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玄天魔圣勃然大怒:“吕重,你多翻侮辱我,今天不让给你一个教训,你真的当我玄天魔圣好欺负不成?”

    话音一落,玄天魔圣突然右手一挥。一把神秘的黑刀突然被他给甩出,于空中化为诡异的魔龙。

    “嗷!”

    一声龙吟响遏行云,魔气冲霄,凄厉的荡神魔音响起。

    简直有“魔音穿脑”的恐怖攻击力!

    无数魔修只是受到一丁点波及,就觉得元神震荡,头痛欲裂。

    这一波音攻,在出其不意之下,几乎能瞬间对二阶圣人造成一定的元神伤害。

    在玄天魔圣看来,就算无法伤到吕重的元神,可只要让吕重元神呆滞一下,减弱其身体与意识的反应速度,就是大功一件了。

    果然!

    吕重居然一动都没有动!

    这让玄天魔圣心中大喜,同时,对吕重也看低了几分。

    “哼,运气耳,逐使竖子成名!”玄天魔圣心中冷哼一声,可攻击却不慢。

    黑色怪刀在空中化为一头魔龙,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力冲向吕重的胸堂。

    同时,玄天魔圣本人也突然对隐着众魔修中的道侣传音:“夫人,同时出手”

    “咻”

    一道明黄色的人影从人群中闪出,一挥手,一道璀璨之极的玄青色至寒邪流出现,直接攻击吕重的的脑袋。

    同时,玄天魔圣全身能量狂暴涌动,一个极度压缩的玄黑色火珠,也裹带着至强至霸的能量轰向吕重。

    不对,这至寒邪流与玄黑色火珠行进的轨迹似乎其交汇点,正在吕重的面前!

    这是魔道极阳火与魔道玄**的至强碰撞。

    这是两极化的能量出现,一旦爆炸、湮灭,所形成的能量能提升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不止!

    这就是两大圣人联手一击的威力!

    “哈哈,前有龙啸噬心魔刀,后有[冰火九重爆]。吕重,看你还不死……哈哈……”玄天魔圣兴奋地狂笑。

    原本似乎被魔音穿脑,而身体出现一一丝呆滞的吕重,突然张了张嘴:“白痴!”

    接着。中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光华暴闪,一股至强的空间能量死死地锁定魔道极极阳火、魔道玄**。

    顿时,这冰火九重爆都没有融合到一起,就彻底被至强的中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给没收!

    轻松之间,玄天魔圣与自己道侣驱星女圣的联手一击还没有完成形成就被驱散。

    同时。吕重突然伸手,一拳挥出!

    “轰隆!”

    吕重的右拳狠狠地与龙啸噬心魔刀对撞在一起。

    仅仅只是一击,吕重的右拳非但没有被割伤,而且那极品先天灵宝的龙啸噬心魔刀,直接被打飞。

    “咔咔”的声响在龙啸噬心魔刀倒飞而回的过程中响起。

    大约被震飞到三千公里之外,龙啸噬心魔刀的刀身,出现了有如蛛网一般的裂痕。

    并且,这些裂痕,依旧在迅速扩大。

    “哗……”

    到最后,这柄玄天魔圣的成名法宝完全崩溃。化为无数金属碎片,四向溅落开去。

    “咝……”

    “变态!真是太他m的变态了!极品先天灵宝级的龙啸噬心魔刀居然都被吕重随意一拳给轰碎……”

    “是啊!太恐怖了!这……这是刚晋圣人能办到的?”

    “我的乖乖,吕重这等拥有多么强悍的肉[体]强度……”

    “真的是大开眼界了。没有真正地见过吕重的战斗,不会知道他的恐怖!”

    “别关注战斗啊!我们可是与吕重是敌对方。趁着现在吕重与玄天魔圣、驱星女圣大战,他顾不上我们,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逃?逃个屁!整个方圆几十个星系的空间都似乎被吕重给禁锢了。我们现看似还在原来的星系,可是真正呆的空间,却是在吕重的空间法宝之内了……”

    ……

    无数观战的魔修们,一时间哀号起来。

    逃无可逃。这让无数魔修都为之绝望!

    “不行,我们不能就此坐以待毙。一旦吕重解决了玄天魔圣与驱星魔圣,那我们离陨落也不远了……”

    “是啊,拼了!不拼命。必死无疑,一拼命,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拼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有玄天魔圣、驱星魔圣领头,怕他吕重个鸟”

    ……

    不少玄天魔圣的师弟、徒弟在魔修中煽风点火。顿时激起了无数魔修对付吕重的同仇敌忾之心。

    感应到这些魔修的行动,吕重陡然心冷似铁:“既然你们自己找死,那么,我不介意送你们所有人都下地狱”

    话音一落,吕重身上似乎闪出一尊尊影之分身。

    接着千秋岁月刀出现!

    “咻咻咻咻……”

    “噗噗噗噗……”

    刀光如织,刀气纵横之间,无数人头被斩成两半。

    璀璨的魔血如井喷一般暴发。

    短短时间,几百魔王、魔皇甚至是魔帝被瞬间斩杀。

    快!

    快得不可思议!

    快得连玄天魔圣、驱星魔圣都反应不过来!

    “时……时间系混沌至宝?”驱星魔圣倒吸一口冷气,失声惊叫。

    玄天魔圣也是一脸骇然与恐惧!

    是的,他真的惧了!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圣识与反应居然跟不上一件法宝的攻击速度!

    要是这件法宝在第一时间攻击他……

    想到这里,玄天魔圣终于从之前的自信与自傲中清醒,甚至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凛。

    恐惧第一时间袭上他的心头。

    这一刻,他才真正地明白吕重到底有多强!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圣人会陨落在吕重的手里!

    “完了……,我……我居然招惹上这样的家伙……”

    这一刻,玄天魔圣一脸疾苦与后悔。

    “是我太无用了!只算出唐磊身上有我们的大机缘与大造化。却没有算到这唐磊的身后还站着一尊圣人,而且是战斗力震惊诸天万界的狂神吕重。对不起……”驱星魔圣看着自己的道侣玄天魔圣,却是一脸惨然。

    “不行!”玄天魔圣突然咬了咬牙,“就算吕重够强,就算他有时间系的混沌至宝,我们自己也不应该对自己没有信心。找不过他,那就逃走,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身外化身”玄天魔圣暗叫一声,无数刻有强大魔阵、魔符的傀儡虫被他祭出,顿时,几百个玄天魔圣、驱星魔圣出现,并分散逃开。而他与驱星魔圣的本尊,悄然间遁入大地,准备趁着吕重不注意,在第一时间逃出这个星球,再以无上空间大挪移远离这片星球。

    当然,这时候他才不会管其他人。

    就算这些人有不少是他的师弟甚至是徒弟,他也无法再管他们是生是死了。至于其他人,他更不会在乎。

    有道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只要能活下来,别人的生死与自己何干?

    这一刻,玄天魔圣的冷漠与无情毫不掩饰地暴露出来。

    “身外化身?区区傀儡虫炼制的身外化身,就算数量再多,又岂能瞒得过我吕重?”

    身为太古虫族唯一的真神,吕重对虫族的认知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

    不管是什么异虫,其气息绝对逃不过吕重的感应!

    玄天魔圣、驱星魔圣两人根本就想不到,他们的这等以自身气血、灵魂印记炼制的身外化身,根本就瞒不过吕重的眼睛。

    分身与本尊,在吕重的眼前完全暴露!

    吕重能一眼看出,玄天魔圣、驱星魔圣的本尊的异动。

    看着两人悄然间遁入大地之下,吕重的脸上颇有些不屑,摇了摇头:“呵呵,真不是东西!居然放弃了自己的同门与徒子徒孙,就这么逃了?只是,你们真以为在我吕重的手里,逃得掉吗?”(未完待续。)h211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矛与盾    米利克说话的时候,便看到赵长枪眼神有些奇怪,当他将话说完的时候,便看到那奇怪的眼神已经在赵长枪的脸上弥漫开,变成了一种叫做“嘲弄”的表情。|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

    “小子,你在嘲笑我?”米利克还不算太傻。

    赵长枪嘴角一挑,说道:“托尔斯的情报系统还真不是一般的差劲!当然,你也不是一般的愚蠢!好吧,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要和你合作的话。你这种人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和你这种人合作会降低我的智商。”

    “你找死!”米利克陡然一声暴喝,瞬间扬起手中的上帝之剑,剑尖直逼赵长枪!

    赵长枪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胡友林落到了我的人手中?你亲眼看到了?”

    “你的人比我来的早,胡友林如果不是被你们带走了,那他们被谁带走?”米利克狠狠的说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觉得我们这些人能轻松将你们这么多人干掉吗?”赵长枪又问道。

    “哼哼,你们如果真的这样想了,你们就是在找死!”米利克又说道。

    赵长枪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壳,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愿意自己找死的人,我更不愿自己去找死!我们的任务是找到胡友林,拿到他手中的东西,不是消灭你们!”

    米利克终于明白赵长枪想说什么了,对啊,他们的任务是抓捕胡友林,拿到胡友林手中的东西,如果他们早已经找到胡友林,干嘛还在这里等着自己来?还要主动和自己一帮人战斗?这根本就是解释不通啊!

    “胡友林真的不在你的手中?”米利克皱着眉头问道。

    “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说实话,虽然我不愿找个猪队友,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已经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米利克听着赵长枪的话,脸上便又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便和赵长枪一帮人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我告诉你吧,我们都被人给耍了!胡友林根本就不在这里!有人故意将我们骗到这里,就是为了要看我们互相残杀,最后出来收拾残局,一举将我们全部消灭!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们现在已经被别人围起来了!只要人家一声令下,我们就得全部成为别人的枪下之鬼!”赵长枪说道。

    米利克总算相信赵长枪的话了,他脸色一变说道:“你是说这就是迪卡布下的一个局?”

    “不错!这就是迪卡布下的一个局!无论我们双方有多大的仇恨,现在最好是先放下,一起对付迪卡的人!不然等待我们的必将是全军覆没!”赵长枪面色一整说道。

    如果猎狐小组现在能和米利克搭成短暂的合作,共同对付迪卡的人,对猎狐小组当然是大大的有利!至少猎狐小组能获得一点宝贵的时间,等待龙辉集团特别公关部的那帮人到来。

    米利克听赵长枪的话仿佛很有道理,但是他总感到哪里不对劲。他忽然想起一件事,现在自己的人是压着赵长枪的人打,估计树林中的战斗快结束了吧?赵长枪的人快被自己的手下消灭干净了吧?

    在这种情况下,赵长枪如果和自己合作一起对付迪卡的人,他立刻就能得到自己的强有力的帮助,而自己不但不能从赵长枪那里得到帮助,反而很可能会多上许多累赘!自己何苦要和赵长枪合作?

    “我草!华国鬼子人不大,心却大大的阴险!”米利克心中不禁想道。

    米利克心中想着,口中便哈哈大笑:“哈哈哈,赵长枪,我也赞同你的主意是个好主意,但是我不会答应你!”

    “为什么?”这回轮到赵长枪不理解米利克的意思了。赵长枪可没料到米利克会将猎狐小组想的那么不堪。认为猎狐小组马上甚至已经全军覆没。

    “因为我手中的这把剑!上帝之剑,上帝之判!所有违背剑主旨意的都应该去死!你们不听我的,会去死!迪卡不听我的,也会去死!也许在你的眼中,迪卡就是就是一座翻不过去的大山,可是在我眼中不过是座土丘!我想消灭他们便消灭他们,根本不用和你们合作!当然,如果你们能臣服我,以后听我的,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哈哈哈”

    米利克一边狂笑,一边将上帝之剑高高扬起,准备向赵长枪扑击而出!

    赵长枪刚想再和米利克叨咕两句,浪费一点时间,为龙辉集团众位兄弟的到来争取一点时间,忽然兜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两下。赵长枪不用看就知道是专家带着龙汇集团的众兄弟已经进入树林了。

    赵长枪早已经和工人约好,只要他们到达后,会立刻通知自己。

    赵长枪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米利克,你丧失了一次活命的机会!就在刚才,如果你答应和我合作,这件事过去后,我绝对会放你一条生路,可是现在,晚了!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

    “哈哈哈,我忽然发现华国人不但狡猾,而且狂妄,我真不知道你们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受死吧!”

    米利克一边狂吼,一边双臂运转如风,上帝之剑猛然朝赵长枪的脑袋上劈了下去!米利克的剑又快又狠,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匹练!

    米利克此招乃是连环招,一剑劈下去,如果对方躲闪不及,肯定会被一劈两半,如果对方真的是个高手,能借着敏捷的身手躲开剑锋,那么米利克下劈的大剑马上就会中途变向,由下劈变成横扫,将敌人腰斩!

    将惯性十足,原本威猛下劈的剑势忽然改成平扫是很困难的事情,为了练成此招米利克可是没少下功夫。

    米利克早就听说过赵长枪的大名,知道赵长枪的厉害,所以他料到赵长枪肯定能闪开自己的第一招,于是他早早的便做好了甩出下一招的准备,只要赵长枪躲开下劈之剑,他马上就会以违反物理规律的方式瞬间改变上帝之剑的运动轨迹,一剑将赵长枪腰斩!

    然而事实总是出乎米利克的意外!当他的大剑下劈时,他竟然看到赵长枪不但没有打算向一旁闪开,反而双手握住手中银枪的两端,将银枪平举过顶,试图硬生生挡住米利克的剑势!

    米利克不禁为赵长枪感到悲哀,心说:“小子,你可真是死推的,你知道老子的上帝之剑到底有多锋利吗/?竟然就想用你手中的家伙挡住它?这回你可死惨了,一劈两半啊!”

    米利克已经看出赵长枪手中的追魂枪品貌不凡,好像有些来历,但是他却绝不认为追魂枪能挡住锋利的上帝之剑!

    没有人比米利克更明白上帝之剑的锋利,据说上帝之剑的铸造材料来自于天堂,能斩人间一切事物!脸盆粗的大树一剑扫断,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别说树木,就算一公分厚的钢板,米利克也能用上帝之剑轻松劈成两段!

    据说上一任的剑主曾经聘请专业部门研究过上帝之剑,结果无一例外,这些研究机构只能测出上帝之剑到底含有那些元素,是由哪些金属冶炼而成的,却没有任何机构能准确的说出这些金属到底是怎么融合到一起的!即便现在的高科技工业,也不能重新仿造一把和上帝之剑一样锋利和坚硬的剑!

    所以,在米利克看来,赵长枪想用他手中的枪挡住上帝之剑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上帝之剑肯定能瞬间便连枪带人将赵长枪劈成两半!

    米利克只知道他手中的上帝之剑来历不凡,却不知道赵长枪的追魂枪更是来历不凡!

    枪名追魂,枪出魂飞,刚柔并济,无坚不摧!

    “哐当!”上帝之剑狠狠的砍在追魂枪的枪杆上!

    米利克震惊的看到,追魂枪竟然没有断!只是枪杆迅速的下弯,几乎弯成了一张弓!就当枪杆弯下去的最低端眼看就要碰到赵长枪的额头时,枪杆开始迅速的反弹,嘭的一下便弹了出去!

    “啊?!”

    米利克口中发出一声惊呼,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更是不明白,一向削铁如泥的上帝之剑这一次怎么就没有将赵长枪手中的这杆枪给砍断呢?赵长枪手中的这杆枪到底是什么造成的?怎么能如此坚硬?

    就在这家伙惊讶之时,他忽然感到从追魂枪上传来一股大力,差点将他手中的上帝之剑弹飞!

    追魂枪的枪杆虽然看上去亮闪闪的,闪耀着金属的光泽,但是这东西绝不是金属制成的,这东西的韧性比白蜡杆还强!

    赵长枪根本就没有发力,只是展开双臂架住追魂枪,米利克砍到追魂枪上的力量有多大,追魂枪还给米利克的力就有多大!

    惊讶之下的米利克猝不及防,差点让上帝之剑脱手而飞!

    米利克双手死命的攥住剑柄,蹬蹬蹬一连倒退了四五步,才稳住了身形。他瞪大眼睛,惊骇的问道:“赵长枪,你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什么材料制成的?”

    追魂枪的坚硬颠覆了米利克的认知!

    赵长枪冷笑一声说道:“哼哼,米利克,你现在明白你有多愚蠢了吧?我接了你一剑,你也接我一枪试试!”

    赵长枪陡然发出一声暴喝,身子骤然向前蹿出,待到米利克进入追魂枪的攻击范围后,双臂猛然向前刺出,直取米利克的哽嗓咽喉!

    米利克艺高人胆大,竟然不躲不闪,只是将上帝之剑猛然在耿桑咽喉前一横,试图挡住急速刺来的追魂枪!

    “嚓!”米利克的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响!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矛与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