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宫,星辰殿。?﹝

    同司马问天联袂而来的高冠一开口,坐在长案后面的青主攸地站起,竖目怒视,“死了?怎么会自杀死了?你监察右部是怎么办差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还能干什么?”

    “陛下息怒,并非下面办差不利,而实在是事太过突然”拱着手的高冠将详细情况报上。

    “妹妹?什么乱七八糟的,那江一一说通没头没脑的话自杀是什么意思?”青主双手撑在案上,怒声道:“难道你们就没听出点可疑之处,这背后明显有什么隐情,你们居然不深挖,就这样放过了?”

    高冠立马道:“臣也认为有隐情,江一一临死前似乎是在向什么人传话,若臣没猜错的话,想必上官总管心里应该清楚。”

    几人一起看向了上官青,上官青有点尴尬和犹豫。

    青主怒目相视,“你知道什么还不快说出来?”

    上官青尴尬着一张老脸道:“好像,群英会那边为了控制江一一,好像拿了他妹妹做人质,看来江一一是在以死明志,以证明自己虽然受尽酷刑也没招出任何东西。”

    好像?司马问天嘴角微微一翘。

    青主愣了一下,上下瞅了眼上官青,有点明白了,什么叫好像,这老货怕是心里清楚的很,肯定有这么事,只是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显得太过卑劣了,不好讲出来而已。

    所以他也就没深究了,因为他明白有些事情下面也是没办法,想把事情办好免不了会用些不光彩的手段。青主火气消了大半,又慢慢坐下了,“不惜一死明志!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什么都没招出来。”

    上官青可不敢做这保证头被雷轰,“还需看信义阁那边的反应才能确定。”

    “牛有德那边呢?”青主斜眼道:“他如今和寇凌虚穿一条裤子,江一一在总镇府外打埋伏,你敢保证牛有德没试着撬开江一一的嘴巴?”

    “这”上官青迟疑。不敢保证。

    高冠道:“据江一一临死前交代,牛有德倒是没有审过他。”

    青主目光一转:“如果江一一隐瞒了向信义阁招供的事,难道就不能隐瞒向总镇府招供的事?这事朕怎么看都觉得蹊跷,要自杀为什么非要在交接的当口自杀。为什么不能来说清楚,要以死明志来后岂不更妥当?”

    高冠:“兴许是怕来后没机会自杀明志,他若不是趁着解开法力封印的瞬间自爆心脉,根本没机会自杀。”

    “是吗?”青主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倒是一旁一直保持静立的司马问天暗中传音道:“陛下。据安插在牛有德身边的探子报,牛有德的确没有对江一一进行审讯,一直在琢磨信义阁把江一一送到他手上有没有其他企图,没敢对江一一轻举妄动,牛有德也没想到江一一会自杀。”

    青主眉头微挑,听了这话,脸上的疑色才渐渐消退。

    高冠和上官青互相看了眼,都察觉到了司马问天在暗中向青主传音,不知道在暗地里沟通什么,只听青主冷哼一声。“拭目以待吧,看夏侯老鬼会不会难吧,若真的事了,你这老杀才摘了脑袋去以谢天下!”又指着上官青的鼻子破口大骂了一声,接着甩袖而去。

    上官青垮着脸低个头,心里明白,这事真要捅破了,谁不知道群英会是由他掌控,真有可能是他出来背这个黑锅,他不出来背难道要让青主出来背上这低劣的骂名?青主是要面子的人。高高在上惯了,神圣不可侵犯,哪受得了这个。

    待青主离去后,司马问天走到上官青身边。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拍了拍他的后背,“放心吧,陛下说的是气话,谁都知道,这事捅开了对夏侯家没一点好处。夏侯家那边顶多是拿这事来做要挟,若夏侯家真的知道了,也是拿来做利益交换,陛下也会让步,不可能走到拿你脑袋以谢天下的地步!”

    “哎!怎么就失手了呢,这江一一从未失手过啊!”上官青摇头叹了声。

    司马问天双手往袖子里一笼,“不失手也要看对上的是什么人,跑到信义阁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还派出了干系重大的江一一,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亏你干的出来。”

    上官青看了看四周,低声道:“陛下当时咽不下寇老鬼的得意嚣张,非要搅黄了牛有德和那云知秋,刚好酉丁域的事牛有德又把江一一给牵涉了进来,这又是江一一拿手的事情,陛下又不想担负任何嫌疑和骂名,我不派江一一派谁去?我总不能对陛下说这事有难度,等有了稳妥的办法再说吧,真要这样说了,你信不信陛下当场就要嫌我没用,肯定要把我骂个狗血喷头?你们总不会认为陛下真的不知道江一一的身份吧?”这算是私底下诉苦了。

    高冠和司马问天交换个眼色,不用他诉苦两人心里也明白,没青主的授意上官青自然不会冒然和寇家对着干,只是有些事情心知肚明不会往外说而已。

    司马问天握拳干咳一声,把话题从青主身上岔开,“你也是,搞这样的事焉能不计划周全了就冒然动手,能怪得了谁?”

    上官青两手一摊,“怎么没计划周全?已经是小心小心再小心了,关键是江一一还未动手啊,还没露出端倪就失手了,我冤不冤,我都怀疑信义阁是不是能掐会算。”

    司马问天摇头:“行啦!谁都别抱怨,问题还是出在你自己身上,我这里得到消息说,鬼市总镇府外已经被信义阁抓了不少人,途径朝总镇府内多瞄了两眼的都被抓走了,江一一只是其中之一,人家无差别清扫,连我下面闻讯过去盯梢的两个探子都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江一一敢守在总镇府外面,不被抓才怪了,有什么好叫冤的,不落网才叫冤。”

    高冠:“我下面也有三个人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不过信义阁已经放了。”

    司马问天诧异道:“信义阁有这么好说话?这么干脆就把人放了?”

    高冠:“我直接联系了曹满,说那三个人是我的人,不放人我就直接去天翁府带夏侯拓来监察右部配合调查,所以曹满就把人放了。”

    “”另两位当场傻眼,见过直接的没见过这么直接的,不过两人相信高冠真能干出这事来,加上监察右部不像左部和群英会见不得光,人家就能堂而皇之干这事。

    上官青满脸敬佩地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你狠!早知道就让你找信义阁把江一一要出来,哪还用搞的这么麻烦。”

    司马问天好笑道:“谁叫你一开始遮着掩着不说。”

    高冠斜睨道:“你们两个没病吧?难道要我说江一一是我监察右部的人?”

    汗!上官青略显尴尬。

    “也是,那淫贼是监察右部的人和是群英会的人没什么区别,弄出了天庭的背景都兜不住。”司马问天摇头苦笑一声,又抬头道:“对了,高冠,我下面那两个人,帮我弄出来。”

    “你下面的人和那淫贼有什么区别吗?谁知道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想要?自己找曹满去。”高冠毫不客气地撇清,又对上官青道:“江一一死了,他那个妹妹留在你手上应该也没什么用了,我这里在琢磨一件事情,把人给我吧。”

    上官青摇头:“谁说没用了,江一一的法印早年就准备了一大堆,照样能控制他妹妹。高冠,不是不给你面子,只是有些人哪怕没用了也是不能轻易放走的,出了江一一这事,道理想必就不需要我多说了。”

    “一丘之貉,少干点缺德事吧!”高冠没有强求,扔下话转身走了。

    “呵!”上官青指了指高冠的背影,“搞的他多清白似的,死在他手上的人还少了?”

    “哎!”司马问天抱臂叹道:“没办法,谁叫他麾下人马能光明正大行事,咱们两个只能偷偷摸摸,让我掌管监察右部,我也能有底气说这话。”

    上官青冷哼道:“说的比唱的好听,让你坐那位置你能做到他那般铁面无情?你若是真敢像他一样谁都不怕得罪,可能陛下还真会考虑换你上去。”

    司马问天“呵呵”一笑摇头,甩开袖子背个手踱步离去。

    有些话是不用说出来的,他自认还真做不到高冠那样一点人情世故都不顾虑,像人家上官青好歹还知道对外示个好卖点人情好办事,而高冠却是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啊!

    信义阁。

    “什么?江一一在鬼市总镇府自杀了?”盘膝打坐中的曹满霍然睁眼从榻上跳了下来,吃惊一问。

    七绝点头:“据那边的探子说,听说是自杀了。”

    曹满:“好好的怎么会自杀?”

    七绝:“那边的探子接触不到,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只看到的确抬了江一一的尸体出来,像是自爆了心脉。”

    曹满立刻挥手道:“你亲自去一趟,问问牛有德究竟是怎么事。”

    “是!”

    七绝领命而去后,曹满沉着脸在屋内来徘徊,突如其来的惊变打乱了这边的计划,由不得他不多想,可实在是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事,只能是一声轻叹等消息。

    他怀疑是不是牛有德猜出了江一一此来的目的,一怒之下把江一一给宰了,若真是如此,他就不信牛有德没接到天庭的施压,这样还敢动手,那这牛有德还真是有够折腾的,不按常理来会让人头疼。(未完待续。)

第1443章 宁可错杀亿万众生,不可放过一人!    天魔界!

    血海枯骨域!

    一个完全由魔气笼罩的世界!

    唐磊得到了至少是混沌至宝的绝世魔兵,早已轰动整个诸天万界。

    所有魔王以上的强者,全部开始于天魔界疯狂追杀唐磊,以期待得到这件绝世魔兵。

    自得到这件绝世魔兵之日算起,唐磊已整整被追杀了近半年!

    从之前的被魔皇领着大量魔王进行追杀。

    到现在,完全是魔帝甚至是魔圣在追杀他了。

    这让唐磊几乎快要绝望!

    如果不是他曾意外得到一份[如意易形敛息]术,能轻松地改变自身的气机与容貌,他早就被人灭杀了。

    这份[如意易形敛息术]极为强大,甚至能改变灵魂波频。

    可以说,拥有这样的超级秘术,就算一般的圣人都无法认出自己原本是谁。

    可怪就怪,这次指挥追杀他的一个圣人,居然请来了极擅推算、占卜的圣人。

    这使得最近这几天,他已完全被追杀的魔道凶孽们给围在了血海枯骨域。

    甚至,连妻子步瑶都在一次与自己联手抗敌的时候,被人偷袭而重伤,如今更是淹淹一息。

    ︽如今步瑶已被他封印在自己的一件随身空间法宝之中。

    “该死的玄天魔圣,这个仇我唐磊记下了。等老大到了,就是我唐磊报仇的时候”一处尸山之中,唐磊化为一个血族金魔,心中满是愤懑与压抑。

    如果那件绝世魔兵能换得步瑶的完好无伤。唐磊宁愿不要这件魔兵。

    走上修魔之路。并不等于他就泯灭了人性。

    受吕重的影响。他就算修魔,走的同样是“有情”的执着之路,从不太上忘情。

    只不过,唐磊知道,就算他献上新得到的绝世魔兵,这玄天魔圣与其他参与追杀他的各路强者也绝对不会放他一条生路。

    于是,他才竭尽全力地与追杀自己的人周旋,尽力支持。并尽力把事情越闹越大!

    在不停被追杀的这一路之上,唐磊也凭着自己曾经得到的一个顶级魔缘,以自种手段反向杀敌。

    短短的半年时间之内,唐磊也是杀敌无数。甚至还曾越级灭杀了一尊下位魔帝。

    他自己才下位魔皇境界,却可以越过一个大境界灭杀一尊下位魔帝,也终于引起了轰动,人而威镇天魔界!

    不过!

    这还远远不够!

    唐磊要把事件闹得更大!

    只有这样,他才不用去找吕重!

    才会让吕重得到他唐磊的消息,直接赶来救援!

    也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自救之道!

    毕竟。如果让他唐磊去寻找吕重,就算找上亿万年。只怕也无法找到吕重。

    区区一个下位魔界境界,根本就无法把魔识扩散出一个宇宙。

    可是如果是吕重来找他,则不同了!

    吕重飞升之后,一路以无比妖孽的绝世天资,败仙皇、灭仙帝,斩魔帝。甚至在没有证道圣人之前,就能成功灭杀二阶圣人白玄风!

    更恐怖的是,在十几年之前,吕重证道圣人境,让诸天异动,甚至斩杀了一位无限接近圣尊境界的七阶巅峰圣人都天圣尊。

    可以说,吕重绝对是诸天万界之中最近一亿年之内诞生的一位超级妖孽。他证道之后,有关他的所有信息几乎绝大部分呈现在诸天万界之内的所有修炼者的眼里。

    无数人明白了吕重飞升仙界不到三百年。更知道吕重飞升后一路以不败战绩半仙皇、仙帝(准圣)、魔帝、圣人的情况。

    同时,吕重的真实相貌与影像,开始在整个诸天万界流传。

    可以说,如今的诸天万界,不认识吕重的修行者绝对不是很多。

    而唐磊也终于能确定,这个在诸天万界被称为“无双狂神”的吕重,正是自己的老大!

    真正的此吕重,即是彼吕重!

    现在,吕重已成功证道圣人,甚至听说在十几年前,还轻松灭了那一个连六阶圣人都无法追杀、灭亡的毒运女圣林黛儿!

    以吕重现在的实力,唐磊相信,只要吕重知道自己的信息,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赶来!

    到时候,区区玄天魔圣算什么东西?

    甚至连得伤几乎垂危的步瑶也应该能够重新恢复过来!

    对于吕重,唐磊已信任到骨子里了。

    只不过,让唐磊稍稍不安的是,他知道吕重会时不时地躲入一个神秘的空间法宝内潜修。

    万一吕重这段时间恰巧在潜修,以致于无法及时赶来可就危险了。

    不过,这时候,连步瑶已重伤垂危,甚至他自己都被无数敌人围困住了。

    唐磊不得不赌一把!

    “老大……我的重哥,希望你能及时赶来啊,不然胖子我陨落不打紧,我老婆陨落的话,我就是永坠轮回,也要纠缠你……”

    昏暗的尸山血海之中,唐磊心中不停地念叨着。

    “小主人,你……你一直说的老大,真……真的有那么牛x吗?”一只袖珍的诡异黑螳螂,爬在他的肩头,有些不信地问道。

    这是一头血脉极为强大的魔兽,其实力也几乎达到了魔皇境。更恐怖的是,这东西能任意变色、并改变气息。

    而这么一只小家伙,正是唐磊曾经从一处遗失之地收到的一只战斗宠兽。它与[如意易形敛息术]得自同一处。

    这些时间,如果不是依靠这只黑色螳螂的超级预警神通,唐磊绝对无法在魔圣魔帝等人的追杀下存活半年之久。

    这是一只极为神奇的异兽,曾经跟过一个超级牛逼的老主人。

    这也养出了它的傲气。

    如果不是唐磊得了它前主人的传承,它也绝对不会跟随唐磊的。

    而且,一直以来,黑色螳螂也总是听得唐磊说自己的老大是多么多么的了不起,这让一向眼高于顶的黑螳螂多了一丝逆反的心理,根本就不相信唐磊的老大能有什么大能耐。

    开什么国际玩笑?

    欺它黑天魔螳白痴吗?

    这世界怎么可能有人能在短短的三百年的时间内证道成圣?

    不信!

    绝对不可相信!

    就算那吕重有着时间加速的空间法宝,能把时间加速一千万倍,也不可能在30亿年之内证道成圣!

    看出自己战斗伙伴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话,唐磊苦笑道:“别不相信!我唐磊也不是什么甘于人后的人。你想想看,我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修行到下位魔皇境界。而老大可是天子骄子,当年他在下界直接渡的是超级灭世大天罚。直接以巅峰金仙的修为飞升。而我当时才分神境界不到。现我我都达到下位魔皇境界了,老大为何不能证道成圣?”

    黑天魔螳心里暗自摇头,在它看来,这简直不具可比性!要知道,魔皇境界以前,还可凭气运、机缘轻松补上。可是帝级每提升一个小境界,都需要无穷的时间与庞大得可包含无数星系的能量来支撑。更别说证道圣人了。

    这中间,差的几个境界,可是要用一个宇宙至少十分之一的能量来灌溉、支掌。

    就算主人的老大有这等磅礴的能量,可他拿什么功法来炼化、吸收这等能量?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证道成圣?

    黑天魔螳才不相信这个世界还会有比老主人还变态的存在。

    至于吕重能威镇诸天万界,在它看来也是夸大的谣言了!

    唐磊深深的看了黑天魔螳一眼,苦笑道:“黑天,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只需要知道,重哥是我的修炼的领路人,而且是我永远的老大。他修炼的功法更是强大之极。再者,诸天万界即叫吕重,又能役使无穷的强大虫族大军的,除了我的老大,不会有别人!你不相信重哥,也就是不相信我……”

    “我自然相信小主人的话,可是……”黑天魔螳轻轻的咬着自己的触须,还是坚持己见。

    它曾经跟随的主人,强大无匹。在它的心里,就是绝世无双的神。现在陡然听闻还有吕重这样潜力恐怖的人存在,它是下意识里产生了一种逆反与忌惮心里。

    因为它害怕自己的信仰崩溃!

    “没有可是!”唐磊肃然道,“我的大哥,也就是你的大哥,甚至是你的主人!相信我一回!”

    “好吧!”虽然嘴上同意,可黑天魔螳心里也是不觉得吕重能做自己的大哥,甚至是主人。

    开什么玩笑,它黑天魔螳如果能恢复十分之一的实力,至少是一阶魔圣的存在。而一旦恢复全部的实力,就算灭杀三阶圣人都不在话下。

    它才看不上其他人!

    “轰!”

    “轰隆!”

    ……

    突然,一股股超级爆炸产生,庞大无匹的冲击波,试卷整个血海枯骨域,宛如超级巨大的的水浪。

    唐磊所在的整个星球,像是被撞击了两下。

    接着,大地也跟着晃动、碎裂,山岳垮塌,血海沸腾,尸山死气在咆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玄天魔圣那杂碎难道为了灭杀我们,就要摧毁整个血海枯骨域?这……这可是一个小型星域啊,几乎有亿万颗星球存在附近……”黑天魔螳惊叫起来。

    而唐磊终是脸色大变,骇声叫道:“不好!这玄天魔圣等人太狠毒了,他们抱着的是‘宁可错杀亿万人,也绝不放过我们一人’的想法!这厮太凶残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