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告诉我,胡友林到底在什么地方?!”米利克一边不断向屠益龙等人发起一招招致命的攻击,一边不断的咆哮!

    屠益龙瞬间明白,米利克从护林房中抓出来的那个东方人绝不是胡友林,不然米利克不会这样问,也不会在这里和猎狐小组缠斗!

    他们的任务是抓住胡友林,不是消灭猎狐小组!所以,如果他门真的抓住了胡友林,肯定会在第一时间离开,绝不会在这里和屠益龙等人浪费时间!

    屠益龙终于明白一件事,他上当了!不但他上当了,托尔斯也上当了!

    事实证明,当初魏婷的判断是绝对正确的,枪哥的消息也是绝对正确的!

    屠益龙恨不能将手中的匕首插进自己的胸膛!如果不是他的鲁莽,根本不会造成现在被动的局面!现在,只是他看到的,就已经有五个战友倒在地上生死未卜!他们都是被自己害死的!

    屠益龙本来以为猎狐小组能够拦下米利克等人,可是事实证明,他错的离谱!由于双方人数相差太多,猎狐小组根本不是米利克等人的对手!好在林中树木茂密,猎狐小组借着灵活的身法,在树林中不断的绕来绕去,躲避着对方的攻击,还能支撑一段时间。

    不过屠益龙和魏婷几人却不能用这种方法!

    米利克手中的大剑太锋利了!砍树就像砍白菜一样。屠益龙等人根本就不敢往树后躲闪!茂密的树林不但不能给他们帮助,反而大大掣肘他们的攻击,给米利克带来巨大的好处。

    屠益龙等人很快便发现了这种情况,于是他们一边和米利克缠斗,一边退到了树林间的空场中。这里不但宽敞,而且由于四周的汽车还在不断的燃烧,光线也明亮,是个决斗的好地方!

    少了周围那些树木的羁绊,屠益龙和魏婷七个人的处境虽然稍稍有点好转,但是仍然凶险异常,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米利克斩于剑下。

    树林深处。迪卡手中拿着一个移动终端,眼睛死死的盯着移动终端的液晶屏幕。屏幕上的画面正是屠益龙和魏婷等人围攻米利克的情景。屠益龙七人都已经狼狈不堪,七个人没有一个不受伤的。最严重的就就是屠益龙,这家伙不但左胳膊上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而且大腿上又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魏婷的后背挨了一剑,整个后背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这还是她躲得快,不然就被米利克从后面直接给一劈两半了!

    “呵呵,上帝之剑果然是天下神器!米利克果然神勇异常啊!”迪卡沉吟一下又说道:“传我命令,待会儿开始进攻后,不要伤了米利克的性命。米利克如果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了,实在可惜了。”

    “是,迪卡先生。”站在迪卡身边的一个黑衣人沉声说道。

    “哼哼,托尔斯,过了今晚,你就会成为一个光杆司令,我看你以后还拿什么和我争夺家主之位!”迪卡又阴测测的说道。

    为了今天晚上的行动,迪卡已经准备了太久,他要见证托尔斯身边势力的覆灭,所以他亲自来到了现场!此时此刻,他在树林中早已经埋伏好了一百多人,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人就能立刻冲出去,将树林中间的敌人消灭干净!

    虽然猎狐小组也是从树林中进去的,但是就像魏婷预料的,树林这么大,此时又是晚上,不借助夜晚成像设备,根本就看不远,况且迪卡的人没有迪卡的命令,还故意躲着猎狐小组,猎狐小组又怎么能发现他们?

    “传我命令,让兄弟们小心向树林中间靠拢!只要道格拉斯一到,马上开始射击!记住,如果赵长枪会来的话,留下赵长枪一条命。一个活着的赵长枪,要比一百个死去的赵长枪有用的多。”迪卡想了一下说道。

    站在迪卡身边的黑衣人马上用手中的无线对讲机将迪卡的命令传达了下去。原本埋伏在树林中的伏兵开始向树林中间悄悄地运动。这些人手中清一色的m16突击步枪,这种枪虽然发射子弹的频率不如冲锋枪,但是射程远,威力大,子弹击中树干后,不容易发生跳弹。

    树林中的空地上,激战仍然在继续!

    屠益龙感到无限的愧悔和绝望!如果之前他能稍稍听魏婷的话,也不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现在这种情况,完成任务已经成为一种奢望,屠益龙只希望弟兄们能多逃回几个。

    魏婷一边打,一边在心中一遍遍呐喊:“枪哥啊,你如果再不来,恐怕这辈子我们就永无见面之日了!”

    屠益龙将满腔的愧疚和悲愤都化成了无边的力量,不要命的朝米利克发起一**的进攻,试图减轻魏婷等人的压力。

    不过屠益龙自己心中也明白,无论他怎样努力,怎样拼命,恐怕今天晚上,猎狐小组是难逃此劫了!

    就当屠益龙心中充满绝望之时,一道闪亮的车灯由远而近,几乎眨眼间便来到林中的空地上!

    不等车子挺稳,车门便被猛然推开,一个人迅速的从车上跳了下来。

    正在和米利克拼命的魏婷,眼角微微一瞥,心中马上一热!她发现来人正是赵长枪!

    魏婷心中先是一喜,然后马上便又感到一阵担心,她发现从车上下来的竟然只有赵长枪,再也没有其他人!就算枪哥再厉害,他也不是那么多人的对手啊!

    “枪哥!我们在这里!”魏婷大声喊道。

    “你们去帮助其他的兄弟,这里交给我了!”赵长枪一边大喊,一边随手便拽出了追魂枪,顺手一抖,追魂枪便全部展开了!亮银色的枪杆在车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赵长枪几个箭步便蹿到了米利克身边,小声对屠益龙和魏婷等人说道:“你们马上进入树林,通知其他的兄弟们,不要和敌人拼命,尽量利用地形和敌人缠斗,我们的援兵马上就到!”

    “是,枪哥,你小心点!”魏婷有些不放心的嘱咐赵长枪。虽然她知道赵长枪的厉害,但是刚才她也领教过米利克的厉害。

    “放心!他不是我的对手!你们快点去救援其他的兄弟!”赵长枪冲魏婷摆摆手说道。

    魏婷不再废话,转身朝旁边的树林冲去。猎狐小组中其他的兄弟还在树林中和敌人拼命呢!。

    屠益龙看看赵长枪,嘴唇动了动想说句话,但是看看赵长枪冷冽的眼神,却最终什么也没敢说,只是冲身边的其他五个人喝道:“走!”

    一行人马上紧跟在魏婷的身后也冲进了树林!

    米利克将手中的上帝之剑插在身前的地上,双手扶着剑柄,微微踹了几口气,平复一下砰砰加速的心脏。

    其实在刚才的激战中,屠益龙和魏婷等人虽然惊讶米利克的超强战斗力,而米利克又如何不震惊于屠益龙等人的战斗力?米利克心中很明白,刚才如果不是他手中有神器上帝之剑,他早就被眼前的这七个家伙刺成马蜂窝了!

    米利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赵长枪,等到心脏的跳动频率恢复的差不多后,才冷冷的说道:“你就是赵长枪?”

    迪卡有自己的情报网络,托尔斯同样有。所以,作为托尔斯手下的第一大将,米利克能认出赵长枪一点都不奇怪。

    “不错,我就是赵长枪。我们以前好像不认识?”赵长枪笑眯眯的说道。

    “的确不认识,我对你没兴趣。”米利克依然冷冷的说道,他实在不知道,在这种处境中,赵长枪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难道他对死去的那些人一点都不计较?

    计较!赵长枪当然计较!但是赵长枪现在还不想马上和米利克动手,他想拖延一下时间。现在不但把总和道格拉斯没有来,而且龙辉集团的那二百多人也没有赶到!

    赵长枪心中很清楚,别看现在场中已经打的火热,但是现在才不过刚刚开始热身而已!真正致命的大战还在后面呢!

    这是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场中战斗的这些人都是被螳螂盯上的蝉,迪卡藏在树林中的伏兵则是一大群螳螂!

    赵长枪有信心将米利克这帮人全部灭掉,却无法将迪卡隐藏在暗中的其他人也灭掉!对方人数实在太多了。要想彻底将他们干掉,只能等待龙辉集团的那二百多名兄弟到来,对他们形成反包围!然后将他们歼灭!

    龙辉集团那二百多名兄弟就是准备捕捉螳螂的麻雀!赵长枪必须等待他们的到来!不然如果迪卡现在就开始进攻,虽然迪卡的手下会付出相当的代价,但是最后被灭亡的必定是猎狐小组!

    所以,赵长枪想和米利克拖延一点时间,等待麻雀的到来。

    想到这些,赵长枪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他没有理会米利克刚才的话,只是笑呵呵的说道:“米利克先生,不如我们来做场交易?”

    米利克刚想将大剑从面前的地上拔出来,对赵长枪展开进攻,却忽然听到赵长枪来了这么一句,心中不禁一怔:“这个混蛋的脑子不会有病吧?在这你死我活的时刻,他竟然想和老子做生意?难道他明知今天晚上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所以想用胡友林和我做笔生意?如果事情真是那样,倒是可以听听这个家伙的条件。毕竟要想真正的将这帮家伙消灭干净,我们也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才能将胡友林交给我?提醒你一句,我们不但要胡友林,还要胡友林手中的东西!”米利克的声音终于不再像刚才那样冰冷。

    赵长枪心中所想的交易和米利克心中所想的根本不一样!所以,赵长枪乍然听到这么一句,不禁先是愣了一下,不过赵长枪马上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立刻说道:“你以为胡友林在我们的手中?”

    “不在你的手中,难道还在我的手中?我们遭到了你的人的伏击,这说明你们比我们更先来到这里。而我们来到之后,从来就没有见过狗屁的胡友林!我只是从护林房中找到了一个来自棒子国的流浪汉,他告诉我,就在我们到来的不久前,胡友林被人带走了!”米利克说道。

    显然,米利克已经认定了胡友林在猎狐小组的手中。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赵长枪赶到

第一六零五章 佳人有约    疼归疼,苗大官人却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嘀嘀咕咕道:“我只是这么一说,老三会不会答应还是事,你这么大脾气干什么?气大伤身”

    “啪!”云知秋陡然拍桌,一声怒喝:“闭嘴!”

    苗毅心虚噤声。?(

    云知秋闭眼使劲摇了摇头,缓过了气来,指着苗毅冷笑道:“牛二,你给我听好了!你们家老三什么德性你自己清楚,她一向和我合不来你也清楚,她要进门可以,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没进门我还能忍让着,进了门的话,妾就是妾,再敢在我面前摆谱,别怪我不给她面子,怎么对其他几房的,我就怎么对她,到时候你可别怨我!”

    “那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家里的规矩还是要的,不然家里就要乱套了,这方面我对你有信心,你肯定也不会故意为难她”苗毅连连点头奉承两句,同时也打了个埋伏,随后又弱弱试探道:“你答应了?”

    一听这得了便宜卖乖的话,云知秋立刻火冒三丈,“王八蛋!”一个闪身冲来,一把将苗毅揪翻在地,又是一顿暴揍。

    打累了再次爬起,又补了几脚,算是泄够了,大袖一甩,摔门而出。

    “哎!”唉声叹气的苗毅爬了起来苦笑,一顿揍算是换来了同意,这打倒也挨的不冤枉。

    施法活血,鼻青脸肿的状态恢复了正常后,将几乎撕扯成破烂的衣服给收拾了,重新换了一身,这才坐在了梳妆台前摸出了星铃联系千儿、雪儿。

    千儿很快推门而入,有点驾轻就熟的味道,什么也不问,知道怎么做,拿了梳子直接帮他梳理凌乱的头。

    瞅了眼镜子里肃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千儿,苗毅干咳一声道:“其实吧,动起手来夫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让着她而已。”多少想找点面子掩饰尴尬。〔

    千儿连连点头道:“那是,如今大人修为比夫人高了,不比以前”暗暗吐舌,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果然。苗毅有些恼羞成怒道:“你说什么?以前怎么了?以前我连六圣都不怕,能怕她?好男不跟女斗,你不懂?”

    千儿赶紧摇了摇头,绷紧了嘴唇,心里嘀咕。你跟我凶什么,有本事到夫人面前凶两下试试看。

    在这边梳洗整理好了,苗毅又来到了千儿的房间,再次找到了月瑶。

    和大哥解开了心结的月瑶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见到苗毅这一进一出换了身衣裳,多少有些奇怪,不由多看了两眼,问道:“大哥还有事?”

    倒是把苗毅给看的有点心虚,怕看出什么来,让老三知道自己怕老婆。这念头暂时抛到一旁。他严肃道:“老三,大哥娶你,你嫁不嫁?”

    “”月瑶有些傻眼,怀疑自己听错了,问:“大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苗毅再次认真道:“你以前老是说想嫁给我,我现在想通了,愿意娶你,你还愿意嫁吗?”

    月瑶有些哭笑不得。旋即眼眶一红,感动了,她看出了大哥对自己其实没有男女之情的想法,也看出了大哥为什么想通了。不用苗毅说出来,她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大哥怕自己成了破鞋有过不了的坎,以前死活不愿娶自己,如今却主动站了出来捡自己这双‘破鞋’。

    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小的时候拉着大哥的手蹦蹦跳跳说:大哥。等我长大了嫁给你!

    都说童言无忌,那是很小时候的一个承诺,也是在大哥提亲失败后的安慰,此时想来却如此的温暖心窝。

    瞬间,月瑶又笑了,看着苗毅傻傻的笑着,笑的春光灿烂,又有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嗯嗯点头道:“只要大哥敢娶老三,老三就敢嫁!”

    苗毅有些意外,本以为出了江一一的事情,加上老三之前说不想嫁了,认为此来还要费一番口舌,谁知老三竟然答应的这么痛快,顺利的令他难以置信。(﹝﹝

    见她又哭了,苗毅抬手轻拭她脸上的泪珠儿,“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大哥毕竟已经有了妻室,让你做妾的确是委屈你了,可是没办法,大哥只能怪自己答应的晚了点,悔恨当初没答应老三。不过你放心,你嫂子性格虽然泼辣了些,却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刚才已经征求了她的意见,她也答应了,不会为难你的。当然,这事大哥也不勉强,你不妨再考虑一下,考虑清楚了再答复我。”

    月瑶破涕为笑,她知道大哥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自己哪是因为什么做不做妾而哭。摁住了他的手,把那温暖的手掌摁在了脸颊上,一脸的柔软温情,摇了摇头,道:“不用考虑了,只要大哥不嫌弃老三,老三就嫁给大哥,一点都不委屈,反而觉得高兴呢,真的,老三没骗你。”

    苗毅心中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好!那就这么定了,我先跟你师傅打声招呼。”

    说到这个,月瑶又有些担心道:“我师傅能答应吗?”

    “她不答应也要答应,由不得她!”苗毅霸气十足,似乎一脱离儿女私情又变了那个杀伐决断的苗毅,当场摸出了星铃联系穆凡君。

    穆凡君自然不会拒绝,倒是想拒绝来着,可是没办法拒绝,整个六道的生死都捏在某人的手上,她已经隐隐知道整个六道都是某人的棋子,而苗毅就是那人的代言人,六道包括她都没有任何能力反抗,被人掐的死死的。

    中断了和苗毅的联系后,穆凡君还静静坐在一张椅子上纳闷,这苗毅怎么想到要收月瑶做妾了?她是清楚两人之间关系的。

    而苗毅虽然把月瑶的事给敲定了下来,可是在云知秋那边却没受什么好脸色。

    幸好的是,云知秋一码归一码,该准备的事还是没含糊,小世界该准备的东西都6续准备妥当了。

    就在苗毅准备小世界之前,突然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星铃传讯,令他头皮有些麻,佳人有约!

    可最终,苗毅还是硬着头皮带着阎修悄悄离开了鬼市去赴约。

    离荡阴山最近的一颗世俗星球上,碧海无边,孤崖耸峙,天涯海阁。

    凌空看去,孤零零的山庄内似乎空无一人,只有幽幽琴声传来,空中两人顺着琴音来处闪身落在了一栋面朝大海的阁楼内。

    长无饰自然披肩,迎着海风飘飘,一袭紫衣长裙席地而坐的皇甫君媃抚动琴弦,琴声幽咽。

    芳华不减,素颜朝天更添别样风情。

    苗毅默然。阎修则有些诧异,大人竟然是来见她?当初在那庄子里两人不是已经被棒打鸳鸯了吗?

    阎修从不过问不该问的事情,只做自己该做的,闪身出去,开始搜查四周是否有隐患。

    苗毅缓步走到了对面,抚琴的皇甫君媃专心致志。直到一曲完了,余音缭绕,皇甫君媃才缓缓抬头,满眼幽怨地看来,实在是不想再看到这男人。

    当初被母亲棒打鸳鸯时,她还想着怎么脱身去见苗毅,可当苗毅大婚的消息传来,真可谓是五雷轰顶,伤心怨恨之情难以言表,实在是不想再面对这负心人,也不断告诉自己,她和苗毅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从此相逢是路人。谁想,狠心拆散自己的母亲竟然又逼她再来和这负心人见面,让她情何以堪?

    她那别样幽怨至深的眼神令苗毅心虚颤,无言以对。

    拖着长裙缓缓站了起来,皇甫君媃走到了扶栏前,面朝大海淡然道:“听说你大婚了,现在恭喜不晚吧?”

    苗毅慢慢走到了一旁,并肩而立,深叹道:“我以为我们以后都不会再相见了,所以”

    皇甫君媃冷笑打断,“这就是你大婚的理由?你千万别告诉我说,是因为知道你我不可能了,所以才勾搭上了云知秋,你敢说你之前和云知秋没任何私情?”

    苗毅默然,最后徐徐道:“对不起!”

    “对不起?牛大人抬举小女子了,小女子受不起!”

    “君媃,我有我的原因,我也不想解释什么,是我对不起你就是我对不起你,不需要否认。只是人活在世上有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不管是谁都如此,有一点你不能否认,就算我没有和云知秋在一起,你我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在一起”苗毅偏头看了她一眼,“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皇甫君媃霍然转身直视,“我只想要你一句实话,你有没有喜欢过我?还是只把我当玩物?不要骗我,想清楚了再答,我要听真话!”

    苗毅沉默了一会儿,又徐徐道:“对你,一开始是场意外,也可以说是突如其来,或者是情不自禁,接着的确是抱着你情我愿玩玩的想法,因为知道你我不可能,最后”最后是怎么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皇甫君媃却逼问道:“最后怎样?”

    苗毅:“最后的确喜欢上了你。”这话说的有点违心,他估计自己更多的是喜欢她的身子,可是这个时候说不出伤人的话,心怀内疚。他突然现也许云知秋说的没错,自己在这方面的确是拎不清。

    ps:老毛病,月初求保底月票,一个月开口一次应该不算过……(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