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英俊之极的男子突兀地出现在至尊邪血化神阵之中,立在唐磊的面前。≤,

    这人身高大约二米、全身匀称,肌肤为古铜色,五官有如刀刻般俊美,阳刚的脸庞,透着一丝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张扬,隐隐给人一种霸道与冷酷的感觉。长而向上翘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大眼。这双眼睛深遂迷人,似乎还带着一种神秘的意味在其中,而他的鼻梁挺立、高耸。这为他更添了三分冷俊与帅气。他的嘴角此时却带着一丝开心的笑容。

    这时候,他的仙衣化为学生时代的修闲服,带着一丝凛冽的异域气息,出现在玄天魔圣等所有魔修的面前。

    至于外面那恐怖的至尊邪血化神阵。似乎根本就不被这人放在眼里。

    唐磊不敢置信地惊叫起来:“老大……重哥?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狠狠地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一掐,唐磊“啊”地一声惊呼,直接双眼瞪得老大,脸色是不可抑制的狂喜:“真的……真的是重哥,哈哈,我终于把你给等来了。老大,快……快给我救瑶瑶……”

    “不急!步瑶既然没有陨落,我保管能让她恢复如初。”吕重笑了笑,他强大的六阶巅峰圣识配合[大道之眼],足以轻松看破唐磊随身空间之内步瑶的情况。

    虽然步瑶几乎危在旦夕,但是被唐磊封印在随身空间至少可以再坚持半年而不出事。

    “阁下是谁,无故闯入本圣大阵,真当本圣的脾气温和吗?……”玄天魔圣脸色微微一变。深深地看向阵中突兀出现的吕重。冷声一喝。

    玄天魔圣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吕重。是以话音之中还带了一点二阶巅峰圣人的威严。

    不过,他的气息波动算是白放了。

    吕重根本就不受影响,反而转头正面看向玄天魔圣,傲然一笑:“呵呵,怎么,我兄弟都被你欺负了,我都不能进入这里看看他?”

    无视!

    吕重的身上明明没有任何气息的波动,却轻松地挡下了玄天魔圣的二阶圣人的威势。

    玄天魔圣顿时脸色一变!

    很显然。来的这个人可不是一个善渣子!

    虽然不认识吕重,但是不代表玄天魔圣没有眼光。

    吕重能轻松闯入[至尊邪血化神阵],闯入十三尊白骨祭魔塔所封锁的星球之内而不被他发现,就已经是非常不简单了。

    更何况,这人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至尊邪血化神阵]的杀伤力。甚至都能无视他的二阶巅峰圣人的圣威了。

    这样的人,绝对不一般。

    一时间,玄天魔圣满心纠结,他还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追杀的一个小小的魔皇居然还有吕重这样强大的朋友。甚至让他这样堂堂的二阶巅峰圣人都心生一丝忌惮。

    不过玄天圣人这次对戮神戟是志在必得,他绝对不容许别人来阻断自己的机缘。

    更何况。敌人虽然应该不简单,但是既然他不知缘由就闯入十三尊白骨祭魔塔组成的[至尊邪血化神阵]之内。那么,他未必不能把这人与唐磊一起灭杀。

    “哼,不知死活!既然你要找死,那么本圣成全你……”玄天魔圣森然一喝,看向吕重的目光满是杀意。

    陡然间,在玄天魔圣的控制下,十三尊白骨祭魔塔发出璀璨的黑色魔光。

    这魔光一起,被笼罩在[至尊邪血化神阵]之下的所有星球,之中都产生了无穷的吞噬力。

    这种恐怖的吞噬力一起,无数星球被动发出一层层血色光华,无穷的生命血气从各种生灵的体内散了出来,让十三尊白骨祭魔塔汇聚。

    同时,每一尊魔塔之上,也突兀地多了一颗成人拳头大小的血色圆珠,并且这血珠也是缓缓地旋转。

    至强的吞噬性的力量从每一尊白骨祭魔塔上产生,疯狂地吸收[至尊邪血化神阵]之内所有生灵的精、气、神。

    “不好!小主人,那玄天魔圣进一步催化了这邪阵的魔力,这下我们的气血、生机的流逝速度至少会快上十倍左右……”正伏在唐磊肩膀上的黑天魔螳猛地人立而起,声音也微微出现了一丝“颤音”。

    唐磊倒是显得有些平静,淡淡地安抚着自己的战斗伙伴,笑道:“哈哈,有重哥在,神马都是浮云。小黑,别一惊一怍的了。我们的安危不用担心……”

    “小主人,你这大哥似乎有些呆,都不知道先发制人的道理。相反还主动闯入敌人的大阵之内。要知道这可是至尊邪血化神阵啊……”黑天魔螳实在对吕重不抱希望,不由传音嘀咕,以示自己的不满。

    虽然这小家伙只是传音,但是却根本就瞒不过吕重的双耳,他看着唐磊,笑了起来:“胖子,你这次的机缘不错,居然捡到了一只黑天魔螳。而且它如果恢复全部实力,至少都是三阶圣人级的异兽。不过这小东西似乎曾经重伤,现在也就魔皇级的小虫子!可怜!可叹!可悲!”

    说摆,吕重还摇了摇头。

    “小子,你什么意思?若是老子在全盛时期,一定把你揍得你妈都不认识……”黑天魔螳只觉得自己被吕重侮辱了,不由勃然大怒,一双复眼中满是肃杀。

    吕重的眼光顿时在黑天魔螳身上一扫,有些不屑:“实力不行,脾气倒不小。嘿嘿,别说你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了,就算你能成为五阶巅峰圣人,本圣要灭杀你也就一招”

    明明没有什么气势波动产生,可吕重这话一出,黑天魔神顿时只觉心神一阵发寒。无边的压力落在它的身体、灵魂之上。

    一瞬间,黑天魔神无来由地对这吕重产生了真正的恐惧!

    这一刻,似乎吕重的这话就是真正的大实话。

    似乎吕重就真的灭杀过五阶巅峰圣人一般,而且给予黑天魔神的感觉,似乎吕重更不止曾灭杀了一个五阶巅峰圣人一般!

    的确,吕重没有动用任何圣识、威势的能量。

    但是陨落在吕重手里的的确有五阶巅峰境以上的圣人,甚至还有三个圣尊直接陨落在吕重手上。

    虽然三大圣尊不是吕重轻手灭杀,但是,这三大圣尊也是因吕重而死。无形之中,吕重话语间的气息,更加地有力而可信!

    这是用事实造就出的一种形而上的强大压力!

    这是一种言语间自然流露出的伟大力量!

    别说是黑天魔螳了,就算是真正的五阶巅峰圣人亲至,也绝不会怀疑吕重是在说谎!(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hz040602等兄弟的打赏!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开打!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危险

    “屠益龙!你这样会害了大家,害了所有人的!”魏婷一边恨恨的嘟囔,一边跳上汽车,朝屠益龙追去。 hua,最新章节访问: 。

    让魏婷纳闷的是,屠益龙的车子又向前行驶了大约一公里后,忽然停了下来,屠益龙也从车上跳了下来,向后面的车子示意,让大家下车。

    众人纷纷下车,围拢到了屠益龙身边,魏婷也围拢了过去。

    屠益龙看看站到他身边的魏婷,然后对大家说道:“再有一公里就到达这片树林的心位置,也就是胡友林藏身的位置了。但是根据枪哥得到的消息,树林已经有埋伏,所以,我们不能直接一头扎进去。大家将车子开到树林藏起来。不要沿着大路走,我们从树林里面‘插’进去,一旦发现敌人立刻开枪消灭他们!记住,不要太分散,以防走散!”

    屠益龙说着话,一马当先走下路基,扎进了旁边的树林。几个兄弟重新爬到汽车上,将车子开进了树林藏了起来,其他众人则纷纷跟在屠益龙的身边,也钻进了树林。

    应该说屠益龙还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指挥员。虽然他有些不相信赵长枪的消息,但是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没有在让大家开车往里冲。

    屠益龙的这个忽然的决定,大大延长了他们冲进敌人包围圈的时间,无意为援兵的到来争取了时间。

    魏婷本来以为他们一定会在树林遇到敌人的阻击的,没想到他们躲在树林一路向前,直到他们靠近了树林的心地带,朦胧夜‘色’下,已经看到了在树林开阔地带的一个护林房,他们也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你不是说这里有埋伏吗?怎么我什么都没看到?”屠益龙有些嘲讽的对离他不远的魏婷说道。

    魏婷双‘腿’微曲,手平端着已经处于待击发状态的冲锋枪,皱着眉头说道:“枪哥消息不会有错的!我觉得这个树林实在诡异了。我总感觉我们好像成了别人的猎物,有人正在暗监视着我们!这树林这么大,我们只有二十多个人,敌人躲藏暗,如果不向我们开枪,我们根本发现不了他们。”

    “枪哥,枪哥!又是枪哥!我早就说过,赵长枪的消息并不一定是准确的,你偏不信!都说恋爱的智商为零,今天我总算见识了。<strong>hua</strong>”屠益龙说着,就要迈步离开树林,走上不远处的柏油马路,然后横穿柏油马路闯进建设在一个开阔地的护林房。根据他得到的消息,胡友林就藏在那个护林房!

    然而屠益龙刚刚迈步,却听到魏婷忽然冲他喊道:“等一下,有车进入树林了!看看是敌是友!”

    屠益龙抬头朝柏油马路的远处看去,果然看到一串光点由远及近快的朝他们的方向靠拢了过来!显然那是汽车的灯光!

    “隐蔽!”屠益龙一声令下,猎狐小组的所有成员全都躲了起来!

    时间不大,屠益龙便看到一列车队进入了他们的视野,一共有十辆车,清一‘色’的全是商务车,车子一直开到了林的开阔地上才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个个黑衣黑‘裤’的彪形大汉怀里抱着冲锋枪,从车上跳了下来。

    魏婷粗略的数了一下,对方竟然有八十多人!这些人下车后,迅组成了警戒队形,将枪口对准了四周的树林!

    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年男人最后从车上下来,屠益龙惊讶的看到这个年人竟然好像世纪武士一样,背后背了一柄大剑!剑柄的尾端镶嵌这一刻大号的钻石,在灯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辉。

    “卡蒂诺,带你的人进去看看,看看我们的小绵羊是不是在这所房子里!”黄头发年人冲一个彪形大汉说道。

    “是!剑主大人!”彪形大汉答应一声,想身边的几个人一招手,五个人抱着枪,迅的朝护林房跑去!

    彪形大汉来到护林房前,毫不客气的抬脚就朝房‘门’踹了过去,护林房木质的房‘门’顿时被哐当一声踹到在地上,然后五个人好像一阵风一样便冲了进去!

    魏婷看着外面的一切,悄悄的靠近到屠益龙身边说道:“你现在知道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个假消息了吧?”

    屠益龙愣了一吓,说道:“你怎么知道?”

    “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对方那个背着大剑的人就是上帝之剑的剑主米利克!而米利克是托尔斯的人!米利克的到来就说明,托尔斯也得到了和我们同样的消息!他们也是为了胡友林来的!”魏婷小声说道。

    “托尔斯有自己的情报络,我们能知道胡友林的下落,他们当然也能知道胡友林的下落!等等看吧,如果他们真的能从护林房找到胡友林,我们必须将胡友林从对方手抢过来!所有人准备战斗!”屠益龙下达了命令!

    “等一下,对方人数太多!这个仗没法打!我们必须等待枪哥的援兵到来!”魏婷小声阻止屠益龙!

    “没法打也得打!如果胡友林真的落到他们手,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胡友林带走?再说了,赵长枪就算能来,他又有多少人?杯水车薪而已!魏婷,你如果再打退堂鼓,当心我以蛊‘惑’军心罪,对你执行战场纪律!”

    “你‘混’蛋!”魏婷骂了一句,将枪口重新瞄准了开阔地上的敌人。

    事已至此,只能战斗了!魏婷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托尔斯的人将胡友林带走。

    “枪哥,你现在到了哪里?但愿你能赶得上我们的战斗!”魏婷心默默祈祷。

    此时的赵长枪在赶来的路上风驰电掣!

    米利克并没有让屠益龙他们就等,片刻功夫,屠益龙便看到无名汉子押着一个人从护林房走了出来。车灯照耀下,屠益龙依稀看到那是一个东方人的面孔。

    “剑主大人,我们找到胡友林了!”一个彪形大汉一边快步的走向米利克,一边大声喊道。

    然而他话刚刚喊出口,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枪响,接着便一头扑倒在,一颗子弹从他的眉心‘射’入,后脑蹿出,带走半拉脑壳!

    “给我打!将胡友林抢过来!”屠益龙一声暴喝,手枪再次打出几个短点‘射’。刚才就是他一枪打死了那个彪形大汉。

    猎狐小组的成员一边不断的开枪,一边快的朝树林边缘运动,以便扩大‘射’界,防止子弹打在树干上。

    屠益龙本来以为仗着他们的突然打击,一定能在第一时间大量的消灭敌人,缩小他们和对方的人数差距的,然而战斗一开始,他发现上帝之剑的反映度竟然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只见上帝之剑的成员发现树林有敌人后,迅的卧倒在地,一边在地上不断的滚动寻找掩体,一边不断的朝树林开枪,压制猎狐小组‘射’击!

    此时虽然双方使用的都是轻武器,但是对方的人数几乎是猎狐小组的三倍!所以他们的火力密度也是猎狐小组的三倍多!密集的子弹将猎狐小组打的几乎不敢冒头!只能躲在大树的后面凭感觉向外打枪。

    万幸的是,猎狐小组占据了地利的优势,他们躲在黑暗的树林,米利克的人根本无法看到他们的人影,只是对着树林胡‘乱’‘射’击!

    “先把他们的车打掉!”屠益龙一边用英语大吼,一边哒哒哒扫除一梭子,将一辆商务车的油箱打成了喷壶,散发着浓重气味的汽油喷洒而出。

    猎狐小组的其他队员恍然大悟,迅改变‘射’击目标,将子弹朝商务车轮胎油箱扫了过去,眨眼间便把对方的汽车全部报废了。

    子弹摩擦汽车发出的火星最终点燃了汽油,汽车开始发生连环爆炸,轰轰轰的巨响声,一辆辆汽车被高高的抛向空,然后又落在地面上不断的翻滚。

    爆炸产生的气‘浪’和四处‘乱’飞的汽车零部件给米利克的人造成了巨大的伤亡,片刻之间,米利克的人便有十几个趴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冲进去!消灭他们!”米利克一声虎吼,从地上猛然弹了起来,然后好像一阵风一样便冲向了树林的方向!

    屠益龙将枪口对准米利克迅就是一个短点‘射’,然而就在他扣动扳机的刹那,他看到身材高大的米利克好像感知到了有人要朝他开枪一样,竟然猛然一个鱼跃便侧扑了出去!

    屠益龙的短点‘射’打飞了!

    就这短短的时间内,米利克便向猎狐小组的阵地靠近了十几米!而双方之间的距离本来局只有五十多米,再给米利克几个冲锋,他就能冲进猎狐小组的阵营了!

    魏婷感到事态危急,也举枪对准了米利克扫‘射’了过去!

    然而米利克的动作太快了!只见他在地上滚动了几下后,猛然又从地上弹了起来,猛然前冲!

    米利克的运动轨毫无规律‘性’,度又快的有些离谱,火光映衬下,几乎只看到一道残影!屠益龙和魏婷的子弹竟然全都打飞了!

    屠益龙和魏婷的眼同时‘露’出一丝骇然之‘色’,心不禁同时想道:“妈的,这个外国鬼子还是人吗?他的度为什么这么快?”

    当两人打算继续朝米利克开枪的时候,忽然从对面飞来无数的子弹,劈头盖脸的朝他们两人扫了过来,将他们身边的树木打的噗噗直响亮!

    两人无奈,只好迅的伏地身子,在地上几个翻滚,躲开弹幕的扫‘射’范围!

    就是这短暂的片刻,米利克冲进了猎狐小组的阵地!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