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七绝来到之前,苗毅也正在向寇铮解释江一一的事情。

    寇家倒不是知道了江一一自杀的事情,而是知道了江一一落在了苗毅的手中只不过一直在等苗毅的消息,谁知等了半天不见苗毅那边吭声,寇铮只好主动传讯来问,获悉江一一自杀的情形后也是吃了一惊。

    寇铮倒也没因此多说什么,只是很隐晦地提醒了一句,大概的意思是,都是一家人了,以后记得有什么事情要及时向寇家汇报之类的,你这样我行我素算怎么回事?蒙血一旦下了杀手,寇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行?

    当然,蒙血只是托词,那意思就差直接点明了,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必须要向寇家汇报,否则寇家会不高兴。

    苗毅嘴上也应承了下来,只是心里还有些不舒服,寇家的掌控意味很浓。

    倒是云知秋在旁开导,想掌控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让他从另一面想一想,他如今一旦出事必然要牵连到寇家,寇家的心情也可以理解。

    七绝来后,同样应付寇家的话又应付了七绝。

    获知了详情禀报后,曹满沉吟许久,突然冷笑一声,“妹妹?看来江一一的妹妹在群英会的手上为人质,难怪了。”一转身又略显迟疑,“这江一一就算要以死明志,为何要在这个当口自杀?去了天庭再自杀岂不更稳妥?”

    七绝:“兴许是怕去了天庭没有再自裁表白的机会,才会抓住这个空隙吧。”

    曹满:“我也希望是这样,就怕牛有德那边耍了什么手段,你说牛有德会不会已经从江一一的嘴中撬出了什么?”

    七绝:“按理说不太可能吧,我们把人送到总镇府的同时,消息就放出去了,天庭应该会立刻对牛有德施压,牛有德既然没杀江一一,焉能再对虚弱不堪的江一一硬来?江一一嘴硬的很,弄死了的话。他也不好交差。”

    曹满:“有点道理,不管牛有德有没有知道什么,现在麻烦的是江一一死了,天庭那边肯定会对我们疑神疑鬼防着…计划的好好的。居然会出这漏子,平白闹心,晦气!”

    一场风波就此过去,知情者不吐露,外人也不知道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当是信义阁抓了江一一给牛有德立功的机会,压根就不知道其中的猫腻,甚至有许多人压根不知道是信义阁把江一一送到了苗毅的手上。事实上世上的许多事情本就如此,有些事情非参与者永远不知道其中的秘密。

    而苗毅也真的因此立功了,江一一被擒受死,对天庭内部的不少官员来说可谓大快人心,终于少了一个让人提心吊胆的祸害,此贼不死说不定哪天就要搞到自己头上来,而对那些本就遭过祸害的人来说更是出口恶气。

    别看江一一只是个淫贼,但影响力很大。江一一伏法令天下人都为之交头接耳,尤其是落在了苗毅的手上,再次令牛有德的名声大振。不过也有流言蜚语趁机落井下石,说什么是不是牛有德的夫人已经被江一一侵犯过之类的,有心人非要这样搞,些许杂音也让人没办法,谁也不能堵住天下所有人的嘴。

    倒是朝堂上有人跳出来帮苗毅邀功,鉴于影响,没人反对,顺利让苗毅连升三级。一节黑甲升为了三节黑甲。

    送走了传旨人员,回到正堂的苗毅抖开战甲看了看,摇头道:“听说这次升级顺利的很,竟然没人从中作梗。”

    杨庆自然知道他所谓的作梗之人是谁。谁有心贬苗毅自然谁就是想作梗的人,在旁笑道:“那位不想江一一的事情继续扩大罢了,只好顺水推舟,否则怕是不能连升三级。当然,与寇家在朝堂上的影响力也有关,否则没人会帮大人这个级别的在朝堂上开这个口。也得罪人,若没寇家施压,那位怕是乐得继续装糊涂,这就是朝上有人好办事。”

    “做贼心虚!”苗毅嗤之以鼻,晃了晃手中战甲,似乎没多大的兴趣:“一节黑甲和四节黑甲之间的差别对我来说有没什么意义吗?”

    杨庆笑道:“意义还是有点的,至少节省了大人级别攀升回去的时间。寇家也知道没那么容易把大人给弄出鬼市,所以大人的级别一旦足够了,鬼市总镇的位置容不下了大人,届时就是寇家名正言顺把大人弄回去统帅千军万马的时候了,寇家对此应该很期待。”

    如今杨庆也感觉到了苗毅对自己态度的变化,有什么事情基本都会和他商量着来,至少在鬼市这边就放了足够的权力给他,如今总镇府这边除了苗毅就算他管制权力最大,这变化让他很高兴,至少代表了一定的信任,如此回过头来看,发现酉丁域之事也不算什么坏事好。

    苗毅叹道:“怕就怕其中会生波折,不想看到这一幕发生的人还是挺多的。”

    杨庆:“至少有寇家在背后和夏侯家交换利益,大人在鬼市的安全应该不用太担心,江一一的事情就是证明。待大人到了寇家的北军统帅大军时,有了大批人马在身边,外人想再轻易动大人也难了。”

    “嗯,暂时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对了,回去的事情你抓紧时间准备。”

    “属下这边已经准备妥当了,随时能回去。”

    苗毅点了点头,眼前的一关算是勉强过去了,可还有一个麻烦让他头疼,月瑶那边怎么办?

    想来想去,也没办法一直瞒着月瑶,最终还是来到了千儿的屋内,找到了月瑶。

    静静坐在屋内的月瑶偏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脑袋,手上玩弄着裙带不语。

    见她能说出那般疯话来,怕她出事,在她身上的禁制一直没解开过。

    苗毅偏头示意千儿关上门出去了,自己走到了正位的椅子上坐下了,两人默然无语一阵后,最终还是苗毅先出声了,“江一一死了。”

    月瑶玩弄着裙带的手颤抖了一下,手指抠着裙带,默默道:“你杀了他?”

    苗毅违心道:“没有!他自爆心脉自杀了……”将当时大概的情形讲了遍,他再护着妹妹也不会说出是云知秋逼死了江一一,令月瑶记恨云知秋一辈子,姑嫂关系本就不合,他没必要再添乱。

    月瑶眼中渐渐噙了泪光,毕竟是她曾经动过真情的男人,情窦初开却这样无疾而终,落的个悲凉结局,难道她自己就希望看到?低着的眉眼中滴落两颗泪珠,又迅速抬手擦了把,略带颤音道:“自作自受,死的好。”

    苗毅觉得她这话有点违心,男女之间发生过那种关系,又是她第一个动心的男人。听到这话他心里也难受,毕竟这桩孽缘是因他而起,是自己害了老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倒是月瑶又起身走了过来,两手一提裙子,噗通一声跪在了苗毅的跟前,哽咽道:“大哥,我错了,我不该说那样的话,大哥,你骂我打我吧。”想到自己当时把大哥给气得吐血的情形,她也一直后悔的不行,只是不知道大哥还会不会原谅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如今见大哥没有计较的意思,她越发后悔自己当时不知轻重的作为。

    有这态度,苗毅大感欣慰,摇头道:“算了,你当时也是一时情急口不择言,换了是我遇到这状况,你嫂子也许比你更着急,事情都过去了,一家人还能因为这点小事耿耿于怀不成,起来吧。”

    月瑶摇头道:“老三知错了,大哥不原谅我的话,我就一直跪着。”

    苗毅摊手笑道:“我不是已经原谅了你吗?快起来吧。”

    月瑶抬头一看,破涕为笑,这世上还有谁能对自己如此宽容?想到此,又是热泪夺眶而出,跪着走了两步,趴在了苗毅的腿上嚎啕大哭,自责:“大哥,老三真的知错了,老三后悔死了。”

    苗毅眼眶也有些湿润,从小到大,最看不得的就是弟弟妹妹哭,一见到就会认为自己没照顾好,对不起养父母的养育之恩,当年自己父母及两家养父母身亡,就有人说他是天煞孤星,专克家人,虽然他表面上不承认,但是心中也惶恐,担心自己又会害了老二和老三,而事实上这次也的确是自己害了老三,深吸一口气,轻抚着月瑶的后脑勺叹道:“没关系,都过去了!江一一的事情也不要放在心上了,我家老三长的这么漂亮,如此优秀,大哥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找个世上最好、最疼我家老三的男人,一定不会委屈了老三,你放心,大哥说到做到。”

    月瑶趴在他腿上用力摇了摇头,又抬头抹了把眼泪,正色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老三这辈子不嫁了!”

    苗毅震惊,突如其来的压力差点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那是一种自己毁了老三一辈子的压力,脸一沉道:“年纪轻轻说什么胡话!什么叫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经历过几个男人,怎么就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一个江一一至于把一船人打翻吗?天下好男人多的是,只是你没遇见而已!”

    月瑶摇头:“和江一一无关,离了男人我又不是活不下去,不想嫁了,真的不想找了。”

    苗毅霍然站起,也一把捞了她胳膊,将她给扯了起来,“是不是担心别人说你破鞋之类的?就算你和江一一有什么又怎样?我保证一切都不是问题,有大哥给你撑腰,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大哥向你保证,难道大哥的话你也不信吗?”(未完待续。)

第1444章    “小主人,不好了,我们所在的星球突然飞来一座白骨祭魔塔。”

    唐磊喘着黑天魔螳的眼光,看向天穹,一座泛着无穷魔气的白骨祭魔塔,从天外飞至。

    那恐怖的魔气几乎完全把四周的几十颗星珠都笼罩住了。

    在唐磊、黑天魔螳的感应下,血海枯骨域白骨祭魔塔的数量,已经达到惊人的十三座!

    这十三府白骨祭魔塔,每一座都像是一座庞大无比的白色山岳,由亿万超级强大生灵的白骨堆砌而成,邪气四溢、煞气汇聚着超级巨大的星去,让整个天穹都变成漆黑的颜色。

    唐磊、黑天魔螳所隐藏的星球,原本就是一个凶险之极的地方,这里邪气旺盛、血煞之气浓郁得就算是仙帝进来,其实力也会被压制到仙皇境界。

    可是,对于修魔者来说,这里是一个修炼的超级天堂!

    甚至比蛮荒仙域的阴邙星地下魔窟也绝对不差的一个修魔的星球。

    咻咻咻!

    白骨祭魔塔,按着神秘的阵势力直接落下。

    如一座白色巨山在此星球上生根!

    同时!

    十三座白骨祭魔塔,在十三颗魔界星球之上交相辉映。

    一种神秘的能量波动,把十三座白骨祭魔塔连成一个整体!

    血海枯骨域之内,不少星球则散发出一层层浓郁之极的血光,每一寸泥土都诡异地变成殷红如血。像是在预示被白骨祭魔塔大阵笼罩的星球,将会变成一片真正的死亡之地。

    甚至,在十三魔白骨祭魔塔斩外围。也必将有成立千上万颗魔界星球受到波及。

    无数生命会在第一时间被白骨祭魔塔吞噬所有的生机、灵魂!

    “嗡嗡嗡嗡……”

    十三座座白骨祭魔塔,突然光华大亮,一个神秘之极的血煞大阵,缓缓的旋转。

    每一座白骨祭魔塔都开始散发出一股吞噬一切的神秘魔力。

    十三个超级巨大的吞噬性能量漩涡第一时间产生,竟然开始吸收方圆成千上万颗星球上的生命力、灵魂力!

    这是一个超级的噬生、噬魂大阵!

    吞噬生机、消融灵魂!

    一旦十三个超级祭魔塔形成的超级大阵攻击全开,那么,别说是唐磊、黑天魔螳无法逃走。就算是魔帝甚至是五阶巅峰魔圣。都会被生生纷给吸成人干!

    “不好!这是至尊邪血化神阵!而且主阵的白骨祭魔塔,个个都是先天灵宝。天啊。这……这玄天魔圣哪里来的这等组合性阵宝?这东西如果落在四阶圣人的手里,都足以让他轻松灭杀六阶魔圣……”黑天魔螳的见识极为不凡,看清了这白骨祭魔塔的底细,也禁不住惊骇出声。

    唐磊绝望地苦笑。“看来,这玄圣魔圣我我们得到的那绝世魔兵似乎抱着志在必得的心思啊!”

    黑天魔螳顿时翻了翻白眼!

    如果这绝世魔兵的真正根脚与品阶被泄露了出去,别说玄天魔圣这样一个区区二阶圣人,只怕六七阶的圣人甚至是圣尊,都会前来争个你死我活!

    “小主人,只怕你还不知道,你得到的不是什么混沌至宝,而是一件真正的魔神的道器戮神戟啊!”黑天魔螳心中腹诽着,可是根本就不敢把戮神戟的真正底细告诉唐磊。

    “呼呼呼呼……”

    十三座白骨祭魔塔之上。各自站着一位魔帝级强者。这些魔帝的身上散发出磅礴的魔气,形成一片让人绝望的恐怖魔去,借助白骨祭魔塔的力量。在虚空刻下一条条神奇而特殊的魔纹、秘篆,化为一根根禁锢空间的神链。

    显然,它们在阻止任何生灵的突围、逃走!

    这些时日以来,他们也被唐磊的[如意易形敛息术]给弄得是疲于奔命。

    每每要抓住、灭杀唐磊的时候,又意外地被他易成其他生灵或“队友”给唬弄、逃走。

    也正是如此,这些人才下了狠心。准备不放走任何一个生灵,抱着“宁可错杀亿万生灵。也绝不放走一人。”的心思,把唐磊给留下来。

    外太空之中,玄天魔圣负手而立。

    十三座白骨祭魔塔,在十三尊魔帝的联手主阵下,愣是把整个血海枯骨域都笼罩在大阵之中。

    强大的魔圣圣念,全力感应着这一方小型星域之内的魔兽、凶兽与诸多修魔生灵,他的脸色都十分激动。

    他本身提二阶圣人,拥有这十三座白骨祭魔塔这样的组合型先天灵宝,这东西一座就是一件先天灵宝。它们组合在一起,释放的攻击力足以超级大多数的先天至宝。

    虽然玄天魔圣不能完全发挥这组合型法宝的全部实力,但也可以持之对抗四阶巅峰圣人。

    甚至,如果运气好,说不得还可以与一尊五阶圣人争斗一下。

    本来,他是绝对不会暴露自己的这件组合性法宝的。

    可是,连续追杀了唐磊半年,都没有成功。这让他彻底地发狂。

    更主要的是,他知道唐磊得到的那件绝世魔兵,不是什么混沌至宝,而是一件道器!

    是以,玄天魔圣也不再顾及那么多了。

    只要能够抢到这件道器戮神戟,别说毁灭一个小型星域的众生,就算摧毁一个大型星域的所有生灵,他也会干的!

    更何况,这段时间宇宙级的大劫也快临近。甚至混沌中更有超级机缘出现。

    这让“大劫不至,圣人不出”的盟约被强行打破。越来越多的圣人开始出现在诸天万界。开始为宇宙级的大劫准备起来。

    玄天魔圣也有心去混沌中的[皓阳神宫]闯荡一翻。

    而他意外认出唐磊所得到的戮神戟是一件道器后,哪里还能忍得住。

    可是,唐磊虽然实力极低,但是有如意易形敛息术以及一只神秘的无法感应到其身体、意识的黑色螳螂相助,却是每每能从他的追杀之下逃出生天。

    这次,为了彻底解决唐磊,把戮神戟找到手。玄天魔圣不但把极擅占卜、推算的曾经的圣人道侣点星女圣找来,甚至把自己隐藏已久的组合型先天法宝也暴露出来,准备以雷霆之势杀灭唐磊、黑天魔螳。

    “唐磊,识相的把那绝世魔兵给我交出来吧。不然,本圣就算摧毁整个血海枯骨域,也要灭了你。哈哈,人也不希望整个血海枯骨域的亿万万众生因你而亡吧?”玄圣魔圣一边引动[至尊邪血化神阵],一边以言语相激。

    “该死,好无耻!”唐磊一脸铁青,即是愤怒,又满是绝望。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玄天魔圣,堂堂一个二阶圣人,对他这么一个小小的魔兵。居然动用了如此顶级的阵法,甚至还以亿万众生的性命相威胁。

    “交不交出戮神戟?”唐磊犹豫不决。

    不交出戮神戟,附近星域的亿万众生,会因他而亡。唐磊虽然是魔修,但是也绝不想别人而自己而死亡。

    可是一旦交出去,岂不趁了玄天魔圣之心意?

    甚至,这也是一种资敌的行为!

    一旦真的交出戮神戟,玄天魔圣的实力会疯狂提升。那么,他要成功报仇的几率也会迅速下降。

    一时间,唐磊面临最艰难的选择!

    “哈哈,唐磊,识时务为俊杰!只要你乖乖把东西给我,我一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看出唐磊的犹豫,玄天魔圣张狂地大笑,似乎真的吃定了唐磊。

    “好!我给!”唐磊咬了咬牙,相比起一件绝世魔兵,他还是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亿万亿众生而死亡。

    这不是他拥有伟大的情怀,而是他不向让自己的良心难安。

    “不要啊,小主人……”黑天魔螳连忙阻止。

    唐磊摇了摇头,坚定地道:“别阻止我!这绝世魔兵的等级就算再高,我也不会因之而让我的良心不安……”

    这么一说,唐磊正要把戮神戟交出。

    一个声音陡然诡异地响起:“说得好!千金难买有情郎,千宝难换我心安!胖子,你虽然修魔,但是还保持着一份赤子之心,哈哈,不错!果然不愧是我的兄弟……”(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