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危险

    “屠益龙!你这样会害了大家,害了所有人的!”魏婷一边恨恨的嘟囔,一边跳上汽车,朝屠益龙追去。 hua,最新章节访问: 。

    让魏婷纳闷的是,屠益龙的车子又向前行驶了大约一公里后,忽然停了下来,屠益龙也从车上跳了下来,向后面的车子示意,让大家下车。

    众人纷纷下车,围拢到了屠益龙身边,魏婷也围拢了过去。

    屠益龙看看站到他身边的魏婷,然后对大家说道:“再有一公里就到达这片树林的心位置,也就是胡友林藏身的位置了。但是根据枪哥得到的消息,树林已经有埋伏,所以,我们不能直接一头扎进去。大家将车子开到树林藏起来。不要沿着大路走,我们从树林里面‘插’进去,一旦发现敌人立刻开枪消灭他们!记住,不要太分散,以防走散!”

    屠益龙说着话,一马当先走下路基,扎进了旁边的树林。几个兄弟重新爬到汽车上,将车子开进了树林藏了起来,其他众人则纷纷跟在屠益龙的身边,也钻进了树林。

    应该说屠益龙还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指挥员。虽然他有些不相信赵长枪的消息,但是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没有在让大家开车往里冲。

    屠益龙的这个忽然的决定,大大延长了他们冲进敌人包围圈的时间,无意为援兵的到来争取了时间。

    魏婷本来以为他们一定会在树林遇到敌人的阻击的,没想到他们躲在树林一路向前,直到他们靠近了树林的心地带,朦胧夜‘色’下,已经看到了在树林开阔地带的一个护林房,他们也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你不是说这里有埋伏吗?怎么我什么都没看到?”屠益龙有些嘲讽的对离他不远的魏婷说道。

    魏婷双‘腿’微曲,手平端着已经处于待击发状态的冲锋枪,皱着眉头说道:“枪哥消息不会有错的!我觉得这个树林实在诡异了。我总感觉我们好像成了别人的猎物,有人正在暗监视着我们!这树林这么大,我们只有二十多个人,敌人躲藏暗,如果不向我们开枪,我们根本发现不了他们。”

    “枪哥,枪哥!又是枪哥!我早就说过,赵长枪的消息并不一定是准确的,你偏不信!都说恋爱的智商为零,今天我总算见识了。<strong>hua</strong>”屠益龙说着,就要迈步离开树林,走上不远处的柏油马路,然后横穿柏油马路闯进建设在一个开阔地的护林房。根据他得到的消息,胡友林就藏在那个护林房!

    然而屠益龙刚刚迈步,却听到魏婷忽然冲他喊道:“等一下,有车进入树林了!看看是敌是友!”

    屠益龙抬头朝柏油马路的远处看去,果然看到一串光点由远及近快的朝他们的方向靠拢了过来!显然那是汽车的灯光!

    “隐蔽!”屠益龙一声令下,猎狐小组的所有成员全都躲了起来!

    时间不大,屠益龙便看到一列车队进入了他们的视野,一共有十辆车,清一‘色’的全是商务车,车子一直开到了林的开阔地上才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个个黑衣黑‘裤’的彪形大汉怀里抱着冲锋枪,从车上跳了下来。

    魏婷粗略的数了一下,对方竟然有八十多人!这些人下车后,迅组成了警戒队形,将枪口对准了四周的树林!

    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年男人最后从车上下来,屠益龙惊讶的看到这个年人竟然好像世纪武士一样,背后背了一柄大剑!剑柄的尾端镶嵌这一刻大号的钻石,在灯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辉。

    “卡蒂诺,带你的人进去看看,看看我们的小绵羊是不是在这所房子里!”黄头发年人冲一个彪形大汉说道。

    “是!剑主大人!”彪形大汉答应一声,想身边的几个人一招手,五个人抱着枪,迅的朝护林房跑去!

    彪形大汉来到护林房前,毫不客气的抬脚就朝房‘门’踹了过去,护林房木质的房‘门’顿时被哐当一声踹到在地上,然后五个人好像一阵风一样便冲了进去!

    魏婷看着外面的一切,悄悄的靠近到屠益龙身边说道:“你现在知道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个假消息了吧?”

    屠益龙愣了一吓,说道:“你怎么知道?”

    “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对方那个背着大剑的人就是上帝之剑的剑主米利克!而米利克是托尔斯的人!米利克的到来就说明,托尔斯也得到了和我们同样的消息!他们也是为了胡友林来的!”魏婷小声说道。

    “托尔斯有自己的情报络,我们能知道胡友林的下落,他们当然也能知道胡友林的下落!等等看吧,如果他们真的能从护林房找到胡友林,我们必须将胡友林从对方手抢过来!所有人准备战斗!”屠益龙下达了命令!

    “等一下,对方人数太多!这个仗没法打!我们必须等待枪哥的援兵到来!”魏婷小声阻止屠益龙!

    “没法打也得打!如果胡友林真的落到他们手,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胡友林带走?再说了,赵长枪就算能来,他又有多少人?杯水车薪而已!魏婷,你如果再打退堂鼓,当心我以蛊‘惑’军心罪,对你执行战场纪律!”

    “你‘混’蛋!”魏婷骂了一句,将枪口重新瞄准了开阔地上的敌人。

    事已至此,只能战斗了!魏婷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托尔斯的人将胡友林带走。

    “枪哥,你现在到了哪里?但愿你能赶得上我们的战斗!”魏婷心默默祈祷。

    此时的赵长枪在赶来的路上风驰电掣!

    米利克并没有让屠益龙他们就等,片刻功夫,屠益龙便看到无名汉子押着一个人从护林房走了出来。车灯照耀下,屠益龙依稀看到那是一个东方人的面孔。

    “剑主大人,我们找到胡友林了!”一个彪形大汉一边快步的走向米利克,一边大声喊道。

    然而他话刚刚喊出口,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枪响,接着便一头扑倒在,一颗子弹从他的眉心‘射’入,后脑蹿出,带走半拉脑壳!

    “给我打!将胡友林抢过来!”屠益龙一声暴喝,手枪再次打出几个短点‘射’。刚才就是他一枪打死了那个彪形大汉。

    猎狐小组的成员一边不断的开枪,一边快的朝树林边缘运动,以便扩大‘射’界,防止子弹打在树干上。

    屠益龙本来以为仗着他们的突然打击,一定能在第一时间大量的消灭敌人,缩小他们和对方的人数差距的,然而战斗一开始,他发现上帝之剑的反映度竟然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只见上帝之剑的成员发现树林有敌人后,迅的卧倒在地,一边在地上不断的滚动寻找掩体,一边不断的朝树林开枪,压制猎狐小组‘射’击!

    此时虽然双方使用的都是轻武器,但是对方的人数几乎是猎狐小组的三倍!所以他们的火力密度也是猎狐小组的三倍多!密集的子弹将猎狐小组打的几乎不敢冒头!只能躲在大树的后面凭感觉向外打枪。

    万幸的是,猎狐小组占据了地利的优势,他们躲在黑暗的树林,米利克的人根本无法看到他们的人影,只是对着树林胡‘乱’‘射’击!

    “先把他们的车打掉!”屠益龙一边用英语大吼,一边哒哒哒扫除一梭子,将一辆商务车的油箱打成了喷壶,散发着浓重气味的汽油喷洒而出。

    猎狐小组的其他队员恍然大悟,迅改变‘射’击目标,将子弹朝商务车轮胎油箱扫了过去,眨眼间便把对方的汽车全部报废了。

    子弹摩擦汽车发出的火星最终点燃了汽油,汽车开始发生连环爆炸,轰轰轰的巨响声,一辆辆汽车被高高的抛向空,然后又落在地面上不断的翻滚。

    爆炸产生的气‘浪’和四处‘乱’飞的汽车零部件给米利克的人造成了巨大的伤亡,片刻之间,米利克的人便有十几个趴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冲进去!消灭他们!”米利克一声虎吼,从地上猛然弹了起来,然后好像一阵风一样便冲向了树林的方向!

    屠益龙将枪口对准米利克迅就是一个短点‘射’,然而就在他扣动扳机的刹那,他看到身材高大的米利克好像感知到了有人要朝他开枪一样,竟然猛然一个鱼跃便侧扑了出去!

    屠益龙的短点‘射’打飞了!

    就这短短的时间内,米利克便向猎狐小组的阵地靠近了十几米!而双方之间的距离本来局只有五十多米,再给米利克几个冲锋,他就能冲进猎狐小组的阵营了!

    魏婷感到事态危急,也举枪对准了米利克扫‘射’了过去!

    然而米利克的动作太快了!只见他在地上滚动了几下后,猛然又从地上弹了起来,猛然前冲!

    米利克的运动轨毫无规律‘性’,度又快的有些离谱,火光映衬下,几乎只看到一道残影!屠益龙和魏婷的子弹竟然全都打飞了!

    屠益龙和魏婷的眼同时‘露’出一丝骇然之‘色’,心不禁同时想道:“妈的,这个外国鬼子还是人吗?他的度为什么这么快?”

    当两人打算继续朝米利克开枪的时候,忽然从对面飞来无数的子弹,劈头盖脸的朝他们两人扫了过来,将他们身边的树木打的噗噗直响亮!

    两人无奈,只好迅的伏地身子,在地上几个翻滚,躲开弹幕的扫‘射’范围!

    就是这短暂的片刻,米利克冲进了猎狐小组的阵地!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零三章 压力    七绝来到之前,苗毅也正在向寇铮解释江一一的事情。

    寇家倒不是知道了江一一自杀的事情,而是知道了江一一落在了苗毅的手中只不过一直在等苗毅的消息,谁知等了半天不见苗毅那边吭声,寇铮只好主动传讯来问,获悉江一一自杀的情形后也是吃了一惊。

    寇铮倒也没因此多说什么,只是很隐晦地提醒了一句,大概的意思是,都是一家人了,以后记得有什么事情要及时向寇家汇报之类的,你这样我行我素算怎么回事?蒙血一旦下了杀手,寇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行?

    当然,蒙血只是托词,那意思就差直接点明了,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必须要向寇家汇报,否则寇家会不高兴。

    苗毅嘴上也应承了下来,只是心里还有些不舒服,寇家的掌控意味很浓。

    倒是云知秋在旁开导,想掌控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让他从另一面想一想,他如今一旦出事必然要牵连到寇家,寇家的心情也可以理解。

    七绝来后,同样应付寇家的话又应付了七绝。

    获知了详情禀报后,曹满沉吟许久,突然冷笑一声,“妹妹?看来江一一的妹妹在群英会的手上为人质,难怪了。”一转身又略显迟疑,“这江一一就算要以死明志,为何要在这个当口自杀?去了天庭再自杀岂不更稳妥?”

    七绝:“兴许是怕去了天庭没有再自裁表白的机会,才会抓住这个空隙吧。”

    曹满:“我也希望是这样,就怕牛有德那边耍了什么手段,你说牛有德会不会已经从江一一的嘴中撬出了什么?”

    七绝:“按理说不太可能吧,我们把人送到总镇府的同时,消息就放出去了,天庭应该会立刻对牛有德施压,牛有德既然没杀江一一,焉能再对虚弱不堪的江一一硬来?江一一嘴硬的很,弄死了的话。他也不好交差。”

    曹满:“有点道理,不管牛有德有没有知道什么,现在麻烦的是江一一死了,天庭那边肯定会对我们疑神疑鬼防着…计划的好好的。居然会出这漏子,平白闹心,晦气!”

    一场风波就此过去,知情者不吐露,外人也不知道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当是信义阁抓了江一一给牛有德立功的机会,压根就不知道其中的猫腻,甚至有许多人压根不知道是信义阁把江一一送到了苗毅的手上。事实上世上的许多事情本就如此,有些事情非参与者永远不知道其中的秘密。

    而苗毅也真的因此立功了,江一一被擒受死,对天庭内部的不少官员来说可谓大快人心,终于少了一个让人提心吊胆的祸害,此贼不死说不定哪天就要搞到自己头上来,而对那些本就遭过祸害的人来说更是出口恶气。

    别看江一一只是个淫贼,但影响力很大。江一一伏法令天下人都为之交头接耳,尤其是落在了苗毅的手上,再次令牛有德的名声大振。不过也有流言蜚语趁机落井下石,说什么是不是牛有德的夫人已经被江一一侵犯过之类的,有心人非要这样搞,些许杂音也让人没办法,谁也不能堵住天下所有人的嘴。

    倒是朝堂上有人跳出来帮苗毅邀功,鉴于影响,没人反对,顺利让苗毅连升三级。一节黑甲升为了三节黑甲。

    送走了传旨人员,回到正堂的苗毅抖开战甲看了看,摇头道:“听说这次升级顺利的很,竟然没人从中作梗。”

    杨庆自然知道他所谓的作梗之人是谁。谁有心贬苗毅自然谁就是想作梗的人,在旁笑道:“那位不想江一一的事情继续扩大罢了,只好顺水推舟,否则怕是不能连升三级。当然,与寇家在朝堂上的影响力也有关,否则没人会帮大人这个级别的在朝堂上开这个口。也得罪人,若没寇家施压,那位怕是乐得继续装糊涂,这就是朝上有人好办事。”

    “做贼心虚!”苗毅嗤之以鼻,晃了晃手中战甲,似乎没多大的兴趣:“一节黑甲和四节黑甲之间的差别对我来说有没什么意义吗?”

    杨庆笑道:“意义还是有点的,至少节省了大人级别攀升回去的时间。寇家也知道没那么容易把大人给弄出鬼市,所以大人的级别一旦足够了,鬼市总镇的位置容不下了大人,届时就是寇家名正言顺把大人弄回去统帅千军万马的时候了,寇家对此应该很期待。”

    如今杨庆也感觉到了苗毅对自己态度的变化,有什么事情基本都会和他商量着来,至少在鬼市这边就放了足够的权力给他,如今总镇府这边除了苗毅就算他管制权力最大,这变化让他很高兴,至少代表了一定的信任,如此回过头来看,发现酉丁域之事也不算什么坏事好。

    苗毅叹道:“怕就怕其中会生波折,不想看到这一幕发生的人还是挺多的。”

    杨庆:“至少有寇家在背后和夏侯家交换利益,大人在鬼市的安全应该不用太担心,江一一的事情就是证明。待大人到了寇家的北军统帅大军时,有了大批人马在身边,外人想再轻易动大人也难了。”

    “嗯,暂时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对了,回去的事情你抓紧时间准备。”

    “属下这边已经准备妥当了,随时能回去。”

    苗毅点了点头,眼前的一关算是勉强过去了,可还有一个麻烦让他头疼,月瑶那边怎么办?

    想来想去,也没办法一直瞒着月瑶,最终还是来到了千儿的屋内,找到了月瑶。

    静静坐在屋内的月瑶偏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脑袋,手上玩弄着裙带不语。

    见她能说出那般疯话来,怕她出事,在她身上的禁制一直没解开过。

    苗毅偏头示意千儿关上门出去了,自己走到了正位的椅子上坐下了,两人默然无语一阵后,最终还是苗毅先出声了,“江一一死了。”

    月瑶玩弄着裙带的手颤抖了一下,手指抠着裙带,默默道:“你杀了他?”

    苗毅违心道:“没有!他自爆心脉自杀了……”将当时大概的情形讲了遍,他再护着妹妹也不会说出是云知秋逼死了江一一,令月瑶记恨云知秋一辈子,姑嫂关系本就不合,他没必要再添乱。

    月瑶眼中渐渐噙了泪光,毕竟是她曾经动过真情的男人,情窦初开却这样无疾而终,落的个悲凉结局,难道她自己就希望看到?低着的眉眼中滴落两颗泪珠,又迅速抬手擦了把,略带颤音道:“自作自受,死的好。”

    苗毅觉得她这话有点违心,男女之间发生过那种关系,又是她第一个动心的男人。听到这话他心里也难受,毕竟这桩孽缘是因他而起,是自己害了老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倒是月瑶又起身走了过来,两手一提裙子,噗通一声跪在了苗毅的跟前,哽咽道:“大哥,我错了,我不该说那样的话,大哥,你骂我打我吧。”想到自己当时把大哥给气得吐血的情形,她也一直后悔的不行,只是不知道大哥还会不会原谅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如今见大哥没有计较的意思,她越发后悔自己当时不知轻重的作为。

    有这态度,苗毅大感欣慰,摇头道:“算了,你当时也是一时情急口不择言,换了是我遇到这状况,你嫂子也许比你更着急,事情都过去了,一家人还能因为这点小事耿耿于怀不成,起来吧。”

    月瑶摇头道:“老三知错了,大哥不原谅我的话,我就一直跪着。”

    苗毅摊手笑道:“我不是已经原谅了你吗?快起来吧。”

    月瑶抬头一看,破涕为笑,这世上还有谁能对自己如此宽容?想到此,又是热泪夺眶而出,跪着走了两步,趴在了苗毅的腿上嚎啕大哭,自责:“大哥,老三真的知错了,老三后悔死了。”

    苗毅眼眶也有些湿润,从小到大,最看不得的就是弟弟妹妹哭,一见到就会认为自己没照顾好,对不起养父母的养育之恩,当年自己父母及两家养父母身亡,就有人说他是天煞孤星,专克家人,虽然他表面上不承认,但是心中也惶恐,担心自己又会害了老二和老三,而事实上这次也的确是自己害了老三,深吸一口气,轻抚着月瑶的后脑勺叹道:“没关系,都过去了!江一一的事情也不要放在心上了,我家老三长的这么漂亮,如此优秀,大哥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找个世上最好、最疼我家老三的男人,一定不会委屈了老三,你放心,大哥说到做到。”

    月瑶趴在他腿上用力摇了摇头,又抬头抹了把眼泪,正色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老三这辈子不嫁了!”

    苗毅震惊,突如其来的压力差点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那是一种自己毁了老三一辈子的压力,脸一沉道:“年纪轻轻说什么胡话!什么叫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经历过几个男人,怎么就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一个江一一至于把一船人打翻吗?天下好男人多的是,只是你没遇见而已!”

    月瑶摇头:“和江一一无关,离了男人我又不是活不下去,不想嫁了,真的不想找了。”

    苗毅霍然站起,也一把捞了她胳膊,将她给扯了起来,“是不是担心别人说你破鞋之类的?就算你和江一一有什么又怎样?我保证一切都不是问题,有大哥给你撑腰,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大哥向你保证,难道大哥的话你也不信吗?”(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