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米利克一方虽然没有占据地利的优势,但是他们毕竟人多,在他们的火力压制下,猎狐小组的射击出现了短暂的哑火,米利克就借着这短暂的时间冲入了猎狐小组的阵地!

    熊熊火光映衬下,米利克就像一只发狂的狮子,一米多长的上帝之剑带起一阵冷风径直朝一名猎狐小组的脖子划了过去!

    米利克手中拿的虽然是剑,但是走的却完全是刀法的路子,大开大合,虎虎生威,火光倒影在剑锋上,仿佛整个长剑也燃烧起来,让人望而生畏!

    “黑狼!快闪开!”

    屠益龙看的真切,仓皇之下口中发出惊叫!

    屠益龙的手中虽然有枪,但是此刻却已经失去了开枪的机会了。米利克已经冲入了猎狐小组的阵营,如果屠益龙这时候开枪,很可能不但打不中米利克,反而击中自己的同志!

    好在猎狐小组的成员军事素质过硬。黑狼看到米利克来势汹汹,猛然向后一跃!

    就在黑狼的左后方,便是一个一颗直径三十多公分的大树,他想利用这颗大树躲开一劫。就算米利克再凶猛,也不可能一剑将这么粗的大树砍倒吧?

    然而黑狼错了!他低估了米利克的力量,也低估了上帝之剑的锋利!上帝之剑作为上帝之剑这个组织代代相传的宝贝,又岂是一般的宝贝?

    只见闪亮的剑锋在接触到大树干的片刻,竟然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挡!

    “唰!”快如闪电的剑光在众人面前一扫而过!

    树依然是那棵树,黑狼也依然是黑狼,一树一人仿佛都没有任何的变化!然而米利克却已经不再朝黑狼进攻。他快速的转身冲向另一个猎狐队员!

    魏婷忽然感觉黑狼的背影有些诡异,于是一边快速的朝黑狼冲去,一边吼道:“黑狼!快反击啊!”

    如果此时的魏婷能看到黑狼的面容的话,肯定会发现黑狼的嘴在动!他想说话,可是却已经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魏婷刚刚跑出两步,却猛然发现那棵被上帝之剑扫过的大树忽然倾斜,巨大的树冠砸在周围的树冠上,发出一阵阵枝桠断裂的咔嚓声,猛然朝魏婷砸了过来!

    魏婷却忽然站住了!仿佛丝毫没有发现巨大的树干正向她砸下来!

    魏婷眼睁睁的看到一股血剑忽然从黑狼的脖子里狂喷而出,几乎喷出一米多远!接着,黑龙铁塔般的身子就像他身边的那棵大树一样直挺挺的向地上倒去!

    “黑狼!”魏婷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脚下却没有挪动分毫!黑狼的骤然死亡让魏婷有些接受不了!

    就在这危急时刻,屠益龙忽然从斜刺里蹿了出来,口中暴喝一声:“快闪开!”同时猛然向前推了一把魏婷!

    魏婷的身子猛然向前一个趔趄冲出去了两米多远,就在她稳住身形的片刻,那棵大树终于轰隆一声倒在地上,溅起一片烟尘。

    “米利克!我要杀了你!”魏婷狂吼着朝米利克的背影冲去!此时米利克已经冲到了另一个猎狐小组队员的面前!

    那名猎狐小组队员来不及多想,猛然调转枪口对准就要扑到他面前的米利克哒哒哒就是一梭子!

    然而就在他开枪的片刻,正在迅速向前急冲的米利克猛然一个转身便躲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子弹不但没有击中米利克,反而差点击中正从后面冲向米利克的魏婷!

    魏婷听着子弹从耳边飞过发出的嗖嗖声,不禁下意识的一缩脖子,脚下却丝毫没有停留,继续快速的朝米利克冲去,并且快速的便冲到了米利克的身边!

    魏婷瞬间意识到,在密集的树林中展开肉搏,枪械简直就是累赘!鬼知道你的子弹会打在谁身上?

    魏婷果断的扔到了手中的微声冲锋枪,顺手便拔出了匕首,迅速的朝米利克的后背划了过去!米利克早已经发觉了朝他扑过来的魏婷,他猛然转身,手中的大剑横着扫出一个扇面!

    魏婷的身边便是一颗大树,不过这一次魏婷却没敢利用大树挡住米利克的剑!她的身子猛然后仰,噗通一声仰面朝天跌倒在地上!

    躲得虽然狼狈,但是毕竟还是堪堪抢回了一条命!

    上帝之剑虽然没有扫中魏婷,却将两棵大树再次扫倒,不过由于树林中的树木太密集,这一次倾斜的树干直接被旁边的大树架住,没有倒下来!

    米利克不再理会他之前追赶的那名猎狐小组的成员,而是手腕扬起,力劈华山,上帝之剑径直朝魏婷劈了下来!

    匆忙倒地的魏婷仿佛早就料到了米利克的此招,变招非常的快,几乎就在身子倒地的同时,她猛然向一侧翻滚开去!

    然而就在魏婷翻滚开的同时,她发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因为米利克仿佛早已经料到了她会朝哪个方向滚动,所以长剑在下劈的同时竟然给了一个提前量!

    米利克的长剑原本是砍向魏婷身体的左侧,如果魏婷躺在地上不动,米利克的这一剑肯定就会劈空,然而魏婷这贸然一阵滚动,却恰恰滚到了米利克的剑下!

    当魏婷发现大事不好时,再想改变身体的运动轨迹已经不可能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上帝之剑就要将自己一劈两半!

    刚才,就在魏婷不顾一切的冲向米利克的同时,屠益龙也朝米利克冲了过来,不过由于他离米利克比较远,所以便落到了魏婷的后面。此时他看到魏婷就要中招,不禁目眦欲裂!

    虽然在这次行动中,魏婷和屠益龙意见不和,但是他们毕竟是战友是同志是华夏儿女!

    “刺影!”屠益龙口中发出一声怪叫,对准米利克就是一梭子!

    让屠益龙震惊的是,米利克好像早已经料到了自己会朝他开枪一样,他竟然忽然便放弃了继续攻击魏婷,然后猛然向旁边一跃,神奇的躲开屠益龙射过来的子弹!

    “啊!”

    就在米利克闪开的瞬间,屠益龙的耳中便传来一声惨叫,同时他的视野中忽然便出现了一名正倒向地面的队友!

    屠益龙头皮不禁一阵发炸!他知道自己的子弹没有打中米利克却打中自己人了!

    原来,就在魏婷从米利克的背后冲向米利克的同时,另一名猎狐小组的队员也正从正面冲向米利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魏婷才扔了手中枪,打算和米利克肉搏。

    屠益龙也发现了从正面扑向米利克的猎狐小组成员,但是他对自己的枪法太自信了,他根本就没想到米利克在关键时刻竟然能神使鬼差的躲开了自己的射击!

    “耗子!”屠益龙口中发出一声怪叫,也顾不上冲过去看看自己的队友伤到了什么程度,而是猛然扔掉了手中抢,顺手便从身上取出匕首,快速的朝米利克冲了过去!

    于此同时,藏在米利克周围的其他几名猎狐小组的成员也顾不得再朝上帝之剑的人射击了,他们同样扔掉手中枪,拽出匕首朝米利克围了过去!

    米利克的身边迅速便围上了五个猎狐小组的成员,屠益龙和魏婷也再次加入了战团。

    七个打一个,猎狐小组仍然占不到半点便宜!米利克手中的大剑实在太锋利了!猎狐小组的兄弟根本不敢用匕首招架!只能不断躲闪,和米利克缠斗,不落下风才怪。

    从米利克冲进水林到现在,说起来话长,其实只是眨眼之间!

    上帝之剑的其他成员看到剑主米利克冲进了树林之后,马上一边朝树林扫射,对猎狐小组形成压制性射击,一边快速朝树林里面急速跑来!

    由于大树的遮挡,他们要想从树林外面将树林中的敌人消灭干净是非常困难的,只有冲进树林,和树林中的敌人展开肉搏,他们才有可能将敌人全部消灭。

    上帝之剑的冲击速度非常快,眨眼间便冲进了树林,和猎狐小组展开了肉搏战!

    树林中顿时刀光剑影乱成一团,还不时的发出一两声枪响!

    上帝之剑和猎狐小组之间的人数对比为三比一!再加上对方有个骁勇异常,一个打七个的米利克,所以猎狐小组完全处在了下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猎狐小组便又有八人失去了战斗力,其中两人重伤!

    屠益龙完全杀红了眼,恨不能一刀将面前的米利克捅个透心凉!然而几分钟过去,他和魏婷等人不但没有捅死米利克,他自己的胳膊上反而被划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如果不是他躲得快,魏婷又出击及时,恐怕他的一条胳膊就废了!

    屠益龙一边和米利克血拼,一边不时用眼角观察周围其他地方的战斗,虽然树林茂密,看不真切,但是他大概也能看出恐怕猎狐小组今天晚上要栽了!不但要栽了,而且很可能会全军覆没!

    虽然屠益龙早就听说上帝之剑中的成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绝不是泛泛之辈,但是他却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厉害!其单兵战斗力丝毫不亚于猎狐小组的成员。人家又人多势众,猎狐小组不失败才成咄咄怪事了。

    最让屠益龙吐血的是,米利克一边打,还一边不断的和猎狐小组要人!不断质询猎狐小组将胡友林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屠益龙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之前他看到的,被米利克的人从护林房中抓出来的那个人绝不是胡友林!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糟糕局面

第一六零四章 没开玩笑    破鞋?月瑶一愣,有点明白了大哥为什么会这么着急,哭笑不得道:“大哥,真的和江一一无关,只是经历了这趟子事,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也有点心灰意懒吧,你说我现在哪有什么兴趣再去找男人。┢╞╪┞╪╪.?〔。o?m”

    苗毅却不依不饶,“长兄如父,你年纪也不小了,你的终身大事早点完,我也算早点完成一桩心事。这样,你自己看看,看到了喜欢的跟我说,我这边也会上心,一定帮你挑个好的。”

    月瑶掰开他的手,有气无力道:“大哥,我说了现在没兴趣,这种事还有逼迫的吗?”见苗毅是真急眼了,赶紧后退两步摆手,“好了好了,搞的我好像嫁不出去一样,我改口行不行,我迟早都会找的,你满意了吧?”

    苗毅:“什么叫迟早都会找的,老三,你别敷衍我,你告诉我,迟早是个什么时候?”

    月瑶被他打败了,螓一耷拉,“大哥,你起码也要容我找个合适的,总不能逼我随便找个人凑合吧?”脑袋一抬,“我决定了,一定要找个像大哥一样对我好的男人。”

    “……”苗毅无语,直觉认为老三在敷衍自己。

    事实上月瑶也的确是在敷衍他,的确是被江一一的事情一闹没了那方面的心思,至少是暂时没了那方面的心思。

    苗毅双肩耷拉了下来,没有再说什么,慢慢转身离去,被月瑶后面的话给触动了。

    见此状,月瑶愕然道:“大哥,不至于吧?你就这么急着把我推出去?”

    苗毅背对着摆了摆手,有些黯然地走了。

    屋里,云知秋正和雪玲珑说笑着什么。┠╪┞.<。

    见苗毅回来了,现苗毅脸色和精神状态都不太好,雪玲珑当即识趣地告辞了。

    云知秋笑吟吟地亲自将雪玲珑送出了门,回来现苗毅站在窗前黯然不语,靠近了柔声问道:“怎么了?”

    苗毅双手扶着窗柩轻叹道:“江一一的事我跟老三说了。”

    云知秋黛眉一皱。“怎么,她还是回不过神来?怨恨上你了?真要如此,那也未免太不通情理了,你不会于心不忍之下告诉了她是我逼死了江一一吧?”

    苗毅迷茫摇头:“老三说她这辈子不嫁了。”

    “这…说的是一时的情绪话吧。不过…”云知秋也有些犹豫不决道:“怎么说呢,你也说过,也许是和从小的贫困生活经历有关,老三从小就有世故的一面,不是个容易上当的女人。一般男人怕是不容易让她信任,这江一一能让她情动,也算是有点对付女人的本事。有过这一趟经历,以后就算老三有了那方面的心思,能不再小心点吗?想要让她再轻易接受哪个男人怕是有点困难了。”

    苗毅微微点头,垂头道:“这也许是个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老三已经和江一一那样了,你说老三以后遇上了合适的男人,毕竟老三已非完璧之身。那个男人会不会在乎这方面,以后老三会不会受气,会不会受气后因此忍气吞声被人欺负了也羞于启齿?就算老三能说出口,若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我们又能怎样干预?难道把那个男人打一顿?打一顿能解决问题吗?咱们总不能把老三的男人给杀了吧?”

    云知秋有点哑口无言,没想到这男人竟然帮老三想那么远了,可见对这个妹妹的关怀还真是无微不至,好气又好笑道:“你们男人会不会在乎这个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你是男人应该比我懂,还用问我?”翻了个白眼。

    苗毅轻轻摇头:“这世道对女人的确是有些不公。═┝.〈。”

    “哟!”云知秋嗤声道:“别的女人身上你觉得理所当然,生在自己妹妹身上就觉得不公了。你这算什么心态?”

    “赵非…”苗毅突然沉吟一声。

    云知秋愕然:“赵非怎么了?”

    “赵非好像不在乎这个?”苗毅摸着下巴砸吧了一下嘴,旋即又摇头,“赵非人是不错,可惜他已经娶了邬梦兰。我总不能拆散他们夫妇俩,让赵非娶老三吧?”

    云知秋明眸闪过狡黠,戏谑道:“还有个办法,可以让老三给赵非做小妾。”

    苗毅霍然转身,瞪眼道:“你这是什么话?有你这样做嫂子的吗?我怎么能让老三给别人做小妾?真要如此的话,我就不担心了。凭老三的姿色有的是男人想要他,犯得着非要找赵非吗?”

    云知秋就知道他会是这反应,早就设下了圈套等着他,似笑非笑道:“要不要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还有脸说别人,你那一房又一房的小妾算怎么回事?怎么你收房就收的心安理得,别人收你家老三就不行了?”

    “……”苗毅为之语结,最后转身看向窗外,大手一挥道:“总之这绝对不可能,我不可能让老三给别人做小妾,让老三看别人的脸色渡此一生!”

    云知秋挑眉道:“看来你是在说我给了你那几房小妾脸色看咯?借题挥呀!说吧,对我有什么意见摊开了说吧。”

    苗毅背对挥手:“别闹了,烦着呢,帮我想想主意,老三的事究竟要怎么办?”

    云知秋也看出了他的确是情绪不安,也就不闹了,叹道:“这种事你瞎操心没用,照你这样想下去,那老三这辈子就不用再找了。依我看,这种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老三遇见了合适的自然就成了,真要有什么问题大不了一拍两散,我知道你听了受刺激,可我说的是大实话,话糙理不糙,这事你想多了根本没用。”

    苗毅闭眼长叹道:“老三这辈子算是被我给毁了!”

    “哎!”云知秋叹了声,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可是这世道也的确是如此,有几个各方条件都不错的愿意捡人家的破鞋做正室夫人?就算哪个男人有这个心,可以不在乎,但这世道给予的压力也的确是大,嫡出、庶出讲究的很,有这瑕疵哪怕是将来嫡出也名不正言不顺,万一哪天被人抖出来了,受不了压力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一份休书了结,由不得这个做大哥的不好好考虑。

    可是事情都这样了,又能怎么办?云知秋估摸着苗毅又后悔逼死了江一一,而这事和她脱不了干系,屋内一时间陷入了沉寂。

    良久之后,苗毅突然缓缓一声,“秋姐儿,你说老三还能找到像我一样对她好的男人吗?”

    云知秋嗤笑一声,“这怕是不能够了,就算没这事,也未必能找到。”有句话没说出来,你对这妹妹好的过分了,好的已经拎不清了。

    谁知这话似乎迫使苗毅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他猛然转过了身来,深吸一口气,目光毅然决然道:“秋姐儿,我决定了,老三,我娶!”

    “啊…”云知秋当场傻眼了,檀口微张,愣了好一会儿,咽下了香津,“你没开玩笑吧?”

    苗毅摇头:“没开玩笑,我说真的,老三当初也有这心,就是不知道老三经过了江一一这事后,还会不会答应。”

    云知秋神情抽搐了好一会儿,紧接着一根手指戳着苗毅的心窝子,冷笑连连道:“我说牛二,你的意思是让我让出正室的位置给你家老三是不是?”

    苗毅正色道:“不!我不是这意思,让老三做偏房。”

    云知秋一脸不信的样子,“刚才是谁说呢,绝不可能让老三做妾。”

    苗毅摇头:“先我不会嫌弃老三什么破鞋不破鞋的,给别人做妾我是担心老三被人欺负,但是嫁给我绝对没这方面的问题,你,我是相信的,你拿捏的清分寸,绝不会让我难做。经过江一一的事后,我也实在是担心她在别的男人手上吃亏,还是留自己家里看着吧。”

    “感情说了半天废话是你自己**熏心啊!”云知秋一把揪住他腰间软肉狞着,咬牙切齿道:“你怎么不去死?”

    苗毅疼的呲牙咧嘴,“秋姐儿,你知道的,我绝对没那个意思。”

    “王八蛋!弄死了江一一却在成全了你,你把老娘当什么了,老娘跟你拼了!”花容色变的云知秋瞬间狂了,一把揪住了苗毅的髻拽翻在地,好一顿拳打脚踢不说,劈腿骑了上去更是一顿乱拳不止。

    苗毅缩在地上抱住了脑袋,硬生生受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任由云知秋泄。

    闻听动静的千儿、雪儿推门而入,见到此情此景,暗暗咋舌,夫人又飙了,又把大人给打的没脾气了。

    两人赶紧又把门一关退了出去,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见这场面,夫人在家里耍横的时候谁敢冒犯?

    “嗬…嗬…”喘着粗气,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总之云知秋自己也打累了,喘着粗气地爬了起来,又提着裙子咣咣补了几脚才罢手,走到茶几旁抓了凉茶猛灌了几口,才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喘气。

    见没了动静,被打的衣衫破烂、鼻青脸肿的苗毅才慢慢爬了起来,稍一动作,忍不住呲牙咧嘴倒吸一口凉气,疼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