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谁的消息是真的

    魏婷给赵长枪打电话的时候,赵长枪恰好在和托恩通话,所以她才没有拨通赵长枪的电话。{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65288;&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77;&105;&97;&110;&72;&117;&97;&84;&97;&110;&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 更新好快。

    赵长枪结束和托恩的通话后,发现魏婷的电话,马上给魏婷回拨了过去。

    魏婷立刻将屠益龙不听赵长枪的命令,带领猎狐小组继续向百里林前进的事情告诉了赵长枪。

    魏婷本来以为赵长枪会想办法让人截住猎狐小组的,没想到赵长枪却说道:“听穿山豹的,你们继续赶往百里林,但是去到后,一定小小心谨慎,不要钻入了敌人的口袋!”

    魏婷虽然不知道赵长枪为什么忽然改变了主意,但是她并没有多问。她相信赵长枪,枪哥既然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自己只需要执行就行。魏婷唯一担心的是,屠益龙到达百里林之后,会不停自己的劝告,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唉!但愿屠益龙那个‘混’蛋能长点脑子!”魏婷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赵长枪安排完魏婷后,马上开始联系呆在好莱坞的专家,让他立刻联系最先被把总派遣到美国的那二百多名兄弟。那些兄弟来到之后,便被工人秘密安排到了几个不同的酒店。为了安全起见,这些天,赵长枪一直没有和他们取得任何联系,现在是他们亮剑的时候了!

    只要他们能及时的赶到百里林绝对能扭转战局!那些兄弟虽然身手和昔日的夹河九龙相差甚远,但是他们毕竟也是从先开始的毒龙会‘混’出来的,打架经验无比的丰富,而且他们参加过皮克岛政变的实战考验!个顶个都是最优秀的士兵!

    赵长枪唯一担心的就是,现在时间太紧,他们不能按时到达战场!

    专家接到赵长枪的通知后,不敢怠慢,马上开始联系人。<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自从来到美国后,这些兄弟在专家的带领下也没闲着,他们不仅准备了车子,而且从个人手中购买了大量了枪支弹‘药’,所以,这些人接到专家的电话后,立刻便开始行动起来。一个个车队从好莱坞不同地方冒出来,向着百里林风驰电掣而去!

    安排完这一切之后,赵长枪又转身对农民说道:“你现在立刻回去汇合博士和若萍,农民三个秘密赶往开勒小镇,打垮迪卡的人,抓住胡友林,即便不能抓住胡友林本人,也要拿到他手中的东西!迪卡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只派过去了三个人,我们也去三人。记住,一定做到行动隐蔽,要用暗杀的方式做掉对手!要做的干净利落!”

    “是!枪哥,我现在就走!”农民答应一声,就要冲出去。

    “等等,我们一块儿走!威尔森先生,为了保险起见,你必须跟我走一趟,我们两个一起赶往百里林!”赵长枪喊住了农民说道。

    农民这才恍然大悟,虽然现在威尔森已经投靠了他们,可是他别墅中那些保镖却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威尔森的房间里都发生了什么,他如果像刚才一样冒冒失失的跑出去,说不定会被人开黑枪打死。如果有威尔森陪着当然就另说了。

    赵长枪之说以要带着威尔森,也是害怕威尔森会出尔反尔,他和农民刚离开,这家伙再把一切都告诉了迪卡,可就糟糕了。

    威尔森当然知道赵长枪的意思。现在他已经将自己绑在赵长枪和托恩的战车上,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赵长枪和农民在威尔森的陪同下,来到别墅院子里。威尔森安排人开过来两辆车,一辆天蓝‘色’的布加迪威航,一辆法拉利。

    赵长枪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冲威尔森说道:“想不到威尔森先生还是一位超跑爱好者。”

    威尔森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说道:“都是我‘女’儿的。”

    “他们不和你住在一起?”

    “在一起,大概睡熟了。他们只知道我是绿箭集团的总裁。不知道我还是迪卡的情报员。走吧。”威尔森无所谓的说道。

    农民上了布加迪威航,而赵长枪则和威尔森上了法拉利,两辆极品跑车马达发出巨大的引擎轰鸣声,转瞬间便离开了别墅!

    赵长枪亲自驾车,将法拉利的速度提到了极限,红‘色’的法拉利在夜空下划出一道残影,犹如一枚贴地飞行的陆航导弹!

    威尔森的脸‘色’变得惨白,比之前在别墅中被赵长枪威‘逼’时还难看。就这车速,只要稍有不慎,肯定车毁人亡!就是车神舒马赫也不敢将车子开到这个速度吧?

    “你能不能将车开的慢点?我真后悔给你这辆车,早知道给你一辆普通的雪佛兰了。”威尔森强忍住心中的恶心感说道。

    “不能!我们的一只小分队已经赶往百里林,或许他们现在已经赶到了。我们必须将他们救下来!”赵长枪的双眼瞪得好像铜铃一样,时刻注视着前方的路况。

    前方弯道,赵长枪轻点刹车,微带方向盘,车子一个神漂移,完成了拐弯动作。然而就在他完成拐弯的瞬间,对面忽然一辆白‘色’的轿车径直朝他们驶了过来!

    “嘀”对方司机看到忽然从弯道后面冲出来的法拉利,吓得魂都飞了,拼了命的按喇叭。

    “哦!我的天!”威尔森也惊叫着瞪大了眼睛!

    眼看一场车祸已经难以避免!

    然而就在此时,威尔森忽然感到车身猛然向左倾斜,接着他眼睁睁的看到法拉利左边的车轮忽然腾空而起,擦着白‘色’轿车的车身疾驰而过!等到和对方的车子擦肩而过后,左边腾空的两个车轮才噗通一声重新落到了地上!

    白‘色’轿车的司机刹停了车子,从车上跳下来,也顾不得检查自己的车子,对着法拉利的屁股就破口大骂,然而还不等他一句话骂完,法拉利已经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如果不是他的耳边还残留着法拉利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他甚至有些怀疑刚才只是一个梦!

    “哦,我的天!”威尔森再次发出一声慨叹。

    同样一声慨叹,威尔森的感觉却有天壤之别。之前的一声慨叹,他感到自己的心脏都要从腔子里跳出来,现在一声慨叹,他感到自己的心又重新落回到了腔子里。

    “刺‘激’吧?玩的就是心跳!妈的,但愿我们还能赶得上。穿山豹,你最好给老子长点脑子,如果出了事情,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赵长枪好像在回答威尔森,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百里林是意译,是洛杉矶郊区一个面积庞大的人造林,环境优美,树木林立,落叶乔木,常青乔木,应有尽有,然而今天晚上,这里注定要成为一个屠宰场了!

    猎狐小组在屠益龙的指挥下,终于到达了百里林,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笔直的深入到树林里面,一直延伸到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好像通往幽冥地狱一般。

    魏婷坐在车里看着树林中灯光尽头无尽的黑暗,心脏莫名的砰砰的跳了起来。猛然一脚刹车,车子嘎吱一声停在了树林外面。

    魏婷一直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就是屠益龙的车,她突然刹车,将后面的屠益龙吓一跳,直到他的车头快‘吻’上魏婷的车屁股,才将车子听了下来。

    “刺影!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样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屠益龙从车上跳下来,愤怒的冲魏婷吼道。

    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和魏婷一起执行任务,是他的荣幸,也是他的机会——追求美‘女’的机会,同时魏婷还是他强有力的助手!可是自从赵长枪出现后,这一切就都变了!魏婷不但忽然变成了别人的‘女’朋友,断了他的念想,而且现在连他这个队长的话也不听了,什么事情都唯赵长枪马首是瞻,处处和自己作对,给自己拖后‘腿’!

    说句心里话,他现在真想马上将魏婷一脚踢回华国!

    “穿山豹!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枪哥说过,敌人已经在树林里埋伏下重兵,我们一头钻进去,就等于送去!枪哥已经说了,他会亲自赶过来,我的意见是,我们原地戒备,等待枪哥的到来,等到枪哥到来后,再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魏婷也有些恼怒屠益龙的刚愎自用,所以说话有些不客气。

    屠益龙本来就对魏婷和赵长枪的事情心怀不满,现在听到赵刚强一口一个“枪哥”,心中不禁更加恼怒。

    “刺影!你不会和我开玩笑吧?我们现在可是在异国他乡,是孤军作战!我们必须速战速决,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然后带走目标!我们在这里等着赵长枪,鬼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来?如果他一晚上不来,难道我们就这样空手而回?再说了,如果有人发现我们的行踪,报了警,警察到来我们怎么给警察解释?”

    屠益龙说完后,扭头成已经从车上下来的队员说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目标就在百里林中间一个护林芳内。别说对方不一定有埋伏,就算真的有埋伏,我们也能杀退他们,带走目标!我们是铁血军人,完成任务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所有人听我命令,上车,冲进去!魏婷!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不愿和我们一起行动,你可以回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在这里等着你的枪哥的到来!我会保留向上级汇报此事的权利!”

    屠益龙气冲冲向自己的汽车走去,走到车‘门’口又大声补充了一句:“所有人保持警惕,保险打开,子弹上膛,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虽然他的心中不相信赵长枪的消息,但是他也害怕树林中真的有埋伏!

    说完,屠益龙一头钻进了汽车,发动引擎,车子绕过魏婷的汽车,呼啸着朝树林里面冲去!

第一六零二章 你狠!    天宫,星辰殿。?﹝

    同司马问天联袂而来的高冠一开口,坐在长案后面的青主攸地站起,竖目怒视,“死了?怎么会自杀死了?你监察右部是怎么办差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还能干什么?”

    “陛下息怒,并非下面办差不利,而实在是事太过突然”拱着手的高冠将详细情况报上。

    “妹妹?什么乱七八糟的,那江一一说通没头没脑的话自杀是什么意思?”青主双手撑在案上,怒声道:“难道你们就没听出点可疑之处,这背后明显有什么隐情,你们居然不深挖,就这样放过了?”

    高冠立马道:“臣也认为有隐情,江一一临死前似乎是在向什么人传话,若臣没猜错的话,想必上官总管心里应该清楚。”

    几人一起看向了上官青,上官青有点尴尬和犹豫。

    青主怒目相视,“你知道什么还不快说出来?”

    上官青尴尬着一张老脸道:“好像,群英会那边为了控制江一一,好像拿了他妹妹做人质,看来江一一是在以死明志,以证明自己虽然受尽酷刑也没招出任何东西。”

    好像?司马问天嘴角微微一翘。

    青主愣了一下,上下瞅了眼上官青,有点明白了,什么叫好像,这老货怕是心里清楚的很,肯定有这么事,只是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显得太过卑劣了,不好讲出来而已。

    所以他也就没深究了,因为他明白有些事情下面也是没办法,想把事情办好免不了会用些不光彩的手段。青主火气消了大半,又慢慢坐下了,“不惜一死明志!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什么都没招出来。”

    上官青可不敢做这保证头被雷轰,“还需看信义阁那边的反应才能确定。”

    “牛有德那边呢?”青主斜眼道:“他如今和寇凌虚穿一条裤子,江一一在总镇府外打埋伏,你敢保证牛有德没试着撬开江一一的嘴巴?”

    “这”上官青迟疑。不敢保证。

    高冠道:“据江一一临死前交代,牛有德倒是没有审过他。”

    青主目光一转:“如果江一一隐瞒了向信义阁招供的事,难道就不能隐瞒向总镇府招供的事?这事朕怎么看都觉得蹊跷,要自杀为什么非要在交接的当口自杀。为什么不能来说清楚,要以死明志来后岂不更妥当?”

    高冠:“兴许是怕来后没机会自杀明志,他若不是趁着解开法力封印的瞬间自爆心脉,根本没机会自杀。”

    “是吗?”青主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倒是一旁一直保持静立的司马问天暗中传音道:“陛下。据安插在牛有德身边的探子报,牛有德的确没有对江一一进行审讯,一直在琢磨信义阁把江一一送到他手上有没有其他企图,没敢对江一一轻举妄动,牛有德也没想到江一一会自杀。”

    青主眉头微挑,听了这话,脸上的疑色才渐渐消退。

    高冠和上官青互相看了眼,都察觉到了司马问天在暗中向青主传音,不知道在暗地里沟通什么,只听青主冷哼一声。“拭目以待吧,看夏侯老鬼会不会难吧,若真的事了,你这老杀才摘了脑袋去以谢天下!”又指着上官青的鼻子破口大骂了一声,接着甩袖而去。

    上官青垮着脸低个头,心里明白,这事真要捅破了,谁不知道群英会是由他掌控,真有可能是他出来背这个黑锅,他不出来背难道要让青主出来背上这低劣的骂名?青主是要面子的人。高高在上惯了,神圣不可侵犯,哪受得了这个。

    待青主离去后,司马问天走到上官青身边。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拍了拍他的后背,“放心吧,陛下说的是气话,谁都知道,这事捅开了对夏侯家没一点好处。夏侯家那边顶多是拿这事来做要挟,若夏侯家真的知道了,也是拿来做利益交换,陛下也会让步,不可能走到拿你脑袋以谢天下的地步!”

    “哎!怎么就失手了呢,这江一一从未失手过啊!”上官青摇头叹了声。

    司马问天双手往袖子里一笼,“不失手也要看对上的是什么人,跑到信义阁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还派出了干系重大的江一一,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亏你干的出来。”

    上官青看了看四周,低声道:“陛下当时咽不下寇老鬼的得意嚣张,非要搅黄了牛有德和那云知秋,刚好酉丁域的事牛有德又把江一一给牵涉了进来,这又是江一一拿手的事情,陛下又不想担负任何嫌疑和骂名,我不派江一一派谁去?我总不能对陛下说这事有难度,等有了稳妥的办法再说吧,真要这样说了,你信不信陛下当场就要嫌我没用,肯定要把我骂个狗血喷头?你们总不会认为陛下真的不知道江一一的身份吧?”这算是私底下诉苦了。

    高冠和司马问天交换个眼色,不用他诉苦两人心里也明白,没青主的授意上官青自然不会冒然和寇家对着干,只是有些事情心知肚明不会往外说而已。

    司马问天握拳干咳一声,把话题从青主身上岔开,“你也是,搞这样的事焉能不计划周全了就冒然动手,能怪得了谁?”

    上官青两手一摊,“怎么没计划周全?已经是小心小心再小心了,关键是江一一还未动手啊,还没露出端倪就失手了,我冤不冤,我都怀疑信义阁是不是能掐会算。”

    司马问天摇头:“行啦!谁都别抱怨,问题还是出在你自己身上,我这里得到消息说,鬼市总镇府外已经被信义阁抓了不少人,途径朝总镇府内多瞄了两眼的都被抓走了,江一一只是其中之一,人家无差别清扫,连我下面闻讯过去盯梢的两个探子都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江一一敢守在总镇府外面,不被抓才怪了,有什么好叫冤的,不落网才叫冤。”

    高冠:“我下面也有三个人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不过信义阁已经放了。”

    司马问天诧异道:“信义阁有这么好说话?这么干脆就把人放了?”

    高冠:“我直接联系了曹满,说那三个人是我的人,不放人我就直接去天翁府带夏侯拓来监察右部配合调查,所以曹满就把人放了。”

    “”另两位当场傻眼,见过直接的没见过这么直接的,不过两人相信高冠真能干出这事来,加上监察右部不像左部和群英会见不得光,人家就能堂而皇之干这事。

    上官青满脸敬佩地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你狠!早知道就让你找信义阁把江一一要出来,哪还用搞的这么麻烦。”

    司马问天好笑道:“谁叫你一开始遮着掩着不说。”

    高冠斜睨道:“你们两个没病吧?难道要我说江一一是我监察右部的人?”

    汗!上官青略显尴尬。

    “也是,那淫贼是监察右部的人和是群英会的人没什么区别,弄出了天庭的背景都兜不住。”司马问天摇头苦笑一声,又抬头道:“对了,高冠,我下面那两个人,帮我弄出来。”

    “你下面的人和那淫贼有什么区别吗?谁知道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想要?自己找曹满去。”高冠毫不客气地撇清,又对上官青道:“江一一死了,他那个妹妹留在你手上应该也没什么用了,我这里在琢磨一件事情,把人给我吧。”

    上官青摇头:“谁说没用了,江一一的法印早年就准备了一大堆,照样能控制他妹妹。高冠,不是不给你面子,只是有些人哪怕没用了也是不能轻易放走的,出了江一一这事,道理想必就不需要我多说了。”

    “一丘之貉,少干点缺德事吧!”高冠没有强求,扔下话转身走了。

    “呵!”上官青指了指高冠的背影,“搞的他多清白似的,死在他手上的人还少了?”

    “哎!”司马问天抱臂叹道:“没办法,谁叫他麾下人马能光明正大行事,咱们两个只能偷偷摸摸,让我掌管监察右部,我也能有底气说这话。”

    上官青冷哼道:“说的比唱的好听,让你坐那位置你能做到他那般铁面无情?你若是真敢像他一样谁都不怕得罪,可能陛下还真会考虑换你上去。”

    司马问天“呵呵”一笑摇头,甩开袖子背个手踱步离去。

    有些话是不用说出来的,他自认还真做不到高冠那样一点人情世故都不顾虑,像人家上官青好歹还知道对外示个好卖点人情好办事,而高冠却是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啊!

    信义阁。

    “什么?江一一在鬼市总镇府自杀了?”盘膝打坐中的曹满霍然睁眼从榻上跳了下来,吃惊一问。

    七绝点头:“据那边的探子说,听说是自杀了。”

    曹满:“好好的怎么会自杀?”

    七绝:“那边的探子接触不到,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只看到的确抬了江一一的尸体出来,像是自爆了心脉。”

    曹满立刻挥手道:“你亲自去一趟,问问牛有德究竟是怎么事。”

    “是!”

    七绝领命而去后,曹满沉着脸在屋内来徘徊,突如其来的惊变打乱了这边的计划,由不得他不多想,可实在是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事,只能是一声轻叹等消息。

    他怀疑是不是牛有德猜出了江一一此来的目的,一怒之下把江一一给宰了,若真是如此,他就不信牛有德没接到天庭的施压,这样还敢动手,那这牛有德还真是有够折腾的,不按常理来会让人头疼。(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