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矛与盾

    米利克不服!

    追魂枪挡住了上帝之剑的劈砍,现在他想看看上帝之剑能否挡住追魂枪的冲刺!

    这家伙玩大了!

    就在米利克听到嚓的一声轻响时,他瞬间便意识到不好!正常情况下,金属相碰应该是当啷声,就像刚才他的上帝之剑砍追魂枪的那种声音。 [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现在他的耳竟然传来“嚓”的一声轻响,这说明上帝之剑被刺穿了!

    米利克听到轻响的瞬间,整个上半身都猛然向一侧倾斜,同时双手紧握上帝之剑向另一侧推去!

    米利克的动作不可谓不快,可是还是有些晚了!他的身子刚刚动了一下,追魂枪雪亮的枪尖便刺入了他的哽嗓咽喉!

    “呜!”米利克口发出一个轻微而怪异的声音,同时费劲的耷拉了一下眼皮,那一刻,他看到了追魂枪是如何刺穿了他的咽喉。不过他到死也没想明白,无坚不摧的上帝之剑怎么就被赵长枪的追魂枪给刺穿了呢?

    “哼哼,愚蠢的笨蛋,我早说过,我们可以好好合作的,你这又是何苦呢?”赵长枪双手紧握枪杆,猛然向后一拉,雪亮的枪尖便从米利克的哽嗓咽喉拔了出来,带起一阵血雨,而雪亮的追魂枪上,却连个血点都没有留下!

    米利克的尸体噗通一声栽倒在地!可怜米利克一代剑主命丧黄泉!

    赵长枪连多看米利克一眼都没有,而是一把抄起地上的上帝之剑,快的冲进了旁边的树林!

    猎狐小组和和米利克的人还在树林不断的缠斗,赵长枪必须马上进去帮助他们!

    茂密的树林救了猎狐小组队员的命,也大大抵消了上帝之剑和猎狐小组之间人数上的差异!猎狐小组凭借着神出鬼没的穿‘插’和迂回,甚至会在短暂的时间内,形成局部人员优势,从而快的消灭敌人!

    靠着这茂密的树林,猎狐小组虽然有伤亡,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保住了一条命。

    赵长枪冲进树林后,没有盲目的‘乱’跑‘乱’窜,而是竖起耳朵听动静,听到动静后,他才向一个方向猛然冲了过去!

    赵长枪一直担心米利克的手下和猎狐小组的战斗过早的分出了胜负,引得迪卡的人动手,所以才和米利克磨牙半天,现在他得知弟兄们已经赶上来,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于是马上决定大开杀戒了!

    赵长枪循着声音一路跑过去,马上发现了正在拼命向前奔跑的屠益龙,他的身后追了一个敌人。(hua )

    这一次屠益龙完全遵守了赵长枪刚才给他们的命令,不和敌人硬拼,只是和敌人在林兜圈子!然而由于人数上的差异,屠益龙还是被四个敌人缠上了。如果不是这家伙够狠,身体也够敏捷,恐怕早就完蛋了!

    即便如此,屠益龙还是吃了大亏,身上的衣服已经成了布条,前‘胸’后背胳膊‘腿’上,几乎到处都是血,有敌人的,更多的却是他自己的!

    此时的屠益龙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他的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最大努力的拖住敌人,等待援兵的到来!他不知道赵长枪口的援兵到底有多少,但是他知道,如果赵长枪的援兵不来,猎狐小组今天是死定了!等待他们的命运必将是全军覆没!

    最让屠益龙痛心的是,他们现在做出的牺牲没有任何的意义!说的不客气一点,这完全就是咎由自取!他们的任务是找到胡友林,拿到胡友林手的东西!如果是为了抓捕胡友林,猎狐小组即便付出再大的牺牲也值得,可是现在算怎么回事?他们即便完胜米利克的手下又能得到什么?

    胡友林根本不在这里,他们什么都得不到!

    猎狐小组之所以落到如此境地,完全就是因为屠益龙没有听从赵长枪的命令,或者说没有听从魏婷的劝告而造成的!眼前的惨剧本来都是不应该发生的!

    想想这些东西,屠益龙心的伤痛比身体的伤痛难受百倍!

    屠益龙将身体的潜能几乎已经发挥到了极限!在和敌人缠斗的过程,他一个人已经做掉了三个敌人!他将对自己的恨,都发泄到了敌人的身上!

    屠益龙并没有看到正朝他赶过来的赵长枪,他的眼只有正朝他追过来的那个敌人。

    屠益龙身体一闪便躲到了一颗大树的后面,然后蹲下身子,借着林的黑暗,快的匍匐到了另一棵大树的后面。

    躲到另一棵大树的后面后,屠益龙双手撑地试图站起来,可是他的双臂刚刚将身体撑起来,便又重重的跌落到地上!由于失血太多,他现在已经站不起来了!

    屠益龙索‘性’不再打算站起来,只是趴在地上,眼睛看着一双离他越来越近的大皮靴。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

    敌人只看到屠益龙躲到了旁边的一颗大树后,根本就没有觉察到屠益龙已经借着黑暗悄悄运动了到了另一棵大树的后面!

    这个家伙一直走到屠益龙身边,也没有发现就躺在他脚下的屠益龙!他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旁边的那颗大树后面了。

    屠益龙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的大皮靴,右臂猛然扬起,手的匕首“嚓”的一声便刺入了敌人的大‘腿’,同时他的左臂猛然抱住敌人的小‘腿’,用尽全身的力气向怀猛然一拉!

    “偶!发卡!”敌人嘴里发出一声怪叫,挥动手的匕首就要朝屠益龙已经满是鲜血的后背刺去!

    然而就在此时屠益龙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手的刀子竟然“唰”的一下便从敌人的大‘腿’上拔了出来,然后一刀便刺入了敌人的心脏!

    直到屠益龙将手的匕首完全刺入了敌人的心脏,对方的匕首才放到了他后心上,却是再也无力刺进去了!

    屠益龙这边的动静立刻惊动了就在周围的另一组四个敌人,他们呼啦啦便一起朝屠益龙冲了过来!

    屠益龙口发出一声狞笑,手匕首猛然刺入身边的一棵大树,然后拽着匕首颤巍巍的站起了身形。

    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生!这是屠益龙的人生信条!他知道他已经无法再干掉逐渐向他围过来的这一组敌人,但是他绝不会就此放弃战斗!即便他只剩下两只眼睛,他也要用自己的目光摧毁敌人的信心!

    这就是猎狐小组的队长屠益龙!也许他有些自‘私’,有些刚愎自用,但是他绝对退缩,更不会怕死!他绝对不会放弃战斗!哪怕他的体内只剩下最后一滴血!

    虽然林的光线很暗,但是此刻站在屠益龙面前的四个家伙看到屠益龙杀人般的目光,竟然还是有些心打颤!他们实在有些不明白,就这样一个已经身受重伤,严重失血的家伙,竟然杀了他们五个战友了!

    “这回他是再也跑不了了!大家一起上,将他剁成‘肉’泥!”有人发一声喊,四个人一起朝屠益龙冲了过去!手的军用匕首朝屠益龙身体不同的部位刺去!

    屠益龙没有反抗,除了能杀人的目光,他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他的手已经没有力气扬起匕首,他的身子只有靠在大树上才不会倒下!

    “别了!兄弟们!今天是我屠益龙害了大家,下辈子我做牛做马偿还大家!”屠益龙心发出一声哀叹!

    屠益龙的目光虽然吓人,但是毕竟不能杀人,并且由于失血过多,他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如果他能看的清楚一点,他就会发现赵长枪正在飞的朝他跑来!

    和屠益龙相向而立的四个敌人同样没有发现从背后向他们急蹿过来的赵长枪,等他们听到动静的时候,赵长枪早已经蹿到了他们的背后!

    赵长枪双手持剑猛然挥出一个水平的扇面!上帝之剑毫无阻碍的从四个人的腰间分别划过!

    一剑挥出,赵长枪便没有再理会眼前的四个家伙,他快步走到屠益龙面前,一把扶住已经摇摇‘欲’坠的屠益龙说道:“穿山豹!穿山豹!你怎么样?坚持住,坚持住!”

    屠益龙通红的双眼恢复了一丝清明,他看着赵长枪,口嗫嚅着说道:“枪枪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大家,对不起祖国!你让我去死吧!”

    “少废话吧!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歇一会儿,等离开的时候,我会带上你!”赵长枪一边说,一边出手如电,在屠益龙的‘胸’前点了几下。屠益龙马上感到自己的意识清醒了很多,同时,他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竟然开始止血了!

    当魏婷告诉赵长枪,屠益龙不听他的命令带着大家来百里林时,赵长枪心恨不能一枪毙了屠益龙,可是此时此刻,他看着浑身是伤,一身是血的屠益龙,他之前的想法竟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也许屠益龙不是一个出‘色’的指挥员,但是屠益龙绝对是个优秀的战士!值得赵长枪敬佩!

    屠益龙很奇怪那四个敌人就站在赵长枪的背后,却为什么不再向赵长枪发起进攻,但是当他被赵长枪平放到地上后,他看到站在赵长枪身后的四个敌人,上半身忽然噗通一声栽到地上,然后是鲜血喷涌,然后下身也栽倒在地,很快淹没在一片血泊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零七章 不情之请    回到鬼市小住月余,留了千儿和杨召青等人留守,带了阎修、杨庆和月瑶回小世界。本来云知秋也是要留下的,但是此回小世界要顺带把和月瑶的婚事给了结,缺了云知秋不行,正室夫人不认的话,月瑶的身份尴尬。

    云知秋开始拿着不肯回去,存心恶心苗毅,说纳个妾而已,不需要搞那么隆重,随便意思一下行了,可苗毅不想委屈月瑶,在这边动静闹大了又不行,只好厚着脸皮冒着挨揍的风险才把云知秋给劝动了。

    离开了小世界多少年,具体时间苗毅自己都记不清了,茫茫星海再见那美丽星球,苗毅异常感慨。

    一行冲破气罩降临无量天时,小世界的人还不知情,毕竟如今的小世界和大世界那边也有联系,从鬼市那边出发都是悄悄的,不想走漏消息,否则怕途中会撞见心怀不轨的人。

    杨庆甚至建议连秦薇薇都瞒着,怕秦薇薇喜形于色让人看出端倪来,实在是如今想置苗毅于死地的人太多了。

    住在无量天的秦夕等人闻讯匆忙出来见礼,很不凑巧,秦夕不在无量天,出去巡察了。

    多年未见的圣主露面了,无量天上下又惊又喜。

    当天下午,秦薇薇便中断了巡查,急急忙忙赶了回来。

    依旧是一身白衣如雪,除了发饰有所改变,从女儿发型变成了妇人发型外,几乎没什么变化。倒是眉眼间的风情越发成熟,多添了几分风情。体会过男人滋味的体躯也越显隆丰了,还有几分俨然属于上位者的气势。毕竟这些年她就是小世界的最高掌权者。

    知道秦薇薇在赶回来,苗毅便提前到了杨庆这边。正在和杨庆议论小世界的事,秦薇薇提着裙子不顾仪态奔入堂内,见了苗毅立刻止步,之前还日思夜想的男人,此时就在眼前,见到了反而有些情怯。

    银牙贝齿轻刮着娇唇,有几分羞涩,有几分惊喜,眼神里还有几分幽怨。毕竟分别了不是一两年,而是几千年未曾见过,也不知这男人如今对自己是什么态度,怕自己热情过头被泼一头dingdiǎn小说,.23.o<s”a:2p02p0″><srpp”aasrp”>s;<srp><>冷水。

    堂内在座的苗毅、杨庆和秦夕皆偏头看去。见到女儿好好的,杨庆脸上露出欣慰笑意,秦夕抿嘴一笑悄悄看向苗毅的反应,见到苗毅面无表情,心中一惊。

    不过一颗心很快放下了,只见苗毅站了起来。脸上渐露微笑,唤了一声,“薇薇”

    秦薇薇立刻抛去了矜持,飞奔而来。乳燕投林般飞扑进了苗毅的怀中,将苗毅抱的死死的,也不管父母在不在场。与苗毅耳鬓厮磨在一起。

    杨庆夫妇也站了起来,相视一笑。皆默不吭声,没有打扰。

    好一会儿见闭着眼睛的秦薇薇还不愿分开。“咳咳”杨庆终于咳嗽了一声。

    秦薇薇这才意识到边上还有人,脸颊一红,赶紧脱离了苗毅的怀抱,一脸羞涩难耐地转身上前行礼道:“爹、娘、爹在大世界可还安好”

    “哼”杨庆佯装不快地冷哼了一声,“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进来都懒得正眼看我了”

    这话令秦薇薇略显不安,赶紧赔罪,她之前实在是太忘情了。

    “好了,故意吓唬女儿好玩么”秦夕拉扯了一下杨庆的袖子埋怨一句。

    “哈哈”杨庆顿时大笑,摆了摆手示意在开玩笑,旋即又正色提醒道:“先去拜见夫人吧。”

    秦薇薇一惊,赶紧应下,暂别离去,不过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对苗毅说上一声,“大人稍等,妾身马上回来。”有diǎn让苗毅不要走的意思,见苗毅微微diǎn头,她这才放心而去。

    苗毅再次落座后,面色凝重了起来,“杨庆,有件大事要和你商量。”

    大事杨庆神色一凛,回头对秦夕示意了一下,秦夕对苗毅稍作欠身,暂退回避了。这时杨庆才恭敬道:“卑职洗耳恭听。”

    苗毅沉吟道:“我准备让你去炼狱之地代我执掌无量道,同时整合六道势力”

    “地狱”杨庆一惊,“此话从何说起大人莫非要让卑职去参与炼狱之地的考核”

    苗毅道:“炼狱之地我自有办法进去,其实云傲天他们早就进了炼狱”有关炼狱之地的情况在他嘴中娓娓道来。

    杨庆闻言不知不觉地站了起来,时而露出惊叹神色,时而眉头深皱,边听边在那思索着来回徘徊。

    而云知秋那边也知道秦薇薇和苗毅久违相逢,久别胜新婚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也知道这次不让秦薇薇霸占苗毅有diǎn说不过去,笑谈一阵后有心成全,放了急不可耐的秦薇薇离去。

    谁知一回到那边院子,秦薇薇又被秦夕拦了下来,“你爹正和大人商量要事,暂时不要去打扰。”

    秦薇薇稍稍跺脚,埋怨道:“爹也真是的,大人才刚回来,脚都没站稳谈什么正事。”

    秦夕好笑,知道女儿真正埋怨的是杨庆不知趣坏了她的好事,只能是暂时安慰。

    堂内,问答一番之后,杨庆可谓又惊又喜,喜的是苗毅竟然能告诉自己如此绝密之事且肯让自己掌握如此大权,惊的是颇为忐忑担心有失。思量再三后,杨庆拱手道:“大人厚望,卑职不敢推辞,自当尽心尽力,只是卑职怕有负大人厚望”

    苗毅道:“此事我琢磨许久,觉得让你去是最合适的,虽然是让你尽快整合,却也不是急着催你赶时间,咱们目前的实力也等的起。”

    杨庆:“卑职个人实力实在太弱,那些老怪成名已久”

    苗毅知道他的担心,抬手打断道:“你放心,还不至于一去就出事,无量道那边我会让将主金漫等人尽量配合你,个人实力的事回头我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立足diǎn我会先给你打好基础,接下来的事情就看你来施展了。”

    杨庆默然,倒没急着答应,低个头慢慢在屋内徘徊一阵后,突然转身道:“大人,卑职愿去一试,只是卑职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大人能答应。”

    “哦”苗毅抬了抬下巴,“说来听听。”

    杨庆握了握拳,深吸一口气,拱手道:“敢问大人,小世界囤积了如此多的人马为何不用”

    苗毅知道他肯定有了什么主意,问:“如何用”

    杨庆沉声道:“卑职认为,应该把小世界亿万人马移往大世界,移往炼狱之地,只留小部人员管控愿力收成,而各门各派的人更要全部清理过去,所有妖魔鬼怪全部清移,原六圣人马一律分归到六道麾下统领。”

    苗毅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这厮居然要搞这么大的动作,“杨庆,这么大一批人移去炼狱之地,可是费事的很。另外你想过没有,养这么多的人需要多大的资源消耗,炼狱之地怕是承受不起,搞不好要出乱子。”

    杨庆:“困在炼狱之地的六道余孽已经是在苦熬,一下给他们补充上亿人马,他们只会高兴,会极大地提高他们的士气,而里面不少修士独寡,怕早已经是寂寞难耐,多出了这么多的女人,那真可谓是久旱逢甘霖,六道余孽的首领要是敢拒绝的话,怕真是要出乱子。此还有一个好处,当里面的六道余孽在炼狱之地大部分都有了家室,才能安心下来,便于安抚。而更重要的是,六道对余部经营多年,怕是控制极严,我们势弱反而想掌控他们实在是有diǎn异想天开,就算他们表面上服气,心里也是不服的,容易留下隐患,一下塞入上亿人给他们,他们就算想再铁板一块也不容易了。而这上亿人去了陌生地方,一时间也难以向六道归心,起码短时间内还是认为我们更可靠diǎn,种种因素汇集在一起都是对我们掌控六道有利的。至于这些人的修炼资源,大人不是已经掌控了进出炼狱之地的资源输送渠道吗六道余孽在外部经营多年,必然积攒下了大量的财富,也是该往炼狱里面输输血了,也许满足上亿人的需求做不到,但是肯定比上亿人呆在小世界获得的修炼资源多,足以安抚那些人,能快速帮那些人提高修为,随时备用,总比全部挤在小世界消耗小世界的修炼资源强,这样能帮大人节省不少的小世界资源。另外,也是该制造一diǎn六道余部在炼狱内外的摩擦了,外部余孽长久占用六道当年的遗留渠道享用花不完的资源,内部突然大量需求资源,必然会让外部的人手头吃紧,时间一久外部人员必然会有不满,因为他们的利益被挤占了,长久下去必然有矛盾,也可制造我们掌控六道外部人马的契机。所以卑职认为,哪怕要多跑几趟,也还是要将小世界的大量人员给转移到炼狱之地去,否则就算卑职去了,一时间也难以找到下手的着力diǎn,实在是我们自己太弱了,在强力面前一些小算计无力撬动什么,总不能搞的他们自相残杀消耗彼此实力,那也非我们所愿,大人难道不是想培养出一批自己的力量以待来日所需吗”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