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威尔森倒戈

    迪卡已经在百里林张好了口袋,猎狐小组一头钻进去非被人吃的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赵长枪的冷汗唰就下来了!脸上变得一片凝重,刚才和威尔森的谈笑风生也不复存在。[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虽然赵长枪是半路接手猎狐小组,但是钱老爷子既然已经将这个小队交到自己手上,自己就必须为这个小队成员负责!如果他们出了问题,就算事出有因,钱老爷子不追究自己的责任,赵长枪也不会原谅自己!

    “刺影,你现在能不能取得队伍的控制权?”赵长枪急促的问道。

    “不能!屠益龙这个混蛋派了专人盯着我,不但不让我指挥,而且还不让我和你取得联系,我是借着尿遁,才偷偷给你打电话的!”魏婷说道。

    “马上告诉穿山豹,让他马上停下来,胡友林不在百里林,而是在开勒小镇,迪卡已经在那里布下了天罗地网,你们这样闯进去,只有死路一条!”赵长枪严厉的说道。

    一段黝黑的柏油马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孤零零的停在路边,三个全副武装的猎狐小组成员靠在车上等着魏婷,而他们的前方是一个小型车队,正在不紧不慢的朝前开。

    魏婷从路边的小树林中跑出来,三个猎狐小组的成员笑嘻嘻的看着她说道:“魏队,你是不是偷偷往外送情报了?穿山豹可是说了,不让你和外面联络!”

    虽然屠益龙让这三个家伙监视魏婷,但是大家毕竟都是战友,所以他们三个也没有把这当回事。

    魏婷来不及和他们废话,急促的说道:“快上车,追上穿山豹那个混蛋!事情糟了!胡友林不在百里林!这是一个假消息,迪卡已经在百里林设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我们往里钻呢!”

    三个人面色一变,连忙钻进车里,快速的朝前面的车队追去。

    为了这次行动,屠益龙弄到了三辆面包车,两辆轿车。魏婷尿遁了一会儿,前面的车子已经开出老远。

    魏婷亲自开车,将车开的飞快,很快便蹿到了最前门,猛然一打方向盘,将车子横在屠益龙的指挥车前面!

    屠益龙一个刹车不及,差点和魏婷撞到一起!车子刹停后,他气急败坏的从车上跳下来,冲过魏婷喊道:“刺影!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要命了?”

    魏婷也从车上跳了下来,冲屠益龙吼道:“我看你才是不要命了!你不但不想要自己的命,还想将弟兄们的命都搭上!枪哥刚才来电话了,胡友林不在百里林,而是在开勒镇,!这是迪卡的圈套,枪哥让我们马上停止行动!等待他的命令!”

    屠益龙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他凭什么说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假的?难道只有他的消息是真的?如果胡友林真的在百里林怎么办?那我们岂不是眼睁睁的看着胡友林给梅隆家族的人抓走?”

    “穿山豹!你混蛋!你这是抗命不尊!枪哥在这里的情报网络比我们要强悍的多,他的消息当然要比我们的消息可靠!并且上面已经说了,枪哥是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他指挥错误,出了问题他会负责任!你不听命令,出了问题谁来负责任?”魏婷几乎好疯了。(hua 棉花糖也不顾现在是在大路上,就大声冲屠益龙吼道。好在此时已经半夜,路上没什么车子。

    屠益龙也有些火大了,大声喝道:“刺影!注意你的身份!我不听赵长枪的,是抗命不尊,但是现在你不听我的,也是抗命不尊!你放心,出了问题,为会负全责的!告诉赵长枪,我们现在要去战斗,要去完成任务!他愿意俩帮把手就来,他如果不来,我们照样能完成任务!出发!”

    屠益龙大手一挥,怒气中冲的回到车里。他简直不能理解赵长枪的思维,他凭什么说他的消息是真的,自己得到消息就是假的?自己的消息可是领事馆的情报人员秘密透漏给自己的,怎么能是假的?他自己的情报才是假的吧?真是可笑!

    更可笑的是魏婷!怪不得人们都说陷入爱河的女人都是傻子,她竟然因为爱赵长枪,就无条件的相信赵长枪!而且口口声声说,赵长枪的实力比猎狐小组还强!猎狐小组可是有二十六个人!赵长枪手下有多少人?有十个人就不错了吧?

    魏婷啊魏婷,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打仗!而且是在异国他乡,没有援兵,没有后勤的情况下打仗,你竟然被自己的感情索欺骗!真是愚蠢至极!屠益龙如此想!

    “穿山豹!你混蛋,你会将大家都害死的”魏婷愤怒的吼道!

    “刺影,上车吧!你是无法说服他的。当然,你如果不愿意去的话,现在可以自己回去,这也是穿山豹的意思。”一个队员对魏婷说道。

    魏婷冲说话的队员杏眼一瞪说道:“你这是什么屁话?既然大家是一起出来的,就要生一起生,死一起死!不过,穿山豹这个混蛋恐怕会把大家带上死路了!这个无知的混蛋!”

    魏婷一边说,一边气狠狠的跳上了汽车,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呼啸着跑到了最前方。虽然她认同屠益龙的指挥,但是她毕竟是猎狐小组的副队长,她必须和他的队员们在一起!就像她刚才说的,生,她要和大家一起生,死,她要和大家一起死!

    当然,魏婷心中还有一丝期盼,她相信枪哥一定会想到办法挽救猎狐小组的!

    魏婷一边开车,一边再次拨打赵长枪的手机,她要把这边的情况告诉赵长枪,然而当她发现赵长枪的手机竟然正在占线中。

    威尔森的别墅。

    赵长枪虽然心中焦急,但是脸色却只是有点阴沉而已,丝毫看不出惊慌之色。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在威尔森面前露出惊慌之色。威尔森刚刚投靠自己这边,如果自己此时露出惊慌之色,或许这个混蛋就会认为自己干不过迪卡,然后再次倒像迪卡那边。他有这种素质。

    实际上,即便如此,威尔森也已经从赵长枪刚才的电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好像是赵长枪的手下不停他的命令,私自赶往百里林了。不过威尔森却没有想到这伙人会是华国警方的人。

    威尔森的情报系统也不是万能的,他到现在和不知道赵长枪已经和猎狐小组联系上。并且赵长枪已经是猎狐小组的总指挥。

    就当威尔森心中有些惊疑不定时,他忽然听到赵长枪问道:“威尔森,迪卡派往百里林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百一十多人!”威尔森说道。

    “一百一十多人?”赵长枪重复了一遍,脸上忽然现出一丝决然,说道:“威尔森,你说我们如果将迪卡的这批人灭掉,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威尔森差点被赵长枪的话吓得钻到桌子底下,他稳了稳心神,然后才说道:“赵长枪,我劝你不要企图打他们的主意。他们不但人多,而且全部是上帝之剑中的人,全部是精锐中的精锐,一个人能顶三个人!”

    “呵呵,一个顶三个?我倒想看看他们是怎么一个顶三个的!”赵长枪的脸上现出一丝决然!

    赵长枪马上开始联系托恩,电话接通后,他马上说道:“托恩,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把总他们正在和迪卡的人对峙。迪卡的人要求把总他们必须马上跟着他们去百里林。”托恩在电话中急促的说道。

    就在十几分钟钱,道格拉斯便亲自带着十几个人赶到了托恩的住所,要求把总五人马上随他们一起去百里林抓捕胡友林。

    然而,把总五人早已经知道知道迪卡没按好心,当然不会跟着他们前往,于是双方便在托恩的庄园内对峙了起来。

    对迪卡来说这算是个意外,他还以为托恩和把总等人被蒙在鼓中,等着在这次抓捕胡友林的行动中证明自己呢!

    如果不是迪卡早已经告诉道格拉斯,把总五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让他千万要小心应付,必须要把他们引入埋伏圈之后,再向他们手,恐怕嚣张霸道的道格拉斯早就对把总他们动手了!他才不管这里是不是托恩的庄园。作为上帝之剑的二号人物,他从来就没有将托恩放在眼中。

    实际上如果是以前,就算迪卡已经嘱咐他,他也不会忍到现在不向把总五人出手。这家伙一直以来都认为天王老子第二,他第一的。结果被赵长枪猛k一顿后,他终于明白,自己离世界第一还很遥远!他需要低调行事。

    不用托恩详细的介绍,赵长枪想想就能想到托恩庄园内现在的情形。高格拉斯是个嚣张霸道的家伙,赵玉山更是整天牛皮哄哄,他们对上,肯定没什么好事。

    “秘密告诉把总,让他们跟着道格拉斯前往!见机行事,小心安全!”赵长枪没有多说,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道格拉斯和把总等人对峙的时候,托恩直接躲到旁边,远远的看着。接到赵长枪的电话之后,他才跑过去将赵长枪的意思秘密传达给了把总。

    把总五人这才跟着道格拉斯等人一起离开了托恩的庄园。

    道格拉斯虽然有些纳闷为什么之前托恩一直不支持把总五人跟他们走,为什么忽然现在又支持了,但是他也没往深处想。在他看拉,大概是托恩害怕了吧?

    这家伙和迪卡一样,他知道托恩和赵长枪已经走到了一起,也知道把总五人是赵长枪的人,但是他却不知道,托恩已经知道,迪卡知道他们和赵长枪是一伙的事情。

    一行车队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托恩的住所,想着百里林的地方疾驰而去!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六零一章 自决    “哦!”蒙血迅速看向了苗毅,不看江一一反而盯着苗毅的反应,冷森森道:“说!”

    此时的苗毅可谓极为忐忑,可脸上却面无表情,不知道江一一要说什么。

    “我被擒后,受尽酷刑,但是我什么都没说,可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信,只好用别的方式来证明,只求不要为难我妹妹,不要为难我妹妹…”

    众人正琢磨江一一这话是什么意思,突然“噗”一声爆响,“啊!”几声惊呼响起,苗毅瞳孔骤然一缩。

    蒙血霍然回头看去,只见江一一胸膛爆出一团血花,竟然自爆了心脉!

    几人拥了上去,蒙血大惊失色,也紧急闪身过去,一群人仓促之下可谓手忙脚乱,赶紧都拿出了星华仙草紧急急救。

    苗毅也快步上前看着,只见身躯抽搐的江一一胸口出现了一个血流不止的血窟窿,也许是之前早就失血太多了,一爆之后体内已经没了太多的血流出来。

    江一一无力的目光看了眼人群后面的苗毅,嘴角动了动,似乎想对他说什么似的,可终究是没力气说出。

    令人眼花缭乱的阵阵星华注入江一一体内,不惜一切地输入急救,可是没用。江一一的眼神渐渐黯淡,最终脑袋一偏,没了动静,围着的一群人手上动作也渐渐僵硬了下来,看着没了动静的江一一彻底傻眼了,都知道没戏了。

    心脏都爆没了,肯定是救不回来了,大家只是想尽力一试而已。

    苗毅的心情很复杂,想过各种情况,没想到江一一竟然会在这个当口自爆心脉,自杀得要多大的勇气,他不知道云知秋究竟对江一一做了什么,竟然能逼得江一一不惜自尽!

    手上拿着一株星华仙草的蒙血慢慢站了起来,饶是他沉稳冷静,此时一张脸也黑成了锅底。脸色很难看,表情狰狞要吃人似的。

    监察右部三大巨头之一,他恰好是离这边最近的,所有得到了右使大人的传讯。右使大人再三交代了一定要把人活着带回右部,绝对不能有失。于是他亲自出马了,谁知竟然会碰上这样的事情,堂堂总监亲自出马竟然把事情给办砸了,人居然死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没死在别人手上,而是活生生死在了他的手上,而且还是因为他的疏忽活生生死在了他的手上,让他回右部怎么交差,怎么向右使大人解释?

    蒙血猛然回头看向苗毅,目泛凶光,干他们这一行的都心狠手辣惯了,这一瞬间他甚至想往苗毅身上推责任,然而苗毅的背景在那,寇天王不是吃素的。换了一般人也许能直接杀了顶罪,推卸责任,可在苗毅身上不能这样干。

    一般人死就死了,可苗毅身上不给出个解释是不行的,实力悬殊之下为什么不抓活的反而要弄个死无对证?寇天王一句话就能让他下不了台,寇天王也有资格逼迫审问所有参与了此事的右部人员,到时候他的下场将会更惨。

    蒙血眼中凶光渐渐隐去。

    高度警惕的苗毅暗暗心惊,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也意识到是寇家的背景让对方忌惮了,否则凭对方的能量弄死一个总镇根本翻不起多大的浪来。

    “蒙总监。我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没有抓他妹妹。”苗毅摆了摆手。

    蒙血嘴唇绷了一下,没有理会,摸出了星铃和高冠联系。汇报了情况,最后请示:要不要将鬼市的人拿下严查?

    高冠那边没说他什么,稍作沉默给出了答复:不用了,此事应该是另有隐情,责任不在你,撤!

    听说责任不在自己身上。蒙血松了口气,庆幸刚才没有冲动乱来,否则还真是没麻烦找麻烦。

    高冠都这样说了,他还能说什么,招呼上一声,走人。

    “蒙总监,该走的手续还是要走的。”苗毅转身看着走过的蒙血喊了声。

    蒙血脚步一停,摸出了一块玉牒,和苗毅互做了交割文书。苗毅还说要送送人家,结果人家很不客气地免了。

    牢外的云知秋等人眼睁睁看着胸口一个血窟窿的江一一抬了出来,目送一群人离去。

    苗毅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众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云知秋明知故问道:“怎么了?”

    苗毅轻叹了一声,情绪无比复杂道:“自爆心脉,没能救过来,死了!”

    众人闻听唏嘘,自杀这事可不是谁都能有勇气做出来的。云知秋对低头不语的飞红道:“妹妹,我们走吧。”

    几个女人消失后,杨庆靠近苗毅身边,狐疑道:“怎么会自爆心脉自杀?”

    苗毅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默默走了,心情有些沉重,一个人回到屋里后,静坐沉默。

    没多久云知秋来了,轻轻坐在了他的边上,道:“已经让飞红把看到的和听到的情况上报了,她也证明了咱们这边没有对江一一动刑审问,咱们这边彻底撇清了,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苗毅默然道:“他为什么会自杀?你对他做了什么?”

    云知秋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只是让他确信明白了他根本无法活着离开鬼市总镇府,就算离开了也没活路,再答应了他一点事情,给了他一点希望做交换而已,总比白死强。”顺手摸出了一块玉牒放在茶几上,推到了苗毅跟前。

    苗毅斜目看了眼茶几上的玉牒,拿到手中查看,发现这是江一一写给自己妹妹的一封信,看完后他明白了云知秋干了些什么。

    明白了以后心里反而有些堵的慌,江一一以这种方式自决,他承认自己松了口气,可又让他心情沉重,他能为了月瑶做出巨大牺牲,而江一一同样能为了自己的妹妹做出巨大牺牲,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不认为江一一是坏人,也许月瑶并没有看错人,也许江一一对月瑶是真心的,自己太在乎江一一过去的恶行有必要吗?毕竟江一一也是被逼无奈。

    他在扪心自问,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拆散了一对真心爱人,尤其是其中的对象之一是老三,令其满心内疚。

    “你还真是杀人不见血,竟能逼得一个活生生的人自杀!”苗毅淡淡一声,手中玉牒放回了茶几上,推了回去。

    云知秋目光复杂,“你在怨我?怨我没成全老三和他?”

    苗毅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你事先应该跟我说一声,可你却瞒着不肯说。”

    云知秋:“让你心里不舒服了?就你对老三那心态,那个杀伐决断的牛二我不知道去哪了,我说了你能答应吗?我只好帮你做主一回,难道这样的结果不好吗?就算让他们两个在一起,你觉得江一一能舍弃自己妹妹的生死和老三在一起吗?连江一一自己都知道回避!他们两个不会有什么结果,纠缠下去只会彼此伤害,这样也是为老三好,你难道不明白?”

    “我明白。”苗毅慢慢起身,走到一副悬挂在墙上的画前,负手观摩着叹道:“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老三交代。”

    “你明知道让江一一离开了后患无穷,你其实也不想他活着离开,可是你又顾及老三的感受难以下手,那么江一一现在为了自己的妹妹自杀了,是他自行了断的,有什么不好交代的,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云知秋也起身走到了他的身后说道。

    苗毅反问:“可这事毕竟是我们推动的,能瞒过天下人,能瞒的过自己吗?若有一天有人逼得我自杀了,你作何感想?”

    云知秋张臂搂住了他的后背,“我知道你心里对我这样做不舒服,也许还会觉得我这女人太狠毒了,会让你觉得不寒而栗,可你有没有站在我的角度去想过?你可以为了老三冒天大的风险,可你让我怎么办,我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男人冒这么大的风险吗?不管你心里有没有疙瘩,可我还是要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样去做,我没得选择!”

    苗毅掰开她双手,转身回头,发现她眼眶湿红了,苦笑一声,将她拥入怀中,轻抚后背道:“秋姐儿,你想多了,我对你没任何意见,我纯粹是觉得不好向老三交代,怕老三伤心。”

    云知秋在他怀中抬头,“说真心话,别敷衍我,真的?”

    苗毅:“你说呢?娶你之前我就说过,哪怕是死在你手里,我也心甘情愿。”

    云知秋嘤咛一声,埋头在他怀里,眼中是满满的感动,享受着他怀抱的温暖,一脸的幸福享受,幸福的想哭出来,可嘴上还是嘟囔埋怨道:“牛二,你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在情感这件事情上老是拎不清,遇上这种事情就犹犹豫豫。”

    苗毅不这样认为,“哪有?我当年为了娶你,哪有丝毫的犹犹豫豫,果断到连命都不要了,就是要把你娶到手,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一想到当年的情形,此情此景令云知秋瞬间受到感触,热泪不受控制,莫名夺眶而出,张嘴狠狠一口咬在了苗毅的肩膀上,抱死了不放,恨不得把娇躯和他身体融为一体。

    “啊!”苗毅疼得呲牙咧嘴,这女人随时发泼的性子他实在是吃不消,真的被她搞怕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