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疼归疼,苗大官人却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嘀嘀咕咕道:“我只是这么一说,老三会不会答应还是事,你这么大脾气干什么?气大伤身”

    “啪!”云知秋陡然拍桌,一声怒喝:“闭嘴!”

    苗毅心虚噤声。?(

    云知秋闭眼使劲摇了摇头,缓过了气来,指着苗毅冷笑道:“牛二,你给我听好了!你们家老三什么德性你自己清楚,她一向和我合不来你也清楚,她要进门可以,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没进门我还能忍让着,进了门的话,妾就是妾,再敢在我面前摆谱,别怪我不给她面子,怎么对其他几房的,我就怎么对她,到时候你可别怨我!”

    “那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家里的规矩还是要的,不然家里就要乱套了,这方面我对你有信心,你肯定也不会故意为难她”苗毅连连点头奉承两句,同时也打了个埋伏,随后又弱弱试探道:“你答应了?”

    一听这得了便宜卖乖的话,云知秋立刻火冒三丈,“王八蛋!”一个闪身冲来,一把将苗毅揪翻在地,又是一顿暴揍。

    打累了再次爬起,又补了几脚,算是泄够了,大袖一甩,摔门而出。

    “哎!”唉声叹气的苗毅爬了起来苦笑,一顿揍算是换来了同意,这打倒也挨的不冤枉。

    施法活血,鼻青脸肿的状态恢复了正常后,将几乎撕扯成破烂的衣服给收拾了,重新换了一身,这才坐在了梳妆台前摸出了星铃联系千儿、雪儿。

    千儿很快推门而入,有点驾轻就熟的味道,什么也不问,知道怎么做,拿了梳子直接帮他梳理凌乱的头。

    瞅了眼镜子里肃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千儿,苗毅干咳一声道:“其实吧,动起手来夫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让着她而已。”多少想找点面子掩饰尴尬。〔

    千儿连连点头道:“那是,如今大人修为比夫人高了,不比以前”暗暗吐舌,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果然。苗毅有些恼羞成怒道:“你说什么?以前怎么了?以前我连六圣都不怕,能怕她?好男不跟女斗,你不懂?”

    千儿赶紧摇了摇头,绷紧了嘴唇,心里嘀咕。你跟我凶什么,有本事到夫人面前凶两下试试看。

    在这边梳洗整理好了,苗毅又来到了千儿的房间,再次找到了月瑶。

    和大哥解开了心结的月瑶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见到苗毅这一进一出换了身衣裳,多少有些奇怪,不由多看了两眼,问道:“大哥还有事?”

    倒是把苗毅给看的有点心虚,怕看出什么来,让老三知道自己怕老婆。这念头暂时抛到一旁。他严肃道:“老三,大哥娶你,你嫁不嫁?”

    “”月瑶有些傻眼,怀疑自己听错了,问:“大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苗毅再次认真道:“你以前老是说想嫁给我,我现在想通了,愿意娶你,你还愿意嫁吗?”

    月瑶有些哭笑不得。旋即眼眶一红,感动了,她看出了大哥对自己其实没有男女之情的想法,也看出了大哥为什么想通了。不用苗毅说出来,她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大哥怕自己成了破鞋有过不了的坎,以前死活不愿娶自己,如今却主动站了出来捡自己这双‘破鞋’。

    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小的时候拉着大哥的手蹦蹦跳跳说:大哥。等我长大了嫁给你!

    都说童言无忌,那是很小时候的一个承诺,也是在大哥提亲失败后的安慰,此时想来却如此的温暖心窝。

    瞬间,月瑶又笑了,看着苗毅傻傻的笑着,笑的春光灿烂,又有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嗯嗯点头道:“只要大哥敢娶老三,老三就敢嫁!”

    苗毅有些意外,本以为出了江一一的事情,加上老三之前说不想嫁了,认为此来还要费一番口舌,谁知老三竟然答应的这么痛快,顺利的令他难以置信。(﹝﹝

    见她又哭了,苗毅抬手轻拭她脸上的泪珠儿,“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大哥毕竟已经有了妻室,让你做妾的确是委屈你了,可是没办法,大哥只能怪自己答应的晚了点,悔恨当初没答应老三。不过你放心,你嫂子性格虽然泼辣了些,却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刚才已经征求了她的意见,她也答应了,不会为难你的。当然,这事大哥也不勉强,你不妨再考虑一下,考虑清楚了再答复我。”

    月瑶破涕为笑,她知道大哥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自己哪是因为什么做不做妾而哭。摁住了他的手,把那温暖的手掌摁在了脸颊上,一脸的柔软温情,摇了摇头,道:“不用考虑了,只要大哥不嫌弃老三,老三就嫁给大哥,一点都不委屈,反而觉得高兴呢,真的,老三没骗你。”

    苗毅心中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好!那就这么定了,我先跟你师傅打声招呼。”

    说到这个,月瑶又有些担心道:“我师傅能答应吗?”

    “她不答应也要答应,由不得她!”苗毅霸气十足,似乎一脱离儿女私情又变了那个杀伐决断的苗毅,当场摸出了星铃联系穆凡君。

    穆凡君自然不会拒绝,倒是想拒绝来着,可是没办法拒绝,整个六道的生死都捏在某人的手上,她已经隐隐知道整个六道都是某人的棋子,而苗毅就是那人的代言人,六道包括她都没有任何能力反抗,被人掐的死死的。

    中断了和苗毅的联系后,穆凡君还静静坐在一张椅子上纳闷,这苗毅怎么想到要收月瑶做妾了?她是清楚两人之间关系的。

    而苗毅虽然把月瑶的事给敲定了下来,可是在云知秋那边却没受什么好脸色。

    幸好的是,云知秋一码归一码,该准备的事还是没含糊,小世界该准备的东西都6续准备妥当了。

    就在苗毅准备小世界之前,突然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星铃传讯,令他头皮有些麻,佳人有约!

    可最终,苗毅还是硬着头皮带着阎修悄悄离开了鬼市去赴约。

    离荡阴山最近的一颗世俗星球上,碧海无边,孤崖耸峙,天涯海阁。

    凌空看去,孤零零的山庄内似乎空无一人,只有幽幽琴声传来,空中两人顺着琴音来处闪身落在了一栋面朝大海的阁楼内。

    长无饰自然披肩,迎着海风飘飘,一袭紫衣长裙席地而坐的皇甫君媃抚动琴弦,琴声幽咽。

    芳华不减,素颜朝天更添别样风情。

    苗毅默然。阎修则有些诧异,大人竟然是来见她?当初在那庄子里两人不是已经被棒打鸳鸯了吗?

    阎修从不过问不该问的事情,只做自己该做的,闪身出去,开始搜查四周是否有隐患。

    苗毅缓步走到了对面,抚琴的皇甫君媃专心致志。直到一曲完了,余音缭绕,皇甫君媃才缓缓抬头,满眼幽怨地看来,实在是不想再看到这男人。

    当初被母亲棒打鸳鸯时,她还想着怎么脱身去见苗毅,可当苗毅大婚的消息传来,真可谓是五雷轰顶,伤心怨恨之情难以言表,实在是不想再面对这负心人,也不断告诉自己,她和苗毅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从此相逢是路人。谁想,狠心拆散自己的母亲竟然又逼她再来和这负心人见面,让她情何以堪?

    她那别样幽怨至深的眼神令苗毅心虚颤,无言以对。

    拖着长裙缓缓站了起来,皇甫君媃走到了扶栏前,面朝大海淡然道:“听说你大婚了,现在恭喜不晚吧?”

    苗毅慢慢走到了一旁,并肩而立,深叹道:“我以为我们以后都不会再相见了,所以”

    皇甫君媃冷笑打断,“这就是你大婚的理由?你千万别告诉我说,是因为知道你我不可能了,所以才勾搭上了云知秋,你敢说你之前和云知秋没任何私情?”

    苗毅默然,最后徐徐道:“对不起!”

    “对不起?牛大人抬举小女子了,小女子受不起!”

    “君媃,我有我的原因,我也不想解释什么,是我对不起你就是我对不起你,不需要否认。只是人活在世上有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不管是谁都如此,有一点你不能否认,就算我没有和云知秋在一起,你我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在一起”苗毅偏头看了她一眼,“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皇甫君媃霍然转身直视,“我只想要你一句实话,你有没有喜欢过我?还是只把我当玩物?不要骗我,想清楚了再答,我要听真话!”

    苗毅沉默了一会儿,又徐徐道:“对你,一开始是场意外,也可以说是突如其来,或者是情不自禁,接着的确是抱着你情我愿玩玩的想法,因为知道你我不可能,最后”最后是怎么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皇甫君媃却逼问道:“最后怎样?”

    苗毅:“最后的确喜欢上了你。”这话说的有点违心,他估计自己更多的是喜欢她的身子,可是这个时候说不出伤人的话,心怀内疚。他突然现也许云知秋说的没错,自己在这方面的确是拎不清。

    ps:老毛病,月初求保底月票,一个月开口一次应该不算过……(未完待续。)

第1446章 师尊,不好,那人是吕重    “好了,老大,你就别在我的面前秀你的战斗力了。小黑有什么不对,你还是别放在心上。毕竟它也是为我好。现在,小弟希望在最快的时间让瑶瑶恢复过来。你要是能解决玄天魔圣,就尽快出手吧。说实在的,我都快心急如焚了……”唐磊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吕重,苦笑着央求起来。

    他可不像黑天魔螳。

    自从知道威镇诸天万界的吕重,就是自己的老大后,他就明白吕重拥有着超强的战斗力!

    他可是知道,吕重证道成圣之后,第一瞬间就灭杀了一尊无限接近圣尊的七阶巅峰圣人都天圣帝(其实不是吕得灭杀的,都天圣帝直接陨落在剐龙刀之下。不过,大家都知道剐龙刀是吕重的一件超级法宝,所以也认为是吕重杀了都天圣帝。)之后,还轻松灭杀了极为难缠的四阶毒运女圣。

    吕重连七阶圣人都能灭杀,自然,唐磊不会认为吕重灭杀不了玄天魔圣这二阶魔圣。

    故而唐磊对于吕重的信心十足!

    这也是他能在玄天魔圣等无数强者的追杀之下一直坚持下来的源动力!

    他相信,只要自己闹出了足够的动静,只要自己尽可能不死,他就有救。同样,步瑶也有救。

    吕重顿时没好气地瞪了唐磊一眼,道:“反正你现在也没有被[至尊邪血化神阵]的吞噬力所伤,你就不能平静点吗?我早就保证步瑶的安全了。你还这么着急干什么?”

    “我……我不是着急。我……我是想早点看到恢复如初的瑶瑶……”唐磊脸色一红,呐呐地辨了一句。

    “算我欠你的!”吕重人唐磊的身上看到了他对步瑶的深情,微微叹了一口气。陡然间,中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启动。

    “轰隆!”

    一声巨响。

    一个巨大无比的超级空间虫洞,突兀地出现在[至尊邪血化神阵]之内。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

    这个空间虫洞,竟然同样暴发出恐怖之极的吞噬之力。

    不过,它吞噬的不是这方阵中世界的血气、灵魂能量。而是直接对准了十三尊白骨祭魔塔。

    恐怖的吸噬力,直接将那十三魔白骨祭魔台,向着空间虫洞中拉扯。

    显然。吕重是利用自己新晋变强的中品巅峰境的空间圣纹,配合[大寂灭珠]的伟大力量。强行收取其[至尊邪血化神阵]的阵之本源!

    “呼呼呼……”

    守在十三座白骨祭魔塔上的十三尊魔帝,也个个惊恐到极点。

    那空间虫洞的恐怖吸噬力一出,非但第一时间截断了[至尊邪血化神阵]的运转,把其所产生的吞噬力撕碎一空。而且在锁定十三尊白骨祭魔塔的同时,把他们十三位魔帝也级锁定住了,并极力把他们拖拽着似乎吞入那神秘而突兀出现的空间虫洞之内。

    “该死!大家小心,全力激发大阵,对抗那神秘虫洞”

    第一个白骨祭魔塔之上的巅峰魔帝大叫一声,并在同时将体内的魔元全部打入白骨祭魔塔,想要激发白骨祭魔塔最强的攻击力,用以摧毁那突然出现的虫洞。

    有这尊魔帝的提醒,其他的十二位魔帝也纷纷向自己所守的白骨祭魔塔输送庞大的魔元。

    “呼呼呼呼……”

    十三尊白骨祭魔塔同时呼啸起来。瞬间提升了近三十倍的能量,形成十三道璀璨之极的血光打向阵内的古怪空间虫洞。

    “哼,懒得赔你们玩!”吕重冷笑。千秋岁月刀握在右手,陡然间随意地四下挥舞几下。

    “噗!噗!噗!噗!噗”

    十三尊魔帝都能算是每一个宇宙称霸一方的强者,但是,却莫明其妙地于吕得随意挥舞的千秋岁月也下第一时间被斩杀!

    如切豆腐一般容易!

    恐怖!

    真正的恐怖如斯!

    仅仅只是一瞬间,十三尊魔帝的肉身全部爆裂,化为残尸碎骨。

    吕重淡然握着[千秋岁月刀]站在[至尊邪血化神阵]的中央。身子大刺刺地站立,但是。无形中他的身影却透出一种无敌于天下的绝世风采!

    “好强!”

    黑天魔螳惊恐地睁大了眼,看着不远处那昂然而立的青年,心中满是骇然与震动。

    它之前一直都不相信吕重有多强的实力。

    甚至,因为曾经也拥有可媲美三阶圣人实力的原因,它也极为高傲。

    可是,它没有想到,吕重这个浑身没泄露半点圣人气息的家伙,居然随意地挥了挥手中的刀,就瞬间斩杀了十三尊魔帝?

    太可怕了!

    这是黑天魔螳心中此时仅有的想法!

    这一刻,它才明白,吕重是何等的强大与变态!

    同时,从唐磊那里它早就知道,吕重修炼的真正时间并没有多长。这让它明白,这吕重真正的是绝世魔妖。其修炼资质只怕比它的老主人也是不多让……

    其实,它心里更是明白。把自己的老主人与吕重相提并论,其实是在抬高自己的老主人。

    因为按吕重如今的成就与修炼时间,似乎吕重的修炼潜力足以把他的老主人远远的甩开。

    “我的娘!这……这世界真的有这等变态的人……”黑天魔螳又惊又骇地暗骂了一句。

    对于吕重这牲口非人的实力与潜力,它已经彻底无语。

    同时,感应到吕重动辄一杀灭杀十三魔帝的英姿,它下意识地再也不敢招惹吕重。怕的就是吕重突然对它这么随意地一挥手中刀……

    “混蛋,居然灭了我的师弟与那么多的徒弟,不论你是谁,都死定了”玄天魔圣气极而狂,双眼几乎瞬间血红无比。

    他也能一击灭杀十三尊帝级强者。

    但是,如果他面对的是圣人,却是绝对不敢如此下手不留余地。因为那样的话,就表明你要与一尊圣人彻底开战。

    两尊圣人间的战斗,能牵扯出超级大的因果。

    一旦彻底结怨,那绝对会不死不休。从而造成无穷的后患。

    可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居然真的敢下手不留余地,一击灭杀了十三尊魔帝!

    愤怒!

    无比的愤怒!

    这一刻,玄天魔圣觉得自己被人挑衅了。而且是以极端的手段被挑衅。

    如果他不能为自己的师弟与徒弟们讨回一个公道,那么,他绝对会颜面扫地!

    “给我死”玄天魔圣咆哮起来,强大的圣识蜂涌而出,十三尊白骨祭魔塔以诡异的阵势全力向吕重轰砸而去。

    就在这时候,一个魔帝突然大喊:“师尊,不好了,那人是……是吕重”(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