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哦!”蒙血迅速看向了苗毅,不看江一一反而盯着苗毅的反应,冷森森道:“说!”

    此时的苗毅可谓极为忐忑,可脸上却面无表情,不知道江一一要说什么。

    “我被擒后,受尽酷刑,但是我什么都没说,可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信,只好用别的方式来证明,只求不要为难我妹妹,不要为难我妹妹…”

    众人正琢磨江一一这话是什么意思,突然“噗”一声爆响,“啊!”几声惊呼响起,苗毅瞳孔骤然一缩。

    蒙血霍然回头看去,只见江一一胸膛爆出一团血花,竟然自爆了心脉!

    几人拥了上去,蒙血大惊失色,也紧急闪身过去,一群人仓促之下可谓手忙脚乱,赶紧都拿出了星华仙草紧急急救。

    苗毅也快步上前看着,只见身躯抽搐的江一一胸口出现了一个血流不止的血窟窿,也许是之前早就失血太多了,一爆之后体内已经没了太多的血流出来。

    江一一无力的目光看了眼人群后面的苗毅,嘴角动了动,似乎想对他说什么似的,可终究是没力气说出。

    令人眼花缭乱的阵阵星华注入江一一体内,不惜一切地输入急救,可是没用。江一一的眼神渐渐黯淡,最终脑袋一偏,没了动静,围着的一群人手上动作也渐渐僵硬了下来,看着没了动静的江一一彻底傻眼了,都知道没戏了。

    心脏都爆没了,肯定是救不回来了,大家只是想尽力一试而已。

    苗毅的心情很复杂,想过各种情况,没想到江一一竟然会在这个当口自爆心脉,自杀得要多大的勇气,他不知道云知秋究竟对江一一做了什么,竟然能逼得江一一不惜自尽!

    手上拿着一株星华仙草的蒙血慢慢站了起来,饶是他沉稳冷静,此时一张脸也黑成了锅底。脸色很难看,表情狰狞要吃人似的。

    监察右部三大巨头之一,他恰好是离这边最近的,所有得到了右使大人的传讯。右使大人再三交代了一定要把人活着带回右部,绝对不能有失。于是他亲自出马了,谁知竟然会碰上这样的事情,堂堂总监亲自出马竟然把事情给办砸了,人居然死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没死在别人手上,而是活生生死在了他的手上,而且还是因为他的疏忽活生生死在了他的手上,让他回右部怎么交差,怎么向右使大人解释?

    蒙血猛然回头看向苗毅,目泛凶光,干他们这一行的都心狠手辣惯了,这一瞬间他甚至想往苗毅身上推责任,然而苗毅的背景在那,寇天王不是吃素的。换了一般人也许能直接杀了顶罪,推卸责任,可在苗毅身上不能这样干。

    一般人死就死了,可苗毅身上不给出个解释是不行的,实力悬殊之下为什么不抓活的反而要弄个死无对证?寇天王一句话就能让他下不了台,寇天王也有资格逼迫审问所有参与了此事的右部人员,到时候他的下场将会更惨。

    蒙血眼中凶光渐渐隐去。

    高度警惕的苗毅暗暗心惊,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也意识到是寇家的背景让对方忌惮了,否则凭对方的能量弄死一个总镇根本翻不起多大的浪来。

    “蒙总监。我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没有抓他妹妹。”苗毅摆了摆手。

    蒙血嘴唇绷了一下,没有理会,摸出了星铃和高冠联系。汇报了情况,最后请示:要不要将鬼市的人拿下严查?

    高冠那边没说他什么,稍作沉默给出了答复:不用了,此事应该是另有隐情,责任不在你,撤!

    听说责任不在自己身上。蒙血松了口气,庆幸刚才没有冲动乱来,否则还真是没麻烦找麻烦。

    高冠都这样说了,他还能说什么,招呼上一声,走人。

    “蒙总监,该走的手续还是要走的。”苗毅转身看着走过的蒙血喊了声。

    蒙血脚步一停,摸出了一块玉牒,和苗毅互做了交割文书。苗毅还说要送送人家,结果人家很不客气地免了。

    牢外的云知秋等人眼睁睁看着胸口一个血窟窿的江一一抬了出来,目送一群人离去。

    苗毅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众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云知秋明知故问道:“怎么了?”

    苗毅轻叹了一声,情绪无比复杂道:“自爆心脉,没能救过来,死了!”

    众人闻听唏嘘,自杀这事可不是谁都能有勇气做出来的。云知秋对低头不语的飞红道:“妹妹,我们走吧。”

    几个女人消失后,杨庆靠近苗毅身边,狐疑道:“怎么会自爆心脉自杀?”

    苗毅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默默走了,心情有些沉重,一个人回到屋里后,静坐沉默。

    没多久云知秋来了,轻轻坐在了他的边上,道:“已经让飞红把看到的和听到的情况上报了,她也证明了咱们这边没有对江一一动刑审问,咱们这边彻底撇清了,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苗毅默然道:“他为什么会自杀?你对他做了什么?”

    云知秋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只是让他确信明白了他根本无法活着离开鬼市总镇府,就算离开了也没活路,再答应了他一点事情,给了他一点希望做交换而已,总比白死强。”顺手摸出了一块玉牒放在茶几上,推到了苗毅跟前。

    苗毅斜目看了眼茶几上的玉牒,拿到手中查看,发现这是江一一写给自己妹妹的一封信,看完后他明白了云知秋干了些什么。

    明白了以后心里反而有些堵的慌,江一一以这种方式自决,他承认自己松了口气,可又让他心情沉重,他能为了月瑶做出巨大牺牲,而江一一同样能为了自己的妹妹做出巨大牺牲,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不认为江一一是坏人,也许月瑶并没有看错人,也许江一一对月瑶是真心的,自己太在乎江一一过去的恶行有必要吗?毕竟江一一也是被逼无奈。

    他在扪心自问,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拆散了一对真心爱人,尤其是其中的对象之一是老三,令其满心内疚。

    “你还真是杀人不见血,竟能逼得一个活生生的人自杀!”苗毅淡淡一声,手中玉牒放回了茶几上,推了回去。

    云知秋目光复杂,“你在怨我?怨我没成全老三和他?”

    苗毅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你事先应该跟我说一声,可你却瞒着不肯说。”

    云知秋:“让你心里不舒服了?就你对老三那心态,那个杀伐决断的牛二我不知道去哪了,我说了你能答应吗?我只好帮你做主一回,难道这样的结果不好吗?就算让他们两个在一起,你觉得江一一能舍弃自己妹妹的生死和老三在一起吗?连江一一自己都知道回避!他们两个不会有什么结果,纠缠下去只会彼此伤害,这样也是为老三好,你难道不明白?”

    “我明白。”苗毅慢慢起身,走到一副悬挂在墙上的画前,负手观摩着叹道:“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老三交代。”

    “你明知道让江一一离开了后患无穷,你其实也不想他活着离开,可是你又顾及老三的感受难以下手,那么江一一现在为了自己的妹妹自杀了,是他自行了断的,有什么不好交代的,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云知秋也起身走到了他的身后说道。

    苗毅反问:“可这事毕竟是我们推动的,能瞒过天下人,能瞒的过自己吗?若有一天有人逼得我自杀了,你作何感想?”

    云知秋张臂搂住了他的后背,“我知道你心里对我这样做不舒服,也许还会觉得我这女人太狠毒了,会让你觉得不寒而栗,可你有没有站在我的角度去想过?你可以为了老三冒天大的风险,可你让我怎么办,我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男人冒这么大的风险吗?不管你心里有没有疙瘩,可我还是要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样去做,我没得选择!”

    苗毅掰开她双手,转身回头,发现她眼眶湿红了,苦笑一声,将她拥入怀中,轻抚后背道:“秋姐儿,你想多了,我对你没任何意见,我纯粹是觉得不好向老三交代,怕老三伤心。”

    云知秋在他怀中抬头,“说真心话,别敷衍我,真的?”

    苗毅:“你说呢?娶你之前我就说过,哪怕是死在你手里,我也心甘情愿。”

    云知秋嘤咛一声,埋头在他怀里,眼中是满满的感动,享受着他怀抱的温暖,一脸的幸福享受,幸福的想哭出来,可嘴上还是嘟囔埋怨道:“牛二,你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在情感这件事情上老是拎不清,遇上这种事情就犹犹豫豫。”

    苗毅不这样认为,“哪有?我当年为了娶你,哪有丝毫的犹犹豫豫,果断到连命都不要了,就是要把你娶到手,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一想到当年的情形,此情此景令云知秋瞬间受到感触,热泪不受控制,莫名夺眶而出,张嘴狠狠一口咬在了苗毅的肩膀上,抱死了不放,恨不得把娇躯和他身体融为一体。

    “啊!”苗毅疼得呲牙咧嘴,这女人随时发泼的性子他实在是吃不消,真的被她搞怕了……(未完待续。)

第1442章    “兄弟,听说了吗?天魔界有一把可混沌至宝级的绝世魔兵出世……”

    “靠,我早就听说了。而且还知道这把绝世魔兵被一个魔皇级的强者给得了去了。真是艳羡……”

    “是啊,为了争夺这混沌至宝级的绝世魔兵,连魔圣都出动了几尊,却不想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下位魔皇给捡了漏……”

    “对了,这个下位魔皇叫什么来着?”

    “好像叫唐磊……”

    “哈哈,这个唐磊也是一个‘要财不要命’的家伙,居然一直不肯交出那魔道至宝。结果,几乎快要引起整个天魔界魔王境界以上的强者的追杀……”

    “不过,非常神奇的是,都快半年了,那唐磊居然还没有陨落,这倒是一个奇迹了……”

    “是啊,如今连巅峰魔帝甚至是魔圣都在追杀那唐磊,可神奇的是,这家伙每每都能在最危险的关头逃出生天……”

    “看来,最近真的是天才辈出啊。前不久有一尊名叫肖飞的药皇横空出世,如今天魔界又多了一个叫唐磊的超级魔头,再加上杀神白起、人中吕布、霸皇项羽,这……这诸天万界,似乎进入了一个天才井喷的阶段……”

    “是啊,这些家伙个个都能越阶杀敌,其气运、机缘都强得变︶态,这在以前,可很少出现这种天才井喷的情况啊。难道天地有变?”

    “我倒是听过一个消息,似乎关系到什么‘正反’之争……”

    ……

    空明星域,玄机星。

    这是一个修行极为发达的星球。

    同时。也是无数修行之人心中的论道圣地!

    在这个星球。每隔百万年。都有大量的圣人带着各自的门徒横跨诸天,赶来论道。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这个空明星域,曾经在最近的一亿年之内,有过圣尊证神飞升神界的奇迹!

    是的!

    一亿年,对于圣人来说,真的不逄太长的时间。

    而整个诸天万界,除了这一亿年之前的那位圣尊证道飞升神界。就几乎没有任何人飞升神界。

    甚至,越过这尊证神的圣尊,再往上跨过三百亿年,都是无人证神飞升。

    也就是说,最近的三百亿年之内,唯有一人成功证道飞升神界。

    这样一来,这位打破三百亿年无人飞升神界记录的神人,成了无数人的偶像。

    也正因为如此,空明星域,那神人飞升的星球玄机星。就成了此后无数圣人观摩、感悟神之气息的最佳圣地。

    一亿年前,飞升的圣尊为空明圣尊。是以巅峰空间圣纹为助力破碎仙神通道飞升的最强者。

    他的飞升之日,留下了强大的神人气息。

    这股气息被他强行封印在[玄机星]的飞升台,算是为后来者留了一份证道神人的感悟。

    故而,每每都有圣尊、圣人赶来玄机星,为的就是增强一份道心,多一些对大道与空间的感悟。以便也走上最后一步,成功渡劫证神,成道飞升。

    短短的一亿年的时间,玄机星变得繁华起来。

    不过,为了对空明圣人表示尊敬,也真心为了所有修行者着想。

    新一代的空明道尊下令,非帝级以上强者,不准进入玄机星系周围一亿公里。

    同时,也有足够强大的阵法,能轻松分别出赶至[玄机星]之人的实力、修为。

    这么一来,凡是能进入[玄机星]的,无一例外,至少拥有帝级的修为。

    更恐怖的是,在这玄机星,帝级强者真的是最低层的修行者。

    因为这里还有大量的圣人、甚至是圣尊存在。

    而现在,也快到了玄机星百万年一度的论道大会。

    不少圣尊、圣人,都带着门下一些资质、实力都不错的帝级强者赶至玄机星。

    ……

    吕重、敖夜、冷眉、木苍穹等女正于一顶级酒楼吃喝玩乐。

    这次赶来空明宇宙,正是得到了鸿钧道祖的召唤。

    否则,一向毫无目的的吕重,哪里会恰巧赶到这玄机星。

    在[大寂灭珠]内修炼了一段时间,吕重修为大进,凝聚了大量圣纹与大道道纹。

    尝到甜头,吕重自然也想助诸女提升修为、强化大道道纹。于是,吕重开始把曾经灭杀的圣人白玄风、朱千手、铁传甲、耶圣空、无极魔圣等人的元神分别攻击至意识消亡,再让诸女吞噬这些圣人的元神。

    如此一来,在时间加速千万倍的情况下,诸女用了整整一亿年的时间,才纷纷吞噬、炼化这些圣人的圣纹或大道道纹。

    其中,敖夜凝聚出空间圣纹、魅之圣纹!实力也达到了巅峰仙帝境界!

    冷眉凝聚出水之圣纹、寒之圣纹,实力达到上位仙帝境界。

    木苍穹凝聚出木、生命两大圣纹,实力达到上位仙帝境界。

    云水瑶凝聚出剑之圣纹,浑身铸而为剑。实力达到中位仙帝境界。

    郑玲珑、许心妍、颜妍三女未成功凝聚圣纹,但是,三女分别凝聚出水之大道、光之大道、融合大道。而且级别不低,至少达到了上品大道道纹境界。也终于成功渡过仙帝劫,成为下位仙帝。

    白素贞成功凝聚功德圣纹,她将走上功德证道一路。实力达到中位仙帝。

    腾青(小青)没有凝聚出圣纹,但是却把毒之大道道纹提升了一大截,达到了上品巅峰境。本身境界为中位仙帝。

    白素素同样没有凝聚出圣纹,但是其九玄寒龙劲助其冰之大道道纹提升到上品巅峰境界。本身实力达到下位仙帝境界。

    唯有胡媚,只凝聚出了一枚与敖夜“魅”之圣纹类似的“媚”之大道道纹,而且级别极低,只有中品境界。同时她本身的实力与修为也没有达到仙帝境,仅为上位仙皇。这条真正的九尾天狐,却还没有敖夜这变异的九尾天狐血脉来得强大。

    不过,如果与外界的其他九尾天狐相比,这胡媚的资质已经算是逆天了!

    [大寂灭珠]内修炼了一亿年,可外界才过十年!

    当诸女随吕重一起重回外界,就收到了鸿钧道祖的命令,让他们也跟着赶至空明宇宙的玄机星。

    只是,让众女与吕重想不到的是,在这个星球居然遇到了近十万的帝级强者,甚至连圣人都达到了五百之多!

    甚至,还有更多的圣尊、圣人以及大量帝级强者正源源不断往玄机星赶来。

    更让吕重与诸女惊喜的是,居然在这个星球上听到了有关唐磊、肖飞的消息。

    “夫君,这唐磊与肖飞,会是他们吗?”颜妍挨着郑玲珑的身子坐着,双眼泛过惊喜的光芒,看向吕重。

    吕重双眼一睁,笑着点了点头:“应该是那两家伙了!”

    “天啊,真的是他们?”郑玲珑也是一脸不敢置信。

    敖夜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无上的魅力自然地于她身上流转,她轻笑一声:“噗,玲珑,你不应该这么吃惊。以夫君的境界,他能轻松感应到大道之下的各种联系与奥妙。既然夫君说是他们,那就一定是他们。”

    郑玲珑微微语塞,张了张嘴,道:“夜姐,我不是不相信夫君,只是那两家伙的修为增长的也太快了。居然都达到了皇级境界……”

    冷眉也是嘻嘻一笑,嗔了郑玲珑一眼,“表姐,我们能晋级帝级境界,就不允许唐胖子与肖飞晋级皇级境界么?”

    “只是……只是……我们有夫君依靠,否则我们别说帝级强者了,只怕就算一直苦修,也无法在现在达到大罗金仙境界啊。他们居然都达到魔皇、药皇境界,这也太神奇了!”郑玲珑兀自震惊着。

    木苍穹也自然认识唐磊、肖飞这吕重的两个发小。她轻笑一声道:“玲珑,我们有我们的缘法,唐胖子与肖飞也有他们的缘法。这诸天万界,最不缺的就是机缘。只要他们两人的气运足够,也未必就不能崛起。”

    敖夜轻笑着,唯美的脸庞上也是多了一翻感慨:“是啊,别忘了唐磊那胖子在地球时就得夫君的相助,意外得了超级散魔厉九幽的魔道传承。甚至还同步瑶一起吸噬了一条魔龙的精血。那时候,他的气运就不弱了。再说肖飞,他在地球时也曾得到一个空间仙宝,足以培育大量药材。你能说肖飞的气运低吗?在地球都有那么逆天的气运,自然而然,他一旦飞升仙界,就会有如蛟龙入海,气运更会猛增。”

    “呵呵,别说我对他们的帮助。因为我对他们的帮助也是他们自身的机缘与气运。哈哈,看来我们地球出来的人,个个都能混得风生水起。不错!不错!真的不错!”吕重也是大笑起来。

    对于自己的两个发小也能有如此气运与机缘,吕重也是真心为他们高兴。

    这次突然听到这两人的消息,吕重也顿时生出了见一见两人的心思。

    可就在这时候,颜妍突然说了一句:“对了,唐磊不是与步瑶一起飞升仙界的吗?怎么只听到唐磊的消息,却没有步瑶的音讯?要知道这两口子一向秤不离砣,公不离婆啊。”

    听到颜妍这么一说,吕重突然感应到大道的一丝先机,顿时脸色大变,惊叫道:“不好”(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