。

    稍作思量,在杨庆注视的目光下反复掂量了一番,发现没什么不妥,而杨庆说的也的确是有道理,苗毅最终点头沉声道:“好!就按你说的办,这事既然交给了你,就交由你全权打理,趁着这短时间你把人员转移的事拿出一个章程来。”

    杨庆还以为他要好好思考几天,没想到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这份信任令他心中一暖,拱手道:“卑职定竭尽全力不负大人厚望!”

    苗毅点点头,转身又沉吟道:“还有一件事,此来,我准备纳穆凡君的小弟子月瑶为妾,你怎么看?”有那么点羞于启齿,到了关口了,不说不行,回头都要知道。

    杨庆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平静道:“夫人之前已经跟我说过了,卑职心里有数,薇薇那边卑职会安抚好的。”

    他也不想苗毅一堆又一堆地往家里纳妾,这对他女儿有影响,可是他没资格阻止,到了苗毅这个地步,多几个女人算什么。当初女儿非要嫁给苗毅的时候,他就做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他也不知道苗毅为什么突然要纳没什么交集的月瑶为妾,是姿色?他觉得扯淡,到了苗毅这个地位还怕找不到有姿色的女人,苗毅硬塞给他的那个就是绝色美人。而云知秋亲自出面找他谈这事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不是单纯的看上了月瑶的姿色那么简单。打过多年的交道。云知秋他是清楚的,该泼辣的时候不会客气、该软的时候也不矫情,分寸拿捏的很好,把苗家里里外外的人管的服服帖帖的,至少让家里的一群妾室做什么没人敢有二话,连他杨庆的女儿也不例外,云知秋一句话秦薇薇跑断腿也不敢有怨言,据他所知连苗毅这么容易冲动的人都隐隐有些惧内,硬是把几个有相同背景的妾室给管的和和气气。从来没听说彼此之间闹出过什么公开的矛盾,都说家和万事兴,这本事说着简单实际上却不是哪个女人都拿的出手的,云知秋在家里的确是拿的住事的主,是个镇宅的女人,不会放任苗毅乱来不管,所以没云知秋点头月瑶不可能进门,既然是云知秋亲自出面张罗。那其中就肯定有什么原因。

    云知秋没说,他也不好多问。话又说回来。人家跟他打声招呼是尊敬他,不跟他打招呼他也不好阻止。

    “夫人跟你说了?”苗毅愕然,没想到云知秋在背后已经帮他摆平了杨庆,他还担心惹得杨庆不高兴耽误他的大事,如此一来倒是省的自己花心思费口舌。

    “是!”杨庆点了点头。

    两人出了正堂后,见到了外面干等的秦薇薇。杨庆对秦夕使了个眼色。秦夕心知肚明,小两口久别胜新婚,不好打扰人家的好事,对苗毅见礼后赶紧离开了。

    没了外人,秦薇薇没了顾忌。欣喜地扑入苗毅怀中,“大人,夫人让妾身这段时间好好陪陪你。”

    感受到挤压在胸口的双峰似乎比以前更有压迫感了,苗毅食指大动,加之佳人浓情蜜意难拒,立刻毫不犹豫地俯身抄起秦薇薇的大腿横抱在手朝寝居之地大步而去,“啊!”一声惊呼的秦薇薇双手圈了他脖子,都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要发生什么,羞涩中眼含几乎快要溢出的浓情,明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任由了。

    衣衫纷飞,发簪拔除,秀发打在清瘦白皙的锁骨肩头,掩夹的**间不见一般女人都有的茵草,臂捂双峰,坚实的翘臀难掩,一脸羞意动人。在苗毅目光的肆无忌惮打量及转圈欣赏之下,秦薇薇更是一脸的不堪,比当年略显丰腴的娇躯有点瑟瑟发抖,被看的有点站不住了,最终哀怨一声:“大人…”

    当屋内传来难以抑制的嘤咛声时,外面的红棉、绿柳相视抿嘴偷笑。动静越来越大时,二人脸颊有点发烫,知道苗毅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后面的日子里多少都会光顾一下二人。

    想入非非之际,见到有下人来往,两人赶紧过去驱散了。

    次日,呼延太保从天外天赶来迎接月瑶,苗毅这边到了小世界后,方通知了穆凡君要在小世界办和月瑶的婚事。如今穆凡君不在小世界,只能是由大弟子代表娘家来接人走过程。

    和呼延太保见了一面后,苗毅又和秦薇薇腻在了一起,一起游览天下,处处鸳鸯不离,似乎要做补偿似的,把久旱的秦薇薇给滋润的不行,一脸的光彩照人。得了云知秋的首肯,苗毅可谓是放心大胆地放纵,秦薇薇有心体恤之下,红棉、绿柳亦偶有沾光。

    返回无量天后,在大喜的日子将近之际,苗毅又领着阎修偷偷跑去了中宿星宫。

    软禁寡居的诸葛清一身白衣长裙,素颜朝天也难掩其倾国倾城的容颜,看的苗毅暗暗惋惜。

    再见苗毅,诸葛清欣喜之余,泫然欲泣,最终跪在了苗毅跟前痛哭,“圣主,妾身知错了,求夫人宽恕!求圣主可怜,为妾身说说情……”

    这么多年,修炼资源倒是没有短缺她的,可她还在想尽办法离开,不时找守卫疏通递话,被云知秋知情后惹得云知秋震怒,一声令下,从此没人敢再和她说话,皆唯恐避之不及,连伺候的侍女也给撤掉了。偌大的中宿星宫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外界的消息一点都不知道,加之圈禁在此,对曾经风光的一派之主、又对自己姿色有自信的女人来说,那滋味实在是难熬,几乎让人崩溃。

    “起来吧,夫人那边我会沟通。”苗毅扶了她起来。

    “谢圣主!”诸葛情动一声,顺势扑入了苗毅怀中嘤嘤啜泣。

    对掌控过一个门派的她来说,她有审时度势的能力,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也知道自己唯一脱困的希望在谁身上,有心之下,如此佳人,苗毅想不多逗留一日都难。诸葛清虽非荡妇,却也是极尽伺候之能,令苗毅**。

    然而最难消受美人恩,这边舒服痛快了,回到无量天后,苗毅只能是硬着头皮找到了云知秋商量,希望云知秋能答应还诸葛清自由。

    一听这话,笑吟吟的云知秋脸色淡定了下来,“这不可能!我不杀她已经是给了你情面,不要逼我!”

    苗毅叹道:“你这样一直把她关着又能怎样?”

    云知秋:“大人莫非忘了承诺,内宅女人之间的事由妾身来做主?什么时候放她,该不该放她,我自然心里有数。喜事将近,大人还是把心思放在新人身上,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

    苗毅叹道:“秋姐儿,连月瑶你都答应了,为何就非要跟她过不去?”

    云知秋不假颜色:“我是女人,比你更懂女人,什么样的人能进这家门,什么样的人不能进这家门,我自会把关,你若是不想以后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就不要再提这事了。”

    苗毅双手一摊:“她已经知错了,把她放出来又能怎样,你还怕她不成?当年是我错了,你已经把她关了这么多年,难道那口气还没消?”

    云知秋转身面对,直视苗毅双眼,一字一句郑重告知:“你若非要放她出来,我也拦不住你,可若是你说话不算话,这个家我也没办法当了!要么你放她出来,给我一份休书,要么你就别管这事,关到我愿意放她出来为止。”

    “秋姐儿…”

    “多余的话不用说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她继续关在那,还是我走人,你自己选,我不勉强你!”

    如此决然,令苗毅满脸怒色,指着云知秋的鼻子。云知秋下巴一抬,目光灼灼面对,毫不避让!

    咬了咬牙的苗毅大袖一甩,转身怒气冲冲而去。

    谁想云知秋又火上添油地砸出一句话来,“你给我听好了,以后没我的同意不许再去找她,否则我不介意在中宿星空摆具永垂不朽的尸体让你长长记性!”

    走到门口的苗毅终于忍不住了火气,回头指着怒骂一句,“不可理喻,泼妇!”

    “贱人!你骂谁?别跑!”云知秋二话不说,抓了茶几上的一只茶盏狠狠砸了过去,一点都不客气。

    苗毅脑袋一缩,躲过了,大步逃离,外面啪嗒一声,茶盏碎裂一地。

    其实他倒是想让云知秋揍一顿,只要云知秋肯狠揍他一顿,按常理,那这事就有解决的希望,反倒是云知秋这样摆明了态度有事说事让他头疼,越是这样越不可能让云知秋答应。

    就云知秋这态度,真要让他休了云知秋放诸葛清出来也不可能,孰轻孰重不用多想。有云知秋坐镇,搞得连个自己睡过的女人都不能弄进门,很让他头疼,太没面子了。(未完待续。)

第1449章    “杀”

    吕重冷声一声一喝,整个人化为一尊万丈高的巨人,身上金光闪闪,极品巅峰境的土之大道纹、重力大道道纹同时开启。

    一个闪身,巨人吕重,对着玄天魔圣、驱星魔圣两人遁入大地的直上方猛地一跺脚。

    二阶中位圣人的全力一脚,再配合土之大道道纹、重力大道道纹的融合技!

    “轰隆!”

    仅仅只是一跺脚,整个大地就被打穿,恐怖的巨力带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向下压缩、压缩、再压缩/

    “噗噗噗……”

    这等恐怖的大力透过大地传导下来,直接作用在玄天魔圣、驱星魔圣两人身上,让两圣双双口喷鲜血/

    “居然被对方找到了自己两人真身?”

    玄天魔圣心下大骇,第一次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这个突兀出现的狂神吕重,实力强绝得可怕!

    “走”

    玄天魔圣、驱星魔圣心中惧意大起,哪里还敢再在地下多作停留,心念一动,两人手牵着手极速在大地之下穿行。

    一个瞬间,就从这无名星球的北半球,一下穿透到另一边的南半球。

    感觉南半球极地磁场暴涨,两人俱是大喜。

    他们相信这等强大的磁场力,对圣识有一定的干扰作用。只要吕重的圣识没有两人的强大,就应该不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自己两人的存在!

    只是他们太小看吕重了!

    玄天魔圣、驱星魔圣两人的圣识强度勉强达到二阶圣人巅峰境。可是。吕重这个变态的圣识直接可媲美六阶圣人的强度!

    南半球极地的磁场力根本就无法干扰吕重的对识一丝一毫。

    “轰”

    正当两人心喜要从大地之下遁出,在第一时间闪离这颗星球的时候。一条金光闪闪的巨腿再次踏下。

    惊天的重力与土系能量,如螺旋的钻龙。狂猛地轰入大地之下。

    一个巨大的坑洞产生。同时,这南极附近的地面直接被撕裂出一条巨大的裂缝,向着天边蔓延,直接蔓延到五千多公里之外。

    这个血海尸山域的星球地底,大地脉络被震碎,无数神秘的血水、魔气气逸散出来,形成一片暗红色的迷雾。向星球地表扩散。

    “噗噗噗……”

    玄天魔圣、驱星魔圣两人再次承受如此恐怖的一击,不由再次喷血。伤上加伤。

    “混蛋”

    玄天魔天大骂一声,根本就没有想到吕重能瞬间就感应到自己的位置,不禁勃然大怒。知道在大地之下,只有被吕重压着打。他哪里还敢呆在地底之下。

    猛地从大地之下一个加速,从另一个地方闪出地表,同时,元神圣识暴涨。曾镇守这一个星球的那一尊[白骨祭魔塔]陡然飞起,向吕重所化的超级巨人的天灵轰砸而去。

    顿时,这座白骨祭魔塔勾动其他十二座巨塔的能量,陡然气势大涨。

    这一击,白骨祭魔塔借着阵之力,几乎提升了五六倍的攻击力。如果不是外面的[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的压制。白骨祭魔塔借的阵之力只怕不会只有五六倍。起码得超过二十倍!

    “碎”

    见白骨祭魔塔向自己头顶砸来,吕重一个闪身向后方高空挪移一段时间,达到与白骨祭魔塔的高度。直接猛地一拳轰出。

    可媲美极品先天至宝的强大肉身,再配合重力、锐金、土三大极品巅峰大道道纹,吕重的这一拳轰出,狂暴无双,几乎能毁天灭地!

    “轰”

    玄天魔圣所袭击而来的那一尊数万米高的白骨祭魔塔直接被轰碎。紧接着,天空之上掉落下无数碎裂的先天法宝的碎块。

    “噗噗噗……”

    法宝被毁。玄天魔圣再次口喷鲜血。自从成功证道圣人以来,加起来的喷血的数量与次数都没有今天这么多。

    被吕重压着打。不但这一尊白骨祭魔塔被轰碎了,同时,连他的战意也完全熄灭!

    这一刻,他才真正清楚,吕重到底有多么恐怖。

    同时,也感受到了那些陨落在吕重手里的圣人的憋屈与惊骇。

    而且更让玄天魔圣骇然的一幕出现!

    随着这一尊白骨祭魔塔的崩溃、碎裂,十三尊白骨祭魔塔顿时少了一座。这使得[至尊邪血化神阵]也是直接被破掉。

    没有了这个大阵的存在,玄天魔圣、驱星魔圣同时惊恐、绝望起来。因为他们发现四周的空间吸噬力庞大到了极点。

    甚至,对他们的压制之力也在无形中提升了几千倍不止。

    虽然暂时也不能把他们压制到寸步难行的地步。可是,他们的战斗力在这等恐怖的空间之力的压制之下,减弱了七八倍不止。

    完了!

    两人一脸土色!

    “吕……吕圣,我……我等甘……甘愿臣……臣服,请……请放……放我们一马……”玄天魔圣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开口求饶。

    驱星魔圣也是秀发散乱,一脸苍白。她凄然而笑:“哈哈……人算不如天算!真……真的是天意如刀。我算中了开头,却没算到结局。贼老天,你是故意用戮神戟这道器引诱我们……我……我不甘心……”

    “呵呵,真是好笑,明明是自己贪心,居然还敢怨天尤人。你们这样的家伙不死谁死?所以,不用求饶,神形俱灭是你们最好的归宿”吕重冷笑着摇头,心里更是看不起玄天魔圣、驱星魔圣。

    “不……”玄天魔圣尖叫起来,此刻再没有圣人的风度,“吕……吕重,你不能杀我们。我是诸天第九大势力魔魂殿的长老。得罪我们魔魂殿,你在诸天万界将寸步难行。而且我们殿主,更是真正的圣尊,也是我的叔叔,所以,你绝对不能杀了我……”

    “呵呵,魔魂殿?诸天第九大势力?”吕重冷笑一声,陡然身上澎湃出惊人的气势。

    这融合了“圣威”的气势力,再加上吕重曾经直接、间接灭杀大量圣人甚至是圣尊的无形煞气,一瞬间就将玄天魔圣与驱星圣人给镇压得趴在地上,根本站不起身来。

    看着两人如此济,吕重狂笑:“哈哈,你们也太高看自己了!你们信不信,本圣就算杀了你们,让你们神形俱灭,魔魂殿殿主也不会为你们说上一句话。更不会为你们报仇!”

    圣尊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别说玄天魔圣是魔魂殿殿主的侄儿,就算他是魔魂殿殿主的亲儿子。这次被吕重灭杀,他都不会在明面上攻击吕重。

    要知道,吕重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刚刚证道圣人。

    吕重不但是与魔魂殿殿主同级的鸿钧道祖的关门弟子,更得到莲尊、剑祖等人的看重。甚至在混沌之中,还是救过不少圣人。让不少圣人都欠了吕重一个救命之恩。

    可以说,现在的吕重,无形之中聚集了一批庞大的力量。再加上吕重本身的惊人战斗力与逆天气运。魔魂殿殿主自然不会轻易与吕重结怨!

    更主要的是吕重拥有品阶不低的空间道器的事,也在圣尊级强者之中流传开来。

    一旦没有一击杀死吕重,被吕重躲入其空间道器之内,那么,魔魂殿就要等着吕重的疯狂报复!

    吕重本身有实力,更有强大的虫族集团大军作势力,还能召唤不少圣人甚至是圣尊为其助阵,一旦吕重打上门来,魔魂殿就算不惧只怕也要损失惨重……

    “不……不可能!魔魂圣尊可是我的亲叔叔!一旦我有事,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玄天魔圣不相信吕重的话,连心神都有些失守!

    这会儿,他真的怀疑是不是魔魂殿殿主徇情枉法,才让这玄天魔圣成功证道圣人。否则,以面前这人的心性修为,只怕会直接陨落在圣劫天雷之下!

    吕重冷冷地摇了摇头:“白痴!你死定了”

    没有再理会玄天魔圣,吕重手中的千秋岁月刀,刀光闪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